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萧依雁宇文炫_归去来兮雁不归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1

小说《归去来兮雁不归》的主角是萧依雁宇文炫,讲述了萧依雁宇文炫之间的爱情故事,文章凄美而纯洁,情节细腻,值得一读!

归去来兮雁不归by宜步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束白绫,一杯鸩酒

宣政六年。

秋雨霏霏。

帝都长安,绵延数里,一片素白。

长秋宫。

老内臣捧着紫檀木盘,盘中一束白绫,一杯鸩酒。

“皇后娘娘,长痛不如短痛,您自行了断吧,别为难了奴才,奴才还要回去复旨呢。”

萧依雁看着白绫和毒酒,心中绞痛,但还是平静地说:“本宫要见皇上,太后的仙逝和本宫没有关系。”

她不相信,不相信宇文炫会不分青红皂白将她赐死。

话音刚落,一声娇俏得意的声音传了进来:“想见皇上?”

只见邓宁容娉娉婷婷地走进来,坐在了主位上,俨然她才是皇后。

这个曾经是萧依雁婢女的女子,此刻周身金光灿灿,前呼后拥,气势夺人,一双桃花眼红肿得像个桃儿,那是这些日子假哭太后的薨逝而伪造出来的假象。

她望着萧依雁,笑得得意:“皇上现在可是一点也不想见你呢,他要你快点给太后殉葬呢。”

萧依雁的侍女映画咬了咬嘴唇,给邓宁容跪下了:“邓贵妃,咱们好歹是一起随着三公主陪嫁过来的,念在三公主对您昔日的恩情,求您在皇上面前给三公主说句公道话。”

邓宁容满脸不屑地哼了一声:“三公主?呵呵,不过是那个荒蛮之地的三公主而已,我现在可是大周的皇妃了,你以为我还是你的婢女?”

说着,她起身疾步走到老内臣身边,擎起了酒杯,一把抓住了萧依雁的后颈:“皇后,领旨受死吧,这可是皇上的旨意。”

就要强行将毒酒灌给萧依雁。

萧依雁挣扎了一下,竟然没有挣脱。

“你竟然会……”她惊恐地盯着邓宁容。

她曾习武多年,而邓宁容一向看起来柔弱,而这个时候,她根本挣不脱邓宁容的手臂!

邓宁容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忽然就松了手,酒杯跌落在地。

“邓贵妃,我是皇后!”萧依雁紧盯着邓宁容小人得志的脸,双眸里全是悲凉。

她是突厥公主,血液里从来没有任人欺辱这个词,除了那个人,因为,她的心魂被那个人攫走了。

“皇后?”邓宁容嘲讽地笑了,她欺身走近萧依雁身边,得意地低声道,“恐怕很快就不是了。”

恰在此时,殿外传来司礼监宦官的高唱:“皇上驾到!”

萧依雁的心陡然一颤。

那个人,来了。

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邓宁容忽然双手扯起她的手,卡在自己的脖颈上,且委屈地悲泣起来:“皇后,别杀我,别杀我……”

这一幕,恰被刚踏进大殿的宇文炫看到,而从他的角度看来,是萧依雁卡着邓宁容的脖颈,邓宁容用双手使劲地想要推开她的手。

顷刻间,他的眉目一拧,似有风雷涌动,目光凌厉地刺向萧依雁:“放手!萧依雁!”

同时,邓宁容就松开了抓着她的手的双手,大哭着扑向宇文炫,悲悲切切地哭诉起来:“皇上,皇后差点给我灌下了毒酒,若不是我挣扎着打翻酒杯,我可能就见不到皇上了……”

第二章 朕留你全尸

此刻的宇文炫一身素白孝衫,神清骨秀飘潇若仙,宛然塞外初见时的英俊飘逸。

他看也不看萧依雁,只温柔地给邓宁容拭泪:“容儿,别怕,朕在。”

继而,用力一揽,将邓宁容揽进怀中。

继而移目对着萧依雁,眸中冰冷:“鸩酒是为你准备的。”

陡然之间,萧依雁的心锐利地痛起来:“不是我,太后的仙逝与我无关!”

原来,她想得太好了。

竟然真是他要赐死她

话音甫落,邓宁容当即含泪道:“皇后,太后就是吃了你敬献的奶茶才薨逝的,你怎么能说与你无关呢?”

“那是你派宫女来我宫中,说太后这些天什么也不想吃,只想吃我做的奶茶……”

“所以你就放了轻粉在奶茶里?”

“我没有……”萧依雁眼中泫然有泪,整个宫中,唯一对她好的就是太后,她怎么会毒害太后呢。

“够了!”宇文炫放开邓宁容,神色阴鸷地步步逼近萧依雁,周身散发着凌厉的杀气,“鸩酒白绫自己选,朕留你全尸!”

在此之前,宇文炫派人在长秋宫查出了轻粉,而据太医检验,太后确是轻粉毒发身亡的。

“皇上,皇后不能死,”映画见状不停地叩首,“皇后孕有大周的皇嗣啊……求皇上开恩,放过皇后娘娘……”

闻听此言,邓宁容脸色陡变,冷声呵斥映画:“大胆奴婢,满口胡言!皇后到宫中,三年没有子嗣,怎么忽然就怀孕了?”

萧依雁看了一眼邓宁容,望着宇文炫:“皇上,自宏圣宫那日之后,臣妾庚信一直未至。”

霎时间,宇文炫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

邓宁容见状,心中恨恨,可面上还是要做做样子,当即说:“皇上,既是如此,太医院魏太医医术高明,就让魏太医来给皇后瞧瞧吧。”

“宣魏太医。”宇文炫点头。

邓宁容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笑。

魏太医来到长秋宫,先和邓宁容对视了一眼。

少时,魏太医悬丝诊脉的结果出来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所患并非喜脉,而是……”魏太医唯唯诺诺,不敢说下去。

“而是什么?”

“而是妒火攻心,郁结于内,所以庚信未至,需……”

太医还没说完,宇文炫就不耐烦地挥手:“行了,退下!”

他深眸微敛,怒视着萧依雁,从荷包里取出一粒丹药,咬牙道:“皇后的妒病,朕来医治。”

萧依雁望着宇文炫,忽然就笑了。

“你笑什么?”

“陛下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死么。”

“放心,我会按照皇上想要的方式来死。”

她凄然地笑着,双手接过那丹药,就要吞下。

她是突厥公主,自然不能被处死,唯有病死,才是唯一的办法。

“三公主,不能啊!”映画忽然起身,将她手中的丹药夺去。

“映画,你好大胆!”邓宁容高声呵斥映画,“竟然敢违抗皇上的旨意!拉出去!”

萧依雁担心宇文炫迁罪于映画,慌忙跪下:“映画并非违抗皇上的旨意,她只是想要保住我腹内的皇嗣,如今大周唯有寿安公主一个皇嗣,皇上,你难道不想要一个皇子?”

邓宁容笑了:“皇后糊涂了么?还皇子呢!魏太医刚才说你是妒病。

第三章 半夜传旨侍寝

萧依雁冷冷回击:“是不是皇子,七个月后不就知晓了?”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宇文炫:“皇上,为了大周的皇嗣,信臣妾这一回,让臣妾多活几月,可好?”

宇文炫的心莫名地颤了一下,冰冷的眸子里有一丝动摇。

他身上的药丸,并不是毒药,只是想吓一吓这女人罢了,没想到她的婢子倒是忠心。

“既然你怀有身孕,朕就信你一次,等你分娩之后再治罪!”

说罢,他牵起邓宁容的手:“容儿,随我回宫歇息吧。”

邓宁容心有不甘地朝着萧依雁阴恻恻地看了一眼,温婉地俯首,随同宇文炫一起飘然离去。

望着那一对迤逦的背影,萧依雁心中酸涩难忍,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

为了这个人,她舍弃了半条性命,舍弃了故国家园,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这儿,却换回了一个病入膏肓!

*

上林苑。

邓贵妃的寝宫。

两岁的寿安公主正和宫女们玩耍嬉戏。

她是邓宁容随萧依雁嫁到周朝后的第二年出生的,刚满两岁,寿安公主生得粉妆玉琢,深得宇文炫的喜爱。

看到邓贵妃,小公主蹒跚地跑过来,奶声奶气地唤道:“母妃。”

邓宁容抱起小公主,看着她酷似宇文炫的眉眼,眼中无限柔情,但很快,那柔情却倏忽消失不见,换做了一抹狠辣。

她将小公主交给宫女,对心腹宫女低语几句。

宫女点点头,依计行事。

午夜。

萧依雁被传令官惊醒,说是皇上有旨,让她到宏圣宫侍寝。

“皇上怎么会半夜传旨?”映画很是担心。

萧依雁也感到疑惑。

“皇后娘娘快一点,皇上等着呢。”传令官在外面催促着。

萧依雁不及多想,就随着传令官出来。

及至到了宏圣宫,却发现大殿内空无一人。

而那传令官却忽然转过脸来。

“是你?”萧依雁吃了一惊,传令官竟然是邓宁容。

邓宁容阴恻恻地笑了,用传令官的声音说道:“是我,皇后娘娘。”

霎时间,萧依雁惊出一身冷汗。

邓宁容竟然会口技,是她用模仿传令官的声音把她骗到这儿的。

而她和邓宁容相处五年有余,竟然不曾发现。

见萧依雁吃惊,邓宁容诡异地笑了:“皇后娘娘,别吃惊啊,让你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说着,她上前将萧依雁一捋,飞身一跃,便飞上了大殿顶。

“你是什么人?!”萧依雁大骇,邓宁容竟然有武艺!却一直装得弱不禁风的样子!

邓宁容诡异地一笑,随之飞跃到大殿另一端,继而消失不见。

萧依雁回过神来,只觉高处不胜寒,想要下去,却根本无法下去,多年前,她是有武艺的,但那年,为了救宇文炫,她身中毒箭,卧床养伤半年有余,一身武艺也是在那个时候全部消弭了。

“我的孩儿啊,你死得好惨……”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拉回了她的神识。

分明是邓宁容的声音。

“刺客在这里!”

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宫廷禁卫手里的“金龙抓”给抓了下来。

她跌扑在大殿之下,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上不知何时,已经沾满血污,更可怕的是,她的手中,竟还有一把剑。

剑锋尚有鲜血。

同时,邓宁容疯了似的扑了过来,悲恸大哭:“皇后娘娘,我知道你恨我在你之前生了皇嗣,可你怎么能杀了我的安儿呢?”

第四章 你究竟是什么人

萧依雁已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一时气急,拿剑指着邓宁容:“是你在诬陷我!”

她浑身颤抖,这一切,都是邓宁容的阴谋。

邓宁容忽然大哭:“好,皇后,你也杀了我吧!”

忽然一声剑锋相击的声音。

“萧依雁,你连两岁孩子也不放过吗?!”

萧依雁这才看清,满脸震怒的宇文炫站在月色灯光之中,怀中抱着鲜血淋漓寿安小公主,一手执剑,抵住了她手里的剑,眼中有着她形容不出的凄凉和悲戚。

邓宁容亦在悲戚:“皇后娘娘,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安安?她年仅两岁啊……”

“不是我!”萧依雁冲邓宁容嘶声咆哮。

宇文炫抱着寿安公主的身躯在颤抖,拿剑指着萧依雁的手也在颤抖:“整个宫中,除了你看不惯容儿,除了你会武功,还有谁深更半夜执剑在大殿之巅,且浑身血污?”

萧依雁由不得浑身一激灵。

她确实会武功,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武艺消弭,这事,除了邓宁容,没有人知晓,刚才若不是邓宁容扯着她上去,那大殿之上,此时的她根本上不去。

“她也会武艺。”她指着邓宁容。

邓宁容更是委屈得不得了:“皇后,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呢,我手无缚鸡之力,不像你们蛮夷之族,女子也舞刀弄剑。”

“即使她会,她会杀了自己的女儿吗?”宇文炫厉声反问。

萧依雁眼睛一霎不霎地盯着邓宁容:“她会。”

“邓娘娘!”邓宁容的宫女惊呼起来,“皇上,娘娘晕过去了……”

“将萧皇后即刻打入冷宫!等候发落!”宇文炫嘶哑着喉咙命令御林侍卫首领,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因为失去爱女而变得一片灰黯。

*

宫殿夹道,阴暗潮湿,寒风刺骨。

萧依雁用冻得发麻的手指抚摸着肚腹,将所有可以保温的物事都聚拢在肚腹,轻轻地低语:“孩儿,是为娘不好,让你还未出世就挨饿受寒。”

寿安公主已经死去一月有余了。

这一月来,她再也没有见到宇文炫。

映画也自那夜不知所踪。

这儿是几道宫墙的夹道搭建起来的储物间,整日不见日光,阴冷异常。

若不是她曾经生长在塞外荒寒之地,恐怕早已被冻死。

而宫人送来膳食,皆是粗粝发馊难以下咽的饮食,且分量非常少,摆明了是要将她饿死。

为了腹内胎儿,她不得不将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咽下去。

一阵笑声刺入耳鼓。

是邓宁容。

萧依雁的手指瞬间收紧。

“皇后娘娘,冷宫的滋味如何?”邓宁容款款走近萧依雁。

忽然,她的眉头皱了皱,用香帕掩住了口鼻,阴冷发霉的气息让她难以忍受。

“邓宁容,你究竟是什么人?!”。

“想知道?”邓宁容笑得诡异。

她凑近萧依雁,压低了声音:“我是魏国的密探,我原本是要刺探你们突厥的机要的,却不料,你给了我更大的机会,让我作为陪嫁侍女嫁进了北周皇宫。”

瞬间,萧依雁的心没来由地抽在一起。

原来,当年她从九王手里救回的小狼奴竟然是魏国的密探!

而北周和北魏向来水火不相容。

那,宇文炫……一定很危险。

第五章 皇上要册封我为皇后

如同听到了她的心声,邓宁容阴阴一笑:“昨夜北魏皇帝拓跋鸿已经给我下了暗谕,让我暗杀了宇文炫,然后嫁祸与你,从而挑起突厥和北周的矛盾,然后他坐收渔利,一统江山。”

“你不能杀他……”萧依雁急促地说。

邓宁容冷笑:“还挺痴情的,不过,宇文炫是永远不会知道你这一片痴心的模样,哈哈哈——”

“太后的死,寿安公主的死,都是你做的!”

“没错,都是我做的,我若是不这样做,怎么能将你从皇后的位置上赶下来呢?”邓宁容眼中闪着阴鸷。

“邓宁容,你竟然这么歹毒,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下得去手!”萧依雁颤抖着质问邓宁容,她不敢相信,一个密探可以冷血到这种程度,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可以作为晋升的阶梯而将其杀死。

“谁让她是个公主呢,她若是皇子,我定然不会杀她。”邓宁容极其冷血地说。

“你知道皇上多喜欢这个孩子吗?”萧依雁心痛地问。

“正因为皇上喜欢她,我才要杀了她,这样,皇上才会废了你这个皇后啊,哈哈哈……”邓宁容竟然笑了,好像寿安公主根本不是她生的。

萧依雁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妖魔。

忽然,她伸手,以极快的速度狠狠地掴在了邓宁容妖魔般的笑脸上。

“你打我?你还敢打我?!”邓宁容捂着脸颊,咬牙切齿地质问,眼中闪现出可怕的凶光,“你还以为你是突厥三公主?你还以为你是北周皇后?”

萧依雁伸手又给了邓宁容另一半脸狠狠一掌。

登时,邓宁容大怒,伸出手就要回击。

忽然间,她却又收回了手,大哭起来。

“皇后,是我不好,您放过我吧。”她一边哭着,一边将萧依雁一扯,自己就势跌倒在地,让萧依雁压在了自己身上。

听着身后熟悉的脚步声。

萧依雁明白了。

邓宁容亦是习武之人,自然听觉敏锐于常人,她刚才一定先于她听到了宇文炫到来的脚步声,所以才在将要打她的时候扯着她跌倒。

“你放手!”萧依雁想要起来,却被邓宁容紧紧地拽着胳膊,根本无法脱身。

而这个时候,她身下的邓宁容柔柔弱弱地哭泣起来:“皇后娘娘,你饶了我吧……我只是来给你送些吃食和衣物,并不是要害你……”

“萧依雁!”伴随着宇文炫的怒喝,她整个人被踹翻在地。

邓宁容娇弱无力地挣扎着,却似乎受伤严重,无法爬起。

看到邓宁容红肿的双颊,宇文炫的脸瞬间黑沉下来。迅速将邓宁容抱起护在怀中,怜惜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急急下令:“快宣御医!”

邓宁容伏在宇文炫怀中,委屈得哭泣着:“皇上,我只是想来看看皇后,毕竟,她是我以前的主子,可她却……”

宇文炫居高临下,冷冷地盯着被他踹翻在地的萧依雁:“看来你在冷宫里住得太舒服了!”

“她是魏国的密探!”萧依雁指着邓宁容,浑身都在颤抖。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