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倾城天下全文免费阅读_倾城天下凌尘蓝灵在线阅读by苏水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倾城天下凌尘 蓝灵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倾城天下是一部由作者苏水著作的古言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凌尘蓝灵之间的爱情故事,她是元帅的私生女,青衣堂堂主的外甥女,却是长在山野的小女人,善妒又率性。 前世爱上不爱自己的皇子被陷害剜心。重生后本想潇洒过一生,阴差阳错嫁给了心机深沉口碑极差的四皇子凌尘 。 阴谋阳谋,虚伪贪婪,被陷害,被要挟,她都一一接招,四两拨千斤,爱才是利刃! 蓝灵:王爷翻墙来我房间干什么? 凌尘:你说我来做什么? 蓝灵:王爷喜欢半夜上别人的床吗? 凌尘:放肆!这怎么是别人的床?

倾城天下

第1章 剜心之刑

阴暗的大牢里,却有一顶白色的软帐。

牢门打开,沉稳的脚步缓缓度进来。

蓝灵倏地抬起了头,熟悉的脚步声,他还是来了。她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慢慢出了软帐,走的很艰难,脚上长长的锁链摇曳作响,链上倒钩锋利,洞穿了她的足踝,衬裤上鲜血已经凝成硬条,每走一步,刺喇着她的腿,渗出更多血来。

“你来做什么?”蓝灵轻声问,长睫颤动。

“来看看你。”他沉声说着,伸手拉过她。

她与他隔着一步之遥,被他拉扯,脚链上的立钩扎进皮肉,扯出大块血肉。

她咬紧唇,顿时大汗淋漓。他猛地撕下她白色的外袍,露出一抹粉色里衣。

凌风低头看她,她的肚子微微隆起。

蓝灵嘶哑的声音划破了夜,煞白的脸,咬紧的唇。脚上已是鲜血淋漓。

凌风上下审视着蓝灵,盯在她微凸的肚子上,冷冷说道:“他不会来救你了,朕把你怀了他孽种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把你明天受刑之事也做了公告,他并没有来,是不是很失望?”

“皇上说的是谁,他为什么要来救我?”蓝灵淡淡地问。

凌风捏着她的下巴,用力,清脆断裂的声音。

蓝灵轻笑,泪水凝聚在眼底。

他扬眉而笑,手一用力,撕掉她的贴身肚兜,让她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他面前。

她本能地护住肚子,双手推他。他怒了,收紧手中的铁链,看她疼地弯下腰。

他嘴角的笑愈寒,把她横抱起,扔到了床上。

她拼命撕扯踢打,脚下鲜血如注。他按住她的双手,将脚链挂在床尾,欺身而上,看着她涌出的大颗泪珠,“你的身体是我的。我可以不爱你,但你不能爱别人。他是怎么弄你的?”

他口气清淡,嘴角噙笑,眼中却如寒冰。

她是脏的,可他竟然疯狂地想要她。

蓝灵有一刹那,觉得他对自己还有爱,因为他恨她,有恨便有爱,“凌风,我只是爱上你,我从来没有背叛你,这个孩子是你的,为什么你不相信?”

“来历不明的孩子,朕不会要,朕又不缺孩子。不过凌尘都承认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蓝灵闭上眼睛,凌尘曾经说过喜欢她,仅此而已。

“凌风,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凌风沉默。

还要多久才能天亮?剜心不是吗?刀锋一落,从此彻底斩断世间情缘。

脚链的倒钩撕扯着,蓝灵早煞白了脸,却只凝着他笑。实在撑不过的时候,哑了声叫出来以缓解痛苦。

“你也会痛?”凌风手指一圈一圈慢慢卷绕。

血滴滴落下来,蓝灵咬破了唇。

她眼里止不住的惊颤,想向后退,她的腰却被他的掌紧紧裹住,无法动分毫。

“除了朕,你的身子谁都不能看,谁都知道的事,你怎么不懂?凌尘两次进攻,无数次交换,就是为了得到你,你还不承认?他如果知道你如此在朕身下承欢,他会怎样?”

血从蓝灵的身下涌出,她腹如锥捣。他瞟了一眼她身下的大滩鲜红,眼底清淡,无一丝波澜。

“皇上,皇后娘娘胎息不稳,要见皇上!”牢门外传来一声尖锐的低声。

他身影甚急,双手扶住她的肩,充满恨意,抽身而出。

他顿了顿,回头看了她一眼,终于无语,急急走出了牢房。

他爱的,始终是皇后,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蓝玉。

蓝灵看着自己衣不蔽体,不想明天如此狼狈出现在大家面前,便撕了帐篷,扯成衣服的样子,披在身上。

她现在,也才十九岁,仍旧是如花的年岁。心却已经千疮百孔。

蓝灵靠在墙角,目光空灵,如果从头来过,是否还会爱的如此奋不顾身?

蓝灵是大元帅庶出的女儿,甚至庶出都算不上,她是父亲蓝景天与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她的母亲,是青衣堂堂主的女儿。未婚生了她后,不久就去世了,她在墨山的外公家长到十三岁。

十三岁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原来是大兴国赫赫有名的大元帅蓝景天。

也在这一年,她被接到了元帅府。十三岁的少女,第一次见到十九岁的三皇子凌风。自小在山野中长大的女子,便对这芝兰般的男子一见钟情。

那年冬月,凌风被四皇子凌尘困在浮城,一个月无法突围,眼看弹尽粮绝。

那时候的蓝灵,却是爱极了他,虽然凌尘一直对她示爱,但她最终选择了凌风,拒绝了那个身材高大,整日沉溺欢场的凌尘。

蓝灵回到墨山求外公,外公出兵五万支援凌风。

外公的条件是要凌风娶了蓝灵做正妃,以后得了势,皇后之位便给蓝灵。凌风应允。

外公带着舅舅和蓝灵一起带兵解了浮城之围,并将凌尘赶出了江北。

皇上不久驾崩,凌风登基做了皇上,改国号大兴。

凌风做了皇帝并没有践诺给她皇后的位置。皇后之位空了半年,最终给了蓝灵的姐姐蓝玉。蓝玉才是他的挚爱。

他已是皇帝,有能力把最好的给心爱之人。

而蓝灵,被封为蓝贵妃。

如今,这位贵妃娘娘要被处以剜心之刑,刑法来的很是诡秘。

从来赐死后宫女眷,不过就是三尺白绫,或者一杯毒酒,这位妃子,却要在千万民众前被行这样的酷刑,只能感叹伴君如伴虎。

而罪名,却真的是无法饶恕的私通外敌。

其实真正让皇上要将蓝灵处以极刑的罪过,只有皇后蓝玉和皇帝几个心腹知道。

剜心之刑,行刑的时候是要将胸部袒露在外的,这种刑法对于女子,是含有侮辱之意的。

第二日,下起了雪。蓝灵站在囚车里,赤脚,脚上一片暗红。身上披着白色的帐布,脸色青白,唇色青紫,瑟瑟发抖,一双眼睛仍旧清亮。

她抬头,雪花落在她的脸上,瞬间成水。

城墙上,明黄锦毛大氅下,玉树临风般立在那里的正是皇上凌风,站在她旁边的,一身暗红狐狸毛斗篷的美貌女人,正是他的后,也是她的姐姐,蓝玉。

第2章 安王救美

他们俯视着她,如看蝼蚁。

她记起她带领外公嫡系的五万大军,冲进浮城,手中扬着自制的爆弹,挥舞着那把秋水剑冲到他的身边,他大笑着抱起了她,“灵儿,真的是你,只有你能救我!”

他的大掌握住她的腰,将她高高举起,那一脸的宠溺,难道都是假的?

她记起他做了皇帝,很快将她接进宫里,那时候他几乎夜夜宿在她的灵韵宫里。灵韵宫,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后来蓝玉告诉她,那是皇帝故意那样做的,与爱无关。报答了她那五万兵力,又让她成为了后宫的众矢之的。

她曾想着嫁一个盖世英雄,与他携手走完这一生,奈何世事纷繁,陷入的只有她自己。现在,人要死了,连心都丢了。

前方有轻微的躁动声,一黑骑疾驰而来。顷刻来到囚车前,挥刀猛砍囚车门锁。

周围侍卫冲了上来,迅速形成了包围圈。

蓝灵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四皇子凌尘。凌尘和凌风眉眼有些像,只是他线条粗粝硬朗,和凌风的阴柔不一样。

印象中凌尘放荡不羁,行事轻浮孟浪。有一次她的马受伤摔倒,凌尘还救过她。他嬉笑言谈,从来看不出真假,她并不喜欢凌尘。那时的她眼里只有凌风。

凌尘被围在中间,蓝灵惊讶地看着他。“安王殿下,你怎么来了?”

凌风面色阴冷,俯身看着他们:“你还真是有情,竟然真的来了。胆子也够大,独自闯法场,你是不是以为你是皇子,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凌尘,现在已经是我的天下!也罢,你将你的人全部带回来归降,我就放了这个女人!”

凌尘咧嘴一笑,左边嘴角微微上挑,“凌风,我只是有些不忍,可惜了这小美人,我喜欢她,不过与她没有关系,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凌尘不缺女人,更不想背锅!不过,我倒真想和她有点啥!”

凌风冷哼一声,扶着蓝玉从城墙上下来。

“玉儿,这里血腥,你怀着孩子,还是站得远一点吧。”凌风温声对蓝玉说。蓝玉身材柔弱娇嫩,手扶着凌风的胳膊,“她终归是我妹妹,我来送送她。”

侍卫围着凌尘,没有人下命令,谁也不敢伤了凌尘,毕竟,他是皇子。

凌风慢慢走下楼梯,看着凌尘:“你来了,真好。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并不重要,我只要你来!”

“这么说,即使是你亲生的,你也不会留?”凌尘笑着问他。

“是,不会留。我知道你喜欢她,这就够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既然来了,就不要想着回去了!弓箭手,准备吧。”凌风淡淡吩咐。

蓝灵听了,泪水蔓延。原来,她的清白,其实没有意义。

“安王殿下,如果你真的帮我,就走吧!”蓝灵黯然,她实在不想连累他。当初就是她和外公一起协助父亲带领大军将他赶出了江北。

凌尘飞身一跃,将自己的玄色大氅塞进囚车,裹在蓝灵身上。

“如果从头来过,我不会由着你喜欢上这个畜生!”凌尘对着蓝灵耳边低语,声音低沉痛楚,不像平时那个没正形的凌尘。

蓝灵心中一滞,抬眼望去,凌尘已经跳到一边,挥剑与侍卫缠在一起。

凌风一挥手,箭雨围住了凌尘。

蓝灵被从囚车里提了出来,绑在大柱子上,那刽子手拿着细短的刀,寒意沁人。

只等午时一到,剜心行刑。

蓝玉缓缓走过来,她凑近她,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低声说:“蓝灵,你今天的样子,很丑。也很脏。一会你便会坦胸露乳,心也会没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会帮着凌风哥哥做爆弹吗?你不是有神兵吗?你不是帮他夺了天下吗?那又怎样?他爱的仍旧是我,他对你,只是利用!”

雪花落在蓝灵的身上,脚已经痛到麻痹。赤脚踩在雪地上,麻木的的钝疼让她的脚紧绷着,脚踝疼的更加厉害,像是要折断了。

虽然已经心死,死亡的恐惧仍旧让她神经紧绷,她闭上眼睛。

是的,她也害怕。

“蓝玉,我承认我败了,我败在,把你当成自己的亲人,把他当成我的挚爱。这些年,我压抑着自己的天性,顺应着你们,丢了自己!你陷害我的事情,我的外公不会放过你!”蓝灵咬牙。

蓝玉轻笑,“死到临头,你还执迷不悟!和你那蠢货娘亲一样,你娘斗不过我娘,你也一样斗不过我!青衣堂只听你外公的命令,你真的以为,皇上会留着你外公的命?”

“你什么意思?”蓝灵愕然。

“皇上想要青衣堂,所以青衣堂必须听皇上的。前些日子,皇上让你外公戴罪立功,让他灭了费城叛军,他便赦免了你。你那外公,还真的灭了叛军。就在昨日,皇上为他接风庆功,你外公,你那两个舅舅,还有他身边心腹,全部中毒身亡!”

蓝玉轻声细语,脸上温柔如水。

蓝灵心钝到无法呼吸。雪花冰冷坠落在她的肌肤上。

“皇后娘娘,时辰已到。”身边刽子手提醒蓝玉。

蓝玉的手轻轻抚着蓝灵的发,“走吧,说不定黄泉路上还能遇见他们。”

“凌风!她说的是真的?我外公和舅舅们,已经被你杀了?”蓝灵不相信。

“对。”凌风淡淡看了蓝玉一眼。

“为什么?他们一直在帮你!”蓝灵眼底泣血,浑身发抖。

“我想要的是听话的青衣堂。”凌风眼露嫌恶,不再看她。

“凌风,我此生只是爱上了你,才连累我的家人遭此大难!你如此忘恩负义!我诅咒你们,永世得不到幸福!”

她听到周围人们的惊呼,看着凌风冷漠又复杂的眼神,看到凌尘拼了命地往她这边冲,却摆脱不了天上的箭雨和周围侍卫的刀林,他浑身鲜血淋漓,一柄长刀眼看劈向他的面门!

此时,他已经走不了了,眼睛却一直看着她,脸上再无半点嬉笑。蓝灵心滞地无法呼吸。

蓝玉退了出去,低头窝在凌风的怀里低声啜泣。

“玉儿你太善良,不用难过,她是罪有应得。”凌风低声安慰蓝玉。

蓝灵清秀的大眼睛空洞地看着前方,随着人们的又一声惊呼,她感到胸口一凉,刽子手扯开了她胸口的衣服,露出一片雪白,他仰脖喝了一口酒,猛地喷在她的胸口,一阵心悸的凉意。

“行刑!”冰雪天地里,划过一声爆喝。

这一刻,终于知道,原来心碎的感觉是这样。

第3章 还魂归来

缥缈中,走来一个无心的人。

蓝灵脚不疼了,脚底绵软。她低头,踩着一片花海,原来是引魂花。

引魂花不是红色的吗?为什么这里的却是一片白色?

花海尽头,果真是奈何桥。

桥上小轩中,端坐一美女,白色的云裳,耳边一朵引魂花。

“又见面了,如今你却成了无心之人。”她看着蓝灵,眼中悲悯。

“请问姑娘是?”蓝灵问。

“孟婆。”

“孟婆不是一位老婆婆?”蓝灵诧异,孟婆居然如此美貌。

“世间事,莫不是从人的耳,眼,鼻,嘴收集特征,传入心中,看人看事要用心。你只用耳,就认为我是一位年老的婆婆?所以姑娘,你才会变成无心之人。”

“姑娘教训的是,只是蓝灵心有不甘。”

孟婆从眼前端起一白色玉碗,“喝了吧,喝了它,那些无法放下的事,那些爱与恨,那些黯然,那些不甘统统都会忘记。”

“忘情水。可是我不能喝。那么多人为我而死。我不能忘记。姑娘能否帮我?”蓝灵退后。

“如果要回去报仇,不可以。凡事皆有缘由。”她拒绝。

“不,不报仇,我要回去守护我爱的人。”蓝灵想起外公,舅舅,立夏,俏春,还有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凌尘。

孟婆抬头看她,叹气,“你可知守护爱人,自己会被伤的遍体鳞伤,这你也愿意?”

“愿意。”

“那要交换。姑娘不想忘记这一世,可以。可你和那人,历经两世,却并未相认。缘分只有三世,最后一世,我助你不必重新投胎。可是你们要彼此认出,并相爱。否则,你便要回到这奈何桥上,替我做忘情水,永不轮回。姑娘可否答应?”

“我答应。我和那人过了两世?姑娘说的可是凌风?”蓝灵诧异。

“天机不可泄露,你要自己找到你的爱人。不过你这么快就答应了?可知忘情水如何制作?”

“蓝灵不知,可总比被人剜心负情要好。”

“忘情水,需要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了,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这第八味药,便是你的一掬伤心泪。每日要为我供这伤心泪,可是愿意?”

“蓝灵愿意。”

“好,留下你的一束发,喝了这杯重生汤,你会忘记我,忘记这里的一切,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但会记得你的前世。去吧。”

蓝灵又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圆圆的小胖脸,“小姐,你做什么梦了?哭成那样,还有眼泪呢,做梦还能哭出眼泪来,真是太神奇了!”

“立夏?你是立夏?你怎么在这?”蓝灵紧紧抱住了立夏,她知道立夏早就死了,在她被蓝玉陷害的时候,她为了护住她,被杖毙而亡。

“小姐,我从小就在这?你怎么了?糊涂了?”

蓝灵放开她,环顾四周,这里熟悉地让她心颤。这是她墨山的家,少女时的闺房。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重新回到这里,在这大山里,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为什么,我死了后回到了这里?是不是因为我太想念这里了?”

“小姐,你别吓唬人,你哪这么容易死,你只是从树上掉下来摔了一下而已,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立夏说着伸手试着蓝灵的额头。

门突然开了,一个一身绿色的小丫头跑了进来。

“小姐醒了?太好了,今天什么日子,全是大好事!”

“俏春,你也在?你脸上的疤没了?”蓝灵伸手将俏春拎过来,摸着她的脸,看着她。

上一世。她的右脸颊被蓝沁划了一道大口子,脸被毁容了。

“小姐,我皮肤一向很好,哪有疤痕?”

蓝灵闭上眼睛,难道一切都是梦?这梦也太长了,而且如此真实,现在感到胸口还疼!

蓝灵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窗外,深秋的墨山,赤橙黄绿,一片美景。难道,我没死?或者,我又活了?

“小姐,还有一件大好事,你的父亲来了!你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小姐可知你的父亲是谁吗?”俏春一脸喜气。

蓝灵怔住。

“今日是几月几日?”

“八月初十,小姐你怎么了?”俏春看到自己的欣喜没有感染到蓝灵,有些失望。

“八月初十?”蓝灵记起,六年前,正是八月初十,父亲蓝景天带她离开墨山,从此开始了她绝望的一生。

“现在什么国号?”

“大昌呀,小姐你怎么了?摔了一跤什么都忘了?”

“我外公,舅舅还活着?”

“当然!小姐你别吓我们!”俏春皱眉,凑过脸来看着蓝灵,一脸担忧。

蓝灵突然坐起来,将俏春和立夏紧紧抱在怀里。

“你们都活着,真好!”

她放开一脸愕然的她们,踉跄着跑到铜镜前,镜子里是一张精灵略显稚气的巴掌小脸,弯眉杏眼,脸上细腻白嫩,并没有沧桑岁月留下的痕迹。只是眼睛,如盈盈秋水,深如大海。

这是一个姿色绝美的少女,犹如带着朝露的百合,这不是那个经历了背叛和伤害,被残忍剜心的怨妇。

“我真的还活着。”蓝灵百感交集。

也许是我怨念太深,老天让我再活一次?蓝灵明白,自己回到了少女之时。

“小姐,堂主请小姐立即去百汇厅。”一个丫头匆匆进来禀告。

“小姐,堂主肯定是要你去见你的亲生父亲!”俏春凑上来,“小姐的亲生父亲就是…”

“我知道了。”蓝灵淡淡地说。

“我还没说是谁!”俏春睁大眼睛。

蓝灵明白,

外公是要她去见她的亲生父亲蓝景天,大兴国的大元帅。

她这次,一定不要跟他走,如果不去元帅府,就遇不到凌风和凌尘,也就不会有后面的劫难。

“你去回禀堂主,就说我还没醒,”蓝灵吩咐立夏。

“俏春,你跟我走,我去找我师父。立夏,如果堂主过来问,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蓝灵迅速收拾包裹,左手食指戴上那枚硕大的叫魅影的戒指。

“小姐,我们为什么要走?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父亲吗?他是大兴国的元帅!真的,很威风的!”俏春想不明白,一直想见父亲的小姐,今日为何如此反常。

“不要问了,总之见到他,我们都会没命。所以,至少今日,不能相见。”

蓝灵的师傅姚林是一位隐士,当地人称呼他为医仙,住在墨山后面的青龙山。平时云游四海,很少待在山上。

蓝灵认为,她重生的事情,也许师傅会相信。她有好多事情要问师傅。

蓝灵带着立夏,从后门偷偷出了墨山。

刚进青龙山入口,蓝灵猛然看到前面山石后面有一黑衣人缩在草层里,她立刻拉着俏春蹲下。

那黑衣人斜靠在山石后面,左手执剑,戴着银色鹰脸面具。他受伤了,右胳膊有血滴出来。腹部也有血渗出。

蓝灵看到前面有影影绰绰的人影,走在最前面那人,远远看着,白面,细眼长眉,俊美,面色阴沉。

蓝灵如被雷击,长吸一口气,呆在那里,虽然隔得远,蓝灵仍旧一眼认出,那是凌风。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只是宁王。

第4章 难逃宿命

难道这是宿命吗?躲都躲不过去?今日还是要见到他?那一世,她也是在今天,被父亲介绍给凌风,只一眼,她便对他一见钟情,余生,拼尽全力也无法忘记,于是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活过来的这一生,她再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的交集。

眼看他越走越近,蓝灵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凌风追杀的人,会是谁?

蓝灵捡起一块石头,对着左方狠劲扔过去。凌风立住,迅速带人向左奔过去。

蓝灵上前,扶起地上的黑衣人,他顺从地跟着她,匆匆往右方急速跑去。

这里的路,她非常熟,右侧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山洞,她把黑衣人放在大石板上,麻利的用匕首挑开黑衣人的衣服,他肩膀中了箭伤,腹部中了刀伤,都没有伤到要害。

“多谢姑娘相救。”那人低声道谢。

蓝灵手中的匕首猝然掉到地上。这个声音,竟然如此熟悉。

蓝灵微微发抖,她伸手拿下那人的面具,方脸,长眼,剑眉,刀刻一样的鼻子。嘴角微扬,正静静地看着她。他是四皇子安王凌尘。

她猛地将面具给他扣上,拉着俏春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想起上一世,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凌尘冒死前来相救。其实她不知凌尘为什么会为了她以身犯险,他们之间还没到那种情分。

只是他给她裹上大氅,让她保留一点尊严,留了一点温暖,她终是感激的。

蓝灵又回来,麻利地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药,撒在伤口上,从凌尘的里衣上撕下布条包扎好。

“我要给你拔箭了,没有麻药,你要忍住!”蓝灵低声说。

“好。”他简短地回答,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蓝灵拿出她的小医包,用碧刀将箭周围划了三道细小口子,一用力,凌尘闷哼一声,箭拔了出来。蓝灵在伤口上撒上药,包扎好。

“姑娘好医术。”凌尘由衷地赞叹。

蓝灵不做声,她只想赶紧离开他。

“好了,从这出去,沿着左边小路下去会有一条小溪,沿着小溪一直往左走,看到一棵很大的凤凰树,穿过那个树洞,就有通往山下的路。”

蓝灵说完拉着俏春往外走。

“姑娘且慢,姑娘今日救了我的命,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家住哪里,待到日后上门答谢。”

“不必,我不想认识你。”

“那么,小姐可否想知道我是谁?”

“不想。”

蓝灵头也不回地匆匆走出山洞。

她和俏春从小路进了青龙山的山坡,穿过一片茂密隐秘的树林,前面豁然开朗,再穿过那片梅花林,便是他师傅的院子了。

刚走出小树林,看到前面站了几个人。他的外公陈有水背手站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位一身玄色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是他的父亲蓝景天。

而在蓝景天身后,身穿蓝衣,长身玉立,白面长眼的凛凛男人,赫然是宁王凌风!

“灵儿!”外公看到了蓝灵。

“你刚醒过来,怎么又跑出来?”外公嗔怪。

蓝灵站在那里,死死盯着凌风,呆若木鸡,又见面了,躲也躲不开。

“灵儿,这是你的父亲,你整天跟外公要父亲,现在他来了,快拜见你的父亲!”陈有水拉着蓝灵的手拽了一下,他看到蓝灵盯着凌风不眨眼,以为这丫头犯了花痴。

蓝灵回过神,给蓝景天行礼:“灵儿拜见父亲。”声音冷淡疏离,完全没有见到父亲的雀跃。

上一世,父亲对她并不上心,甚至可以说是冷淡。他当初找她回去,是需要她背后的青衣堂,他后来,对她身上出了那么多事都不闻不问,他心中的女儿,只有蓝玉。

蓝景天上下打量着蓝灵,眼神复杂,“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

他顿了顿,似是不愿意提起往事,“灵儿,这位是宁王,快来拜见宁王殿下。”

蓝灵心在颤动。刚刚被他剜了心,是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依稀仿佛,他冷酷的笑还在眼前。

“你还要做什么?”毫无意识地质问,目光悲凉,甚至凄厉怨恨。

凌风心中微动。

“灵儿!拜见宁王!”外公看到蓝灵失仪。

蓝灵突然明白过来,躬身施礼,“蓝灵拜见宁王,”口气更加冷淡。

她抬头看他一眼,他正盯着她,目光探究。

蓝灵稳了稳心神,怎可如此鲁莽。此时的他们,应该刚刚相识,谁会相信,他在六年后会剜了她的心,要了她的命。

蓝灵转过身,走到外公面前,“外公,灵儿不想离开你,再说,我还要将师傅交给我的任务完成。”师傅让她在三个月里救三十个人。

“灵儿,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一直待在山里。你毕竟是元帅的女儿,将来,也要嫁给名门望族,一直生活在山里,终究不妥。”外公抚着她的头顶,宠溺地说。

“灵儿不想嫁人,再说,灵儿习惯生活在山野,名门望族的生活灵儿会不快乐。外公,

求你。”她仰脸看着外公,小脸绷地很紧。

“灵儿,你不是一直跟外公要父亲吗啊?这是怎么了?再说你是元帅的女儿,你的父亲,需要你回去帮忙。而且,你的母亲如果活着,也是希望你能回到蓝家。”外公沉下脸。

蓝灵知道,自己以前对父亲充满了好奇和向往,每当被外公责罚,就会嚷着找父亲。

而且今日宁王和父亲亲自来接她,外公无法拒绝。她在今日已经见到了凌风和凌尘,有些事情,无法改变。

既然逃避不了,那就面对吧,这一世,她本想避开他们,过自己的生活,现在看来,想置身事外,好像不可能。

“灵儿,今日就随你父亲下山吧,行李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好。”蓝灵再没有反抗。

外公看着她,总觉的她今天哪里不一样,她见到了一直想要的父亲,却并不高兴,她以前的笑颜,足以撞碎阳光,如今,灵儿的目光却说不出的冷漠,染尽了沧桑。

她从树上摔下来也不止一次了,这一次,难道摔坏脑子了?

回到住处,蓝灵果真看到马车上已经装好了行李,蓝灵明白,父亲如此着急让自己回到蓝家,是因为上月,太子刚刚遇刺身亡,凌风和凌尘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

蓝灵是青衣堂堂主最亲的外孙女。他这个时候接她回去,是有目的的。

立夏看到他们,面红耳赤,“小姐,我真的没出卖你,我和堂主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嗯。收拾吧,我们今日离开墨山去云城。”

临走时,蓝灵单独见了外公和两个舅舅。

她跪下,面上少有的严肃。

“外公,灵儿可以去元帅府,只是灵儿有几件事,请外公一定要答应。”

“灵儿,你这是怎么了?”陈有水上前扶蓝灵。

蓝灵不起,“外公答应了,灵儿才能起来。”

“你这孩子,说吧,什么事?”陈有水叹气。

“第一,不要告诉父亲青衣堂到底有多少人,如果他问,告诉他的人数越少越好,千万不要告诉他青衣堂的大本营在哪里;第二,任何情况下也不能答应借兵给父亲;第三,如果父亲谈起我的婚事,不要将灵儿嫁到皇家。”

陈有水扶起蓝灵:“灵儿,出什么事了?你父亲倒是提了一下你的婚事,也提了青衣堂帮助宁王的事,你放心,我说了,想让青衣堂出山帮宁王,必须让你做宁王的王妃…….”

“外公!这一条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不会嫁给宁王的。”

“为什么?现在的朝中局势,宁王是太子的首选,而且,你父亲,也是支持宁王的。”

“灵儿以后告诉你原因,总之外公,你一定要答应灵儿,否则,我们都会没命。”蓝灵眼底氤氲,眼里蓄满泪水。只有他们才是她的亲人。她深深明白,此次下山,她坎坷的命运即将开始。

“可是灵儿,很多事情,你的父亲是不能置身事外的,朝堂之上,他的权势,不可能不站队。你父亲找我帮忙,我也不能不帮,而且关于你,其实你的父亲比我更有权利替你做决定。让你跟他回元帅府,也是为了给你找个好人家。”陈有水盯着蓝灵的眼睛。

她的眼睛,深如海底,弥漫着烟火人间,不是以前那个两眼放亮的小姑娘。

第5章 被掳烟巷

“外公在做决定前,一定要问一下灵儿。如果不答应灵儿,灵儿死也不会去云城。”

“灵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有水不解,前日还闹着要下山找父亲的丫头,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

“外公,我们对我父亲,对他的生活并不了解。我只是不想青衣堂有事。”蓝灵看出外公的担忧,淡淡说道。

“好,外公答应你,你说的这些事情,外公一定先和灵儿商量再定夺。”陈有水答应了蓝灵。

八月十一日晚,蓝灵进了云城的大门。

俏春和立夏掀开马车的轿帘往外看,“呀,小姐,云城不愧是帝都,好繁华。”

蓝灵苦笑。她宁肯永远也不要踏进这座城。

马车走进繁华的滨海大道,蓝灵的马车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狂奔起来。

两个丫头吓得尖叫起来,蓝灵手里紧紧把着轿子的窗棂,马并没有停下,她的父亲和舅舅拼命追赶,蓝灵甚至看到了宁王也在后面追赶。

马嘶叫着跑进一条窄路,一黑衣高大的蒙面人“嗖”的一下从旁边跳上马车,伸手打晕蓝灵抱了她转眼不见了。

等到蓝灵的大舅舅陈文制住疯马,拦下马车,马车里只有两个脸色惨白的小丫头。

蓝景天大怒,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他的眼皮子下抢走了自己的女儿。而且宁王还同行!

他气急败坏,立刻下令全城搜索。

蓝灵睁开眼睛,暖香扑鼻,淡黄色的暖帐,

她手脚被缚住,绑在床上。外面传来莺莺燕燕的靡靡之音。

“这是哪里?”蓝灵环顾。

房门突然打开,进来一个一身酒气的男人。

屋子里没掌灯,男人靠近她,呼出的气息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爷今日花了大价钱来破处,不知道五千两银子值还是不值。”男人说着爬上了床。

蓝灵大惊,听这人的声音,分明是安王凌尘。在前世,凌尘就整日沉溺在欢场,名声并不好。

他一只胳膊撑在床上,俯身看她,一双细长凤目,略带促狭,呼吸却越发急促,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大掌抚在她的腿上。

蓝灵大惊,“大胆,我是元帅的女儿,赶紧将我放了,否则我父亲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那人“噗”地笑了。

“你怎么不说你是公主?我只是花钱买乐子,管他谁的女儿。”他并不松手,双手在蓝灵身上游离。

“这是哪里?你花了多少银子,我定会让我父亲双倍给你!”蓝灵急了。

“这里呀,春满楼,云城最大的妓院。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他的唇落下来,强势吻在她的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蓝灵大怒:“堂堂皇子,竟然逛妓院!”

他楞了一下,捏起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声音慵懒又清冷:“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

蓝灵立刻闭嘴。

“难道你认识我?”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吧,还有力气逛妓院?”蓝灵忍不住讥讽他。

在前世,每次凌尘见到她都会调戏她,所以她一直非常烦他。

“哈哈哈,”他大笑,“不是有句话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要不要试试?”他的声音轻浮无礼,充满了情欲。

蓝灵突然明白,他应该认出了自己。她立刻闭嘴,脸转向一边。

他从她的身上下来,转身点了蜡烛。

“我在这买乐子,看到他们绑了一个人进来,说是来了一个没开苞的雏,大价钱拍卖,我感到新奇,过来看看,后来知道是你,便包了你。放心吧,你在这里是安全的。”

“包了我?你不是应该立刻把我送回元帅府吗?”蓝灵怒视他。他看起来很年轻,身材颀长魁梧,气宇轩昂。

“你就不想知道谁将你掳到了这里?”他看着她,阴沉沉一笑。

“是谁?难道你知道?”蓝灵记得上一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没有经历这些。

“掳你的那人可不简单,是有名的江湖人士,剑侠胡斐。所以,你到这里,并不是偶然,这个世上,能让胡斐出手的人并不多。”

看到蓝灵一脸迷惑地看着他,他的手轻轻捏了一把蓝灵的脸,“这个胡斐,曾经是你父亲,大元帅蓝景天的情敌,也是你的继母现在的元帅夫人沈氏的相好,看来有人并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

原来是沈君做的。

蓝灵知道沈君一直不喜欢自己,因为蓝玉喜欢凌风,任何对蓝玉有威胁的人,她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一次,宁王和蓝景天一起去墨山带回了她,沈君不想给她接近宁王的机会。

“你先解开我!”蓝灵的手脚还被绑着。

“那你要答应我,松绑后不能逃跑。你在这里先住上三天。”

“为什么要住上三天?”

“我想说,我也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你信吗?”

现在的蓝灵当然相信。前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只是单纯地认为,父亲觉得她渐渐长大,应该回到元帅府,可以给她找一个好人家。现在她明白,他们需要的是外公的青衣堂。

“我信。”蓝灵随口答。

“你信什么?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凌尘笑了。

“我包下你,保你清白,是还了你在青龙山救我的恩情。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就是蓝景天的女儿。让你住三天,是为了我自己。说实话,如果你没救过我,我倒很希望你永远住在这里。放心吧,三天后,元帅府的人自然会接你出去。”

凌尘说完,俯身在蓝灵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盖了我的印,你就是我的人了。”

“混蛋,流氓!”蓝灵又急又怒,她动不了,只能大骂。

“你敢骂皇子,死罪!你还是绑着吧!”凌尘一脸坏笑,仰脸躺在她的身边。

“你可知你父亲为什么着急接你回元帅府?”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青龙山?还受伤了?”蓝灵以问做答。

“我知道老三去墨山见青衣堂堂主了,我也想见一见青衣堂的势力,被老三发现,追到了青龙山。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凌尘俯身看着她。

“父亲接我回来,当然是想我了,而且我已成人,不能一直待在山里,我毕竟是他的女儿。”蓝灵半真半假地回答。

凌尘嘴角一挑,“你是个狡猾的丫头,你外公真的有十万兵力?”

蓝灵沉默。

“还有,我们虽然在青龙山上见了一面,可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你以前见过我?”

凌尘看蓝灵不理她,看着她,又亲了她脸颊一下。

惹得蓝灵又是一顿臭骂。

蓝灵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凌尘半天无声,蓝灵回身看他,他竟然睡着了!他对她,好像并不防备。

“心可真大。”蓝灵暗想。

凌尘一直睡到半夜才离开。

蓝灵被关在春满楼的房间里,有专人伺候,每日好吃好喝,就是不给她松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