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菲北元小说免费阅读《情似南絮缘随风》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莫菲北元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情似南絮缘随风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情似南絮缘随风是作者墨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莫菲北元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张晓爱小鸟依人地靠在周励的肩上,“那就尽快准备手术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莫菲像被什么东西瞬间击穿了心脏,疼得不能呼吸。她死心塌地爱了周励三年,无时无刻不把他放在心尖上,可他……竟然要用她的心脏去救个小三!那车祸……根本就是,一场阴谋?莫菲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怎么可以……不!在浓烈的恨意中,莫菲突然睁眼,她自杀式翻下病床,冲着周励绝望地吼道:“周励,你好狠的心啊!”

情似南絮缘随风

第1章 撞到我这里,你不可以走了

“我的供体,就是她?”

莫菲是被人吵醒的,女人的声音尖锐又刺耳。

头好疼,鼻端尽是消毒水与药物的味道,陌生的环境,无端使人感觉到惶恐。莫菲猛地想起,她出车祸了,这会儿应该在医院的ICU病房里。

昏迷前,她和男友周励手挽手过斑马线,一辆SUV向他们飞速的驶来,惊慌中她下意识推开周励,自已却被车撞开,然后一无所知……

“是啊,晓爱,”一身白大褂的周励从后抱住张晓爱,“她的各项指标都与你高度匹配,绝对合适。放心吧,我只做了一点点手脚,对外宣称她脑死亡,她爸就信了,乖乖的签了遗体捐赠,等事后再给他一笔钱就行,就行。”

“我爱你周励。”

张晓爱小鸟依人地靠在周励的肩上,“那就尽快准备手术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莫菲像被什么东西瞬间击穿了心脏,疼得不能呼吸。

她死心塌地爱了周励三年,无时无刻不把他放在心尖上,可他……竟然要用她的心脏去救个小三!那车祸……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莫菲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怎么可以……不!

在浓烈的恨意中,莫菲突然睁眼,她自杀式翻下病床,冲着周励绝望地吼道:“周励,你好狠的心啊!”

周励怔了怔,“你都听到了?”

那一丝惊怔过后,他抬起嘴角:“没关系,你现在存在的价值,不过是给晓爱续命罢了。等手术结束,世界上就没有你这个人了。”他微笑着把张晓爱揽在怀里,冷漠地看向莫菲。

莫菲悔恨莫及,她不甘心,无意间看到床头柜下有一把梅氏剪,她想也不想地拿起剪刀,一刀捅向自己的心口!

既然已经逃不掉了,那就死了好了,宁愿死了,也不要让自己的心脏落到别人手里!

刺啦!

剪刀刺破衣服,扎入皮肤的声音。

殷红的液体从刀尖冒出来,空气里都弥漫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周励赶忙上前,满目狰狞,“啪!”他一耳光抽在莫菲脸上。

“你死,也要死在我的手术刀下。”

莫菲被这一巴掌打得,整个身子都往旁边一栽,头部磕在床头的拐角上,她只觉得脑袋发蒙,肉体已经失去了知觉。

她似乎还活着,但是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张晓爱看着满身是血的莫菲,紧张无比,“会不会出事?”

“放心吧,亲爱的,”周励很温柔的摸了摸张晓爱的脸颊,好像刚刚那个狰狞暴戾的男人不存在了一样,“我现在就给她注射安定,尽快安排手术。”

是要尽快安排手术,等救了张晓爱,他就能够娶她,就又享不尽的钱财,没准还能够继承她爹那不菲的身家。

一切都将安排就绪。

可就在周励要给莫菲注射的时候,两名身穿黑西装的男人闯进ICU。

“我们先生要见你。”

“抱歉,我还有事。”周励冷冷地说:“请你们出去。”

他的话还没落地,其中一名黑西装直接掏出一把手枪,抵在他的脑门上。

周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还没有人敢在他的地方放肆,被激怒后周励一拳打向黑西装,气氛突然剑拔弩张,吓得张晓爱连声尖叫。

吵嚷声惊醒了昏迷尚浅的莫菲,她吃力地抓住病床边缘,摔翻在地上,一点点地向门口爬去。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巨大的恨意激起她强烈的求生欲望,可她连爬都没有力气,狼狈地趴在地上,筋疲力尽。

这时她的眼前多了一双锃亮的男士皮鞋,她抬头去看,只见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穿着白西装,身材颀长,居高临下像一个帝皇。

她视线有些模糊,看不太清他的五官,但依稀是俊朗而优雅的。

男人打量着她,笑声显得冷诮而捉摸不清:“有趣。”

什么有趣?她像狗一样逃命,叫有趣?

这时,两名保镖突然从那男人身后窜了出来,他们不由分说地拉起她,在周励被人缠住的时候,旁若无人地往ICU外带去。

他们不顾任何医护人员与保安员的阻拦,径自带人离开医院,再把她塞进一辆黑色轿车。

“你们要做什么?”莫菲无力地倒在后座上,夹在两个面无表情的保镖中间,她惊慌地想呼叫,出声却弱得连自己都心惊,她知道,她完了。

莫菲无力反抗,也不再试图反抗,由着他们将她带走,路上也想过他们可能会对她用的手段,也许会强了她、杀了她,但这种担心很快便淡了,再坏的结果,坏得过她舍命救男友,男友却要把她活活剖心的悲惨吗?

“好像,太寒酸啊。”这时,坐在副驾座的白西装男人轻轻开口,声音冰凉,像不见起伏的深潭。

话落后车子立刻停了下来。

莫菲的眼睛有些睁不开,看东西模糊,但这并不要紧,因为落在他们手里根本不需要她看到什么,车一停就有人把她直接拉进一家商场。

控制莫菲的人嚣张到不顾任何人的猜疑,直接把她带去了某名牌专柜,把半死不活的她丢给营业员小姐倒腾。

莫菲趁营业员帮她试衣服时向她求救:“我被他们控制了,帮我报警。”

营业员听到求救后手猛地抖了一下,好像对他们非常忌惮:“小姐你别开玩笑了。”

“真的,求你了……”莫菲尽力抓住营业员小姐的衣服,声音弱得快连自已都听不见:“我不认识他们。”

还没等到她回应,试衣间的门被“砰”一声踢开,莫菲惊忙看去。

站在门口的是那位身材修长,五官清俊的白西装男人,他的视线忽高忽低,带着很强的不确定性,入神地打量着莫菲。

营业员小姐恭敬地喊他一声:“先生。”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无端针对她?

白西装男人挥手,示意营业员小姐离开,等营业员走后,他慢悠悠地走进狭窄的试衣间,顺手插上门栓。

他抵近莫菲,幽深目光审视着她,闻着她,气息胡乱地洒在她的脸上。

莫菲因为恐惧不安,最大限度地别开头,可还是逃不过他气息的覆盖。

闻完莫菲,他满意地直起身子,对着试衣镜整理了一遍他本就不乱的白西装,确定完美后,自顾自走出去了。

莫菲松口气,身体彻底从墙壁上滑坐下来。好像他不是个正常人。

换了衣服后,莫菲再次在两名黑西装的搀扶下往楼梯口走去,白西装男人走在她前面,背影孤傲。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

察觉出保镖们放松了戒备,莫菲卯足力气,趁他们不留神时冲了出去。

却不想白西装男人在莫菲扑出去的同时转身,她这一头正好撞进了他的怀里!她今天刚刚苏醒,身体还很弱,这震荡引得她头部剧痛,一过性的剧痛后,她迎上他毫无情绪的眼神。

他的胸膛很结实,像一堵铜墙铁壁,莫菲再想后退时他已不允许。

“我很保守。”他惜字如金,“撞到我的这里,以后,你不可以走了。”

第2章 爱情和亲情,全都死去

莫菲有些哭笑不得,莫名其妙被他绑来,跟撞到他哪里有什么关系?莫菲正心骂这个无耻精神病,无意中发现四五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父亲,莫华。

今天是她“赴死”的日子,而她的父亲,却在陪一个她不认识的三十来岁女人逛商场,他们互搀着胳膊有说有笑,像准新人在商量着婚姻大事一般!莫菲直觉得透心地凉,忍着汹涌的泪意,听着他们刺耳的声音。

白西装男人也很配合,托着她,僵木地站着。

“你跟我在一起没苦日子的,我马上就有钱了,”莫华把那女人的旧包随手一扔:“带你去专区买名牌。”

“别吹牛了,你哪有钱?”那女人想去捡包被莫华给拉回了来。

莫华得意地笑道:“事成后我就要发财了,三天内到账,到时候不仅有名牌包,还有大房子给你住。”

莫菲苦笑,此刻心里只剩下悲凉。等她死了,心脏救了周励的那女人之后,莫华肯定会有一笔巨款,要是没有利益关系,想必做为爸爸的他也不会把她卖了。

当年妈妈操劳过度而死,留下她和幼小的弟弟,可转眼莫华就给他们姐弟娶了后妈,这些年她无数次见识到莫华的冰冷,连后妈也受不了莫华的自私,最终以离婚散场,念着骨肉亲情,不管莫华怎么样她都一一忍了。

而今她所有的善意和隐忍,都化为极致的愤怒。她被周励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盯上,难保下一次危险会在什么时候,她不能死,她怎么甘心让渣爹挥霍她用命换来的钱,怎么能让周励的阴谋得逞?

莫菲抓住面前白西装男人的衣襟,放弃了逃走的想法,带着一股恶念地,依在他紧实的胸膛。

她避着莫华,没想到还是被莫华看到。

“你是莫菲?”他不可思议地的问她,“你不是脑死亡了吗,怎么会……”

莫菲只是专注地看着白西装男人冰山般的俊脸,不上心地笑说:“抱歉,你认错人了。”她不管莫华脸上有怎样奇特而诧异的表情,继续着刚才的“柔情”,“不要让别人扫了兴。”

“莫菲!”

“他好吵。”莫菲冷笑,从今天开始,她没有爱情,也不再有爸,就算死,她也不要再回去面对那张渣透的脸!

白西装男人眯了眯眼:“没听见吗?”他的话一落,两名黑西装保镖立刻上去把莫华拖走。

“我不会认错女儿的,你到底在干什么……”莫华的声音越来越远,到最后几乎是嘶喊。

等他的声音飘远,莫菲眼光黯了下去:“可是,我已经认不出爸爸了。”

男人轻轻捏起她的下巴,英朗五官映在她的眼中,“莫菲,你叫莫菲?”

“你是谁?”

“北元。”

三天后,莫菲的身体差不多恢复正常,只是心口上的伤还隐隐作痛, 也是那天,她才知道“北元”这两个字的重量。

他一个月前从首都明都搬来祖居林城,林城很多人都知道他不简单,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背景。

他的父亲是名震世界的商业大亨,自已也已是自家公司的总裁,他因为一年前受过重伤,差点性命不保,经过一两个月的康复后他性格大变,说是被医生判断为精神障碍,一年来未曾露出笑容。

莫菲听说,她被北元的保镖抓走的原因,是当北元看见她时,嘴边勾起了一个疑似笑容的弧度,再加上北元轻描淡写的一句,“有趣”。

这一句“有趣”和他嘴畔那道浅浅的辙,是他这半年来最欣悦的表达。

北夫人找她谈过,只要她能让北元病情好转,使他变成一个正常人,她不仅能得到北家保护,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酬金,夫人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一眼看透了她的需求。

莫菲手捧一件纯白浴袍站在浴室前,神思渐渐回来。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让她心烦意乱,她留在了北元家,借着北家这棵大树寻求庇护,也不尴不尬地沦为一个干着佣人工作的客人。

迟疑片刻后,她上前打开了推拉门:“是我。”

北元躺在浴缸里,满脸享受。

似乎在他看来不存在什么男女之分,在一个认识两天的女人面前也能做到“坦诚相见”,他不抬眼,只是懒懒地指指自己肩头:“来。”

莫菲没想到他全裸,一眼扫去时正好看到了某个隐秘部位,“唰”地脸皮一红,她偏着头,尽量不要看到他的任何器官,埋头给他捏肩膀。

“好看吗?”北元双手搭在浴缸边缘,很是闲情地问。

不是说他得了孤独症不喜欢和人说话的吗,干嘛总跟她过不去?莫菲心里骂道,居然还问她弟弟好不好看,简直变态!仗着自己有病就能不要脸了吗?

“好看吗?”他一成不变的口吻。没有得到答复的他一把抓住莫菲的手,暗暗地用上力量,把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拉去。

“北先生你……”莫菲又羞又恼,想反抗却根本拿不出力气,他的手像钳子那般硬实,捏着她的手,她的手被迫地顺着他健硕的胸膛一点点向下,直接向他身下那处挪去。

莫菲心急如焚,在和夫人谈的时候她明确说过,她可以照顾北元,但不包括这种方面的照顾!可眼前这状况她根本控制不了,为了不碰到北元的秘密地方,她只好权宜地认输:“好看好看!我从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老二,满意了?”

“嗯?”北元拿着她纤细的手,借她指甲在肚子上挠了挠痒,嫌弃地一把扔开那手:“我好看的脸你不看,看我老二,不要脸。”

莫菲:“……”

“唉,”北元兴意阑珊,索性从浴缸中走出来,赤条条地背着莫菲,左看右看像在找东西。

莫菲只觉得眼前一亮,然后脸上一阵烧灼,回神后飞快拿起浴袍给他披上。

刚披好浴袍,北元便转过身正面对她,叹口气,无比怨念地摇了摇头:“你是我见过的,手艺最差的佣人。”

“我之前没给人按摩过,再说我不是用人。”莫菲惭愧地低下头,这一低头,某个羞于见人的敏感物以昂扬的气势撞进她的视线……

北元淡淡地拢起浴袍,眉毛一跳,星子般的双眼充满了鄙夷:“你看够了?”

“没……”莫菲刚要说她没想看他的私密地带、她纯属无心,便听见北元大力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无奈地打开浴袍:“好,再给你看最后一次。”

第3章 听说,有人想睡我?

莫菲第二天长了针眼。

她猜想北元可能很久没碰女人了,所以才骚地够呛。

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

早上七点,管家叫她去书房见北夫人。北夫人四五十岁左右,保养得当的她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模样,气质雍容,她在北家是个“太后”般的存在,之前北元任职时家里就由她一手打理,现在北元归乡养病,她更是大权独握。

“夫人,”莫菲走进书房,“您找我什么事?”

北夫人把面前一台平板转过去,让她看屏幕上的视频,这是一段监控视频,里面播放的赫然是莫菲和北元在浴室里的一幕。

“你大概还不知道,为了更好的保护他,我们这座别墅,包括他的出行,都在监控之下。”

莫菲细思极恐,心里一时七上八下,她尽量克制情绪,让自已的脸色不至于太难看:“夫人考虑的很对。”

“我没别的意思。”北夫人把平板正面扣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莫菲,“你第一天来我就说过,你负责照顾他,多和他沟通,这当中包括,满足他的需求。”

“夫人,”莫菲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不敢苟同,“我不希望‘满足需求’里,有性需求这一条。”

“他的情绪不太好,”北夫人告诫的语气,“如果在你照顾期间他情况恶化,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莫菲无路可走。她被周励盯上,很可能会成为他屠杀的目标,一是灭口二是为张晓爱拿最合适的脏源,她现在处势太弱,家里也不会再容她,也只有从北元这里才能得到最快的便利。

爱情已经被周励糟蹋了,她心如死灰,只要能得到充份的价值,没什么东西是一定不可以牺牲的。

“满足他可以,”转念后,莫菲平心静气地和北夫人谈道,“但夫人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让中心医院的周励院长消失,只要夫人能做到,我连命都可以送给北家。”

北夫人听到这话时嘴角一抬,似乎对莫菲和周励的恩怨并不感兴趣,“我能给你的只有钱。不过,我能把你抬升到一个可以和周励抗争的地位上,使你有能力自已解决恩怨,前提是你得让北元好起来。否则,消失的只会是你。”

北家是莫菲能触摸到的最大的势力,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听完北夫人的话她没有犹豫,连一丝丝都不曾,笃定地答:“好。”

这场交易达成,莫菲转身走出书房,刚出房门就意外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一米九的身高,挺拔的身姿,无可挑剔的五官,目光虽然多了些懵懂,却也能看出他原本的睿智与深邃。

“别动。”

在她想从他腋下钻出时他忽然说,他俯首盯着她的脸,捧着她的下巴慢慢凑近,在两人的唇即将挨着时他又停了下来,用手指在她的唇上抹了抹,然后放在鼻下轻嗅。

仿佛嗅觉受到了新鲜的刺激,他闻过沾着唇膏的手,接着又去闻她的唇。

好香,好想去咬一口。

莫菲回避他的唇,忙说:“我还有别的事,你先自便吧……”

直到莫菲的身子消失在走道拐角,北元还在闻着沾了唇膏的手指,像是意犹未尽。

平时郁郁不乐,连母亲都不愿多置一词的北元有了明显转变,没人能说清这种转变是为什么,可它就像奇迹一样地发生着。

他站在书房门口,闻着那唇膏淡淡的香,听见北夫人说:“你有喜欢任何女人的权利,她也能像这座房子里的所有东西一样,成为你的私有品。”

北元眼光一亮,慢慢地自言:“私有品?”

……

“那个新来的,难道以前跟先生认识?”菜园里,两个女佣在交头接耳。

“对啊,夫人好像对她也挺好的,常常跟她私下里说话,可又不像先生的女朋友。”

莫菲蹲在菜园里拔草,无意中听见她们的谈话。

“我看她一脸狐媚相,没准是奔着少夫人的名头来的。”

“她想得美,北家对媳妇要求高去了,凭她也能?”

生的错了,真是连呼吸都是错的,莫菲自嘲地想。她是个从最爱的男朋友手下死里逃生的人,周励一度是她的全部希望,而如今她余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让那个男人和他的女人一同去死,只要他们能死,她不介意万劫加身。

即便被人说她打北元的主意又有什么,她的真实目的,比勾引北元还要恶劣与可怕。

她本不想理她们,没想到她们得寸进尺,嘲讽羞辱变本加厉,大概是吃定了她想息事宁人,以为她不会拿她们怎么样吧。

莫菲冷笑,从栽种了蕃茄的菜畦里站出来,“你们说的对,我的目的就是要睡到北先生。”不等她们反驳,她又说:“不服你们也可以试试,我不怕多两个对手,还有,麻烦以后不要背地里说三道四,你们给我的感觉很LOW,想告我的状请当着夫人的面。”

“你竟敢,你竟敢……”

“我敢怎么?”莫菲一步步走向她们,带着逼人的气势,一个敢把身家性命押在北家只求报仇的女人,身上的戾气有多重她们自已体会, “我敢明着承认自已想睡先生,让你们这两个绿茶心里不舒服了?”

那两名女佣神色慌张,但隐隐有些庆幸。

莫菲见她们表情异样,静下来一听,似乎身后有人。

没等她回身去看,一个微凉的男声用骚气却显得僵硬的口吻在问:“有人,想睡我?”

第4章 这都能洗白?

“先生!”两名女佣惊讶地叫出声来,她们在北家打工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听见北元的声音。

也是这一刻她们才彻底明白,为什么莫菲能在北家受到不同的看待。

她是北元的一剂心药,没人知道原因,但她的作用确实让人无可反驳。

“我刚才只想怼她们,说话有点不上脑子……”莫菲的解释还没完全出口,北元大步流星过来,一路踩倒了不少植株,他像只一往无前的豹子,径直闯向莫菲。

“先生!”莫菲想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猝不及防间被北元齐腰一把抄起,身子一转,就让他扛在了肩上。

他径直把莫非扛进房间,不轻不重地摔在床上,他的话很少,但他的行动力绝对没问题,推倒、扒衣服一气呵成。

莫菲豁出去不再反抗,可当她做好一切准备,身上衣服也被他扒得一干二净时,他的动作突然停下,两只手撑在她的腿上不知所措。

他打量了约有一分钟,莫非见他仿佛很伤神,他是第一次?他没见过女人那里?

“北先生?”莫菲红着脸,想把腿关紧,却被他固执的力量紧锢,等了片刻他才松开手,直起身。

优雅地转身背对莫菲,整整刚才因为扛她而弄乱的西装,淡淡地说:“难看。”

莫菲的脸唰地红到脖子根,一丝不挂还要被人嫌弃,简直让她无地自容。她扯来被单把自己遮起,呆呆地目送北元离开房间,直到房门“砰”一声关闭,她才松下了一口气。

他仿佛很纯粹,却又让人难以琢磨。

但是过了几秒钟后,门板响起“砰砰”的打砸声,像是什么东西在不停撞击……

“啪!”

书房中,一个巴掌狠狠落在莫菲的脸颊。

“我让你照顾他,你对他做什么了?”北夫人寒冰般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莫菲。

监控画面上,北元从房间出去后不知为什么一直用头撞门,表情十分痛苦,这是他的病给他心理上造成的伤害。

为了求得北家的帮助,尊严、脸面甚至身体,莫菲都可以不在乎。

她忍着脸上烧一般的痛,泪眼朦胧地向北夫人道歉,“对不起夫人,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先生,一定不让先生再伤害自已。”

北夫人刀子般的眼神从莫菲脸上剐过,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周励,来北家一趟,即刻。”

周励!莫菲心跳一漏,才想起北元是在周励医院治的病,那时要不是北元的保镖和周励发生冲突,她有幸遇到北元,只怕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活活取心了。

半个小时后周励赶来北家,北夫人交代完莫菲一通话后,让她喊周励来书房。

莫菲深吸口气,把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压了下去,确定自已掩饰完好,再一脸平淡地走下客厅。

周励个子高挑,长相算得上英俊,又是出身富贵人家,一身的贵公子气质,在人前他永远是一个很有修养的谦谦君子,比如这时他坐在素白沙发中,专心看报的模样。

可这副皮囊下的周励有多虚伪与恶毒,莫菲曾不幸亲眼见识过。

她暗暗松开紧握的拳。

“周先生,夫人请你书房见。”

“莫菲?””周励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抬头见是莫菲,不禁满脸惊讶,“你怎么在北家?”

“这和你没关系,”莫菲不知用了多少勇气和忍耐,才能在周励面前保持声色不动,“上楼吧。”

周励怀着一肚子狐疑跟她一起上楼,试探地问:“你车祸后精神出了点问题,我们一直在找你,希望你能回院治疗。”

呵,好一个精神问题!他是想把谋害她的事,扭曲成她的幻觉吧!莫菲压制着内心汹涌,淡淡地笑说:“是么,我精神出问题了?难怪这些天我好多事都记不清楚了。”

周励听后露出庆幸的笑容,“你撞到了头,用了不少抑制类药物,出现幻觉很正常,这些天我一直在担心你,在找你。”

是啊,张晓爱的心脏病快到了无药可救的时候,她急需合适的心脏替换,周励当然要找她。

“莫菲,跟我回去吧,北家的事不是那么好做的,”他转头看着莫菲的脸,见到她脸上的红痕时故意装作吃惊的模样:“是不是有人打你了?”

他“紧张”地伸手去碰她。

莫菲正愁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在周励的手摸来时她突然受惊似的大声叫喊,趁着周励不知所措,莫菲狠狠推了他一把。

“你想干什么……”周励顿时失去重心,向楼梯下摔去。

看着周励一团死球似的从楼梯上滚落,莫菲心里暗爽,“惊慌”地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我脑子很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本来北夫人让周励来北家,就是要给他压力,尽快给北元策划合适的治疗方案,也有些想教训他的意思,周励这一摔,夫人也算出了口恶气,派管家告诫周励,责令他一个月内让北元的病情起色。

可是莫菲,她到底要等到哪天,才能把周励和张晓爱弄死弄残?

除了北元,她已无筹码,北夫人给她的时间不多,她一定要尽快了。

北元受伤后心理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他对外界充满了陌生和敌意,北夫人提过好几次,让莫菲陪他上床,帮他找回男人的自信,莫菲之前就答应过可以给北元提供性需求,只要他们能为她报复周励的计划提供条件,身体又算得了什么。

她对着镜子,打量自已前突后翘的身材,她经常跑健身房,自认身材还说的过去,颜值也不赖,可就是没法让北元看顺心,这让她很失落。

她长呼一口气,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是父亲莫华的号码。

想到莫华跟那个女人说起他要发财的事,要拿她用命换的钱挥霍,莫菲攥起了拳头。

她把手机随手扔在床上,当没听见这通来电,再看镜中的自已,竟只剩满眼的恨,与狠。

“莫菲啊,听周励说你现在去北家了……”手机里的声音传来。

莫菲惊回头,见床上风骚地斜靠一人,他一身妥帖的纯白丝质睡衣,显现出他富有力量感的腰身曲线,他刚洗过澡,头发湿漉地搭在浓密修长的眉前,眼梢微挑,神采里有种朦胧而迷人的光泽。

他把玩着莫菲的手机,拍拍身边,不容置疑地命令:“过来。”

“喂?莫菲你怎么不说话?”手机中,莫华急躁地问道:“说话的男人是谁?”

莫菲上去抢手机,北元却轻描淡写地把手一挪:“来,睡。”

“你……”莫菲听得一噎,暗暗恼火,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抢手机的打算,她已经决定和莫华划清界线,现在莫华和周励还有联系,想必两者间不乏肮脏的利益关系,她又何必再顾着莫华?

她一改刚才的凌厉,眼神忽就柔软下来,旖旎出一层层妩媚的光,她脱掉外套,靠近北元身边,故意把声音扬高了几个分贝:“先生,那就来睡。”

“莫菲!”手机中传来莫华暴怒的声音:“你是周励女朋友,现在又在哪儿勾搭男人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第5章 教训莫华

莫菲不理抓狂的莫华,心中尽是冷笑,周励应该给了莫华很多钱,不然她“脑死亡”的事哪能那么容易揭过去?

为了钱,仅剩的那点亲情早已被打碎。

“你个贱人!你在哪儿!”接下来手机中莫华的骂声越来越不堪,“浪蹄子”“骚货”张口就来,莫菲的心已经渐渐麻木,由着莫华辱骂,她却只是若无其事地挑弄北元的头发。

北元俊眉一皱:好吵。

他拿起手机,面无表情地挂断,嫌弃地喃喃一声:“他骂你。”

……

两辆保时捷在夜间的公路上飞速行驶。

“北先生,你要做什么?”后座上的莫菲有些惊慌,北元的神经太不正常了,从他的保镖敢在医院随便开枪的事上来看,北元绝对敢随便杀人。

北元低着头,看着手里那只银色打火机,毫无意义地打开又合上,这个无聊动作也是给了莫菲最直接的回复。

他不想理她。

不出莫菲所料,两辆车直接驶向莫家,一到莫家小区楼下,后面那辆车中的四个保镖便一涌而下,冲上楼把莫华捉到北元面前。

北元的手搭在车窗沿上,定定地看着莫华,眼神不曾泛起一丝涟漪。

“你就是商场那个男人?”莫华满是褶子的脸疑惑地扫向后座上的莫菲:“是你叫他来骚扰我的?你是我养大的女儿啊,你还有一点良心吗!”

良心?她曾经泛滥过,但那场车祸让她看到了残酷的真实,从那时候起,良心已经不值钱了。

北元没去看莫华又急又恼的脸,只是单调地玩着打火机:“他骂我。”

他的话一出口,保镖们立刻收到命令,七手八脚地痛殴莫华,莫华哪里禁得起这帮健硕男人的殴打,三拳不到就已缩倦在地,连连求饶:“我不敢了,放过我吧……莫菲快救我,我是你爸爸啊……”

“爸爸”两个字冲击而来,瞬间搅乱她的思绪:“别打了!”

没得到北元的指示保镖们不敢停手,北元的威信没人敢挑战,哪怕他现在生病了,他的话依然是绝对的命令。

莫华再可恶,在女儿看来也不至于要被活活打死,说到底他是莫菲的爸爸,莫菲看不下去,求情说:“他已经得到教训了,算了吧。”

北元的眼神动了动,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转过身看向后座上的莫菲,视线低垂,停在她的唇上。

他不擅言,甚至不言,但他一直知道自已的内心在渴望什么。

他凑近莫菲,吻上她的唇,唇膏的清新味道令他欲罢不能。

莫菲没有抗拒,连女人最起码的羞耻感都不复存在,一丝也不。反而感觉他的嘴唇很软,很舒服,接触时会让人莫名产生贪婪,和一些说不清从何而来的安全感。

这和清冷又喜怒无常的他极不相符。

吻完她,北元像上次一样,用手抹了一下自已的唇,闻了闻,恋恋不舍,他示意保镖们住手,但只是不想让莫华的哀号声打扰他回味的雅兴罢了。

莫菲望着车窗外她原本的家,露出一记苦笑。

殴打莫华的动作惊动了街坊四邻,人们相继向莫华出事的地方跑来,保镖不想北元有不必要麻烦,立刻报了警,奇怪的是北元好端端回到了北家,反倒是莫华被抓进警局。

莫华从看守所里出来已是两天后,还是周励帮了他一把,才让他提前释放。

坐上周励的车,莫华咬咬牙,目光阴狠:“周励,你女人给你戴绿帽,你就这么算了?”

周励给了莫华一笔钱,说脑死亡的事是别的医生误判,莫华无所谓信疑,只要有钱拿,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搞定莫华这头,周励又伪造了莫菲因车祸而精神错乱的相关材料证明,方便以后斥驳莫菲对假器官捐赠的诉求,不过看样子莫菲好像不记得当时的事了。

“她应该是被骗了,”周励从没放弃争取莫菲这个绝佳供体,可是莫菲现在有北元护着,他不敢轻易动她。“莫先生,我是爱莫菲的,你做为她的爸爸,也不能眼看她被其他男人糟蹋,给个主意吧。”

被女儿带男人上门殴打,做为受害者还凭白蹲了两天看守所,这对莫华来说简直奇耻大辱!

他深深吸气,眼光愈狠:“莫菲因为车祸神经错乱,可是神经病,就该待在她应该待的地方。”

……

面对丰盛的午餐莫菲食欲全无。

她坐在桌前,看北元儒雅地拿白帕擦嘴,高门大户人家吃饭都和一般人不一样,连擦嘴也只是轻轻攒了几下。

莫菲也碰碰自已的嘴:好痛。

有个神经病尝到了接吻的甜头,早晚必索一吻,而且一次比一次吻得时间长,经过几天时间的摧残,她的嘴已经肿得宛如香肠,丑得一塌糊涂。

然而除了主动索吻之外,北元的情况并没有其他形式的好转,仍是生人勿近,不愿与他人接触,这离他康复、莫菲得到北夫人的帮助还很远。

“吃完了吗?”北夫人一身纯白裘衣,步姿优雅地从楼上走下,“该去医院了,周励联系了业内两位著名专家,要看看你的情况。”

北夫人说着,看见莫菲肿起的嘴,也不顾在场还有两名女佣,自顾自问道:“睡过了吗?”

在法西斯夫人的眼里,大概北元睡一个女人,可以像古代少爷睡丫环那样随意吧。

莫菲顾了一眼其他人,难堪地低喃一声:“还没。”

“三天之内,睡上。”北夫人言简意赅地吩咐,搀起北元的手,“我们去看医生,你要乖乖配合,这样你的病才能尽快好起来。”

做为北元的贴身“丫环”,莫菲也一道跟去了市中心医院。

两位专家及医院相关负责人亲自来接北夫人和北元,殷勤地领着他们进入办公室,莫菲一个人坐在休息区,无聊地玩手机。

余光一偏,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布娃娃向楼梯口走去,左顾右盼像在找人。

莫菲想她一定和亲人走散了,赶紧追进楼梯口,想把她留下来。

可是莫菲刚跟着她往楼下走,忽然有人从后捂住她的嘴,把她拖进楼梯转弯处的一个储藏间,一记重力直接砸在她的头部……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