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猛小说最新免费《我当牌商那些年》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8

王猛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我当牌商那些年王猛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我当牌商那些年里,主要介绍了王猛在都市里经历的诡异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刘福有些尴尬:“这是个意外,之前你找我的时候,正巧手里没货,就在别的牌商那里请了一块,没想到她给发错了货。不过你也别担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还没有问题?”我人都懵了:“刘叔,这可是阴牌!而且里面还住着一个愤怒的女大灵,谁知道会捅出什么事来。你合作的那个牌商也太大意了,这种阴牌也能弄错?

我当牌商那些年

第1章,绿茶婊

关于泰国佛牌,相信不少人都听说过。

最近这几年,在国内炒得沸沸扬扬的,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网上也时常会爆出一些明星请阴牌、养小鬼的新闻。

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不过每次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想去泰国请佛牌的时候,我都会告诫他们一句话。

“佛牌有风险,请牌需谨慎。”

说这话并不是**佛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佛牌行业干了五六年,大大小小经历了很多离奇的事,钱虽然赚了不少,但也没少受罪,有好几次还差点赔了性命。

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

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佛牌,我来说说前几年经历的一件事。

这事发生在我一个朋友身上。

我朋友叫李凡,家里是做钢材生意的,很有些底子。

李凡人缘不错,长得也精神,还有个让人羡慕的漂亮女友。当时两人的感情非常好,平常连小打小闹都没有,可没想到有一天,两人就突然分手了。

分手后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凡又重新找了个女人。

那女人叫张丽,二十出头的样子。

说实话,张丽长得并不漂亮,唯独身材还算不错,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还挺勾人。

看得出来,李凡很疼张丽,确定关系后没多久,他就在市里买了栋房,说是准备结婚用,之后还给张丽配了辆车 。

本来这也没什么,小两口恩爱那是好事,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记得那天是双休日,按照惯例,我们几个朋友都会聚在一起聊聊天,喝喝酒什么的。

加上当时李凡买了新房,所以聚会的地点就定在了他家。

到的时候,正巧赶上午饭时间,原本李凡是打算带我们出去吃一顿。

刚准备出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丽就来了一句:“去外面吃干什么,外面的东西特别贵,现在赚点钱不容易,我看,还是在家随便吃点东西好了。”

李凡刚想说什么,就被张丽瞪了一眼,之后也没敢多说。

当时我们几个也没想太多,吃顿饭嘛,在哪吃都一样。

趁着张丽做饭的时间,李凡还特意带我们参观了一下他的新房。

对这方面,我也没什么审美,就感觉整个房子看上去大气上档次,住着挺舒服。

唯一有点另类的地方,就是李凡卧室里放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雕像。

雕像看上去也就巴掌大小,姿势也比较奇怪,居然是蹲着的,而且双.腿还向外张开.心下好奇的我就拿起来观摩了一下,说来也怪,我刚拿起这女雕像,就感觉脑袋有些发晕,胸口也闷闷的,有种晕车的感觉。

直到李凡抢回雕像,那种感觉才消失。

“这什么玩意?感觉有点怪怪的。”我有些好奇。

“张丽比较信佛,这东西可是她的宝贝,据说是从泰国高僧那里请来的佛牌,能保平安,连我都不能乱动。”李凡说话的同时,还向门外看了一眼。

我“哦”了一声,虽然奇怪,但也没多想。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有些懵了。

吃的东西是两菜一汤,不说丰不丰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难吃,味道不是太咸就是太淡,还有个更是弄糊了。

光从卖相来看,明眼人都知道张丽不会做饭。

一见这种饭菜,我们这边有个人就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嫂子,你做的这东西能吃吗?不会拉肚子吧?”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张丽冷着脸说了一句后,就走进了房,期间嘴里还一直嘀咕着:“一天到晚就知道在这蹭吃蹭喝,还有脸说了。”

一听这话,我们几个人都懵了。

当时李凡的脸色也很难看,但却一直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我有些纳闷,平常李凡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要是见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发火了,可那天却一直没有吭声,跟变了个人似的。

被张丽这么一闹,我们几个虽然很不爽,但碍于李凡的面子也没多说,寒暄几句后就告辞离开。

这事发生后第二天,李凡还特地给我们打了个电话道歉,之后还说要请我们几个喝酒,算是赔罪。

本来这也没什么,到了酒吧之后,大家伙还喝得挺开心的。

可没想到喝到一半的时候,张丽突然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当时我那几个朋友都带了自己女友来喝酒,正巧有个女人就坐在李凡的身边,没想到张丽看到后,二话不说,直接甩了那女人一耳光。

嘴里还骂着:“臭婊.子,敢勾引我男人!”

打完之后,拉着李凡就准备走。

被打的女人也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主,叫骂着就让张丽站住,期间拉拉扯扯的,不小心就把张丽给推倒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一见张丽摔到,李凡立刻红着眼冲了上去,猛地一下就把那女人摔翻在地,之后还在她身上用力踩着。

一边踩,还一边叫着“去死”之类的话,那狰狞的表情,看上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懵了,怎么也没想到李凡会突然动手。

本来就是个误会,而且还是张丽嫉妒心强,率先动的手。按理说,双方各自拉架劝几句也就罢了,没想到会整这么一出。

一见女友被打,我那朋友也火了,直接和李凡厮打在一起,好不容易才被我们几个拉开。

这一场架打下来,双方关系都闹得特别僵,最后搞得不欢而散。

我当时也莫名其妙的,怎么也想不到李凡会做出这种举动。

这事发生后的当天晚上,我特意给李凡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动手。

李凡给出的答案也很奇怪,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张丽被打后,他就感觉胸口堵得难受,像是憋了一团火一样,手脚也不受控制,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等他恢复过来的时候,就造成了这样一副局面。

听李凡这么一说,我挺纳闷的,想着可能是他身体不太舒服,就让他好好休息几天。

之后几天倒也没什么事,直到一个星期后的某天晚上,我接到了一朋友打来的电话。

当时我还在家看电视,接通电话后,就听他在那边大喊:“王猛,不好了!李凡这家伙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一惊。

“哎呦,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吗?李凡这家伙昨晚发疯了,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就捅了自己老娘一刀!”

第2章,依霸女神

“真的假的?这种事你可别乱开玩笑。”我有些不信。

“我骗你干嘛,不信的话你去医院看看,他老娘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呢!”

一听这话,我人都傻了,当时也没多想,问了具体地址后,就直奔医院而去。

等我到医院的时候,李凡他母亲已经醒了,只不过脸色看上去特别苍白,躺在病床.上一直在默默流泪,好在没什么生命危险。

当时李凡就蹲在病房的角落,捂着头,不停的哭,他父亲气不过,就一直在那骂。

骂他是个畜生,为了一个狐狸精,连自己亲妈都不要了。

听他骂了好一会儿,加上周围一些亲戚的补充,我总算明白了事情经过。

原来昨晚是李凡母亲的生日,所以李凡就特地带着张丽回家吃饭,一开始倒也没什么,可到了快做饭的时候,李凡他母亲就想让张丽帮忙打打下手。

张丽一个人就杵在那看电视,叫了几声都没反应。李凡他母亲虽然有些不愉快,但也没说什么。

好不容易辛苦做了一桌子菜出来,到了吃饭的时候,张丽又开始嘴贱了起来,说这个菜难吃,那个菜没味,跟大酒店里的完全没法比,当时就把李凡他母亲气得不行。

饭后,一家人坐在那看电视的时候,本来倒也挺和气的,后来李凡他母亲养的一只小猫咪,就在张丽腿上蹭了几下。

没想到张丽当时就发火了,猛地一脚就把猫咪踹飞,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听到猫咪惨叫后,李凡他母亲脸色特别难看,就说了张丽几句。

张丽一听也不服气,说不就是个畜生嘛,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最后说着说着,两人就开始吵了起来。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张丽就推了他母亲一下,他母亲气不过,直接甩了张丽一耳光。

没想到就是这耳光甩出了事,一见张丽被打,李凡的眼睛都红了,气势汹汹的跑到厨房,拿着一把刀就冲了出来,之后就对着自己母亲捅了一刀,当时所有人都吓傻了。

要不是李凡父亲反应快,用力拽住他,恐怕情况比现在更严重。

事后,李凡还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自己母亲捂着肚子倒下,他才反应过来。

好在医院送得及时,没什么大问题。

了解事情经过后,我心里特别震撼,怎么没想到李凡会干出这种事,同时也感觉有些奇怪,因为这已经是李凡第二次发狂了,而且两次都与张丽有关,明显不太对劲。

趁着他父亲歇口气的时间,我连忙问李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

李凡双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表情很痛苦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张丽在一起后,我就对她处处忍让,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能拒绝。有些时候,哪怕是知道她做事过分了,我也反驳不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如果我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我就是错的。”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和她分手?”我有些纳闷。

“我也想分手,可每次话到嘴边,我都开不了口,就好像有人捂着我的嘴一样。也许你不相信,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她,可我就是拒绝不了她,特别是看到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我身体就完全不受控制,脑子里更是空荡荡的。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伤害我妈,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说着说着,李凡又开始哭了起来。

听他说完之后,我又惊又疑。从现在这情况看上去,李凡会变成这样,很有可能是张丽在搞鬼,具体是什么原因,也只有张丽自己清楚。

一想到这里,我就特别不爽,安慰李凡几句后,就借了他新房的钥匙,准备去找张丽问个清楚。

等我赶到他家的时候,发现屋里还开着灯,看样子,张丽并没有离开。

当时我也没多想,轻手轻脚打开门后就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我就听到卧室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心中好奇,我悄悄的凑了过去。

卧室门没关紧,透过门缝,我就向里面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把我看傻了!

因为我发现张丽居然在自渎!

而且比较奇怪的是,她身前放着那个诡异的女人雕像。

雕像也就一个巴掌大小,姿势和张丽几乎一样。

张丽一边对着雕像,嘴里还发出一些奇怪的音节,像是在念咒一样,表情看上去还挺陶醉的。

等解决完了,张丽还把下面的液体,涂抹在了雕像的相同位置。

之后,就开始小声祈祷起来。

由于声音太小,大部分都听不清楚,只能隐约听她说什么,“一辈子对我好”“不能变心”“保护我”之类的话。

见她祈祷快要结束,我立刻躲了起来,趁着她洗澡的时候,我悄悄进房,拿了雕像就跑了出去。

说来也怪,一接触雕像,我就感觉浑身不舒服,胸口闷闷的,有种晕车的感觉。

等过了好一会,这种感觉才慢慢消失。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但从刚才的怪事来看,李凡会变成这样,很有可能就与它有关。

一想到这里,我就给李凡打了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李凡似乎还没缓过来,声音沙哑的说:“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东西是张丽从泰国请来的佛牌,据说能保平安。”

见他情绪不太好,我也没多问,安慰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虽然当时不知道泰国佛牌是什么,不过正巧我有个女同学,常年在泰国游走,也算见多识广,说不定会认识。

抱着这个想法,我立刻拍了照片,给我同学小雅发了过去,问她认不认识。

没多久,小雅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这东西看上去是个佛牌,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你先等会,我给你打电话问问我二叔,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挂了电话没多久,小雅很快又打了过来:“王猛,我二叔说这是块阴牌,叫什么‘依霸女神’,很邪门的那种,你最好不要乱碰!”

第3章,自食其果

碰了会怎么样?”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如果供奉得好,倒也没什么问题。但万一没供奉好,惹怒了里面的阴灵,下场会很凄惨,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家破人亡!”小雅说。

“真的假的?一块佛牌而已,有那么邪吗?”我有些不信。

“这都是听我二叔说的,他是个卖佛牌的牌商,对这种东西特别了解,我劝你不要乱来,佛牌可不能随便开玩笑,特别是阴牌!”小雅警告说。

被她这么一吓,我多少有些忌讳,就说:“这阴牌是我朋友的,最近他遇到了点麻烦,既然你二叔是行家,麻烦你帮我问问,能不能约你二叔见一面,有事找他帮忙。”

“行,我帮你问问,到时候你们自己谈。”

小雅回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没多久她又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二叔已经同意见面,让我明天早上带着“依霸女神”去桥南南站见面。

最后,还附带了她二叔的电话号码。

敲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赶到了桥南南站,为了避免“依霸女神”损坏,我特意用鞋盒把它装了起来。

等了大概半小时的功夫,小雅的二叔就到了见面地点。

她二叔姓刘,叫刘福,五十出头的男人,看上去挺有喜感的。个子不高,长得又胖,还有双眯眯眼,笑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一颗大金牙。

见面之后,刘福显得特别热情,老弟长老弟短的,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和他寒暄几句后,我也没废话,直接将依霸女神拿了出来,问他说:“刘叔,你是个懂行的人,我想问问,这个叫‘依霸女神’的佛牌到底有什么用处?”

刘福拿着依霸女神仔细看了几眼后,眼睛都亮了:“小王,这‘依霸女神’在佛牌当中属于阴牌,效果比较霸道,一般用来锁心定情。说直白点,如果你喜欢一个女人,供奉依霸女神后,你只要在那个女人身上取点东西,然后通过特殊的经咒向依霸女神许愿。只要不出意外,你有很大的机会能梦想成真。”

“这么厉害?”我有些不信。

“你年纪还小,很多事都没见过,所以不相信也很正常。阴牌这种东西,不比寺庙里的那些正牌。正牌基本上都是白衣阿赞加持的,用料比较正,没什么危险,随便带都可以。但是阴牌不同,阴牌的用料大多都是一些阴邪的东西,比如死人的骨灰,尸油,尸肉或者胎盘一类。更甚至很多黑衣阿赞,都会在阴牌当中加持阴灵,效果特别霸道,但是万一供奉不好,下场也会很惨。”

刘福笑了笑说:“就好比现在这尊依霸女神,它的用料就很阴,效果也异常霸道。不夸张的说,如果你供奉了这尊依霸女神,你喜欢的人就会对你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听到这里,我顿时感觉心里毛毛的。

说实话,要是平常,我压根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可自从见到发生在李凡身上的事后,我多少有点忌讳。

为了张丽,连自己亲妈都能捅刀子,要说不是这依霸女神的影响,还真解释不了。

一想到这里,我就说:“刘叔,我也不瞒你,这依霸女神是我从一个女人那里偷来的。那女人把我朋友害得不轻,我想问问,怎样才能让我朋友恢复正常。”

“这倒是有些麻烦,要让你朋友恢复正常,就必须找个厉害点的阿赞师父重新加持。估摸着得拿到泰国去,而且花费也不小。”刘福说。

一听有戏,我也没犹豫,立刻给李凡打了个电话,毕竟我也没钱,这种事还要他做主。

接通电话后,我第一时间将了解的东西告诉了他。

估摸着他自己也知道不对劲,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就信了。

连忙告诉我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解决这事,多少钱都愿意出。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了底气,就对刘福说:“刘叔,我朋友愿意花这个钱,不过得麻烦你跑一趟,毕竟我们不懂这些,在泰国也找不到人。事成之后,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刘福一听,眼睛都亮了,当时就打了包票,说一定会办好。

有刘福帮忙,我也松了口气。

为了避免再发生点意外,我就让李凡躲着点张丽,别和她见面。

一开始还好,倒也没出什么事,可后来找不到李凡的人,张丽居然还闹到了医院。

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就见到张丽和李凡他爸正在吵架。

当时张丽的脸色特别难看,披头散发的,跟泼妇一样,站在那不停的大吼大叫:“你们谁偷了我的东西?到底是谁?快还给我!”

李凡他爸也是一肚子火,骂着骂着就要动手打人,要不是一群护士拉着,张丽免不了挨顿揍。

闹了半天,张丽嗓子都喊哑了,还是一个劲的问谁偷了她东西,那模样看上去特别疯狂。

在医院里大吼大叫,谁都不喜欢,最后张丽被人赶了出去。

临走的时候,还一脸的怨毒。

之后的两天,张丽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一直没出现过。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李凡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一开口,他就说:“张丽疯了!”

我当时就懵了,连忙问他怎么回事。

李凡叹气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昨晚回家的时候,我在楼道里看见了她。当时她衣衫破烂,头发乱糟糟的,一个人就蹲在楼道的角落里哭,一边哭还一边重复的说什么‘不要害我’‘我不是故意的’之类的话。“我喊了她一声,没想到她突然就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开始大声尖叫‘有鬼’‘有鬼’那表情看上去特别惊恐。而且当时她已经完全认不出我,就是在那大叫‘有鬼’两个字,表情又哭又笑的,叫了一会后就捂着头跑了出去。她出去的时候,我好像还看见她身后跟着一个影子。”

听李凡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心里瘆的慌。这个时候,我只能安慰他说可能是看错了。

李凡倒也没多想,感叹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当时我特别吃惊,前两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呢?难不成真是依霸女神的效果?

想到这里我就给刘福打了个电话,刘福一听就笑了:“小王,阴牌就是这样,供奉后效果虽然霸道,但是一个不好就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张丽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她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这种人我见多了。”

刘福的话让我感觉怪怪的,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第4章,牌商

张丽疯了后,李凡也恢复了正常,为了表示感谢,还特地把我和刘福请出来吃了顿好的。

刘福倒也不客气,当天就要了六万块钱做报酬,期间还不忘吹嘘他如何如何辛苦,才找到阿赞师父做法,当时我和李凡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

这事结束后,刘福还给我封了个三千块的大红包,说什么如果不是我,他也赚不到这笔钱。

当时就把我感动得不行,想着这人还挺厚道。直到后来认识久了,某天刘福喝醉后,我才无意中知道真.相,原来这家伙压根没去泰国,更谈不上请阿赞师父做法。

只是花了几百块请了条可以驱邪的经咒,惹怒了阴灵,这才会让张丽发疯。

这事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联系过刘福。

直到那天节假日,一群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我表弟脖子上,戴着块刻着蝴蝶的牌子,我就问了一句是不是佛牌。

我表弟一听,眼睛都亮了:“猛哥,原来你也知道佛牌。我跟你说,这蝴蝶牌是我同学从泰国带来的,可灵了!戴上后没多久,我暗念了一年的女生,就开始主动找我说话,现在对我特别有好感。”

我有些好笑:“说不定她早就喜欢你了,这与佛牌有什么关系。”

“当然不是,在戴上佛牌之前,她从来不主动和我说话。”

我表弟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你别不信,我同学给他爸也请了块旺事业的佛牌,没几个月的时间,他爸就在单位里升职了!”

“说不定他爸刚好就到了要升职的阶段。”我又回了一句。

表弟一听就不乐意了:“他爸已经五年没翻身了,这一戴上佛牌就升职,哪有这么巧的事。”

一听这话,我也有些吃惊。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心里就一直想着佛牌这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就给刘福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可以旺事业、保平安的佛牌。

刘福笑着说:“佛牌有很多种,价格不一,正牌两千到八千,阴牌比较贵,八千到两万不等。还有古曼童,正庙请来的古曼童,两万到三万,入了灵的会更贵,具体要看你有什么要求。最后就是小鬼,价格贵,效果也特别霸道,但我不建议你请小鬼,因为这种东西一般人供奉不了。”

刘福这番话听得我一愣一愣的,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

当时我挺好奇的,就让刘福详细解释一下。

刘福很耐心的说:“在泰国,法师有两种,一种是白衣阿赞,一种是黑衣阿赞。白衣阿赞,一般都是正规寺庙里的僧人或者正牌法师。他们加持的佛牌,统称为正牌。而黑衣阿赞,一般修邪法,用的是阴料,他们制作加持的佛牌,就被称为阴牌,效果要比正牌好很多,但是风险更大。古曼童则是小孩模样的供奉品,如果加入了鬼魂之类的,就叫入灵。小鬼更厉害,就是把婴儿的尸体炼制成干尸,效果特别霸道!”

听张福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心里毛毛的。

阴牌我不敢碰,毕竟上次张丽的事我还记忆犹新,至于古曼童和小鬼,想想都可怕。

最主要是价格贵,动不动就几万几万的,我一个月工资才两三千,哪买得起。

想到这里,我就让刘福给我推荐一款正牌,价格两千到五千,能够保平安旺事业就行。

刘福说:“想要保平安旺事业,我推荐你选择崇迪佛牌,价格也不贵,才三千块。正巧我手上还有一条,如果你想要,我明天就可以拿给你。”

我挺高兴的,就同意了。

第二天,刘福就把崇迪佛牌给我带了过来。完了之后,还让我多给他打打广告,如果我有什么亲戚朋友想买佛牌,可以直接找他,到时候他会给我分红。

说直白点,就是让我当他的下家。

听刘福这么一说,我还真有那么点心思。

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让他给我科普一下有关佛牌的知识,刘福耐着性子给我讲了一大堆。

为了避免遗漏,我一边听一边用手机记着。

也许是出于好奇,想多接触一些新鲜东西,所以我听得格外认真。

毕竟佛牌的效果我也见识过,多少有些相信,要不然也不会去买。加上当时佛牌已经慢慢的开始流行,里面的商机很大。

平常工作之余打打广告什么的,也不算什么大事,说不定还真能赚点外快。

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就莫名其妙成了刘福的下线。

之后几天,趁着休息的时候,我就开始在网上四处发帖打广告,也动员了周边的一些朋友,让他们帮我留个心眼,有谁想买佛牌,可以直接找我,保证物美价廉。

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几天后,还真有人打电话问我有关佛牌的事。

给我打电话的是个男人,一开口,他就说:“喂!王猛是吗?我叫大发,听人说你那有佛牌卖,我想问问到底灵不灵?”

听他这么一问,我立刻把从刘福那里取经过来的知识倒腾了出去。

我说:“灵不灵得看是什么佛牌。正牌效果比较慢,还需要结合自身福报,平日多做善事,好处就是没什么负面效果,怎么戴都可以。阴牌的话,见效比较快,但有很多的忌讳。”

没等我说完,大发就插嘴说:“当然是见效快的,最好是能让我逢赌必赢的那种!最近我运气特别不好,输了不少钱,我就想弄块厉害点的佛牌,让我在牌桌上大杀四方!”

一提到阴牌,我就想到了张丽的事,心里多少有些忌惮,就想劝劝大发,让他考虑考虑正牌。

大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都说了要阴牌,要见效快的,又不会少你那几个钱。”

听他一说,我也没办法,就借口说帮他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他的。

完了之后,我立刻给刘福打了个电话。

接到我的电话后,刘福很热情,问我是不是有生意上门。

我想着这老狐狸还挺精明的,就没有瞒他,直接将大发的要求说了一遍,问他得要多少钱。

第5章,赌徒

听完后刘福立刻笑了:“像他这种赌徒,一般都指望发横财,这种阴牌不太好弄,正巧我手上还存有一块。这样吧,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我收你四千块,报价的时候,你可以稍微往上加一点。”

我“嗯”了一声,心想着你不说我也会加。

不得不说,刘福的办事效率很快,当天就把货给我送了过来。

接到手一看,我着实有些惊讶。

因为佛牌虽然小巧,但看上去有些可怕,里面的东西看上去跟个干尸一样,黑乎乎的,还有双通红的眼睛。

光那卖相,一般人都难以接受。

“刘叔,这是什么?”我有些好奇

刘福笑了笑说:“这叫红眼拍婴,入了灵的,效果特别不错,能招偏财横财。但是供奉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千万不能马虎,而且一旦开始供奉,那么得来的横财偏财,都必须当着拍婴的面,烧掉一半用来还愿。”

“还要烧掉一半?”我有些惊讶。

刘福点头说:“每个法师出手的拍婴都不太一样,用料、经咒甚至是入灵,这些都影响拍婴的效果和还愿的要求。”

说着,刘福又给我详细的普及了一下关于拍婴的知识。

完了之后,还一再提醒我,要让客户小心供奉。

拿了拍婴之后,我也没多留,直接给大发打了个电话。

刚拨通电话,我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很吵的声音,像是在打麻将。

我“喂”了半天,大发也没反应,就听到他在那喊“三万”“五万”,完全没理会我。

好不容易等他回话,他直接给我来一句:“我现在很忙,一会打给你。”之后就挂了电话。

当时我人都懵了,忙,忙着打麻将?

过了大概一小时,大发终于给我回了个电话:“喂!王猛,我要的东西搞到手了吗?”

“费力我很大精力才给你请到,效果非常不错,能帮你提升财运,不过价格稍微贵一点,至少得一万块”我说。

“这么贵?”大发有些惊讶。

我严肃的说:“一分钱一分货,你要是想花个一两千,就能招财进宝,这世上也就不会有穷人了。”

大发一听也有道理,就说:“一万块虽然贵了点,但我也能拿出来,不过我就怕你这玩意不管用,到时候我这钱不就白花了吗?”

“只要你按照要求认真供奉,小心对待,肯定会有效果,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我说。

大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那行,看在是熟人介绍,我就相信你这一次,不过我现在比较忙,脱不开身,你给我送过来吧。”

我一听有戏,当时就激动了起来。

没想到随便忽悠了几句,还真就成了。

刘福卖给我四千,我转手卖出去一万,直接赚了六千。一笔生意,比我两个月工资还多,干这行还真是暴利。

想到这里,我也没犹豫,立刻就向大发家赶去。

我人在常德,大发身在桃源,离得不算远,大概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我就到了大发他家。

才刚进门,我就惊呆了。

因为我发现,他家的客厅里,居然摆着两桌麻将。

当时两桌子人打得热火朝天的,就连我进来,也没人理会。大发也就抽空扫了我一眼,说了一句“随便坐”之后,又开始投入到麻将当中。

最让我尴尬的是,客厅里除了麻将桌之外,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一片。别说电视了,连张多余的椅子我都看不到,根本没地方可坐。

就连他十岁的儿子,也被迫进厨房找了个地方做作业。

我就这样傻乎乎的站了半天,好几次都想叫大发,不过都被他挥手打断。看他专心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干什么事关生死的大事。

虽然心里十分不爽,不过一想到那六千块,我还是忍了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走到厨房,问小男孩说:“你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经常这样打牌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说:“他们不工作,每天都在家打麻将。”

我有些惊讶:“不工作哪来的钱打牌?”

“找我爷爷奶奶要的。”小男孩面无表情。

我一听就懵了,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儿子都十岁了,居然还没工作,还在向父母要钱,这脸皮也太厚了吧?难道他父母还要把他养到老不成?

一想到这里,我就对大发特别反感。

就在我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大发那边突然叫了一声:“不打了不打了!真是倒霉!一把都没自摸!”

说着,大发就把牌一推,直接进了厕所。

其余三人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笑了笑之后各自离开。

等大发上厕所出来后,终于注意到了我。只不过他一直摆着一张死人脸,跟谁欠他钱一样。

“你就是王猛吧?”

大发上下瞄了我一眼:“东西拿来让我看看。”

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小心翼翼将拍婴拿了出来。现在我只想快点结束交易,好趁早离开这地方。

大发拿着拍婴仔细看了一会后,皱着眉头说:“这玩意怎么看上去怪怪的,真的能帮我赢钱?”

“货真价实的红眼拍婴,是泰国厉害的阿赞师父亲自加持,招横财的效果十分显著。”我按照刘福的套路来了一句。

“我丑话说在前面,要真没效果,我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大发警告了一句,之后就扣着屁.股,进了卧室。

没多久,就拿了一叠钱出来。刚准备交给我的时候,另一张牌桌上的某胖女人突然站了起来,一下把钱夺了过去。

“你疯了!一万块就买这么个破玩意?!”那胖女人尖叫一声。

大发一下火了:“你个败家娘们懂个屁!这可是入了灵的佛牌,能保佑我们打牌赢钱!以后要是赢得多了,这点钱又算什么?”

“真的假的?”胖女人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老王亲口告诉我的,还记得上次吗?老王一个人在麻将馆里大杀四方,赢了好几千块,就是因为有佛牌护身!败家娘们!和你解释那么多也没用,没文化真可怕!”

大发骂了一句,立刻把钱抢了过来。

也许是大发的气势起了作用,那胖女人一下就被唬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两人,我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交易结束后,我还特意强调,让大发一定要记得还愿,把打牌赢来的钱,当着红眼拍婴的面,烧掉一半。

胖女人一听就不乐意了:“赢来的钱为什么要烧掉?那多可惜!”

大发也接口说:“要是不烧掉的话会怎么样?”

我警告说:“千万不能这么想,这块红眼拍婴入了灵,里面可是有鬼魂存在的,你要是敢骗鬼,自己想想会有什么后果。退一步说,只要你能赢钱,多点少点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大发两口子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当时就表示一定认真供奉,只要能赢钱,什么都好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