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金顾晴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图谋不轨》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7

齐金顾晴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图谋不轨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图谋不轨里,主要介绍了齐金顾晴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顾晴反应过来,她紧张地抓着裙子,泪水在眼眶里隐隐打转:“老公,我没和别的男人做过,昨天我下完班,就立马坐公交回家了,没在外面停留。”齐新抬起手,正要一个巴掌扇过去,却被齐金一手拦住:“儿子,冷静点。小晴不是出轨的人,现在公车变态多。小晴,你先去上班,别迟到了。”齐金对发呆的她使了个颜色,顾晴赶紧从沙发上起来:“那我走了。”

图谋不轨

第一章

她一把推开他,提着水桶和抹布往下一个教室走去,所幸白宏没有追上来。在学校忙了一天的打扫卫生、收录资料,顾晴累得腰都快散架了,一看到了下班的时间,她赶紧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这时,身后有人叫住了他:“老师,我也回去,顺道吧。”

顾晴回过头一看,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道:“我坐328路公交。”

“我也是。”白宏提起顾晴的包包,大步往外走了。

就这样,顾晴和白宏一起坐上了公车,今天运气人依然特别多,两个人只能站着。

公车摇摇晃晃,她四处看了看,公公今天没在这里,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老师,”她盯着出神的时候,白宏忽然低下头,看着她波涛汹涌的胸部道:“现在想不想要?”

顾晴一惊,猛地抬起头,和他明亮有神的双眸对上了。她呆呆地看着他,嘴唇颤了颤:“什么意思?”

“我就在外面蹭蹭,我很大,能满足你。”这句话情色满满,可白宏的语气淡然明朗,好像和她欢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顾晴都忘记生气了。

“我结婚了,以后别这样。”她咬着嘴唇,从座位站了起来,提前下了车。

幸好白宏没有追上来,顾晴在路边大口喘着气,她一个已婚少妇,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挑逗了。

她的脸红了红,又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对于她而言,桃花运早就是一种奢望。

为了能准时到家,顾晴破天荒打了个车,这时忽然发现她没有现金,包包还在白宏的手里。她手机能支付,但是这笔额外的支出,怎么跟老公解释?

她有点惶恐地回到家,却发现齐新不在家,公公在洗着衣服,饭和汤都在热腾腾的燃气灶上。

她眼尖儿,一眼就看见他洗的是自己的内衣,顿时

今天,顾晴又被老公罚关在厕所里了,原因是她用嘴没把他口硬,但这不能怪她,老公齐新瘫痪了四年,下半身有时有知觉,有时没有,性生活早已经为零。

她是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每天晚上身体火辣辣的,两腿中间的花心焦灼而麻痒,只能靠偷偷地摩擦双腿缓解一下。

她委屈地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厕所很黑,因为老公连灯都不给她。她只能默默地等着,又过了一个小时,门锁从外面打开了,一道光照了进来:“小晴,出来吃口饭吧,他已经睡了。”

“谢谢爸,我不饿。”顾晴看了一眼公公齐金,委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感激。

她揉着发麻的腿,坐在沙发上,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男人那精.液的味道。

她赶紧起来嗅了嗅沙发,却没有嗅到异样,最后她才确定,这味道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她摸了摸大腿内侧,那玩意儿已经干了好久了。

可这个家,只有公公一个男人。她又疑惑又惶恐,为了不声张,她赶紧拿了个被子盖在身上,好掩盖住气味。

过了一会儿,她因为太疲倦,放松了警惕,于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被子也因为热被掀开了。刚刚洗完衣服的齐金走了出来,刚好看见她小猫一样的睡态。

“嗯……”睡梦中的顾晴哼唧了一声,她脸色潮红,双腿叉开了一下,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一想到香软的儿媳在男人下承欢的姿态,齐金的下体来了反应,一股血气从小腹下面冲了上来。

此时,卧室里传来儿子的声音,让齐金一个激灵:“爸,我要喝水。”

“好,马上来。” 说是这么说,但齐金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动。

顾晴扭动、摩擦着双腿,情欲的气息顺着双腿中心,蔓延到她的睡脸,红润的嘴唇微微打开着,发出梦呓一般的呻吟。

齐金听得浑身酥软,睡得正沉的她也许嫌热了,摩挲着的双腿,不小心把内裤蹭了下来。

她的小山丘婉转引人,就好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蕾,等待着龙根的插入。扭动之间,晶莹的水缓缓地冒了出来,看来这个躯体已经十分焦灼。

“嗯……”她睡梦中呻吟自然灵巧,连齐新都听见了。

“爸,什么声音?” 齐新一向敏感多疑,齐金赶紧道:“是我在倒水,不小心撞到了,叫了一声。”

说完,齐金赶紧把被子盖在她裸露的屁股上,进卧室给儿子送水去了。

殊不知,被子一盖,顾晴就醒了,她立马发现内裤褪到了大腿上,她的脸一红,刚才的被子一定是公公盖的。

“顾晴!你醒醒!今晚进来睡!”就在这时,齐新发出了命令式的吼叫。

这一进去,肯定会被发现。顾晴向公公看去,眼神里都是哀求,指了指自己的裙子,如果精.液被老公发现,一定会把她打死。

齐金点点头,对躺在床上的儿子道:“今晚我照顾你。小晴太累了,她现在没醒。”

卧室里,齐新一阵沉默后,不悦地嗯了一声。顾晴松了一口气,赶紧回沙发上躺着,并且对站在卧室门口的公公点点头,以示感谢。

齐金笑了笑,随后关上卧室门睡觉去了。顾晴愣了愣,公公虽然捂着下面,但她还是看见她小兄弟昂然翘首,粗壮挺直。

公公今晚这么配合,难道衣服上令人羞耻的精.液,是公公留下来的?

脸红了。但是一想到今天他做的事情,她语气冷了两分:“爸,我的内衣可以自己洗。”

“没事,你在外辛苦。”齐金微微一笑,又洗了一遍,确定干净才停下手。

“齐新呢?”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个康复中心 ,下午把他送过去了。那边有专业医生,对他康复好。我知道儿子性情大变后,你受了很多委屈,辛苦了。”齐金微微一笑,“就是钱有点贵,但是你放心,我的工资涨了,能支持。”

第二章

顾晴带着满脑子的不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睡到第二天,还没醒过来的顾晴,被一个猛地拍在脸上的巴掌扇醒。

“啊!”她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却看见齐新坐在轮椅上黑着脸。她赶紧道:“老公,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我问你,你裙子上的是什么?味道还这么大!” 齐新指了指她的黑裙子,丢在了她的脸上吼道。

顾晴反应过来,她紧张地抓着裙子,泪水在眼眶里隐隐打转:“老公,我没和别的男人做过,昨天我下完班,就立马坐公交回家了,没在外面停留。”

齐新抬起手,正要一个巴掌扇过去,却被齐金一手拦住:“儿子,冷静点。小晴不是出轨的人,现在公车变态多。小晴,你先去上班,别迟到了。”

齐金对发呆的她使了个颜色,顾晴赶紧从沙发上起来:“那我走了。”

狼狈的顾晴,匆匆忙忙换一身衣服就出了门。她在一个舞蹈学校打杂工,学校要求每个职工都要有好的仪态,于是她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一路上都没哭。

上了公车,趁着有空余时间,站着的顾晴熟门熟路地对着化妆镜,进行补妆,好把脸上的掌痕去掉。

正当她抹着腮红的时候,后面突然来了个硬物,抵住了她的蜜臀。

那硬物粗壮烫热,在翻弄着她的股沟,似乎要找准一个角度逼近她的花园。顾晴一惊,公车人虽然多,但毕竟大庭广众,真的有人如此猖狂?

她正要回身看看是谁,但是别说转身了,她侧身都难。她把化妆镜收好,想挪一个位置,可是她一动,那硬物也跟着一动。

她惭愧地咬着牙,因为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摇晃的公共汽车,让那硬物顺势一点点翻开她的短裙,贴在了她的内裤。

顾晴又慌又羞,她一个已婚女人,自然知道那硬物是什么,但这公车一路上人都很多,剩下的一个小时车程,她该怎么办?

她还没来得及想太多,那个滚烫火热的东西,已经成功翻开了她的内裤,逼近了她的蜜口。

两个肉体的贴近,惊得顾晴小声地“啊”了一声,又立马咬住嘴唇,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异状。

她扭动着臀部,想要躲开它,这时公交车一个刹车,她一个左摇右晃,视线得以粗粗地往后看一眼,那个男人竟然是……公公?

第三章

慌了神的顾晴,这个时候有一点六神无主,深感羞耻的她不由得夹紧双腿,把 公公的硬物夹在了中间,不让滚烫粗壮的它再有前进的余地。

说实话,公公年纪不大,只有45岁,当年很早就结婚生子,加上又是文化知识分子,整个人很儒雅温和,着装也十分整洁端正。顾晴嫁进齐家后,虽然和公公很少见面,但对公公还是很尊敬的。

现在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顾晴转念一想,婆婆一生下齐新就去世了,公公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那方面肯定一直都没有满足过。

此时,顾晴的心里竟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两条腿不由地分开了一点点。

那粗壮的硬物见玉门关开了,赶紧弄了上来。这一下,彻底抵开了她柔软湿润的花瓣。

“嗯……啊……”顾晴咬着牙,却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那硬物已经抵达湿漉漉的下身,要挤开她紧密多年的门口,穿插进去了。

莫名的,她忘记了和公公的身份,也忘记了道德何在,她的身体真的是寂寞干枯得太久了,她一直以来都不敢说自己需要男人,因为一说,她就是不忠。

而今天,这意外到来的硬物,就像一场及时雨,要滋润她这一片土地。出于本能,她竟然没有拒绝,还叉开了双腿,以迎接这根巨物。

可硬物挑逗她一般,在玉穴门口来来去去,摩上摩下,让顾晴颤抖不已,却始终没有进去,水越流越多,它还在门口磨着她湿漉漉的花瓣。

“嗯……” 顾晴被摩擦得舒服呻吟一声,呼吸逐渐喘了起来,此时,公车报站了,她两腿中间一空,公公下车了,是一个大学站。

她暗暗地提起内裤,脸蛋烫极了。她咬着牙,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着烧,刚才接纳了那巨物,就证明了自己竟然允许公公进入自己的身体!真是疯了……

顾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深呼吸一口气,想了想,既然公公对准了她,那么昨天裙子上的残留液体,应该也是他的杰作。

深感被抚弄的她,内心升腾起一股气,却又只能憋着。难道是公公想给齐家留个后,又不想被众人指责,所以采取了这种办法?

下了公车的顾晴想不了那么多,踩着高跟鞋急匆匆地赶往需要打扫的教室,却发现教室早就来了一个年轻男人。

通常学员不会来这么早,拿着抹布的顾晴也没听说最近来了新员工:“你是?”

那男人转过身,看着她一笑:“我是白宏,新来的学生。你是舞蹈老师吧。”

“我、我不是。” 顾晴连忙摆手,她哪里会跳什么舞。 但是白宏一个箭步上前,搂着她的腰,摸得顾晴娇躯一颤,她深呼吸一口气,这陌生男人的手指触感为什么这么好?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