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欧阳清白景瑄小说_欧阳清白景瑄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6:30
这本《留得红豆问清欢》是很多书友喜欢的小说是一个文笔非常好的作者问红尘写的,每个人物都塑造的特别成功,情感交叉也是激动人心的过程。在这里为大家提供《留得红豆问清欢》的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既然老夫人已知悉此事,此事林某也不想再多加深究。林某此次过来,除了参加老夫人的六十寿宴,另有要事与侯爷相商。”林之翌再次站了起来,对着安阳侯作揖道。

欧阳清白景瑄小说 精彩章节

“一顿饭菜而已,莫不是厨子丫鬟们失了分寸,命人罚了便是,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三两句便把责任推到了下人的身上去。

缪贤珍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身旁的林之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安静下来,缪贤珍气得一甩袖子重重的落座。

“夫人莫急,为夫自有主张,我是断不会让清清和霖儿在这个家再任人鱼肉的。”见夫人心有不快,林之翌低头对着缪贤珍耳语了一番,缪贤珍这才面色和缓了下来。

“姐姐为人向来和善,想来定是清姐儿错怪姐姐了。”这边厢林之翌还未开口,只见人群中又杀出了一个马后炮,看起来像是一个幸灾乐祸之辈。

众人不约而同的朝着说话的女人那处看去,只见一个打扮妖冶的貌美妇人款款而来。

欧阳清在记忆里寻找着这个女人的脸,隐隐约约想起这便是原身二叔的夫人,欧阳沁的母亲林惠儿。

徐夫人看着林惠儿的时候面色尴尬,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屑和隐忍,和私底下看欧阳清的眼神相差无几。

“无论如何,今天的事大嫂也有错,这件事情说起来实属大哥管教不周,以后也应当多注意才是。”

众人一听,便把目光都林惠儿挪到旁边男子的身上,此人长的与欧阳平有几分神似,但神情里却透着丝丝狡猾,他便是徐老夫人最宠爱的亲生儿子,欧阳嵘。

“二弟说的是,此事本侯确实也有责任。”欧阳平听完弟弟的话并未恼怒,“今日之事,此事皆因本侯管教内人有失,我定会给林家和清清一个交代的。”

徐氏见欧阳平说出此话,脸色更加的铁青了,而一旁的徐老夫人见欧阳平这一次似乎并没有听从自己的意思,也急了起来,“平儿,母亲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欧阳嵘夫妇则是嘴角含笑的看着这一切,好一个夫唱妇随。

欧阳清看着在人前假装端庄的继母,一心只想息事宁人的徐老夫人,和恨不得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欧阳嵘夫妇,眼底闪过一抹讥讽。

“兄长客气了,有事不妨直言。”欧阳平虽然还是气愤难平,但既然清清舅家都声明不再追究,此事他也只能就此作罢,徐氏那里,来日他定会多加提防。

林之翌对着安阳侯微微颌首,转身对着一众来客问道:“秋儿可在?”

“孩儿在,父亲有何吩咐?”

只听得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一抹浅蓝色身影从一桌男宾酒席中腾空而起,“咻”的一声便来到林之翌面前站定。

欧阳清循声望去,只见一少年面如冠玉,身姿挺拔,一身浅蓝色长袍,衣襟处用极细致的金丝绣着虎啸图案,配上镂空金缕镶边腰带,外加淡黄竹节佩,看起来风姿潇洒,卓尔不凡。

“来,秋儿,见过你的姑父安阳侯。”林之翌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英俊不凡的儿子,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转头对着欧阳平介绍道:“这是犬子林秋。”

“哦?这就是秋儿啊,哈哈哈,多年不见,如今已是英气逼人的青年才俊了,不错不错!”欧阳平对于这个林秋也曾经是疼爱有加的,只是碍于两家本就相隔千里,一年难得见面一次,再加上林家自小便将林秋送去宜山学艺,如此一来,更是多年未见了。

“秋儿见过侯爷,见过老夫人,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林秋的贺词让本来脸色难看的老夫人不得已换了一副嘴脸,只见她轻抚鬓角,微微扯了扯嘴角,有些僵硬的对林秋笑道:“林家少爷有心了。”

“侯爷,林某有个不情之请。犬子甚是挂念表妹与表弟,此次前来林某也想让他在京城多加历练一番,故而可能会在府上叨扰一些时日。”

徐老夫人与徐氏闻言诧异的望向林秋,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林家把唯一的独生爱子放在他们侯府,意欲何为?

“兄长此言差矣,你我本是一家,何必如此见外呢?若是音儿还在……”说罢欧阳平微微停顿了一下,眼眶已是轻微湿润,他与林之翌年少时,曾经也是至交好友,但这些情分随着发妻的去世,似乎也都夏然而止,在林之翌的内心深处,应当还是怪他的吧?是他没有照顾好音儿……

回忆起他那早逝的发妻林之音,欧阳平遏制不住内心的悲恸,此时见到与音儿长相酷似的林之翌,更加是止不住悲从中来。

林之翌见状,倒也不忍心再在欧阳平的伤口上撒盐了,毕竟妹妹已经去世多年,欧阳平的悲痛不是假装的,“罢了,离世之人,不提也罢,免得徒增悲伤,今日是老夫人的寿宴,贤弟节哀。”

咦?刚刚还是一口一个侯爷,此时就变成了贤弟了,她的这个舅舅可真是够极品的啊?

欧阳清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她那亲亲表哥林秋身上,嗯,确实长的不错,但比起她的阿景哥哥,在气质上还是差了小半截的。

“好好好,不提不提。兄长说的对,本侯失态,让兄长见笑了。”欧阳平敛了敛神色,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兄长此次前来若是能多住些时日,贤弟我,求之不得呢,一来可以让清清姐弟与兄长一家多亲近亲近,二来你我多年未见,也可叙叙兄弟情。”

林之翌听罢连忙摆手,“不不不,侯爷误会了,林某刚才说的叨扰是犬子,林某与内人诸事缠身,实在是不便多做逗留,明日便要启程回府。”

二人又是一番推让,最后还是维持林之翌的决定,后生留下,老人先走。

其实大家心里明镜似的,欧阳清的舅舅此番行动,面上是为了让林秋在京城历练,实际上则是为了保护欧阳清在侯府免受欺负。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