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晓齐晟宇小说目录免费阅读《禾晓齐晟宇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禾晓齐晟宇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禾晓齐晟宇最新章节,禾晓齐晟宇小说是作者红茶玛奇朵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禾晓齐晟宇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我只是为了钱而已,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人强硬地撕扯成了两半。一半伪装的轻佻冷漠,肆意说着些伤害齐晟宇的话。另一半却躲在一旁,只能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默默流泪。“呵。是吗?”“那你还真是厉害,居然骗了我这么多年。”“禾晓,谁给你的胆子?”齐晟宇的眸中盛满了滔天怒意,他死死攥紧了禾晓的脖子,手中一点一点加重了力道。

禾晓齐晟宇小说

第一章我就是在耍你,齐晟宇

“过!”

随着导演的一声喊,这场劳心费力的入浴戏终于拍摄完毕。

禾晓罩上了一件宽大的外衫,打算去更衣室换身衣服就回家。

她本来只是任佳佳的舞替,没想到这部戏拍摄到一半编剧突然加了场裸背的入浴情节。

人家歌坛小天后说什么都不愿意为了一部电视剧做这么大的牺牲,万般无奈,副导演这才找到了身形体态都与她颇为相似的禾晓身上来帮忙。

“你就当是救救场,这场戏我们给你开5000,这可是你平常当舞替的好几倍了。”

即使副导演已经这样劝说,禾晓心里也还是万般的不情愿。

但这几年母亲的尿毒症又开始恶化,自己的手上实在是没钱了。

她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无奈接受。

幸好虽然尴尬,拍摄进度却还算快,只拍了2条就通过了,让她终于不用再忍受在众目睽睽之下袒露身体的煎熬。

“不管怎么说,以后再也不接这种活了。”她喃喃自语道,心理的这道关,始终还是跨不过去。

“哦?爱财如命的禾小姐居然还会有不想接的活吗?”一道低沉冷硬的男声在黑暗的更衣室内突兀地响起。

“谁?”禾晓心里一惊,就想喊人。

“怎么?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吗?”

“禾晓。”

灯光亮起,一张如同希腊雕刻般深邃俊朗的脸出现在禾晓面前。但却让她忍不住腿脚发软,就想夺门而逃。

是她曾经的未婚夫,齐晟宇。

“怎么不说话了?你以前不是很能说会道的吗?禾晓。”看到禾晓默不作声的模样,齐晟宇嘲讽地勾了勾唇角,眸中一片冷意。

“我,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禾晓抿了抿唇,手脚不自觉得向后退了几步,直到碰到墙壁有所支撑,才鼓起勇气回应道。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生平最爱的人,却也是她最不敢面对的人。

“没什么好说的?”听到禾晓的话,齐晟宇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他一把将她堵在了墙角,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你在我们结婚典礼当天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我沦为整个A城的笑柄。现在却告诉我,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禾晓,你是在耍我吗?”

“我……”禾晓看着齐晟宇怒不可遏地眸子,内心痛苦的无以复加,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正在被他的目光一刀一刀的凌迟。

她多么想大声告诉齐晟宇自己从来没有耍过他,自己是真的爱他,也没有拿过他母亲的钱。当年她没有去参加婚礼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母亲的病,让她实在没有办法。但这些话在她嘴边辗转徘徊了数遍,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她不能说。

她什么都不能说。

她答应过那个人的。

她答应过要给他们两个幸福。

“没错。我就是耍你的,齐晟宇。”禾晓抬起头直视齐晟宇的眼睛,强装冷静地说道。

“我只是为了钱而已,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人强硬地撕扯成了两半。

一半伪装的轻佻冷漠,肆意说着些伤害齐晟宇的话。

另一半却躲在一旁,只能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默默流泪。

“呵。是吗?”

“那你还真是厉害,居然骗了我这么多年。”

“禾晓,谁给你的胆子?”

齐晟宇的眸中盛满了滔天怒意,他死死攥紧了禾晓的脖子,手中一点一点加重了力道。

第二章讨点利息

禾晓感到自己喉咙间的空气正在逐渐减少,死亡的阴影迅速笼罩了她。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在齐晟宇的手里了吗?

不!

不行!

她还有妈妈要抚养。

现在绝对还不能死。

她的手脚开始疯狂挣扎了起来,试图挣脱齐晟宇的钳制,然而力气的悬殊让这些挣扎都显得无济于事。

看着禾晓在片刻地挣扎之后手脚都慢慢失去力气,就连眼角也渗出了生理性泪水,齐晟宇感到内心充满了快意。

这个为了钱而欺骗他这么久,甚至让他在整个A市都颜面尽失的女人,终于就要死了。

但为什么,他的内心竟然会感到了一点尖锐的刺痛?

“啪。”

他松手放开了她。

一定是因为就这样让她轻易死掉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她竟然胆敢戏耍了他这么久,他又怎么能让她死的这么轻松。

禾晓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内心浮现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她不敢相信。就在刚刚,这个她爱了这么久的男人竟然是真的想要了她的命。她的心脏仿佛让人捅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冷风在呼呼的往里鼓着气,让她生疼一片。

还没来得及完全平复呼吸,她的头发又被狠狠揪了起来。她被迫仰起脸望向齐晟宇,对方正用一种看路边垃圾似的眼神看着她,语气轻蔑。

“禾小姐既然能够为了区区5000块就自甘堕落,放弃舞蹈去当裸替。我母亲给了你五千万,你怎么也该有所表示吧。”

禾晓被他语气中的轻视刺中了,忍不住反驳道。

“裸替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我凭自己的能力挣钱,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嗯。你说的没错。”齐晟宇点了点头,似是赞同。

“你当年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骗人,也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对吧?禾小姐。”

听到齐晟宇的话,禾晓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没有。

她从来就没有骗过他。

她感到心如刀绞,却什么也不能辩驳。

“咔哒。”禾晓突然听到耳旁响起了皮带扣解开的声音。

“你想做什么?”她惊恐的看着齐晟宇,吓得只想后退,但头发正被紧紧拉扯着,一动就疼的厉害。

“讨点利息啊。”齐晟宇冷漠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爱意。然后放开了她的头发,任她瘫倒在地。

禾晓立刻撑起手想要爬离齐晟宇的身旁,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双手强制性的固定在了头顶,然后将她整个人都翻了过去,被迫面向墙壁。

“不要!”禾晓拼命挣扎,想要逃离齐晟宇的桎梏。

“嘘。”齐晟宇却在此刻突然将脸贴近了她的耳旁,状似亲昵。

“别喊。”

“禾小姐应该也不想被剧组的人看到现在的丑态吧。”

“如果再喊的大声一点,说不定就会有人好奇地进来查看。”

“这样,也没关系吗?”

听到齐晟宇的话,禾晓立刻就不敢动了,也不敢在大声呼喊。

她不敢赌。

这时一阵刺骨的疼痛却突然间劈开了她的身体。

好疼!

一滴眼泪在眼眶打着转,终于落了下来。

她真的好疼。

可是那个曾经说过永远也不会让她疼的少年,去哪了呢?

第三章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禾晓呆呆地坐在试衣间的地上,连齐晟宇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过会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竟然真的做出了这样恶劣的事。

想到刚刚齐晟宇侮辱性的言辞,她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伸出双掌盖住脸颊,试图掩盖自己的软弱。手机铃声却骤突然尖锐地响起,是母亲的主治医生。

对方义正言辞地告诉她如果再不按时缴纳费用,将会按照规定安排她的母亲出院。

“三天,麻烦请再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定会交足费用的。求求您了。”

禾晓在电话这头再三央求,才终于又有了三天的拖延期。

挂掉电话,她仰头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又用双手拍了拍脸颊为自己鼓劲。

现在可没有时间悲伤齐晟宇的事,母亲的治疗费才是最重要的。她要赶紧收拾好自己晚上去酒吧打工,不知道能不能找张姐预支一点薪水。

等她终于换好衣服打开更衣室的门准备回家,一个袅娜娉婷的身影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裴千语!

看到对方依旧精致俏丽的脸庞,禾晓吓得连退几步。想到刚刚更衣室发生的种种,她的脸更是腾地就红了,一种深深的愧疚感袭上心头。

“禾晓!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和晟宇的面前!你哪里来的脸?你忘记当年答应我的事了吗?”裴千语满脸怒气。

“不……我没忘,是他突然找到我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禾晓摆着手试图辩解,却发现这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摆手之间她的衣服滑落肩头,露出了锁骨间青青紫紫的痕迹。

“你!”看到禾晓身上的痕迹裴千语顿时怒不可遏,一个响亮的巴掌啪的一声甩在她的脸上,直接将禾晓的脸打偏了过去。

“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你难道忘了你母亲现在身体里的肾到底是谁的了吗?那可是我的肾!禾晓!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不……不是的。对不起。”看到裴千语怒气冲冲的模样,禾晓立刻慌了起来。

她握住裴千语的手胡乱地道起歉来,“我,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是我对不起你。千语。”

几声皮鞋踏地的“咚咚”声突然从右方传来,两个人偏头一看,居然是齐晟宇,他竟然又去而又返了。

看到两人对峙的场景,齐晟宇眉头一皱,直接拍开了禾晓的双手,询问裴千语。

“她刚刚打了你?”

裴千语快速瞥了一眼禾晓,发现对方还是满脸愧疚的模样。于是立刻装出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

“是啊,晟宇哥哥。我刚刚只不过是问她当年为什么要突然消失,让你在所有人面前下不来台。她就说我多管闲事,还直接打了我一巴掌,好疼啊。”

听到裴千语的话,齐晟宇心中怒气更盛。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仅自甘堕落,贪财拜金,竟然还胡乱打人。亏自己刚刚还有点担心她一个人待在更衣室,特意回来看看。

实在是不可救药!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落在禾晓脸上,她缓缓转过被打偏的头,鲜血沿着嘴角流了下来。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欺负千语。”

第四章你未免太蠢了

千语。

听到这个亲密的称呼,禾晓心中仿佛被人用针扎过一般闪过细细密密的疼痛,看来他们两个果然在一起了。

真好。

他们才是真正郎才女貌的一对。

真好。

“我乐意!反正千语就是个柔弱的小白兔,怎么欺负也不会反抗。我就愿意打她怎么了?”禾晓听到自己的声音故作强硬的说道。

“你不会现在才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吧?那你也未免太蠢了,齐总!”

又是一巴掌径直朝禾晓脸上扇来,这次她却一把抓住了齐晟宇的手。

“打够了吗?齐总。我可是有工作的人,不像你这么清闲,尽玩些打人的游戏。很可惜,就算你没打够我也没空奉陪了。”

“你!”齐晟宇怒目圆睁,正欲动手,却被裴千语一把抱住。

“我们走吧晟宇,不要再为她生气了。不值得。”

听到裴千语的话,齐晟宇冷静了下来。他伸手摸了下裴千语的头发,语气温柔,“好,听你的。我们走。”

然后又用阴鸷的眼神睨了禾晓一眼,“禾晓,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多谢夸奖。”

禾晓耸了耸肩,状似毫不在意地回怼了过去。直看得齐晟宇心头一阵无名火起,最后却还是被裴千语强拉着离开了这里。

直到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禾晓强撑的肩膀这才塌了下来。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全身的力量像是被人一下子抽光,整个人都虚弱无力,只能依靠着墙壁给自己一点支撑。

似是心有灵犀一般,齐晟宇在此刻忽然转头看了一眼禾晓。

那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正蹲靠在墙壁上,低垂着头看不清面容。夕阳的光辉透过玻璃窗将她的身影拉长,显得孤寂而悲伤。

不。那怎么可能是悲伤。这只不过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再一次骗人的手法罢了。齐晟宇告诉自己,强硬地忽略了自己内心那一丝奇异的波动。

而站在他旁边的裴千语,也发现了他突然停下来的脚步。她疑惑地转头回望,这才发现原来齐晟宇是在看禾晓。

一抹阴狠快速掠过裴千语的眼底。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才刚回到家中,禾晓就接到剧组的电话让她不用再来了。

这个消息如雷轰顶,让她差点就站不稳要跌倒在地。目前母亲的诊疗费真的不能再拖了,而两份工作的劳累也已经快要将她拖垮,她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

“之前不是还说有舞替的工作吗?怎么就突然不用来了?副导,这个工作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上次裸替的活我可以不要那么多薪水,但麻烦您让我留下吧。”

“真的不好意思。我们也只是个小导演,没法做主。你之前裸替的钱我会直接打到你账上的。”对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隐晦的回绝了她。

禾晓突然明白了,这一定是齐晟宇下的指令。

他肯定是这部片子的制作人,也正因此,他才会突然出现在了片场。

禾晓缓缓地蹲了下来,用手臂环住自己的双腿,将腿埋进膝盖,试图掩盖自己流泪的面容。

“齐晟宇,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

第五章真是不知羞耻

身心俱疲的赶到酒吧,禾晓扫了一圈,发现张姐正好也在,她立刻心下一喜,决定去问问对方能不能给自己预付一点工资。

等穿过拥挤的人潮走近一看,禾晓却僵在原地,只想拔腿就跑。

齐晟宇竟然正拿着一杯鸡尾酒和张姐聊得火热。

“哦。你就是曼柔说的那个舞跳的很好的舞女吗?”齐晟宇摆出一幅并不认识她的样子,挑眉笑道,禾晓却分明看出笑意并未抵达他的眼底。

“是的哦,我们晓晓可是专业舞蹈出身呢。”

张姐在旁娇笑着回答道,张曼柔正是她的本名。

“是吗?”听到张姐的话齐晟宇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禾晓面前。又打了个响指,接过助理韩承递来的一沓百元大钞,直接摔到了她的脸上。

“那就给我们表演表演钢管舞吧。”

“齐晟宇,你不要欺人太甚。”

禾晓浑身颤抖,握紧了身侧的拳头,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是嫌不够吗?”齐晟宇并未在意禾晓的怒视,只是又挑了挑眉。示意韩承又拿了一沓钞票给他。

“还不够?”

又是一沓。

禾晓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这些纷纷扬扬的钞票,被齐晟宇摔到地上,踩在脚下,一下又一下,疼的要命。

她想转头就走,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

但这里是她工作的地方,她又能往哪儿逃?

她环顾四周,发现人们都奇妙的安静下来,好奇地看着眼前这出闹剧。而在酒吧的角落,一个精致的面容却让她心下一惊。

裴千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禾晓不由得慌张起来。

她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不接这些钱的?为的就是能够和齐晟宇再续前缘?

不,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裴千语误解,毕竟她是自己母亲的救命恩人。她应该要帮助她们两个成为一对的。

况且……

禾晓低垂着头,用力紧了紧拳头。

她真的很需要一笔钱来支付母亲的诊疗费。

她重新仰起头来,摆出一幅极尽娇媚的笑容,“不就是钢管舞吗?跳就跳。齐总可不要被迷了眼。”

“你。”齐晟宇看着她面色阴狠,“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齐总过誉了。”禾晓弯腰拢起散落一地的钞票,放进包里让吧台的调酒师帮忙看着。“还要感谢齐总为了看我跳舞给这么多的酬劳呢。”

“哗啦。”一杯鸡尾酒直接从她的头顶浇下。

“既然决定了跳舞,那不如用酒精来助助兴吧。”

“那还真是谢谢齐总想得周到。”禾晓冷冷回道,用纸巾擦了一下身上的酒渍,甩了甩头发就大跨步走上舞台。

“DJ,dropabeat。“(DJ,放歌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在酒吧响起,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禾晓脸上,让她的脸庞都变的不太真切。

齐晟宇满脸怒意的看着台上的禾晓摆出柔软妖娆的样子,这个曾经让他如痴如狂的女人,竟然真的只因为几沓钞票就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跳钢管舞,果然拜金。

亏自己当年居然还以为她和别人不一样。

“把音乐给我停了。”他重重放下酒杯,朝韩承说道。

“什……什么?”看着齐晟宇仿佛吃人一般的眸子,韩承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

“我让你给我把音乐停了。”

“可……可是?”韩承本来还想问不是您让她跳舞的吗?怎么又要把音乐给停了。但是看到齐晟宇满脸怒容的样子,顿时什么都不敢说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办。”韩承紧张的点了点头,立刻紧急叫停了DJ。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要跳舞的吗?”

“对啊,搞什么啊?怎么连歌都停了。这到底是什么鬼破酒吧啊。”

随着音乐的停止,酒吧的客人都躁动不安了起来。

禾晓呆呆的站在台上,心下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后整个人就被从台上拉了下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