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亲密诱惑莫非林晓艳刘梦洁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01

《亲密诱惑》是由“小游鱼”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莫非、林晓艳,在外人眼中,莫非一直是为人正派,憨厚老实的好男人,可面对妻子闺蜜的不断挑逗,终究按奈不住。

 

亲密诱惑

第一章 妻子的闺蜜

妻子不在家的时候,我将妻子的闺蜜给上了,结果麻烦也来了……我的名字叫莫非,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妻子刘梦洁,是我在读大二时的同学,算起来我们相处有四年了。

刘梦洁是一家公司销售部门的经理,人长得漂亮而又贤惠,我们在去年的年底结婚时,她娘家还将多年积存的钱拿出来,给我们购置了一套不错的房子。老实说,对于眼前的生活状况,我是非常满意的。

可我没有想到,这时候在我的家里,突然住进来一个女人,妻子说是她的好闺蜜……故事就发生在今年的一个春上,刘梦洁对我说,她有个好闺蜜,因为跟男朋友分手了,怕她伤心想不开,就叫她过来家里住。

听妻子这么一说,我不由得顿时一怔,心想,我认识她多少年了,怎么从没听说她有个好闺蜜,她突然给我整出一个闺蜜来了?

即使我和刘梦洁在结婚的时候,也没见到过她有闺蜜来参加婚礼。

但既然刘梦洁已经这么决定了,我也没说什么,她要闺蜜来住就住。

刘梦洁的闺蜜叫林晓艳,她人还没到呢,刘梦洁接到公司的通知,说要去别的城市出差一个月。

第二天一早,我送刘梦洁上了火车,回到单位时,单位里的同事胖子捧着茶杯晃到了我的面前,一脸猥琐的模样笑道:“莫哥,听说嫂子出差了,难得这么一个好机会,今晚我们到飞扬酒吧去放松一下吧!”

我一向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当即拒绝了。

盘子却不乐意了,一个劲的怂恿我:“嫂子在家时,我知道她对你管得很严,现在有机会了你还拒绝,我们哥们的情义到底还要不要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在胖子的再三纠缠下,我只好答应了他。

到了晚上,我稍微打扮了一下,正准备出门,有人按响了门铃,我估计是胖子怕我不到场,带人赶上门来了。

我嘴里骂骂咧咧的,想在开门之后还骂上两句,可是当我拉开大门看清门外所站的人时,我一下子愣在了那儿。

门外站着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染了酒红色的披肩长发,秀眉亮眼,完美无瑕的脸蛋上化了一层淡妆,红唇如同露水里熟透了的樱桃,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她上身是一袭黑色紧身吊带衫,两团饱满好像要裂衣而出;她下面是一条牛仔短裙,两条修长的美腿十分细白,手上拎着个包包,整个人显得既性感又可爱,就像一个惊世倾城的小妖精。

那一刻,我看傻了眼儿啦,咽了咽口水。

就在我犯呆的时候,站着的女人突然开口说话了,“姐夫,你是不是存心不让我进屋?”

姐夫?

她看我有些疑惑,开始自报家门,她说她叫林晓艳。

噢!

刘梦洁那个要住进来的闺蜜,不正是叫林晓艳。

我一听这话,赶忙向旁边让开道:“没有没有,快进屋里来吧!”

“那还差不多!”林晓艳扭着纤腰进了屋。

我紧跟在林晓艳后面,仍然有些疑虑。

林晓艳将小包包扔在了一边,很随意地靠在了沙发上,将两条大长腿直接放在了茶几上,一对美目忽闪忽闪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说实话,林晓艳的身材绝对超级棒,五官极其精致,而且她的眼睛好像是桃花眼,水汪汪的会放电,贼勾人。

虽然我至今还没搞清刘梦洁从哪儿整出这么一个闺蜜来,但对于林晓艳的到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儿,显得特别的激动。

此时此刻,我哪有什么心情和胖子到酒吧去玩,给林晓艳沏了一杯茶后,当即跑到阳台上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说家里来了人,走不开。

“你家里来了什么人,还有比哥们在一起聚会更重要?”手机那边,胖子十分不满地吼嚷了起来。

我脱口说道:“对不起,是我妻子的闺蜜!”

手机那边胖子听了,大声道:“卧草,莫哥,你能不能给我介绍认识一下?”

胖子这人就这德行,听到美女就情绪激动,我懒得再理他了,我挂了手机回到客厅,不由得一愣,人呢?

这时,我听到从浴室传来流水声,循声看了过去,原来林晓艳去洗澡了。

林晓艳洗澡居然没将门反锁上,开了一道缝,透过门缝,我隐隐约约看到弥漫的雾气中晃动着一道婀娜匀称,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就像是模特似的非常完美的白花花背影,尤其是她的臀-部,高耸突兀,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一时间,我整个人不淡定了——难道这是林晓艳故意的?

我不由得又暗咽了一口唾液,心想,林晓艳怎么能这样,她这不是存心想要勾引我吗?

第二章 拿错睡衣了

林晓艳第一次上我家门,洗澡竟然还留了一道门缝,特么的,是男人都会想入非非的吧?

自从认识了刘梦洁后,我从来没有对其他异性有过非份之想,即使是夏天走在街上,不管什么美女穿得有多清凉,我绝对扫过一眼之后不会再看第二眼。

在我的心目中,无论是相貌还是人品,没有任何女人能抢占得了刘梦洁的位置,除了她以外,我觉得真的没有哪个美女能打动我的心了。

可是,我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林晓艳的到来,竟然让我有些魂不守舍了……哗……

从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怎么让我好像心跳加速了?

有人说,做丈夫的,对妻子的闺蜜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特么的,这种无稽之谈不会应合在我的身上了吧?

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过来,可不论我如何控制自己,目光总是不由得去瞄门缝,就跟做贼似的……可又不敢多看,这要是被林晓艳发现我偷看她洗澡,那真的是解释不清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稳定了一下心神,决定去沙发那儿坐着,好好看一会儿电视,以此来消一下心火。

可我刚来到沙发前时,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儿。

林晓艳脱下的内衣,竟然就这么大刺刺的扔在了沙发上。

也就是说,她趁我到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在客厅里将衣服脱了,这……是不是有点随便了?

好歹屋里还有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要洗澡也得到浴室里去脱身上的衣服,如果被我撞上了怎么办?

我眼睛朝沙发上看了一下,林晓艳竟然穿的豹纹蕾丝边的内衣,那小内-裤,还是黑色丝质透明的。

看着林晓艳的内衣,我承认自己内心邪恶了,随手拿起了那件内-裤,又回头看了一眼浴室方向,确定她没发现,就将小内-裤拿到了鼻子边,狠狠的嗅了一下,呃……好香,那种特别的味道我真的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就在我仔细地品味着那种香味的时候,突然听到从浴室那边传来林晓艳娇嗲的声音:“姐夫,你在干嘛?”

我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抬起眼看过去,发现林晓艳从浴室里伸出脑袋来,正好奇地打量着我,而我的手里还紧紧地擤着她的那件丝质透明的小内-裤。

那一下子真让我慌了神儿,老脸通红,慌忙搪塞地道:“哦,我……我正准备要看电视,顺手将你衣服给收拾一下。”

只有我心里清楚,我找的这理由,真的他妈的蹩脚。

好在林晓艳没再多问下去,冲着我嫣然一笑道:“姐夫,这次过来我没多带换洗的衣服,你能不能把梦姐姐的衣服给我找一套。”

听到她这么说,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当即拔腿就往浴室跑,趁着这个机会,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心想我都做了什么事儿,是不是给鬼摸头了,这要是刘梦洁回来,林晓艳把我偷闻她小内-裤的事情往她那儿告上一状,说我是个大变态,我特么的岂不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梦洁一直在外面夸我为人正派,憨厚老实,这也是她最喜欢我的一方面,我可不能让她对我失望。

我又听到林晓艳在那儿催上我了:“姐夫,快一点儿,怎么拿套衣服这么慢吞吞的!”

我定了定神,“快了,快了,马上给你送过来!”

我打开衣橱,四处翻找,总算寻找到刘梦洁的一套内衣。

来到客厅,我将内衣放在沙发上,冲林晓艳说道:“衣服放在沙发上了,你自己换吧!”

话刚出口,我顿时有一种要抽自己耳光的冲动了,尼玛,不是她自己换,难道还要我替她换!

我急忙退进了卧室,没过一会儿工夫,就听到从客厅里传来林晓艳惊喜的声音:“呀,姐夫,这套睡衣真漂亮,你出来看看!”

听林晓艳这么一说,我只得出来了,当我看到她那一身穿着时,我又有一种要揍自己的冲动了。

这是一袭粉红色吊带缀有蕾丝滚边的情趣内衣,丝质透明,时尚性感,是今年情人节的当天,为了和刘梦洁玩情趣,我特意给她买的。

但刘梦洁生性害羞,一直不肯穿,哪里想到会阴错阳差的,拿出来给林晓艳穿上了。

这件内衣穿在林晓艳的身上,几乎全透了,穿了跟没穿一样,她那两团雪白的挺翘,以及堆雪砌玉一般的曼妙娇躯,完全呈显在了我的面前。

我简直特么的是昏了头了,怎么将这种衣服拿给她了?她嘴上说好看,还指不定她内心是怎么看我这个做姐夫的呢。

一时间,我整个人僵立在了那里……

第三章 难言之隐

其实,自从我和刘梦洁结婚后,她一直没有买多少衣服,估计在出差时,她将自己那几件少得可怜的内衣都带走了,我一时间手忙脚乱的,误将这一套情趣内衣翻出来拿给林晓艳了。

就在我尴尬得一筹莫展时,林晓艳说话儿了:“姐夫,这件内衣是你替我姐买的吧?”

当然是给刘梦洁买的,难道还是专门给你买的……再说,我也从来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人!

心里这么想着,我嘴上连忙说道:“是,情人节买的,可你姐一直没穿,你放心吧,是全新的!吊牌都还没拆。”

林晓艳在听了我的话后,突然仰头一笑,道:“我姐可真会装正经!”

听林晓艳这么说刘梦洁,我有些不开心了:“你可不能这么说你梦姐,她是一个正经人!”

“是吗?”林晓艳的嘴角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她上前几步靠近了我,在我的身边故意扭了扭纤腰,将左肩的吊带往下拉了一下,侧过身子,摆了个极其……诱惑的造型,一个媚眼朝着我飞来,娇声滴滴地问我道:“那姐夫,你看我这样子,是不是有一点儿不正经了?”

呃……她怎么问我这话?

我真后悔拿出这一套内衣给她穿了,当我看到她那胸前的一对几乎快要完全跳出来的兔子,我感觉自己两腿快站立不稳了……就在我想着如何回答她问话的时候,她冷不丁地向将身子贴了上来,一对桃花眼溢满无限的风情,她笑着问道:“哈,姐夫,别一个劲地发愣,我问你,梦姐姐以前在你面前,有没有提到过我?”

许是刚刚洗过澡,林晓艳的身上有着沁人的香味,非但一点不浓烈,淡淡的有着清新的气味,特别的好闻,我一下就慌了神了,急忙应付道:“这……好像有提到过,是我忘了……”

毕竟刘梦洁和林晓艳是好闺蜜,若我说刘梦洁从未在我的面前提过有关于她的事,这不是影响了两人的感情吗?万一自从后她们绝交了怎么办?

“哈哈,姐夫,我们之前从未见过面,我突然住进了你家来,你是不是有点意外?”

讲真,的确是很意外,我也不瞒她,说:“是有一点儿意外!”

林晓艳说:“姐夫,如果我说我的出现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或是在石头里蹦出来的,你会不会相信?”

“我……”

我当然不会信。

唉,你当自己是孙猴子,还从石头里蹦出来,特么的,这个小妖精还真会折腾人!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在林晓艳的那种话里面,却隐藏了另一种的深意,如果我对她有半点了解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那种不堪的故事了……就在我疲于应付这个林晓艳的时候,想不到她吧唧一声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她跑到卧室门口推开了门,又是回首一笑百媚生地说道:“姐夫,你真的好可爱。好啦,不逗你了,我累了,今晚我睡在这间屋里,你就到副卧睡去吧!”

汗,林晓艳这刚来这里,就要霸占老子的床。

林晓艳说完话,直接进了卧室,临关门时还冲我丢了一个媚眼儿:“亲爱的姐夫,祝你今晚好梦!”

什么,还亲爱的……

好吧,我承认自己被这个林晓艳打败了!

刚才林晓艳那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差一点儿让我魂飞九天了,真是一个绝品,如果刘梦洁在家,她肯定不敢这么做的。

看着紧紧关闭的卧室门,一个邪恶的想法在我心里升腾了起来,这夜黑风高,孤男寡女,我是不是可以和林晓艳干点什么?

当然,这仅仅局限于我的想象中,哪怕老天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了刘梦洁这闺蜜。

时间不早了,我刚回到那间小卧室,身上的电话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刘梦洁打来的。

刚刚按开接听键,就听到从手机那边传来刘梦洁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呃,这是要查岗?

“没有干嘛,我正准备睡觉呢!”我连忙笑道。

接下来刘梦洁又问道:“老公,这两天你和晓艳相处得如何了,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你跟我说说呗。”

刘梦洁问这话是几个意思,这让我如何回答?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刘梦洁娇笑道:“老公,我可提前跟你说,晓艳的性子有点古怪,你尽量不要得罪她,免得她为难你,知道吗?”

我怎么听着刘梦洁这话中好像有话的意思,我心中纳闷,林晓艳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根据我今天对她的观察,倒是看着挺正常的。

女人嘛,特别容易吃醋,故而我不敢在刘梦洁的面前询问太多关于林晓艳的事情,免得让她以为我格外关心林晓艳,我只应着道: “知道,知道了!”

但我心中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刘梦洁,“梦洁,我以前没听你提过关于你这闺蜜的事,怎么突然之间就…”

我的话还未说完,刘梦洁就打断了我: “亲爱的,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有点复杂,我一时很难跟你解释,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好了老公,你在家要乖乖的,早一点休息,我爱你,晚安!”

既然刘梦洁这么说了,我还怎么追问下去,和她道了晚安,也准备睡了。

可躺到床上后,想起这个不明来历的林晓艳,我心里还是一个劲地犯迷糊,听刘梦洁的口气,对于她这个闺蜜,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谁能想到,接下来,也就是在这天半夜里,林晓艳却爬上了我的床……

第四章 我要和你睡

我对于这个新到来的林晓艳,的确感到非常的好奇,从长相上来看吧,她和刘梦洁都非常的漂亮,不过刘梦洁的举止稳重,而林晓艳性格更多的好像是胆大、火辣、不怕事的主儿。

这不,今天林晓艳刚来这里,就胆敢调戏起我来了。

无论我怎么想始终想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得正香,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的身上,我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当我睁开双眼,发现一个人正骑坐在我的身上。

——这人竟然是林晓艳。

原本盖在我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林晓艳穿着我给刘梦洁买的情趣内衣,光着两条大白腿,跪夹在我的腰间,两只手支撑在我身体两侧,正倾斜着身子,美目灼灼地打量着我。

由于她那种独特的角度,她胸前的那一对……雪白的饱满,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的眼帘里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

“晓艳,你……什么时候跑到我床上来了?”在我确认出现在眼前的一幕不是发生在梦里的时候,顿时慌了,伸手去推她。

我承认,我是对林晓艳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可就只存在于念想而已,若说真的付诸行动是真不敢。

可事实证明,这林晓艳的胆子比我还大,半夜里就爬到了我的床上来了。

这让刘梦洁知道了,那就是我的世界末日到了。

谁知,林晓艳见我推她,却是咯地一笑,她的身子往我的胸膛上一倒,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她的两只手紧紧扣在我的腰上,像吹气似的贴在我耳边轻声道:“姐夫,我要和你睡!”

怎么睡……

“晓艳,你不能这样,我……我是你的姐夫……”

我极力挣扎着,可是也不知道林晓艳哪来的力气,双手紧紧的箍着我的腰就是不肯放手,她好像要将她的娇躯镶嵌进我的身体里似的,我根本推拒不了。

“你是我姐夫怎么啦,梦姐姐能和你睡,我就不能吗?”

我去,她这话说的也太霸道了吧?

我能和刘梦洁睡那是因为刘梦洁是我合法妻子,她和我睡,那又是个什么道理?

我是有老婆的人,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婆的事,哪怕是林晓艳主动诱惑,但作为他人丈夫的我绝对不能犯浑,况且她还是我老婆的闺蜜,万一我真的跟她发生了点什么,而实则是刘梦洁找她来试探我对婚姻是否忠诚的,那我现在犯错无异于找死。

遇到这样一个林晓艳,我真的要抓狂了,我拼命的守着我的底线,对她表明态度:“晓艳,你快下去,我和梦洁是夫妻,我们真的不能这样。”

林晓艳美目一闪,又霸道的说:“姐夫,那我也要和你做夫妻!”

我坚定的拒绝林晓艳:“不行,这……真的不行……”

“姐夫,你别给我装了,我知道你内心里是想要我的!”林晓艳狡黠地笑道:“我在洗浴间的时候,发现你偷偷闻我的内-裤了,你老实交代,我的内-裤是什么味道?”

轰!

那一刻,我脑子好像一下子爆炸了开来!

我就好像做贼被人捉了一个现场,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难怪林晓艳这么霸道,我的把柄握在她的手里!

“晓艳,你是误会我了,我……”那时,我感觉自己的辩解真的是丝毫没有一点儿的底气。

林晓艳见我半晌也辩解不出一个道道来,更是得寸进尺地说道:“姐夫,你怕什么,要想就要呗,你和我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可能往外说不是,我会守口如瓶的,绝对不会告诉梦洁!”

“还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什么德性?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心里的深层次意识就是想进女人的那个洞……我说的对吧,姐夫?”

靠,林晓艳连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敢情她是要逆天么?

“姐夫,反正梦洁也不在家,我们要做点什么,你不说,我不说,她也不知道,是吧?”

林晓艳一边说着,一边用她的小手在我的身上上下其手:“姐夫,你的肌肉好僵硬,是不是太紧张了哈?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的!”

“哎哟,姐夫,你原来早就有反应了,好硬呀,顶得我肚子都疼了!”

“我好喜欢,姐夫,来,让我再摸摸哈……姐夫,你也摸摸我吧。”

……

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能受得住林晓艳对我这样的撩-拨,我体内的血液如开水一般激发沸腾起来,看着诱力十足的林晓艳,脑子里想着的是如何将她给上了的各种姿势。

但我脑子里存在着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对林晓艳如此,她是刘梦洁的闺蜜,喊我一声姐夫呢,我怎样也不能对她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我断然不能碰林晓艳的,但她的小手不停的在我的胸口上抚摸着,偶尔几下还俯身了下来,把她的小脑袋埋在我的肩窝处,我的鼻尖充斥着的全是她洗澡过后的沐浴露香味,瞬间就让我失去了理智。

就在这时,林晓艳如蜜桃一般红润的小嘴轻轻的贴上了我的嘴唇,一碰过后,立即就离开了,而后用幽幽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的心直发痒,深知再这样下去我非犯错误不可,一把将她给推开,站起身就准备走。

她的身子快速的贴了上来,用她饱满的柔软不停的磨蹭着我的后背。

后背上磨蹭够了,她转到我的前面来,她那几乎完全呼之欲出的高耸的山峦下是深深的沟壑,白滑滑一片,晃得我有些眼花。

尤其是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火辣辣眼神时,我做贼心虚似的赶紧闭上了我的眼。

我强忍着心中的慌乱,连吞好几口口水,还是不敢睁开眼睛,我的身体在颤抖。

林晓艳勾住我的脖子,“姐夫,你睁开眼,好好看看我,你看我美不美?”

我哪里敢啊!

突然,我被她给推倒在了沙发上,紧接着她就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她的脸就近在眼前,她正风情万种的看着我。

我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木木的点了点头,说道:“美…美…”

林晓艳追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开始结巴起来。

林晓艳正跨着双腿坐在我的大腿上呢,她时不时扭动一下身体,每一次她动的时候,她臀沟部位就摩擦着我的兄弟,我被她刺激得打了个寒颤,心中那压抑许久的原始欲念就这么不受我控制的喷发而出。

此时此刻,我早就已经忘了刘梦洁,忘记了我是有妇之夫,更忘记了所有,我把她紧紧的抱住,恨不得立即将自己嵌入她的身体里。

我的大脑混乱一片,只剩下手上在动作,而她无比的配合着我,任我揉-捏,任我变换着各种形态。

我不顾一切地吻向她的嘴唇,她开始热烈的回应着我,欢乐地叫腾,发出动听的声音。

我的热血像是积蓄万年的火山,我已经不顾上那么多了,立即提枪上阵。

压抑许久的欲念在这一刻得到满足,我像是发了疯一样,不停的在林晓艳的身上寻找快乐的源泉。

而林晓艳也特别会来事,一直“姐夫姐夫”的叫着我,她的声音温柔中透着性感,对我来说简直是天籁,再加上她是刘梦洁的闺蜜,我那点男人劣根性一发作,我真巴不得直接把这只骚狐狸给弄死。

第五章 妻子的电话

就好像天崩地塌了一般,那天半夜里,在林晓艳强烈的攻势下,我彻底的沦陷了,至于我上了林晓艳到底会产生什么后果,那时我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对她进行了大反攻……一整个晚上,她躺在我的身下,用她如酥的嗓音给我出了很多声音,我连要了她三次才停罢…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时,我发现林晓艳离开床上了,想到半夜里所发生的事情,一时间,我似乎还沉浸在那种极度的狂欢里。

真没有想到林晓艳是那么的开放!

刘梦洁在床上从来都是被动的,而林晓艳除了非常的主动外,还有辅助以各种娴熟的花式……刘梦洁和林晓艳这两个人,真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

问题是,林晓艳是从哪学来的那么多招数,不会是小电影看多了吧?

昨晚我和林晓艳做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已经不是处了,刘梦洁之前跟我说的是,林晓艳是跟前男友分手了之后才住进我家来的,可我瞧着她怎么没半点因失恋而伤心的意思来,难道她失恋是假的?

还有她在床上的那些花样,是她前男友调教的?

这林晓艳还真的是个谜。

起床后,当我来到客厅时一眼发现林晓艳正倚靠在窗台前,她两手环胸,两眼眺望着窗外,表情凝静,静静地沐浴在窗户所透露的那层晨辉中,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此刻,她已经换下了刘梦洁的那套情趣内衣,身上穿上了一件黑色圆领长袖T恤,紧身的衣衫将她玲珑的身段完美地凸显出来,那大小适中,浑圆形看不出半点缺憾的双峰,骄傲地耸立着。

黑色的衣衫衬上她欺霜赛雪的晶莹肌肤,令这本就一副祸水模样的小魔女,更添几分诱人堕落的魅力。

这套衣服也是我买给刘梦洁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衣橱里寻找出来的。

林晓艳那安静的模样,与昨晚简直判若两人。

“晓艳……”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她一声。

林晓艳闻声倏地转过身来,望向我笑道:“姐夫,早上好,我知道你今天要上班,我一大早起来给你准备好早餐啦!”

哈,想不到林晓艳有这么懂事的一面!

我有些尴尬地笑道:“晓艳,你来这里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动手准备早餐呢,我真是失礼了!”

“我去,姐夫,你拿我当外人了,这可是很不应该的!”林晓艳娇嗔地撇了我一眼,扭着纤腰跑进厨房去了。

等我洗漱完毕出来时,林晓艳已经将早餐端放在桌子上了。

红豆稀饭,清蒸小咸鱼,还有油炸荷包蛋等。

平时,我和刘梦洁因工作很忙,除了双休日外早餐一般在外面吃的,看到林晓艳做的早餐色香味俱全,这自然让我特别喜欢。

我一口气喝完稀饭后,林晓艳忽闪着一对美目,望着我笑道:“姐夫,我厨艺怎么样?”

“不错,真的不错,味道非常的好!”我一连夸赞道。

听了我的夸奖,林晓艳美目微眯:“姐夫,你说实话,我与梦姐姐比,谁的厨艺更胜一筹?”

林晓艳的这话还真将我问住了,自从与刘梦洁认识以来,在家里都是我下厨的。

刘梦洁不会做饭的。

面对林晓艳的发问,我也只能以实相告。

哪料,林晓艳听了,秀眉微蹙地道:“梦姐姐也太不像话了,都成家了,却让你一个大男人下厨,你得多没男人的尊严啊。”

转而间,林晓艳将脑袋凑了过来,一脸媚笑道:“姐夫,干脆让我和梦姐姐互换一下位置,你以后的一日三餐,我给你全包了!”

“这位置可怎么交换?”一时间,我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儿来。

林晓艳咯地一声,像只小狐狸似的笑了:“就是你跟梦洁离婚,让我做你老婆!姐夫,你说,我的主意好不好?”

好……好个屁!

我觉得林晓艳的这种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也不知道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林晓艳一脸期待的望着我,好像她真要我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的手机响了,取出来一看,是刘梦洁打来的电话,我按了接听键,来到了阳台上。

“亲爱的,上班了吗?”很快,从手机那边传来刘梦洁娇柔的声音。

刘梦洁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我忙不迭地笑着说道:“老婆,我正要准备上班,刚才在吃早餐!”

“是晓艳做的早餐?”刘梦洁好像显得非常的惊诧,说道:“看来晓艳在你面前还挺乖的,她没有寻你什么麻烦吧?”

“没有,一点儿也没有。”我心虚地说道。

刘梦洁笑道:“没事就好。对了,老公,这次我来出差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在这里的时间可能要延长,没两三个月回不来的,可能要麻烦你多照顾一下晓艳了!”

听说刘梦洁在外面的时间要延长,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为什么我这心里,特别开心…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