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借此旧情欢如醉免费阅读_借此旧情欢如醉全文目录by紫衣靓女

发布时间:2018-11-08 16:36

借此旧情欢如醉康乔 霍司南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借此旧情欢如醉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借此旧情欢如醉里,主要介绍了康乔霍司南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刘明是被胖子的叫喊声吵醒的。这家伙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半夜就在寝室里狂吐,搞得寝室现在都乌烟瘴气。他一直喊着“头疼”,让刘明哭笑不得:“死胖子,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回答刘明的是他的呼噜声……起来洗漱,刘明发现黄忠已经不在了,而他的东西,也全都不见了。

借此旧情欢如醉

第一章 前世未能双双飞

刘明,快起来,袁莉又来找你了。”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室友张大明的声音。

因为每次袁莉来找自己,都是这货提醒自己。然后这货就说自己还没女朋友,你有,这么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事,不请客哪行?

一想到这,他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四人间宿舍,男人房间独有的气味。

胖胖的张大明,正眯着小眼看着自己,一脸得意:“刘明,今晚是不是又得你请客了?今天不去小肥羊了,那玩意儿太便宜,我都吃腻了!”

刘明没有理会他,而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眼前这一切。

宿舍、张大明……

这他妈都是什么玩意儿?

老子不是已经毕业八年了么?不是正和总裁在喝酒么?

他记得自己喝多了,然后被总裁带到了酒店。酒店里,两个赤裸的女人,正躺在床上对着自己媚笑呢!

然后呢?然后自己刚准备扑上去,总裁突然又杀了进来。他对自己说什么来着?

“刘明,我不想杀你,可你已经触犯了我的利益和底线,所以……”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可刘明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接着就昏昏沉沉,倒在了地上。

可是,自己怎么突然回到了大学时代的宿舍?

张大明,依然是那么胖,可他不是三年前就已经和这个世界拜拜,去见阎王了么?

这是怎么回事?

刘明揉着眉头,脑袋发疼。随后,一个不敢置信的词在他脑海里升腾:穿越重生!

“胖……胖子。你,你告诉我,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傻了啊?今天是2014年6月28号星期六啊,还有不到十天我们就该离开这个学校了呢!”

说到这他一下跳了起来:“今晚十二点,巴西对智利还有八分之一决赛呢!我很看好巴西哦。”

他突然摸着脑袋道:“汗,你又不关心世界杯,我说这个干嘛。对了,你女人还在楼下等你呢!”

说到最后一句,胖子的小眼睛里充满着鄙视。

一个大男人,每个星期六都让自己的女人等在宿舍楼下,像什么嘛!这不就是在拉仇恨?

“嘶……”

虽然心里貌似已经有答案了,可听到胖子的回答,刘明还是忍不住倒吸凉气。

2014年,我他妈一个2022年的大好总经理,月薪五十多万的老总,竟然……穿越了?

有没有搞笑!

有没有这么蛋疼的事!

尤其是,你他妈什么时候穿越不好,非让我头一次玩双飞时穿越?双飞,我的双飞啊,当时还没飞起来呢!

刘明欲哭无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明长长吐出一口气,算是认清了眼前的事实。

没错,自己重生了。

重生了该干什么?总不能混得比前世还差吧?

尤其是,那个总裁,自己一定不能放过!对,搞死他!

还有……袁莉?

这个女人,跟自己是没有缘分的。因为前世的今天,就是分手的日子。

“喂,你在秀演技啊,脸色那么精彩!”张大明见刘明脸色变幻不定,有些诧异道。

“没那工夫。”

刘明脸色恢复正常,见胖子一脸关切看着自己,心中感动。

这是自己上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自己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可惜,他只有五年寿命了。

想到这,心中暗下决心:他不能死,绝不能死!

就笑道:“胖子,你还活着真好!”

胖子恶寒,瞪着他道:“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你别拿好话哄我了,哄袁莉去吧!”

刘明穿好衣服,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前世袁莉和自己分手时说的话来。

“刘明,我做你女朋友,不过是看你帅而已。男朋友要帅,老公要那么帅干嘛?你太穷了你知道么?你穷也就算了,你家也穷!我喜欢开豪车、住别墅、戴名牌。可惜,这些你都根本给不了我!”

当时她的表情有多么不屑刘明看得很清楚。

他突然觉得心很刺痛。这就是自己深爱三年的女友?在她眼里,爱情也可以用金钱衡量?

刘明想哭,还没哭出来,反而狂笑起来。

哀莫大于心死,那时候的自己,心已经死了吧?

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他笑了起来。

“别傻笑了,记得晚上我们去春风馆啊!”

看着刘明下楼,胖子大声喊道。

宿舍楼下,一个女人怔怔站在那,脸上已不见了往日的笑容,更没有如以往般对即将走下楼的那个男人的期待了。

快毕业了,自己跟他,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心里说不苦涩是假的,可,有更好的生活在等着自己,不是么?

想到这,袁莉脸上多了丝对未来的憧憬。

第二章 分手

快看,袁莉又等在这了。刘明这小子真他娘的幸福啊!”

“是啊,两年了,每个星期六她都等在楼下。刘明这小子就不能主动点么?这混蛋家伙!”

“我觉得吧,这样的情侣,肯定不会长久的。你们看,袁莉脸色好像不太好。”

刘明确实很帅,成绩也不错,经常参加各种活动,算个小名人。

因此这栋楼里的,许多人都认识他。

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哪有女朋友一天到晚来找你,你不去找她的?真他妈让人羡慕嫉妒啊!

“袁莉。”刘明一下楼就看到袁莉,倒是认识,就喊了一声。

袁莉回头,刘明见她跟前世一样,相貌一般,算不上多漂亮,但她的皮肤很好,又白又光滑。

若是以前,袁莉听到刘明叫喊,肯定会脸红一下,然后小声喊着“明哥”。

但今天,她只是勉强一笑,对刘明道:“刘明,我有话想跟你说。”

“你说,我听着。”

袁莉有些诧异看着他,不知道他态度为何冷淡了许多。

可该到了分手的时候了,不是么?

所以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刘明,我们分手吧。”

早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了,所以刘明也不惊讶,微微一笑道:“好啊。”

本来以为自己说出这句话,刘明肯定又气又急,追问自己原因。

可刘明的反应让她产生了巨大的失落和……愤怒!

都要分手了,你就不问问原因?难道这几年的感情,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袁莉恼道:“刘明,你就不问问原因么?”

刘明淡淡一笑:“有必要么?难道说我问了,你就不跟我分手?”

袁莉错愕,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种话!

随后转为震怒。

“刘明,你混蛋!”

刘明勉强一笑道:“我要是混蛋,就该我跟你提分手了。这几年,我有哪件事做的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要求我没满足你?还是说,我没抽时间陪你?”

说到这,刘明冷笑起来:“连分手我都很大度的满足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袁莉听得脸红,沉默下来,心里却异常羞怒。

就算这几年你兼职着三份工作挣钱,我要什么你给我买什么,可都要分手了,你就不能表现出一点点哪怕在乎我的样子?

刚要开口,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莉莉,不是让你别来么,你怎么还来了?”

之前俩人的声音不小,许多人都听到了。

听说他俩要分手了,心里无来由闪过一丝快感。

不然每个星期都看着他们秀恩爱,会嫉妒死的。

分吧,快点分吧!

陡然听到这个声音,他们立刻转过头看去,顿时忍不住叫道:“学生会主席周洋?”

周洋才是真正的风云人物。据说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始创业,赚了百万了。

这是明江大学绝大多数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因为,他还长得高大帅气!

高富帅,形容的就是周洋吧?

看到周洋,袁莉脸上闪过一丝羞红,又忍不住开心道:“周洋,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这里的事我能解决么?”

周洋微微一笑,脸上露出自信笑容道:“我不是担心你嘛。”

说完笑着看向刘明,见他穿着普通,一米七六左右的身高,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不由轻蔑一笑道:“你就是刘明吧,我听说过你。”

“学习勉强算得上一般,却不思进取。又兼职着三份工作,可想而知有多穷。要身高没身高,要钱没钱,长相也就一般般。你说,就你这样,能配得上莉莉?”

要是和其他人比,刘明算很不错的了。

可跟周洋比,他,确实差了些。

周洋一米八三左右的身高,没毕业就已经赚了百万,又是学生会主席。

不管是哪一点,比刘明都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袁莉听了双眼冒着小星星看着他,一脸崇拜。再一回头看到刘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就这样一个垃圾,我当初怎么瞎了眼跟了他?

刘明听着周洋不屑而又鄙视的语气,还有袁莉那深深懊悔和鄙夷地目光,本来古井无波的心,突然生出一股无名之火来。

前世今生,一切他都可以看开,哪怕是分手。

但,他绝不容许别人踩到自己头上!

否则,重生了还不如当初死了!

所以他冷笑道:“配得上配不上,用得着你说?要知道,今天的你,就算抢走了她,也不过是捡了我的……”

第三章 爸妈

不待刘明说完,袁莉忍不住脸色大变道:“刘明,你混蛋!”

周洋脸色更是铁青。

他没想到,刘明竟敢当众羞辱自己,说自己捡了个破烂。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眼里闪过一丝暴怒,他沉声道:“刘明,你好胆。凭你这句话,我就不会让你好过!”

刘明不屑道:“我说什么了?我只是说你捡了我的漏而已,难道我有说错?”

说到这,他对袁莉哂笑道:“也罢,被你甩过一次,这次不妨我甩了你吧。”

“袁莉!从今天开始,我俩正式分手!从今以后,希望你不要来找我,更不要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说完,转身就走。

脑海里却想起,前世的她,在大学毕业后就匆匆忙忙嫁给了她老家副县长的儿子。

那货刘明见过一次,长得歪瓜裂枣似的,除了老爸是副县长,还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的地方?

所以他丝毫不介意分手,心里甚至相当有快感。

只是,这种发生过的事,再来一次,让人很无语啊。

好在,平白无故冒出来个周洋,说明历史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历史了。

否则再那样过一辈子,多无趣?

“周洋,你要给我做主!”袁莉看着刘明远去的背影,又气又怒。

找你?做梦!后悔?本姑娘从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她只想周洋狠狠收拾刘明一顿,其他的,她都不在乎了。

看着四周众人略带嘲讽与鄙视的目光,周洋很想给袁莉一巴掌。可是,他忍住了。

“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教训他的。”

是的,从小到大,他周洋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要是不找回场子,自己的姓倒过来写!

只是,他看袁莉的眼神却有些变化了。

虽然对刘明很不爽,可他心中却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个破烂……

“哎,有些女人就是容易瞎眼。明明我长得既帅气又高大,一身赚钱的本事,她却不能透过表象看到我的内在。愚蠢,极其愚蠢!”

看着眼前清澈蔚蓝的明眸湖,刘明自言自语说道。

噗!

听着这么自恋的话,刚出来散心的韩悦忍不住笑出声来。

听到笑声,刘明回头,双眼忍不住一亮。

眼前这女人身材高挑,几近模特。一双腿特别长,容貌也相当漂亮。

尤其是那皮肤,即便他以前很欣赏袁莉的皮肤,可和她一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啊。

这个女人,笑起来也那么好看。

美女,正儿八经,如假包换的大美女啊!

要是换作前世,刘明第一件事就是上前搭讪,然后要号码,顺便把她勾搭到床上。

可重生了,总不能还满脑子男盗女娼吧?总得找点有理想有目标的伟大事业丰富自己的生活不是?

对,就是要勾搭眼前这样的美女,然后不上她们的床,急死她们!

想到这,刘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那个,你是不是很认同我的话?你不用说了,因为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你看,你的左眼写着‘刘明很帅’,右眼写着‘刘明很高’。啊,高富帅我只差一样了,看来得抽个时间去赚点钱,让你脑海里写满‘刘明很富’好了。”

“不要脸!”

韩悦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这家伙是“厚脸皮学院”毕业的吧?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连这种遭雷劈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刘明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不要脸?也对,想挣钱,就得学会不要脸。不然像个乖宝宝,连句话都不敢说,凭什么人家把钱送给你?”

他双眼陡然一亮:“看来你跟我一样,很有赚钱的天赋啊!”

“……”

韩悦微微皱眉,觉得这家伙太过分了,竟敢说自己也“不要脸”,顿时不悦道:“算了,不跟你瞎扯。”

轻飘飘离去,不带走一分钱。

佳人远去,刘明却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下重生带来的刺激感。

这种事他只在影视剧小说中看到过,没想到现实中也存在,还让自己碰上了。

这到底是自己的福气还是作孽多了得来的报应啊?

正想着,手机响起,一看号码,竟然是老妈打来的。

“明明,你不是说今天回来么,动身了没?”

“啊?没有,我马上动身!”

刘明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老妈的暴脾气,他可是很清楚的。说了回去,十二点之前要赶不回去,肯定得被她数落一通。

不过老妈?前世自己傻乎乎的,没能孝敬她。等挣了钱想要孝敬时,又没那个机会了。

这辈子,我绝不让这种事再发生!

刘明捏紧了拳头。

明江市杨山区,天湖家园小区内。

一对中年夫妇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男子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妇人嗔道:“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你摆这副臭脸给谁看?快笑笑,别绷着个脸!”

男子轻哼道:“他回来又怎么样,能解决我的大事么?哎,欠银行的贷款,明天又要到期了。可厂里效益不景气,我没钱还,能不急?我都快愁死了。”

妇人一听,也唉声叹气起来。

原来妇人有心脏病,不太适合出去工作,就在家里做了家庭主妇。

男子乃是家里的顶梁柱,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厂房,手下有几十名员工。

可前段时间厂房扩大,就在银行贷款了一千万。可这两个月下来,生产一直出问题不说,连销售都降到了同期最低水平。

这样一来,钱是越赚越少,欠款却还得还,加上工人工资,差不多算个天文数字了。

他能不急么?

真是头疼啊!

“算了,先别说这些了。我知道你是想给儿子多挣点钱,可他又不是小孩子,就算你挣不到,他也不会说什么的。”妇人笑着安慰道,“真不行的话,就动用我们老本先还给银行好了!”

男子苦笑道:“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窝囊,一提他我就来气,哼!我听宋琳说,你那好儿子打了三份零时工,挣的钱都给他女朋友花了。可我们倒好,到现在都没见过他女朋友长什么样。你说,这不是败家子是什么?而我们那点存款,真还给银行了,可就没有一分钱留给他了!”

妇人听了也苦笑不止。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少年笑眯眯走了进来道:“爸,妈,我回来了!”

不是刘明还有谁?

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许多东西,放到桌子上,抬眼去看父母。

父亲五十来岁,可鬓角已经发白;母亲或许因为身体不太好的缘故,白头发更多。

前世的刘明母亲,在他穿越重生那年,得心脏病走了。其时父亲伤心欲绝,也倒床不醒,天天需要吊水。

一想到这里,刘明就莫名心酸: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种遗憾终身的事,今生绝不能让它再来一遍!

所以刘明脸上的笑容很真诚,买的东西也是精挑细选的,他相信父母一定会喜欢。

只是老头子看了眼礼物,脸色就变了:“小混蛋,你很有钱是不是?回家来还买这么多东西,你不觉得太浪费了么?”

刘明错愕,母亲忙维护刘明道:“老刘,这是你儿子的一片心意,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又对刘明笑道:“回来就好,早饭吃了没?我给你做去。”

此时十点多,不早不晚,吃什么早饭啊!刘明忙笑道:“妈,我吃过了,你不用麻烦的。对了爸,你今天怎么没去厂里?难道你给自己放假了?”

一听这话,刘父脸色就不好看了。

刘母忙给刘明打眼色,示意他不要问。

刘明心儿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刘父却瞪了老伴一眼,说道:“让这小子知道也没什么,你老子我快要破产了!”

然后故作凶狠道:“你自己要是不好好干,就等着饿死吧!老子我是没钱养你了!”

刘母哭笑不得。

刘明却松了口气,原来和钱有关啊,那就不是大事。

反正自己有超过这个时代的记忆,除非不想挣钱,想挣钱的话,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就笑道:“爸,你为什么会破产啊,跟我说说?”

刘母就把事情简单说了下。

刘明一听,呵呵笑道:“原来是欠着房贷和工人工资啊,不急不急,等我想想,再告诉你们怎么做啊!”

看他轻松的样子,老俩口有些犯愣。

这真是自己儿子么?他真的有主意?不应该啊!

俩人表怀疑态度。

“臭小子,别说好话来哄我,老子我还不了解你么?撅个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

刘父突然不满道:“不说这个,我只问你,这都几年了,为什么不把你女朋友带回来给我们看看?马上你们就毕业了,我和你妈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一听这话,刘母立刻看向刘明。很显然,她也想抱孙子。

刘明沉默了下,才讪讪道:“爸,我跟她分手了。”

“什么?”老俩口一听就跳了起来,又气又急,随后忙问经过。

刘明就把早上的事简单说了下,刘父气鼓鼓道:“这女人,吃你的喝你的,没想到一毕业就把你甩了。算了,她嫌弃我们家穷,我还嫌弃她家穷呢!这种女人不要也罢!”

刘母眼里却闪烁着兴奋目光,对刘明道:“刘明,不是妈说你,其实我早就不看好你跟你那女……前女朋友!现在分了也好,毕竟我儿子这么帅,喜欢你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刘父一听,拍着大腿道:“对啊,宋琳就不错!”

第四章 宋琳

宋琳?

刘明想起来这个人,也是明大的学生,十几年前和自己老家是邻居。

自己父母和她父母都是老朋友了,所以经常联系。

宋琳比自己小一岁,人长得不差,好像还对自己有些情意。

前世自己毕业后,她还追过自己。可那时候的刘明一心忙着销售,又加上对袁莉失望之极,一时间把爱情当个屁,就耗了下去。

宋琳身为女生,脸皮本来就薄,又不能太过主动,后来毕业,就离开了明江市。

那以后,刘明就再没听过她的消息了。

没想到,她现在还和自己父母有联系?

“儿子,宋琳昨天晚上就回来了,还到我们家来了,一口一个伯父、伯母,叫得可甜了!”听到宋琳俩字,刘母也激动起来,说道,“她现在长得可漂亮了,好像还挺喜欢你,总是问我关于你的事。要不你抓把劲,把她追到手算了!放心,追她的话,我跟你爸都支持你!”

刘父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没错,反正你跟那个什么莉也分手了,再追她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刘明哭笑不得,老爸老妈这是担心自己找不到女朋友么?竟然还凑合自己跟宋琳。

我不过把宋琳当妹妹看而已!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能找到女朋友的,你们不用替我操心。”刘明说道。

“哼,找到找到,你以为说说就行?”刘父不悦道,“好,那我给你两个月时间,要是不带个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刘母嗔怪瞪了刘父一眼,觉得他这话说的严重了。

可她也叹口气道:“儿子啊,妈身体不好,这辈子对你也没有其他要求了,就希望早点抱上孙子,这样就算死也死而无憾啦!”

刘明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妈,你别这么说。你放心,我一定在一年内找到女朋友,然后结婚,争取早日让你抱上孙子!”

刘母连忙扶他起来,却见自己儿子眼睛红红的,心中大为不忍,又恶狠狠瞪了自己老伴一眼。

刘父也觉得刘明跪下来有些过了,心中却很受震动,眼睛一红,连忙转过头去。

他们哪里知道,刘明再世为人,心中却有两件事颇为遗憾。

第一,就是临死前双飞没有飞成功,光荣牺牲了。

第二,就是对父母的感受没照顾到,直到前世母亲去世,自己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别说儿子了,连个正经的女朋友都没有。

身为人子,虽然他不信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娶妻生子,不也是人之常情么?

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到,赚再多的钱,有再大的本事,又有什么用呢?

刘明虽然站了起来,可客厅里的气氛一时间却颇为沉重。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刘母去开门。

“伯母,你在家啊?刘明哥回来了么?”一个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宋琳是你呀!刘明回来了,快,进来坐。”刘母热情地把宋琳请了进来。

只看了一眼,刘明眼睛就直了。

这真是前世那个长得不差的宋琳么?

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此刻炯炯有神看着自己,有笑意,有激动,清澈不含杂质。

俏丽的容颜,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双腿,一条及膝白色长裙,把整个人的气质衬托地更为空灵。

或许在容貌上不比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女人,可这股小家碧玉的气质,却让人升起一股呵护与爱护她的心思来。

“刘明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宋琳脸红如潮,低着头小声问道。

刘父刘母见自己儿子眼睛直了,对视一眼,心中大乐。

这个笨蛋小子,以前看到宋琳时可从没表现出这副不淡定的样子啊,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失恋的人,对女人就特别敏感了?

刚还说不同意跟宋琳好,这下好了,自己不用担心了。

老俩口很有默契,立马离开出去了。

“咳咳,那个……”刘明回过神来,既尴尬又窘迫。

陡然看到父母开门出去,又是愕然。他们出去干什么?

再一联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心头不由一跳:爸妈不会在给我创造和宋琳独处的机会吧?

刘明哭笑不得,见宋琳还眼巴巴看着自己,忙打了个哈哈道:“我是好久没看到你了,没想到你变得这么漂亮。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女大十八变!哈,原来说的就是琳琳你呀!”

宋琳听得心中一喜,嘴上却幽幽道:“刘明哥,你真觉得我很漂亮么?”

语气相当幽怨,神情相当脉脉,这……

刘明有些尴尬,却又不得不实话实说道:“琳琳,你确实很漂亮,我想在学校里追你的人肯定不少吧?”

宋琳甜甜一笑道:“追我的人是有,可我不喜欢他们,根本就没答应。倒是刘明哥你,跟袁莉怎么样了?”

刘明苦笑道:“我们今天已经分手了。”

“啊?”宋琳一惊,随后眼里闪烁出无尽的欢喜,却故作忧伤道,“刘明哥,你……你们为什么分手啊?”

刘明见她神情变幻,知她心里所想,失笑道:“我跟她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她喜欢富裕的生活,开豪车、住别墅、戴名牌。这些我根本给不了她,所以就……”

宋琳点头,随后气愤道:“袁莉我也见过,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刘明哥,既然分了,你也别难过,会有更好的等着你的!”

说这句话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挺了挺胸脯。

宋琳身材容貌都很不错,尤其是,在前世御女无数的刘明眼里,能看出这丫头的胸脯尺寸应该是34D,绝对的标准!

咳咳,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刘明立马把头转了过去,仿佛没听出她话里有话一样,讪讪道:“那倒是,其实我也相信我能找到更好的。”

见刘明哥先盯着自己胸脯看,随后老脸一红转过头去,宋琳既欢喜又好笑。

刘明哥不是胆子很大么,怎么面对自己时,好像还很害羞的样子?

这不太像之前刘明哥的性子啊!

一男一女在一起,如果一方胆子大,另一方胆子必然会小很多。否则就成奸夫淫妇了。

看到刘明哥的样子,宋琳反而变得大大方方起来,一会儿安慰刘明,一会儿又说一些趣事给他听。

俩人的感情不知不觉间,竟然拉近了许多。

“哎呀,都十一点半了,刘明哥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

宋琳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夸张说道。

说完也不待刘明回答,她径直进了厨房,熟练的找到菜品,择菜、洗菜、炒菜……

“这,这是她家么?”刘明哭笑不得,觉得宋琳也太不见外了。

只是,心中无来由甜蜜了许多。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除了老妈外,却从没有一个女人给他做过饭。

这种感觉,相当甜蜜温馨,要是她能给我做一辈子饭该多好?

刘明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宋琳忙碌的身影。

刘父刘母是被刘明打电话叫回来的。

当看到一桌子丰盛的午餐时,俩老喜滋滋把宋琳好一番夸赞,又嗔怪对刘明说道:“琳琳远来是客,你不做饭给她吃,还要她忙给你吃?像什么话!”

刘母也说道:“就是!琳琳,下次你来了,坐着就行,千万别下厨了知道吗?”

宋琳甜甜笑道:“伯母,下厨这种事还是我们女人来做吧。刘明哥是做大事的,哪能进厨房呢?”

“你看看,人家琳琳多懂事!再看看你自己……”刘父本来想借势训斥自己儿子一顿的,可看到老伴投来的责怪目光,连忙闭嘴不言。

可不能在未来儿媳面前说儿子没有能力啊!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饭后宋琳要洗碗,被刘母严词拒绝了,还把刘明赶了出去,让他带宋琳逛逛。

刘明除了遵命,还能说啥?

小区内,俩人散着步,都不知道如何开口,气氛既暧昧又沉闷。

宋琳突然扑哧一笑道:“刘明哥,这是你跟我第一次散步吧?”

“啊?”刘明一惊,脑海里回想了下,发现前世倒是有跟她一起散步的经历,可今生就不知道了,只好尴尬道,“那个,应该是吧。”

“跟我散步就这么难受么,一句话都不说。”宋琳嗔怪白了刘明一眼道。

“这个……”

刘明觉得自己看到宋琳,就好像大黄牛被人牵着走一样,一直处于被动!

可恶,怎么说自己也是过来人,还怕了这小丫头不成?

想到这,他胆子壮了不少,哈哈笑道:“傻丫头,瞧你说的,我就这么小心眼?只是刚刚在想心事,我爸快破产了,我想给他找条出路而已,你可别瞎想!”

“啊?伯父要破产了?怎么回事?”

宋琳吃了一惊,刚要问原因,身后一个带着询问的声音响了起来:“宋琳?”

俩人同时回头,就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满面笑容,正看着宋琳。

他西装革履,左臂上的衬衫被撸起老高,那里,一块金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好不起眼!

第五章 我男朋友

你,你是包宏?”宋琳看到他眉头一皱,似乎在寻思,随后诧异问道。

“哈,你真是宋琳!”包宏狂喜叫道,“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自从高中毕业,我有想过要联系你,可一直找不到你联系方式。你现在是在读书吧,哪里读呢?”

宋琳微微笑道:“我在明大,你呢?”

“哦,我在东海大学。不过我不太喜欢读书,所以接手了我爸给我安排的一部分工作,今天到明江市来,就是为了谈生意的呢!”

包宏说这话时,语气里充满着自傲。

因为东海大学在全国能排进前十,比明江大学好很多。他不喜欢读都能考进去,要是想读的话那还得了?

显然他重点不是在说读书,所以继续道:“宋琳,晚上我要参加个宴会,刚好缺个女伴。你有没有兴趣?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怎么样?”

宋琳微微皱眉,说道:“不了包宏,我还有事,就不去了。”

“有什么事?要知道,能去那个宴会的,可都是大有来头的。你还有一年也就毕业了吧,要是在那认识了某个老板,对你以后找工作可有好处了。”包宏诱惑道。

宋琳有些不悦了。

这个包宏,把刘明哥当空气一样,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而且口口声声说的,都离不开“名利”二字。

宋琳不是不想发财,只是她有自己的底线。

何况她跟包宏只是高三同学,也就只同学了一年,算不上多熟悉。他如此热情,想来不会无的放矢。

所以就有些不悦道:“不了包宏,我不太喜欢那样的宴会。何况……我又没有来头,去了不就是丢人么?”

包宏诧异看着她道:“怎么会呢?你虽然没有来头,可跟我一起去了,别人也不敢小看你呀!”

“……”

宋琳无语,这人说话真可气!

刘明一直没有开口,也不介意这家伙把自己当空气。

可听他如此小看宋琳,心中无来由有些怒气道:“哥们,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包宏这才看向刘明,见他穿着一身休闲装,太过普通了,哂然一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跟宋琳说话,有你开口的份儿?我想请教下,你在哪工作,一个月多少工资?”

宋琳大怒,刚要开口,却被刘明摆摆手阻止了。

她气鼓鼓瞪着包宏,包宏却没注意到。

刘明微微一笑道:“在你眼里,评价一个人,是不是只看他的工作和工资?那我很遗憾的告诉你,目前我还没工作,也没有工资可以拿。”

“呵,呵呵!”包宏狂笑,笑声中充满了不屑,“你连工作都没有,就敢跟我狂?你知道我这表叫什么名字么?多少钱么?告诉你,这是劳力士,价值二十万!二十万知道是多少么?够你小子以后十年的工资了!”

刘明失笑。

二十万就够自己十年工资了?前世的自己,一个月工资有五六十万啊,够买好几个劳力士了。

他虽然不屑,但此刻……好吧,自己确实是个穷光蛋,想要反驳都没办法。

可包宏却极大的刺激了他,让他产生了赶紧赚钱的念头!

见刘明不说话,宋琳心中却非常来气:“包宏,你有钱就了不起啊?”

见包宏错愕看着自己,宋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挽住刘明的胳膊道:“我跟我男朋友虽然现在很穷,但我们过得幸福快乐就行了!有钱能买快乐幸福么?不能吧!好了,我跟我男朋友继续散步去了!”

这下,她连客气话都不跟包宏说了。

刘明被她挽着胳膊,几乎是带着走的。

因为他脑海里还留有宋琳刚刚振聋发聩的声音:我跟我男朋友……

天啦,我是她男朋友么?这丫头说话也不怕气死人?

不过,我真要是她男朋友,貌似也不错啊!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刘明,对宋琳,似乎没有了前世只把她当妹妹的心思,还有一点异样的感觉了。

“宋琳,你,你瞎了眼!”

包宏没料到宋琳如此维护刘明,又气又怒:“他有什么好,一个穷屌丝而已,你跟着他,受苦受累不说,还得被人小看。啊,你别不理我啊,别走啊!”

任凭包宏如何在后面嘶吼,宋琳跟刘明都充耳不闻了……

“刘明哥,你别听他瞎说。你现在还年轻,以后有大把机会挣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走了不知道多远,见刘明一直不说话,宋琳有些不安道。

闻言刘明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岂会跟那种人计较?放心吧,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宋琳甜甜道:“那就好,我真怕你想不开呢!”

刘明无语,为了那种暴发户想不开,除非自己脑袋秀逗了。

不过,钱确实是个好东西,自己虽然不怎么稀罕,却也不得不想办法挣钱了。

“刘明哥……”

“嗯?”

“刚刚我那句话是为了气他才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啊!”说完这句,宋琳羞红了脸,再也没勇气跟刘明继续散步了,转身飞也似的逃了。

可她的声音却又传来:“如果刘明哥你能听进心里,那就更好啦,嘻嘻!”

声音微不可闻,刘明却听得清楚,一时间心里充满着甜蜜。

其实,宋琳这丫头要是能做自己媳妇的话,也挺好的!

摇摇头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回到家里,见老爸又在那唉声叹气,刘明不由愕然。

刘母却说道:“哎,银行刚刚又打来电话催款了,你爸正心烦呢。”

“就为了这事?”刘明对老爸的消极态度不以为然。

“这是小事么?”刘父不满道,“我贷款了一千万,分两年还,每个月得还四十多万!加上工人工资已经有一个月没发了,也有几十万。将近一百万的数额,你还说是小事?有本事你给老子还啊!”

说到后来,刘父显然已经生气了。

刘明之前和宋琳一起散步的时候,已经设想了许多可能。

要说赚钱最快的法子,要么是买彩票,要么是买股票。

刘明记得,前世的阿里巴巴公司,就是在9月19号那天上市的。上市当天,股票增值了36.32%。

要是再迟几个月,这得是多大一笔赚钱的好机会?

离阿里上市还有八十天时间,就算自己想买它的股票,也来不及挽救自己老爸的欠债了。

“对了,彩票!”

刘明突然想起胖子早上说的,今晚凌晨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的事情来。

前世他穿越过来时,刚好也在举办世界杯。

那时候的他,虽然也不太喜欢足球,却喜欢买点彩票玩玩,当作消遣方式之一。

他可是特意观察了往届的世界杯,最主要的当然就是14年的巴西世界杯和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了。

14年巴西作为东道主,竟然意外滑落到了第四名,这可让刘明颇感诧异。

对了,今晚好像就是巴西跟智利的比赛,巴西赢了,战绩是4:3。

“爸妈,你们等着,明天早上,我保证能给你们挣一大笔钱!”

想到这,刘明兴奋起来,立刻跑进房间打开电脑,准备购买彩票。

只是,普通购买“胜负平”的倍率都只在一点几到八倍多之间,许多中大奖的方式都是比分串联倍投。

而凌晨的比赛,只有两场,分别是巴西对智利和哥伦比亚对乌拉圭。

两场比赛比分串联倍投猜中比率的赔率是一比三百!

不过有规定,加时赛和点球大战都是不算的。

这就有些头疼了。

打开电脑,刘明苦苦思索着当初比赛的结果,脑海里却突然跳出几个数字:1:1和2:0。

这是什么东西?

刘明一愣,随即心中狂喜。因为他隐约记得,这应该就是当初两队的比赛结果!当然,这其中不包含加时赛和点球大战。

哇嘎嘎,三百倍的赔率,这是要赚到了么?

刘明毫不犹豫,把卡上所有积蓄六千元全部买了,共买了三千注。

“这小子干嘛去了,神神叨叨的?”

见刘明进了房间,一直不出来,刘父有些诧异道。

“他还能做什么,玩呗。”刘母摇着头道,“算了,不理这混蛋小子。我倒是要去琳琳家看看,嘿嘿!”

刘父一听,双眼发亮道:“好,我们一起去!对了,你去跟那混小子说一声,免得他不同意,我俩丢人现眼!”

“他敢!”刘母嗤笑道。

第二天。

刘明是被宋琳叫起来的。

“啊,你怎么在这?”

刘明一下跳了起来,有些吃惊道。

这丫头什么时候跑我房间里来了?

“啊!刘明哥你……”

这回轮到宋琳叫了。

因为,刘明竟然是裸睡的,啥都没穿!

这一跳起来,可就彻底曝光了。

看着他光溜溜的,宋琳立刻转过头去,羞不可抑道:“刘明哥,你竟然裸……裸睡!哼,快穿衣服!”然后飞也似的逃了出去,还把门用力关上!

刘明低头一看,立刻用手捂住了裆部,心儿狂跳:丢人,丢大发了!最关键的是,自己的清白之躯啊,就这么被看光了?

他有一头撞死的冲动。

赶紧穿好衣服,出来时见宋琳坐在沙发上,根本就不敢看自己,刘明尴尬笑道:“那个,该丢人的是我吧,你怎么脸红的像猴屁股?”

宋琳瞪着他道:“不准再说刚刚的事!”

说完这句,她变得忸怩起来:“我,我今天来是请你到我家吃饭的,我爸妈说,他们想……想见你!”

第六章 准女婿见丈母娘

宋琳父母要见我?他们要干什么?

刘明突然想起昨晚自己买了彩票后老妈进自己房间跟自己说的话:“刘明啊,我看琳琳这丫头很不错,要是能做我们刘家儿媳,我跟你爸绝对举双手赞成!你不说话就是没意见了?哈,那好,我马上就去跟琳琳她爸妈说一下,想来琳琳一颗芳心都在你身上,他们也不会反对的!”

天啦,怪不得老妈他们昨晚大半夜才回来。她不会真是去琳琳家了吧?

刘明一头冷汗,再回头,见宋琳脸上的羞红丝毫不见少,心中哀叹:看来这不靠谱的老妈,真会给自己出难题啊!

洗漱完毕,又简单收拾了下,刘明才诧异道:“对了,我爸妈不在家,你是怎么进来的?”

“伯母打电话让我来的,她说要跟伯父去银行,就让我先来了。对了,他们去银行干嘛呀,取钱么?”

直到这时宋琳脸色才恢复了点,惊讶问道。

刘明就把事情简单说了下,宋琳听得愕然道:“不是吧刘明哥,伯父欠了很多钱么?那今天能还得了么?要是你们不够,我,我可以向我爸妈要一点的。”

刘明连忙摆手道:“这话以后别说了,免得让你爸妈笑话。对了,我买的彩票,也不知道中了没!”

刘明突然醒悟过来,急忙跑回房间打开电脑,一看之下不由狂喜,中了,真的中了!

一下中了九十来万,够还钱了!

正在派奖中,相信很快就可以到自己账户上了。

刘明哈哈大笑,笑的宋琳莫名其妙时,刘明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老爸,说道:“爸,你不用担心了,我现在有九十万,你真缺钱的话,我先给你。”

刘父一听,撇嘴道:“混小子,我跟你妈正忙着呢,不要说笑话逗我!我还不知道你么,你到哪去搞那么多钱!”

刘明无语,老爸对自己也太不信任了吧,就苦笑道:“爸,是我买彩票中奖了。”

一听这话,刘父信了三分。

挂了电话,宋琳忙问刘明怎么会突然有钱了,他就把昨晚买彩票的事说了。

听得宋琳咋舌不已。

“行了,不说这些,我们先去逛逛吧!”刘明笑道。

出去逛逛当然不只是逛逛,主要是去超市买点东西。

对宋琳父母已经没什么记忆了,但……头一次到她家,不买东西哪行?可买了东西,会不会又让人误会?

刘明觉得老妈真的给自己出了难题了。

可一看到宋琳小鸟依人般站在自己身边,今天的她还大胆挽着自己胳膊,刘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豪气。

“怕个球啊,不就是准女婿见丈母娘嘛,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

“刘明哥,你买这些东西不会是带到我家吧?”一出超市,宋琳后知后觉问道。

“那当然,不然我买东西干嘛?”刘明好笑道,“你爸妈请我吃饭,我买东西,这叫……礼尚往来。”

“笨蛋,我不是那意思啦!”宋琳娇羞道,“只是,只是我怕我爸妈误会啦!”

“误会什么?”刘明脸上笑容盛了起来。

他觉得逗这丫头相当有意思,为什么前世就没发现呢?

“你,哼,我不理你了!”宋琳羞红了脸,芳心隐隐甜蜜。

宋琳父亲叫宋开山,母亲叫李淑芬。

当刘明来到她家时,李淑芬不在,宋开山却在看报纸。

刘明暗笑,宋开山其实只有中学文化水平,竟然还喜欢看报纸?

可嘴上却说道:“叔叔好!阿姨不在啊?头一次上门,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就随便买了几样东西,也不知道叔叔阿姨喜不喜欢。”

把自己花了八百多,买的六样东西放在桌子上,宋开山就傻了眼:“你,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吃个饭而已,用得着这么破费么?”

宋开山虽然对刘明相当有好感,可早上已经跟李淑芬商量好了,今天他唱白脸,李淑芬唱红脸,给刘明来个下马威。

哪里知道,刘明的大方出乎他的意料。

得了,白脸不用唱了,真情流露就行。

刘明心道:这可不是破费,这叫有付出才有回报!

嘴上却道:“叔叔大方请我吃饭,我要是厚着脸皮就过来,那才让人笑话呢!对了,阿姨到哪去了?”

宋开山刚要回答,门响了,进来的是李淑芬。

刘明忙站了起来,喊了一声“阿姨”。

李淑芬却哼了声,不咸不淡道:“刘明你来了?坐吧。”

“谢谢阿姨!”刘明不以为意,笑着坐了下去。

见老妈态度冷淡,宋琳忙走过去低声道:“妈,你请人家来吃饭,怎么还给人脸色看啊?”

李淑芬嗔道:“傻丫头,妈在考验他呢,你就看不出来?好了,先别说话,我跟你爸自有主张!”

突然眼睛一亮:“那些东西都是刘明买的?”

宋琳点头,李淑芬嘴角多了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宋琳看得清楚,心中不由感慨:还是刘明哥有先见之明,知道买东西。要不然,老妈的脸色可能更不好看了!

“刘明,你陪你叔叔聊一会儿,我去做饭。”李淑芬说着往厨房走去。

刘明一下站了起来,说道:“阿姨,做饭这种事,还是我来吧。顺便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闻言宋家三人齐刷刷诧异看向他,脑海里只有一个疑问:这家伙会做饭?

李淑芬第一个冷笑道:“刘明啊,你今天到我家,意思大家都清楚。但是,你可不能想着表现,就坏我们的胃口啊!”

宋琳一听,嗔道:“妈,你说什么呢?也许刘明哥真的很会做饭呢?”

可又不无怀疑看了刘明一眼。

刘明也不生气,对丈母娘的挑剔更是不在意,呵呵笑道:“阿姨放心吧,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

李淑芬撇撇嘴,指着厨房道:“那行,午饭就交给你了。”

刘明走了过去,宋琳忙道:“刘明哥我帮你!”

李淑芬一把拉住她,说道:“帮什么帮!他可对自己厨艺很有信心呢!”

宋琳尴尬向刘明吐了吐香舌,刘明无所谓笑笑,进去了。

只留下宋家三人聊天。

“老宋,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刘明和以前不一样了?小时候他到我们家来,可顽皮了。现在竟然还知道表现?”

宋开山呵呵笑道:“那还不是他妈昨晚的一席话。我们家琳琳这么漂亮,嫁给他倒是有些屈才了。不过……刘家虽然不算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却也有自己的工厂,房子、车子,琳琳嫁过去应该不会吃苦的。”

李淑芬哂笑道:“你那是不知道,这几天刘家的资金可出了点问题。倘若严重点的话,他们家破产都不是没可能!要不是我知道刘明父母人很好,这门亲事我坚决不会同意!”

都说到亲事了?

一旁的宋琳吐了吐舌头,嗔道:“妈,你瞎说什么呢?刘明哥说他有九十万,可以暂时解决伯父的问题了。等过段时间,刘明哥肯定能赚更多的钱!”

“他有九十万?他哪里来的钱?”李淑芬不屑道。

宋琳吐吐舌头道:“刘明哥说昨晚买彩票中的。”

李淑芬听了愕然道:“买彩票中九十万?你没搞错吧!什么彩票这么好中,改天我也中中去!”

宋琳不敢说话了,李淑芬却哼了一声:“就算他真中了,也只是一时运气好而已,和自身本事没关系。还指望以后挣大钱?别亏进去就不错了!”

说着突然耸了耸鼻子,诧异道:“好香!什么味道?”

宋琳一下跳了起来,欢喜道:“是厨房传来的,肯定是菜香,我去看看!”欢喜跑进厨房了。

宋琳父母面面相觑,尤其是李淑芬说道:“老宋,那小子真会做饭?没搞错吧?”

宋开山也诧异道:“不知道啊,我可是听老刘说过,他儿子在家啥都不会做,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这……也太让人意外了吧!”

李淑芬突然笑了起来:“会做饭也好,这样琳琳就算真的嫁过去了,也不会受苦了。”

午饭很丰盛,四菜一汤,全部出自刘明的手。

当李淑芬尝了一口后,忍不住咋舌,心中更加诧异了。

看来刘明父母对他不是很了解啊,这么好的手艺,怎么能说四肢不勤呢?

他们又哪里知道,前世的刘明一个人生活惯了,要是不会做饭,总不能天天下馆子吧?

见宋琳父母吃的很开心,刘明松了口气。

“还好,她父母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只是……我跟琳琳的事,不会就这么定下来了吧?”

刘明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他这次回来,只是看看父母而已,没想到却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这么给解决了!

“刘明哥,你是不知道,我妈刚刚吃了你做的菜,可开心了。她也真是的,明明很好吃,却偏偏不说出来,当我看不到她脸上的笑容啊?”

吃过午饭,刘明跟宋琳就出来了,宋琳嘻嘻笑道。

“这么说你妈,小心她揍你。”刘明好笑道,“对了,你明天回学校么?一起回去吧?”

宋琳使劲点头。

在她心里,双方父母已然同意,那自己就是刘明哥的女人了。当然他去哪,自己就去哪了。

俩人边走边说,突然有人叫道:“刘明?”

刘明愕然回头,见是一个短发女生,二十来岁,看着很干净,面皮白皙,脑海里不由自主回忆着她是谁。

可是想了许久,实在想不出来,就诧异道:“你认识我?”

女生愣了愣,没想到刘明竟然不认识自己了,有些失望道:“我们是高中同学啊,我叫伍芬,你忘记了?”

刘明的记忆是前世的,高中同学那都是过去十几年的事情了,他当然没什么印象。

可一听她名字,却猛然想了起来,惊讶道:“你就是那个给我写了一百多封情书的伍芬?”

伍芬脸一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可刘明的胳膊,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