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尾生傅亦峥小说全文阅读《爱你我曾孤枕难眠》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5

程尾生傅亦峥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爱你我曾孤枕难眠全文在线阅读,爱你我曾孤枕难眠是作者程尾生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程尾生傅亦峥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求你帮我这一次,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程尾生跪在地上,仰视面前倨傲的男人。男人坐在轮椅上,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什么都可以?”程尾生眼中满是坚决,“是。”“杀人,你敢不敢?”程尾生的眼神微微颤抖,手指也跟着颤抖。半晌之后。“敢。”

爱你我曾孤枕难眠

第01章:尾生姐,你要小心

“求你帮我这一次,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程尾生跪在地上,仰视面前倨傲的男人。

男人坐在轮椅上,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什么都可以?”

程尾生眼中满是坚决,“是。”

“杀人,你敢不敢?”

程尾生的眼神微微颤抖,手指也跟着颤抖。

半晌之后。

“敢。”

男人要程尾生杀的人是他的旧情人,因为他双腿残废便置之不理的旧情人。

程尾生跟踪了那个女人一个月,在决定下手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捂住她的口鼻,将她迷晕。

她醒来的时候,男人坐在轮椅上,于她而言却如高山。

他说,“把你这股狠劲用在给我赚钱上。”

程尾生知道男人舍不得他的旧情人,哪怕他的旧情人嫌弃他成了残废劈了腿。

她不过故意透露了一点风声,露出点要动手的意思,男人便立即派了人过来把她拦下。

有的人,明明心是黑的,却偏偏给一个人留了点腥红的软。

男人替她处理了麻烦,她成了男人的禁、脔。

用男人的话来说就是,“在你还清你欠我的债之前,这是我唯一接受的偿还利息的方式。”

程尾生不甘心自己最大的价值是做一个男人的玩物,她使劲浑身解数证明了自己。

不过一个月,程尾生成为了男人的二十四小时特别助理,白天替男人处理工作,晚上替男人打理生活。

……

“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吗?”

“晚上七点要赴蒋先生的约。”

“多穿点,那老头子最喜欢糟蹋年轻小姑娘。”

“是。”

程尾生去里间换了衣服。

出来的时候,程尾生穿得密不透风,甚至领子都拉高,遮住了光洁的脖子。

傅亦峥仍旧有些不满意,眉心微微蹙起。

程尾生低头打量自己,确定该不该遮的都遮住了,抬头问道:“还有哪里需要改?”

傅亦峥打量了程尾生两眼,“今天你就别去了。”

“好,我打电话给Linda。”

开车将傅亦峥送到酒店,程尾生下车,给傅亦峥打开车门,“我会替你备好解酒汤。”

“嗯。”

傅亦峥下车,理了理西装,步入酒店。

程尾生上车,握紧方向盘,没入车流。

……

程尾生掐着时间给傅亦峥熬解酒汤的时候,接到Linda的电话。

“尾生姐,傅总被蒋先生带来的小妖精迷住了!”

程尾生愣了下,很快回过神,“然后呢?”

“尾生姐,你和傅总不是夫妻吗?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在程尾生跟在傅亦峥身边的第三年,为了安抚傅亦峥家的老爷子,也为了老爷子手里握着的权势,程尾生和傅亦峥领了证。

没办婚礼。

公司里,Linda是唯一的知情人。

起因是傅亦峥兴致来了拉着她在办公室荒唐,Linda无意间撞破,傅亦峥冷斥了一句:“没见过夫妻办事?”

程尾生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要回家的男人,总归会回家。”

Linda叹了口气,“那女的好像是傅总的前女友,据我目测,段位有点高,尾生姐,你要小心。”

第02章:不是我,还能是谁?

挂断电话几分钟后。

浓汤翻滚的声音唤醒了程尾生的意识,程尾生立即去揭盖子。

“嘶——”

冷水哗哗地冲在烫伤的手指上,火辣辣的痛感持续了几秒后变成了钝痛感,程尾生调小了火,去拿医药箱。

月色西移。

程尾生坐在地毯上,看着玻璃门外的月色,觉得有点冷。

程尾生紧了紧身上的披肩,又等了一会儿,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归零,她才起身回了房。

……

程尾生是被痛醒的。

异物侵入的感觉让她意识回笼,她毫不犹豫抓过旁边的闹钟往人脑袋上砸。

手腕被有力的大手握住,黑暗里传来傅亦峥低沉的声音,“你疯了?”

脸上传来温热的酒意,熟悉的声音让程尾生回过神。

“傅亦峥?”

“不是我,还能是谁?”

近几年他们在这件事上很合拍,程尾生很少痛过,所以才没认出人来。

程尾生安抚傅亦峥愤怒的方式,是竭尽全力地讨好。

一起那么多年,程尾生对傅亦峥的身体了如指掌,男人得了趣味,便也不再计较。

……

昨晚困倦得厉害,程尾生早上起床,哄着傅亦峥去了客房睡,才开始收拾昨晚的狼藉。

掀开被子之后,程尾生才发现床单上有血。

程尾生皱了皱眉,傅亦峥昨晚这么禽兽?

而她还偏生适应力良好,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程尾生暗暗叹了口气,将床单扯了,扔进洗衣机。

傅亦峥起床的时候,程尾生熬的粥也好了,海鲜粥陪几碟清爽可口的小菜,恰好合傅亦峥的胃口。

吃早饭的时候,傅亦峥状似漫不经心地随口提了一句,“我昨晚看见蒋映雪了。”

“哦。”

“你没什么要问的吗?”

程尾生抬起头,眼角挑起的时候,下方泪痣像是在移动,思索了一会儿后问道:“要离婚吗?”

程尾生想,真爱就是真爱,一辈子只能有一次那种。

傅亦峥当年恨不得杀了蒋映雪,最后还是让人先迷晕了她。

现在是不是到自己把傅太太的位置让给它真正主人的时候了?

“你想问的就是这个?”傅亦峥皱了下眉头。

程尾生反问:“不然呢?”

傅亦峥和程尾生对视了三秒,低下头喝了口粥后才开口,“不说她了,吃饭。”

吃完早饭,傅亦峥去了书房,程尾生收拾碗筷。

收拾干净厨房,程尾生开始拖地。

周末的时间,程尾生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给偌大的别墅做清洁。

傅亦峥不喜欢外人过来,凡事都得程尾生亲力亲为。

程尾生跪在地上擦地板的时候,听到傅亦峥下楼的声音。

“要出门?”程尾生跪在地上看着傅亦峥。

傅亦峥看了眼程尾生,点了点头,“我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你自己安排时间。”

“好。”

程尾生站起身,洗干净手,在傅亦峥出门之前,给他整理了下领带。

傅亦峥一如往常地亲吻了下程尾生的额头才出门。

好似唇额的片刻接触,能证明他们之间还有合作之外的温存。

目送傅亦峥走远,程尾生的眼神黯了黯。

第03章:据我所知,没有

“尾生姐,你不跟傅总一起去吗?”

“嗯,我有别的安排。”

“尾生姐,别怪我多嘴,我觉得傅总对那个蒋小姐……很不一般。”

程尾生看了眼Linda,笑了笑,“能有多不一般?”

Linda看着程尾生自信的模样,很是郁闷,“尾生姐,虽说你漂亮又能干,可男人的本性就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程尾生陡然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拍了拍Linda的肩膀,“放心,只要你不愿意,傅总不会为了一笔生意就牺牲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

Linda恼怒地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打发走Linda,程尾生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胸腔里的浊气。

傅亦峥对蒋映雪,从来都和其他人不一样。

在傅亦峥的世界里,只分为两类人,蒋映雪和其他人。

……

程尾生最后还是跟着傅亦峥一起去见蒋先生。

以及蒋映雪。

蒋映雪在饭桌上一直对傅亦峥暗送秋波,程尾生低着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她怕自己看得多了,会忍不住动了心思。

毕竟当年,她差点就杀了蒋映雪。

傅亦峥和蒋先生要谈事情,程尾生和蒋映雪留在了饭桌上。

程尾生掏出烟盒,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在点燃之前抬起头,“蒋小姐,介意吗?”

蒋映雪仰着比天鹅还漂亮的白皙脖颈,“介意。”

程尾生笑了笑,起身去了外面。

靠在墙上抽烟,程尾生在烟雾缭绕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候她还没有向傅亦峥下跪。

她在一家餐厅做服务生,蒋映雪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和傅亦峥吵了起来,最后拎包走人。

她去结账,傅亦峥给了一张大面额的纸钞,“多的是你的小费。”

“小费用不着这么多。”

傅亦峥冲她笑了笑,“一个人在外求学不容易。”

……

程尾生抽完一根烟准备接着抽第二根,蒋映雪从里面出来。

程尾生将抽出来的烟塞回去。

蒋映雪不喜欢烟味儿。

傅亦峥舍不得让蒋映雪难过,她也不会给蒋映雪找不痛快。

“你叫什么?”

蒋映雪永远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用着颐指气使的口吻。

程尾生笑着回答:“蒋小姐,我叫程尾生。”

蒋映雪皱眉打量程尾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没有,我在今天之前,没有见过蒋小姐。”

“哦,可能是你太大众脸了,我记混了。”

“嗯,应该是这样。”

程尾生漫不经心地说着谎,心里对蒋映雪的天真烂漫羡慕非常。

蒋映雪的天真烂漫,是被无数人宠着的成果。

她的养父母,她的亲生父母,她的前男友,都把她放在心尖上细心呵护着。

“程尾生,你们傅总有女朋友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程尾生的手指微不可见地抖动了一下,脸上仍旧是妥帖的笑容,“据我所知,没有。”

“那就好。”蒋映雪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

程尾生真是恨极了这张骄傲自信的脸,心里充斥着恶意,脸上却保持着同样的微笑,“不过傅总已经结婚了。”

“什么?!那人是谁?”

第04章:那你说说,你错在哪儿?

“你耍我?”

蒋映雪如名字一般雪白的肌肤上涨起了红色。

程尾生面色不改,一脸无辜地说道:“结婚和谈恋爱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傅太太并不是傅总的女朋友。”

“你……!”

蒋映雪气得说不出话来。

恰逢此时,傅亦峥谈完事出来。

蒋映雪见到傅亦峥,立即跑了过去,挽着傅亦峥的手臂说道:“亦峥,你的助理欺负我!”

“哦?”傅亦峥挑眉看向程尾生,“你欺负蒋小姐了?”

程尾生收敛了所有的得意和恶意,脸上一片平静,“是我的错。”

“那你说说,你错在哪儿?”

程尾生看着傅亦峥,傅亦峥也看着程尾生。

蒋映雪本能地察觉出一点不对劲,但她没能抓住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

“亦峥,看在她是你助理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说完,蒋映雪愤愤地瞪了程尾生一眼,好似程尾生刚才真的冒犯了她一般。

傅亦峥轻笑了一下,“你真的比以前懂事多了。”

听到傅亦峥的夸奖,蒋映雪抬起头,眼睛晶亮地看着傅亦峥,“亦峥,我……”

没等蒋映雪说完话,傅亦峥拉开了蒋映雪的手,“我得走了。”

“亦峥……”

“别让我觉得你还和以前一样不懂事。”

蒋映雪僵在原地,放下了自己抬起的手,双目通红满眼委屈地看着傅亦峥。

傅亦峥转身就走,没有片刻停留。

程尾生立即跟上,低着头看着傅亦峥的鞋子,每一步都踩在傅亦峥刚刚的落脚处。

踏在傅亦峥走过的白瓷地板上,她在想,她该如何解释刚才的事呢?

她惹得他的心尖肉不快了,他会发脾气吗?

……

傅亦峥果然发了脾气,回到家后,训斥了程尾生一通,说她不懂事,然后把她拖到床上,说要让她长长教训。

傅亦峥去洗澡的时候,程尾生又在床单上发现了红色的血迹。

如果不是她经期一直很正常,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亲戚到访。

处理了脏掉的床单,程尾生拿了条新的床单铺上。

程尾生铺床单的时候,被人从身后抱住,两人接触的地方有些不适。

“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

傅亦峥没有轻易妥协,不满道:“你又不用打卡。”

程尾生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是因为蒋映雪,还是因为被傅亦峥折腾出来的血。

程尾生回过神,满面怒容地看着傅亦峥,“可我要工作。”

程尾生的嘴张张合合的时候,傅亦峥亲了上来。

亲吻间歇,傅亦峥的声音泄露出些许,“我给你放一天假。”

程尾生不再挣扎,顺从了傅亦峥的想法。

……

工作日闲赋在家,程尾生躺在前院的椅子上晒太阳,手指都不想抬。

难得偷得一日闲,手机却响了一声。

是短信。

程尾生拿过手机看信息。

“尾生姐,我刚刚无意间听到蒋先生对傅总说,只有傅总和他女儿结婚,他才能放心地和傅总合作。”

程尾生忍不住再一次感叹。

蒋映雪的命,是真的好。

第05章:你爱我吗?

傅亦峥最近都在接洽和蒋先生的合作,程尾生知道这次合作对傅亦峥意义重大。

程尾生牺牲了自己下午的半天假期,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程尾生看过不少合同,甚至自己拟过合同,不过一纸离婚协议书,她却删删改改数十遍都不能满意。

要得多了,她怕傅亦峥骂她贪心。

要得少了,她自己又觉得不甘心。

她欠傅亦峥的债,在她答应傅亦峥结婚应付他家老爷子的时候就一笔勾销。

她这些年替傅亦峥做牛做马,她觉得自己的劳动多多少少值点钱。

最后程尾生定了个自己心理底线的价。

傅亦峥回来的时候,程尾生如同往常一样服务他吃饭。

在吃完饭后,程尾生喊住了要上楼的傅亦峥,“傅亦峥。”

“有事?”

“嗯。”

程尾生把拟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他,“蒋先生的要求,我听Linda说了。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字,你现在签完字,我们明天就可以抽时间去民政局。”

傅亦峥没看程尾生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定定地看了程尾生好一会儿后问道:“你觉得我是为了利益会出卖婚姻的人吗?”

程尾生愣了下,笑容很快恢复如常,“你和我的婚姻,不就是答案吗?”

……

在床上被傅亦峥翻来覆去折腾的时候,程尾生一直在思考,她到底说错了哪一句。

难不成傅亦峥娶她不是因为要从他家老爷子手里分点家产?

而是喜欢她?

这样想着,程尾生便这样问了出来。

“傅亦峥,你爱我吗?”

程尾生感觉到傅亦峥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更加猛烈。

结束后,傅亦峥离开了她的身体。

傅亦峥进了卫生间,程尾生顾不得一身狼藉,跪坐在床上发呆。

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程尾生对自己很失望,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

明明可以好聚好散,她却偏要多生事端。

傅亦峥从卫生间出来,程尾生还坐在床上发呆。

“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程尾生抬起头,看到傅亦峥微皱的剑眉,叹了口气,“傅亦峥,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你这段时间要么忍,要么去找别人。”

傅亦峥闻言大怒,将程尾生压在身上,“你要我去找别人?程尾生,你可真够大方的,把自己丈夫往别的女人怀里推。”

程尾生皱眉看着傅亦峥,“傅亦峥,我真的很不舒服。”

不只是容易见血的身体,还有千疮百孔的心。

“不舒服?我没把你伺候舒服?”

程尾生烦躁地推开傅亦峥,“嗯,你活太烂。”

若非如此,她这几日为什么连连见血?

程尾生难得的反抗,最后还是被傅亦峥所镇压。

折腾到半夜,傅亦峥才消停。

睡觉之前,傅亦峥对她说:“程尾生,我想睡你,你就得躺下让我睡。”

程尾生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单已经凉透,她起床收拾床单的时候,果不其然又见到了血迹。

程尾生忍不住皱了眉头。

她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