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浩念仁白云汐_我的眼里你的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1

《我的眼里你的心》的主人公是浩念仁白云汐,由作者“妖娆”所著,讲述了白云汐认识浩念仁二十一年,为了他,失去了一切。当初她觉得付出是值得的,可是现在想想,她后悔了,在他心里自己还比不过......

我的眼里你的心by妖娆_浩念仁白云汐在线阅读在线阅读

第1章 他是你的孩子

眼前这个高贵,知性的女子居然和当初的那个“疯子”,长的这么像?

伊诺心中满是疑惑。心想到,她不是死么?

阿仁每年都去祭拜,想多了,想多了。这个疯子早死在公安局里了。

眼前的这个可是国际知名作家啊.怎么可能是当初的那个疯子。

五年前的某大型私人医院内。

“不要,不要这样啊,浩念仁,他真的是你的骨肉啊,你就让他好好的出生好不好。”

“我求求你了,就等一个月。医生说我身体不好,不可以连做两个手术,要是强行做手术孩子会~~~~。”

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打断女子的话。

就见一个万分狼狈的女子抓着她口中男人的腿,在一旁乞求着这个冷漠的男人

“够了,白云汐,你的那些事我不想听,现在我只要你捐个肾。”

“我已经够仁慈了,你还妄想什么?”

“手术结束,你就滚吧!”

白云汐猛抬起头,身子甚至有点颤抖,“浩念仁,你说什么呢?我知道你只是说着玩玩的,你开心就好,别赶我走好么?”

“我就只有你和孩子了,先让我们的孩子先~~~~”

突然一声闷沉的巴掌声响起,白云汐的脸也开始红肿起来。

“够了,你这个骗子,手术完你就滚吧,,我算看错你了,现在还想靠一个孩子上位。”

“我警告你,要不是你还有点利用价值,你和你肚子里的东西早没了。现在你去做手术然后就搬走吧。”

浩念仁说罢抬腿就将白云汐踹到在一旁,并十分嫌恶的拍了拍,刚才女子抱住的地方。眉宇间尽显对女子的厌恶。

“我是骗子,我是骗子,哈哈哈…”

“你个混蛋,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小演员玩弄于股掌中,还浑然不知,哈哈哈~~~”

白云汐欲伸手去打浩念仁,在旁的两个保镖立刻一把架起白云汐。

“放开我,你们两个废物,我逃不掉的不是么?“

白云汐不顾胳臂被扭脱臼使劲挣脱,披头散发的样子像极了疯子。

“浩念仁,你就这么冷酷么?虎毒尚不食子,你呢?我真的看错人”

“我当初就应该····”

歇斯底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巴掌声响起,白云汐摔倒在走廊中。

白云汐冷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她相识相知21年的男人,却因一个小小的演员,变成这个样子。

此时的白云汐已是披头散发,嘴角带血,还念念有词。

如果细听会听到是两个名字“伊诺”、“浩念仁”

浩念仁看着眼前的白云汐,竟然生出一丝悔意,。仿佛刚才这么做他会有有些不安。

“好了,你个贱-人正常点,伊诺我认识她这么久了,她人有多善良,我比你清楚。”

“我们认识二十一年,你认识她五年,你了解她,哈哈……,你个被玩弄于股掌中的玩偶。”

白云汐说完便起身,她此时的表情似嘲笑又似悲悯。

“浩念仁,我为你,失去了一切。当初我觉的,我的付出是值得的,可是现在我觉得也是值得的,起码我看清你了。”

浩念仁,从此见面你我就是仇人。

 

第2章 一个都不能死

“好了,好了。快滚,现在马上去手术室。滚。”浩念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浩念仁言罢便转身靠到墙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再理会白云汐。

白云汐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心中渐渐的冷起来了。她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当初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会是如今的残暴的君主。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白云汐看了看这个暴君,转身走向手术室,可眼泪却不自主的留下来了。

浩念仁,这是我为你流的最后一滴眼泪,从此相见便是仇人。

浩念仁看着白云汐一步一步走向手术室,感觉似乎有点不舍,又有点慌张,似乎这个走向手术室的女人再也回不来了。

白云汐躺在手术室里看着医生将针管刺入静脉。

此时的白云汐,意识从所谓有的清晰,想到就在前不久发生的事。

“是伊诺,就是这个狡诈的女人,她用计陷害我,她甚至不惜伤害自己来靠近那个混蛋,她一定是调查过我,知道我的和她的肝脏匹配,才会有那天的事。那个该死混蛋,千万不要让我有机会,千万要祈祷我死在这里,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身败名裂,无家可归。“

渐渐的白云汐睡过去了,冰冷手术也从小腹开始缓缓划下刺入,一个小小的皱皱巴巴的婴儿被取了出来,接着就被一个年轻男护士取走并装到一个透气的黑盒子里。

接着开始了今天重要的肝脏移植手术,在场的医者没有一个人再去管那个婴儿。

手术室外的浩念仁来回渡步,频繁的看着手表。赶走了一直在一旁的保镖,看起来十分关心在手术中的人,走廊内全是这位冷漠男子的自言自语声。

“哪个女骗子不会死了吧?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的。我就是在骗自己。“

“这个家伙,就是这样总要欺骗我。

这时一个焦急地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不好了,不好了。霍先生,孕妇大出血了,现在绝对不能做肝脏移植手术了,否则会出意外,可诺小姐也出现生命体征衰弱现象,急需肝脏移植手术,现在只能选择保一个。“

“霍先生,快快签字吧,不然可能我们不能开始手术,很可能这两个人都保不住。“

浩念仁怒视眼前的小护士,呵道“一个都不能死你知道么?十个你的命都不比不上她们,知道么?“

女护士胆怯的看着这个暴怒中的男人“霍,霍先生,这不是我可以做到,要看她们自己的…“

“够了,保伊诺。快滚。”浩念仁粗鲁的打断了这个护士的话。接着就坐在一旁的座椅上,背上、额头上却直流冷汗,仿佛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心中却在不断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恶毒词语,统统用到白云汐身上,仿佛这样可以让他可以放下心中的担子。

“对了,死了就好,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连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可以做出来,她就应该死在这个地方。“

“要是你可以活过来,我们的事就一笔勾销,你做的所有事我都不会追究的,千“

手术室内的白云汐渐渐的清醒过来,看着平坦的小腹。

尖叫一声,竟然痛苦的又昏过去了。

 

第3章 无情冷漠

“啊~~不要把我的孩子扔在哪里。”

白云汐在惊呼声中醒来,一身冷汗,脸色惨白。似乎是做了十分可怕梦的噩梦。

干裂的嘴唇加上惨白的脸色,配上凌乱的头发,显得十分狼狈。

惊得在一旁的张妈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连忙将早早准备的粥舀了出来。

“张妈…。”

“云小姐,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来先喝粥。”说着就将勺子里的粥轻轻吹了吹,递到白云汐嘴边。

喂了白云汐几口粥,张妈起身就走。

“张妈,怎么了。”白云汐话音还没落,张妈走的更急了。

不一会,几个有力的脚步声响起,临时床位的帘子被粗鲁的拉开,就见浩念仁在两个保镖和几名医生的拥护下来到白云汐的床边。

白云汐没有理浩念仁,只是低着头用颤抖的手,一口一口的喝着粥,吃力的用单手拉了拉被子来掩饰此刻白云汐内心的恐惧。

粥喝着喝着,有点急了。白云汐被粥呛到了,周围只有白云汐的咳嗽声。白云汐意识到可能,这里只有她一人,医院临时区本该有的喧闹声此刻居然如此安静。

浩念仁挥挥手示意保镖拉开所有帘子,原来周围都是空空荡荡的,整个临时区的床位只有白云汐一人,而白云汐床位侧对的则是单人间病房,里面正吃着丰盛午餐的人是伊诺。

白云汐看了一下一直在门外向里面偷偷窥视的张妈。

“你,又要干什么?”

“医生做检查吧。”

白云汐推开放粥的小桌,躺在床上任医生检查。

片刻,医生为白云汐拔掉所有仪器,深叹了口气。

“姑娘能活过来,简直是奇迹。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坚强的姑娘。”

白云汐勉强笑了笑,缓缓闭上眼睛。

坚强有什么用?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让现实羞辱罢了。

坚强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只会被别人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只会让别人更加认为这是你活该。

这是什么逻辑,坚强就应该如此?

现在白云汐倒是有点羡慕另一边的伊诺,似乎只有伊诺这种像猫一样娇弱的女子才是所有男人最想要的女人吧!

而浩念仁,曾今温润如玉的谦谦浊世佳公子,却会是现在这个冷漠,恶毒的暴君。

白云汐和他在一起二十一年,都没发现,原来这个人居然会把自己伪装的如此好,伪装的天衣无缝。

二十一年都没有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她与浩念仁本是陌路人,却偏做比翼鸟,落得镜花水月,竹篮打水。

这或许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吧。

医生开始检查腹部伤口时,白云汐会过神来,孩子呢?

“孩…,孩子还在吗?”

“云小姐,抱歉,霍先生强烈要求我们………”

白云汐一下不顾伤口,拖着被子把自己蒙起来,哭了起来。

白云汐煞白的脸色,惨白的嘴角,加上一滴滴滑落床单上的泪水,这所有的羞辱,委屈都像火山一下爆发出来。

慢慢的将手伸向腹部的伤口,在抚摸着这个伤口,仿佛孩子还在那里一样。

是你浩念仁,是你。

浩念仁看白云汐将自己捂在被子里,不耐烦的让护士拉开被子。

他被白云汐的样子吓到了。

白云汐脸色雪白,身子蜷缩,再加上流泪的模样。

这哪里还有那个坚强白云汐的样子,现在简直像是一个等待被人安抚的小猫。

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浩念仁竟然回避了白云汐那凶恶的目光。头一次,强势无比的浩念仁选择了退缩。

 

第4章 你真够恶心

这个时令是炎热的,医院所在近郊,恰是避暑的好地方。

白云汐披着薄毯,坐在床靠窗的一面,看着远方城市散发的霓虹灯光有些出神,似乎哪里有什么在牵扯这他的心。

突然透过窗户就听一个娇柔做作的声音。

“阿仁,你都多大人了嘛,还分不清轻重缓急,哼,就知道在这里陪着人家,都不处理公司的事了。我会被人说是非的。”

“你这样下去,人家就不理你了。哼!”

白云汐不想听,有关这些人的一切,强忍这腹部的疼痛,走去关窗。却不免听到,那个赐予她这一切的那个男人。

“谁敢,我看他是不要命了。“听着熟悉的霸道声音。

是啊,不要命了。像我这样的怕是求死也做不到了吧。

突然风一吹,一只鸟落到窗沿,精神虚弱的白云汐一下惊叫了起来。

“啊!“

一小会,临时区的大门被粗鲁的踹开。白云汐下意识就跑了过去,一下和浩念仁撞到了一起,保镖一马向前架起白云汐。

浩念仁抬手就是一巴掌。“大晚上的,乱叫什么。坏我好事。“

打量了一下房间,就发现那只窗沿的漆黑如夜的乌鸦,认为白云汐躲在窗边偷听他和伊诺的谈话,故意打断他的好事。

“杀人的事你都敢干,就一只鸟,你就吓的乱嚎,“语气冷漠的伤人。

白云汐抬头用余光看了一眼窗沿,原来刚才只是一只鸟。什么时候,连一只鸟也可以将她吓一跳。

“好了,你个骗子,真是为了打扰我,什么事都可以干出来。”

“刚才叫的那么大声,怎么不辩解一下,打扰我的好事,你可真敢。”

“够了,浩念仁你现在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羞辱我么。”

“你真够恶心,麻烦你不要说瞎话。”

“还狡辩,你是吃醋了,才打断我的好事,你的招式我都了解。”浩念仁再一次用俯视带着讽刺意味的微笑,看着白云汐。

“真不知到一个喜欢在弱女子,面前炫耀的男人有什么值得我吃醋的。”

“还有一个矫揉造作的演员,一点能力都没有,只知道用挑拨离间来生存的女人。”

白云汐说完这些话,整个人都好多了,将心里憋了很久的吐了出来。可见这两人把白云汐折磨的不浅。

“白云汐,你就是个贱-人。”就这浅浅八个字就足以打垮白云汐,白云汐刚抬起直视浩念仁的头,又低了下来。

仅仅八个字组成的话,竟然如此伤人。白云汐刚拾起的勇气,眨眼就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白云汐颤抖的身子,在保镖架起来的这一刻,看起来是如此明显。

她牙关紧咬,目光看向别处,强忍着泪水。

绝对,这次绝对不能留下泪,白云汐之前的誓言。绝不再为这个男人流一滴眼泪。

她强迫自己收起泪水。

现在只有呜咽声,和红红的眼睛,证明之前的她有多努力别让泪水流下。

 

第5章 被他伤透心了

“哈哈,这不,我帮你,来我让你以后变的勇敢点。”浩念仁走去关上了窗户,在保镖的护卫下离开。

“记住今晚你们去把窗户封死,门锁死。”

“让她好好和那只乌鸦呆在一起。”

屋内一人一鸟,出奇的安静,静谧的有些可怕。。

虽然仅仅是只乌鸦,却让白云汐害怕极了,蜷缩在墙角病床下的白云汐浑身颤抖不止。

白云汐刚才,遇到惊吓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会是这个男人。这个把她逼到山穷水尽,举目无亲的男人。

自嘲的笑了笑,竟然被他伤透心了,遇到困难依然会第一时间想到他。如果不是自己恬不知耻的往上贴,今天自己应该会过的很自由吧!好累,真想快去见见没见面的孩子

白云汐愈发感觉心累,渐渐的睡着了。

凌晨时分,门终于被人打开,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前。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发现没有。在临时区找了几分钟。

不对啊,这个女人大晚上的又跑哪里去了?我明明吩咐过了把她锁里面的。。

走到门前瞥到躲在床下睡觉的白云汐。她脸色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浩念仁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试着叫醒白云汐,试了其他方法,白云汐一点都没有醒的迹象。

这一刻浩念仁慌了起来。

白云汐当初的话不会是真的吧?难道她真的不可以同时做手术?

浩念仁急的满头是汗,双眼通红,不想其他,弯腰抱起白云汐直冲出病房,跑向值班室。

“医生!有人昏迷了,快来医生。”

早前浩念仁和伊诺一阵翻云覆雨后,浩念仁等伊诺睡着,就悄悄离开了。

伊诺以为是去处理公司的事了,却怎么也没想到,浩念仁会去找那个贱-人。一诺想到这里越想越气,看向白云汐的目光像喷出火似的。

怎么会这样,他果然爱的还是那个贱-人。

看来这把火还不够烈。

白云汐看我怎么玩死你。

想到这,伊诺标志性的瓜子脸,露出邪恶的笑容。

稍补补妆后,她装作没看到刚才的一切。“阿仁,你晚上又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害怕。”

“阿仁,你怎么了,怎么满头是汗。”说着就给他擦汗。

“是白云汐,昏迷不醒。”

伊诺惊叹一声,“是云姐姐,她怎么会昏迷?在哪快让我去看看她。”

浩念仁指了一下身后的房间就没有在理会伊诺。

“阿仁,不要担心,要想信吉人自有天相,云姐姐一定会好过来的。”

任凭伊诺怎么问,浩念仁一句话都没接。

白云汐,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为了让阿仁恨上你,我差点就死了,

可你仅仅是这样就可以牵扯阿仁的心。

看你这次怎么翻盘,叫你这次不被阿仁恨透,也要让他对你失去所有信心。

刚才白云汐大叫,阿仁立马就要走,都脱了,结果你……哼,这次我一定不会失算的。

你现在唯一的人可是张妈啊,她可是我的人。

伊诺看着眼前这个让他花费无数心血的男人,好好看看她最后一眼吧,只要在过几天,你就彻底是见不到他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