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婚后怜爱情渐深by颜雪晴无防盗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0
这是一本内容不可多得的小说,它的名字就是《婚后怜爱情渐深》,是大家熟知的作者颜雪晴百分百完成度的小说,男女主人公是祁烈秦小初的,《婚后怜爱情渐深》的故事情节深入人心,看过的书迷们一律好评哦!精彩片段:秦小初在浑然不觉中把祁烈气了个半死后,靠着床尾坐在地毯上,打开速写本,开始构思和锐新人奖的参赛作品。 插画分类极广,每个人都能自成一派。

祁烈秦小初的小说 精彩章节

夜幕来临,霍德思最具盛名的古老城堡中,私人酒会刚刚开始。

衣香鬓影,名人云集。

虚浮而又奢华的宴会,哪里都是一样的。

祁家在C国颇有声望,祁烈的东方面孔,在这儿格外受年轻女士们的青睐。

整晚,城堡主人家的四个女儿,只愿意围着他一人转。

难得他耐下性子周旋,全程展现绅士本色,连祁老爷子都感到意外非常。

对祁烈有所了解的老伯爵,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对祁翰打趣:“烈的脾气比以前好了许多,似乎没有受到那段婚姻的影响。”

国内发生的事,外媒也报道了。

祁翰抖着银白的胡子,直乐和,“年轻人嘛,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婚姻的影响?

那一定是有的。

……

夜又深了一些。

随着C国皇室的突然出现,祁烈总算得以脱身。

刚拿了杯香槟挪到小阳台边,他家老爷子就贼兮兮的凑过来。

“呆了整个晚上,有没有让你心动的女士出现?”祁翰故意问着,明锐的目光绕场一周。

祁烈斜睨他一眼,“你说呢?”

“我说,看你自己吧。”老爷子还客气起来了,“鉴于你刚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爷爷痛定思痛,以后再也不会在这方面逼迫你了。”

祁烈冷笑,“那真是谢谢您了!”

祁翰杵着伯爵老友送的绅士拐杖,冲孙子挤眼色扬眉毛,“一家人,应该的。”

祁烈手机进了一条短信,拿出来一看,眸光微漾,不动声色的对身旁的小老头儿道:“这么夜了还不回家,您在国外的生活相当精彩啊。”

“还不是在家感受不到人情温暖,只好出来找点乐子了。说来还不是你的问题?”祁翰怨念完,精神奕奕的挪步,向年轻的女士邀舞。

祁烈目送他老人家走远,没辙的摇了摇头,这才打开秦小初发来的短信。

【秦小初:昨天晚上的事,我听司徒小姐说了,谢谢你。】

昨天晚上?

祁烈俊朗的面皮上露出一丝勉勉强强的情绪。

一句‘谢谢你’就算了?

假客气!

虽然是嫌弃的,但嘴角却上翘起安逸的弧度。

这个‘谢’,还是很受用的。

正当此时,常年隐身的QQ也收到了一则消息。

【Neil:大大,我太感动了!你专门开通帐号,还亲自怼黑粉QAQ,欠你的恩情一辈子都还不完。】

祁烈:“……”

祁烈:“???”

他退出QQ,再打开短信箱。

对比来自同一个人发送的短信,明明做的是相同的事,为什么区别那么大?

短信箱死活没反映了,QQ里还在不断的弹消息。

祁烈不想看的,系统设置是这样,只要有消息来,就会出现在屏幕上方。

【Neil:感受到了大神的温暖与关怀。】

【Neil:可能你会嫌我烦,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发脾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太太太太有魄力了>_<!】

【Neil:帅一脸!】

【Neil:我去画画了,为了《次元》早日重新连载,笔芯!】

祁烈:“……”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那句起初看来还算有诚意的‘谢谢你’,被‘你发脾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太太太太有魄力’碾压得渣都不剩。

他本尊就是脾气不好,K发脾气叫做有魄力?

祁烈把手机放回西装内侧的口袋里,防止自己一个冲动直接从阳台上扔出去。

手机没有错,错的是秦小初!

……

无论人物、风景、静物……哪怕只是一颗苹果,只要画出自己的风格,表达出心之所想,就是一幅完整的作品。

Neil的画风是复古和华丽,自来以人物为主。

这点她从不纠结。

至于主题,她也想好了——环境保护。

说到这个题目,很多宣传广告会直观的采用被污染地的画面,达到触目惊心的效果。

被污染的东西当然是不好看的,也很容易引起观看不适……

秦小初换了一个角度,用她最擅长的风格将环境拟人化,塑造了一个妙龄少女。

美好、天真、纯邪在少女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她蓬松如海藻般的长发上,衰败的花朵显而易见。

少女的脸庞是美丽的,表情却有些无助,明亮的双眼含着眼泪,而涌动的泪光中,是枯萎的湖泊,龟裂的河道,废弃的城市,以及人类生存的尽头……

三小时,完成草稿以及细节构成。

整整五页。

秦小初用手机拍下来,发给简凌看。

因为国内时间正好是下午2点,对方回消息回得很快。

【简凌:环保主题选得不错,但风格还能再华丽一点。】

【是小初啊:我都没有说是环保的主题你就看出来了,证明确实不错。】

【简凌:你要是连打动我的水平都没有,还比什么赛,回家种田吧。】

【是小初啊:多夸我两句不会怎么样的,又不是逼你给我加成,至于那么吝啬吗。】

【简凌:是看好你,不想你为一点蝇头小利止步不前。】

简大人太实在了,居然把自己的夸奖比作‘蝇头小利’。

秦小初不好再跟他卖乖,回了句‘我去泡杯咖啡再修改一下’,关掉聊天软件。

……

去年冬天,老先生病了一场,庄园变成重要办公场所,祁翰的助理、秘书,包括公司的各个主管进出频繁。

秦小初每天上完课,也是庄园学校两头跑,故而对这里一点儿也不陌生。

接近凌晨3点,她在厨房和阿谢偶遇。

一问才知,阿谢和司徒雪一起过来的。

王妈后天到。

“这次海外分公司的年会堪比三十周年庆,少爷至少要在这儿呆半个月,说不定过年都不回国了,我们干脆跟着一起过来。”

阿谢一边煮咖啡一边说,随后用从保鲜柜里取出两块柠檬味的芝士蛋糕。

“少爷刚回来,说还不困,叫我给他准备点儿吃的。”

哦……

原来祁烈已经回来了。

秦小初盯着托盘里的蛋糕,慢吞吞的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