(独家)薄酒温情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景于菲冷晟凛目录by凉容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薄酒温情殇景于菲 冷晟凛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薄酒温情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薄酒温情殇是作者凉容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景于菲冷晟凛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在她生孩子那天发现老公的小三也在她隔壁生产,一怒之下大出血,等她醒来孩子不见了,也被老公告知自己早就被他卖给一个大老板了,孩子也是那个老板的。 在她走投无路时,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以哺乳的条件帮她教训渣男,当景于菲看到眼前的小宝贝时才发现这个像神一样的男人竟然有个孩子。 这个男人像神一样守护者她,他将她禁锢,薄唇不断亲吻她的身躯,霸道宣誓:“我看上的女人永远也别想着从我眼前逃脱!” 当她再一次落入爱情的圈套时才发现一切都是假象,想要逃脱时才发现她一直哺乳的孩子竟然是她的,而那个男人却不知,于是,她想要带着孩子逃离……

薄酒温情殇

第1章 我的孩子呢?

产房。

“深呼吸,再来一次。”

“啊……”

景于菲抓住两旁的扶手咬牙用力,憋得小脸通红也没能将孩子挤出来半分。力气用尽后她又重重躺回床上,急促呼吸着犹如一只脱水的鱼。

“我……我不行了……”

医生焦急地查看了下宫口,满是担忧之色。

“不行,孩子胎位不正,这样根本生不出来。而且羊水几乎已经流光了,再生不出来的话,孩子就危险了。”

景于菲闻言,连忙拉住医生气若游丝地哀求:“求……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五小时的阵痛折磨得她几近崩溃,但最没法接受的是孩子有危险。

年轻医生让护士将最权威的黄医生请过来。

景于菲疼的脸色发白,视线一点点模糊,但在黄医生进门时目光定格在外面的一个男人身上。

杜成,她结婚一年的老公。

原本此时应该是在外地出差的,应该是看到她的短信赶回来陪她了。

她的心里一喜,刚想叫杜成,却听他满脸着急地朝隔壁分娩室喊道:“岚岚,你别怕,有我陪着你。”

景于菲愣住,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隔壁就传来一阵无比熟悉的女声。

“呜呜呜……杜成,我好疼,以后再也不生了。”

杜成连忙哄道:“好好好,咱们以后不生了。”

这声音……

是杜成的秘书,周欣岚?!

他……他们……

景于菲感觉脑袋都快炸开了,一股热流猛地从她的身下涌出,伴随着的是无比剧烈的疼痛,疼得她尖叫出声。

“病人大出血!”

“病人生命指征下降明显!”

“心脏除颤!”

黄主任脸色越发严重:“看来得做最坏的决定了,小姐,你的家人在哪里?现在你和孩子都有危险,必须由你的家属签字决定,我才能给你做手术。”

家属吗?

景于菲苦涩一笑,抬手指向门外,“外面那个男人就是我老公。”

实习医生和黄主任诧异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出门前去询问。

“先生,你妻子现在难产,需要马上动手术请你签字,请问是要优先保大人还是孩子?”

杜成惊异地看了一眼病房里的景于菲,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在这里,然后果断说道:“保小孩!”

实习医生为难地劝道:“你不再考虑一下吗?毕竟孩子以后还可以有。”

“不用考虑!就是保小孩!”杜成不耐烦地说道,急忙签完字后就冲进了隔壁的分娩室里。

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犹如最后一根稻草瞬间就将苦苦支撑的景于菲压垮了。

“嘀嘀嘀……”

“病人的血液在大量流失,体温正在快速下降!快,赶紧输血!”

景于菲感觉如置冰窟,连意识也逐渐模糊。

但昏迷前,她却无比坚定地说道:“保……保小孩!”

眼泪顺着朦胧的眼睛,流了下来。

景于菲再也撑不住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的孩子……”

……

等她再度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圈,她这是还活着吗?

那……她孩子呢?

她着急地起身却扯痛了腹部的伤口,又倒回了床上。

恰好护士走进来,急忙给她检查伤口,只见雪白的纱布已经染上了点点血色。

“别动,你刚剖腹产完,不能下地,你看又出血了!”

景于菲却顾不得这些,急切地问道:“我的孩子呢?孩子还好吗?”

“很好,是个男孩,被你丈夫带走了。”

“什……什么?那他在哪里?”

景于菲从护士口中得知杜成在楼上病房照顾周欣岚后,就不顾护士的阻拦,拖着疼痛的身体去找他。

但大出血又加上剖腹产,她的身体弱得跟纸似的,没走几步就直直往前倒去。

眼看着就要磕到地板,一只大手忽然搂住她的纤腰,将她带进一个宽阔的怀里。

“你没事吧?”

好听的男性声音在耳边响起,景于菲一抬头就落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

朗眉星目,五官如刀削,就仿佛上帝最完美的作品,让她不禁看痴了。

她一直以为杜成已经是很帅了,但和这个男人一比,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看来是没事了。”男人冷漠地放开了她,大步转身离开了。

而景于菲也回过神来,慢慢挪到了二楼的病房。

一推开门,就见杜成正在给周欣岚喂食,那小心体贴的样子一下子就点燃了她心里积蓄的怒火。

“杜成,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她万万没想到杜成会和周欣岚在一起,并且还骗她说是去出差,其实是陪周欣岚生产!

两人居然偷偷摸摸的,连孩子都有了!

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两人一跳,也吓到熟睡中的两个孩子,一洪亮一细弱的哭声响彻了病房。

周欣岚抱起其中一个孩子轻哄,娇嗔道:“杜成!你看她,都吓到我们儿子了。”

杜成黑着脸放下碗,看着景于菲,呵斥道:“吵死了,你给我安静点。”

景于菲看着那个瘦弱一些,哭得跟猫叫似的孩子,没有丝毫理由地,她知道那是她的儿子。

“我的宝贝……”

她走上前去,可是手还没碰到孩子,就被周欣岚抢先了。

景于菲立马炸毛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周欣岚抱着孩子,警告的地看着她,“什么你的孩子?这都是我的孩子!”

“对!”杜成瞪着景于菲,不耐烦的呵斥,“欣岚生的龙凤胎,这根本不是你的孩子!”

景于菲不敢置信地看着杜成,以为是诓她的,摇头道:“不可能,这一定是我的孩子……”

“跟我出来!”杜成不耐烦地拧眉,粗鲁地拉过景于菲的手腕,要将她带出病房。

景于菲娘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她甩开杜成的手,疯了一般朝孩子走去,“你把孩子还我……”

杜成挡在她跟前,冷声喝道:“景于菲,你别闹了,这里没有你的孩子!”

“你骗人!护士说了,你带走了我的孩子,这孩子一定是我的!”景于菲几乎失控一般大吼道,眼中的泪水像断线的珍珠般滚滚而下,她感觉杜成一夜之间就变了,变得冷酷无情,完全不是以前那个疼她宠她的丈夫。

她愤怒的推开杜成,伸手就要去抓周欣岚怀里的孩子。

“疯女人!”杜成怒骂一声,从后面伸出手,一把揪住景于菲,直接将她甩出去。

景于菲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地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耳边隐约听到杜成的辱骂声,“真是晦气!”

第2章 另一个男人上了你!

等再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景于菲腹部的伤口被重新缝合过了,但疼痛和黏腻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

她顾不上这些,急忙跑到周欣岚的病房,却被告知杜成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带着周欣岚和孩子们出院回家了。

景于菲闻言,不顾医生的阻拦,执意办理了出院手续想要回去找儿子,但是花光了身上的钱,连打车的钱都凑不够。

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见到道路边停下一辆玛莎拉蒂,一名高大的男人在司机小心翼翼的护卫下坐进后座。

男人微侧了一下头,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

景于菲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就立马跑过去打开车门坐下。

动作行云流水,让男人和司机都愣了一下。

看着不请自来的景于菲,男人不悦地抿嘴。

“下去!”

景于菲慌忙解释道:“先生,我没有恶意,还记得三天前你曾救过我吗?”

这人正是她之前在医院遇到的那个男人,他的长相实在太过于出色,让她没法忘记。

男人毫不犹豫说道:“不记得,赶紧把她给我拖下去!”

后面那句话显然是对司机说的。

语音刚落,司机就连忙拉住景于菲的手想将她拉下车。

但她却死死扒着座椅,苦苦哀求。

“先生,我只是想请你再帮我一次,送我回家而已。”

男人理都没理她,而是冰冷地看着司机,“废物,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见男人动怒,司机吓得满头大汗,心里发狠,就算打断手也要将景于菲从车里扯出来。

景于菲用力到指甲迸裂出血,凄厉哀嚎。

“不要,我求求你了,我只是想回去找我刚生下的儿子而已。”

司机不屑撇嘴,心说就算你死在面前,老板也不会动一下眉毛。

哪知下一秒,冰冷的男声就传来。

“慢着!”

司机条件反射就放开了景于菲,她措手不及重重摔在了座椅上。

男人深邃狭长的双眼审视地看着她,“你刚生完孩子?”

“是的。”景于菲忙不迭点头。

男人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地址。”

景于菲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是答应了,连忙说了杜成的住处。

“开车。”男人命令道。

司机立马乖乖开车。

车子平缓行驶着,景于菲又慌忙道谢,但男人却闭目养神,理都没理她,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真是个奇怪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但只要对她有利就好。

不一会儿,车子就抵达了杜成的住所,景于菲道谢后下车。

车内,男人睁开眸子,深深地看着她的背影。

半响,他才命令司机开车离开。

那边景于菲砰砰砰敲门,“杜成,你给我开门!”

敲了许久,身着家居服的杜成才打开门,脸上满含倦意,不耐烦地说道:“吵什么吵?不知道我在睡觉吗?”

“你……”

“哇哇哇……”

一阵婴儿啼哭声打断了景于菲的话,透过门缝,她见到周欣岚正抱着个孩子轻声拍哄,立马就吸引了她的心神。

“儿子,我的儿子……”景于菲抬腿就想走进去。

杜成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跟你说过了,那不是你的儿子!”

景于菲捂着伤口又裂开的肚子爬起身,不解埋怨地看着他,“杜成你到底怎么了?我为你生下了儿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呵呵……为我生下儿子?”

杜成突然大笑出声,直笑得景于菲心里发毛,突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你笑什么?我说错了什么?”

杜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突然脸色一变,阴狠地掐着景于菲的脖子,大喊道:“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贱种!”

“你胡说八道,那就是你的儿子!”

景于菲立马反驳道,她对杜成一心一意,怎么可能会背叛他?

倒是他婚内出轨了,居然还反将罪名扣在她头上。

杜成大声说道:“实话跟你说吧,当年新婚之夜我根本就没碰你!是另一个男人上了你!”

景于菲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撕破脸皮的杜成再也没了顾忌,老实说道:“当初,我为了钱把你卖给了一个大老板,昨天,他已经把孩子讨回去了。”

景于菲如遭雷劈,傻傻的呆在原地。

难怪新婚之夜杜成执意关灯,也不曾说话!

难怪自从结婚后他都不曾再碰她!

难怪杜成的公司突然起死回生!

景于菲愣了半响,才艰难地接受了这个消息,疯了一般地厮打他。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杜成用力踹倒景于菲,面容狰狞,“疯女人,要不是你当初那么巴巴地倒追我,我怎么可能娶你!”

景于菲心碎成沙,她放下身份,甚至和父母几乎断绝关系,与穷苦出身,创业失败的杜成结婚,却成了他口中的倒贴。

原来他一直都在利用她,压榨完他的价值后,就毫不犹豫将她踹开。

“杜成你快回来,儿子一直哭闹!”

听到周欣岚的喊叫,杜成不再理会景于菲,砰地一声关上大门,任她怎么喊叫都不肯开。

“赶紧给我滚,我们没有关系了。”

景于菲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正午炙热的太阳晒得她一阵阵发晕,又渴又饿。

她现在身无分文,又无家可归,双目无神的往前走着,竟然无视了红灯,闯进了急速行驶的车流中。

“吱——”

尖利的刹车声响起,一辆玛莎拉蒂猛地停下,虽然及时刹车,车头还是碰了景于菲一下。

景于菲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司机慌忙下车查看,在看到景于菲的脸时愣住了,“总裁,是上午的那个女人。”

后窗落下,露出一名完美得不似凡人的男人,矜贵高冷。

“把她带上来。”

第3章 你为什么要帮我?

不知过了多久,景于菲清醒过来,她茫然地看着富丽堂皇地房间,这里是哪里?她不是被车撞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女仆打扮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见到她开心地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来了,不然我就要叫医生了。快起来吧,少爷正在楼下用餐。”

景于菲疑惑地问道:“哪个少爷?”

“你下去就知道了。”女仆神秘兮兮一笑,带着她下楼了。

低调奢华的欧式装修,处处显示着主人的不凡,宽敞的餐厅摆放着一张长形的餐桌。

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坐在主位上,如王子一般优雅的用餐,身后站着一排训练有素的仆人,态度恭敬。

这场面,恍若穿越到了某个欧洲国家。

“是你?”景于菲震惊地看着男人出色的容颜,居然又是那名男人。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景于菲,随手比了个手势。

一名穿着燕尾服,如英国管家般的中年男子,立马指挥仆人为她送上一份清淡的瘦肉粥。

“谢谢,我不饿。”景于菲婉拒,不明不白的,她不敢乱动。

但是语音刚落,肚子就十分不给面子的叫了一声,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囧得她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男人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管家立马会意,又说道:“小姐,请吧。”

景于菲只好红着脸坐下吃饭,但刚入口她就惊艳了,这滋味,稳压米其林餐厅。

她的心里不禁疑惑,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不仅仆人成群,连这种大厨都心甘情愿成为他的私厨。

忐忑不已的她见男人用完晚餐后,连忙放下勺子,起身道谢。

“非常感谢你的款待,还有你的几次帮助,以后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请尽管告诉我,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

“等等。”

男人突然出声,景于菲立马被几名身着制服的人挡住去路。

“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叫景于菲,今年25岁,是景氏的独生千金,因为杜成与父母决裂,如今却被杜成赶出来,无家可归,对吗?”

男人的话让景于菲遍体生寒,让她好似没有隐私可言。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男人似乎是懒得回答这个问题,察言观色的管家立马回答道:“这里是莱茵公馆,这位是冷晟凛少爷。”

景于菲彻底震惊了,这个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冷晟凛!

冷晟凛,27岁,中欧混血儿,相传他的母亲是欧洲某一皇室的成员,身份贵不可言。

他自小生活在欧洲,直到两年前才回国接手了父亲的产业,冷氏集团在他的手中如日中天,一跃成为风头最盛的企业。

她是何其有幸,居然让高高在上的冷晟凛救了她几次。

看着小嘴微张的景于菲,冷晟凛淡淡说道:“既然你无家可归,不妨留下来。正好你不是想报复杜成吗?我可以帮你。”

景于菲警惕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需要你帮我照顾儿子。”

“为什么?”

景于菲更加疑惑了,她可没听说冷晟凛有儿子了,而且为什么会找她?

“没有为什么,恰好而已。跟我去见孩子。”冷晟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料定了她会同意。

而事实上,景于菲仅仅考虑了一秒,就立马跟上了。

他说得没错,她确实想报复杜成抢回孩子,但光靠她自己不行。

可是冷晟凛不一样,以他的身份,分分钟就能帮她报仇了。

婴儿房内,一名婴儿正躺在床上熟睡,小嘴不停地蠕动着,似乎是梦到了什么美食。

景于菲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住了,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刚出生几天的儿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饿着冷着,哭着找她。

细碎的呜咽从她的口中飘出,惊醒了婴儿。

“哇哇哇……”

他憋红了脸蛋,声嘶力竭地哭泣着,声音却如猫叫一般微弱。

冷晟凛脸色一变,喝令女仆将孩子带出去,然后一把掐住景于菲的脖颈将她抵在墙上,阴森森地说道:“你给我闭嘴!”

竟然一见面就惹哭他儿子,这不能忍!

景于菲难受地挣扎,“你快放开我!”

“给我听着,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被羊水呛到引发肺炎,如果你再把他吓出毛病,我不会放过你!”

景于菲愣愣地住嘴,难怪孩子那么瘦弱。

冷晟凛松开了紧拧的眉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好照顾翊儿,我不会亏待你的。”

景于菲后知后觉地感觉到男人强健的身躯和浓烈张扬的男性气息,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你……你快放开我。”

冷晟凛放开手,看着她慌张跑出去的背影,冰冷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时间一晃,景于菲在莱茵公馆已经待一星期了。

这星期对她来说很难熬,期间她多次想离开,去找杜成要回孩子,但是她知道,现在这个状态回去,她什么都得不到。

只有在冷晟凛的帮助下,她才能要求杜成,找回儿子。

她很着急,但是目前只能忍受,只希望儿子好好的,不要出事。

幸好,她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孩子,令冷晟凛十分满意。

冷晟凛信守承诺,立即出手打击杜成的公司。

这天,用完早餐后,他命令司机陪同景于菲去医院复查伤口,哪知她检查完出来就被人给扯住,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

“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蹄子,居然敢背着小成在外面偷情,现在还敢撮窜野男人要搞垮收购小成的公司!”

景于菲定睛一看,拉住她的人正是杜成的母亲王娟,五大三粗的身躯,典型的农妇,无赖不讲理,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培养出了杜成这个金凤凰。

但好面子的杜成一直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父母是农民,能不见就不见,现在杜成却将王娟请来闹事,显然是被冷晟凛逼上绝路了。

心里思绪万千,景于菲冷声说道:“你放开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杜成的事情。”

“呸!你还不承认,小成都已经告诉我了,今天我不仅要撕烂你这个骚货,还要将你的事情告诉你父母!让他们知道自己教出了什么下贱的女儿!”

王娟抬手就将瘦弱的景于菲推倒在地,五大三粗的身躯就要压上她。

若被压实了,景于菲刚有所好转的伤口铁定得再裂开。

就在这时,一阵劲风扫过,一条修长的大腿出现在视野中,王娟被踢飞了出去。

接着,景于菲的身子被一双强健的大手搂进怀里,她愣愣地看着犹如天神一般降临的冷晟凛。

为什么每次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冷晟凛都会像个王子一样现身救她?

察觉到她的目光,冷晟凛低头询问,“你没事吧?”

第4章 为什么是我?

四目相对,看着他完美无暇的神颜,景于菲不禁脸色陀红,“没……没事,谢谢你又救了我。”

冷晟凛刚想说话,就被一阵尖利的咒骂声打断。

“天杀的,你还敢说没有对不起小成?不要脸的狗男女,光天化日之下就搂搂抱抱,还不知道在暗处的时候怎么浪荡发骚!”王娟爬起来,指着景于菲破口大骂。

冷晟凛眉宇间爬上冰霜,身边的气温骤然降低。

“很好,你是第一个敢骂我的人!”

身后的保镖二话不说,立马将王娟制服在地,王娟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似乎是意识到了冷晟凛的不好惹。

“你……你是谁?快放开我!”

“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但是你要知道,景于菲是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教训!杜成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冷晟凛冷声说道。

王娟尖声反驳,“你胡说,明明就是你们对不起小成!”

冷晟凛懒得跟她费口舌,吩咐手下处理王娟之后,带着景于菲回到了莱茵公馆。

景于菲不知道王娟会怎么样,但也知道下场绝对会很惨。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威严不容侵犯。

而且她现在满脑子都在回荡着一句话。

——景于菲是我的女人。

她什么时候成冷晟凛的女人了?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冷晟凛忽然又抛出了一枚重弹。

“跟我结婚吧,成为我的妻子!”

“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景于菲失声尖叫,震惊不已地看着他。

冷晟凛表情严肃地说道:“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景于菲看着他的眼眸,里面满是认真郑重,没有一丝戏谑,她不禁慌了。

“不可能,我不会嫁给你的!”

她又不爱冷晟凛,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冷晟凛脸色逐渐冰冷,“你再说一遍!”

“再说几遍都一样,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景于菲焦急地说道,“小翊该醒了,我去给他喂奶。”

但刚走没几步,手腕一紧,她就被强制搂进了个宽阔的怀抱里。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对视。

“景于菲,你知道有多少人争破脑袋都想嫁给我吗?”

“知道。”

景于菲看过无数女人前仆后继想嫁给冷晟凛,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成为我的妻子,你可以拥有一切!”

磁性好听的声音犹如带着魔力一般将景于菲蛊惑,她情不自禁地想答应,但下一秒却猛地惊醒。

“不,不能,你放开我!”

刚经历一次失败婚姻,被背叛的景于菲,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现在她心里的伤口都还血淋淋的,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接受新的一段婚姻。

景于菲的果断拒绝彻底惹恼了冷晟凛,从来没人敢拒绝他的要求,可是今天景于菲却破了两次例。

他眸色一冷,低头虏获了她的红唇,用力啃咬,像是在发泄他的怒火。

他的吻就如他的人,霸道又强势,逼得景于菲节节败退,只剩下被动承受的份。

看着脸色绯红,无力攀附着他的景于菲,冷晟凛不禁放松了攻势,缓缓啃咬着她滑嫩的香舌。

缠绵间,他哑声说道:“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的意思,没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景于菲的耳边,惹得她一阵心痒,双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上,还好他及时搂住了她。

咬牙定了定神,她仰头吐气如兰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天底下有那么多的女人,冷晟凛为什么偏偏挑中了她?

难道是爱上她了?

当然,这个猜想刚出现就立马被她否决了。

冷晟凛哑声说道:“只是恰好而已,你的每项条件都很适合我。我需要一个妻子,翊儿需要一个母亲,而你也需要我。”

景于菲总算明白了,冷晟凛果然不是因为爱她所以想娶她,只是单纯需要一个家庭而已。说白了,这也算是个各取所需的交易。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道:“给我一段时间考虑吧。”

冷晟凛深知什么叫松弛结合,逼得太紧只怕会造成反效果,他立马就答应了。

“可以,但我只给你一星期的时间。”

他丝毫不担心,因为即使一星期后景于菲不答应,他也有的是办法。如今这么做只是想让她心甘情愿留在身边而已。

“知道了。”景于菲只能无奈地答应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冷晟凛松开了她,看着她仓惶离开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光芒。

他想要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景于菲逃回房间,心脏却依旧扑通扑通狂跳。感觉刚才的一切都像做梦一样,冷晟凛居然跟她求婚了。但嘴唇上的疼痛却提醒着她,这根本不是梦。

虽然争取到了一周的时间,但她真的不知道该这么办。该如何拒绝,但又不会惹怒冷晟凛呢?

“铃铃铃……”

一阵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看到手机屏幕上浮现杜成的名字,景于菲收拾了一下情绪接起。

“找我什么事?”

“于菲,我错了,请你看在我们的夫妻之情上,替我和冷总裁求求情,求他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再也不会招惹你了。”杜成低声下气地说道。

短短一周时间,他辛苦经营了几年的公司,在冷晟凛的一声令下就土崩瓦解,逼得他不得不向景于菲低头。

景于菲冷冷一笑,夫妻之情?一周前,杜成无情地将她赶出来的时候,又何曾想到过夫妻之情。

想到这,她心里的火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抱歉,我帮不了你,你自己去找冷晟凛吧。”

“别这样,于菲,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就再帮我一次吧。”杜成慌忙连声道歉,卑微得不行,就差痛哭流涕了。

景于菲冷声说道:“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告诉我,你把我的孩子给了哪个大老板,我就让冷晟凛放过你!”

第5章 你不愿意?

杜成为难地说道:“这……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没见过那个老板,平时只是电话联系,孩子也是一个黑衣人抱走的,所以我没办法告诉你那个人是谁。”

“既然如此,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一听到杜成不知道儿子的消息,景于菲兴趣缺缺,立马就要挂断通话。

“别!别挂断,大不了我把得到的钱分你一半,只要你让冷晟凛放过我的公司就行。”杜成连忙说道,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极为心疼不舍的样子。

景于菲被杜成厚颜无耻的话,气得肺差点炸了。

什么叫把得到的钱分你一半?

那可是她的卖身钱,代表了她所受到的耻辱!

“杜成,我算是彻底看清你了。狼心狗肺,厚颜无耻的东西,你根本就不配为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被气晕了的她破口大骂,用光了她毕生所听过的脏话,将杜成骂得狗血淋头。

杜成没料到一向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景于菲会爆粗口,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感到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

“景于菲,你别太过分了!不要忘记我们现在还没离婚,要是我破产了,你也得帮我还债,你跑不掉!到时候,我就去找你爸妈帮我还债!你说他们会不会气死掉?哈哈哈……”

“无耻!你敢去骚扰我的父母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景于菲气愤不已,本来她就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的栽培疼爱,所以无论过得多狼狈,都不想回去麻烦父母,更加不允许杜成去打扰她的父母。

“那你就乖乖地跟冷晟凛求情,只要他放过我,我就不去找你父母。”

杜成知道抓住了景于菲的弱点,开始有恃无恐起来,放下狠话后,他就趾高气昂地挂断了通话。

留下景于菲气到心口疼痛,眼前发黑。

她当初脑袋是进了多少水才会不顾父母的阻拦,嫁给这种无耻的渣男!

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她再后悔也无用,当务之急是收拾自己闯下的烂摊子。

隔天,景于菲就给冷晟凛打电话,但还未等她开口,他就先问道:“这是你第一次打电话给我,不要告诉你是要给杜成求情!”

景于菲哑口无言,觉得在冷晟凛的面前,她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我也不想这样,但我别无选择,杜成威胁我要骚扰伤害我的父母,所以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她也很窝火,但为了父母,她不得不这么做。

“景于菲,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你为什么偏偏视而不见?”冷晟凛怒声说道,“只要你嫁给我,你所担忧的这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景于菲无力反驳,只能随口扯了个理由。

“我还没有和杜成离婚,怎么可能会和你结婚?”

冷晟凛的怒气忽然消失不见,“只是这个原因?”

“是的。”景于菲胡乱地应着,心想反正只要她不同意,杜成也没办法和她离婚,冷晟凛自然也不能逼她结婚。

冷晟凛闻言立马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一句“知道了”,让她摸不清头脑。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不再逼她了吗?

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冷晟凛突然回来了。

在她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眼神中,将她和杜成的离婚证摆在她的面前。

“你……你怎么做到的?”

“轻而易举。现在,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冷晟凛无所谓地说道,好像这是个动动手指就能做到的事情。

事实证明,也正是如此。

景于菲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瞧了冷晟凛,不论是哪个身份,都注定了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不用说拥有多重身份的他。

“准备一下,我们去民政局领证。”

欣赏完了景于菲的吃惊表情,心情颇好的冷晟凛说道。

“领……领证?”景于菲再度被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冷晟凛脸色一冷,危险地逼问道。

“不……不是的!”

“那是什么?”

两人僵持间,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小翊醒了,我去喂他!”景于菲松了口气,连忙顺势而下,借由这个理由逃似的跑上了楼。

经过她这段时间的细心呵护,婴儿终于长了点肉,不再像之前那样瘦弱了,也分外依恋她。除了冷晟凛,也只有她能制服得了这个小魔头。

她连忙从手足无措的女仆中接过婴儿,闻到她的气息,小翊终于安静了下来。

“乖。”

说着,她掀起衣服,熟练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小翊能更加的舒服。

在她的心里,是将小翊当成了半个儿子疼惜。

而且因为亲生儿子下落不明,她更是将所有的疼爱通通都给了这个孩子。

小翊咕咚咕咚地喝着母乳,那架势又急切又霸道,跟他的父亲像了个十成十。

“喝慢点,没人跟你抢。”

景于菲怜爱地看着他,虽然她不知道小翊的生母是谁,但看冷晟凛的表现,应该还是很爱护儿子的,可是他毕竟是个大男人又忙于公事,没办法照顾好孩子。

随后进门的冷晟凛挥退了女仆,轻声走到了景于菲的身边。

目光一直放在景于菲胸前的位置。

可能是感到了冷晟凛的到来,景于菲抬头,顺着冷晟凛的目光,她的脸蛋顿时爆红。

“无耻!”

已经身为母亲的她,自然知道冷晟凛是什么意思,她轻声啐了一声背过身去,极为不自然地给小翊喂吃的。

要不是因为孩子,她肯定立马离开,省得跟这个危险人物待在一起。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