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岁月温柔情难忘墨文希顾明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岁月温柔情难忘》是由“糖果果”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墨文希、顾明宇,顾明宇恨墨文希,就因为四年前他俩的一夜情,墨文希怀了她的孩子,无意中害死了她的姐姐。

 

墨文希顾明宇小说_岁月温柔情难忘在线阅读

第一章 哪怕一个小时也好

夜凉如水。

墨文希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索,已经四年了,她的老公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和她说话不超过十句。

可明天是嫣嫣的生日,他作为父亲理应为女儿过一个生日,于是她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他的号码。

“顾太太有事吗?”电话那头声音极其冷漠,却能轻易让她内心泛起层层涟漪。

她尽量让自己声音显的很平静,“明天是嫣嫣的生日,能不能……”

“没空!要钱找财务!”寥寥数字,顿时让地墨文希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明宇就一天,哪怕一个小时也好,你来见见她好吗?”

电话那头停顿了好久,她也随着这停顿心弦紧绷。

良久后,男人说:“我见她的时候你不能在场。”

墨文希苦涩一笑,心间疼痛难忍,顾明宇恨她不是一两天了,五年前,她与他一夜情迷,有了嫣嫣,她的双胞胎姐姐知道后,强行拉她去打胎,她不肯,和姐姐起了争执,拉扯间姐姐从26层楼高的阳台上摔了下来。

姐姐死后,顾明宇疯了一般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娶了自己。

婚礼和姐姐的葬礼同一天举行,再后来不管是产检,还是生嫣嫣都是她一个人独角戏。

还记得四年前,生嫣嫣的那天她大出血,爸妈怕她挺不过来,求他看她一眼为她打打气,可他说:“她死了更好,大家都解脱了。”

可就这样的生活她过了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

“妈妈,爸爸答应回来吗?”嫣嫣软糯糯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就像一剂良药,墨文希脸上瞬间露出了温柔的笑。

“会的,他答应妈妈了,嫣嫣最乖了,爸爸妈妈都爱我们的嫣嫣,爸爸只是工作太忙了。”墨文希在女儿额头印上一个吻,将女儿抱在怀里。

“我还以为爸爸不要我和妈妈了,吓死我了。”

墨文希的心蓦地一疼,他从来就没爱过她,他爱的是姐姐,又怎会要?

就是对她生的孩子也是不闻不问,甚至女儿要和他过个生日,也是自己求来的。

突然间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她满心欢喜去开门,看到的却是一个女人挽着自己丈夫的手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她认识,娱乐圈的流量巨星——肖筱。

此刻肖筱妖艳得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而自己身上穿的是皱巴巴的藕色睡裙,脸色苍白如雪,和她成鲜明的对比,自卑的种子在心中萌芽。

嫣嫣拉了拉她的手,黑拗拗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墨文希心痛的无以复加,却倔犟的不肯表露出来。

她拉着嫣嫣,转身往楼上走。

身后传来肖筱的嘲讽声:“哟!这不是顾太太吗?怎么客人来了茶也不倒一杯吗?”

墨文希拉着嫣嫣的转身,不喜也不怒:“既然是客人,就是有客人的觉悟,主人不欢迎就该滚!”

肖筱脸上顿时一副吃苍蝇的表情,胸前的柔软故意往顾明宇身上蹭了蹭:“明宇,你看她……”

“妈妈。”嫣嫣的拉了拉墨文希。

她能感觉到嫣嫣拉她的手在发抖。

第二章 你这样的女人

女儿本就比同龄的孩子懂事,甚至有时懂事的让她心疼。

她知道她的婚姻本就是一个错误,可这错误不该由孩子来买单。

她拉她转身继续往楼上走,自动屏蔽掉男人眼中的熊熊怒火,和女人的得意。

因为她明白,他们不管谁赢谁输,最终受伤都是孩子。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顾明宇死死的盯着墨文希的背影,她还是那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作派,讨厌致极。

“明宇,嫣嫣还在呢,你就不能顾忌一下你的女儿吗?”她转身看向他,不卑也不亢,他这是又要为了别的女人羞辱自己吗?

这样的事,但凡他回来一次就会做一次。

顾明宇视线落在她身边的嫣嫣身上,半天没说一个字。

墨文希看着肖筱的脸上表情愈发的得意和他眼中的冷漠,就知道今天他可能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她蹲下身,平视着嫣嫣,声音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嫣嫣回房一个人睡觉好吗?妈妈有事要和爸爸阿姨说。”

嫣嫣有些迟疑,又有些担忧,可她不想为难妈妈,转身上了楼。

墨文希笑了笑,看着女儿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唇边的笑意才一点一点凉了下来,直至最后的冰冷。

嫣嫣上楼后,她转身正看见肖筱一派女主人的气势坐在沙发上睨视着自己,顾明宇深情款款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到是自己像一个他们之间插足的第三者。

“墨文希你想算计什么?”

是的,他一直在认为她在算计,不管是五年前那场意外,还是嫣嫣的存在。

“我说我没算计,你会听我解释吗?”

“谁知道呢?你这样的女人,为了抢男人爬上男人的床,连自己亲姐姐都能杀,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肖筱阴阳怪气的说。

顾明宇的视线更加阴鸷。

她曾解释过无数次,那只是一场意外,知道他爱姐姐,她就没想过要跟姐姐抢,五年前一夜情,是他在醉酒后把自己错当成了姐姐。

可没有人愿意听自己解释。

她敛了敛眸子,看向他,“明宇,我们能不能暂时放下过去的那些恩怨?不管你有多怨多恨,都等明天过后好吗?”

顾明宇并没回应她,她的手脚慢慢退怯温度,冰凉至极,再一点一点渗透心里,凝结成冰。

就是嫣嫣也不能让他有一丝的退让吗?

哪怕是暂时的!

一直以来她对他的冷漠百般容忍,而他却用行动证明,想要将她困死在这段婚姻中。

她对他的爱,成为他伤自己的利刃,甚至不顾忌嫣嫣的感受公然带别的女人进门刺激自己。

她快受不住了,那种窒息的感觉好浓好浓。

可她没办法,除了自己,没有人爱她的嫣嫣,所以就算活的再苦再煎熬,她也必须咬紧牙关承受着。

第三章 受不了你可以离开

顾明宇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墨文希,我是越来越小看你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孩子要我回来。”

“我没有,我没有利……”

“够了!墨文希我看够了丑陋的嘴脸,现在你能稳坐在顾太太的位置完全是我看在嫣嫣的份上,不然你早死千百回了!”他受够了,她和文倩长了一样的脸,每当他看到眼前这个女人,他就想到文倩在他眼前死去。

而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明宇,我承认姐姐姐的死责任在我,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五年来你对我的伤害,不比她的死轻松多少?”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情愿当时死的是自己,这样不管是自己还是嫣嫣也不会活的这么煎熬。

“呵呵!杀人犯也会痛苦吗?你还真会演。”顾明宇甜蜜的在肖筱额前印了一个吻。

肖筱似软成一潭春水倒在他怀里,还故意拉低胸口的领子,露出一大片春光。

白暂似羊玉脂的肌肤,任何男人都会血脉喷张。

墨文希紧紧皱起眉头,强敛心中阵阵刺疼。

声音淡然且冷漠:“让她滚!”

肖筱眼睛瞬间红了,楚楚可怜的看着顾明宇,那模样,是个男人都会产生保护的冲动。

而顾明宇却没有安慰她,只是出人意料的整理着身上的衬衫,这才淡淡转过头来看了墨文希一眼:“墨文希,拈量清自己的身份,顾太太的位置今天是你,明天也可能是别人的。”

“至少现在是我,你在外面怎么瞎搞我管不了,可这里是我家。”

顾明宇最讨厌墨文希这副不喜不悲刀枪不入的样子,文倩死的那么惨,凭什么她可以活得那么安逸?

他优雅起身,190的身高足足高了她一个头,此刻更像一个王者俯视着她,“如果受不了,你可以离开。”

“呵!我离开?你做梦!我到死也会占着顾太太的位置不放手。”她语气听不出情绪起伏,冷漠精致的五官惊艳到出尘。

顾明宇的愤怒一下被刺激到顶点,下一刻用力钳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墨……”

“妈妈……妈……”嫣嫣站在楼道囗,灵动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却又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顾明宇心猛的一怔,阴鸷的眸子瞬间柔和了下来。

墨文希挣开他,跑过去抱起嫣嫣:“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

顾明宇受不了这种画面,侧过头对坐在沙发上肖筱:“让司机送你回家,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好。”肖筱挑衅地看了墨文希一眼,正准备吻顾明宇,却被他巧妙的避开。

肖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却不敢发作,因为她知道惹怒他的后果,自己承担不起。

墨文希一直静静看着他,心头一暖,他终究是顾忌孩子的。

他不爱她,只要自己爱他,而他爱他们女儿就够了。

第四章 轻一点

    第一次顾明宇和墨文希躺在他们的婚床上,他们之间隔了一条银河系那么远。

可这对于墨文希来说,只有感激,她说:“谢谢你,谢谢顾忌嫣嫣的感受,谢谢……”老天能让我在今生遇上你,能和你结婚,能和你共同孕育一个生命。

她则头看着他,昏暗的灯光打在他深邃的五官上,帅得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顾明宇也看着她,他看到她眼中对自己的痴迷和感激,声音柔和了几分,“如果文倩不是因你而死,如果不是你明知道我和文倩要结婚,仍一意孤行的要生下孩子,我们也不会有今天,因为一个意外,让另外一个意外发生,墨文希我们从一开始便是错的。”

意外?

他喝醉酒和她一夜情是意外,有孩子是意外,姐姐的死也是意外,可她爱他不是,从十年前他不顾自己淋湿非要把伞给她,她就爱上了他。

就是在知道他和姐姐在一起了,也从没间断过,只想着在心里偷偷的爱他。

她则过头,微笑地望着天花板:“我爱你,不是意外,不管今后日子有多苦,我依然爱你。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能剥夺我爱你的权力。”

话落,他猛然翻身压在她身上,钳住她的下巴,眸中凶光无限:“特么,我最大的不幸就是你爱上我,如果你不爱我,文倩也不会觉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威胁,更不会有那一幕发生!”

墨文希心中一阵刺疼,眼眸中的色彩瞬间变得暗淡无光,他还是不肯放下?

先前所有的奢望全化作泡影。

呵呵!

原来一直是自己在奢望!

顾明宇最恨她此刻这副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可明明文倩才是最惨的那一个。

他猛的撕掉她的睡衣,蓄足了力贯穿她。

墨文希承受不住:“啊……轻一点……”

五年来除了那次醉酒,他一次也没碰过自己,时隔今日他再碰她,却是带着无尽的仇恨与暴戾。

心房痛的厉害,像泡在硫酸里一寸一寸被腐蚀般。

顾明宇不管不顾,似打桩机般贯穿她。

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以及女人被撕裂的哭叫声,男人肆放的低吼声,都在告诉她,他有多么的恨她。

墨文希的哭喊声的传入只有一墙之隔的嫣嫣耳中,她的身体在颤抖,身体卷缩成一团,整个人像是沉侵在极大的恐惧中。

墙那边的声音很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她再也抗不住了。

“哇……妈妈……”

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墙的另一边,顾明宇听到哭喊声猛然停止动做抽身离开,他怔怔地看着床上被折磨的浑身青紫不停抽泣的女人,心中一阵刺疼。

墨文希也听到了嫣嫣的哭声,她强忍着被拆后重组般疼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随便穿一件的衣服就往嫣嫣的房间跑。

当她看到缩成一团在床上大声哭泣的她时,心像刀绞一样疼的不能自己。

她抱紧床上的嫣嫣,慌乱的不知所措:“嫣嫣不怕,不怕,有妈妈在……”

嫣嫣紧紧抱紧她,声音在颤抖,“刚刚他是不是打你吗?”

第五章 你是杀人犯

她用的是他,而不是爸爸。

墨文希心头一紧,连忙解释,“不是,嫣嫣猜错了,妈妈刚刚肚子疼,嫣嫣不要怪爸爸,他没有打妈妈,他没有……”

这四年来,墨文希不管被他伤自己多深多痛,她从不在嫣嫣面前说一句他的坏话,反而不断在她心里把他竖立成一个伟大的父亲形象。

可嫣嫣毕竟是有思想,比同龄人成熟的孩子,她能感觉出这中间的不寻常。

她知道自己多年的努力就快要被他崔毁了。

“真的吗?”嫣嫣稚嫩的声音带着不确定,她抬着头望着她。

“真的。”

嫣嫣小手贴在她的肚子上揉了揉,“嫣嫣给妈妈揉一揉就不疼了。”

墨文希心头暖暖的,眼睛酸涩的更厉害了,她的下巴在嫣嫣头上蹭了蹭。

“妈妈不疼,妈妈开心,嫣嫣在心疼妈妈。"

她紧紧的抱着她,仿佛抱住了她的全世界。

半小时后,嫣嫣的抽泣声越来越弱,眉头却仍像打了结一般皱在一起,她在梦中呓语:“妈妈,哪怕全世界的人不爱你,嫣嫣爱你,嫣嫣疼你……”

嫣嫣的呓语声一下子击中墨文希内心深处的柔软,她抱嫣嫣的手变的更紧了,身体抖成了筛糠,眼泪泛滥成灾。

门外的顾明宇一直未走,他就站在门口,里面的哭泣声和对话声一字不落的传入他的耳中。

他心头的那种狂躁感,不管他如何压,却怎么也压不住。

四年来,回家的次数不到十次,每次都带了女人,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她,折磨她。

让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报复的快感。

可今天这一切似乎都变了,他找不到那种快感,反而有一种莫名的罪恶感。

他逃似的冲出这个五年来他一直不承认不屑回来的家。

外面的空气很冷,冷风从他的皮肤表层刮进他的心里,凉凉的,难受极了。

他去了酒吧,平时能让他忘记痛苦地方,可现在让他感到厌恶。

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这四年来,在他面前倔强不服输的画面。

妖艳的酒吧女郎找他来搭讪,被他一个眼神慎开。

平时他是最喜欢和这些女人暧昧不清的。

可今天一再的出现反常。

他觉得的自己是病了。

因为文倩的死,他得了相思病。

翌日。

墨文希起床,发现嫣嫣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下床去找,没找到,听到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敲打声。

“嘭!”

剧烈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

“啊……妈妈……妈妈……”

墨文希心中闪过可怕的念头,飞一般的冲进这厨房。

只见嫣嫣左手红红的,地上水洒了一地,青烟撩绕。

她赤脚踩在滚烫的地面上抱起嫣嫣,她给嫣嫣冲冷水,抱着她往医院跑。

半路上她打电话给他:“明宇,不好了……不好了……”

“等下再说,我在开会。”

墨文希看着手里一句话没说完,就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助的想大哭一场,嫣嫣用另一只没被烫的手帮她擦眼泪。

“妈妈别哭,嫣嫣不疼……不疼……”可她的眸子一直蓄满了泪水。

墨文希强撇回眼框里的泪水。

到医院她又给他打了电话,可是他已经关机了。

医生帮嫣嫣处理伤口,嫣嫣好几次疼的要哭,却硬是没哭出来。

二度烫伤,右手手肘以下有一半的皮肤全被烫到。

墨文希在旁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恨不得自己代她疼。

处理好了伤口,她抱着嫣嫣到病房,嫣嫣董事的冲她笑了笑说:“不疼。”

墨文希宠溺在女儿额头上印了一吻,“嫣嫣,疼就说出来,不用忍着。”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