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只是不喜欢你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00

《我只是不喜欢你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我只是不喜欢你了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我只是不喜欢你了小说精选:她贪恋地想要多看他一眼,渴求他一句安慰也好,可是没有,他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给她。

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推荐指数:★★★★★
>>《我只是不喜欢你了》在线阅读>>

《我只是不喜欢你了》精选章节

孟晨睁开眼看到的是关予杨的家庭医生,李大夫见她醒来松了口气,冲坐在一旁的关予杨收起听诊器道,“好好修养,这伤筋动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利索。”

孟晨撑起身子,抬头去看关予杨,心里有那么一点希望,希望从他眼睛里看出一丁点的怜惜或者情愫,一丁点的懊悔也好。

可关予杨居高临下地用那双漆黑得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看着她,“我希望你不要影响到工作。”顿了顿,他忽然掀了掀唇角,“我的得力助手。”

说完,他起身走出去,逆光离去的身影映在孟晨的眼睛里,深深刺痛了她,她的手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骨节泛白,眉头微微皱着,一直看着他离去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仍然死死盯着门口,她贪恋地想要多看他一眼,渴求他一句安慰也好,可是没有,他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给她。

就这么卑微地爱,这爱低贱又坚韧,分文不值,她却能一个人轰轰烈烈,一场火扑了十五年。

孟晨是听话的,休养了几天她就回公司上班了。当然除了敬业服从领导安排外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她想要更长久的时间陪在他身边,离了他一刻她都不能独活,十五年来她的生命里只有他,他永远是她生命中的软肋,这是她的宿命。

孟晨的伤愈合的很快,她看着自己手臂上新长出肉芽的淡粉色疤痕,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就是这么卑贱,越卑贱的人越命硬,伤口也就愈合得越快,伤口好了还是会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去做挡箭牌。

如果她心里的伤也能跟这道疤一样愈合就好了。心里的伤口一道累上一道,上一道还鲜血淋漓,下一道又毫不留情狠狠破开血肉,疼得她咬着牙,却不肯哼一声。

她拉下衣袖遮住伤痕,拿起桌上的文件,走进关予杨的办公室。

关予杨坐在办公室看着这半个月来孟晨整理的文件,每一项都做得完美妥帖,他满意地合上文件,他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将孟晨培养成他完美的心腹,她从未让他失望过。

关予杨喝了一口孟晨煮的咖啡,问,“上次我在东城看的那块地处理得怎么样了?”

孟晨低下头,声线冷静沉稳,缓缓道,“居民区已经归置,只有一家福利院不论出多少倍的价钱都不肯搬迁,还在协商中。”

关予杨剑眉微挑,有些不悦地抬眼看着孟晨,“再给你五天的时间必须要协商好,这块地我势在必得,不许出任何纰漏。”

“先生,我不想做这个项目了。”她忽然开口。

关予杨眉毛一横,抓住她的胳膊,“你说什么?”她竟然敢忤逆他的命令了?她怎么敢忤逆他。

孟晨向后扯着胳膊,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得,终于破天荒地红了眼睛,她小声问他,“先生,我能不能不去?”

他抬眼看着她红着眼睛,却仍然端庄地站在他面前,她从头到脚无一不是这些年来他最讨厌的姿态表情和穿着打扮,高傲独立,看得他心烦。

他甩开她的手,垂下眼睛翻阅着手中的文件,淡淡地说,“孟晨你记着,我养着你不是让你站在这里反对我的命令的,你只需要照我说的去执行。”

孟晨欲言又止,最终嗫嚅道,“好的,先生。”

走出办公室,她坐在座位上望着手里的协议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那本协议上的名字,健乐福利院,关先生可能不记得,但是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是她来的地方。

转眸望向窗外,心里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曾经她那样瘦瘦小小,从福利院跑出来,辗转流浪到大街上,在冬季,又冷又饿衣衫褴褛缩在街角瑟瑟发抖,即将冻死之际她被十几岁的少年带回了家,那就是关先生了,他待她很好,给她暖暖的汤,温暖的棉被,他教她学习,陪她训练,他说需要一个得力助手,她便以那为方向拼命努力,一直到了现在,历经十五年的学习与锻炼,她终于成为了他得力助手,却失去了小时候被他呵护的资格。

想到这,她的眸光黯了黯,她早不再是那个会在他面前撒娇的小女孩,拿起包她起身敛去脆弱,又是雷厉风行的孟晨,是关予杨最锋利的一把刀。

这些年来,她一直靠着对他的爱才支撑到现在,如果不是他她早就冻死在那场冰天雪地里,就在被他从鬼门关捞出来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别的,她本来就一无所有,现在连这条命都关先生的,如果不能爱他,那她要靠着什么活下去?

如果没有这点执念就好了,如果是个没有心的人,她就不会这么痛苦。

当她蹲在医院抢救室门口手里攥着血淋淋的衣襟时,她想,要是没有活下来就好啦,要是没有被他救回来就好了。

因为就在此刻,给予她人生第一份温暖,年幼时把她护在身后,在她失踪后仍然不停打探她消息的院长,在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后躺在她面前,她的耳朵里只剩下福利院栏杆里探出头来的孩子们凄厉的尖叫呼喊声。

院长,死了。

那个昔日里慈善的老头儿只见那人软绵绵躺在地上,倒在了她的面前,他的身下都是血迹,鲜红的血液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眼前一阵发黑,耳朵里全嗡鸣和刺耳的尖利,她不受控制地张着嘴巴用力呼吸,眼泪无措地落下来,她打开车门看着眼前猩红的血液,靠在车身缓缓滑了下去。

第一个反应是,她失去了与这个世界最初的联系,她失去了这世上唯一一个真心实意不求回报爱着她的人,她再也没有退路了,她没有家了。

司机仓皇失措地拨打着电话,眼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默片,而她置身其中又像置身事外,她扶着车身慢慢爬起来,她只觉得头痛欲裂,四周的一切都在旋转,她冲到司机面前揪住他的衣襟,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抬手就是一巴掌。

司机惊得踉跄几步,眼中都是惊恐,他指着黑匣子颤颤巍巍道,“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是,是他自己撞上来的,可是是她逼着他撞上来的。

院长说,“如果我这条命可以投掷出波澜,那这就是我最后能为孩子们做的了。”

孟晨痛苦地靠坐在地上,直到眼前出现一双擦得黑亮的高定皮鞋,她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冷毅面庞,忽然有种想要抱住他大哭一场的冲动,她只是刚刚伸出手还没碰到他的裤脚,他就向后退了两步,冷然道,“你这是干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么狼狈。”

她伸手抓了一把空气,无措地缩成一团,脆弱得仿佛即将碎掉的瓷杯,轻轻地歪靠在墙上。

关予杨看到她满手的血,心里一紧,面色一沉,伸手将她拎起来,“你怎么了?”

她经他这么一问,再也忍不住,眼眶通红,她伸手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袖子,委屈地说,“先生,我杀了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