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靳先生的霸道小姐by陵水黎小说第382章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0

总有一些书可以触动我们的心灵,总有一些书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总有一些书可以温暖我们的心,而这本陵水黎所写的《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就是这样一本书,可以让你感受不一样的心灵洗礼,不一样的世界,陪伴你渡过这个凛冽寒冬。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

推荐指数:8分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在线阅读全文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382盛老爷子车祸身亡

可命运有时候总喜欢跟人开玩笑。

唐晚晚还没来得及动作,一条轰炸式的消息,陡然在江城好像炸弹一样轰炸开!

盛氏集团的掌权人,盛浅予的爷爷因为车祸身亡!

初初看到手机上跳出来的信息的时候,唐晚晚刚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靳墨彦的陪伴下从公寓楼上上楼来。

她恍若做梦一样,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几乎下意识的就将手机塞进了羽绒服的口袋里。

但紧跟着靳墨彦手机上跳进来的电话,却又无比清晰的向她证明了,这事是真的!

因为靳墨彦一接电话,脸色瞬间就变得低沉严肃,声音更冷得没有一点温度,“冷谦,这种事不能开玩笑!”

盛老爷子死了,传闻中盛家就只有这爷孙俩,那么盛浅予现在……

“什么时候的事?”靳墨彦又问电话对面的冷谦。

等冷谦作答了,他微微沉默了两秒,刚要挂断电话,视线却刚好落在进门之后,连鞋子也忘记了换,就径直进了客厅的唐晚晚身上。

公寓里的气氛微微凝滞了一下,唐晚晚刚在沙发上坐下来,破天荒就听见了靳墨彦倏地冷静下来的声音,“你过去看一眼,好歹都是认识的,告诉他们,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哥,你呢?”

靳墨彦这人外表看着对人冷酷疏离,但是骨子对待朋友,也只有冷谦这些人最清楚不过了。

可是这一次,即便在长辈的死亡面前,靳墨彦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声音明显比刚才还要寡淡,“我这边还有点事,不方便出面,交给你们了。”

听着靳墨彦吩咐了电话对面的冷谦,唐晚晚坐在沙发上,又感觉有些微微的过意不去。

她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立刻想到了靳墨彦会不会,好像那天晚上一样从她面前赶去找盛浅予。

她打心眼里的不想他走,可,她毕竟亲人去世了?

唐晚晚脑子里一片凌乱,突然被身后伸出来的一双长臂抱住,她几乎吓得从沙发上弹起来。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靳墨彦也被唐晚晚吓了一跳,但揽在她胸前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我……”唐晚晚愣了愣,突然又彻底清醒过来,“我刚刚也看见新闻了。”

她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人,盛浅予尚且不会在她面临问题的时候同情她半分,就算盛老爷子真的去世了,她顶多对死者多一点敬意,对于盛浅予,恕她没办法宽慰自己原谅!

靳墨彦看着她,唐晚晚漆黑的眼珠子转动了两圈,最终艰难的从唇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不去看看吗?”

“刚刚听见了?”靳墨彦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才松开手臂,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那么明显,怎么可能瞒得过?

唐晚晚咬咬牙,想想还是乖乖承认了。

靳墨彦表情凝重了一点,“欠盛氏的,在这一次合作中,已经还清了,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

唐晚晚眼神一顿,怔怔的看着靳墨彦,“……”

“晚晚,别想太多。”

男人动手将她抱在怀里,唐晚晚呼吸间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息,刚才疯狂跳动的心脏,才又慢慢平息下来。

他在她面前亲口承诺,他不会丢下她!

她的心中,究竟又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

盛氏那么大一个集团,掌权人突然遭遇车祸当场去世,在江城的新闻界,如波涛骇浪席卷而来!

盛氏唯一继承人——盛家大小姐盛浅予在医院哭成泪人,昏死过去的消息,很快好像瘟疫一样在整个城市蔓延开。

面对一波一波的消息,靳墨彦自从承诺唐晚晚不会丢下她以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唐晚晚看着晚饭后再度进入书房的背影,自个儿却将手机上的消息几乎全部浏览了一遍。

盛浅予现在肯定很绝望。

那么经过卢浩成证实过,的确是盛家私生女的任夏呢?

夜深人静,唐晚晚为了保险起见,通过了林尘联系上了周子琰。

周子琰的电话过来得时候,也充斥了满满的疲惫感,但听唐晚晚提到盛老爷子的车祸,他很快又强打起精神,说起刚听到这个消息的任夏,强行拽着他去了一趟医院。

盛老爷子到死都没有承认过任夏的身份,那么任夏对于这个老人……

“从前是我太被动了,子琰,算我欠你一次,帮我一个忙,行吗?”

被动就只能等着被打,而她现在,要主动出击!

夜色浓郁,周子琰的声音迟钝了一下,才从电话对面传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帮我找一样东西。”唐晚晚说。

对于任夏这样的追求者,周子琰这快三十年的人生里,也不是没有见过。但能够将一份感情建立在威胁和阴谋中的女孩子,他却绝对不会小觑!

听着唐晚晚在电话里提到的录音笔,周子琰狠狠愣怔了一下,才慢慢平复了心情,“为什么没早点说?”

她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遇事太容易往最不好的地方想了吧?

以为不会有好的结果,所以干脆都不要去努力!

心脏被扎得疼,唐晚晚在灯光下慢慢捂住胸口,“我讨厌以前的自己,不管这件事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一次,我都不想放任自己被动的等待结果了。”

“晚晚?”

唐晚晚吸了吸鼻子,“周子琰,我欠你,卢浩成和林尘的,都太多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把你们的付出都看得太理所当然,以后有机会,我会偿还。”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偿还。”

但这句话,周子琰大概也只有在挂断电话后,才能说得出口了。

安静的夜空里,没有开空调的房间里,仿佛每个角落里都被塞满了冷空气。

直到刚才电话里所有的余音都渐渐消散在了耳边,周子琰才拿过了大衣,重新披在身上起身离开好久没人住,到处盖满了白布的房子。

……

盛老爷子车祸死了,毫无征兆。

任夏窝在不算大的出租屋里,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又忍不住的流泪。

她承认自己不算个好人,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又被盛老爷子狠狠羞辱了一顿之后,她无时不刻不想着这个老不死的快点去死!

可,等盛老爷子真的死掉了,她又那么遗憾!

她恨不得所有羞辱过自己的人,都要睁着眼看着自己风光站起来

的那一天,都狠狠去后悔!

可是现在,不可能了!

她跟着母亲屈辱的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她开始一步一步高调的走进盛家的视野了,那个老头子,却先死了!

人死了,她还争个什么劲?

在医院外面清清楚楚的看着那群人推着盖着白布的病床下地下室,她整个人便呆滞了。

好像那道长久的支撑着自己走下去的信念,一下子就坍塌了!

她活下去,又还能因为什么?

出租屋充斥着新闻嘈杂的声音,任夏脸颊干了又湿,直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里面的人到底听见没有?这大半夜的死人了吗电视开这么大声,再不关小声点我报警了!你这样算扰民的知道不知道?!”

“嘭嘭嘭——”

“里面的人开门!”

任夏干脆捂紧耳朵,任凭外面的人快把大门都给敲烂了,她也死活不开门,也不吱一声。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半躺在沙发上,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杂乱的电视节目中央,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才突然亮起来。

是周子琰的电话!

刚刚一起从医院回来之后,周子琰将她送回来,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便急急离开了,那会儿的任夏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在意。

而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又过来了。

任夏咬着牙,狠狠掐断了来电。

可那电话,被掐断了一遍,第二遍紧跟着又进来了,打过来的次数多得任夏都快记不清楚了,她终于才不耐烦的接起来。

“夏夏,是我。”

周子琰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又赶过来了!

任夏透过出租屋的猫眼往外面看了一眼,确定刚刚那些叫嚣的邻居已经没了踪影,门外就只有周子琰一个人,她才打开了大门,自个儿用身体堵在门口,冷冷的看着门外的他,“你怎么又来了?”

“你没事吧?”周子琰神色间荡漾着微微的焦急,真诚得一点都不像假的。

她能有什么事?

任夏嘴角的笑意更冷,“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很晚了,我快准备休息了。”

“夏夏,能让我先进去说话吗?”

任夏看着周子琰,周子琰也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又继续低沉着嗓音说:“刚刚林尘找我有点事,办完了。”

“周子琰,你不用这么敷衍我。”任夏自嘲的笑笑,仍旧不让步。

“我没有敷衍你,既然决定了跟你在一起,我这怎么能叫敷衍你呢?”

此刻冰冷的任夏,跟刚刚得知盛老爷子死掉的任夏,简直判若两人。

周子琰不太清楚她是不是精神上有些问题,但,他也无暇多顾!

“真的?”

周子琰俊脸上的表情比真金白银还真,他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男人,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怀着别样的目的,还强忍着为难温柔得将她再度楼进自己怀里,“当然是真的,我知道你情绪不太好,今晚我留下来吧,看你睡着我再走。”

“子琰……”任夏神色陡地又一软。

“别担心,你还有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