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我的女友是巫女小说_蒋辰巫司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我的女友是巫女》是由“巫女的男人”所著,故事的主角是蒋辰、巫司祝,我叫蒋辰,一天晚上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可能是厌恶或者其他的什么情绪吧,我没有做到一个医者的操守,后来她出事了,再后来她/它缠上了我。

我的女友是巫女小说_蒋辰巫司祝在线阅读

第一章:

网络上有一句流行语说是劝人学医天打雷劈,这句话虽然有调侃的成分在内,但总归还是有些道理的,在国内学医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出来的时候普遍年纪较大,而我,就是在读博士那年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煎熬离开了学校。

没读博士的我自然没办法去大医院上班了,毕业之后我便自己找了一个诊所上班,地方虽小,但是也过得还算是舒心,唯一不好的就是这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值一段时间的夜班。

这一天又轮到我值夜班。

诊所附近虽然有好几个小区,但都是刚建好,几乎没什么住户,十点以后就再也没人过来了,就这样差不多到了快十二点左右了,卫生室的门却忽然被敲响了,接而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个较小的人影闪了进来。

我仔细一瞧,发现进来的是一位看上去约莫只有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她身材较小很是可爱,背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包,两手交叉握在身前,眼睛虽然很大,但看上去却是有些闪躲。

“有什么事么?”我起身含笑问道。

“那个…我…你们这里能不能打胎?”

一听这话我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这女孩看上去才十八九岁的年纪就要打胎,而且最坑爹的是还是大半夜的一个人过来。虽然现在男女朋友交往都是自愿正常的,但是作为一个女孩,自尊自爱还是很重要的,就算是要做也要戴套不是!

“不能,我们这里只是个小诊所,打胎请去正规医院。”我很是利索的拒绝道。

女孩怔了怔,怯生生的说道:“不是很多诊所都是能打胎的么?”

“不好意思,我们是正规诊所,你说的那都是黑诊所,我们是不做这个业务的,你想要打胎还是去医院看看去吧。”

女孩急忙摇头:“不行,我爸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打死我的,我求求你了,你不是医生么,肯定有办法的!”

“这我真没办法,我们这里不能做堕胎手术,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去找这孩子的爸爸帮忙吧!”

女孩垂下了头,低声道:“没…他没有爸爸。”

“没爸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心中涌起一阵不好的念头,这女孩不会是被人给强暴了之类的不敢跟家里说吧?

“就是没有……”

“那你这孩子是怎么怀上的?你是遇到什么坏人了?”我试探道。

“没有就是没有!”这女孩有些赌气道。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她肯定是不是遇到什么坏人了,这是在跟那渣男赌气呢!

我已经失去而来耐心,“你这胎我是真的打不了,你要是不想做打胎手术怕被发现你可以去找人开个堕胎药药流,看样子你现在怀孕的时间也不长!”

“你们这里没有么?”女孩再次追问。

“有!”这话我是习惯性的脱口而出,但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妈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么,我立马补救道:“但是这药也不是能随便吃的,你得先检查过后才能吃。”

这女孩立马打蛇随棍上,“那你给我检查。”

“我不会。”

我说谎了,其实我是会的,因为我大学学的就是妇科,虽然已经出来一段时间,但业务还算是熟练的,不过我们这里没什么机器,能检查的东西也是很少。

“你会!”女孩似乎是猜出我在说谎,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道:“算我求你了,我有钱的,只要你帮我打胎我就给你钱,一万够不够!”

这女孩伸手在包里一阵乱摸,竟然还真掏出一大叠钱放到了桌子上,瞧这样子这女孩还是个富家子弟!

我还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摆了摆手道:“这不是钱的事情,你看我们这里环境也很简陋,检查的机器之类的也没有,而且你也应该大体能猜到这检查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你就没什么顾虑么?”

“病不讳医么,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们医生眼中不是不分男女只是病人么!”

“再说了环境简陋些也没什么,你只要做好了卫生就行!”

我不知道小女孩是因为着急才说出这种话,还是真的就是觉得如此,病不讳医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但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这女孩的一句话倒是又让我对她提升了一些好感度!

但我还不至于就因为这句话就答应了下来,这事要是做了以后后患无穷,谁知道这女孩以后会生出什么别的心思来,只要她到时候改口乱说,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再次拒绝,可这女孩依然不依不饶的纠缠我让我帮着检查,被逼的急了竟然也出狠招了,她竟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帮着检查她就要报警说我要强奸!

我无奈道:“咱俩无冤无仇的你何必非要为难我?这种事你不是应该去找这孩子的爹么?”

“对不起,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求求你帮帮我吧,我知道你心中有顾虑,但你放心我出去之后肯定不会乱说的,我现在已经有路可走了,你要是不帮忙那我就拉个垫背的!”

这女孩又是威胁又是哀求,我脸上一阵阴晴不定,自知今天这事肯定不能善了了,看着这女孩因为害怕焦急而惨白的脸我终于也是心软了!

“算了,那我就帮你检查一下,合适的话你就拿药回家吃了。”

我之所以答应也是觉得这女孩有些可怜,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我觉得我要是在不帮忙的话她走上歧途的可能性很大!

听我终于是答应了下来这女孩露出了些许笑容来,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龇了出来,显得尤为的可爱,我心中忍不住又骂了几句这个拱了大白菜的那个大猪蹄子!

“进来吧。”这里没什么医疗器械,检查的话也只能做最常规的检查。

“把内裤脱了躺下吧。”

虽然这女孩嘴上说着病不讳医,但真的做起来还是有些扭捏的,磨蹭了好半天这才脱了内裤到床上躺下。

我在她的对面坐下,然后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人家都已经这样相信我了,我也不能辜负人家的信任才是。

检查很快便开始了,虽然我已经极力忍住自己的心思了,但真正的看过去之后心中还是有些异样的心思的。

我之前实习的时候也见过一些,但大多都是一些中年妇女的,跟眼前这小女孩的完全不同,那里粉粉嫩嫩的,就连毛发也很是稀疏。

女孩的腿在不停的颤抖,看的出来她也很是紧张,我带上薄膜手套开始检查,当我靠过去的时候女孩的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了。

我极力稳住心神,把自己那些杂念压下去,然后心中还不忘了吐槽自己一句作为一名医生这医德修炼还不够到家啊!

检查进行的很顺利,这女孩没什么妇科病,可就在即将要结束的时候,我的手指却触碰到一点点类似于薄膜的东西!

第二章:

这一下我如遭雷击,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这应该是女孩的处女膜!有处女膜的话这无疑代表她是一个处女!

处女怎么可能怀孕呢?她又不是圣母玛利亚!

我反复确认了好几次,这应该是处女膜无疑了,这下我心中各种念头纷纷涌出,历史上确实是有过好像在处女膜还在的情况下怀孕的,那是因为处女膜并未是严丝合缝的,她是有一个小孔的,精子确实可以从这里边溜进去,但这种情况比起重亿元大奖都难。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女孩是修补过处女膜的,至于她为何如此做,那这其中的文章可就多了,但不管是那种,眼前这女孩都没有之前我看到的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我心中已经升起了一股火,感情这折腾了半晚上我竟然被这女孩给戏弄了,我的好心简直都是喂了狗了!

我把手套一摘然后把这女孩给拽了起来,“你这检查我做不了,你还是走吧!”

“怎么了?刚才不是检查的好好的么?”女孩起身有些不解道。

“没有机器辅助不好检查,你还是换家别的诊所吧!”

我不给这女孩解释的机会,以最快的速度打发这女孩离开,这女孩本来就有些害怕,被我这么一弄唯唯诺诺的被我推搡出了诊所!

我目送女孩离开,我现在心情乱的很,自然也没什么看剧的心思了,正打算坐下喝杯茶缓缓,外边却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夜晚中听起来却是格外的刺耳,我手中端起的茶杯被我猛然放下,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惴惴不安的情绪来!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前,待看到外边的情况之后我不由得呆愣了两秒,这才反映过来全力冲了过去。

在路口处刚才被我赶出去的那个女孩正躺在地上,她的身旁有鲜血流出,而不远处有一辆车正在仓皇逃窜!

肇事逃逸,我此时也顾不得去记这辆车的车牌号了,这边到处都是监控,到时候肯定能找到这车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救人要紧!

我冲到这小女孩的身旁,她此时的状态很是不好,虽然还有些气息在,但明显的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车祸之后是不能随意挪动的,因为体内可能有断裂的骨头就抵在某一处脏器上,稍微一移动很有可能会让她伤上加伤!

我打了一个120。我想要跑回去那些东西给她做个应急的急救,但我又怕回去之后这边又有车过来看不见造成二次伤害。

纠结了一阵之后我决定还是在这里等着急救车过来,我当时学的是妇科,对于外科的急救并不怎么精通,与其瞎弄,不如等在这里。

我试着去唤醒了一下这小女孩,但她却丝毫没有反应,看着她不停的微微抽搐的身体,我心中也有些不怎么好受,或许刚才我不应该着急把她赶出去,要是再晚些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出现这等惨剧了!

急救车很快就来了,有专业的医生过来把这小女孩给弄上了救护车,这女孩现在没人照看不行,我一咬牙就回去把诊所的门关了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医院。

女孩很快被推进了急救的门诊,而我则在走廊中等着。

女孩的东西都留在外边,我试着拿出她的手机想要通知她的家人,但是她的手机上有密码锁打不开,看来只能等到时候警察过来再说了。

在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报警了,警察同样也来的很迅速。我把之前的情况一说,他们了解了下情况之后便派人先去展开调查了,我因为还得守在这边所以也没办法现在就带我回去录口供,女孩的手机也一并被带走,警察那边有能打开这密码锁的人,正好可以联系她的家人。

接下来就是漫长而又煎熬的等待,我在急诊外边的长椅上坐立难安,一样跟我等在这里的一位警察劝我淡定一些,但我怎么可能淡定的起来!

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急诊室的门才被缓缓推开,几位一脸疲惫的医生走了出来,我二话不说急忙冲了上去,“医生这人怎么样看了?”

领头那医生叹了口气,“对不起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大人没保住,孩子也没了,您节哀。”

我心中一怔,急声道:“你说什么?她有孩子?”

之前的检查我是清楚的看到她还有处女膜的,我就是因此才把她赶出来,但现在这医生却是告诉我她真的有孩子!

“怎么你不知道么?她确实已经怀孕了,而且时间也不短了,已经一个多月了,怀孕的初步症状已经有了!”

我强忍下心中各种繁复的心思,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我并不是她的家属,只是碰巧看到她出事就把她送了过来。”

“这样啊。”一听这话这医生便不怎么愿意搭理我了,而是跟也站过来的警察道:“你们这边尽快通知家属吧,尸体是你们带回去还是先暂存在这边?”

“我们带回去吧,就不麻烦你们了。”

“那也行,正巧最近太平间的位置也有些挤。”

几位医生就此离开,我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静,这女孩竟然真的怀了孕了,那她之前跟我说的应该不是说谎,她是真的怀孕了!

那处女膜或许是后来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去补的,我当时实在是不应该就这样恼怒之下将人赶走,如果我多些耐心,或许今日的事情就将改写!

“蒋先生你没事吧?”警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自责。

我勉强笑了笑道:“没事,就是人死了让我有些一时间难以接受。”

这警察点了点头,“这边的事情会有同事过来处理,蒋先生还是跟我走一趟吧。”

警察的话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客气的感觉,看来我这一连串的反常反应应该是让这些警察对我起了些疑心了!

也难怪,如果我只是单纯的见到了车祸把人送了过来,完全不会有刚才的这种反应,其实刚才这些警察询问我的时候我把事情实话实话了,但对于检查的那项我却选择了隐瞒,因为这实在是不好解释,虽然我确实当时对这女孩没什么别的心思,但只要我这么说了,警察肯定不会这么以为的!

我跟警察说这女孩过来跟我们打胎药,我这边并不怎么愿意卖给她,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我才勉强给了。

我说的话跟刚才的反应有很大的出入,也怪不得这警察起了疑心了,看来接下来我再说话就得小心些了,现在那肇事逃逸的鬼儿子没有抓到,我可别一个不小心背了这黑锅!

临走之前我又看了眼那急诊室的门,可就在我转世的时候我的眼角却忽然瞥见那急诊室的玻璃上似乎有一个人影!

第三章:

我被吓了一大跳,急诊室的玻璃都是毛玻璃,就算是里边还有没出来的医生那我也不可能看到人才是,我大着胆子仔细瞧了过去,玻璃还是玻璃,并未发现什么人影,我暗骂自己一句可能是自己精神太过紧张了,就跟警察一起出了医院!

等我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天大亮的时候了。

警察果然是对我起了疑心了,他们对我不停的盘问,我被问的都有些精神崩溃了,差点儿就把检查这件事给交代了出去,好在天亮的时候肇事逃逸的那孙子竟然被抓到了,警察这才把我给放了出来!

但我还是被要求这段时间不准离开本地,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要等警察的通知,看来他们还是对我有所怀疑。

出了警局之后我给诊所的老板打了个电话,得知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之后他告诉让我先回去休息,早晨就不用去诊所那边报道了,等到今天晚上的时候再过来值班就行。

我现在已经心力交瘁累的不行了,早就想回去休息了,甚至连早饭我也懒得吃了,便直接回到家中冲了个澡躺倒了床上。

可回来之前困的不行,但现在躺倒床上之后我反而有些睡不着了,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那个女孩的音容笑貌来,搞得焦虑的不行,再这样下去我怕自己就要崩溃了,便索性起身吃了片安眠药。

药效袭来之后我终于是昏昏沉沉的睡去,但这一觉我也没有睡安生,做了许许多多的乱七八糟的梦,等我起来的时候浑身就跟被人用铁锤打了一遍一样到处都是酸疼。

外边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我勉强从床上起来,早知道会这样我当时就应该跟老板请假的,但现在的请假已经晚了,这个点儿马上就要换班了,我临时在请假也有些过意不去。

我打算去浴室冲个澡,可这刚一脱了衣服进来我便被吓了一大跳,浴室镜中的自己憔悴不堪,但最然我赶到吃惊的是我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上有很多的青紫色的印子,我伸试着按了一下还有些疼!

这些印子就好像被人打架之后留下来的一样,难怪我感觉身上有些酸疼呢,看来不是空穴来风,这些印子难道是我睡着的时候在床上乱滚自己弄出来的?

想来想去我也就只想到一个这样比较合理的解释,我的床上除了睡觉的东西之外还有不少的杂物像是书本之类的,如果没意识的乱滚的话或许真的会压出一些这种的印子!

……

洗过澡之后我便换了身衣服下去吃了顿饭,或许是一天都没吃饭了,我这饭量也是大了不少,不到二十分钟,两大碗面就被我给吃了下去,老板还笑着问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如此能吃!

到诊所的之后正巧赶上换班,别人都已经走了,只有老板还在这边,他瞧见我进来之后有些担忧的问道:“小蒋你没事吧:看起来有些憔悴,要是不行的话我安排小刘过来值一晚上班,你先回去休息休息?”

“谢谢李哥。”我摆了摆手道:“没事,都这么晚了在安排刘哥过来也不方便,我能行的,您就放心吧。”

“那也行。”老板李哥也知道这时候在安排换班不好弄,便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蒋啊世事无常,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我们这做医生的更加应该明白这一点,你要想开些,别因此就钻了牛角尖,那不关你的事情,要遭受良心谴责的也应该是开车的那个畜生!”

“我明白!”

这话说的有些言不由衷,如果故事是正常发生那我确实不用遭受什么良心上的谴责,但是那天晚上的真实情况却不是像我描述的那样,那女孩的死我是要付一定的责任的,如果我没那么草率的就赶人走,或许结果便不是这样。

李哥走了之后我便按部就班的开始工作,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人特别的少,李哥走了之后就没人过来了。

坐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接起来一听正是之前那个接待我的警察,他告诉了我两个消息,一是那个女孩的家属已经找到了,并且来把这小女孩的尸体给接走了,他们好像要追究我的责任,通知我有了心理准备,早点儿准备一下对我有利的东西。

我并不打算做什么准备,这小女孩的死确实跟我有关,如果她的父母让我赔钱,那我一定会在自己最大的能力范围之内赔偿的!

这第二个消息来得就让我有些振奋了,那肇事司机今天死在了警察局那边,这人死的很是蹊跷,就在看守室当中诡异的挣扎了一阵就死了,现在警察那边也是焦头烂额的,有人死在了他们那边,虽然是个犯罪嫌疑人,但一样很难跟外界解释!

至于这人的死因警察那边也在追查,但他的死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快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种事还是来的最为痛快的!

人都已经死了而且也认罪了,我的嫌疑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或许是有,但那边出了这么档子事警察也不愿意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便告诉我,我的禁足令已经自动取消了。

高兴之余我便起身泡了杯茶,可这茶水还没喝完,我便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等我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午夜了。

这个点儿了几乎已经没什么人来了,我便打算起身从办公桌上转移阵地到沙发上。

“砰砰砰……”

还没等我起身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心中暗道这还真是邪性了,这么晚了竟然还真的有人来。

“请进。”我重新在办公桌上坐下。

可等我看清楚来人之后,我却蹭的一下又从坐上上跳了起来。

第四章:

来的人身材娇小,身上背着一个小包,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可在我的眼中,这却像是最为恐怖的梦魇,因为这正是昨天晚上那个被车撞死的女生!

难道我在做梦?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钻心的疼痛告诉我自己并未做梦,可眼前这女孩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死后化成厉鬼来找我索命了不成?此时此刻我这个学医很多年的唯物主义者的心都开始有些动摇了。

这女孩噗嗤一笑:“医生你这是怎么了?没事抽自己巴掌干嘛?”

她还说话了?我心中惊惧不已,颤声道:“你…你来…做什么…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

我话还没说完,这女孩忽然凑了过来,然后做出一副害羞而又带着些许害怕的神色小声道:“那个…我…你们这里能不能打胎?”

我心中一怔,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昨天晚上那女孩进来之后也是先说了这么一句,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自己要疯了,正想质问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装神弄鬼,但这话到了我嘴边却忽然变成,“不能,我们这里只是个小诊所,打胎请去正规医院。”

这句话同样是我昨天晚上所说,我已经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的身体还不听我的指挥了?

接下来我就想看电影一样看到这女孩跟我重复着昨天晚上的对话,最后在这女孩的不断纠缠下,我开始松懈,然后答应帮她检查!

可等我跟着这女孩一起走进里边的房间之后异变陡起,这女孩忽然转身冷冷的看着我,本来十分可爱的脸上开始渗出点点的鲜血来,眨眼间便从一个可爱的女孩成为了一个血人!

“既然不不帮我打胎为什么要帮我检查?”

这女孩用一种十分渗人的犹如刀锋划在玻璃上一样的声音来质问我,我身体已经抖如筛糠了,我想要求饶想要解释,但这些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女孩的背部忽然涌起一阵阵黑雾来,一个巴掌大小的人影在女孩的肩膀上成型,这黑色的小人发出一声类似于夜枭的怪笑声,然后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阵阵低语,全是杀人凶手四个字!

这声音犹如魔音灌耳,从最开始的我还想要申辩,到渐渐的我自己也认为自己成了一个杀人犯!

化成血人的女孩阴笑着朝我靠近,“既然你是杀人犯,那就该给我偿命,死来!”

女孩伸出两只血手恰到了我的脖子上,我逐渐感觉到窒息,但却生不出一点儿反抗的心思,非但如此,这样我反而还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就在我意识逐渐要模糊之际,我的身上不知从何处忽然涌出了点点金光来,这女孩和那黑色的小人在接触到这些金光之后犹如被高温灼烧了一样骤然间退去消失,而我却猛然跌倒在地开始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意识逐渐回归,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只要我在晚点儿醒来,我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把自己给掐死!

自己掐死自己这种事在医学上几乎是做不到的,在关键时刻人的一些反应是不会遵从大脑的意识的,但我有一种感觉,刚才要不是我及时的清醒过来,我真的会把自己给掐死!

我瘫倒在地上,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怪梦,可等我看到桌子上那被我拿出来的避孕药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就算是做梦的话我也不可能会把这东西也拿出来,难道那女孩真的化成了厉鬼来找我索命了?

可这几十年的教育都告诉我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纯属无稽之谈,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却不是简单的一个梦可以解释的!

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去洗了把脸清醒一下,洗脸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自己手上一直戴着那串檀木珠子却是碎了一颗!

这串珠子是我一个好哥们送给我的,这家伙当时还告诉我说这边是从西藏那边求来的天珠,能保佑我之类的云云,我当时也没往心里去,但这串珠子的造型着实不错,我便一直戴在了手上!

看到这东西之后我心中一动,我那哥们天天倒腾的都是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这事说不定可以问问他。

可等我拿起电话之后我又开始犹豫了,平日当中我俩没少因为这种事争论过,作为一个新社会的好青年,我自己对他搞的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现在我这个电话打过去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可等我想到之前那恐怖的情景之后我还是服软了,妈的脸面哪有小命重要!

我抄起电话就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一道略有些猥琐而又带着粗重的喘息的声音,“妈的老蒋你每次打电话都不是个时候!”

我嘴角微微一抽,对于老蒋这个称呼我是很抵触的,毕竟很多人称呼民国时期的那位也都是这个称呼。

听他这声音我就知道他没干什么正事,这要是放在之前的话我肯定还会几次调侃他几句,但这次我哪里还有这些心思,“我有个事情想问你。”

“啥事快说?”

“那个……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哈?”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笑声,“老蒋你这话问的,你不是一直不信这个么?怎么着这是遇到事了?”

我犹豫了一下之后低声道;“我这边确实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听这话他的声音顿时严肃了几分,“你先说说到底怎么了?”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那边沉默了一阵之后道;“我现在在外边进货回不去,你这事不小怕是拖不到我回去,这样我,我给你个联系方式,你明天去找她一趟,她在这个圈子里是有些名气的,她应该能帮到你,我这边顶多三天就回来!”

我忍不住吐槽道:“你这家伙天天跟我喊哥们义气,现在遇到事了你还进个毛的货!”

他嘿嘿笑道:“这不是没办法么,这批货对我很重要,你放心吧,有那美女在你肯定没事的,记得明天一早就过去,今天晚上你就在这诊所待着哪里也别去!”

……

他又交代了几句之后就把电话给挂了,我看着手机上他给我的那个地址,心中也是思绪万千!

是个美女?

难道是个神婆?

第五章:

我在诊所门口蹲了一夜,实在没勇气独自呆在里面。

不管我心里愿不愿意相信,那个女孩显然是变成厉鬼,要向我索命了!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在焦虑,恐惧,无奈,各种情绪中渡过,我的手始终没敢离开那串佛珠。

好在,后来再也没有什么怪事发生,让我由衷的松了口气。

李哥第二天过来上班的时候,见我在地上蹲着,身前满是烟头,十分无奈的把我拽起:“小蒋,你在门口呆了一晚上?唉,那女孩......算了算了,我给你放几天假。什么也别想,就给我好好放松放松,明白了没有?”

“李哥,谢谢你!”

我感激的点着头,本意也想打算向他请几天假,就没有推辞。

李哥摆摆手,带着我进去交接了一下工作。

之后,我心不在焉的婉拒了他送我回家的好意,魂不守舍的离开诊所。

因为诊所上班的时间比较早,此时才六点刚过,天还阴沉沉的黑着。我就打算先回去冲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等天亮了再去找地址上的人。

可是,就在我转出诊所所在的小区,往家里走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

但回了好几次头,只看见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正在揉着眼睛往前走,再也没有其它东西!

我全身冰凉,如芒在背:又是那个女孩的鬼魂出现了吗?

不敢再往下想,硬着头皮朝那几个学生走过去,在他们警惕戒备的目光中,心口怦怦直跳的一路尾随他们。

直到学校门口,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那种犹如梦魇般,沉甸甸压在心头的恐怖感觉,才总算消失了!

我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回头看看来时的方向,恍惚发现那个女孩在人群中一闪而过,又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妈的,当真是她!

当下,我浑身发毛的哪里也不敢去,就呆在学校门口一直等到天大亮,才火急火燎的拦了辆出租,急急报出了那小子给我的地址,催着司机快开车!

我此时一秒钟也不想多耽误,只想尽快找到那个神婆!

一路上,我都在向后窗盯着看,唯恐那女孩阴魂不散的还跟着我!

等最终确定她没追来后,心情不由变得复杂起来,脑中一个杂念接着一个的闪过:刚才跟着我的那个东西,真是女孩的鬼魂吗?

还有,那个神婆长什么样子?

现在这世道,装神弄鬼的人不在少数,她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见面后,我该怎么开口,直接说我被鬼缠住了吗?

胡思乱想间,司机把车突然一停,转头对我说:“老板,到了!”

我付钱下了车,天色已经大亮。

车外是条略显老旧的长街,我看了看手机备注上的准确地址,又抬头找了下。很快将目标锁定在对面一间小小的门市上。

这间门市非常古怪,通体贴着青色的瓷片,棱角分明,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青色的大盒子。只有一扇单页的红木门向外半敞着,而且非常窄,宽不到一米,却十分高,门框的顶部差不多快要够到房顶了!

站在我这个位置看过去,那扇门就像是一条长长的棺材板子,首先就有了几分不好的感觉。

门的左边,倒有块跨幅很大的落地玻璃窗。

可上边,却贴满了一些形形色色的宗教性东西。不仅有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各种黄色纸符,还有不少花花绿绿的布帆,十分眼熟。

我稍微一想,便想到自己家中也有这种东西,是曹安(也就是我那个好哥们)从西藏给我带回来的唐卡。

登时,心中的期待一下子烟消云散,暗暗骂道:靠,曹安那家伙果然靠不住!介绍的这什么人?

唐卡能跟纸符搁一起吗?这次估计得白跑一趟了,里边绝对是个不学无术,故弄玄虚的神棍!

我嘴角一抽,转身就打算离开。

然而,腿抬起后又不禁犹豫了:来都来了,就此回去好像有点说不过去?早上身后跟着的那东西,实在有点渗人!也不知到底离开了没有?

不如进去看看,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我转念打定了注意,抱着浓浓的怀疑,抬脚走了过去。

还没有动手去敲,门后就率先传来了一道冷淡的声音:“门开着,自己进来吧!”

我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勉强挤了进去。

门后直接挂着一张很大的红色厚布,上边用惨白的颜料绘着一个吓人的骷颅头,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定了定神,抬手掀开这层‘门帘’,身前豁然开朗了很多,出现了一个昏暗的大堂,里边的布局令人毛骨悚然,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宗教用具,琳琅满目,比外边橱窗的贴画还要驳杂。

而且,堂中既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除了那些东西外,只在中间腾着圈火苗的蜡烛,围城了一个圆。

一个女人,正盘腿坐在那圈蜡烛中间。忽明忽暗的光线,将她的脸映衬得阴晴不定,形如鬼魅,我头皮霎时就有些发麻。

这时,那女人面无表情的朝我看了看,平静的道:“你很害怕,对吗?”

我干咽口水,心道:这不废话嘛!这种鬼地方,谁来了都发毛!

她见我不说话,又非常古怪的笑了两下。

似乎是冷笑,颇为不屑的问道:“这次,又是谁派你来的?身上背负着阴子母煞,怎么,打算用它对付我吗?”

我顿时就有点蒙圈,大脑转不过弯:谁派你来的,阴子母煞,对付她?

她在说什么?

我一头雾水,索性不再去想,早早试探出她的真假,也好尽早做其它准备!

于是,就开门见山的说道:“这位美.....大师,你好!我是老曹,曹安介绍来的,他告诉我,你可以解决我这俩天遇到的一点麻烦!”

“曹安?”

这个女人的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曹安,脸上僵硬的表情明显松缓下来,问道:“你是曹安的朋友?遇到什么麻烦了?是身上的阴子母煞?”

我不知道她说的阴子母煞是什么,将信将疑的把对警方说的那一套,大致的给她讲了一遍。

她静静的听我说完,沉默了片刻,便对我说道:“你的情况比较麻烦,我问你,当时那个女孩是不是处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