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菁菁薄少琛小说独家免费阅读《薄情不似二月风》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6

叶菁菁薄少琛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薄情不似二月风全文在线免费阅读,薄情不似二月风是作者叶菁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叶菁菁薄少琛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薄少琛和叶菁菁的婚姻,始于一场代嫁。 婚后,他牵动着她的悲喜,他让她难过,让她失望,让她……疼。 直到有一天,叶菁菁盯着薄少琛冷厉的面色,掷地有声地反抗:“薄少琛,我以前甘愿被你折磨只是因为我爱你,但现在,我不爱你了!” 男人一脸阴郁:“你再说一遍?” 叶菁菁歇斯底里:“我说不爱你了,我要和你离婚!” 他将她压在婚房的大床上,动情撩拨,沙哑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女人的身体永远比嘴巴诚实。”

薄情不似二月风

第1章 我们结婚了

塞纳名邸,新婚夜。

叶菁菁洗了澡,身上穿着光滑名贵的丝绸睡衣,有些局促地坐在那张铺着红色床单的大床上,双手放在身前紧紧攥着,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她嫁的是自己偷偷喜欢了十五年的男人——薄少琛。

薄氏帝国公认的商业奇才。

万众瞩目的婚礼,英俊沉稳的新郎,成为整个洛城人人相传的豪门佳话。

可只有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护两大豪门的面子。

她的作用,就是巩固薄家和叶家的关系,简单来说,人人艳羡的薄太太不过是豪门里隐晦而表面的一个假象。

更何况,她本就不是薄少琛要的女人,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但她甘愿。

玄关处传来一阵声响,叶菁菁闻声之时双手攥的更近了,指甲几乎没入掌心,因为紧张,她连痛感都没有知觉。

来人是薄少琛。

他好像喝了不少酒,朝她走过来的时候身影微晃。

男人很快走到了她身前,清冽的男性气息夹杂着酒精味溢入鼻尖。

叶菁菁秉住了呼吸。

他嘴角带着薄薄的笑意,长指抬起勾住他的下巴:“菀菀,我们结婚了。”

叶菀菀。

是她的孪生妹妹。

她三天前离家出走,只在自己的卧室留下一张纸条——

爸妈,对不起,我不能嫁给薄少琛。

所以才有了叶菁菁今天的代嫁。

叶菁菁听着他磁性沙哑的声音,心虚地低下了头。

男人警觉,语调微扬:“你不高兴么?”

“没有。”

她下意识地接话,连摇头的动作都显得慌乱。

话音刚落,就听见薄少琛从唇齿之间溢出的低笑,很快,叶菁菁感觉到他靠的自己更近了。

他削薄性感的唇瓣覆上了她的,温热柔软的触感让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宛如擂鼓。

薄少琛吻着她。

从唇角到唇瓣,一路辗转之后,有力的舌撬开女人的贝齿,没入她口腔,勾住他的舌头动情缠吻着。

男人的另一只大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了她腰上,上半身不断地逼近她,直到女人被压在了床上。

他松开了她的唇,但是吻却没有停止,而是转移到了她的脖颈。

他的大掌撩起她的睡裙,带着薄茧的指腹沿着腰际慢慢上移。

薄少琛眼睛睁着,眸底是被怀中娇软躯体迷醉而产生的浓厚情欲。

叶菁菁被吻的浑身发软,她的手不自觉地攥住了男人身上的衬衫,大口地呼吸着,承受来自他一波又一波的深吻。

但始终……不敢有任何回应。

身上的男人突然握住了她胸前的两团柔软,吻也已经移至耳后,就在叶菁菁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之时——

薄少琛彻底停住了动作。

他还压在她身上,声音已经变得冷厉起来,断定道:“你不是菀菀。”

叶菁菁的紧张在他落下这五个字之后彻底变为恐惧。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拆穿了?!

叶家……会不会跟着倒霉?

女人下意识地松开了男人的衬衫,手抓住了身下的被单,眼神躲闪,一个字都没有说。

第2章 谁给你的胆子,敢冒充她嫁给我

薄少琛看着她,直接把大掌从女人身上撤了出来,发狠捏住她的下颚,他狭长的凤眸眯成危险的弧度,盯着面前这个和叶菀菀有着同样脸蛋的脸,声音清冷肃杀:“你是谁?”

突然被拆穿,叶菁菁只觉无地自容。

而且,她不知道要不要承认自己不是叶菀菀这件事。

如果薄少琛知道叶家拿一个冒牌货来骗他,那叶氏会重新陷入怎样的危机?

她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薄少琛捏着她下颚的力道加大,几乎想要把她骨头捏碎,眼底泛着狠厉:“说话!”

叶菁菁看着他,那种几乎要把她杀死的气势让她害怕了:“薄……薄先生,我是菀菀的姐姐,我……我叫叶菁菁。”

男人松开了大掌,抬手捏了捏眉心,声音依旧冰冷:“菀菀去哪了?”

叶菁菁从床上坐了起来,曲起腿,双臂环着膝盖,微微仰头看着面容英俊的男人,低声道:“她……她离家出走了。”

“原因?”

“不知道。”

叶菁菁不想说叶菀菀留下了纸条,更不想说纸条上写的内容,或者说不是不想,是……不敢。

薄少琛突然转了身,走到卧室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从西裤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烟雾缭绕之间,他扫了床上的女人一眼,言语之间是俾睨众生的气势:“谁给你的胆子,敢冒充她嫁给我?”

叶菁菁怕了。

但是……她没有退路可以走。

女人看着他,语调温柔却振振有词:“薄先生,叶家和薄家联姻是整个洛城都知道的事情,虽然你娶到的不是菀菀,但我也是叶家的女儿,联姻没有失败,你还是要按照先前的条件帮助叶氏渡过危机,否则,不管这场联姻真相暴露在媒体面前之后叶家要面临怎样的舆论,薄家和薄先生你,脸上也不会多好看。薄先生的未婚妻逃婚,这样的新闻爆出去,您和薄家,都注定要糟人耻笑。”

叶菁菁很清楚,她只能孤注一掷,也许……薄少琛会因此继续挽救叶氏的计划。

但这些话传到薄少琛耳中之后,男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嘲笑,讽刺,或者冷嗤,都没有。

他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眼神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对她上下打量。

叶菁菁被他看得心虚,正要避开视线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为了叶家,甘愿嫁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

她一愣,原本握着的手再次紧了紧。

不是的!

她见过他,七岁的时候就见过。

愿意嫁……也是因为喜欢他。

所有冠冕堂皇的代嫁理由,都比不上她喜欢他这一个。

但现在说出来,只会显得讽刺。

叶菁菁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其实比刚才弱了很多,解释道:“如果菀菀离开的事情曝光,叶家和薄家的联姻失败,那叶氏就毁了,我爸妈奋斗半生的事业就没有了。”

“呵——”

他轻嗤,嗓音淡漠却透着隐隐怒意,质问她:“言外之意,叶家觉得我很好说话么?”

第3章 像是……要去吻他

叶菁菁偷偷看了他一眼,鼓足勇气开口道:“你帮叶家度过危机,也有利于巩固薄氏在洛城的地位,等菀菀回来了,我和她各自复位,她还是你的薄太太。”

香烟被男人叼在唇间,他眯着眸,似乎是在想什么,但是又让人猜不透。

她望进他高深的眸子里,只觉心惊。

女人很快低下了头。

男人不紧不慢地抽完了那根烟,最后声线沙哑地开口:“我看起来,像是会吃哑巴亏的男人?”

叶菁菁抿唇,垂着眸子:“只要你不拆穿叶家,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意味不明:“是么?”

她掷地有声地落下一个字:“是。”

男人嗤笑:“你能做什么?”

“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我都可以。”

“你没瞎的话,应该看的见这里有很多佣人。”

叶菁菁:“……”

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直到……薄少琛的嗓音再次响起:“过来。”

叶菁菁有些怔愣,但她还是下了床,慢慢悠悠地朝着男人走去,越靠近,就越觉得心慌,因为她一步步走近的,是自己看不透更猜不懂的……心上人。

她在他面前停下之后,试探地开口:“薄先生,您想说什么?”

薄少琛冷眼看着她:“以前,没听说过叶家有两个女儿。”

“我七岁的时候和爸妈走丢了,被一对夫妇收留养在家里,重回叶家不久,所以您不知道很正常。”

“既然重回叶家,身份为什么不公布?”

叶菁菁不知道怎么说。

说……叶菀菀当了十五年叶常敬唯一的掌上明珠,不能忍受她这个突然回家的姐姐,所以不让吗?

她没有回答。

男人看着叶菁菁一脸纠结的样子,戏虐道:“看起来,叶大小姐回叶家之后日子似乎不怎么好过?”

这句话,叶菁菁更加不会回应。

薄少琛又点了一根烟,他抽了一口之后,直接将烟圈吐到了面前的女人脸上,叶菁菁猝不及防地咳嗽起来,但因为这个房间内只有她和薄少琛,女人又紧张地压低自己咳嗽的声音。

那模样,看的男人突兀来了几分兴趣。

他用自己夹着香烟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叶菁菁?”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轻“嗯”一声算是回应。

“既然愿意代嫁,薄太太需要做的事情,你应该也都愿意?”

叶菁菁二十四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所以薄少琛这话什么意思,她很清楚。

她的视线落在了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上——

然后,女人抬手,把他捏着自己下巴的大掌拿了下来,又从他指缝间取出那根香烟,转过身按灭在烟灰缸里,再回头的时候,她倾身一点点地靠近他,像是……要去吻他。

但红唇在距离男人两公分的位置,她突然停了下来。

实在是少了几分勇气。

尤其……薄少琛正目光灼热地盯着她。

叶菁菁屏住了呼吸,就在她准备退开的时候,薄少琛的大掌突然按住了她的腰,直接将她按到了自己身上:“怎么不继续?”

“我……我不敢。”

“呵——”

嘲讽的冷嗤声响起之后,叶菁菁感觉自己的腰要被掐断了,她死死地咬住唇,忍着不叫出声。

第4章 薄少琛,你太过分了

薄少琛看着她,呼吸之间淡淡烟草味溢入她鼻息,叫人心悸。

最后,男人只送给她了三个字:“滚出去。”

话落之后,他就松开了她的腰身,起身之后朝着浴室走去。

叶菁菁不敢不听话,她出了卧室。

今天是她第一次来塞纳名邸,出了卧室,她连自己该去哪都不知道,佣人也都已经休息了,她看着黑乎乎的别墅,最后在门口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腿,下巴抵着膝盖。

漫漫长夜,就这么过去了。

……

第二天。

天亮的的时候叶菁菁才迷迷糊糊地靠着墙睡了过去。

薄少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女人,她穿着昨晚的睡衣,眉心蹙着,看起来心事重重,很不安稳。

男人抬脚踢了她一下。

叶菁菁瞬间睁开了眼睛,她下意识地打量四周,视线最后落在男人身上,慌忙开口:“薄……薄先生。”

“你在这儿睡了一夜?”

“嗯。”

“呵——”

冷呵之后,他抬手捏了捏眉心,最后道:“去换身衣服下楼。”

叶菁菁点头:“好……”

她扶着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因为腿麻,一不小心硬生生地又摔了下去。

女人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低叫。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就那么看着她,自始至终没有扶她一下,脸色更是没什么变化。

叶菁菁最后硬着头皮进了卧室,昨天……她嫁过来的时候,有人提前提准备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所以她必须再进一次主卧。

……

二十分钟后。

叶菁菁下了楼,别墅里忙着的佣人从她身边经过时,都会很恭敬地开口跟她打招呼,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用词:“太太早上好……”

每听到一声,她都要小心翼翼地打量一次薄少琛的神色,但男人的脸上,一派淡然,她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直到……

薄少琛交代一个佣人管家把塞纳名邸所有的佣人召集了起来。

叶菁菁听到她这个命令的时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等佣人齐刷刷地站在别墅大厅时,薄少琛扫了一眼身边的佣人管家,那个管家很快靠近了他几分,薄少琛对着管家交代几句之后,那管家意味不明地打量了站在薄少琛另一旁的叶菁菁一眼。

女人因为那鄙夷不屑的眼神感到难过,她下意识地看向了薄少琛。

因为在这里,她只和薄少琛打过交道,虽然……不怎么愉快。

但男人……没有再多看她一眼。

管家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大家听着,站在薄先生身边的这个女人,不是我们的太太叶菀菀,她叫叶菁菁,从今天起,她和你们都一样,有什么工作需要她做的尽管开口,不用客气,另外,先生说了,既然是代嫁,那以后我们就叫她冒牌货。”

叶菁菁不可置信地看着薄少琛,她活了二十四年,这样的羞辱是第一次遇到!

女人的脸色难看至极,她看着男人,隐忍压抑地开口:“薄少琛,你太过分了。”

第5章 昨晚我给了你成为薄太太的机会

薄少琛这才抬眼看向他,唇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过分?”

叶菁菁对上他深如潭水的眸子:“是。”

男人当着所有佣人的面,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冷声道:“我让你待在这里,已经算是仁慈了,不想和他们一起工作,难道你想以假乱真,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薄太太?”

“我没有不愿意跟他们做一样的工作,但我有名字,我叫叶菁菁,你不能让他们侮辱我。”

他不紧不慢地品味着那两个字:“侮辱?”

然后突然笑了,看着叶菁菁反问:“你不是冒牌货?”

女人死死地攥着双手。

薄少琛的话,她无力反驳。

叶菁菁没有说话,男人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佣人们散了。

沙发这边很快只剩下了薄少琛和叶菁菁。

她盯着男人:“我是代嫁,是冒牌货,但薄少琛,你一个人侮辱我就够了,为什么要让他们也跟着侮辱我?难道这样……就能解你的心头之恨了吗?”

薄少琛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也没去看她,只是意味不明地开口:“昨晚我给了你成为薄太太的机会,但你错过了,所以你在我眼里,你跟他们都一样。”

叶菁菁诧异。

机会?!

男人的声音很快再次响了起来:“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他们至少是顶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的,但你……不是。”

她问他:“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语气冷硬:“菀菀回来之前,你就当个冒牌货在这里待着。”

叶菁菁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一想到叶氏,她就没了挣扎和理论的底气。

女人的声音放低放柔了很多:“那……叶氏的资金问题呢?”

薄少琛没理她,不过很快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交代的是给叶氏打钱的事情。

电话挂断之后,他看着她:“满意了?”

“既然是交易,我也不用对你说谢谢了。”

他冷哼,将手机递给了叶菁菁。

女人狐疑,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给叶常敬打电话。”

叶菁菁默然。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她很清楚,这个时候不能忤逆他的意思。

女人接过手机,拨通了叶常敬的电话,那边醇厚的嗓音响起,似乎还透着几分愉悦:“少琛啊,什么事?”

叶菁菁咬了咬唇,才道:“爸,是我。”

“菁菁?”

“嗯。”

叶常敬语调不禁严肃了几分:“怎么回事?”

“薄少琛让我打电话给您……”

“把手机给他。”

叶菁菁把手机递到了薄少琛面前:“电话通了。”

男人伸手接过的时候,长指触到了她的指尖,女人吓得惊慌失措,连忙收回了手。

薄少琛眯眸,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这么敏感么?!

但他很快收了视线,把电话开了免提之后放在跟前的茶几上,还算礼貌地叫了一声:“叶叔——”

“少琛啊,你和菀菀都结婚了,称呼也该改改了?”

男人薄唇噙着笑,看了叶菁菁一眼,对着电话开口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一点不恭敬,只是语调淡漠的厉害:“如果跟我结婚的是菀菀,改称呼是自然的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