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都市情潮by一条大狗_陈东刘月刘雪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1

《都市情潮》又名《香屋藏娇》、《爱如潮水》,是作者“一条大狗”倾心创作的一篇激情澎湃的都市伦理小说,主要讲述了陈东与刘月刘雪之间的暧昧言情故事。

都市情潮by一条大狗_陈东刘月刘雪在线阅读

第一章不小心看到了

“小姨,新胸罩我给你洗好放浴室了,一会儿记得给陈东开门!”

刘月哎了声,想着这妮子男友快过来,匆忙擦干身体,从衣架挑出一件粉红色蕾丝胸罩,将两团饱满鼓涨的峰峦包裹起来,挤出一道诱惑的沟壑。

这是秦雪给她买的胸罩,说她之前穿的那些老气,而且对胸部不好。

刘月脸红了红,觉得这不是跟成人电影里的那些女人一样吗,穿了好像在故意勾引男人。

性感里透着骚!

来不及多想,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秦雪男友过来了,刘月赶忙换上吊带睡衣去开门。

门一开,陈东就看到一个美艳女人,年约二十七八,容貌俏丽,尤其胸前那两团丰满,白花花的颤动着。

两人看清了彼此的模样,都是微微一怔,紧接着,女友秦雪跑了过来,“陈东,你来啦?”

陈东对上她笑靥如花的俏脸,笑道:“雪儿,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姐姐?”

屋里的两女闻言都娇笑起来。

刘月红晕着双颊,说道:“你真会说话,我是雪儿的小姨,你是陈东是吧?快进来吧。”

陈东客气了几句,想起女友秦雪父母去世得早,一直都是跟她母亲的闺蜜刘月生活。

进了屋,刘月沏了杯茶递给陈东,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

“陈东,听雪儿讲,你是她的老师,她年轻不懂事也就算了,我看你也是个成稳重的人,你怎么也不为她设想设想,这么小就有了孩子,你说她以后的前途该怎么办?”

陈东讪讪地道:“阿姨,你放心,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孩子生下来后,雪儿是愿意继续学业,还是留在家里专心带孩子,我都会尊重她的意见,并保证她生活无忧。”

秦雪嘟起了粉嫩的小嘴,抱着陈东的臂膀,说道:

“小姨,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陈东是个好男人,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刘月闻言蹙起了秀眉,嗔怪道:“雪儿,你母亲把你托付给我,就是要我看好你,女儿家这么早嫁人,你将来可怎么办!”

“没事呀,有陈东养我,而且我生完孩子,也可以出去工作的!”秦雪笑嘻嘻道。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小姨话呢......”

陈东见两人争执了起来,忙打圆场道:“雪儿,乖,先别说了,阿姨,你也不要怪雪儿,要怪就怪我吧,事到如今,咱们后悔也没用,吵吵闹闹的,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刘月闻言也不言语了,只是高耸的胸脯仍然急剧的起伏着,显然余怒未消。

她的胸部浑圆挺拔,陈东不敢多看,忙执起了秦雪的小手,柔声道:“雪儿,这几天感觉怎样?吐得厉害吗?”

“感觉不好,难受死了,老公,你搬来这里陪我吧,晚上我一个人睡,不习惯。”

秦雪半个身子腻在陈东身上,撒娇道。

刘月没好气的看着秦雪用柔腻娇嫩的胸部蹭着陈东的手臂,心道:这个疯丫头,过去十几年不也是自己一个人睡的,现在找了男人,反倒不习惯起来了,真是女生外向!

被少女完美的酥软蹭着虽然销魂,但刘月的眼神着实让他浑身不自在。

陈东忙咳嗽一声,“雪儿,我一个星期有四天有课,搬到这里住不太方便,要不你搬到我的宿舍去住?”

刘月一听就不乐意了,“这怎么行?你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得照顾孕妇,你还是搬来这边住吧,这里虽然不大,总是可以住下的,反正附近就有地铁站可以坐过来。”

既然秦雪的小姨发话了,陈东也就只有唯唯点头了。

刘月又盘问了些陈东的家庭状况,陈东一一作答后,秦雪便借故拉陈东进了她的卧室。

房门关上后,秦雪便扑入了陈东的怀抱,娇笑道:“老公…几天没见,想死人家了。”

陈东嗅着秦雪身上淡雅的少女馨香,心中也涌起一股暖意,笑道:“傻丫头,才三天而已,你怎么搞得好像半年没见过似的。”

“你没听说过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就是想你了,想的要命!”

陈东忽然感觉下面一紧,原来是秦雪的小手在作怪,虽然隔着两层布料,她小手温软的触感也甚是美妙,陈东马上就起了最忠实的反应。

“别来,阿姨在外面。”

陈东又好笑又好气,抓住了秦雪搞怪的小手。

“怕什么,门关着,她怎么知道?”

秦雪腻声道,小手已经在拉陈东的裤链。

陈东被秦雪逗得邪火腾升,说道:“碰到宝宝了怎么办?”

“你有没有常识?”

秦雪秀眸一瞪,嗔道“过了三个月,就可以做的,这么快你就心疼你宝贝儿子了,不把老婆放在眼里了?”

陈东哭笑不得,吻上了秦雪的耳垂,柔声道:“我怎么敢啊?你这个小妖精,看我怎么惩罚你。”

秦雪红晕上脸,眼波如水,腻声道:“老公,来嘛,人家就喜欢你那样…”

被秦雪这么一撒娇,陈东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火,粗暴扯下秦雪的内裤,准备提枪上马。

“真的没关系?”陈东还有些忐忑。

“你轻点就行了,注意别碰到我的小腹。”

秦雪柔声道,语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情意。

陈东闻言,更不迟疑,在秦雪的娇呼声中开始了动作。

五点多钟,刘月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饭桌,解了围裙,就去叫秦雪和陈东吃饭。

这两个家伙也真不懂事,不帮忙做饭也就算了,饭做好了还不晓得出来吃,难道要装好喂到他们的嘴边不成。

刘月心里碎碎念道,走近了秦雪的卧室,刚要敲门,就听得里面传出秦雪的低泣声。

怎么了?刘月心里一个咯噔。

莫不是这个年纪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雪儿男友,竟然有打女人的恶习,看他斯斯文文的,不至于如此吧?

刘月忙把耳朵贴紧了房门,这下子听得更清晰了,里面不但有秦雪的低泣声,还有陈东的粗喘声,甚至还有木床咿呀咿呀的声音。

原来是在做那事!

刘月顿时羞红了脸,心跳也加快了两分,下面竟出现了生理反应。

自打男人死后,刘月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那事了,平时只能动手解决,听着房间内的皮肉相撞声,刘月竟不自觉推开一道门缝,朝里面望去......

第二章被发现了

因为视角的原因,她能清楚的看到秦雪的一条大腿,正搭在陈东的肩膀上,而陈东则扶着她的腰肢,奋力征伐着。

断断看了几秒后,刘月才脸红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她居然在爬自己秦雪的墙根,这要是让两个人看见了,那可怎么见人。

“呸,这俩家伙,真是,真是……”刘月啐了一口后,本想转身走人,但她的眼神却止不住的往陈东的身上看去。

这个男人表面上文质彬彬的,没想到体格还挺好,标准的八块腹肌,而且那东西,似乎……似乎也不小,下意识的,刘月的左手就朝下面探去。

这些年的寂寞生活,刘月早就学会了某些安慰自己的手段,当手指探下去时,她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一种莫名的酥麻感,瞬间传遍了她全身。

她刚刚就那么轻轻触碰的一下后,双腿都有些酸软,早经人事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刘月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羞耻,甚至是可耻,她的理智告诉她,自己应该走,马上走。

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让她脚步半点没有移动,反而是将门缝开的更大了一些,以方便自己能够看的更加清楚,同时手上的动作也加速起来。

如果不是她怕打扰了屋子里的两个家伙,暴露了自己,她早就轻哼出声了。

而此时屋子里的陈东和秦雪,根本不知道房间外,刘月正在偷窥着。

为了方便自己,也为了秦雪的安全,陈东轻轻抱住秦雪的双腿,开始正面冲锋,陈东是老江湖了,这种事情的技巧,不敢说炉火纯青,但是对付秦雪这样的丫头,那可是手到擒来。

再加上这种,近乎偷情的场景,两个人的感觉,来的很快,要到紧要关头的时候,一直在床上躺着的秦雪,猛地一颤,抱住了刘东的肩膀。

同时刚刚嘴里的轻哼声,也越来越大,陈东抱着怀里的佳人,知道她快要到了,自然更加卖力。

几秒钟后,秦雪极力压低嗓子,发出了阵阵的呜咽声,她的灵魂和身体,在同一时刻,达到了一个顶端。

而在屋外偷窥的刘月,也达到了顶点,紧咬着嘴唇,努力克制汹涌的快感,但却不小心把门推开了一小半。

原本慢慢享受的陈东,闻声回头一看,视线刚好与刘月对上,吓得浑身突然一抖,竟猛烈释放了出来。

而刘月在被陈东发现后,则忙不择路的跑进了卫生间,把门关上之后,早已经湿透的汗衫,重重的靠在了门上。

痛快释放后,陈东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经意间瞥了眼秦雪的卧室门口。

那扇原本是由他亲手关上的房门,现在居然有一条不宽的门缝,门口似乎还残留些晶莹液体......

没想到这个秦雪小姨居然会偷窥,想起那张满面潮红的动人俏脸,陈东竟有了些许反应。

另一边,卫生间里,刘月靠着门板,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放着自己刚刚偷窥到的一幕。

她千不该万不该,扒秦雪的门缝,还被人家发现了!

这让刘月羞得不知该如何面对陈东,脸红得厉害,一颗心怦怦直跳。

就在刘月慌乱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呼唤。

“小姨!你在哪呢?要不要吃饭啦?”

陈东跟秦雪两人忙活完自己的事后,便穿好衣服相依走出卧室,只是他们俩来到客厅时,发现桌上正摆着满满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却唯独不见刘月。

陈东自觉尴尬,所以没敢张罗着吆喝一嗓子。

听到门外传来秦雪的呼唤声,刘月心神一颤,“啊……来……来了,我洗澡呢,你们先……先吃,我……我马上就去!”

心想躲不过,刘月索性也不纠结,匆忙洗了把脸,又将自己凌乱不堪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这才开门走出了卫生间。

“快吃饭吧,那个小陈……听雪儿说你喜欢吃红烧肉,我今天特意做了红烧肉,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有些尴尬的刘月赶紧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打量着桌上丰盛的饭菜,看起来好像在纠结先吃哪个,实际上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刘月偷瞄了秦雪几眼,见她面色如常,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陈东没把自己偷窥的事跟她说,不由抬头看了陈东一眼。

陈东有些不敢跟自己秦雪小姨的眼光进行对视,毕竟刚刚自己跟女友办事的时候,被人家发现了,神色间也有些尴尬。

吃完饭后,陈东借口回学校宿舍搬东西过来,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临出门的一刻,他瞥见门口鞋柜上面的电费单上写着“户主:刘月”几个字,心里恍然,原来秦雪小姨不但人美,名字也很美。

第三章原来是那东西

花了一个下午,陈东打包了一箱书,又把换洗的衣服装了一箱子,打了辆车往秦雪家而去。

刚按响门铃,刘月就开了门,看到陈东,俏脸微红。

“陈东来了,快进来吧。”

因为在家里的关系,她穿得很简单,一件浅色的宽大T恤,包裹到了腰臀处,露出两条象牙般洁白修长的玉腿,下面看着像是什么都没穿。

陈东忍不住多看了眼,刘月见他抱着的纸箱,讶道:“这是什么?”

“噢,都是些我看的书,既然要搬来这边住,就都带过来了。”

“爱看书是好事啊,这你得让雪儿多向你学学,免得一天到晚就晓得疯玩,箱子很重吧,把它放在雪儿的房间吧,我先去把东西整整。”

说着刘月便回身走进了秦雪的卧室,四处看了眼,走到脚处弯搬起几个鞋盒挪到一边,说道:“来,放这里吧。”

躺在上的秦雪本来在无聊地翻着一本时尚杂志,见陈东捧着一个纸箱跟在刘月屁股后面走了进来,欣喜道:“老公,你来啦?”

说着就要翻身下床。

“雪儿,你不用起来了,我就一点东西,自己来就行了。”

陈东忙叫道,按着刘月的指示,把纸箱在脚处放了下来,摆正了,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正要站起来,却不经意间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美景。

此时蹲在地上整理鞋盒的刘月,上身那件宽大的T恤领口敞开着,一对饱满白腻的峰峦完全袒露在他的眼前。

她并没有戴胸罩,所以都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随着她手部的动作还在微微地颤动着。

在这一刻,陈东的脑子里面就像被引爆了一颗炸弹一般,嗡嗡作响,失去了一切的思考能力,只是定定地瞧着她的胸口。

刘月好不容易才把几个鞋盒上面的灰尘擦干净,垒好了,这才发现陈东还是一动不动地弯着站在原地,便奇怪地抬头看去。

谁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就对上了陈东痴痴看着自己口的眼神,只一转念间,她就猛然醒悟,自己竟然如同往常一样忘了戴胸罩,被他看了个彻底。

想到这一点,刘月一张玉脸瞬间红透,忙慌乱地抬手一掩领口,羞怒地咬住了下唇,狠狠地瞪了陈东一眼,急急地起身出了房间。

其实刘月抬头时陈东已经醒悟了过来,但是此刻思维迟钝的他还未来得及移开目光就被刘月发现了,见她投来羞怒的眼神,不由暗暗叫苦:糟糕了,她说不定还以为我是好色之人。

若是她对自己印象很差,那恐怕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想到这里,陈东便寻思着等下有机会得向她解释解释。

回到自己卧室里的刘月心如鹿撞,浑身火热,把房门牢牢锁上,才急急的翻出一个的胸罩。

一面把T恤了,一面把胸罩往身上套,心里兀自想着:这人怎么不知道回避啊,不知道我是秦雪小姨吗,就不怕小雪看到误会吗?

刘月站在衣柜的试衣镜前,仔细地把胸罩的罩杯裹在一对峰峦的下围处,刘月看着镜中反照的这幕美景,忽地幽幽叹了一口气,连手上动作也停下了,心道:

这事好像也不能全怪他,哪有男人看到女人光身子可以无动于衷的,菜市场那二流子,见到衣着整齐的自己都要怪笑着打唿哨。

他算好的了,至少没有出色的眼神,我自己也有不对,忘了以后屋子里多了一个男人,穿衣服可不能那么随便了。

重新穿好了衣服,刘月走出房间,就看见陈东站在外面的阳台上,显然在等着自己。

她迟疑了一下,刚想走开,陈东却走了过来,低声道:“阿姨,对不起,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月本来已经打算装糊涂了,见他又提起此事,不由脸上一热,低声道:“算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

说罢,她便快走几步,进了厨房。

陈东闻言,心里一松,却被她的一句“这事也不能全怪你”导入了歧途,她是什么意思,这事不全怪我那还能怪谁,怪她自己吗?

陈东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事,当晚陈东就在秦雪家住下了,两个卧室,秦雪小姨刘月一间,他和秦雪一间,也是为了方便照顾怀孕的秦雪。

顾及到之前被秦雪小姨刘月偷窥的尴尬,当晚陈东也没好意思再要秦雪,实在憋得急了,就在卫生间自己解决。

到了周一早上,陈东起得稍微晚了些,匆匆刷过牙洗把脸就出门了,收拾好碗筷的刘月走到阳台,打开洗衣机的翻盖正准备洗衣服。

却发现里面有两条陈东的内裤和两双臭袜子,不由秀眉一皱,心道:

这个人怎么一点卫生意识也没有,内裤用手洗洗就好了啊,至于臭袜子,那就更加不能混着内裤洗了,否则把细菌带上了怎么办,归到底,到时候还不是秦雪遭殃?

这样想着,刘月干脆把那两条内裤和两双臭袜子都捡了起来,分别放到了两个洗衣盆里。

她有心去叫秦雪来洗,但转念一想,这个宝贝秦雪从小娇生惯养,连她自己的所有衣物都是自己包办的,更何况她有了身孕,也不好太过操劳。

刘月干脆把装着内裤的洗衣盆端了起来,放在洗衣台上,刚想放水,就瞥到了其中一条黑色内裤上面有一摊黄色异物。

惊奇之下,拿起来细细一瞧,还没看清楚,一股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浓烈腥臭味道就涌进了鼻间,原来是那东西!

第四章被男人保护的感觉

刘月顿时羞红了脸,本能的就要扔下内裤,心里却有一丝丝的矛盾,竟然鬼使神差地抬起小手,不自觉地凑近了鼻子,对于久未受过男人滋润的女人来说,无异于催情猛药。

感觉到鼻腔里的腥臭味越来越是浓重,那摊白色尚未干透的迹快要碰到鼻尖了,刘月才猛然惊醒,忙慌乱地把内裤一摔,扔进了盆里,自责道:我是怎么了?好不知羞!

刘月开大了水龙头,用猛烈的水把那摊秽迹冲刷了好久,才敢拿起来。

饶是如此,一丝异样还是在自己心头滋生了出来,一时心想:这人的东西怎么那么多,还是年轻,一时又想:我在想什么呢?呸呸呸,这可是秦雪的男人。

等她终于把内晾晒出去时,她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竟已是香汗淋淋,如同逛了九条街一般累人。

当晚陈东回来后,在等吃饭的间隙,在房间里翻出了一些要洗的衣服走到阳台,打开洗衣机的翻盖,正准备连同早上扔进去的内裤和袜子搅一搅,却发现里面哪里还有内裤和袜子的踪影?

转头一看,果然,两条内裤和袜子都已经晾在了阳台外面。

陈东呵呵一笑,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放了洗衣粉,启动了,就回转卧室,笑道:“雪儿,看不出来你还勤劳的,把老公的内裤和臭袜子都给洗了。”

秦雪不明所以,说道:“我没洗啊,你是不是忘了放什么地方了,找不到了?”

陈东闻言心里一个咯噔,糟糕,原来竟然是秦雪小姨给洗的,早上没忍住来了发,赶上班忘了洗,就顺手扔到了洗衣机里,上面都是他出来的那东西,不知道她看在眼里,又会有什么想法?

吃饭时陈东特地偷眼看了看刘月的神色,却看不出什么端倪,不由心里一松,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解决完得把内裤洗了,否则终是有些尴尬。

他不知道的是,感受到他的眼神的刘月又何尝不暗生娇嗔,这个人,越看越不老实,雪儿跟着他会幸福吗,哎......

而后某天,陈东刚回到家,秦雪就叫道:“老公,你快去街口的菜市场找小姨,米没有了,她一个人扛不了一袋米的。”

陈东闻言就匆匆下了楼,往接口菜市场跑去。

卖米的粮油店有很多,陈东找了一会,才在一个门面最小的粮油店里发现了刘月丰腴诱人的身影。

此时的她正准备把一袋米扛上肩膀,看那袋米沉甸甸的样子,怕不是有四五十斤,刘月果然很是吃力,那袋米还没落在肩上她已经支撑不住了,一个踉跄就往后倒。

陈东忙抢前一步扶着她的玉背,待她稍稍站定了才接过她手里的那袋米,“让我来吧。”

“哦哦好!”

本来刘月粉脸通红,以为要摔倒出丑了,冷不防后面被一双厚实温暖的手掌搂住了身,心下大定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惊慌,还以为是街口的那几个二流子趁机来占便宜了。

待听到陈东熟悉的声音,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见他把米袋轻轻松松地扛在了自己肩上,嫣然一笑,心里有种莫名的异样。

“阿月,我早跟你说过你是扛不起来的,幸好你老公及时赶到,否则我这个老婆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摔倒了。”

粮油店的店主,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婆婆笑道,一面打量着陈东。

刘月闻言玉脸一阵滚烫,心道:要死了,她怎么以为他是我的那个…打算解释,一看到陈东英俊的脸庞,却终是没有开口否认。

陈东却没留意刘月的神情,向着店主笑道:“不是的,老婆婆,我是…”

他还没说完,刘月已然心中大急,悄悄地伸手在他后一掐,陈东虽然不明所以,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店主人虽老,但眼睛却不花,把刘月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眯着眼笑道:

“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回家再拌嘴吧,不要在我这个老太婆面前打情骂俏的,我可吃不消。”

闻言刘月连脖子都红透了,只好闷声不响,急急转身走了出去,陈东忙朝店主点了点头,朝她追了上去。

她走得很快,仿佛是不想被他看到她的表情似的,陈东走得近些了,她就加快走几步,让陈东始终追不上她。

陈东见状,倒也不急了,始终跟在她背后五米左右。

刘月今天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虽然看着没什么特别,但她丰满浑圆的臀部,将腰臀处撑出了水蜜桃形状,看得陈东都有点口干舌燥。

转眼间两人就走到了街口,一个满脸痞相男人见刘月走了过来,故意挡着邪笑道:“小月月,急着去哪儿啊,不如留下来陪马哥快活快活。”

刘月充耳不闻,绕过对方继续走,这个叫马杰的男人,在这一带听说混得比较厉害,经常调戏她,刘月也不搭理对方。

可背后的陈东却冷冷道:“有种你再说一次?”

刘月见陈东为她出头,心里一暖的同时,却怕他有什么闪失,忙回身道:“陈东,别理他,走吧。”

马杰被陈东一喝,看了眼刘月,呵呵笑道:“哎哟,敢情是小月月的姘头啊,怎么样,这男的让你爽不爽啊......”

马杰话还没完,陈东就一拳砸了过来,拳头砸在他的侧脸上,登时就一个狗吃屎栽在了地上,几脚上去,对方就疼得鬼哭狼嚎起来。

“我草拟吗的,你敢打劳资......”

马杰摸出刀,抬手就冲陈东肚子刺,却被陈东一脚踢飞,上去一顿暴揍,吓得一旁的刘月脸都白了,周边人也赶忙报警。

不一会儿,警察便赶到现场,拦住陈东,简单问了下情况,了解到是马杰挑衅在先,再加上旁边人作证,便把马杰带到看守所去了,上车前马杰阴狠地看了刘月一眼。

而刘月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眼里只有陈东那显得异常高大的身形,心里涌起一股奇特的滋味,这是一种受保护的感觉。

她本以为陈东看着这么斯文,不敢惹这两个人,却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勇敢,更想不到他竟然身手这么厉害。

刘月的芳心怦怦挑得一塌糊涂,高耸的酥胸急剧起伏着,痴痴地看着重新扛起了米袋子的陈东,就像看着一棵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雪儿没有挑错男人啊,这才是可以依靠的良人。

两个人还是像原来一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但刘月却浑身不自然起来,她以前把陈东当做一个后辈,但刚才的一段插曲让她醒觉,其实他是一个与自己差不了几岁的同龄人,是一个身心成熟的男人。

此刻他就在自己身后的几米处,他会不会像其他男人般盯着自己的屁股,自己的双腿,自己的那里看。

想到这里,她越发觉得别扭起来,好像连路也不会走了。

第五章夜半

当天晚上,刘月做了一个旖旎的梦。

梦中,一个年轻健壮的男人紧紧地把自己压在身下,疯狂驰骋着,他是那样的用力。

本来她应该很痛的,偏偏觉着很舒服,他的脸庞是朦胧的,她虽然睁大了眼睛去看,却还是看不真切,会是…他吗,不会是他吧?如果是的话,那该多丢人,他可是秦雪的…

刘月猛然惊醒的时候,只觉浑身香汗,湿答答的,探手到下一摸,果然又是一片泥泞。

她幽幽叹了口气,下了床,摸黑走向洗手间,雪儿的房间就在洗手间的隔壁,从下面门处漏出的灯光可知,他们都还没睡。

三更半夜的还没睡觉,能在干什么,她不想去偷听,却偏偏忍不住把耳朵凑近了房门,里面陈东和秦雪的声音就透了出来。

“老婆,你跪起来好不好?”

“不要…我累死了,就这样吧,我喜欢看见你的脸。”

“可是这样容易压到孩子,还是我从后面来吧。”

“不要!痛死了,你那玩意儿那么大,每次都弄得我起不了,现在我好歹是孕妇,你也不晓得怜惜人家。”

“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那还是弄前面的吧。”

刘月被两个人的情话刺激得不行,虽然是在黑暗中,她也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火烫。

哎,这两个人真是不知道节制,都这么点了还在做,不知道顾及下孩子,看到陈东正和秦雪在里面鱼水交欢,刘月就想起今天陈东救她时的英勇模样,就像自己男人一样。

叹了口气,秦雪蹑手蹑脚的进了洗手间,掩上房门。

刘月抬起手来,在灯光下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手心手背。

虽则做了十多年的家务活,但毕竟这还是轻松的差事,加之本钱够好,所以她的手也还是细滑得很,通体白净,带着些许健康的红润。

她的指甲也修剪得很精致,虽然并没有抹指甲油,然而不带修饰的纤长手指本身就已经是极美的景致。

刘月看了一会,心里的愁闷略解,便伸手到背后去解胸罩的搭钩,小心翼翼地把两边的肩带从手臂间褪了下来。

眼看一双滚圆的酥胸了束缚,居然形状也并不如何变化,仿佛地心引力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效用一般。

在黄澄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动人,两颗雪瓜之间那道天然的沟壑也失去了胸罩的紧缚。

难道我不如以前那么美了吗,怎么会,以前这里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刘月对着镜子,轻轻摩挲着一对峰峦,默默地想道。

街口那个马杰,每次见到我不都是轻佻的吹口哨,出言调戏,若不是上回陈东整治了他一回,恐怕他也不会收敛吧?

刘月摇摇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开始清洗起下身。

第二天早上起来,陈东感觉精神很好,昨晚终于在女友身上得到了释放,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响声,秦雪小姨在做早饭。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正好可以好好的筹划一下将来。

肚里的孩子快四个月大了,听学校里已婚的教授说过,宝宝长大的过程就是烧钱的过程,若不能多赚点钱,以目前这点工资,到时肯定是捉襟见肘。

陈东思索着怎么多挣些奶粉钱,逐渐有了些眉目,此时忙里忙外的刘月已把早饭摆到饭桌上,柔声道:“陈东,先别忙着工作,吃过饭再做吧。”

陈东应了一声,走到饭桌边上坐下,秦雪也乖巧地走了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刘月看看两人如胶似漆的甜蜜模样,倒也欣慰,笑道:“陈东,今天是周末,又是一大清早的,不多睡会儿。”

昨天见陈东为了她大打出手,她对他的感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向他的眼神里,自然而然地便有了些亲昵。

陈东对上她笑盈盈的玉脸,心里也是一暖,说道:“不了阿姨,趁着周末我想干些私活儿,给孩子提前攒点奶粉钱。”

刘月秀眉一皱,“不会是一些不好的工作吧,这就冒险了。”

“这倒不是。”陈东苦笑了下,解释道,“其实就是利用我的特长,把国内网络小说翻译到国外,我赚点翻译钱。”

“啊,这样还能挣钱,真的有人看吗?”

秦雪娇笑道:“小姨,你不知道现在中国网络小说有多火,都火到国外了,很多外国人天天等着翻译看,以前陈东就翻译过一些,赚的可都是美元!”

刘月美眸睁大,还有些疑惑道,“可是翻译小说,我听说本人要会写才行。”

陈东点点头道:“是的阿姨,一个优秀的小说翻译者,其实大多都写过一些小说的,我以前写过一些,所以做这个不算生疏。”

“对啊小姨,陈东写的小说可厉害了,我最喜欢他写男女恋爱类型的,比那些大作家写的都好看。”秦雪笑道。

一时间,刘月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只是看着陈东俊朗的脸庞,心里越发好奇了。

哪个小女人心里没有一些浪漫情怀,刘月是看琼瑶的小说长大的,从小她就很佩服这些妙笔生花的作家们,现在得知陈东居然也是一个作家,怎不叫她讶异和惊喜。

吃完早饭,陈东便坐在沙发开始准备工作,刘月走了过来,说道:

“陈东,你长时间这样低着头看电脑怎么行,到我房间里去吧,我的梳妆台可以当电脑桌两用的,正合适。”

“这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那个房间里大,而且亮堂…”

刘月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本来倒是没多想的,但被陈东这么一说,味道全变了,搞得好像她再坚持下去,就显得动机不纯了一般。

陈东见她闭口不言,娇嗔地瞪了一眼过来,也知道是自己出言不慎搞得不尴不尬的,讪讪一笑道:“那好吧,我到里面去。”

陈东捧起笔记本电脑走进了刘月的房间,果然如刘月所说,这个房间比秦雪的要大不少,当中靠墙摆着一张一米八宽的大,上面铺着素雅的淡蓝色单,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尾的位置。

梳妆台很大,上面还带着一面镜子,刘月的化妆品倒不多,整齐地摆放在一个角落上,正中空出了一大片的位置,正好可以安放笔记本电脑。

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陈东定了定神,便开始寻找可翻译的小说,很快进入了状态。

快到中午时分,刘月做好了中午饭,便来叫陈东,见他全神贯注地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便开声道:“陈东,别写了,先吃饭吧。”

陈东应了一声,不舍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在饭桌上他还在想怎么翻译更准确,匆匆扒了两碗饭,便又进了房间继续翻译。

秦雪吃完后,困得回房间补觉去了,刘月料理了饭桌碗筷,又看了一会电视,看看墙上的钟,已经一点多了,便自然而然地打了个呵欠,走向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口,陈东的身影便映入眼帘,她这才醒悟过来,糟糕,他在房间里我可怎样午休,有心让他也去休息休息,但见他一脸兴奋,又不忍打断他。

便在这时,陈东也发现了她走了进来,见她打了一个呵欠,心里明白过来,忙回头道:“阿姨,你要午休是吧?那我先出去了。”

“没事,我睡我的,你要写就继续写吧,不妨事。”

“那…那我再写一会,我尽量轻点。”

刘月本来只是客套客套,其实内心里是希望陈东出去的,不料这人还真的写高兴了停不下来,无奈之下,便自个上了床,背着他躺了下来。

听着身后陈东敲击键盘的噼里啪啦声响,刘月迷迷糊糊间进入了梦乡。

听着秦雪小姨的细细鼾息响起,陈东也有所觉,有意无意地朝镜子里看了一眼,谁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直了眼。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