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情约何所依by红心闪闪_沈昊桀莫紫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1

《情约何所依》是作者“红心闪闪”写的一篇耽美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男女主人公是沈昊桀与莫紫琳之间的爱情故事。

情约何所依by红心闪闪_沈昊桀莫紫琳在线阅读

第1章 我就是来抢婚的

“莫紫琳小姐,请问您愿意嫁给身边这位何志伟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索菲亚教堂是本市最有名的教堂,豪华庄严,许多有钱人家的婚礼都在这里举办,而此时此刻,身穿华衣美服的男男女女端坐在台下,看着神父面前那个穿着婚纱的美丽新娘,窃窃私语着:

“唉,看来莫家是走到头了,才会把女儿嫁给何志伟那种又老又丑的暴发户!”

“也不见得,莫家的掌权人莫子坤可是个有手段的老头儿,他的大女儿莫颖欣也是个能力出众的大美人,别的不说,要是莫家真的不行了,那莫颖欣怎么还能和苏一航那样的贵公子攀上关系!”

“对对对,我看啊就是这个莫家二小姐自己不争气!她在咱们市里的口碑可是坏透了,跟她姐姐完全是两个极端,出色的男人哪里会看得上她?也就只有又老又丑的何志伟,才愿意接手这个烂货!”

种种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落在莫紫琳耳朵里,却一点儿都不会让她觉得难过——反正从那个所谓的“父亲”莫子坤把莫颖欣母女带回家的那天起,她的人生就被各种各样莫须有的流言蜚语所包围。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个男人怎么还不来?他......真的会说到做到么?

“莫紫琳小姐,你愿意么?”

台上的神父见她半天不说话,便拔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莫紫琳倔强地咬紧嘴唇,怎么也不肯开口,身边的何志伟早就变了脸色,毫不客气地捏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恶狠狠地威胁:

“小贱人,你可别跟我耍花样!”

莫紫琳充耳不闻,何志伟自讨没趣,便转过头向一旁的家属席上使了个眼色,很快,她的“好姐姐”莫颖欣便摆出一副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模样,拿着麦克风站了起来:

“紫琳,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姐姐知道你心里或许有些委屈,可是你这样的情况......何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一定会对你温柔体贴,做一个好丈夫的。今天这么多来宾都到了,你不要让我们大家难堪,好不好?”

一番话说的大方又得体,在场的人纷纷向莫颖欣投去欣赏的目光,在心里暗暗赞叹,不愧是享有美名的莫家大小姐!跟台上那个莫紫琳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别人的赞叹莫紫琳管不着,她看着莫颖欣眼底那抹藏不住的快意,心里很快就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名声已经坏了,还想有退路?别再折腾了,乖乖认命吧!”

只可惜,她莫紫琳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轻易认输的人!

已经忘了是第几次将目光投向空无一人的门口,莫紫琳心里越来越忐忑,她打定主意,就算那个男人违背了诺言不来,她也要想办法逃出这个礼堂,她绝对不会做莫子坤的棋子,更不会遂了莫颖欣母女的心愿,嫁给何志伟这样的混蛋!

“莫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仪式!”神父的声音已经染上了一抹不耐烦:“您愿意嫁给身边这位何志伟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看来那个男人,是真的不会来了。

莫紫琳连失望的时间都没有,她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回忆着教堂的路线,计算好怎样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个鬼地方,婚纱裙摆下的一双纤纤玉足悄悄脱掉了碍人的高跟鞋,就在她准备提起裙子往外跑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峻醇厚的男声:

“她不愿意。”

教堂内顿时一片哗然,在众人错愕的瞩目下,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缓缓从门外走进来,他的身材高大而挺拔,面容冷峻帅气,有着刀削斧凿一般深邃的轮廓,他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丝绒西服,而袖口上用银线绣着一个低调华贵的“S”。

这是......沈家的掌权人沈昊桀!

本就不安分的人群在认出男人身份的一刹那变得更加沸腾起来,沈家在上流社会就犹如金字塔的塔尖,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而现如今的掌权人沈昊桀,在十年前不过是一个刚被接近沈家的私生子。当时沈家的大少爷病逝,沈老爷子为了让沈家不至于大权旁落,只好不得已地让私生子入驻沈氏集团。

当时没有一个人把这个私生子放在眼里,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沈氏集团的营业额翻了两番,一举跻身到全球前十的财阀集团中,不说富豪明星,就连许多国家的首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沈家攀上关系,而沈氏集团那些顽固不灵的老古董更是被沈昊桀一一打压,再也翻不了身。

智商超群,商业奇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在大众眼里,沈昊桀就是这样的一个修罗形象,而今天这样身份的人竟然公然跑到素有“A市放荡女”之称的莫紫琳的婚礼上,他究竟要干什么?

“抱歉,我来晚了。”

低沉悦耳如大提琴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下一秒,莫紫琳感觉到自己冰冷的手被紧紧握住,沈昊桀冷厉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温情,笑容缓缓绽开:

“我美丽的新娘,你不会在心里责怪我吧?”

这句话就好像在平静无波的水中投入了一颗石子,顿时激起千层波浪,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觉地张张嘴想讨论一番,可是被沈昊桀冰冷的眼风一扫,又纷纷闭上了嘴。莫紫琳深深吸了一口气,摆出最甜美动人的笑脸,注视着沈昊桀的眼睛,甜甜地笑着:

“怎么会呢,只要你来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呆呆站在一旁的何志伟向来是个嚣张跋扈的暴发户,也不知道沈昊桀的身份,见到这个外形身材都秒杀自己的年轻男人竟然敢在婚礼上抱着自己的新娘卿卿我我,顿时发怒了:

“哪儿来的野小子,敢和老子的女人拉拉扯扯!”他撸起袖子冲到沈昊桀面前就要动手:“你难不成是来抢婚的不成?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的狗样子......哎哟!”

伴随着何志伟杀猪般的嚎叫声,沈昊桀冷着脸将五指微微收拢,只听见“咔嚓”一声,何志伟满头大汗地瘫倒在地上,那只肥厚的手掌软绵绵地垂了下来,身后的服务生连忙围上来,看到这个情景大惊失色:

“快去叫救护车,何先生的手腕断了!”

一通手忙脚乱中,何志伟被送往医院,而沈昊桀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将莫紫琳搂入怀中,薄唇微启,吐出坚决而不容置疑的话语:

“你说得很对,我今天就是来抢婚的。”

第2章 见识莫颖欣的真面目

抢婚?

在场的人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莫子坤脸色大变,却迫于沈昊桀的气势不敢上前来,莫颖欣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却极力装得和平时一样温婉贤淑:

“沈先生说笑了,我妹妹早就跟何先生有了婚约,这可是我爸爸亲自答应的,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您可能不知道,我这个妹妹一向有些......贪玩,或许发生了一些沈先生不知道的事情?”

这句话明显是在提醒沈昊桀,她莫紫琳是个多么不要脸的水性杨花的女人!看着那张自己最厌恶的圣母白莲花脸,莫紫琳精致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动人的微笑,她挽着沈昊桀的手臂,柔声开口:

“昊桀,我看我的好姐姐好像还不太明白状况,为了避免误会,咱们还是当面说清楚吧!”

沈昊桀点了点头,宽厚的大手宠溺地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这样亲密的举动落在众人眼里,自然又引发了一阵骚动。莫紫琳微微一笑,用不屑的目光在莫颖欣身上扫过,淡淡开口:

“我跟何志伟的所谓婚约,是由莫子坤一手包办的,现在我跟莫子坤已经脱离了父女关系,这份婚约自然就不算数了。”

“你说什么?!”

家属席上的莫子坤再也坐不住了,“腾”地一下起身冲到莫紫琳面前:“我可是你爸爸,你怎么敢背着我解除父女关系!”

“当初妈妈病逝不过三天,你就带着小三和野.种进门,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是我爸爸?”

莫紫琳高傲如女王,樱桃小嘴吐出最冰冷的话语:

“妈妈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可你和这个贱女人生下来的孩子竟然还比我大两岁,你靠着妈妈的财产起家,在公司做大后公然把曾经的林氏改成莫氏,强行夺走我所有的股份,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是我爸爸?”

她的这番话实在太震撼,人们纷纷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之前他们从莫家打听到的消息,可是莫紫琳是私生女,莫颖欣才是正房所出啊!

“你胡说八道!”莫子坤被戳中痛处,气得说不出话来,而莫颖欣的妈妈,一直坐在旁边默不吭声的王秀玲再也忍不住了,扶着莫颖欣的手哭哭啼啼走过来,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紫琳,王姨知道你脾气不好又听不进话,可是你也不能这么血口喷人啊,我......”

莫紫琳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冷冷一笑“说到这里我倒要问一句,我莫紫琳‘脾气怪异,性格暴躁,生活作风不检点,人尽可夫水性杨花’的名声,究竟是怎么传出来的?!”

王秀琳和莫颖欣脸色一白,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么难听恶毒的形容词,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说出来,就好像这些话不是在骂她自己一样。

沈昊桀看着一脸淡定的莫紫琳,心绪微动,他本以为这个小女人只是个冲动任性,为了报仇不顾一切的人,现在看来,她倒是有几分魄力,自己从前还真是小看了她呢。

“现在我已经和你们断绝了所有的关系,你们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看在这么多年共处一室的份上,我今天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你们要是有自知之明,就收起这副虚伪的模样,乖乖闭嘴吧!”

莫紫琳的威胁终于让王秀琳和莫子坤不甘心地闭上了嘴,沈昊桀冷冷一笑,在众目睽睽之下揽住莫紫琳的腰肢,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温柔:

“瞧你,跟这些垃圾纠缠什么?这么个破地方,我可舍不得让你待在这里受罪,司机就在外面,咱们走吧。”

说完,他脱下西装外套披在莫紫琳裸露的肩膀上,拉着她就要往外走,一向高傲惯了的莫颖欣再也忍不住,第一次露出了失态的表情。

从被莫子坤带到那栋豪华别墅,步入上流社会的那一天起,莫颖欣在大众面前始终保持着最端庄的淑女形象,这么多年来,她和母亲暗中费了多少心思,才让本是天之骄女的莫紫琳蒙上“私生女”、“贱女人”的污名,让她再也无力夺回被自己抢走的一切!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她就要嫁给那个又老又丑的暴发户了,可是,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峰回路转,而对方还是这样一个谁都惹不起的男人!

想到这里,她再也顾不了什么,伸手抓住了沈昊桀的衣袖,近乎疯狂地大喊着:“沈先生,你真的了解莫紫琳么?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么?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有这样的女朋友,一定会有损您的名誉的!”

“哦?”

沈昊桀闻言停下来脚步,和莫紫琳对视一笑,饶有意味地看着莫颖欣:

“那你觉得,我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修长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男人的声音魅惑而低沉:“像你一样么?”

“沈先生说笑了......”眼前这张俊美无比的脸庞让莫颖欣红了脸,而这个男人手中的财富和权力更是让人疯狂,眼看沈昊桀竟然当着莫紫琳的面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她一边装作娇羞的样子,一边得意地看向莫紫琳,眼中的挑衅不言而喻。

沈昊桀又如何?我能抢走你的身份,抢走苏一航,就能把沈昊桀也牢牢攥在手心!

让她意外的是,莫紫琳似乎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容满面地让侍应生端来热毛巾,捧着刚才沈昊桀碰过莫颖欣的手仔细擦了擦,而沈昊桀始终微笑着享受这样的服务,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可人人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打了莫颖欣的脸,嫌弃她脏呢!

在莫颖欣羞怒交加的脸色中,沈昊桀向助理使了个眼色,又环顾了一圈四周,沉声开口:“在座的各位想必对莫家大小姐莫颖欣的美名早有耳闻,今天我就让大家见识一下,莫颖欣小姐真正的魅力。”

第3章 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像是早有预谋一样,在沈昊桀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身后的助理便按下了遥控器,礼堂大屏幕上本来循环播放着莫紫琳跟何志伟的照片,却在一瞬间突然变成了莫颖欣的照片,屏幕上的她穿着暴露,和不同的男人勾勾搭搭,有的是在酒吧里搂着牛郎,有的是在沙滩边一丝不挂地躺着,任由身边的男人为她涂抹防晒霜,还有......

屏幕突然一闪,一段视频跳了出来,画面上那个和三四个男人滚在床上的女人,美丽端庄的脸上满是淫靡的表情,不正是莫颖欣么?!

人群一片哗然,莫子坤和王秀玲满脸的不敢置信,莫颖欣脸色苍白,当下就要扑过去抢遥控器,可助理灵活地避开,伸手一摁,屏幕上又出现了一段声音。

“莫小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听从你和莫太太的吩咐,和我的小姐妹一起散布关于莫紫琳的谣言,硬是把人家一个洁身自好清清白白的姑娘说成了交际花,您怎么着也该给我们加钱才对啊!”

短短的一句话,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王秀玲和莫颖欣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莫紫琳冷冷一笑,示意助理将音频做成循环播放,挽着沈昊桀的手就要离开,莫子坤顾不得倒在地上的老婆女儿,冲上前来露出最讨好的笑容:

“紫琳啊,你既然有了沈先生这么出色的男朋友怎么不早点儿跟爸爸说呢?你要是早点儿告诉我,爸爸哪里舍得把我的好女儿嫁给何志伟那个暴发户!”

活在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钱,脸面算不了什么,这是莫子坤多年摸爬滚打摸索出来的一条真理,他根本不把众人鄙夷的眼光看在眼里,只想着赶紧讨好这个他最看不惯的女儿,好紧紧抓住沈昊桀这棵摇钱树。莫紫琳看穿了她的心思,毫不留情地甩开了他的手,声音淡然:

“我记得我刚才似乎提醒过你,我们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

这个小贱人,永远都是这副高高在上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莫子坤在心里暗暗咒骂,可不得不挤出笑脸来:“傻孩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今天你结婚,爸爸当然要陪着你啊。沈先生,您看您今天准备得这么周全,这又是现成的宾客神父,要不,就把婚礼个办了吧!”

自己的女儿被继母和姐姐泼了那么多脏水,又一天之内换了新郎,这个人不但不心疼女儿,反而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她当做货品一样卖出去,即使沈昊桀从小看惯了人性丑恶,此时也对莫子坤的嘴脸一阵厌恶。他情不自禁地看向莫紫琳,那张美丽绝伦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点伤心的情绪,就好像对于莫子坤的样子已经习惯了。

这么多年,她究竟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心疼,沈昊桀的鹰眸闪过一丝幽深,冷冷开口:“你说得没错,我会和紫琳结婚,不过可不会再这种垃圾场一样的地方!”话音刚落,他又看了莫家人一眼,冷声开口:“更不会让我的妻子接触到像你们这样的垃圾!”

说完之后,他便拉着莫紫琳穿过呆若木鸡的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现在算不算是,逃出了那个魔窟?

坐在那辆全球仅此一辆的定制版兰博基尼上,莫紫琳看着窗外飞闪而过的景色,有些不敢相信,身旁的沈昊桀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安,唇角微弯地看着她: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莫紫琳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声,思绪却飞回了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她被莫子坤和莫颖欣下了药,赤身裸体地送进了酒店的房间,如果不是她那时偷偷划破了自己的肩膀,用疼痛使自己保持清醒,只怕她早就被何志伟给玷污了!

在那父女两人走后,她披着酒店的浴袍跌跌撞撞地从窗户逃走,冒着瓢泼大雨在路上拦车,就这样,她遇到了沈昊桀,并且跟他达成了协议。

她做他的妻子,帮他守住沈氏集团,而他,会帮她报复莫家,夺回属于自己和母亲的一切。

她知道自己做的决定太大胆也太草率,毕竟沈昊桀那样的男人,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谁能降得住他,可是嫁给这样一个商场上的玉面修罗,也比留在莫家任凭他们欺凌来得好!莫紫琳心思翻涌,完全没有注意到沈昊桀看着她的眸色越发幽深起来,等她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贴近她耳边,呵出暧昧的热气:

“好像在做梦一样?那我让你清醒清醒,可好?”

话音刚落,炙热阳刚的男子气息就将莫紫琳牢牢包裹住,沈昊桀冰冷的薄唇吻住她的樱唇,带着攻城略地般的霸道,在她口中横肆,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下意识地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这个吻来得绵长而霸道,等沈昊桀意犹未尽地松开她的时候,莫紫琳已经神情恍惚,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娇艳欲滴的脸庞让沈昊桀又是一阵心动,他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摆出公事公办的模样沉声开口:

“你最好尽快把自己的户口本和其他资料准备好,我们三天后领证,一个月后举办婚礼。”

莫紫琳听了微微一笑,从包包里拿出档案袋:“我早就准备好了,你的事情比较重要,推迟一天就会有一天的麻烦,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去领证。”

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她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昊桀冰冷俊朗的面容,他说:

“我要你嫁给我,我们互惠互利,我会帮你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这样的话有些惊世骇俗,可莫紫琳从小见惯了大风大浪,倒也没有表现出多慌乱,她知道沈昊桀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必然有他的道理,果不其然,之后他告诉她,沈老爷子的长子虽然去世了,可还留下一个不学无术的孙子沈百川,这个纨绔子弟很快就要回国了,如果沈昊桀至今还没有结婚的话,沈氏集团就要落到那个花花公子沈浩轩手里。

想到这里,莫紫琳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资料递给沈昊桀,眼见着车子往民政局的方向开去,她大大方方伸出手,露出甜美的微笑:

“沈先生,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第4章 初入沈家

领证的过程非常顺利,因为民政局的人早就听到风声严阵以待。几乎用不了半小时,两个人就一人拿着一本结婚证坐在车里。沈昊桀吩咐司机把车子往沈家老宅的方向开去,慵懒地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莫紫琳忍不住抬眼偷偷打量他,在心里不住感叹--

这个男人,长得可真好看啊。

勾魂的桃花眼,挺直的鼻梁,深邃的轮廓......近乎完美的五官和沈昊桀浑然天成的冷峻霸气相得益彰,而那张微微抿起的薄唇......

想起刚才那个让人沉迷的热吻,莫紫琳感到一阵脸红心跳,她犹豫了半天,还是吞吞吐吐地小声开口:“沈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话还没说完,男人就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刚才叫我什么?”

“......昊桀。”

莫紫琳红着脸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这样亲密的称呼显然极大地取悦了男人,他对着她笑了笑:

“你想问什么?”

莫紫琳咬了咬牙,闭着眼睛开口问道:“结婚以后,我们会像真正的夫妻一样,一样......”

说到后面她再也说不下去了,沈昊桀却是听明白了,他暧昧地凑近莫紫琳耳边,低低地笑了:

“害羞了?那天晚上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为了报仇能付出一切的莫紫琳到哪里去了?”

“这......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嘛。”莫紫琳的脸都红透了,嘴上却还是十分要强:“我可是在很认真问你话,你要好好回答我!”

沈昊桀笑了笑,十分认真地看着她:“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你不愿意,我一定不会勉强你。”

这几天接触下来,他确实对莫紫琳产生了好感,这个小女人漂亮,倔强,聪明,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傲气,可是他沈昊桀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他很清楚,至少在现在,他并不爱莫紫琳,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因为一时的愉悦而带来更大的麻烦呢?

对于现在的沈昊桀来说,莫紫琳与其说是妻子,还不如用“合作伙伴”这个词来形容,更为恰当一些。

莫紫琳松了一口气,心里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她勉强定了定神,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问沈昊桀:

“等会儿回到了家,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你爸爸和你大嫂?”

“我是你的丈夫,而他们,勉强算是我的敌人。”

男人冰冷得不夹杂一丝感情的话语传入耳朵,莫紫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汽车沿着公路一路疾驰,穿过花园和喷泉,最后在一栋豪宅门前稳稳停下,莫紫琳深吸了一口气,主动握住了沈昊桀的手:

“走吧!”

沈家老宅坐落在半山腰,是典型的中世纪城堡风格。里面铺着厚实绵软的地中海地毯,水晶灯晶莹璀璨,把古董架上一排排价值连城的青花瓷花瓶、玉佩等名贵古董照得清清楚楚,墙上挂着绝版的大师油画,足以彰显主人雄厚的财富和不俗的品位。

莫紫琳向来对室内装潢很感兴趣,大学学的也是室内设计,可是此时她牢牢记着自己的任务,压根没有任何精力去研究摆设装修。她巧笑嫣然地挽着沈昊桀的胳膊一路走到客厅,在看到那位下半身瘫痪,脸色冰冷的白发老人时,用最大方得体的姿态甜甜地叫了一声:

“爸爸!”

沈老爷子“哼”了一声,没有答应,莫紫琳并不介意,她见沈老爷子身边站着一位身穿丝绒旗袍,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就知道这一定是沈昊桀的大嫂白凤,便开口打了个招呼:

“大嫂好。”

“哟,东西可以乱吃,人可不能乱叫,我白凤再无能,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攀亲戚的!”白凤一出口,就是尖酸刻薄的讽刺:“你们结婚可真会挑日子呀,百川还有三天就回来了,怎么偏偏就选在这个时候了呢?看来为了得到沈家的钱,某些人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呢!”

莫紫琳下意识地朝沈老爷子看了一眼,见他根本就没有开口制止白凤的意思,便明白了他们这是要故意给自己和沈昊桀一个下马威,倒是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牙尖嘴利地反击回去:

“钱这种好东西谁不想要,看样子大嫂还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人呢。既然这样,不如请大嫂早早让位,我来掌管大嫂最不喜欢的金钱,而您也乐得自在,闲来无事的好去魅色俱乐部消遣。”

白凤听了这话脸色大变,沈老爷子皱着眉头,冷不丁开口问了一句:

“魅色俱乐部?那是个什么地方?”

“爸爸,您别听这个贱人胡说八道,她名声那么差,能说出来什么好话!”

白凤强装出笑脸来敷衍着沈老爷子,心里却一片胆颤,她出入魅色俱乐部保养牛郎的事情做的很隐秘,为什么莫紫琳会知道?如果她知道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沈昊桀也知道?

她越想越心惊,正准备推着沈老爷子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被沈昊桀拦住了去路,男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声音冰冷:

“你刚才侮辱了我的妻子,我要你马上向她赔礼道歉。”

白凤心里一惊,她向来对沈昊桀十分忌惮,当然很害怕,可是今天是莫紫琳第一天进门的日子,她要是在这个小贱人面前丢了面子,以后就算儿子回来了,自己这沈家第一女主人的位置也做得没脸没皮的!想到这里,她强装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趾高气昂道:

“我道歉?你不如问问她受不受得起!”

“大嫂说得对,我确实受不起您的大礼。”

莫紫琳巧笑倩兮,声音带着无害的甜美,却说出来最锋利的话语:

“有句古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怕我今天受了您的大礼,以后也变得和您一样,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还不如找个地方自杀了算了。”

“你!”

白凤气得满脸通红,却怎么也不敢像刚才一样张狂,她心里实在拿不准莫紫琳究竟知道她多少底细,只能一再忍耐,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沈老爷子率先将手里的茶杯重重一扔,连饭也不吃就让用人推着他回房间休息去了,而沈昊桀冷冷一笑,搂着莫紫琳的腰就要上楼去,在路过白凤身边的一刹那,适时地冷冷开口:

“我妻子不屑于接受你的道歉,但那并不代表你不需要付出代价,明天早上9点钟,你会收到你的股票打理人的紧急来电,这一次的损失就当做是一个教训。”

他将莫紫琳搂在怀里,看向白凤的鹰眸中满是冰冷的危险意味: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能对我的妻子有丝毫不敬。”

第5章 心动

和沈昊桀领证后的日子比莫紫琳想象中要轻松很多,她本来以为像沈家这样情况复杂的豪门家庭,一定是波诡云谲的,可是入驻沈家后她才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很怕沈昊桀,就连沈老爷子,也对他十分忌惮。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人都对她这个“沈夫人”恭敬的不得了,即使刁蛮如白凤,也最多在口头上讨两句便宜,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之前沈昊桀那个“小小的教训”,已经让她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亏掉了两千万。

沈家的暗涌暂且不提,最让莫紫琳感到痛快的,却还是莫颖欣的身败名裂。早在沈昊桀闯进礼堂宣布主权的时候,就有敏锐的记者偷偷掏出手机把照片拍了下来,而在沈昊桀的故意安排下,全球知名媒体的记者也将当时的场景进行了全球范围内的现场直播,所有的人都在同一时间知道了沈昊桀和莫紫琳的关系,当然,也看到了莫颖欣的精彩视频。

“放荡不堪”、“诬陷自己的妹妹”、“小三的女儿”......从前莫颖欣的口碑和形象有多好,现在就反噬得有多厉害,口碑大跌,何志伟恼羞成怒后的伺机报复,都让莫家陷入了困境之中,莫子坤好几次舔着脸皮想要上门来求助,都被沈家的佣人挡在外面。

沈家环境宽松,莫家腹背受敌,在这种情况下,莫紫琳当然是乐得自在逍遥,在沈昊桀的帮助下,她开始跟着沈氏集团里的核心设计师学习室内装潢设计,每天多学到一点东西,她就觉得,自己离复兴林氏企业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日子过得充实而愉快,如果说非要找出点什么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那大概就只有沈昊桀若即若离的暧昧态度了。

早在沈昊桀带她领证的那天,沈氏集团的公关部就把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发布了出去,在别人眼里她莫紫琳早就是沈昊桀的妻子了,作为夫妻,同住一室是理所当然的,可这对于莫紫琳来说,无意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这天她陪沈昊桀出席了一个晚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强打起精神随便洗了个澡就准备上床睡觉,谁想到刚一推开浴室门,就撞在了沈昊桀赤.裸而精壮的胸膛上。

今天的晚宴沈昊桀自然是风头最盛的人,被众星捧月般地敬了不少酒,平时冷峻惯了的俊容在酒精的作用下平添了几分柔和,他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目光从她精致的眉眼落在红唇上,最后又落在胸前那一片若有若无的白皙春光之间,眸色幽深。

“你今晚好像喝太多了,我让人给你送碗醒酒汤来?”

男人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莫紫琳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去,正想找个借口开溜,不料沈昊桀却纹丝不动,过了几秒钟,突然长臂一伸,将她抱到了床上。

莫紫琳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带着酒气的热吻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沈昊桀近乎霸道地在她唇舌间侵略,而后又渐渐往下延伸,莫紫琳被他吻得头晕脑胀,迷迷糊糊地任由他索取。下一秒,沈昊桀手稍稍用了力,就把她身上那条薄薄的睡裙撕了开来。

肌肤微凉,让莫紫琳有了片刻的清醒,她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出于什么样的情况,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顺手扯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结巴:

“沈......沈昊桀......你......你可别乱来!”

沈昊桀的鹰眸中还残留着情欲,却在一瞬间恢复了清明,他有些不自然地背过身去,极力使自己清醒过来,低沉开口:

“对不起,我喝醉了。”

原来是因为喝醉了,所以才一时失控么?

莫紫琳的心里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失落,她暗中掐了自己一下,挤出一个微笑:“没事,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看你的状况好像很不好,要不要让他们煮一碗醒酒汤来?”

“不用。”沈昊桀摆摆手,像往常一样抱出另一床被子躺在莫紫琳身边,慢慢闭上了眼睛:

“睡吧。”

他从前喝醉的程度比今晚要严重得多,可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失控过。沈昊桀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意志力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坚定,至少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早就已经溃不成军。

不可否认,莫紫琳美丽,骄傲,聪明又坚强,实在是很让他心动,不过他很清楚,至少在目前为止,他对莫紫琳也只是心动而已,眼下最重要的是守住沈氏,他沈昊桀向来杀伐果决,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自乱阵脚。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着,可听着身边的人发出绵长的呼吸声,闻着她身上的阵阵清香,沈昊桀这一夜,还是失眠了。

莫紫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早就空了,枕头上放着沈昊桀的留言条:

“今天有会议要开,你自己跟着沈氏的设计师去现场学习,要是有谁敢为难你,你就给我的助理打电话。”

这个男人,连关心人的方式都这么霸道!莫紫琳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甜蜜,想到昨天晚上的疯狂举动,脸颊情不自禁地红了红。

沈氏集团的业务拓展到很多领域,其中一项就是莫紫琳所学习的室内装修,为了让她更快入手,沈昊桀特意派了沈氏最精英的何工来带她。

果不其然,跟着何工的这几天以来,莫紫琳学到的是比在学校里多好几倍的东西。而何工一方面不敢得罪沈昊桀,另一方面又实在欣赏莫紫琳的天分和努力,更是不遗余力地教着她,带着她在现场转了大半天,把每个地方都讲解得清清楚楚。

研究了这么久,莫紫琳只觉得口干舌燥,她见何工也是一脸疲倦之色,便笑着开口:

“何工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点心铺子,那里的奶茶和芝士蛋糕很好吃,我去买一点回来,先给您垫垫肚子好不好?”

何工诚惶诚恐地站起来推辞了一番,莫紫琳笑了笑,拿着钱包就往外走,这个时候已经快接近下午5点多钟,等她走到点心铺子里的时候,芝士蛋糕只剩下最后两块。

看来今天运气还不错!

莫紫琳感叹了一句,掏出钞票递过去:“两杯奶茶,两块芝士蛋糕。”

“小姐,店里的芝士蛋糕还有没有了?有的话都给我打包装起来!”

在她开口的同时,一个清朗活泼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莫紫琳皱着眉头转过身去,便对上了一张阳光帅气的脸,托着行李箱的大男孩一身价值不菲的休闲装,正对着她微笑。

“不好意思啊先生,最后的两块芝士蛋糕已经被这位小姐买走了。”

听到服务员的话,大男孩好看的脸皱了皱,从钱包里拿出一摞钞票递给莫紫琳:“这些钱足够买更贵重的食物,请这位小姐把蛋糕让给我吧。”

看样子,又是个以为金钱万能的愚蠢富二代!莫紫琳翻了个白眼,把钱递回去,似笑非笑地开口:

“你说的没错,这些钱能买到更贵重更好的食物,既然如此,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买来吃呢?”

大男孩摸了摸头,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就喜欢吃这家的芝士蛋糕啊!”

莫紫琳不甘示弱地顶回去:“真是太巧了,我和我的朋友也是非他不可!”

大男孩盯着莫紫琳看了很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小姐怎么像个刺猬似的,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女孩子呢!算了算了,怪只能怪我来晚了,刚才对不起啊。”

唔,看起来这个富二代倒也没那么张狂,反而还挺可爱的。莫紫琳笑了笑,拎着纸袋往回走,不料刚走几步路,那个大男孩就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

“你们女孩子不都是很怕胖么,这家的芝士蛋糕热量很高,我身边的女生没有一个爱吃的,今天我也算是遇到知音了!”

莫紫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他笑得一脸阳光,想了想,便从纸袋子里拿出一块蛋糕递给他:“只能分你一块哦,不许叽叽歪歪,要不是看你刚出国回来,肯定很想念这个味道,我才不会分你呢!”

“你怎么知道?”

莫紫琳笑着指了指他身后的箱子,冲他挥了挥手:“我还有事呢,先走一步!”

看着她消失在街角的身影,男孩的嘴角不自觉流露出一抹微笑,他盯着莫紫琳离开的方向看了好久,直到手机响了,才皱着眉头接了起来,声音疏离而冷淡:

“妈,我对掌管公司真的没有兴趣......我......好,我知道了,我还有一个月回国,到时候再说吧。”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