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他偷走的心叶丝夏秦钰目录_他偷走的心全文阅读by凯凯王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他偷走的心叶丝夏秦钰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他偷走的心叶丝夏秦钰目录,他偷走的心全文阅读,他偷走的心小说又名《浮光深处忘记你》,该小说讲述了叶丝夏秦钰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本以为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谁知道自己只是他报复的对象!日复一日的承受他无尽的折磨和侮辱。终于,他的那个她醒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吧.... “叶丝夏,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没有给丝秋下药!你相信我!” ....... “秦钰,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你!” “我绝不会放你离开!” 无尽的纠缠和痛苦之中,她究竟该何去何从

他偷走的心

第一章 阁楼的疯子

秦家的阁楼常年住着个疯子,饿到半夜,总会有人送上一碗多肉的高汤。

“呼呼……烫……烫”

疯子嘴上说着烫,却又抓过碗,猛地喝上几口吓得叶丝夏子急忙从他手里把碗抢过来,瞪了他一眼,男人又缩到一边怯怯的不敢再抢。

她嘴对着汤勺吹了几口气,等到热汤再冷一点,才送到他嘴里。

“秦铭哥,你快点好过来,好不好?”

可傻子只顾着冲她笑呵呵,只想喝她手里的汤。

叶丝夏似乎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绝望,抬手,又往秦铭嘴里喂了一口汤。

汤才送到嘴边,“砰——”的一声,叶丝夏手腕突然被人用脚踹了一下,碗碎在地上。

“叶丝夏,你怎么还没有和他一起死!”

秦钰气愤极了,不顾傻子在一旁叫嚷,拽着她的衣服,像拖死尸般的,将她拖离阁楼。

叶丝夏起初还反抗,可她越是反抗,这个男人对她就越是粗暴,渐渐的,她学会了像死尸般的顺从。

任由自己被秦钰拖拽到厕所,“砰——”的一声,厕所门被秦钰踹上,叶丝夏红着眼,双手颤颤巍巍,一颗一颗解开衣服的扣子。

领证那晚,秦钰说,她这种卑劣的蛆虫,只配在厕所享他的折磨。

“贱人,是想那个疯子好过来,带你远走高飞?”秦钰说着,在她面前蹲下,抓过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看着他的眼睛,“还是,想让他也强||奸你?”

太过分了!

叶丝夏手指抓着地板,没有做声,这个男人,只有在她身上发泄他的兽欲的时候,才会碰她,才会向疯了一样,突然跟她说这么多话。

“让一个疯子给我戴一次绿帽还够,还想让那个疯子给我戴两次绿帽吗?”秦钰的话极其低俗,可他说得平静又温和,他的手从她的下巴,缓缓滑至脖子,看起来像是调情一样。

可秦钰对她只有恨,没有情。他手腕的力道猛然加重,她实在是难受极了,“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秦钰,我没有给叶丝秋下药,更没有把把她送上秦铭哥的床,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做过!”

叶丝夏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叶丝秋和秦钰的订婚宴,她很伤心,喝了很多酒,秦铭傻嘻嘻的过来安慰她,给了她一颗糖。

那颗糖,她没心情吃,就一直放着。

谁知道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叶丝秋疯了,秦铭疯得更厉害了,她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设计妹妹被疯子强||暴的女人。

所有的人都在指责她。

可……可眼前这个现在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男人,当时却拽着她的手,去了民政局。

她就这么意外的嫁给了她偷偷喜欢了多年的男人。

“怎么,不说话,叫那个疯子叫的那么亲密,是在回味你们在阁楼上苟合的龌龊事吗?”秦钰阴冷的声音刺得她耳朵疼。

“秦钰,咳咳……你……你才是那个做了龌龊事的人。”叶丝夏冷笑,秦钰眼里瞬间燃起了怒火,直接将她推倒在地,欺压上她的身体,手掌掠上她的腿,一把扯下她最后的伪装。

男人并不着急着进入,习惯于享受猎物的恐惧,他的薄唇覆上她的耳,说话的声音异常的温柔。

“叶丝夏,我要你~生、不、如、死!”

第二章 失踪的药

“啊!”

叶丝夏从噩梦中惊醒,额头布满了密密匝匝的汗珠,昨夜的种种,仿佛还历历在目,秦钰粗暴的对待她,一次又一次的横冲直撞,恨不得由腿间开始,将她的身体和灵魂撕成碎片。

厕所的窗户还开着,不断的有风吹过来,叶丝夏冷得双手抱在身体,又是这样,狠狠的侮辱她,蹂躏她之后,把她丢弃在厕所,任由她自生自灭。

叶丝夏勉强起身,腿间又酸又痛,只能咬着牙,扶着墙,慢慢吞吞的离开了厕所,问家里一个路过的佣人:“药呢?”

每次事后,秦钰会把药放在门口,她醒来就吃,只是今天,她没有看见。

“少爷昨夜走得匆忙,没有吩咐。”

女佣趾高气昂,说完还不忘给叶丝夏一个深深的鄙视的眼神:“装什么装,我看你巴不得给秦家生个继承人,好让自己在秦家日子好过一点。”

叶丝夏懒得理会,抓住女佣的手,又问了一次:“药呢!”

“哟,还真有点少奶奶的架子了?”佣人不屑一顾,叶丝夏在秦家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做佣人的,自然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你们少爷是疯了吗?想让我生孩子吗!”叶丝夏朝着佣人喊道。

然而这时候,阁楼上的男人,突然大吵大嚷,说要……要……要……

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秦钰冲进屋,径直往阁楼奔过去,叶丝夏顾不上疼,边跑边跌倒,到达阁楼的时候,秦铭已经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嘴里还是在念叨着“要……要……”

“你这私生子!畜生!禽兽!”秦钰喊着,仿佛想起了叶丝秋那晚被这个混蛋侵||犯的惨象,挥拳打算又是一阵猛揍,不想叶丝夏突然冲过来,从身后抱住他。

“你想让他死吗?他是你唯一亲人!”

唯一的亲人?

莫名的,秦钰突然听了叶丝夏的话,放下拳头,连声音都透露出疲倦。

“不也当初因为你的奸计,强||暴了丝秋的人吗?”

叶丝夏愣住,秦铭在叶丝秋和秦钰订婚那晚,强||奸了叶丝秋,是——事实?

所有人都认定的事实。

可……她听人说,不是大家听见叶丝秋的尖叫后,冲进屋,发现两个人衣衫不整的吗?

秦钰一把推开她,捡起地上的白色药片,转身看她的时候,笑得更是狠绝,她吓得踉跄着倒在地上。

也没能阻止他向她逼近,捏着她的嘴,把白色的药片塞进她的嘴里。

“叶丝夏,你真够卑鄙的,想利用这个傻子,把药拿走,然后装无辜,最后好生个野种出来吗?”

“我……我……”

叶丝夏摇头,眼泪在打转,她没有指使秦铭把药拿走,更不敢生秦钰的孩子,有她这种妈妈,即使有了孩子也不会幸福,不是吗?

秦钰不会知道,她在开门没有看见药的瞬间,心脏的位置,突然涌出来的欣喜。事实上,哪里有什么忘记吩咐,不过是他亲手做了这件事情而已。

药被她吞了下去,秦钰也离开了阁楼,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

“丝秋病好了,想要见你,给你十分钟,给我滚出来!”

第三章 丝夏和丝秋

叶丝秋的病好了,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丝秋一定比她更清楚,秦铭虽然有时候有些痴傻,但她相信秦铭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妹妹虽然和她同父异母,和她关系一直很好。

只要妹妹说只是个误会,那她……

想到这里,叶丝夏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眼眶里满是热泪。

“秦铭哥,我们的冤屈终于可以洗清了。”

……

精神病院。

叶丝夏跟在秦钰身后,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进了病房。

叶丝秋一见她,忙停下手中的活,冲到她身边,紧紧的拥抱着她。

“姐姐,我好想你。”

“我……我也……”

叶丝夏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来的路上,秦钰告诉她,叶丝秋病好之后,慢慢能接受那天发生的事情,也大度原谅了她。

原谅?

叶丝夏隐隐的觉得,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阿钰,你可以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吗?我想和姐姐好好说说话。”

“好。”

秦钰笑着,看向叶丝夏的时候,眼神变得一如既往的冷狠。

是警告!

要是她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一定会杀了她!

病房就剩下叶丝夏和叶丝秋两个人。

叶丝秋放开了她,一脸善意的温柔,突然消失不见。

“姐姐,听说你和阿钰结婚了。”

“我……”

叶丝秋下意识摇头,秦钰告诉他,不能告诉叶丝夏这件事情,他会马上和她离婚,然后和叶丝秋结婚。

她不能坏了他的好事。

“我还听说,阿钰对你很不好,尤其是床上?哦,不,应该说是秦家厕所的地板上。”

叶丝秋说着,笑得让她有些害怕,不由得往门口退去,可她越是退,叶丝秋就笑得更加灿烂。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眼下的叶丝秋不会帮她洗清冤屈,反而是想要让她下地狱的样子。

“砰——”的一声。

叶丝秋将病房的花瓶狠狠摔在地上,走得离她又进了一步。

“姐姐,你是不是想要让我帮你洗清冤屈,告诉阿钰,我那晚和秦铭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嗯。”

叶丝夏停下脚步,多希望眼前的妹妹,还是当初人美心善的妹妹。

可,一切好像都变了……

又是“砰——”的一声,桌子被叶丝秋一脚踹倒在地上。

“实话告诉你吧,叶丝夏,那晚我的确和那个疯子睡了,那个人本来是你!是你!”叶丝秋突然冲上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笑得更加癫狂:“是你!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你——咳咳——”

“没错,当初那药是给你准备的,我要彻底毁了你,秦伯伯有遗嘱,只有他娶了你,他才可以继承家产,我不能……不能让阿钰娶你,你只有和秦家那个傻子睡了,阿钰才会和我在一起。”

“可你们要订婚了啊!”

秦钰那么爱叶丝秋,不是爱到可以抛弃一切的地步吗?秦钰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家产娶自己。

“可我怕!!”

这时,叶丝秋突然松开了她的脖子,然后自己摔倒在地。

“砰——”的一声,秦钰冲了过来,将叶丝秋抱在怀里,愤怒的质问她。

“叶丝夏,你找死吗!”

第四章 欺骗和欺骗

叶丝夏心中苦涩不已,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然而在秦钰眼中却变成了再恶毒不过的女人。

“阿钰,你是不是和姐姐结婚了?”叶丝秋心痛的说。

秦钰安慰着叶丝秋,但是看向她的眼神却像是冬天的寒冰一样,冷彻心底。

叶丝秋不住摇头,她什么没有说,叶丝秋不知道怎么知道的,结婚这件事不是她说的。

但是秦钰却没有读懂她的意思。

叶丝秋抱着秦钰哭泣,但是从秦钰的怀里看着叶丝夏的眼神中却满满都是恨意和嫉妒,“姐姐说,你们两个很恩爱,让我不要再插手当小三......”

“阿钰,你和姐姐结婚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姐姐?她不像我这样肮脏,姐姐那么干净,所以你才和她上床,呜呜呜,我不干净了......”

秦钰松开叶丝秋,眼神中全是冷漠,扬起手掌啪的一下把叶丝夏打倒在地,“贱人!忘了我是怎么警告你的吗?”

“我......”叶丝夏张张嘴,嘴巴里全是血腥味,想要解释却被叶丝秋截去话语。

叶丝秋拉住秦钰,“阿钰,你为什么和姐姐结婚?是不是不爱我了?是啊,我都那么脏了?不再是当初那个丝秋了......”

说着说着,叶丝秋捂脸痛哭了起来。

秦钰心疼的搂住叶丝秋,“没有,你别瞎想。”

而后眼神冷冷的盯着叶丝夏,“道歉!”

叶丝夏捂着嘴角,心脏就像是被插了一个孔,呼哧呼哧的刮着寒风。“不是,我没有这样说......”

她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秦钰不相信她?

当初秦钰要和她结婚让她又惊又喜,本来以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却没有想到这一切全是假象!

可这虚伪的假象,她却走不出去!

“不是姐姐的错,是我自己不好,阿钰,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呜呜呜,阿钰,我好爱你,可是......可是.......”

大概是想到了当初那件事,叶丝秋悲伤的啜泣了起来。

叶丝夏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妹妹两人之间的相亲相爱琴瑟和鸣。

这么多年自己还没想明白吗?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

安抚好叶丝秋,秦钰站起身,一把扯过叶丝夏,强迫她跪在地上,“给丝秋道歉。”

叶丝夏嘴唇发白,叶丝秋得意的表情一点点在眼前放大,嘴角讽刺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阿钰,不怪姐姐。”

叶丝秋伸出双手抱住叶丝夏,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姐妹,可是叶丝夏却浑身发冷。

叶丝秋在她耳边轻轻说,“死心吧,秦钰还是我的,你等着离婚吧。”

叶丝夏控制不住,一把推开叶丝秋。

为什么?

她做错了什么?

“叶丝夏,你在干什么?”秦钰愤怒的瞪着她,而后心疼的扶起叶丝秋。

“不是这样的......”叶丝夏摇头,眼中充满了泪水,“秦钰,你听我说,这一切都错了......”

“对,是错了,最错的就是和你结婚!”秦钰冷声道。

如果不是爸爸的遗嘱,他才不会和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结婚!

“不,秦钰,你听我解释......”叶丝秋张嘴想要解释,不成想却被人从身后一脚踹到地上。

第五章 无情的家人

父亲?

叶丝秋痛苦的捂住肚子,为什么父亲会过来?

为什么爸爸看她的眼睛那么愤怒和冷漠?

“丝秋是你妹妹,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叶父一边打她一边止不住的骂。

秦钰冷眼旁观,叶丝夏看见了他冷漠的眼神,默默地放弃了挣扎仍由父亲打骂。

叶丝秋轻轻抽泣,假装好心道,“爸爸,你别打了,不是姐姐的错,我已经原谅她了,你不要再打了。”

“是我自己没有辨别出好坏,爸爸,你被打了......”

叶父越听越恼怒,小女儿这么懂事却被大女儿下毒手,疯了那么多年,没想到病情刚好转,大女儿又出来作妖!

“我打死你,就算你妹妹原谅你,我也不会原谅你,我叶家没有你这么狼心狗肺的东西,贱人!和你那死去的妈一样不是东西!当初我就应该掐死你,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恶心的女儿,你怎么不去死?”

叶丝夏浑身冰冷,原来在父亲心中她就是这样的人吗?

她双手下意识抱住脑袋,耳边是父亲恶毒的骂声,远处是丈夫默然的目光,还有亲妹妹的冷嘲热讽。

“爸爸,你别再打了,为这样的人不值得,别脏了你的手。”

她是什么样的人?

叶丝夏想不出来。

自从嫁给秦钰之后,她的生活全都乱了套,整个人都变的卑微了起来。

像是可以随意丢弃的布娃娃,被秦钰随意玩弄。

除了解决生理问题,她和秦钰就和陌生人一样。

不,比陌生人还要可怕!

突然,叶丝秋啊了一声歪倒在地,秦钰眼疾手快接住了她,叶父也停下了手,着急的过去。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叶父心疼的说。

秦钰瞥了地上的叶丝夏一眼,没有丝毫怜悯。“可能受刺激了,快叫医生过来。”

一时之间医院手忙脚乱,全部围在了叶丝秋身边,秦钰心疼的抱住叶丝秋,往急诊室跑去,叶父也焦急的跑了过去。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叶丝夏。

好冷啊,是空调开的太低了吗?

刺骨多的冷意从脊背爬满全身,就连血液好像都凝固了,手掌已经没了知觉,嘴巴里全是血腥的味道。

叶丝秋挣扎着起身,她不相信叶丝夏突然犯病了,她要去看看情况。

“啧啧啧,听说了吗,这个女人抢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而且还恶毒的给妹妹下药。”

“还真是贱人,恶心,我呸,赶紧走赶紧走。”

耳边熙熙攘攘全是谩骂的声音,叶丝夏觉得她就像是湖中的浮萍,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

一瘸一拐的走到急诊门口,但是还没有接近,就被秦钰一脚踹到地上。

“给我滚!”

“秦钰,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相信你?相信你什么?相信你没有算计丝夏?”

“我没有!”叶丝秋反驳道:“难道要我以死来证明清白吗?”

“有没有还有什么关系?给我滚!不要再出现在丝夏面前!”秦钰充满仇恨的看着她:“就算死也不要死在我面前,脏了我的眼!”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