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夏夜微凉我亦忧伤印夏光贺严小说By朱颜改精彩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00

主角为印夏光贺严的小说名字叫《夏夜微凉我亦忧伤》,这是作者“朱颜改”撰写的一部都市生活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印夏光贺严之间的情感经历。我也许真的快死了,有时候我觉得这样也好,可是崔律师并没有给我这个了断的机会。

夏夜微凉我亦忧伤小说 精彩章节

“小婊子,昨晚上到底和贺严出去干嘛了?连衣服都换了!”

我挣扎着想说话,可是崔律师的手太用力了,导致我说话时只有声嘶力竭的声音。

他把我当做垃圾一样猛的从手上脱手,然后我撞到了床沿。

我只觉得额头很痛,等我再摸去的时候,发现已经起了一个很大的包。

那一瞬间,我才真正的明白,我对于崔律师来说不值一提,是一个玩物,而他也从来没有认真的对待过我,把我当做一个女生,一个人来看。

这一点,我并没有觉得有多寒心,相反,我突然觉得很正常。

“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说不说!”

崔律师用力的吼着我,他一定知道现在贺严哥哥根本不会回来,所以肆无忌惮。

我哽咽着,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然后颤颤巍巍的说:“我们真的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了,因为下雨,衣服打湿了,所以换的新的。”

我说话时低着头,我不知道崔律师到底有没有相信,可是我知道,崔律师到底有多讨厌我接近贺严哥哥。

“妈的,我再告诉你最后一次,别打贺严的主意!”

我低头啜泣,额头的疼痛几乎已经抽取了我所有的心绪,哪里还管崔律师到底有没有出去,或者还想对我怎么样。

但是崔律师最终放过了我,因为我听见了他下楼的脚步声。

我依稀记得,这种伤,好像要用冰敷,于是我小心翼翼的下了楼,在冰箱里拿了冰敷在额头。

待我走到楼梯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说说笑笑的声音。

回头一看,发现是贺严哥哥回来了,我很高兴,结果刚露出来的笑脸立马凝固了。

贺严哥哥身后跟着冯雪莉。

她来干什么?

我突然有种厌恶的感觉,可是我没有表现在脸上。

“夏光,你好,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我看着贺严哥哥,他只是瞄了一眼就回了头,显然是贺严哥哥告诉她的。

我不喜欢贺严哥哥什么都和冯雪莉说。

至少我希望昨天的事情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冯雪莉跟着贺严哥哥上了楼,不知道是不是贺严哥哥特意观察了,他一眼就看到了我额头上的伤口。

“怎么回事?”

我能在冯雪莉面前说是崔律师打的吗?不能。

于是我故意转过头去撒了慌:“我感冒,觉得头晕,下床的时候摔倒了,撞到了床沿。”

“怎么走路的?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我去拿冰。”

我急忙叫住贺严哥哥,扬了扬我手上的冰说:“我已经拿了。”

“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点点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可是这种高兴只持续了一会儿,因为冯雪莉跟着贺严哥哥进了他的房间。

最让我难过的是,我看见冯雪莉当着我的面把贺严哥哥的房门关上了。

说实话,我不应该嫉妒,哥哥做什么都是他的事情,而我没有资格插手。

可是那些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藤蔓一样,一点一点的从我的脚爬到最上。

我回到房间,打开了英语书,然而我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不知道那些奇怪的符号说的什么意思,我整个脑子里想的全是,他们在贺严哥哥房间里面干什么。

正当我烦恼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声,一转头就看见冯雪莉走了进来。

“听贺严说你感冒了,我很担心你,所以跟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感谢了她的关心,然后看见冯雪莉从书包里拿出来两样东西。

一个普通包装的,她递给了我说:“这是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

我看着她手上的那个包装盒,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送给我?”

冯雪莉挠挠头,好像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说:“你生病了,为什么不能给你礼物?你就收下吧,我想你用得上。”

她把礼物放在我床上,然后有些羞涩的把那个包装精致,粉红色的盒子递给我小声说:“这个,你能不能帮我给贺严?”

我看着她手上粉红色的盒子,我想起了那封用粉红色信纸写的情书,心里的感觉怪怪的。

“可是哥哥就在房间里啊,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

“夏光,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就会明白的,你会帮我这个忙的吧?”

我想,她送给我的那个礼物,难道是对我即将要帮助她的事情的一个贿赂吗。

可我还是点头同意了,冯雪莉眉开眼笑的。

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她看着我的脸说:“夏光,幸好你是贺严的妹妹,不然我不知道得多嫉妒你,你长的这么漂亮。”

然后,贺严哥哥送她出去了,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反正我的心情不大好。

我看着床上的礼物,突然觉得很碍眼。

贺严哥哥没多久就回来了,他路过我的房间,我把那个粉红色的盒子递给了他。

“冯雪莉让我给你的。”

贺严哥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可是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为什么?他明明刚才还和冯雪莉有说有笑的,到我这儿就变得奇怪了?

我搞不懂,还是说我太傻了。

我生病的事,唯一比哥哥更关心我的人,是展露。

她摸摸我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好像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那天早上上学,进校门的时候,展露突然问我:“夏光,你和贺严没什么关系吧?”

不知道我是不是天生不会说谎,总之展露一看见我眼神闪烁就好像断定了什么。

“你俩真有关系?”

我想,展露把我当朋友,我就透露了一点点,只说我们两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下的表兄妹关系。

展露听见了似乎很吃惊,她说:“怪不得冯雪莉好像刻意接近你,她喜欢你那个贺严哥哥。”

我有时候觉得展露是不是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为什么她好像能看透很多事情。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