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四维当铺全文免费阅读_四维当铺徐斌赵芳欣在线阅读by寒七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5

四维当铺徐斌 赵芳欣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四维当铺是一部由作者寒七著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徐斌赵芳欣之间发生的故事,呵呵!生活真的是很无聊啊!”又是个平凡的清晨,一个普通的大男孩躺在他的小窝里,自言自语的抱怨出了,这个他也是无数人都抱怨过的事情。

四维当铺

第一章 被解雇了

“呵呵!生活真的是很无聊啊!”又是个平凡的清晨,一个普通的大男孩躺在他的小窝里,自言自语的抱怨出了,这个他也是无数人都抱怨过的事情。

“每天都是这种无聊没有一丝激情的生活,每天都是上班、下班、吃饭、上网、睡觉,等待着和为数不多的狐朋狗友去作那些早就玩腻了的消遣游戏。如果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话我真的就活够了”

“不过~!虽然是厌烦了现在的生活!可是我也没有想好要怎么死。算了!在想要死之前还是要在这个无聊的人生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还是要上班为自己讨生活的!这两天的假期也让我休息够了。起床吧!”

大男孩说道这里也就不再赖在床上了,他的抱怨在起床的时候算是告了一段落。

大男孩起床之后便开始洗漱,为他一天的工作修理出一个良好的形象。不论他如何抱怨他的人生,大男孩还是坚持做好每天的工作,在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大男孩的一个姐姐以前对他说过:“一个人无论是怎样的弃世、厌世,对这个世界诸多的不满,但只要是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一天,就要给自己一个良好的形象。这样哪怕有天你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了还是有人会记的你的。因为你的良好形象已经留在了他们的记忆之中!”

大男孩洗漱完毕之后,又在出门之前检查了自己的衣容,确定自己还是那么阳光之后,这才走出这个只是临时属于他的小窝。

大男孩的名字叫做徐斌,父母给了他这一个文武双全的名字就是想让徐斌长大时候能有出息。

家在北方黑龙江一个小县城里的徐斌也没有辜负这个名字,从小他就比同龄的孩子长得高大,在学校里从来都是他欺负同学没有同学欺负他的事情。甚至有的时候这个小霸王还客串在高年级的混战之中。这让徐斌起码提前占了武这一项。

徐斌虽然在学校当中是个问题的儿童,但是好在他这小子脑袋不是那种榆木的。虽然他大部分的心思没有放在学习上,但考试却从来没有挂科过的,这让他在班级的成绩始终在中游。

徐斌虽然让老师不怎么省心,但是在他的后面还是有不如他的,就是那种傻子拉稀了,他也不会是倒数第一的那个。

这也让徐斌在班级当中扮演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角色,这也是老师对徐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也是让他勉强占了文的这一项。

虽然徐斌没有辜负他这个文武双全的名字,但学习只是中层的他在高考的时候加上了体育的分数也就是考了个三本大学。

而徐斌接到了录取通知的那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想了想在高中时候的一些同学之后便决定不去上大学而是自己去社会当中想闯出一番事业来。

到了社会当中也换了很多的工作,从餐厅里的服务生做起,到跑业务的营销和保险推销员,不过不是老板炒他,就是他把老板给煎了。

这倒不是说徐斌的脾气不好,在社会上的这两年徐斌早就学会了如何将自己的菱角好好的隐藏起来。

而徐斌现在的工作单位是一个大型的超级市场,而他只是一个部门的小职员。职位的和他的工作完全不成正比,所管理的范围很大,但是工资却没有和管理的范围相当。

每个月平均一千多块钱的工资虽说已经是社会的普遍人群中的小康标准了,但是对于徐斌这个,正处在和狐朋狗友们一起年少轻狂时期的他来说,一千多的工资也就是有个地方住,每个月饿不到而已,想要在干点什么别的那就只能勒紧一下裤腰带了。

徐斌的家里他工作的卖场很近,步行了十分钟左右徐斌便到了卖场的门前。

早晨八点钟,卖场的门早就已经打开,对于徐斌这个守时的人来说,总是踩在时间线上的他是没有早到的习惯的。

徐斌进入了换衣间把工作服装换好之后便准备新开始一天的工作。

“恩?今天的气场怎么这么熟悉?”徐斌走出换衣间后低声自语到。

从刚才进入卖场开始,就有一些卖场的员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语,看到徐斌之后有的人会很隐晦的用手指向徐斌,而有的人只是轻轻的用眼睛的‘旁光’扫了徐斌一眼。

而从换衣间出来之后这种情况每每发生,虽然这些人的动作轻小,但徐斌还是从这些人的小动作当中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徐斌在社会摸爬滚打的这几年练就了一手不错的察言观色的功夫,所以他深知‘事无不可对人言’、‘好事不背人’当他看到平常虽说不怎么熟悉但见面还能问个好的同事们,今天整个清晨都没有人和他打招呼之后就料定在他休息的这两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不利于他的。

果然就在徐斌刚刚走到自己负责的展厅的时候,便看到一个年龄和他相仿长得眉清目秀的女孩站在了那个平时只属于他自己的‘领地’。

徐斌工作的地方只是一个中型的卖场,所以员工并不是很多。卖场为不在员工这方面花太多的钱又要保证员工的销售质量,所以这个卖场的每个展厅都只有一个员工。

而当商场每出现一个新的员工便就意味着有一个老员工要失去他的‘领地’,这就是商场竞争的残酷,而徐斌现在知道自己就是这场残酷竞争的淘汰者。

不过徐斌的心情并没有多大的浮动,当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徐斌先是愣了一下神,他意识到今天‘嗅’到的不好的事情就是因这个站在他‘领地’上的女孩所带来的。

但是徐斌马上就恢复了过来,然后露出了一个很松下幸之助的微笑走了过去和那个女孩打了生招呼。

“你好!你是卖场新来的员工吗?我叫徐斌,是以前负责这个展厅的员工。”

徐斌的这句话在他这个年龄来说可以说是讲的滴水不漏,在他看到女孩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这份工作已经走到终点了。

而徐斌并没有向他面前这个抢了他饭碗的女孩表现的多么的恼怒,并不是徐斌的脾气好到了可以任人拿捏得程度。

虽然这份工作能提供给徐斌一个温饱,但是对于浪子性格的徐斌来说,干了这么长时间的卖场销售员,这份工作已经让他到了厌烦的地步。

所以当他看到女孩的时候只是少少的失神了一下,便可以很坦然的面对他的这个接班人。

他对女孩的话中透露出他只是这个展厅以前的负责人,话中很明显的表示出来他已经不想干了的意思。

这样不论女孩是有意或无意的抢了他的工作都说不出来什么。

“恩!你好!我叫贾文,是昨天刚来商场上班的!”

贾文见到徐斌脸微微的红了,显然是个入世不深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女孩。而她也知道了这个卖场的‘定律’。所以在和徐斌说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显得有些局促。

“呵呵!是吗?那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我一个多月之前就和经理说过我要不干的事情了,但是经理总是说没有人替我的位置不能放我走。你来了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徐斌看到贾文略显紧张的神情,便说了一句顺水之话,一半是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一半是为了不让贾文以为是她抢了徐斌的饭碗而耿耿于怀。

“呼!是这样吗?我也知道这个卖场的规矩,我、是我抢了你的工作了那!原来你是早有辞职的意向,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很过意不去的!”

“当然是这样的了,向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怎么会甘心在卖场里当一个普通的售货员那?所以你也不用自责了!”

徐斌对贾文的直白很赞赏,所以一直说一些开导贾文的话,让她不用自责,又和贾文开了一些玩笑。

就在和贾文说笑的时候徐斌看到了卖场这一层的经理向他和贾文这边走来。徐斌笑着对贾文说:“好好干吧!我去找经理结算一下我的工资。你要把我的地盘照看好哦,以后有时间我会经常回来看看的!”

“恩!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你以后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一些好吃的就行了!”

“呵呵!那还用说吗?只要你不怕吃胖每次来我都给你带!”

徐斌说完就向经理的方向走去,而贾文也没有再和徐斌说些什么。本来这种新旧员工交接的话动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场面话,点到为止就是最好的了。

而徐斌通过刚才和贾文的短暂交流从贾文的言谈中知道了,这是一个单纯。入世不深一个没有心计还没有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女孩。

“哈哈!吴经理早上好啊!”

徐斌结束了与贾文的交谈之后便迎向了想他这面走来的卖场吴经理。先是大声的打了招呼,然后毫不理会周围诧异的目光一个熊抱就将吴经理抱住了,然后小声的在他耳边说:“去你的办公室。”

“恩,恩!好!”

被徐斌熊抱住的吴经理听到徐斌在他耳旁说的话之后有也恼怒但却又无可奈何的‘带’着徐斌走向他的办公室。

因为吴经理知道徐斌的脾气,尽管商场已经决定要将徐斌辞退,但他也不好和徐斌闹的太僵,必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徐斌真的要是铁了心的闹了起来对商场的形象也是一个不小的影响。

就这样徐斌‘搂’着吴经理的肩膀在外人眼中有说有笑的向吴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一干人看到吴经理并未当中给徐斌难看也不说破什么,全都四散而去回到自己的展厅做自己的工作去了。而隔在人群后面的贾文望向徐斌的眼中却多了一丝感激!

“呯!”

徐斌和吴经理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之后,徐斌悠哉的走到了办公桌前的转椅上坐了下去。然后拿起座上的小楼点燃了一根烟后对吴经理说道:“事情是怎么个情况我也知道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用不着说什么客套的话。麻烦你告诉财务将我的工资结算一下明天我来取。”

徐斌说完也不理会面色不善的吴经理,嘴里叼着那根刚点燃的香烟从转椅上起来头也不会的开门走了出去!

“呯!”吴经理愤怒的关上门,脸色阴沉的他走到了刚才徐斌坐过的转椅前坐了下去。然后用让徐斌气的发抖的双手点燃了烟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呼!”吴经理在吸这口烟的时候表情不断的变换。从一开始的愤怒,到他吐出烟的时候,表情已经变成那种商场人公事话的表情。

吴经理显然也是一个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老油条了,不过当他把手中的那盒烟放到桌子上的时候,那烟盒已经在刚才吴经理吸烟的时候被握的褶皱不堪。显然里边的烟全部都已经变成废的的,可见徐斌刚才的所作所为将这个商场的老油条也气的不轻!

“啊!自由了!但是又失业了!”徐斌走出商场后大喊了一声!当然后半句是在心中感叹的。

“不过算了!先去看一下有没有挑战性的工作,然后再去和朋友们继续大嗨两天。前两天都没有玩的怎么尽兴,好不容易脱去了枷锁一定要好好的疯狂一次!”

徐斌说完就向人才市场杀去。徐斌每次换工作的时候都要先找好下一个工作之后,和朋友们出去好好的玩玩,才正式上岗,用他的话说这叫‘有备无患’、打好提前量。

“哗哗!”

“我靠!这么多的人啊?”徐斌到了人才市场之后发现里面人头涌动,在里面想插个针进去都难。

“怎么现在找工作的人这么多?不管了!先挤进去再说!”徐斌说完便摆好架势向人才市场里面冲了进去。

十分钟后。

“呼!呼!MD!老子废了半天的劲怎么还TMD是在外面游荡?”

原来徐斌每次挤进去的时候没有一回的功夫就没涌动的人流给排了出来,有一回更是霸道,徐斌直接被挤到了地上。而一个美女也被涌动的人群给挤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屁股坐在了徐斌的脸上。

徐斌当时一阵缺氧,要不是那个美女及时的发现不对劲,徐斌说不定就要在这里窒息而死了,徐斌起身后本想教训教训坐在他脸上的人。可起身后发现对方是个美女只有便打消了这个不和谐的念头,而看到美女脸上的囧态之后就更不好意思了。

说到底也算是他占了一些便宜,再一想想都是来找工作的也都不容易,就对那个美女一笑而过了。

第二章 当铺

“苍天啊!难道我今天就只能对着这里‘望洋’兴叹了吗?不行!出去看看外面一定还有招人的,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合适我还有挑战性的工作!”

徐斌说完就向人才市场的外围杀去。

又三十分钟后。徐斌坐在路边抱怨道:“MD!现在的工作怎么现在的工作这么难找啊?什么单位都要大学以上的文凭,本科的还得看学校!真是大学生遍地走,本科多如狗啊!为什么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就这么难那?老天爷啊!你给个机会让我给你打工吧!”

徐斌抱怨完之后知道今天没什么希望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了,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土准备先回家再说。

就当徐斌刚出人才市场的大门准备向车站走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长袍在那发传单的人。

“奇怪!大热的天气那家伙还穿着长袍!不觉得热吗?去看看他发的什么?”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徐斌走向了那个穿着长袍的人,到了那人的附近徐斌对他道:“哥们!发的是什么啊?也给我来一张看看!”

徐斌说完就向那人将右手伸去,而那人并没有回答徐斌什么也没有出声。只是将手中的传单递给了徐斌一张。

徐斌结果传单也没有在意长袍人的怪异举动,只是将实现集中在了传单上的大大的‘一万’两个字上。

招聘:当铺掌柜一名,学历不限,年龄不限,经验不限,试用期内每日工资一万,试用期过后待遇从优。地址--------------------------------.

“一万!试用期的工资就是一万还是日薪!而且上面还写着试用期过后待遇从优,能比一天一万还优的待遇会是什么?”

徐斌看清楚传单上的招聘简章之后惊讶的都快将下巴掉到地上了。

“MD!这工作真是太有挑战性了,太激情了,太适合我了!地址!地址!地址在哪里?”

徐斌的眼睛犹如饿狼见到了美女一般泛着绿幽幽的颜色。恨不得将眼睛都安在传单上去寻找地址。

“右转,右转,右转,再右转,大回!这是TMD什么地址?”

心情正处于极端亢奋中的徐斌在看到了传单上写的奇怪地址之后便气愤的大声骂了出来,因为那传单上面写的地址实在的TMD像是在恶作剧般的坑人了!

“算了!去看看吧,反正今天也就是这样了!要是这个没戏的话就先回家大嗨一觉晚上在出去玩玩!”

徐斌拿着手上的传单,照着上面写的地址走着。从早上到现在徐斌是吃了一肚子满满的闭门羹现在也是无所谓成与不成了。

“嗯!右转!大回!就是这里了!”

徐斌抬头看了看,顺着传单上的地址已经找到了。

“嗯?这里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当铺了?”

徐斌看了看眼前一个挂着当铺招牌的复古房子,在他对这个城市的了解这个地方本来并没有一间当铺的。

“算了!说不定是什么时候盖得那!我也好久都没有来这里了!先进去看看再说!”

徐斌抬脚就走进了当铺。进门之后就是内堂,依旧是复古的风格。古典的桌椅,充满古代意识的屏风,还有那瓷铸的茶具。

徐斌现在感觉自己仿佛是‘穿’了,从进门到现在他没有看到什么足够现代化的东西,要不是头顶上的那些电灯证明了自己还是在科技时代,徐斌真的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到什么不知名的朝代了那。

“那个!请问这里是要招人吗?”

徐斌轻声的询问着!因为他在进到内堂的时候便看到了四个人。内堂的布置犹如古代的会客厅一样。

徐斌直面的是主座,也是由上等的木材精细雕琢而成,上面的花纹美制典雅,显示了主人那高调的品味。

主座下面就是客座,四个客座两两相对的在主座两旁,与主座相比客座也是无比的别致。四个客座也是有上好的木材制作而成,每个客座的边上都有一个可以摆放茶具的小木桌。

不过徐斌的询问并不是冲着那代表主人身份的主座问的,因为主座上面现在是没有人。徐斌的询问是对那客座上的四个人。

徐斌一进入内堂便开始打量四个人,三男一女,主座右边的是两个大概是三十岁男的,一个是体型偏瘦,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让人觉得有着相当的智力。

另一个则是身材魁梧,虽然是穿着西装,但也能看出衣服下面的鼓胀感。一张四方脸,眉宇之间掩饰不住的煞气,属于那种有着威势,让人打眼一看便退避三舍的人。

主座右边相对的左边坐着的一男一女。与右边两个貌似已经经历过社会风浪的有为人士不同。

左边的一男一女一看就是刚步入社会。男的一身休闲,坐着也没有老实,一条腿在不停的点着。脸上虽然平静,但他的腿已经让人看出他的紧张。

而那个女的一身职场装束,扎着马尾辫,脸上是淡淡的素妆,没有将她的美丽容颜给染色。标致的柳叶弯眉、樱桃口。‘一个美人’这是徐斌对这个‘女人’的评价。

不过这个‘女人’虽然穿着成熟,但从她的年龄看来,也只是一个刚走出象牙塔的学生,所以徐斌在心中加上了‘一个漂亮不得了的美丽女孩’。

四个人也是从徐斌进来就看了徐斌一眼,听到徐斌的询问,右边的两个社会人士并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端起了手边的瓷铸茶杯喝起茶。

而左边的那个年轻男孩仿佛是更本就没有听到一般,依然在哪里用另类的方法抒发着自己心中的紧张。

三个人的沉默让徐斌好不尴尬。最后还是那个穿着职场装的女孩出声缓解了徐斌的尴尬。

“哦!是的!你也是来应聘的吧?这里的人等一下就会出来,你还是先找个地方……….”

女孩说到这里便说不下去了,她本来是要对徐斌说先找个地方坐下。可又转念想到四个客座都坐满了,总不能去坐在地上吧。

而右边的两个中年男人见到女孩出声也只是轻轻的抬了抬眼,‘不屑’这是徐斌从那两个人眼中读到的意思。

徐斌见到自己的询问三个男同胞都是默不作声,反倒是这个女孩回答自己。心中感慨:“这个念头果然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还是女同胞们好说话啊!既然是这个女孩帮自己说了话,也不能让人家下不了台啊!”

徐斌默默鄙夷了两个中年男同胞,然后对职场装女生说道:“哦!那我知道了!我叫徐斌!”说完便将手伸到了女孩面前。

职场装女孩听到徐斌介绍自己并把手伸到了自己面前,也下意识的站起来伸出手回答道:“我叫赵芳欣!”

“好软!”

只是徐斌握住赵芳欣的手后第一个感觉,虽然想手一直就这么握着,不过徐斌是个典型的伪君子,并没有留恋在赵芳欣那柔弱无骨的手,一触既分象征了一下友好之后徐斌便将手收了回来。

赵芳欣虽然是刚走出学校步入社会,但凭她的相貌在学校也不乏众多的追求者。因此并没有像一个不懂世事的女孩一样流出局促的神情。

知道眼前这个叫徐斌的人让自己避免了与他同样的尴尬,而徐斌点到为止的礼仪也给了她一些好感。对徐斌微微一笑,便坐了下去。

伪君子徐斌也是回报了赵芳欣一个好感的微笑,但心里却已经翻天了!

“苍天!俺终于见识到了回头一笑百媚生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这就是啊!虽然没有见到再笑倾人国,但这样也够回去跟那帮牲口们去显摆一下了!”

在徐斌与赵芳欣交集的过程中,另外三个男的除了那个看着有些魁梧的男人打量了一下徐斌外,剩下的两个根本就再也没有看徐斌一眼的兴趣。

徐斌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那种身为上位人的气势,也不可能让人一见就感到亲和。但还是对三位男同胞的漠视有些不满。

心中鄙夷了一下三位男同胞后便对自己的处境有感到尴尬了起来。内堂中五个位置,除了主座之外的四个客座都已经被占了,现在他就只能站着,在这个复古的内堂当中真的就像是个侍奉的小厮。

“那个带眼睛的家伙明显是个精于算计的人,应该是长时间担任各种动脑的文士的司职,算是个社会的精英。”

“这个身材魁梧的大叔,应该是个进过局子的人。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眼神中的闪烁显示了他现在复杂的心情。但从他的表现来看也应该是个经常在上位上带着的人!”

徐斌对主座右边的两个‘成功人士’评价完后目光又投向了右面的赵芳欣和那个男孩。

“这个叫赵芳欣的美女从她的年龄上来看,显然是个刚走出学校,或者是还没有毕业的学生。但从她的言谈中可以看出来,是个接受了良好教育而且和社会已经擦了边的人。也是可以成为大树的好苗子!”

“至于这个貌似有着多动症的小子,应该没有什么工作的经验。但从他身上的穿着和手上没有一点工作过的痕迹来看这个小子的家里应该起码也是个小资的程度,到这里来找工作也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徐斌在心中对四个人评价完后便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是没什么希望了,论生意头脑,他这个也只是干干卖场销货员的人看上去怎么也不是那个眼睛男的对手。

论管理,他也就是管理管理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那个一看便让人心生畏惧之心的魁梧男。

论学历,他这个半吊子也不可能比得过赵芳欣这个一看就是正牌名府出来的美人。

就连那个一副多动症的小子徐斌也自认比不了。据徐斌目测那小子身上的装束,就那一双鞋就足以超过徐斌这一身杂牌的价格了。

五个人都各怀各的心思,除了徐斌刚一进门和赵芳欣的对话,彼此再也没有交流过。五个人就这样在这个宽敞的内堂里默默的等待着这里的主人出来。

第三章 我留下来?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五个人都各自沉默的情况下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此刻这间当铺的主人还是没有出来。

“苍天啊!这里的主人怎么还没有人出来”

一个小时的时间,对于四个坐着喝茶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除了那个男孩显得更紧张一些外,另外三个依然悠然的坐着。

但徐斌就不同了,四个人是坐了一个小时,而他就这么站了一个小时,期间为了不给那个叫做赵芳欣的美女,留下不好的印象,徐斌的这一个小时愣是和站军姿一样,没有一点出格的动作。

一个小时的坚持站立,让徐斌的腿都开始有点发软,以前在商场的时候虽然也是站立的时候多,但那个时候也就是和客人介绍商品的时候是站起来,其它的时间都是可以坐着的。并没有像今天这样,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期间连一点轻微的小动作都是少的可怜。

徐斌看了看内堂中央的主座,心中升起想要立刻坐上去的欲望,并不是有什么在引诱徐斌,而是他的腿实在是酸的不得了。

“不管那么多了,再这样一直站下去我就要去截肢了。况且现在看来这次应聘我是没什么戏了,就算坐在那个主位,被这里的主人看到,也没有什么有所谓的了!”

徐斌看了看这次三个可以将他‘打’的体无完肤的竞争对手,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情向主座走了过去。

其实徐斌也想就此走掉,不再竞争这个复古当铺的员工,但他一个是觉得就这样走掉的话有点憋屈,都站了一个小时了,就算是不能应聘上也要见见这里的主人,不然着一个小时的军姿站立不是太冤枉了。

再就是因为赵芳欣这个大美女了,徐斌不想给赵大美女留下一个临阵退缩的不好印象。而且徐斌打的如意算盘是,如果他和赵芳欣这个美女都没有应聘上的话,还可以一起结伴出去。顺道当个护花使者,打下一个可以捞月的基础。

徐斌龙行虎步的走到了主座前,绕过了座子,就这样‘坦然’的坐在了主座上。

看见徐斌不怕死的坐在了主座上,客座上的四人表情各异,赵芳欣的表情是惊讶,她是个处世不深的女孩儿,如果不是见过了这里的主人,他还以为徐斌就是这里的老板。

那个斯文眼睛男的表情虽然也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屑于鄙夷,在他看来徐斌这个穿着一身地摊杂牌货的人根本就不能成为他的竞争对手,徐斌此刻的举动看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小丑一般。

到了魁梧大汉这里就是皱了皱眉头,表示对徐斌不尊重这里主人的举动不满,但也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作出什么举动。

而那个男孩对徐斌坐上主座的举动,根本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仿佛是徐斌的举动在他来说是理所当然一样。

抛去了四个人对徐斌那喧宾夺主的反应不说,就在徐斌刚坐上主座没有一分种的时间,就在那个屏风的后面走出了一个老者。

徐斌开始并没有看到老者的到来,而是看到坐在客座上的人,都看向了他的右面,然后便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徐斌,一眼就从他们的动作中知道了,‘正主’来了,能够让那三个从进来开始便变没有和他说过话的人,都齐刷刷的站起来,就只有这里的老板了。

徐斌就在客座的四个人都站起来之后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顺着四人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右边。

老人!

一个老人!

老人穿着一件与这里风格搭配的复古长袍,一双布鞋。

说是老人,是因为这人有着一头白发,但与白发并不搭边的是,老人的那张面孔。

老人虽有着一头白发,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皱纹与老年斑,仿佛岁月在身上留下的痕迹就只有那亮如银丝的白发了。

“着就是传说中的鹤发童颜?”老人的相貌让徐斌目瞪口呆。

老人来到厅堂,先是微笑的看了一眼从主座上起来的徐斌,让后对站起来的众人道:“都先坐下吧!”

众人闻言也都做了下去,只有徐斌还尴尬的站着,本来他坐的这个位置就是这里主人的,现在主人回来了他又上哪坐着去!

坐下的眼镜男看了一眼徐斌眼中尽是嘲笑之意。

老人看着尴尬的站在位置的徐斌,还是微笑的表情不变。对徐斌说道:“小友也坐下吧!那个座位也不是老夫的!”

徐斌听到老人让自己坐下也就没有客气,大马金刀的又坐在了主座上面。

眼睛男看到老人让徐斌坐下,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被赶出去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同样他也听出了老者话中的意思,老者也并不是这里的老板。

老者扫了一圈坐在诸位上的众人,然后开口道:“各位来这里都是应聘的吧!”

听到老者的询问在座的诸人皆是点头称“是”,不过徐斌的肚子里却在打转。

“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是来应聘的,难道是来这里闲逛的?”

老者好像是能听到人的心中声音一般,眼见瞄了瞄徐斌的位置。

“既然各位没有是来闲逛的,那老朽就出一道题目,答对的就是众人当中的胜出着,可以留在这里。”

老者的前半句话好似是随意一说,但徐斌却听到他在‘闲逛’这俩个字上咬重了音节,这让徐斌怀疑老者是不是听到了他刚才在心中的话。

就在徐斌疑惑老者是不是听到他心里话的时候,老者已经开始出题了:“请问各位!在各位的心中,什么是‘交易’!”

老者的话让众人陷入了思考当中,看到其他四个人在思考的状态,徐斌也作势的思考了起来。

老人环顾了众人一圈,就在老人以为众人还要思考一会的时候,坐在右边客座的那个眼睛男站了起来。

“交易!为的是争取最大的利益,用最小的代价,从对方那里交换最大的利益!”

老者听到了眼镜男的回答,深思了一下,微笑的对眼睛男点了点头,又示意对方坐下。

坐下后的眼睛男拿起了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的满意,答得不能说是完美,但也是圈圈可点。

而且他知道这个众意得题目看似简单其实却难得很,刚开始答得人是可以说出一些道道,可越到后面的人越难,当所有众人已知的东西都已经被前面的人说了出啦,后面的人答案范围也就变得小了起来。

所以为了避免词句囊尽得情况,眼睛男就抢在了中人之前答了出来。

而那个魁梧大汉在眼镜男坐下后也站了起来。

“交易当中,将利益最大化那是必然的。但我们聪明也不代表对方没有脑子,谁也不可能白白让利给你。因此在交易当中我们就要投其所好,以一些并不在交易范围当中的规则,而又不影响我们太大利益的东西,来打动对方的交易人。这样才能做到将利益最大化!”

老者听到魁梧大汉的答案,依旧是一脸微笑的对他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先坐下。

赵芳欣见已经有两个人给出了答案,心中也有些紧张了起来,揣着心中那些在学校中学来的东西也站了起来。

“交易也叫买卖!交易就是买卖双方对某一样产品或商业信息进行磋商谈判的一单生意。交易是指双方以货币为媒介的价值的交换,而《易·系辞下》也有说过‘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所以我认为交易一定要双方坦诚,这样才能不在不伤和气的前提下完成交易。”

老者的表情和前两个的一样微笑着示意赵芳欣先坐下,然后等待下一个人的答案。

坐在左边的男孩看到已经有三个人给出了答案,脸上紧张局促的神色。赵芳欣坐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交易处了利益之外,更重要的是保障,双方一定要在有足够的保障前提下进行交易。要保证我们拿出了我们交易的东西后,对反也要无误的给予我们要的东西。”

老者微笑的看着紧张和局促都写在脸上的男孩,还是压了压手示意男孩先坐下。

内堂中的五个来应聘的人,有四个人都给出了答案,只剩下徐斌一人了。

老者也在听完四个人的答案后,目光便落在了徐斌身上,而给出答案的四人目光也一起的看向了徐斌。

感受到众人目光的徐斌,脸上也红了起来。说实话,在来的时候他就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纯粹是那一天一万的诱惑给勾来的。

在他看到有这四个‘精英’在这里后便没有什么竞争的欲望了,而且‘交易’的这个答案已经基本上让前面的四个人给‘圆’了,到了他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说头了。

老者看着徐斌微笑道:“小友!你也来说说你对‘交易’的看法!”

徐斌感受着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老大爷!我看就不必了吧!他们四人回答的都挺好,我就不在再做补充了。您也不用在考虑我了,就当我已经弃权了。您就在他们四个人当中选一个吧!”

听到徐斌所自己要‘弃权’的时候,眼镜男眼中露出了讥讽的神色。而赵芳欣的眼中则是失望。

老人并没有因为徐斌说出弃权而放弃,依然微笑的对徐斌说道:“小友!既然来了,就不要吝啬言语了。”

徐斌对老人的执着显得无可奈何,又用眼光扫了一眼坐在左边的美女赵芳欣。仿佛是美女给了他力量了一般,只见本来还滑稽无比的徐斌,立刻变的挺胸抬头。

“既然老大爷执意要我说说,那我也就不怕献丑了!”

“前面的四位都已经将交易的意思基本上完全的解释出来了,让我再补充也就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但刚才四位说的都是如何将交易的利益最大化,如何保障交易,和怎样顺利的交易。那我就说一下怎么样来‘拉’交易。”

“就算是要交易中的利益最大化,但是没有人和你交易,你的利益也无从得来。所以我认为交易并不能做一锤子的买卖,不能将利益吃死。”

“交易当中应该适当的放水,在不损伤根本和交易原则的前提下,让利给对方,只有在吃到了甜头,这样对方才能再次的与我们交易。”

“而且!在我看来,‘交易’是与‘交际’化等号的,如果与我交易的对方在吃到了甜头后,势必是要告诉周围人的。虽然一个人的交际圈子是有限的,但当这个圈子一传十,十传百的下去,这个圈子就是无限大了。当他们吃到甜头又告诉周围的人,这样无限的扩大下去,就算是再微薄的利益也是变的无比的庞大!”

徐斌说道这里已经将他,在社会中积累的推销经验完全的总结了出来,在说完后他并是不看向那个微笑着的老人。而是看着坐在左边的那个赵美女的反应,

徐斌看到赵美女眼中,露出带着些许赞赏的目光后,这才看着面前的老者说道:“怎么样!老大爷,您对我的答案还满意吧!”

老者听到徐斌略带挑衅的询问后依然是微笑不变的说了声:“不错!”

老者回答完徐斌后,又看了一下坐着的四人。

“各位的答案老朽也都听完了,答得都非常的完美,奈何这件当铺只需要找一个人,因此……………..”

老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用手指向了徐斌。

“这位小友留下!”

听到老者指着徐斌说到让他留下后,五个人的表情不一。

眼睛那的表情是不可思议带着些许的愤怒。

魁梧大汉而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美女赵芳欣则是满脸的羡慕。

那个男孩是一脸的灰败,好像有着无比的不甘。

至于徐斌则是在老人说让他留下后张大了嘴巴,用手指着自己惊讶道:“什么?我留下?”

第四章 掌柜实习中

“我留下?”

就在徐斌的疑问下,四位‘精英’表现出了‘行动无疑是最好的证明’这句话,只见本来在座的四人同时起身就要向门外走去。

“等等!”

就在赵芳欣四人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微笑的老者叫住了他们。

刚要离开的四人听到老者的挽留也停下了脚步,满是疑惑的回头看着老者。

老者对四人疑惑的眼光,依然是报以微笑面对,只见他不知道从那就弄出来一个托盘,上面整整摆放着四打红票子。

“既然四位来了也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归。虽然你们没有留下来,但你们的言辞却让老夫耳目一新,所以这些还请各位收下!”

赵芳欣等四人听到老者的话语是无比的惊讶,就连在社会里打滚多年的眼睛男和魁梧大汉也是同样,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没有面试上还给钱的,而且还不是小数目,一人一万的钱财,在这个时代也是数目不菲。

虽然惊讶老者的大方,但既然是白给的钱也没有不拿的道理。

四人中最快反映过来的依然是眼睛男。

眼睛男平静的走到老这面前,拿起了一万低低的对老者说了声“谢谢”。用无比沉静的声音道完谢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接下来是魁梧大汉,从老者面前拿起了一万以后,用徐斌看来满是江湖气息的对老者抱拳对福后也走了出去。

第三个来到老者面前的是那个一身名牌的男孩,男孩兴奋的走老老者面前拿起了一万。然后对老者鞠了个躬,欢快无比的对老者说道:“谢谢你了老伯!”然后便如同撒欢了一般跑了出去。

最后便只剩下赵芳欣了,赵芳欣站在老者面前犹豫不绝。她不同前面的三个都是见过大钱的人,她以往见过的最大的数目也就是自己刚上学的时候开始的五千多块的学费,一万快得现金在她的眼里也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

而且赵芳欣不同于与眼睛男和魁梧大汉那般在社会打滚已久,也不同于男孩那般的家境殷实,在学校的教导师无功不受禄,她知道自己的那番话也不值一万块。

但赵芳欣看到三个人都各自拿了属于自己的一万块走了,而现在急需用钱的她也是很想拿走的,但思想的道德却让她迟迟不定。就这样的怀着现实与道德双双夹击,在老者面前犹豫不定。

老者没有看出赵芳欣的犹豫,又或者看出来并不出声,依然是一脸的微笑,老者不出声但徐斌却看出了赵芳欣的犹豫,一心要博美女好感的他立刻出声开解。

“赵芳欣,既然老大爷说这是给你们的报酬你就拿着吧!况且老大爷他既然把钱拿出来了就说明他老人家‘不差钱’,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当借得,以后找我再还给老大爷呗!”

徐斌说是开解其实还是希望和赵美女建立个联系。

赵芳欣听到徐斌说完也决定了,心思匆匆的将老者面前最后一万快拿走,低头说了声“谢谢”便仓皇的跑了出去。

“诶!诶!我的电话是189########!”

看到跑出去的赵芳欣,徐斌急忙的说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也不管赵芳欣是否听到。

“哎~~!怎么这样就走了呐?我还想在交流一下那!”

徐斌看到赵芳欣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内堂的拐角后,气玫的自言自语着,也不在意这里的‘主人’还在旁边!

老者没有理会徐斌的自言自语,带着一脸仿佛万年不变的微笑的走到徐斌面前,然后又拿出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纸张!

“既然你已经被录取了,那就先把这个签了吧!你的职位是‘掌柜’!”

“掌柜?这算是什么职位?”

正在沮丧中的徐斌听到老者说到自己的职位是‘掌柜’,心中奇怪不已。顺手接过老者手中的纸张。

“应职者在没有做过交易之前为‘试用期’,唯有在做完第一笔交易之后才可以转正,正式的成为当铺‘掌柜’,拥有当铺的一切权利!”

“‘掌柜’不允许作出有损当铺和违反当铺规则的交易。”

“甲方‘掌柜’_________,乙方当铺。”

“就这么简单?”

徐斌看着手中那勉强可以被称为‘合同’的东西。

上面的条款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苛刻和霸王条约,简单和宽松的简直让他不敢相信,而且这个合同上的乙方并不是什么人,而是‘当铺’,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

疑惑的徐斌将目光转向了老者想询问一下,却见老者手中握着一只笔伸向他,意思非常明显的让他签字。

徐斌先接过老者手中的笔,并没有着急现在合约上签字。

“老大爷!我先问一下,招聘传单上写着试用期一天一万的工资是不是真的?”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那我要是完成在这个当铺的第一笔交易成功转正后工资是不是比试用期的高?”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有没有节假日?”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能不能迟到?”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能不能早退?”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能不能预支工资?”

老者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能不能…………….算了!也没有别的了,倒是大爷你说一句话啊!”

徐斌见自己所有的‘无理’要求都在老者无声的点头下通过,也就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老者见徐斌在合同上签完字后伸手将合同拿了起来,然后响应徐斌的话。

“试用期当中你只能住在当铺中,不允许出去,食宿有我来负责,直到有人来当铺交易。现在!跟我来!我带你去你今后要住的地方!”

老者说完收起手中的合同,转身向里面走去。

“哎!哎!你等我一会,着什么急啊!”

徐斌匆忙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随者老者的脚步。

徐斌跟随老者走屏风的后面,来到了一片长廊,长廊中有两个相对的房间。

老者停下来指着其中一间道:“这房间就是你在试用期的住所,而我就住在对面。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一声!”

老者说完就打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只剩下徐斌自己在空荡的长廊中站着。

“卧靠!搞什么啊!弄的跟拍恐怖片似的!”

徐斌对老者不苟言笑和当铺中的气氛很是反感。

“算了!还是进屋子里面呆着吧!”

“吱呀~!”

徐斌就打算进自己的房间,可就在他的手刚搭上房门的时候,他身后的们忽然间打开了。然后徐斌就听到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低沉声音。

“记得敲门!砰!”

没等徐斌说什么,老者便已经再次的将自己的房门给关上了,留下一脸惊魂为定的徐斌在长廊中。

“FUKI!”

徐斌懊恼的吐了一句国际通用语!

再也不想在这个阴森森的长廊中停留下去,徐斌快速的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嗖’的一下钻了进去。

进入房间的徐斌开始打量这个,自己不知道要住多久的地方。首先进入徐斌视线的是直对着房门的一张大床。

床的风格是大概十九世纪的风格。金属的床架,足够围起床的纱帘。

“双人床!起码可以在睡觉的时候随意施展了!”这是徐斌看到这张床的第一思想。

徐斌的视线从床上移开,看向床西面的一个书架。

书架并不小,上面起码放着将近两百本书,而且从这些书的订制方式来看也是有些年头了,最起码徐斌知道现在的书并不是这么订制的。

出了床和书架之外,这个房间就只剩下了一个书桌,上面寥寥的放着一些笔,从毛笔到钢笔各式各样。

“靠!连个电脑都不给配!”

徐斌对这个复古到,可以说的上简陋的房间抱怨不已。他见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便走到了书架前,挑了一本名字让他感兴趣的书就‘跳’到了床上开始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徐斌便睡着了。

“当!当!当!”

熟睡中的徐斌听到了敲门的声音,知道门外的人就是这个当铺的老者,懒懒的问了一声“什么事!”

“来内堂吃饭!”

徐斌感觉到老者说完后便走了,他也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像内堂的方向走去。

来到了内堂徐斌就被一股扑鼻的香味给吸引了过去,看着内堂里摆放的菜肴徐斌犹如饿了很久的人一样‘扑’了上去!

饭间徐斌除了奋力消灭眼前的食物外,并没有和老者过多的交谈,只是知道了老者的姓名,老者的名字叫做“梁翁”很有意思的名字,徐斌从此也就称呼老者为“梁老”!

就这样徐斌开始了他的当铺实习生活,每天就是除了与梁老共同进餐外,就是在房间看书看到睡着。

期间徐斌也想过,在这个不算了解的当铺中转转,但是每次吃完饭后梁老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徐斌自己在这个空旷的当铺中,独身一人的徐斌,也就自然断了探索当铺的念头,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徐斌知道‘好奇害死猫’!

而且徐斌也没有想过不干,因为梁老在每天的早上,都会给他一万块钱。当徐斌第一次从梁老手里接到一万块钱的时候,脑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NND!竟然是TMD日结!”

梁老的‘慷慨’结算,也让徐斌在这段日子以来,从未升起过‘不干’的念头,反而徐斌期盼着第一个客人到来,好让他享受一下比一天一万更爽的待遇。

第五章 我要当肾!

转眼间徐斌从梁老手里接过的钱已经有七万了,这表示徐斌的当铺实习生活也已经过了七天。

七天的时间唯一让徐斌值得期待的就是梁老所做的饭菜,每天都都是不同的菜肴。而且每道菜都是让徐斌有一种快要将自己的舌头咬掉的美味。

不过七天如同与世隔绝的生活已经让徐斌的精神到了要崩溃的边缘,七天里除了和梁老在用餐的时候简短的交谈外就是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

对于过惯了醉酒霓虹的徐斌来说这可以说是幽禁的七天让他已经无法忍受了。而且更让徐斌感到悲剧无比的事情是——这个当铺没有信号!这让他七天里想打个电话聊天都变成了奢望!

“不行!在这样下去我都要被憋疯了!要是下午再没有人来这个当铺交易,我就去和梁老头说我不干了!”

徐斌此刻深刻体会到了‘金钱诚可贵,美味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意思了。

“当!当!”

就在徐斌准备要去和梁老说不干的时候,徐斌的房门被梁老敲响了。徐斌看了看时间,并不是吃饭的时候,随即疑惑的道:“什么事啊!梁老!”

“出来!有客人来当铺交易!”

梁老短短几个字的回答却让徐斌兴奋不已!七天与世隔绝让他迫切的要和人交流。也在期望着做完第一笔交易后的‘转正’!

只见徐斌听到梁老说完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飞’一般的奔向了门前将门打开。

“在哪?在哪?”

徐斌开门后便神经似的询问梁老,梁老也在看到徐斌的摸样后,难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并不是他一直保持的微笑,而是真正从自己内心情感中表现出来的笑意!

“当然是在内堂了!跟我来把!”

梁老说完便向内堂的方向走去,而徐斌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马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慌不忙的随着梁老走向内堂。

到了内堂,徐斌便看见梁老口中的客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件已经脏的发亮的黑色衣服,头发也是乱蓬蓬的,脸上还有着久没有修理的胡茬。

在徐斌刚看到他的时候,此人正一脸焦急坐在主位对面的一把椅子上。而徐斌也在打量完了这个来交易的‘客人’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梁老。

徐斌是在是不明白,这个明显是身无分文的家伙能来这里当什么!难道要把他身上穿的那些扔出去都不一定有人要得衣服拿来来当了?

梁老并没有去解释什么,而是示意徐斌此时应该做到主位上去。

徐斌见梁老并不想多说什么也就不在去自讨没趣,起步就走到主座的位置坐了下去。

而坐在徐斌对面的那个男人看到徐斌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家当铺的掌柜是如此年轻的人。

“请问!你就是这家当铺的掌柜?”

徐斌听到男人质疑的话语心中也有些微微怒火。他当然这个掌柜,最然是在试用期,但只要完成了这笔交易也马上就能度过试用期了,因此便用微带不满的语气回到:“是的!我就是这里的掌柜!徐斌!请问秦先生有什么不满吗?”

徐斌在从房间到内堂的这段路上已经从梁老的口中得知这位秦先生的名字,在看到了这位落魄的秦先生竟然怀疑自己,话语中便带有了上位者的威严。

“不敢!不敢!”

坐在徐斌对面的秦先生听出徐斌话语中的不满,生怕这位年轻的徐掌柜不作自己的生意立马表明自己没有别的意思!

徐斌很满意秦先生略带惊慌语气的回答,这种情况以前也只是别人在他的身上体会到。既然示威的效果达到了,徐斌也立刻进入了正题。

“请问秦先生来到当铺是想要当什么?”

秦先生听到徐斌询问自己的典当物,先是犹豫一下,便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我要当我的一个肾!”

“什么?”

听到这个秦先生说要当自己的肾,徐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要当我的肾!”

秦先生这次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语气中带着坚决!

“轰!”

徐斌这次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这个秦先生说的是‘当肾’。徐斌在确定后只觉得自己脑袋仿佛被冲击了一样。

“TMD!难道这个所谓的当铺其实是倒卖人体器官的!”

此刻的徐斌对这间当铺做的所谓的‘交易’感到深深的怀疑!

“连卖肾的人都来到了这里,说不定就是哪个黑市器官的交易所。这样也就能解释我在这里七天才来一个‘客人’的原因,这年头穷人多但穷到要卖自己器官的人还是真的少有!”

徐斌在却定了自己的想法后便要起身就走,不淌这趟浑水!要知道在华夏,私自倒卖人体器官可是重罪,就算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被抓到了可是免不了牢狱之灾的。

徐斌的起身让坐在他对面的秦先生紧张了起来,这个秦先生以为徐斌要不作他的‘生意’了。

只见本来还一脸落魄的秦先生,在徐斌刚站起来后也跟着站了起来,双手越过隔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一把就拉住了徐斌。

“求求你不要走!你这里不是什么都收的吗?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被这个秦先生突然拉住的徐斌现在是手足无措,他并不是不想做这笔交易,而是他不敢!徐斌现在可不想因为几万块钱而去蹲大牢!

就在徐斌不知道如何对这个有些癫狂的秦先生解释的时候,梁老出声了!

“秦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的徐掌柜并没有说不做你的生意!”

梁老的话仿佛是有着魔力一般!刚才还激动不已的秦先生听到梁老的话后竟然乖乖的坐下了!

徐斌见到拉住之自己秦先生松开了手,也随着送了口气。他刚才真怕这个理智不清的秦先生对自己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虽然他自问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但也不能保证在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轻松的制服他。

从秦先生的纠缠中脱身的徐斌立刻将目光投向了刚才出声劝阻秦先生的梁老,他现在急需要一个解释,应聘的时候可没有说是让自己来倒卖人体器官的!

梁老好似看出了徐斌眼中的意思,只见梁老走到了徐斌的身边对着徐斌的耳朵小声到:“先做完这笔生意!事情我会给你解释!”

徐斌听到梁老的话后眼睛中依然是被人欺骗后的愤怒,不过徐斌还是重新的坐到了主座上。因为他知道如果这里真的是黑市器官交易的地方,自己已经知道了这里的秘密想要简单的说‘不干’就轻松的走出去是不可能的。

另外就是徐斌还是比较相信梁老的。在七天的接触当中,徐斌看出梁老并不是一个广义上的‘换人’,起码不是那种坏到丧尽天良的那种人。

徐斌坐下后显示用眼睛告诉梁老‘你欠我一个解释’,然后便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坐在对面的那个秦先生说道:“好了!秦先生!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刚才是说你要当你的肾,请问你怎么就确定我这里就会收下你的‘肾’那?”

徐斌知道现在是不能在梁老哪里知道事情的始末,因此他准备从这个‘当肾’秦先生口中探寻一下蛛丝马迹。

秦先生听到徐斌的询问,用疑惑的语气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你这里会不会收我的肾!我是刚刚在赌场输光我所有的钱,正想去找地方借点钱来翻本。”

“然后就有个声音在我的耳边问我‘想要钱吗?只要用你身上有的东西交换就可以’我还以为是谁在和我说话,于是我就回答‘可以’,然后我的面前一花我就来到了这里!”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有些害怕,但随后我便想起了这应该就是我小时候听说过得那个‘地方’这里什么都收。出了金银财宝外,这里还收取别的地方并不收的东西,比如人体器官什么的!”

“而我想了想我身上有的出了器官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了,而典当一个肾也对我身体的影响不大,所以我才要当我的一个肾。难道这里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怎么都收?”

徐斌听着秦先生的陈述,越听心中越是惊恐不已。

“首先秦先生说的是他眼前一花就到了这里,这貌似就是转送啊!而且他还是听说过这里,虽然我没有听过关于这里的传说。但对方说是他小时候,以这个秦先生的年龄来看他小时才听过的故事我没有听过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不过既然这个秦先生听过这里的传说,那么这样说以前就有人来过这里‘交易’,而且和这个秦先生的典当物品一样,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金银首饰!”

“那这样看来这里虽然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是什么黑市的器官贩卖地点,但也并不是普通的地方啊!”

徐斌的眼睛又转向了梁老,梁老依然是一脸微笑。而徐斌第一次觉得这个相处了七天的梁老笑容是那样的阴森!

徐斌知道自己如果现在就逃走,一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既然跑不了!那就好好的将这场‘交易’做完!说不定看到我做的这场交易漂亮,梁老头还能放我一马!”

想到伸头和缩头都躲不过这一刀,徐斌也就老实下来准备做好这场另类的‘交易’。

在梁老和秦先生的双重注视下,徐斌坐直了身子。喉咙中发出了低沉又带有无比诱惑的声音。

“那么!我们来谈谈交易吧!”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