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雪桐唐肆爵小说独家免费阅读《独家专宠》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5

颜雪桐唐肆爵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独家专宠是一部由作者家奕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颜雪桐唐肆爵之间的爱情故事,她一心为嫁入唐家而努力,岂料婚途艰难,拜他所赐被唐家扫地出门,声名狼藉,在她落魄无助时,打碎她“豪门梦”的男人却以强势之态闯入她的生活……

独家专宠

01,无辜被打

“你居然还带着这个狐狸精出来丢人现眼?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一位太太穿过人群一把揪住身材高挑的女子,大声质问旁边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

“是不是这个狐狸精勾引你?”

男人心虚不答,妻子反手“哐”一声甩了身边女子一巴掌,女子当即尖叫出声。

奢华的酒会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引起不小的轰动,不少人将目光投了过去。大厅的角落里,无所事事的服务生和礼仪小姐在这扎堆候着,此刻都伸长了脖子观望着。

“怎么了?”

“好像有位太太抓奸,打人了……”

小姐们吃惊,“打人了?”

正在此时经理怒着脸走来,“还不去阻止,请你们来是干什么吃的?”

礼仪小姐人数不够,杵这儿的都是外面临时请的,其他几个女孩子相互都认识,只有颜雪桐落了单,几人齐刷刷看向她。

“快去呀,经理都吩咐了。”

“去呀……”

颜雪桐被推了出去只能硬着头皮上,快步走过去,贴上恰到好处的笑容就往前凑。

“您好太太,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位太太转头一看,好啊,又来一个,二话不说扬手赏了她一大耳刮子。

“不要脸的小妖精你还有脸往我跟前凑?”

颜雪桐压根儿就没来得及反应,身体还保持着半鞠躬的姿势,闷响的巴掌落下时脑子都给打蒙了,傻兮兮看着怒火攻心的中年太太半晌没有反应。

一边的男人见状吓了一跳,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婆脑子有点问题,对不起啊小姐。”

话落便推着妻子往外走,“你发什么疯,那只是这里的礼仪小姐,你这疑心病迟早给我惹出大祸来……”

经理见事儿主双双离开,立马过来打圆场,缓和着酒会的气氛。

今晚来这的都是在菁城举足轻重的人,没能让这些大爷宾至如归就是工作人员的失职,这么大的责任,他们哪担得起?

酒宴气氛回暖,经理这才拽着僵硬的颜雪桐往没人的角落走,边走边数落。

“打你都不知道躲吗?”

颜雪桐暗暗翻了记白眼儿,她哪知道会打她?

经理拿了瓶没开的酒递给她,“贴脸上吧,别肿着脸在外面晃来晃去碍了贵人们的眼……”

“肿了吗?”

颜雪桐接过冰凉的酒瓶,轻轻摸着脸,今儿真是亏大发了,居然挨了一巴掌。

“医药费会给吧?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

“行了,叫什么名字,回头记上。”

姑娘爽快回应,“颜雪桐,菁大的。”

“你就是菁大那个?”

经理闻言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听说这姑娘有点“背景”的。当然,这背景跟家境无关,单是攀上高枝儿的。

“嗯。”

颜雪桐拿着酒瓶小心的在脸上滚,经理又多看了两眼,这一正眼看才看出这姑娘的优势来,模样儿生得果然标致,不知道后头靠的是谁,不过,会出现在这里赚这种小钱,想来传闻也不大靠谱。

“歇着吧。”

颜雪桐鞠着半躬送走经理,然后泄气的靠在墙上,用酒瓶滚着发烫的脸。

偏厅是休息室,只有几位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在里面闲聊,外面出现骚动,几人只淡淡的看了几眼,并没多关注。

此时一身着严谨正装的年轻男士从外面走来,门口服务生拦了下,来人低低说了几句服务生便放行。

在座的几人见人进来适时停话,显然是熟人,噙着笑意等着。

来人走近,快速打了声招呼:“覃老板,三少。”

一边两人微微点头,扶江这才靠近自家老总,低声道:“二爷,雪桐小姐被打了。”

一边两人竖着耳朵听,觉得有猫腻,史三升嘴快接了句,“哟,大哥什么时候开荤了?”

扶江一听,立马知道被误解了,赶紧解释。

“三少,颜小姐是子豪少爷的女朋友,跟我们二爷可没半点关系。”

“噢?”史三升意外,覃遇倒是开口了,“那个令孙少爷神魂颠倒的舞女?”

扶江默哀,“颜小姐是学舞蹈的。”怎么就成舞女了?

覃遇轻笑,还能说得出个分别来?

一直没出声的男人暗沉着脸,周身气息森冷,面容刚毅酷硬,久久才问了句,“她走了?”

扶江闻声立马将注意力拉回老总身上,“还在外面。”

唐肆爵没反应,扶江提着胆子瞧了眼老板的脸色,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多嘴问了句。

“二爷,您要去看看吗?”

唐肆爵声色不动,却散了神思。

史三升与覃遇互看了眼,笑说,“孙少爷的女朋友,大哥去做什么?外面人那么多,被人拿了去背后碎嘴不是给唐家抹黑?”

扶江心道:您二位爷哪能理解我们家爷心里的苦啊……

扶江心里明白,却不能多说,只得陪着笑。

“子豪没来?”唐肆爵终于再出声。

他要出现,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以免唐突了她。

扶江立马回应,“雪桐小姐一个人来的,做礼仪小姐。”

后半句话语放轻了些,是怕让那两位爷听见低看了颜小姐。

唐肆爵闻言即刻起身,撂下句“失陪”就大步离开。

后面史三升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不对劲……”还没见大哥紧张过什么人。

唐肆爵走出去,扶江紧跟在后,看了眼指向大厅对面角落低声道,“二爷,在那边。”

唐肆爵沉了脸,扶江看了看大厅中的人,低声询问,“要不,我去请雪桐小姐过来?”

“不用。”

唐肆爵迈步过去,大唐盛世的年轻总裁终于出现,商政界不少人侧目,纷纷朝他靠拢,以至于唐肆爵才走几步,便被人围住。都是有来头的大人物,扶江只能默哀,不敢上前阻挡。

唐肆爵既然露脸了,就没有下脸子走人的道理,轻松自如的应付着所有人。

方才大厅的闹剧是直接夺走了众人的注意,而此刻唐肆爵的出现,却令大厅中暗流涌动,够份儿的都直接过去招呼了,不够份儿的三五几个交头接耳商讨着怎么才能接近那位大财主,宴会大厅中的气氛,霎时间变得有些怪异,不仅仅只是安静了。

02,偶遇二叔

“听说了吗?大唐盛世那位爷真来了,在那边呢,秘书长都亲自过去了。”

“真的?”

“可不是真的,想结交唐家的人海了去,你不知道唐家啊?”

“那样的人家知道都当新闻听了,哪里是我们能结交的,不过,看杂志上的照片,挺年轻的啊……”

“才三十几怎么不年轻?还单身呢,前妻是乔家千金,进门不到一年就没了……”

“……”

议论声越来越小越来越远,颜雪桐循声看了眼小声谈论的两位太太,又看向大厅中。

唐肆爵也来了?

颜雪桐带着好奇看过去,却没想那高大的男人居然在这瞬间侧身,刚好也朝她这边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隔空撞上,颜雪桐惊得浑身一震,心跳都空了几拍,回过神来赶紧岔开视线洋装没看到。

心跳快得不正常,埋着头放下酒瓶,匆匆端了香槟托盘就往人多的地儿钻。

唐大老板应该没看到她吧?如果让大老板看她了,又得说给唐家丢脸了。子豪不是说他二叔很少参加宴会酒会的吗?怎么今天来这里了?看来这场商业酒会确实重要。

唐肆爵那个圈子的事儿,颜雪桐不懂,也不想懂。

颜雪桐端着的盘子在人群中来去自如的穿行,一圈下来盘子空了,到了大厅侧门,趁机溜了出去。

颜雪桐回头看了眼,没有人发现她离开,这才松了口气,松散的靠在墙面。片刻后,又转身将被打的脸轻轻贴着冰凉的墙面。

一直挺怕子豪的叔叔,唐家人她都怕,只要遇到、她都得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东躲西藏,以免子豪难做,在家里被他家人围攻。

“躲什么?”

冷漠的声音自她头顶砸下来,颜雪桐闻声吓了一跳,慌地转身。

“唐、唐……二叔……”

颜雪桐声音都抖了,有些惊慌的躲闪着眼神,有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

唐肆爵高大健硕的身躯泰山一般巍峨峨的立在她面前,面色带着惯有的冷漠,眸光跟他声音一般冰冷。

颜雪桐一点点后撤,总算退出他迫人的气息范围内,然后,心虚的抬眼望着他。忽然,她鞠了一躬,认真的解释。

“没有躲您,是不想给你们丢脸。”

要让里面那些大人物知道她是唐家孙少爷的女朋友,他不会跟着丢份儿吗?

唐肆爵心猛地紧了紧,目光落在她的左脸,“挨打也不知道还手?”

颜雪桐埋着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她的沉默令他莫名恼怒,语气当即沉了三分,“唐家可不需要这种懦弱的女人。”

颜雪桐受教的点头,但依旧埋着头,缩着脖子不吭声。

唐肆爵看着不声不响连看也不看他一样的女孩,心口这瞬间像被塞了块巨石般不顺。

冰冷的气息散发,两人沉默对立,唐肆爵最终放弃,沉声给了句“你好自为之”就返回了大厅。

“呼--”

大佛一走颜雪桐立马松了口气,唐家她最怕的就是子豪这位二叔,也太吓人了吧!

“好自为之……”颜雪桐学着大爷的语气重复,又不是她愿意在他眼前晃的,发什么火呀?要知道唐家人会来这,她才不来呢……

“咦?”

姑娘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大老板刚说什么来着?他说唐家不需要这种懦弱的女人?

所以,他是承认她了吗?他不反对子豪跟她在一起了?

颜雪桐这么一想,顿时豁然开朗,心情分外美丽的返回大厅。

刚进大厅,迎面撞来一人,一把抓住她手腕往边上一拉:“小姐刚才的事儿真是对不住……”

颜雪桐站稳后赶紧推开人的手,“没关系没关系的……”

嘿,玄幻了,这位先生怎么忽然变圆了?

“怎么没关系?这事因我而起,这样,我陪酒道歉,如何?”中年男转身拿着酒就喝,连喝三杯。

崩看人长得圆,这动作堪称一气呵成,快得颜雪桐都有些没清楚。

“呃……”还有些没反应过来,颜雪桐发憷的站着,脸上尴尬明显。

中年男端着酒立马往颜雪桐跟前递,“小姐,我敬你一杯,你要是原谅我,你就喝了这酒,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往后在菁城我罩着你,有事儿只管来找我……”

颜雪桐头大,尴尬的拒绝,“那个,先生,我不会喝酒。而且我们有规定,这是违规的,会被罚的。”

“没事儿,有我担着……”

“我还怕您太太去而复返呢,酒我就不喝了,也没多大的事,我工作去了。”

颜雪桐赶紧开溜,却被人一把抓住,“你这是瞧不起我!”

颜雪桐吓了一跳,回头对着莫名发怒的中年男,对看两秒败下阵来,来的这的不是企业家大富豪都是在政界的名人,她还真得罪不起。

“先生,经理规定了上班时间……”

“没事儿,我罩着你,怕谁?”中年男一见她妥协,立马又缓和了脸色。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颜雪桐接过酒杯,一口见底。

中年男立马拍手叫好,“小姐果然是女中豪杰,再来一杯。”

颜雪桐被拉扯着不让走,这同时居然又围上来几人,纷纷敬酒,说是敬酒,不如说灌,颜雪桐被人围堵在中间,一杯接一杯的灌来。

“别这样,请别这样,经理,经理……”

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这些人明显是冲着她来的,颜雪桐被人架着往拖,她惊慌失措下大喊了声,“唐肆爵救我……”

一群男人当场愣了下,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几人手忙脚乱捂嘴的捂嘴,拖人的拖人,很快出了大厅视线。

“带出去,东家一定满意这个……”

颜雪桐被人捂着嘴,胳膊反钳被缚,身体使不上力来,急得满头大汗,从来没遇到这种抢人的事儿,早一刻就吓懵了,除了不停回头看,希望宴会的人会发现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放开她!”

冷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颜雪桐回头,神色当即激动起来。

她认识前面的人,他是大老板的助理。

激动得落泪,可又担忧,他们人多,他就一个人,赶紧喊人啊,可别英雄救美不成反搭上了他自个儿。

03,不胜酒力

扶江神色轻松,身长玉立的站在前方,带着令人舒服的清爽笑意。

“大庭广下居然敢抢人,你们仗的是谁的势?”

押着颜雪桐的几人忽然冷笑着,一人上前一步,“小子,劝你别多管闲事,我们既然敢这么做,就没在怕的。”

扶江手揣进裤兜里,动了下,紧跟着慢悠悠的出声,“哟,口气真不小。只是,抢别人也就算了,可这位小姐是我们唐二爷的人,兄弟,招惹唐家前掂量清楚自个儿的能力没有?”

“唐家?”

几人互看一眼,一人低声说了句,“小心,那人有家伙。”

钳住颜雪桐手臂的中年男不甘心的再问,“哪个唐家?”

“大唐盛世!”

几人闻言一怔,瞬间放手,“得罪了!”

颜雪桐被推开一边,几人快速消失在走廊,颜雪桐急急出声,“你有枪还要放他们走?”

扶江将口袋掏了个底儿朝天,笑说,“我等良民怎么会有那玩意儿?这可不是米国,随身佩戴枪支是违法地颜小姐!”

颜雪桐揉着胳膊,靠在一边。

“雪桐小姐你没事吧?”

扶江话落便见唐肆爵带着不少人出来,颜雪桐一看,赶紧站直了身体把头往胸口埋。

唐肆爵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没见她受伤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唐总。”扶江上前简单复述着事情,最后说道,“前面的安全通道离开了,舒谦他们已经将人制服,等您发落。”

扶江的话令颜雪桐大感诧异,忍不住抬眼看他,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他怎么知道被人制服了?分明他把人放走了好不?

但唐肆爵在前,她几次鼓起勇气都没敢出声,最后弱弱的站了回去,将存在感降到最小。

而此时扶江话落后经理立马上前接话:“唐总,我立马让人去接应,将歹徒送去局子,今日之日,务必给小姐一个交代!”

颜雪桐一边为扶江担心谎话可能被揭露一边诧异的反问:经理口中的小姐,难道是我?

大爷凉飕飕的赐了个字儿,“嗯。”

经理立马行动,带着一行人离开。

没人知道经理那心里的激动啊,随随便便一女的,居然是唐二爷的女人?他这当下就跟挖到宝的感觉一样,谁懂?

闲杂人等都离开了,唐肆爵这才转向颜雪桐。

才多久会儿,她居然……

唐肆爵绷紧了脸子,眸色阴冷骇人。

颜雪桐暗暗提了口气,低低的说,“谢谢二叔。”

“二叔?刚叫我什么?”唐肆爵冷声追问。

颜雪桐心叫糟糕,赶紧正儿八经鞠了一躬,“对不起,以后再不直呼您的大名。”

“……”唐肆爵被她那话噎住,心脏骤然紧缩,目光灼灼盯着她,久久没再说话。

扶江一边急得直想跺脚:姑奶奶诶,您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唐肆爵跟她面对面站着,她头埋得很低,他只能看到她大片漆黑的头顶。不知道该如何交流,努力在想话题。

“家里很缺钱?”

总算找到话题了,得庆幸前一刻扶江把她出现在这的原因告知他。

颜雪桐一愣,下意识的摇头。

磕磕巴巴的说,“大三课少,闲着也是闲着,那个、我只是来玩的……”

扶江抚额:姑奶奶您就承认缺钱也不是件丢人的事儿,难道您家那情况二爷还不知道吗?

二爷沉默,他没料到她会这样回应,以至于前一刻想好的回答居然在她话出声时卡在了喉间。

思索良久,最终依然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嗯。”

这两人给处在三尺外的扶江急得啊,没有什么比二爷的感情更令他焦头烂额的了。

“颜小姐,”扶江提着胆子帮老板开口,实在不想二爷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颜雪桐抬眼,看向扶江。唐肆爵也微微侧身,冷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扶江立马舔着笑道,“我们二爷待会儿会去‘宸宫’放松,颜小姐一起去吧,年轻人不都喜欢往那跑吗?”

唐肆爵微微拧眉,宸宫?

但不得不赞许的看了眼扶江,换他哪里想得出这样的地方。

可颜雪桐一听,立马摇头,“我还在上班呢,就不去了,谢谢你!”

说完大概觉得这样拒绝不大好,尽管她知道这位大爷其实并不想看到她,但还是顾全了对方的面子,所以立马又鞠了一躬。

“对不起。”

唐肆爵心口阵阵钝痛传来,痛感清晰,转身大步进了宴会厅。

“由她去!”

“二爷……”扶江心底无奈,本就是襄王有梦神女无情,二爷还每次都下脸子,能不让姑娘误会?

颜雪桐哪里知道唐肆爵是恼羞成怒?

人一走立马放轻松了,前一刻浑身紧绷没感觉,这一刻一放松,居然觉得头晕。

她连退两步直接靠在墙上,手按着头,难道被灌了几杯酒就醉了吗?

扶江见颜雪桐脸色不对,低声问了句,“雪桐小姐?”

颜雪桐抬眼笑说,“我没事,刚喝了两杯酒,有一点晕,我站一会儿就好。”

“真没事?”扶江反问。

颜雪桐点点头,“真没事。”

“别这里站着,去休息室坐着吧,我给你倒杯橘汁来,橘汁解酒很有效。”扶江说得认真,这可是二爷藏在心尖尖儿上的人,不能马虎了。

“不用了,一会儿就好……”

颜雪桐还是被扶江推走了,颜雪桐坐在员工休息室,扶江还没进来,倒是经理回来了,在外面看了她一眼,对上她的视线后立马狗腿的冲她笑,甚至就站门口给看门,这前后态度转变之巨大直令颜雪桐很不适应。

颜雪桐觉得热,调低了空调,瘫坐在椅子上混混沌沌的等人。

那边扶江进了大厅直朝那位爷走去,附耳说了几句,待老板点头后才离开。

扶江榨了杯新鲜的橙汁,拿着杯子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将兜里的东西拿出来倒进了果汁里。

扶江出现,经理立马笑容可掬的上前,“扶江先生,我来我来。”

说话时间就去接扶江手上的果汁,却被扶江冷冷拒绝。

“不用。”

04,不受控制

扶江走进去,颜雪桐歪在椅子上,扶江半蹲在她跟前,手摸了她冒虚汗的额头。

“怎么这么热?”扶江低声问了句,果汁递给她,“解酒的,先喝了吧。”

颜雪桐坐直了身,接过杯子笑说,“谢谢。”

“没事儿,都是自己人。”扶江笑道。

颜雪桐不疑有他,接过杯子几口喝了,冰冰凉凉的果汁下肚,这瞬间舒服多了。

扶江接了被子放在一边,“雪桐小姐,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有车送呢。”颜雪桐拒绝,“你不是要送你们老板去宸宫吗?”

“也是,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电话。”扶江客气了两句先出去了。

颜雪桐点点头,坐了会儿还是准备出去,经理一直在外面守着,弄得她心里很不安。

出门经理就巴巴儿凑过来,“颜小姐需要什么我这亲自给您送来。”

“我想我应该出去帮忙……”颜雪桐指指外面。

经理一听,得,还帮什么呀?

“您还是歇着吧,又被误伤又被抢的,颜小姐今天在这里受了惊吓,都是我们失职,我还指望您在唐总那说几句好呢。”

“我跟他不熟的,我去忙了……”颜雪桐赶紧撇清关系说。

经理快步拦住,“姑奶奶啊,您可就别再折腾我们了,还是歇着吧。”

颜雪桐皱眉,“经理,你是不是不想结工钱给我了?”

经理一听,赶紧说,“哪能呢?我这就给您结,立马给您结账,进去休息吧,扶江先生千万叮嘱过要让你好好休息,你就别为难我了行吗?”

颜雪桐按着晕晕沉沉的头,“好吧。”

她去休息……

这刚一转身,“嘭”一声儿狠狠砸在地上。

经理吓得倒抽了一口气,赶紧上前去扶,“哎呀妈呀,我的姑奶奶我的亲奶奶诶,您这是怎么了?可别害我啊……”

颜雪桐也知道她自己摔倒了,可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感觉到痛,挥手想抓经理的衣服,眼前却出现了多重人影,她抓几下都没抓着。

经理一看,赶紧将颜雪桐拖进了休息室。

“颜小姐,你先躺着,我这就去找扶江先生,你别动啊。”经理是真给吓慌了,声儿还没落人就已经跑了出去。

不过两分钟,经理领着扶江回来。

扶江拍拍迷迷糊糊的女人,低低喊了声,“颜小姐,颜小姐?”

颜雪桐睁开眼,声音很熟悉,却已经看不清楚是谁。

“头晕……”

头晕就对了,扶江抱起颜雪桐就走,“我送你回家。”

经理赶紧跟着,扶江走了几步侧身,冷声反问,“你跟着来有事?”

“不是,那什么,颜小姐的工钱还没结算呢。”

“待会儿给我。”扶江抱着颜雪桐快步离开。

下了车库,舒谦几人在车上打牌,扶江踢了下车底,里面人开门跳下车。

“结束了?哟,这什么情况?”舒谦愣了下,怎么还捡了个女人回来?

“哪捡的?”

“开门。”扶江冷声道。

舒谦拉开车门,扶江不耐烦道,“二爷那车!”

舒谦愣住,见鬼似的看他,“爷要的?!”

这声儿一出,车上玩牌的人都探出头来,“爷要开荤?”

扶江沉着脸,“所以咱们得推一把,不能总让爷能看不能吃,今儿这事儿你们几个嘴巴都给捂紧了,知道吗?”

舒谦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拍了他肩膀一下。

“明白!”

开了旁边加长版豪华轿车,把人放了上去。

舒谦杵在门口不动,待扶江撤开时他赶紧探了大半个身躯进车里,捏着姑娘脸一看,嘿,果然是她!

扶江没客气一把抓着舒谦衣服,将人拽了出来。

“过来,统一口供。”

舒谦关上门,“得了,二爷什么时候关心过别的事儿?”

“那可不一定,那姑娘的事,事无巨细爷都默默关注着呢。”

扶江在前面走着,回头看舒谦还站着没动,有些来气,“谦人,你过来!”

舒谦看了两眼车里的人,这才走过去,“你给姑奶奶喝药了?”

看情况不对啊,扶江直接将舒谦推进了车里,几人开始“密谋”。

酒会结束的时间太晚,这点扶江也没料到,他是把人送上车就赶回了酒宴,舒谦不停电话催,说姑娘状况堪忧,直问他到底给人喝了多少,人都发疯了。

扶江也急啊,总不能拽着老板就走啊。

愣是挨到了十一点多,酒会才结束。

原本是能提前离开,可今儿这不是跟覃老板他们一块儿来着,几位爷闲聊才坐了整场,这放在以往,哪有过啊?

“二爷下来了。”扶江紧跟唐肆爵走着,接通舒谦电话低低说了句。

唐肆爵喝了点酒,因为情绪不佳,大抵是在那女人那没讨到好所以喝开了。不过好在二爷酒量好,那么喝都看不出异样,倒是史三少喝挂了。

下了车库,舒谦已经将车开门口,史三升非要上唐肆爵的车,扶江那个急啊,这一上去那还得了?

硬把人给拖着,“三少,您站好了,别摔着。”

史三升回头瞪了眼扶江,再抬脚往前,扶江又一把将史三升给拖住,“哎哟三少您可站好了,小心些。”

唐肆爵回头看了眼,沉声喊了句,“老三,上车。”

扶江一听,简直想撞墙,连连给老总递眼神儿,可他家高贵冷艳的老板从没跟他们进行过眼神儿交流,所以华丽丽的忽视了。

扶江眼睛抽搐,风中凌乱,当即大喊,“爷,三少还是上覃老板的车吧,您那不顺路啊。”

覃遇跟他助理站在一边,覃遇也喝高了,但还不至于像史三升那样,所以听见扶江的话,当即应了声。

“大哥,让老三上我的车吧。”

唐肆爵微微点头,舒谦下车打开车门,唐肆爵准备上车,哪知这当下一条黑影疾风一般“嗖”地窜上来,挤开唐肆爵就往车上钻,同时声音嘹亮的喊着,“大哥,大哥啊,老三敬畏您呐,嗷--”

话声还没落呢,便听得嚎叫声响起,外面人都惊了一跳,也只看到一黑影就刹那间将史三升给扑倒了,具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05,失身于他

扶江瞅着手上残余的这一抹温度欲哭无泪,快步上前,跟舒谦一同将史三升从“狼女”手下救出来。

唐肆爵面容见怒,怒喝出声,“哪个不要命的?”

他自然听见了里面女人的声音,即便声音婉转嘶哑了几倍,他也听出了是谁。

史三升被人狼狈的拽下车后唐肆爵直接跳上了车,“嘭”一声儿摔上了车门,舒谦同的扶江将史三少拖开一边,拍了两下手,侧身跟覃老板回礼。

“您走好。”话落绕过车身就跳上了车。

车后座战况简直了,舒谦不忍多看,升起了前后座中间的隔板,镇定自若的开着车离开。

扶江安抚着抱头发懵的史三少,覃遇的车过来后,帮忙将人扶了上去,再等覃遇上车,然后恭敬说了句,“覃老板走好。”

覃遇看了眼史三升脸上被挠破的血痕,心惊了一把,什么女人那么恐怖?

听见扶江的话时侧目点头示意,然后升起车窗,车子很快开走。

扶江这时候才长长松了口气,赶紧跳上他们的车,跟了出去。

“情况怎么样了?”左来安问。

扶江想起史三少上车那瞬间被人扑倒的惨状和哀嚎声心有余悸,摆手不想多谈,“跟紧爷的车。”

“嗯。”

唐肆爵的车里,确实精彩了,正上演着妖精打架的上古战争大戏呢。

颜雪桐完全没了意识,心底就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想要狠狠发泄,时间拖得越久这种被焚烧的感觉越浓烈,以致于姑娘此刻跟疯魔了没区别,见男的就扑,毫无疑问的。

就这架势,那弱不禁风的史公子能扛得住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个狼扑吗?

好在唐肆爵生得牛高马大,轻轻松松就将人制服。

颜雪桐双眼喷血,喘着热气,唐肆爵将人紧压而下,怒问,“真的想要?”

颜雪桐哪还有什么意识?张口咬在他脖子上。

“别后悔!”

唐肆爵瞬间化为主动,就这不宽的地儿把人给生吞活剥了。

完事儿后车子早已经停在了汉城酒店,唐肆爵快速穿上衣服,外套裹着浑身滚烫的女人大步进了酒店,穿堂而过直接进电梯上顶楼。

顶楼的九号豪华套房常年为这位爷预留着,当唐肆爵抱着颜雪桐出现时,舒谦早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

“爷。”

打了招呼紧跟着刷卡,推开门,屋里瞬间明亮起来。

唐肆爵迈着稳健大步走进去,怒道,“叫扶江、左来安过来!”

舒谦心脏一抖,立马应声,“是,二爷!”

唐肆爵抱着人进了睡房,将人放在床上,俯身撑在她身体上空,单手捏着她的脸。

“颜颜,颜颜?”

她依旧没有意识,娇艳滴血般的脸子烫得惊人,他手一碰上她,她便自动欺了上来,无意识的紧紧抱住他结实的手臂反复蹭着。

唐肆爵吻了下她额头,目露凶光,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做的?

“爷--”

外面人到了,唐肆爵抽身离开,毫无意识的女孩却忽地抱紧了他,张口一下一下咬在他手臂上。

“嘶……”

唐肆爵闭目,压下心底的邪火,强行忽略手臂上传来的湿濡濡的撩人触感,硬推开她他不忍心,只能坐下轻轻拨开她脸上的头发,低声商量着,“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好吗?”

这位爷也真是,姑娘这眼下听得到吗?

唐肆爵这刚坐下呢,姑娘立马水蛇一般往他身边蹭,双手抱紧了他腰腹,滚烫的脸子不断磨。密密的睫毛无助的颤抖,红唇充血,呼吸烫得能灼伤人。

唐肆爵稳住心神,大掌本想推开她却鬼使神差的抚摸着她的脸,爱怜之极的动作。

“颜颜,你不让我走,这怎么行?别身体烧坏了,得让医生想想办法,单靠我、你身体扛不住……”

外面人又喊了声,唐肆爵扯过被子一把将颜雪桐裹住,低低说了句,“我很快回来。”

走出睡房,唐肆爵淡淡扫了眼扶江,走向左来安,“有什么药能缓解小姐的情况?”

“爷,我能去看看雪桐小姐现在的情况吗?”左来安心无杂念的询问,他得知道事儿后她有没有缓解。

唐肆爵迟疑,到底还是答应了,“来吧。”

这走进去,颜雪桐几乎已经将被子都推开了,纤细雪白的手臂露在外面,唐肆爵进屋一看,当即失了风度的奔过去,扯着被子将人盖起来,暗沉着脸回头催促。

“紧着来!”

左来安目不斜视,快步走过去,看了眼床上女人,皱眉。顿了下,左来安再度出声,“爷,我能摸下吗?”

唐肆爵转头,眼刀子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左来安暗暗咽了口唾沫,后退一步,“我说错了,抽管血我即刻去化验。”

唐肆爵眸色一痛,“还要验血?”

左来安神色严肃的点头,他只知道扶江给这位姑奶奶下的是什么成分的药,可方才查实在扶江之前,那些个混账也下了药,不验血,谁知道她都喝了些什么玩意?

“爷,拖不得,兴许有生命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没降下去最后爆血管而死也极有可能啊。

“什么时候能好?”

“爷您尽量持久一点,这玩意之前我没涉猎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研究出来……”左来安眼观鼻子鼻观心的说道,天时地利人和,尊敬的二爷,老天都帮您了,您还可千万别再矫情,尽情的来吧。

左来安取了血就走了,只剩下扶江留着这边。

唐肆爵沉着脸看着扶江,锐利目光直把人的思想看穿。

“二爷,您有话就直说吧。”扶江顶不住了,低声问着。

“谁做的?”唐肆爵冷声发问。

扶江心虚,片刻后又恢复了气势,“混入商会的那些人,来历警方那边已经在查了,这两天就能有消息……”

“跟你无关?”唐肆爵语气依旧冰冷,并没将他的话听进去。

扶江心下一抖,果然是二爷,简直直掐他咽喉啊。

扶江硬着头皮摇头,唐肆爵忽然站起身来,高大挺阔的身躯走近扶江,强大迫人的气息直面砸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