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婚然心动前夫你出局了【罪罪】林语沁顾长铭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0

《婚然心动:前夫,你出局了》是由“罪罪”所著,主角是林语沁、顾长铭,他们原是最亲密的人,一次意外,顾长铭忘记了她的存在,误以为她是谋害他的人,所以拼命的折磨她,再后来,他像疯了一样的去寻找她。

婚然心动前夫你出局了_

第一章:是要我多玩几个女人吗

办公室内传出了女人娇笑的声音,每一声都好似在冲击着林语沁的耳膜。

林语沁真心觉得这样的声音,不堪入耳,此刻在办公室内跟别的女人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正是她的丈夫。

明明心痛如刀绞,却还是得逼着自己摆出棺材一样的死脸。

确定自己的情绪已经调整好了,她才抬起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很快,办公室的门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上身啥也没穿的顾长铭,那一个个鲜红色的唇印,生生刺痛了她的双目,她的心。

那张好看的脸上,永远都透着对她的一种鄙夷跟憎恨:“我要的东西呢?”

“不同颜色,不同味道,不同厚薄的,都给您买了。不知道顾总还有别的吩咐吗?”林语沁将手里拎着的袋子递上,面无表情。

就好像,她只是在执行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公事一样。

谁能想得到,她这位顾太太,为了让自己的丈夫能跟别的女人更加肆无忌惮的亲热,还得亲自跑去超市买避孕tao呢?

顾长铭微微垂眸,扫了一眼她手里的黑色袋子,唇角微微上扬:“林语沁,你的心还真是大,买这么多,是要我再多玩几个女人的意思吗?”

“反正顾总您的私生活,我也无权过问。再说了,您的绯闻何时间断过?与其换一个女人滚床单,就让我跑腿买一次这东西,倒不如一次性给您买全了。”林语沁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是毫无波澜的。

她勾起唇角,红唇显得格外妖冶:“下次,我甚至可以考虑直接去批发市场帮您批发了。”

说罢,她也不去理会顾长铭彻底黑掉的脸,转身优雅并且从容的朝电梯走去。

不能让自己输了阵势,即便心口痛到要死,她还是得让自己笑得好看。

那么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她总不能连最后的骄傲都给丢了。

顾长铭的眼眸微微眯起,拿着袋子的手一点点的用力,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很好,林语沁,你算是长本事了!”

语毕,他沉着一张脸回到了办公室,从包里掏出了一沓的钱,丢到沙发上的那个女人的面前,语气淡薄:“滚!”

女人来这里的目的,就只是负责往他的胸口处印上一些唇印而已,然后再发出那些让人遐想的声音,除此之外,顾长铭碰都没碰过她!

顾长铭的确是有过很多的绯闻女人,但他从未碰过任何一个。

这些女人的存在,就只是为了让林语沁颜面无存罢了。

但现在看来,她好像丝毫不在意他跟多少女人滚过床单,他阴冷的眼眸再度看向了桌面上的黑色袋子。

他烦躁的将整个袋子丢进了垃圾桶内。

林语沁,当年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主动勾引我,现在想要置身事外吗?

休想!

他直接按下了电话内线,林语沁桌面上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林语沁才接起了电话,只不过她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

顾长铭冰冷并且霸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到我办公室来!”

第二章:对付男人,你很擅长

她来不及作答,耳畔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林语沁垂下眼眸,猜想不到顾长铭找她,会是为了什么事情。

但他的命令,她无权违抗,因为他总有办法逼着她做出妥协。

这么多年,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苦笑了一下,她便起身往顾长铭的办公室去了。

再度回到顾长铭的办公室,林语沁只觉得这个地方令她作呕,只要一想到顾长铭在这个地方与别的女人亲热,她就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顾总,您找我什么事?”

“晚上的时候,跟我一块儿去夜霖会所谈一个项目。这个人虽然比较难搞,但你……在对付男人这方面,是最擅长的。”顾长铭朝她轻轻扬了扬眉,言语之中尽是讽刺之意。

没错,这些年跟她传出过绯闻的男人也不少,而且大多数都是富家少爷,地产大亨,又或者是当红男星。但其实,她跟这些人见面,也都是为了谈工作上的事情。

她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故意抹黑她,事到如今,她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又怎么会在意这些丑闻?

“只能说,我们半斤八两。”林语沁也不屑再向他解释什么,反正她的解释,他从未当回事。

林语沁的回应,让顾长铭露出了一抹不以为意的笑容:“谁能跟林小姐相比?刚刚回国,就迫不及待的爬上男人的床,为了逼我妥协,还提前安排了记者。”

三年前,她的确是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可她这样做的原因是……算了,那些过往的事情,她又何必再去想?

反正他已经认定她是那种恶心又下贱的女人,那她就按照他的意愿将这个角色扮演下去好了。

——————

晚上,夜霖会所内。

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已然发福,给人一种无比油腻的感觉,那眼神甚至肆无忌惮的在林语沁的身上打量着,几乎快要流出口水来。

林语沁的确是有着一张极其美艳的面孔,一副前凸后翘的好身材,说她是狐狸精也一点都不为过。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她的丈夫顾长铭,却避她如蛇蝎,而且结婚三年,从未碰过她。

顾长铭不想碰,外面觊觎林语沁的人,却是不在少数。

像这个负责人,他因为知道林语沁这位顾太太毫无地位,所以即便顾长铭在场,他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林语沁的欣赏:“大家都说顾先生跟顾太太是郎才女貌,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顾总,您的太太很漂亮。”

“谢谢严总。”林语沁朝他露出了一抹礼貌却也生疏的笑容。

顾长铭在这个时候突然站起身来:“严总,另外一个包厢有一个朋友正好叫我过去喝杯酒,我先失陪。项目的事情,就让我的特助与您细谈。”

林语沁有些意外的看向顾长铭,他什么意思?

明知道这个严总是一头狼,想要将她吃干抹净,他却故意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

真把她当出来卖的女人吗?

第三章:打算潜规则吗

“项目要是拿不下来,我拿你是问。”临走之前,顾长铭凑到她的耳畔,对她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刻意忽略了她脸上愤怒的表情,果真一走了之了,就将她一个人丢在这儿。

那一刻,林语沁觉得他对自己是真的狠,而且对她也没有半点的心疼,即便她死在他面前,也许他都会无动于衷,甚至还能往她的尸体上再来那么几脚。

顾长铭走后,包厢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暧昧,那个严总也毫不客气,直接起身,在林语沁的身旁坐了下来:“林小姐……”

“严总,如果您对我们顾氏集团有所了解的话,您应该知道,顾氏集团拥有自己的商场,而且旗下所拥有的化妆品品牌……”

“稍等,林小姐,我知道你是一位特别有能力的总裁特助。但现在……我一点都不想谈工作上的事情。”严总已经伸出手,往林语沁修长的大腿上摸去。

那张油腻的脸,现在正笑得花枝乱颤。

林语沁不着痕迹的站起身来,她对严总露出了一抹疏离的笑容:“严总,可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谈工作。倘若工作不能谈下来,我想,顾总是不会放过我的。”

“林小姐在这个圈内也混了好些年了,应该知道,有的时候,稍微懂得变通,会给自己省不少的麻烦。”严总微微眯起眼眸,等着林语沁投怀送抱。

“不过我太笨,除了用最老套的方式之外,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变通。严总就别为难我了,不如直接告诉我,想要让您点头,我该怎么做?”

严总的目光从桌面上的酒瓶扫过:“要么,将这三瓶洋酒都喝了,让我看到林小姐你的诚意。要么……”

他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虽然没将剩下的话说出,但彼此却都心知肚明。

林语沁打从心底觉得反胃,打算潜规则?

这个老男人估计就是知道她酒精过敏,所以才这样信心满满的吧?

他是不是料定她不敢喝这些酒?他是不是笃定她会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从而选择妥协?

包厢内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一般,林语沁看着严总,没有说话。

严总还以为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妥协了,他身姿慵懒的向后靠去,悠然自得的等着林语沁投怀送抱。

没想到,下一瞬,林语沁便拿起了桌面上的一瓶洋酒,并且干脆利落的用开瓶器打开了盖子:“这三瓶,我只要喝掉,严总您就会点头答应,将这个项目给我们顾氏来做,是吗?”

严总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怕死?

可是稍微碰点酒,就有可能没命的,而桌面上,那可是好几瓶的洋酒,即便是酒量好的人,也不一定能招架得住。

“是,只要你全部喝掉。”

“好。”

语毕,林语沁拿起一瓶洋酒,像是喝白开水一般,咕噜咕噜的将酒喝了下去。

喝得太快的缘故,酒液甚至沿着她的嘴角滑到脖子上,然后又沿着脖子一点点滑入她的衣领之中。

第四章:其实都是陪睡陪出来的

一瓶洋酒很快便全部喝掉了,林语沁的干脆让严总目瞪口呆。

她对酒的过敏反应非常明显,这会儿她浑身上下都已经开始冒起了红色的疹子,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但她的脸上仍旧带着好看的笑容:“第二瓶。”

她将瓶盖打开之后,正打算仰头干掉这一瓶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竟是顾长铭去而复返了。

他阴沉着一张脸来到林语沁的面前,看向她的眼神非常复杂,似乎有憎恶,似乎也有震惊,似乎还有愠怒。

林语沁不禁在心里腹诽,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如果今天她因为喝了这些酒死了,那么她欠他,能否两清了?

“严总,项目的事情,我之后再与您细谈。我跟我太太有些家事要谈,我先带她还回去了。”语毕,顾长铭便拽着林语沁的胳膊往外走去。

他的步伐很快,但喝了酒的她,这会儿脑袋昏沉的厉害,根本就跟不上他的步伐:“顾长铭!你放开我!放开……”

她难受的撕扯着自己的衣领,想要用手去挠身上过敏的那些地方。

顾长铭根本没去理会她,而是继续大步流星的往会所的大门口走去。

他离开了包厢之后,直接去了会所的监控室,将那间包厢的监控打开,他点燃了一根烟,坐在监控室内看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有点……变,态,但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能浪荡到什么程度。

今天早上的时候,他跟公司的代言人萧曼吃了顿饭,萧曼在与他吃饭的时候,委婉的提及林语沁这些年来帮他拿下的那些项目,其实都是陪睡陪出来的。

每每他讽刺她很缺男人,总算跟各种各样的男人纠缠不清的时候,林语沁也从不解释。

这便让顾长铭有些信了萧曼的话,于是便有了今晚的这一出。

然而林语沁所做出的选择,却是出乎他的预料。

在包厢内,她跟严总没有任何轻浮的举动,而且面对潜规则,她没有半点妥协的意味,甚至,还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还记得第一次她陪他出去谈项目的时候,只是喝了一杯酒,就因为过敏然后进了医院。

医生特意叮嘱过他,绝对不能再让她碰酒。

“顾长铭,你能不能稍微有点人情味?我现在真的很难受,你……”林语沁已经快要喘不上气了。

这会儿已经走出了会所,顾长铭直接将她推上了车子的后座,他随后上了车,将她压在身下,捏住她的下巴:“人情味?我为什么要对一个杀人犯有人情味?”

第五章:就你,也配矫情吗

杀人犯这三个字,像是什么东西,狠狠的在她的心口上蛰了一口。

她从未试图做过伤害他的事情,更没有想过要去破坏他跟童瑶,可是却被扣上了杀人犯这样的罪名。

“如果不是你找来记者,将事情闹得那么大,童瑶能发生车祸吗?你知道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变成了什么模样吗!”顾长铭看向她的双目泛着可怕的猩红:“面目全非!你能想象,那是怎样的一个画面吗!”

林语沁现在真的没心思陪他算旧账,她的胃部很难受,最重要的是,她真的喘不上气了。

即便她特别想要对顾长铭说,她没有,她真的没有他所想的那么恶毒。

但她连张开嘴巴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像一具死尸一样,躺在了顾长铭的面前。

“林语沁,你少他,妈的给我装死!就你这样的女人,也配矫情吗?”顾长铭嫌恶的将她的下巴捏的更紧了一些。

林语沁没有任何的反应,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脖子处,手背上,只要是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能看到红点。

“顾总……要不要赶紧送林小姐去医院啊?她看起来情况不太好……”司机都有些于心不忍了,于是这样提醒道。

“谁允许你多管闲事的!”顾长铭暴躁的低吼,眼神看起来特别吓人。

司机讪讪的闭了嘴,谁都知道,不能为林语沁求情,因为林语沁是顾长铭最恨的人。

“开车啊!不是要去医院吗!”顾长铭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然后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坐好。

司机这才反应过来:“好的,顾总。”

车辆启动,一路上的行驶都还算平稳。

顾长铭时不时的会用余光去扫一眼林语沁,然后用手指探一探她是否还有鼻息,他不由自主的暗松一口气。

但他并不会将自己的这个举动解释为,是他关心这个女人。

他只不过是觉得,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也太便宜她了。

突然一个急刹车,林语沁的身体猛地向前倾去,脑袋很用力的撞上了座椅的后背。

看到这一幕,顾长铭竟然下意识的就发火了:“你怎么开车的?”

“有人闯红灯……”司机有些委屈的解释道。

顾长铭冷着一张脸瞪了司机一眼,然后动作生硬的将林语沁从座椅的后背处拽了回来,并且给她绑上了安全带。

司机也注意到了顾长铭的这一系列动作,他不禁在心里暗想,其实有的时候,顾总对顾太太,也并没有那么的糟糕。

他倒是觉得这两个人挺般配的,如果他们能够解开误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倒是挺好的。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马上为林语沁洗了胃,洗胃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碍。还给她开了一些药,专门治过敏的。

顾长铭站在窗户边上,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眸打量着床上熟睡着的女人。

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顾长铭时常会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曾了解过她,而她也时刻都戴着面具,没有人知道,她的面具之下,到底是怎样的。

但只要想起童瑶惨死的模样,顾长铭便会告诉自己,管她是怎样的女人,反正她接下来,都只是为了赎罪而活着!

顾长铭一直守到天快亮,确定她已经退烧并且无大碍了之后,他才离开。

所以等到林语沁醒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顾长铭。

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她告诉自己,这不是预料之中的吗?

他怎么会去管她的死活?他能愿意送她来医院,恐怕都已经是大发慈悲的举动了。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款款走了进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