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我有个透视眼小说阅读_陈扬罗茜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1

《我有个透视眼》是由“乱了方寸”所创作,讲述了陈扬被女友背叛了,更是富二代打个半死,突然间有了透视异能,从此实现了男人的终极梦想,那么陈扬和罗茜的感情结局是什么,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1章透视

醉生梦死,玉州市最能体现身份象征的夜店,在这里,只要你钞票管够,就可以享受到帝王般的服务。

听着劲爆的DJ舞曲,看着身材火辣,神智不清的美女们如同中了魔咒一般的摇曳着身姿,前台收银处领班陈扬,双眼眯成一条缝,时不时的抽一口烟,目光扫向一个一个的美女!

“这个不错,大长腿,小蛮腰”

“这个也不错,肌肤如玉,吹弹可破”

“这个更不错,波涛汹涌,滋味十足”

偶尔的,陈扬心中点评道。

曾经,他也整天泡吧把妹,纸醉金迷。但自从他老子和女下属私.通被揭发,从博物馆馆长位置上自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这样过了,不为别的,没钱了!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夜店领班,就这,还是因为以前常来,和这里一个经理认识才有的工作,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好呢!

“陈哥,跟你说个事儿”就在陈扬思绪纷飞,想着以前的时候,忽然,服务员小李走了过来,小声道!

“啥事儿?又把人家肚子搞大了?”陈扬眉毛一挑问道,这个小李,一连三次,把店里女孩的肚子搞大,最后都是陈扬给摆平的,所以此时陈扬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

“陈哥,我和你说正经事儿呢”小李尴尬笑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打扰哥看美女”陈扬笑骂着开口!

小李这才在陈扬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妈的,老子警告你,再敢瞎说,小心我打断你三条腿”一瞬间,陈扬脸色冷了起来,揪着小李的衣服冷声呵斥道!

不是陈扬要怒,实在是这家伙太扯淡,居然说陈扬的女朋友罗茜,刚刚和玉州小霸王廖永辉一起去了二楼包房!罗茜是什么人,陈扬很清楚,那可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的,所以,陈扬愤怒!

“千真万确,二楼213,不信你自己去看”小李十分笃定的说道,说完便离开了!

尽管不信,陈扬还是朝着二楼走了过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咯咯,廖少真会开玩笑,我当然是喜欢您了,陈扬算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一只绿毛王八而已”刚到213包间的门口,陈扬还没有推门,就已经清楚的听见,包间里,一道让人酥到骨子里的女人声音传了出来!

“真是罗茜”一听这声音,陈扬身子一颤,脸色难看的暗道。

“哈哈,你这个骚.货,本少咋就这么喜欢听你说话呢”紧接着,廖少的声音传了出来,十分的开心!

“咯咯,廖少要是喜欢,那我就说给廖少听”罗茜笑着说道!

“说就不必了,本少喜欢你......”廖少玩弄女人的手段,在玉州那可是出了名的,此时,居然对罗茜说出这样的话,但让陈扬彻底爆发的是,罗茜不但没有反对,甚至还主动了起来!

一瞬间,陈扬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好像被一道响雷给劈了一样,身上有着团团火焰燃烧了起来,呼吸急促,双目几乎喷火的砰的一声,一脚就将门喘开了!

“啊,陈,陈扬,你怎么在这”门刚踹开,罗茜衣衫不整的一声惊呼,钻到那个廖少的背后,惊恐的看着陈扬道!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在这?”陈扬咬牙切齿,拳头攥的紧紧的,盯着罗茜问道!

“你叫陈扬是吧?我看你不只是脑子有毛病,眼睛还有毛病,难道你自己不会看吗”罗茜没说话,那廖少却伸手直接放在了罗茜的腰上,戏虐的看着陈扬道!

“你们说是不是”这话说完,还朝着自己的几个保镖看了过去,大笑着问道!

“哈哈哈”一瞬间,那些保镖,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回答我,你这是在干什么”陈扬如同暴怒的狮子,吼着道!

“你都看见了,还问我干什么,没错,我喜欢廖少,哼,本来,我还不想让你知道,只是可怜你,现在既然你都发现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喜欢廖少,廖少有的是钱,和廖少在一起,我才能过的更好”罗茜似乎也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看着陈扬,大声吼道,好像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害怕陈扬了!

“你喜欢他?你说你喜欢他?就因为他有钱?”陈扬此时,就好像一个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但就算是这样,还是强忍着问道!

“没错,我喜欢廖少,你个傻子,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吗?告诉你吧,我和你在一起,是觉得你那个倒霉催的老子,会给你留下点什么,但现在看来,你就是穷鬼一个”罗茜理直气壮的说着,说完后,再次开口:“另外,我告诉你,我和廖少,已经在一起很长时间了,上次我怀孕,打掉的那个孩子,也是廖少的,哼哼,这下你满意了吧”!

“你的还真是贱骨头”本来就心头怒火,现在一听这,陈扬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如野兽一般,双目疯狂,神色狰狞的扑了上去,甚至一巴掌,就抽在了罗茜那精致的脸上!

很是清脆的一声,罗茜懵了,廖少愣了!

“妈的,给我打,老子的女人也敢动手,吃了豹子胆了,给我打,照着死里打”下一刻,廖少咆哮着!

砰砰砰

几个保镖闻声,直接涌了上来,将陈扬按倒在地上,一阵拳打脚踢,只是一会的功夫,陈扬脸上,嘴角,身上,到处都是鲜血!

“小宝贝,不要哭了,我今天就帮你打死这个小子,给你出气,打,我没有喊停,谁也不许停,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不断的挣扎着,但却没有办法的陈扬,听着廖少一边哄着罗茜,一边命令着自己的保镖,陈扬双目近乎喷火,咬牙切齿,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一对狗男女!

“廖少,你看他那眼神,能吃人一样,人家很害怕呀”罗茜看着陈扬的眼神,不由的发抖着对着廖少说道!

“呵呵,你不喜欢看啊,那好啊,把这小子眼珠子给我挖出来,吓着我的小宝贝了”廖少淡淡的一笑,如同面对蝼蚁一般说道,话音刚落,一个保镖,砰的一声碎掉一个酒瓶,拿着瓶子残渣就朝着陈扬的眼睛扎了过去!

一瞬间,陈扬也发狂了,拼命挣扎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挣扎着站了起来,伸手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眼挡了一下!

保镖的瓶子残渣,狠狠的扎在了陈扬的手上,鲜血汩汩的将他手上从小就戴着的一串佛珠给染红了!

陈扬只觉得,佛珠变的滚烫了起来,一道道力量,传递到自己的手腕之上,开始朝着自己的脑部涌去,甚至,只一会的功夫,陈扬的脑海,就好像一个热气球,随时都要爆炸一样。

“啊”双手抓着地面,任凭几个保镖在自己的身上拳打脚踢,陈扬低沉的吼道。终于,抵挡不住了,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真不经打,这就昏了,算了,走吧,没意思”看着这一幕,廖少眉头一皱,淡淡的开口,揽着罗茜的水蛇腰离开了,几个保镖也是快步跟上。

廖少离开,店里那些围观的服务员,这才呼呼啦啦将陈扬送去了医院。

第二天上午,陈扬才慢慢醒来。

“陈扬是吧?我是滨海区公安局警察刘雪莉,你能说说,你是怎么受伤的吗?”刚刚醒来,陈扬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耳边这样一道女声!

下意识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瞬间,陈扬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大张,脸色胀红,神色古怪的吞了一口口水,彻底凌乱了!

面前的警察,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尤其是那身前的汹涌,让任何男人都会冲动,但陈扬震撼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而是这个女人,居然没有穿衣服。没错,就是没有穿衣服,在陈扬的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体周围,散发着火红色的光芒,光芒之中,完全就是一个出水芙蓉。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下一刻,陈扬心中惊涛海浪一般暗道。赶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甚至向着周围看了过去!

没有穿衣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刘雪莉,隔壁病房正在给病人打针的护士,以及楼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陈扬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这是透视,一定是透视”瞬间,陈扬兴奋的心中吼道,就在他正兴奋着,忽然感觉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都看不清楚,整个人再次昏了过去!

“医生,护士,快来看看”而刘雪莉,则是立刻去找医生过来!

陈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刘雪莉早已经离开,医院也安静了下来,只有几个值班的护士在值班室之中。

“确定是透视没有问题,只是,我的眼睛,为什么会透视呢?”好几次试验之后,陈扬确定,自己的眼睛绝对可以透视,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想到这里,他不明白!

“难道是?”一瞬间,陈扬好像想到了什么,赶紧拉出衣服,朝着自己手腕看去,但这一看,陈扬再次愣住了,眉头皱了起来。

第2章捡着宝了

佛珠手链,如果说陈扬的身体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在鲜血浸染佛珠手链的时候,那个时候,陈扬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滚烫的力量,从手臂冲向自己的脑海。

除了这个,别无其他。

想到这,陈扬拉起衣服,但却惊讶的发现,原本,一直被他戴着,满月生日的时候老爸送的佛珠手链,此时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手腕上的由三个红色圆圈呈三角型排布的印记。

就跟纹身一样,只是不同的是,这三个圆圈,最底部左边的一个是完全的红色,里面也是,至于另外两个,则是皮肤,就好像一个被填充了红色,另外的两个还没有一样!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瞬间,陈扬一脸呆滞的坐在床上,不明白了。

但就算是不明白,这个时候,他也可以肯定,自己的透视,绝对是那佛珠造成的。

“妈的,管他呢,总之这本事现在在哥手上,有了这本事,哼哼,罗茜,廖永辉,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哥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想了一会没有想明白,陈扬也懒得去想,只是兴奋的暗道,随后,便继续试验起了自己的透视异能!

一夜的试验,陈扬疲惫不堪,但他也搞清楚了这透视异能!

这透视异能,只有在自己意念强烈的时候,才会开启,也就是说,自己是可以控制的,而且,陈扬也发现了,这异能和自己手臂上的三角圆形印记有着很大的关系!

因为他使用上一次透视异能,那个左边满是红的的圆圈,就会淡化不少,使用上三次,就会和其他的两个一样,这个时候,陈扬就需要休息,休息一段时间,圆圈会继续变成红色!那时候透视便可以再次使用了!

“哈哈哈”一瞬间,心情大好的陈扬哈哈笑着,却忽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昨天的刘雪莉已经再次来了,甚至眼神很是古怪的盯着自己!

“看样子,你是没事儿了,说说吧,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受伤的”许久之后,刘雪莉确定陈扬没事儿之后,才沉声问道!

“额,你什么时候来的,有事儿?”陈扬这才一愣,惊讶的看着刘雪莉道,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动用透视。

“我是警察,自然是调查你受伤的事情,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刘雪莉盯着陈扬问道。

“额,这事儿,你管不了,还是算了吧”陈扬却是无奈的说了一句,廖永辉所在的廖家,那可是玉州三大家族之一,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警察了,就算是公安局长,都不一定能够动的了呢,所以,这事儿,陈扬还真不想让警察过问!

“你说,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警察管不了的事儿,我们警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让一个好人遭罪”不得不说,刘雪莉还是很有正义感的,至少,言语之中,是那种正义的警察,看着陈扬斩钉截铁的说道!

“拉倒吧,我这事儿是我自己弄的,和别人没有关系,这下行了吧”陈扬却是扯了扯嘴,嘟囔着道!

“你糊弄谁呢,你那伤,明明就是被打的”刘雪莉却是固执的道!

“呵呵,你爱信不信,我就说是自己弄的,你能怎么样?”陈扬也被这个固执的女警察给逗乐了,笑着戏虐说道!

“你”刘雪莉气鼓鼓的,如果不是有人报警,上面让查,她才懒得管呢,但现在,陈扬居然是这个态度,一下子,就让他身前,原本就很有杀伤力的汹涌,澎湃了起来!

而陈扬则是吞了口口水一直在盯着,脸上满是欣赏的神色!

“你看什么,再看,我把你抓起来”刘雪莉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扬道!

“哎呦,还不让看啊,那你来这儿干啥啊,你走啊,你走了我就不看了”陈扬调侃着说道,欣赏美景,这可是男人的权利。

“流氓,以后就算让人打死你,我也懒得管”刘雪莉呸了一声,脸色很难看的愤怒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瞪了陈扬一眼!

“这个女警察,真有意思”陈扬呵呵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

当天上午,在医院做了个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了,下午陈扬就离开了,开玩笑,店里已经说了,这次的费用店里交,但得从工资里扣,而且,因为廖永辉的背景,夜店也将陈扬给辞退了,光是这些,陈扬就不可能在这里住下去!

“平安豆,大兄弟,来一个吧,驱邪保平安,绝对泰国正品”公交站牌处,陈扬刚想着坐公交回家,却被一个路边摆摊卖泰国平安豆,操着一口辽东口音的中年女子,给拽住了胳膊!

“多少钱?”一看是个女的,大热天的,陈扬愣住问道!

“大兄弟,不贵,一百一个,怎么样,过去挑一个吧”那女子笑着说道!

“这还不贵啊,别人都十块一个,你这要不贵,世上还有贵的么?”如果是以前,花花公子的他,或许不觉得贵,但是现在,陈扬也是穷狗一个,自然是清楚的,顿时瞪着眼睛道!

“兄弟,你就支持一下姐吧,姐家里有孩子要看病,哎”女子一脸的愁容,叹息一声,看着陈扬开口!

也不知道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但陈扬还是动了同情心,点了点头道:“五十两个,我买两个”!

“大兄弟,不行啊,五十太少了,你再给加点,你看这大热天的,姐也不容易”那女人则是挽着陈扬胳膊轻声道!

“不行,就五十,就这还贵了,你卖我就挑,不卖我就走”陈扬坚决道,同情归同情,但也不能当傻子。

“好吧,五十就五十,你过去挑吧”女子拗不过陈扬,最终同意了,陈扬这才走到摊位前,看着那一堆平安豆,挑了起来!

“恩?”一瞬间,当陈扬的眼,看到其中一个平安豆的时候,居然有着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这种感觉,陈扬从没有过,所以,下一刻,透视眼直接开启了!

“这是,这是什么东西?”透视眼开启,陈扬可以清楚的看见,在那平安豆之中,有着一颗拇指一截大小,很是不规则,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东西。因为被光芒包裹着,陈扬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却也知道,这平安豆之中有着猫腻!

“就这两个吧”想到这里,陈扬好奇心下,直接拿起那平安豆,又随便挑了一个对着女子道!

“哎,好,五十块钱,要还买再来啊”女子高兴的笑了笑道,等陈扬付完钱,还将陈扬送上了公交车!

“回家看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公交车上,陈扬一直在想着,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但还是没能明白,只能嘀咕着!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陈扬回到了自己家里,其实这不是自己家,而是陈扬小姑陈倩的家,自从老爸自杀之后,陈扬就跟着小姑过着,说是小姑,也就比陈扬大了两岁,而且还是以前陈扬的爷爷收养的孩子,所以两人与其说是姑侄,不如说是朋友!

“还没回来?不管了,先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回家之后,陈扬发现陈倩还没有回来,便失望的钻进自己的房间之中,将那平安豆拿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些好奇,这平安豆之中到底有着什么了,所以,很快的,拿出一把匕首,顺着平安豆的纹路,陈扬就将匕首插了进去!

咔擦一声,平安豆一分为二,整个房间瞬间弥漫着金色的光芒,甚至,在陈扬的耳边,还有着一道道梵音出现。

“这,这,这是舍利子?”陈扬可不是没文化的屌丝,老子当年是博物馆馆长,所以在这些东西方面,可没有少给陈扬讲故事,舍利子,尤其是高僧圆寂之后的舍利子,光芒通灵,梵音不绝,这些,陈扬是记得的,刚才没有打开或许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现在打开之后,却是十分肯定,这绝对是舍利子了!

“也不知道是谁的舍利子,居然有着这样的光芒”看着房间之中,洋洋洒洒的金光,陈扬震撼的自言自语道,下一刻,直接将那舍利子拿到了手中!

“陈扬,是你回来了吗?”就在陈扬震撼的,正欣赏着佛家至宝的时候,忽然间,小姑陈倩的声音响起了,很显然陈倩回家了,下意识的,陈扬直接将那舍利子,放进自己的抽屉,笑着道:“回来了,小姑”说着就迎了出去!

“你这懒鬼,昨晚不回来,回来也不知道做饭,想累死我啊”陈倩长的很漂亮,在一家国际幼儿园当老师,整天都是黑色的制服,显得干练,精神,看着陈扬,顿时皱着眉头道!

“嘿嘿,昨晚上有事儿,这不才”陈扬笑着说道!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去洗澡,你去做饭”陈倩也懒得听陈扬解释,直接进了浴室放水洗澡了。

只是一会,就能听见花洒之中哗哗的流水声,而陈扬,却坐在沙发上,气息混乱,呼吸急促,双目睁的大大的,一脸的紧张,死死的盯着浴室的门。

第3章初见赌石

“妈的,那是小姑”一瞬间,陈扬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陈倩可是自己的小姑,但自己现在,透视眼却开启了!

“那不是亲的,跟你年龄一样,没有血缘关系”随后,又一个声音,在陈扬的脑海之中响起,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有着某种魔力,一直在影响着陈扬一样!

就这样,陈扬陷入了纠结,万分的纠结,到底是该看,还是不该看!

但就算这样,陈扬的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浴室的门,以及里面,这个时候,伴随着水流的哗哗声,如同仙女一般的陈倩。

“陈扬,你到底做饭了没有,快点”就在陈扬内心矛盾,挣扎着的时候,陈倩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好像一盆凉水一样,瞬间让陈扬清醒,赶紧道:“这就做”!

收起心神,陈扬赶紧去做饭,甚至他都不敢再想陈倩,也不敢看,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只是闷头吃饭,还让陈倩借着机会调侃说陈扬今天像个闷葫芦!

一顿饭后,陈倩收拾家里,陈扬则钻进自己的房间之中,上网仔细的搜索着关于舍利子的价格,这东西,价格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从几千到上万,甚至数十万上百万乃至千万,都有,据说,释迦摩尼曾经的舍利,就有过两千万的成交。

“算了,还是睡觉吧,明天再看看”没有办法,郁闷的陈扬只好钻进被窝去睡觉,但一闭上眼睛,就是之前陈倩在浴室的情景,想要忘掉都不可能!

“妈的,哥这是怎么了,以前也不这样啊”许久之后,陈扬嘟囔着道,以前,和罗茜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虽然也经常有这方面的想法,但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过,现在,陈扬就觉得,自从有了这透视的能力,自己心中的欲望,就好像是在被无限的放大一样,但是他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迷迷糊糊,辗转反侧,陈扬终于睡着了,睡梦中,陈扬梦见廖永辉和罗茜那一对狗男女,跪在自己的面前,甚至罗茜还想着勾搭自己,只可惜被自己一脚给踹飞了!

一觉醒来,已经上午十点,陈倩早已经去上班了,陈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带着舍利子出去了!

两个小时之后,金玉满堂,玉州最大的金玉连锁店,同时,也是古玩奇物这些东西交易中介的总店大门口,陈扬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指着他自己想要卖出去那舍利子,有些困难,毕竟没有什么人脉,但是金玉满堂可不一样,在这里,有着各种供需关系,只需要交纳佣金,他们会帮你搞定一切,这也是陈扬来到这里的原因!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刚进入总店门口,就听到一道温柔,魅惑的声音道,下一刻,一个白色衬衣,黑色裹臀短裙,踩着高跟鞋的工作人员迎了上来!

“不愧是三大家族徐家的产业,连工作人员,都这样的倾国倾城”陈扬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美女的,但这工作人员,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是出尘脱俗一般,还真是让陈扬有些意外!

当然了,更加震撼的是金玉满堂背后的老板,这个招牌,可是玉州三大家族,有着玉石家族之称的徐家的产业,甚至可以说是徐家的支柱产业!

所以此时,窥斑见豹,徐家的背景可想而知!

“我想交易点东西,不知道该在哪登记”陈扬微微一笑,朝着工作人员道!

“什么东西?”工作人员疑惑的问道!

“这”陈扬是井底的蛤蟆,没见过世面,也不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但工作人员却笑着道:‘先生放心,在这里,我们保证先生东西的安全,如果有任何的意外,十倍补偿”!

“是一颗舍利子,不过我不知道价值”陈扬这才放心的道!

“这样啊,我们先为先生估价吧,先生,请跟我来”那工作人员了然一般的笑了笑,便噶瞪噶瞪的踩着恨天高,带着陈扬朝着这家店的二楼走了过去!

很快的,就到了二楼,工作人员看着陈扬,笑着道:“先生运气不错,秦老在这儿,秦老是我们首席鉴定大师,懂的东西很全”!

“那就多谢了”陈扬笑了笑道,这话是真是假,陈扬可就不知道了,反正做生意的,肯定都会这么说的!

“麻烦先生在这等一下,秦老忙完,会叫先生的”工作人员进去说了几句,出来后对着陈扬说了这么一句,便离开了,只有陈扬,在这里等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秦老,还没有任何叫陈扬进去的意思,这下陈扬就有些坐不住了,直接推门进去了!

“妈的,原来是个老神经病”刚进去,陈扬的火就更大了,以为这老头忙着呢,但现在看来,老头却有病,还病的不轻,因为,此时的老头,拿着强光手电和放大镜,正在一块看上去,很是丑陋,垫茅坑都觉得有些不合适的石头边上看来看去的!

一瞬间,陈扬就这样认为了!

这位秦老,头发花白,穿着唐装,倒是看上去很有文化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扬进去,依旧在上面看着!

“别看了,一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陈扬开口,淡淡的道!

“什么?破石头?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正宗的摩西沙老坑料子,每年就几十公斤的产量,哪一个不出好水种的,居然破石头,你有没有文化”本来一直在盯着那石头,一听陈扬这话,老头子愤怒了,咆哮着,瞪着陈扬道!

“我没文化,但我可以肯定,这里面什么都没有的”陈扬笑着道,刚才他好奇之下,利用透视眼看了一下,这石头皮层之下,是有着一些绿色,但是很散,也只有很小的一层,再往里面,却是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才会说这石头什么都没有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儿大放厥词,我告诉你,你看这皮层,纹路规则,质地细腻,绝对是出绿的”那秦老很是自信的看着石头,唾沫星子横飞的咆哮着,很是激动!

“我断定啥也没有”陈扬淡淡的道!

“黄口小儿,你知道个屁”秦老吼着道!

“秦爷爷,怎么回事,咋发这么大的火”而就在这时,一个和陈扬年纪差不多,但是一身富贵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笑着问道!

“小徐,你来的正好,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居然说咱们买的这料子,什么都没有的,让人把他轰出去,看着他我就心烦”秦老指着陈扬,对来人说道!

“额,秦爷爷,这料子是咱们暗赌的,风险本来就大,你不也不能确定,里面到底是什么吗?”那被称之为小徐的年轻人,则是笑着说道!

“不能确定的是品质,但也不会什么都没有的”秦老坚信道!

“就是什么都没有的”陈扬笑着道!

“兄弟,你这么确定?”看着陈扬,那个年龄也大不了多少的小徐,这样问道!

“确定”陈扬笑着道!

“既然这样,秦老,咱当场将这料子切开不就是了么,如果真的没有,我们大家也算是结交个朋友,如果有,我再让这小兄弟给你道歉,怎么样?”小徐笑着看着秦老道!

“我没意见”陈扬点头道,他很确定这里面是怎么回事!

“道歉?哼,他刚才侮辱的是我的手艺,如果真的有水,我要让这家伙给我跪下道歉”秦老则是一副愤怒的道!

一听这个,陈扬就火大了,妈妈的,给脸不要脸了啊,还跪着道歉,跪你妹,但那小徐却是阻止道:“就跪着道”。朝着陈扬挤了个眼色!

随后,只见那叫小徐的年轻人,叫工作人员,搬来一台解石机,直接对着工作人员道:“一刀切”!

“徐少,这”那工作人员可是知道的,这块料子,前段时间徐少和秦老,花了还几百万买回来的,这个时候一刀切,如果里面有什么,这切下去,很有可能就完蛋了!

“让你切你就切,还让本少自己来不成”叫小徐的年轻人,则是眉头皱着道!

“是”工作人员赶紧点头,打开机器轰隆隆的切了起来!

陈扬一脸淡定,那秦老则是小心谨慎,一个劲儿的提醒着工作人员当心点!

咣当

终于,在解石机一刀将那石头切开之后,一堆碎渣掉落在地上,只有一层很薄的绿色,如同纸一般能够看见!

“这,这怎么可能,这是假的?怎么可能”秦老一屁股坐在地上,状若疯癫一般的看着地上的碎渣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本来就是假的,它真不了”陈扬则是笑着道!

“哦?兄弟,你懂赌石?”一看陈扬这样子,小徐诧异的看着陈扬道!

“不懂,我不懂什么赌石,我只是来卖东西的”陈扬笑着开口!

“卖东西,什么东西?”小徐疑惑的看向陈扬!

“就这玩意,给鉴定一下”陈扬拿出舍利子,放在手心笑道,瞬间,金光再次弥漫整个房间,梵音耳边出现。

“这”而那小徐,和秦老,则是一脸吃惊的看着陈扬,以及手上的舍利子,脸上的神色,激动了起来!

第4章一刀穷,一刀富

“秦老,是这个吗?”就在陈扬纳闷,这个小徐,应该是徐家少主,身为徐家的少主,什么场面没见过,居然看见一颗舍利子都激动的时候,徐少看向秦老,问道!

“是,就是它,佛骨舍利,小徐,买下”那秦老,同样颤抖着,激动的说道,甚至手都已经伸了过来,想要伸手摸上一摸!

如果是别人,陈扬就给了,但这家伙么,陈扬可懒得给,当即将舍利收起道:“我来就是想让给估个价,这玩意,能值多少钱?”!

“多少钱?小子,你气死我了”一听陈扬说的,那秦老再次咆哮了起来,而陈扬,则是纳闷了,自己是不是和这老头犯克啊,咋自己动不动的就气着这家伙了!

“哈哈哈,兄弟,这东西,我出一百万,卖给我,可好”徐少则是直接笑着看向陈扬道!

“一百万么”陈扬心头一道!原本以为能卖个几十万,就不错了,现在居然还能卖到一百万!

“嫌少么?兄弟,不少了,这舍利子,只是佛骨舍利,虽然有着金光梵音,但却很难鉴定是哪位大师留下的,我如果不是急用的话,估计这一百万都给不到!

徐少开口,看着陈扬道,他确实需要这种舍利子,而且,找的时间很久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一个死人骨头渣子,居然能卖这么多钱?”陈扬则是笑着道,这个价值,已经超过他的预计了!

“骨头渣子?哇哈哈哈,兄弟,你可真是逗啊,没错,这就是个骨头渣子”徐少哈哈一笑,赞同的说道!

“不过我很好奇,一百万,对你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咋这么激动呢”下一刻,陈扬才好奇的问道,确实,这徐少,和秦老的神色太不正常了!

“哎,这个,其实”徐少叹息一声,慢慢的说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好,这东西,卖给你了,但我有个条件”听了徐少说的,陈扬明白了,原来,徐少的爷爷,曾经在玉州普渡寺佛前许愿为寺庙捐赠一颗金光舍利以表善心,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佛骨舍利,尤其是达到了金光级别的,大多,都在寺庙之中供奉着,根本就没有卖的,就算是有,也只是一些普通舍利,根本达不到高僧圆寂的金光梵音程度,所以,这事儿,就一直拖了下来,直到前一段时间,徐家家主总是梦见自己父亲来找自己,说起舍利的事情,这才让自己的儿子留意着,本来,徐少都想着下个月出国去一个舍利拍卖会呢,现在看来,不用了,陈扬刚好送来了!

想到这里,徐少和秦老如何能不激动!

“什么条件?兄弟你说”徐少看着陈扬问道!钱他不在乎,就算是再加点,也没有问题,他所在意的,只是自己父亲交代下来的任务!

“这东西,价值多少,就是多少,否则,我不卖了”陈扬固执的道,他是喜欢钱,但却也觉得,这个时候漫天要价不太合适!

“这,兄弟,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徐少愣住了,这样的人,他第一次遇到!

“我的意思就是,你们估价是多少,就多少,不用因为你家里需要,就给高价,那样我不舒服”陈扬再次道!

“兄弟,这东西市场价,也就七十万,我给你一百万,这可差了三十万啊”徐少开口道!

“那就七十万”陈扬点了点头道!

本来就是二十五块钱买的,现在,卖到七十万,已经很不错了,陈扬要是过分贪婪,就不对了!

“给钱,这东西给你”随后陈扬笑着道!

“哈哈哈,这兄弟,我喜欢,交个朋友,我叫徐明,徐家少主,兄弟叫什么”徐少脸上露出了笑容,见多了贪婪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会宰他一刀,但是这家伙,却居然不愿意多要钱,还真是让徐明满意!

“陈扬,很高兴认识徐少”陈扬笑着说道!

“什么徐少不徐少的,叫我徐明就行了”徐明则是笑着道,直接转账给陈扬,接过了陈扬手中的舍利子!

“老人家,刚才您看的那石头,是怎么回事啊”几个人聊了一会,陈扬才看向秦老,笑着问道,之前的事情,在徐明的斡旋下,早已经过去了,陈扬就算是生气,也不可能和一个老人家计较吧!

“你不知道?真不知道?”刚才,陈扬就说自己不懂赌石,但徐明和秦老都没有在意,这会儿,陈扬再次开口,两人才诧异了,好奇的问道!

“我真不知道”陈扬苦笑着道!

“那东西,叫做赌石,很难想象,你不懂赌石,却能看出来那东西是假的,老头子我号称大师,却走眼了”秦老这才尴尬的笑着道!

“哦?”陈扬好奇的继续问着,秦老也给陈扬讲了不少的赌石的东西,这下,陈扬总算是开了眼界了,原来,这些石头,还有着这样的玩法,也清楚的知道了,外面美轮美奂的翡翠,却是从那些石头之中出来的!

“哈哈哈,兄弟,我告诉你吧,这赌石,很有意思,玩的是胆量,玩的是魄力,所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惊心动魄啊”徐明看着陈扬若有所思,笑着说道!

“是吗?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不知道哪里可以赌石?”陈扬也被说的有些心头痒痒的,尤其是当徐明说,有人靠着赌石,一夜发家的时候,心里早就想试试了,他自己可是有着透视眼的,赌石,那就是小孩子玩的,所以此时还真的想知道!

“还哪里?我这里就可以,走走,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秦老,那舍利子,麻烦你交给我父亲”徐明拍了拍陈扬,笑着说道,交代了一下,便带着陈扬离开了!

跟着徐明,陈扬来到了金玉满堂的三楼,三楼是一个如同门店一样的格局,到处都是卖赌石的!

看上去,得有好几十家!

“徐少,来赌石吗?过来看看”刚到三楼,一个风韵女子,看着徐明问道!

“花姐,我陪这个小兄弟来见识一下”徐少笑了笑,这里是他们家的产业,但是这些商户,却都是个体的,他们徐家,只是提供了场地而已,不过长久的相处,就熟悉了!

“小兄弟要赌石,进来看看吧”那花姐十分魅惑的朝着陈扬笑了笑,招呼道!

“麻烦了”陈扬嘿嘿一笑,走了进去!

很快的,透视眼就开启了,在陈扬的透视眼下,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最里面有着一块石头,里面有着满满的绿色!

“就这一块吧,切开看看”陈扬拍了拍那石头,笑着道!

“这一块,四十五公斤,一公斤五百,两万二”花姐看了一下标牌,笑着说道!

“算我账上,陈兄弟所有的料子,都算我账上”徐明则是抢先道!

“咳咳,这咋好意思呢”陈扬尴尬的说道!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欠你人情呢,就这”徐明却浑然不在意的开口,很快的结账了!

“现在要切么?怎么切?”结完账,花姐看向陈扬笑着问道!

赌石毛料的切法,陈扬也明白了,分为切,擦,磨!

切最省事,咔擦就行,至于擦和魔,就耗费精神了!

但对于一般的专门解石员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从周围满满的磨就行了,就这样”陈扬笑着,拿笔在石头上画出了轮廓说道!

“好,我招呼人过来”花姐笑了笑,拿起对讲机,开口道:“过来一号店铺,有客人需要解石”!

只是一会的功夫,两个解石员,拉着解石机过来了,而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不少的赌石的人,这些人,有事儿没事儿的,都喜欢在这里转悠,一听到有人解石,自然是要过来看个乐子的!

“现在解吗?”花姐看着陈扬问道!

“恩,就按照我说的解就行了”陈扬笑着道,很是自信,而徐明,眼神之中,则是有着一丝的好奇,他倒是想要知道,陈扬到底懂不懂赌石!

毕竟,如果一点都不懂,光凭运气,就看出来那一块摩西沙是假的,这个,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开始吧”花姐,朝着解石员说了一下,解石员便开始了!

刷刷,将毛料外面的皮层去掉,解石员开始擦了起来,而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只有陈扬,一点不在意!

“涨了,我靠,真的涨了,看这绿,看着水,好像种还不错啊”也不知道是谁,在陈扬都没有注意的瞬间,忽然喊了这么一声!

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卧槽,真的涨了,冰糯种啊,兄弟,别切了,二十万,我要了,别切了啊”一个胖子,大声的喊道!

“这么大一块,如果全是,二十万有屁用,兄弟,我四十万,不要切了”另外一个人则是跟着喊道!

“我靠,别切了,万一垮了呢,别切了,我出六十万”又有人跟着喊道!

看样子,大家都很激动,其实,别说是他们了,就连陈扬,这个时候也很激动,但他激动的不是解出来什么,而是这种一刀穷,一刀富的感觉。

“切,继续切,完全切开”就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陈扬十分霸气的喊道!

刷刷

碎石不断的掉落,终于,这块料子完全解开了,而在料子解开的瞬间,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的,神色震撼!目瞪口呆!

第5章称兄道弟

“哪个王八犊子刚才喊的冰糯,瞎了他妈的狗眼,这是冰糯么,这可是冰种啊,尼玛,这么大一块冰种,我出一百五十万”在全场寂静,所有人都震撼的时候,一个小老头,破口大骂的喊着道!

“是啊,冰种咱都见过,但这一块冰种,个头也太大了吧,这得掏出来多少镯子啊”其他的人,也是兴奋的道,此时,看着早已经被解石员交到陈扬手中的翡翠,大家都十分的羡慕!

“兄弟,牛逼啊,你刚才说你不会赌石,这是匡我呢吧,我看你这手段,当真是出神入化啊”甚至就连平日里,早已经见过了不少赌石场面的徐明,这个时候都凑了过来,对着陈扬竖起大拇指道!

“咳咳,我是真的不会,都是运气,都是运气”陈扬尴尬的笑着,他绝对不会告诉人家,自己靠的是透视眼,毕竟,这种事儿,说出来也很难让人相信,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位兄弟,你这一把赌涨,可是赚大发了,两万块钱的原石,一百五十万的翡翠,高,真是高啊”花姐也是满脸笑容,挽着陈扬胳膊说道,甚至,那胸前的波涛,都已经在陈扬的身上了!

这个花姐,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却绝对是那种风韵犹存的尤物!

“花姐,你这是干什么,难不成想要自己留下那么大的翡翠么?我告诉你,这个大家伙可都是看见了的,你可别想拉关系截胡”一个小矮个,看着花姐,眉头皱着道!

“对,不许截胡,大家公平竞争,这位兄弟,开个价吧,我告诉你吧,这花姐啊,其实个寡妇,还克夫”随后,那小矮个,又在陈扬的耳边说道!

“牛永贵,你才克夫,你们全家都克夫”花姐愤怒着,银牙紧要着骂道!

“哈哈,我倒是想克,可惜我是个男的”被称之为牛永贵的小矮个哈哈一笑,丝毫不在意的道!

大家都想买,但陈扬,这个时候,却是目光看向了徐明,尴尬的笑着道:“徐哥,这东西,得多少钱呢?”!

“你真不知道?”徐明一愣,和秦老赌石的时候,他可以当做陈扬是运气,是蒙的,毕竟这赌石,也是有着运气的成分的,但这会,他却绝对不相信,陈扬是个不懂赌石的人,甚至早已经将陈扬当做行家了,只是,陈扬说这话!真让他不明白了!

“哎呦,你说我骗你干啥呢,我是真的不知道,咋样,给估个价吧”陈扬怪笑道!

没有办法,徐明朝着陈扬竖起两根指头,下一刻,陈扬心神俱震,大声的看着众人道:“二百万,给钱拿走?不然的话,我可就自己留着了”!

“这,兄弟,二百万利润空间可就很小了,你赚了,也得让大家伙赚一下啊”刚才的牛永贵,尴尬的笑着道!

“牛永贵,你少在糊弄陈扬兄弟,我告诉你,这可是我兄弟,你要是不要,我就买了,兄弟,二百万,卖给哥”徐明知道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想捡个便宜,但陈扬人品不错,他很喜欢,这时候又怎么可能让这些人得逞呢,所以直接看着牛永贵说道!

“咳咳,徐少,这”牛永贵尴尬了起来!

“哈哈哈,大家看看吧,牛永贵怂了,二百万而已,都吓的快要尿裤子了”刚才牛永贵挤兑花姐,这个时候,花姐也落井下石,戏虐的道,一句话,所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谁说老子怂了,不就是二百万么,兄弟,成交了,转账还是支票,这东西我要了”牛永贵一阵大怒,咆哮着,直接看着陈扬道!

“额,转账吧”陈扬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还是强忍着,说了这么一句,便把自己的银行卡号给了对方,只是一会,就收到了二百万到账的短信!

“牛先生,这翡翠,归您了”笑呵呵的,陈扬将翡翠交给牛永贵!

“恩好,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还尽量的照顾一下哥哥我,哥哥我有的是钱,不像这些瘪三,一个个的”牛永贵霸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这才离开了!

“兄弟,请客,你得请客啊,哈哈哈,这么高的手段,看的我都羡慕啊”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徐明再次搂着陈扬道,如果说之前,他只是觉得陈扬人品不错,但是这个时候,却真的已经被这家伙牛逼的赌石技术给征服了!

“这都是小事,不过徐哥,我还想再看看呢”陈扬笑着道!

“额,看,随便看,哈哈哈,也让我开开眼界,你今天到底能不能次次赌涨”徐明一愣,笑了笑,畅快的道!

赌石者有赌石者的乐趣,围观着也有围观的高兴,徐明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情!

在徐明的陪伴下,陈扬又逛了几家原石门店,挑选了三块料子,都是清一色的暗赌,其中一个开出来了豆种,十五万被陈扬给卖了,另外的两个,可都是开出了冰糯的,而且个头都不小,一瞬间,陈扬就有了小五百万的身价!

这也让周围围观的人,再次开了眼界,一个个的,看着陈扬,都毕恭毕敬的,好像是在看一尊大人物一样!

“兄弟,这两块,要不然卖给哥哥吧,哥哥给你一块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怎么样”看着陈扬手中的两块冰糯料子,徐明笑着问道!

“额,卖给你一块,另外的一块,我留着有用”陈扬则是笑着道!

其实这是徐明说,徐明要是不开口,陈扬估计连一块都不愿意买,因为他想着,用这些,给自己的小姑,钓一个翡翠枕头呢!

“好吧,一块就一块,你小子,当真是厉害,走走,跟哥去吃饭去,今天你让哥长了见识,哥请你吃饭”徐明也不在意,其实他只是想和陈扬搞好关系,开玩笑,一个赌石方面的高手,这是值得他结交的,至于说买翡翠,就是给陈扬送钱!

“这咋能让徐哥请客呢,徐哥搭台子,让我唱了这么一出大戏,该是我请客才是,走,徐哥带路,我请客”陈扬现在可是有钱人,当即豪爽的说道!

“这个也行,走,那就去江水渔村吧,那里的菜不错”徐明笑了笑,对陈扬越来越满意,直接说着就搂着陈扬离开了!

“尝尝这个,过江鱼,这里的招牌菜,味道不错”江水渔村,徐少专有包间之中,徐明看着陈扬,介绍着说道!

“确实不错,这味道,外面很少有”陈扬也是笑着道,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会享受,江水渔村,名字听着很俗,但却是整个玉州,最好的饭店,这地方,陈扬以前是没来过的,就算是他老子还当官的时候都没来过!来不起啊!

“对了兄弟,你这赌石的手段是跟谁学的,你师傅是哪个?”看着陈扬吃的高兴,徐明才笑着问道,一般赌石,能够赌的好的,都是有着牛逼的师傅的,要不然,以陈扬这个年纪,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想想,徐明很好奇!

“徐哥啊,我是真的没有撒谎,这东西,我真是今天才知道,也是全靠猜的”陈扬笑着说道!

“糊弄鬼呢,你小子,我也不问了,总之,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对了,刚才我们家老爷子打电话来了,说是那一块舍利子很满意,为了表示感谢,老爷子想请你明天去我家里做客呢”知道陈扬不肯说,徐明也不在问,反正他也只是好奇,当即话锋一转道!

“额,老爷子?玉州玉石大王徐石川老爷子?”陈扬一愣,激动的道,徐石川,那可是玉州的传奇人物,以前,徐家在玉州,只能算是二流家族,但是自从徐石川老爷子接管之后,却是在短短几年之间,将徐家发展成为三大家族之一,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陈扬的偶像!

现在,偶像居然请他吃饭了!

“对,没错,就是我家老爷子,怎么样,给个面子?”徐少笑着说道!

“这是我的荣幸啊”陈扬赶紧道,开玩笑,这绝对是荣幸!

徐家老爷子,那可是很多的玉州上层人,想要见着,都很难的大人物,而现在,徐明一个小喽喽,居然有着机会见着,这能不荣幸么?

“说这样的话,可就没意思了啊”徐明则是皱着眉头道!

“嘿嘿,那我不说了,不说了行吧”陈扬尴尬的一笑,赶紧道歉,他知道,徐明为人不错,不像其他的富家公子哥那样,有着这事儿那事儿的,所以,心中还是真是觉得这个朋友很好!

“这就对了,来,吃菜,吃菜”徐明脸上才露出笑容,笑着说道!

一顿饭吃完,天已经黑了,陈扬虽然花了一万多,但却是真的高兴,甚至,想想今天这一天,到现在,陈扬都觉得有着一种做梦的感觉,身上有着三百多万,还有着一块价值一百多万的翡翠,这种事儿,以前,陈扬是想都不敢想的!

就这样,心情大好的陈扬,一路上很是高兴的回家了,但刚到家门口,看着自己家门口的状况,陈扬的脸色却是瞬间变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