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红缨头七_葬墓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葬墓师》的主人公是红缨头七,是作者“腹饥子”所著,讲述了我是洛爷捡回来的弃婴,除了和洛爷相依为命外,我还是钉坟匠一脉的唯一传人,所以人们都说宁被敲竹杠,别得罪坟匠,就是我这样的,然而,这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

葬墓师by腹饥子_红缨头七在线阅读

第1章 门挂双尸

洛爷,长福村的坟匠,我是从小跟着他长大的,十里八乡谁家死人了都要来找洛爷,求他去给钉坟。

所谓钉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为死者量身定制一套埋葬的方案,包括坟头选在哪里,方圆朝向如何,坟旋坑多高多宽,棺木如何讲究,死者如何入殓等等。

每一个人的死法和身前后事都不同,埋葬方法就不一样,埋对了以后全家诸事百顺,有一个地方出现偏差,难免就会有人遭遇横祸、鸡犬不宁。

所以我们当地有句话说:宁被敲竹杠,别得罪坟匠,如果谁家得罪了坟匠,只要他在这家的坟头去转一圈儿,保准用不了多久这家人肯定出事。

当然了,洛爷不是那样的损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受人尊崇,而我从小跟着他耳渲目染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真正钉坟的精髓,除了洛爷谁也不会。

我是洛爷捡回来的弃婴,除了和洛爷相依为命外,我对他老人家的钉坟之术十分感兴趣,想着跟他多学几年,等到出师之后也可以当上一名坟匠。

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和坟匠这个最向往的职业差点擦肩而过,洛爷死了,还是吊死在了自家门口的门框上……

事情还要从七天前说起,我们长福村最年长的老人九爷去世了,享年一百零八岁,按照我们这里的讲究,这么大岁数的人去世是老喜丧,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要笑,这是对死者的尊敬,但是洛爷却显得忧心重重,好像有什么难事一样。

我知道他在为九爷的下葬担心,因为百岁以上的老人去世以后,需要按照一种名叫地仙葬的方式去下葬,因为这么大岁数的人传说死后会被封为当地的土地爷,是地仙,虽然不知道真假,可葬式不能差。

洛爷准备好东西就去忙九爷的丧事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他并没有让我跟去,而且一忙就是七天七夜,这段时间里都没有回过家,本来我以为第七天九爷下葬以后洛爷就回来了,结果当天晚上根本没见到他的人影。

我在家里提心吊胆地一夜没睡,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因为为别人下葬以后洛爷都会疲惫不堪,当晚肯定要回来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才能恢复体力,可是今天却彻夜未归。

因为我和洛爷给人钉坟算是阴活儿,做阴活儿的人不走夜路,否则容易招惹是非,所以我也不敢出去找,毕竟我年岁不大,再被凶啊、祟啊什么的跟回来就惨了。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早上,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出去找洛爷,可等我推开门……

“啊!”我刚要迈步往外边走,抬头一看,只见两张扭曲的脸正圆睁双目地瞪着我,其中一个还吐着长长的舌头,吓得我大喊一声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等我再仔细看去,原来门框上吊着两个死人,用细麻绳勒住脖子一左一右挂在门框上,一个吐着长舌头,另一个紧闭着嘴,脸都变形了,不过从衣着和头型上可以看出来正是昨晚没有回家的洛爷,另一个闭着嘴,脸上没有表情,直挺挺地吊在那里,却是已经死了七天的九爷……

虽然说我平时见过的死人不少,可这么诡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吓得我两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后背不停地冒凉气,鸡皮疙瘩立马起了全身。

九爷身穿一身藏蓝色的寿衣,脸上全是尸斑,一动不动地吊在那里,他明明是死人,到底是谁把他吊在这里的,而且他身上还沾了不少泥土,很明显是从土里刨出来的……

洛爷是去替九爷下葬了,怎么现在会吊死在这里,尤其是他俩脸还都朝着门里,现在正和我脸对脸,吓得我浑身上下直哆嗦,当我看到洛爷的双手时,我才想明白了,九爷是被他从土里用手刨出来的,指甲里还满是泥土……

我壮着胆子站起来,一点点地朝洛爷蹭过去,虽然可以看得出来他早就没有了呼吸,可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挂在门框上,于是我打算把他抱下来,可刚蹭到他身前准备伸手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洛爷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我们接阴活儿的,如果失手丧命了,切记不要乱动尸身,一定要把阴活儿继续做完,才能把我们的尸体安葬,否则谁动谁就要走三年霉运,喝凉水都能呛死!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伸出去的手缩回来,战战兢兢地看着洛爷和九爷,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我从小跟着洛爷,没想到今天会阴阳两隔……

“洛爷是去摆地仙葬的,失手之后才会做出刨尸和吊死的古怪举动,想要把他老人家摘下来,就要先把九爷安葬,然后才能不沾染秽气,可是地仙葬我根本不会呀,这么高规格的葬式洛爷从来都没教过我,这可怎么办!”我急得冷汗都下来了,如果不能把九爷安葬,洛爷也就没办法取下来,难道说要让他一辈子挂在这里?

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外边闹腾开了,九爷的家人们发现了他老人家的坟墓被挖,连尸首都不见了,开始满村子叫人帮忙去找,这时候就有人发现了我家门口吊着的九爷和洛爷,没多大一会儿,村里人全都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祖爷,惊动您老,我们不孝啊……”九爷的家人见了九爷的样子,立马哭倒在地,有几个还想上来把九爷摘下来!

“停手,现在不能动他!”我见状不妙,赶紧冲出去把他们挡住。

“头七,你小子赶紧给我闪开,没见到我们祖爷在遭罪吗?”九爷的家人见我不让把人放下来,气得指着我大声喊道。

我不管他们怎么骂,用力把几人推开说道:“大伙儿冷静冷静,这次确实是洛爷失了手,所以才让九爷遭了罪,但是洛爷也惨死了不是,大家可想清楚了,坟匠失手以后任何人都不能动他们,否则就会倒霉好几年,后果多严重你们考虑清楚。”

我没办法了,只能利用洛爷的那点儿威严来吓一吓他们,否则真被他们把九爷摘下来,到时候长福村可就热闹了。

不得不说坟匠在我们这里还是很镇得住脚的,那些要上手的人听了全都不由得完后退了两步。

“那怎么办,也不能让九爷和洛爷在这挂一辈子吧!吓到小孩子怎么办?”这时候就有村民说话了。

其他人也都开始随声附和,也有的交头接耳指指点点,总之全村千八百人全都各持己见,说什么的都有。

不能让他们再这么乱下去了,我想了想抬手让大家先安静下来,然后大声喊道:“各位叔叔婶婶大爷大妈,我这些年跟着洛爷学了不少东西,大家如果相信我的话,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想办法把九爷和洛爷放下来,大伙儿先回去好吧,这些天就不要让孩子们到处乱跑了。”

听了我的话全村人都默不作声了,我知道他们对我说的半信半疑,连洛爷都死了,我又有多大的能耐可以把这件事情解决,但是有不信的也不敢直接站出来吼我,毕竟我也是半个坟匠,如果得罪了我的话,只要使点坏在他们家的祖坟上,那后果可严重了。

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人敢上来摘人,最后九爷的家人只能哭祭了一会儿就回家了,其他人更不愿意呆在这儿了,没多久就走了个干净。

“唉!这可怎么办,人是哄回去了,可这地仙葬根本就不是我能摆出来的,连需要什么东西我都不清楚啊……洛爷……”看着人都散了,想想我从小相依为命的洛爷,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转身刚要回去,目光一扫却发现洛爷的右手有点古怪,握成拳头一样,但是食指却伸出来指着自己的脚……

第2章 九迁九葬钉坟诀

“洛爷指着自己的脚干嘛?”我心里有些奇怪,走过去蹲在他脚下仔细观察起来,现在我已经顾不上害怕和难受了,如果洛爷和九爷这件事处理不好,我以后会很难在长福村立足,洛爷也难以安葬。

可是我凑到洛爷脚前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我可不敢扒开他的鞋子,那样只会沾染晦气,如果真像洛爷说的那样倒霉三年,估计我可要自身难保了,更别说处理他们的丧事了。

“为什么洛爷这次会失手呢,他以前可一丁点小错都没出过,再说了,就算出错他怎么会跑去挖开九爷的坟头,这里边肯定有事儿。”我想不明白,叹着气站起来,最后决定先到九爷的坟穴去看一看,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九爷的坟穴是几年前就已经选好的,我以前去看过,是整个长福村风水最好的地方,等赶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原本已经填好的坟头上被人刨出了一个大洞,洞的四周都是指痕,一看就是用手生生挖开的,而且这个洞很大,几乎刨开了坟头儿的一半儿,里边露出了一具楠木大棺,这具棺材可和别人的不一样,因为上边订满了龟甲!

看样子这就是洛爷为九爷特制的棺椁了,地仙葬果然有些不一样,我探头往坟坑里看了一眼,原来里边根本没有用青砖来砌坟旋,也就是类似于给死者围砌阴宅,而是用鱼嘴铲一铲一铲地挖出来的整座坟坑,四周的铲痕十分密集,而且错落有致,形成一层像鱼鳞一样的花纹,尤其是八根盘龙柱顶住的苍穹顶,上边挂着鱼精、虎爪等八宝,可想而知洛爷下了多么大的功夫。

“不行,这地仙葬太复杂,先别说这些东西按照什么方位和顺序摆葬,就是挖这坟旋子都是个复杂的技术活,唉,先回去再说吧!”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地仙葬式根本就不是我这样的半吊子坟匠可以摆出来的。

回到家以后我看着门口吊着的洛爷和九爷,他俩一动不动地吊在那里,四肢无力地垂在身边,再加上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没有,这情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可是没办法,该回家还要回家。

从两具尸体中间穿过去,房门关好后,我开始在家里翻腾洛爷留下的书籍,希望可以从里边找到一些解决办法,可翻来看去全是一些普通的殓葬方法,对于地仙葬这种葬式根本没有提及,甚至我会的都比上边记载的多。

我一直看到了半夜也没能找到一星半点有用的东西,只能无奈地躺到床上睡觉了,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我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脑袋里全是洛爷和九爷那两张扭曲的脸。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脑袋开始发沉,像是睡着了,隐约间感觉好像有人来到我床前,随手翻看了一下我旁边的那些书,好像还指着我骂了一声笨蛋,当时我睡得太迷糊了,除了有点纳闷以外任何感觉都没有,过了一会儿,我的脑袋里又胡思乱想了起来,不过这次却只是九爷的那只右手,那只指着自己右脚的右手……

“啊!”我越想越觉得诡异,大喊一声坐了起来,混身上下全是冷汗,连被子都被我踹到床下去了,可想而知我折腾得动静多大,可就是醒不过来。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平复好心情,抬头看看窗外已经天色大亮了,想了想以后还是决定到九爷的坟穴再去看看,希望可以结合我的学过的东西找到洛爷当时摆下地仙葬的办法。

结果等我一推开院门,心脏差点蹦出来,本来悬挂在门口的尸体只剩下了一具,九爷的还在,洛爷的却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圈儿麻绳挂在门框上……

“是谁!谁把洛爷摘走了?”我被吓坏了,洛爷被人摘走的话,肯定有人要遭殃,而且洛爷的尸身要是有什么损伤的话,可让我心里怎么受得了。

于是我疯了似的在村子里跑来跑去,挨家挨户找遍了,人一个不少,可就是没有洛爷的尸体,这些人只关心九爷,看他没事也就不上心了,我不行啊,无论如何都要把洛爷的尸身找回来,从村子出来转遍了附近的山坳,还是没有洛爷的影子!

“是谁把洛爷摘走了,难道就不怕沾染晦气吗,谁这么畜生,竟然做出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来!”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坐在门口旁的石墩上,看着门框上空荡荡的麻绳骂道。

无论我怎么想,全村人也没一个人有偷走尸身的嫌疑,这可让我奇怪了,我们这里相对来说比较闭塞,按说根本不会有外人来才对,难道说是洛爷自己跳下来的?

虽然说我跟着洛爷钉了这么多年的坟,遇到的邪性事也不少,可要说死人复生我是一百个不相信的,就连洛爷都说,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有邪祟可以害人,但也不外乎是一些缥缈的见闻,真正见到的根本没有。

我越想脑袋越乱,脑海里又出现了洛爷的那只手,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昨天一整天和梦里我都在想这个问题,可明明洛爷的脚上只有一只破鞋才对。

“难道说他指的不是自己的脚?”我越想越奇怪,于是走到洛爷昨天上吊的地方看了看。

门框下边是用青砖铺成的三层台阶,由于常年行走都磨得凹陷下去了,砖缝里都是结结实实的硬土,如果洛爷指的不是自己的脚,那应该就是这些青砖才对,可是这上边也没什么呀……

“不对,这条砖缝怎么没土呢?”我突然发现两块青砖中间的一条缝隙里空空的,根本没有被踩得硬硬实实的泥土。

我看着确实有点奇怪,回想一下洛爷的食指指的方向还真是这里,于是我趴下用手在砖缝里边抠了抠。

“还真有东西!”在砖缝下边半指距离的地方,我摸到了一个硬角,使劲往上抠了一下,那东西被我弄出来一点儿,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个黄纸册子。

见了这东西我心头一喜,如果洛爷用手指的是它,那肯定是留给我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会有解决这次麻烦的办法,于是我掐住册子的一角把它用力拽了出来,拍了拍上边的黄土以后,正面封皮上写着几个字:九迁九葬钉坟诀!

见到这几个字我心里一阵悸动,这绝对是洛爷的绝学精髓,里边肯定有地仙葬的摆法,应该是洛爷临死前想把这东西留给我的,让我可以学到他的真本事,再把他和九爷顺利安葬。

我赶紧跑回家关上房门,冲进屋子开始仔细研读起来,我这时候太兴奋了,眼看着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可是我却忽略了两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洛爷为什么会不见了,还有昨晚我昏昏沉沉的时候是谁骂了我一句笨蛋,现在我只以为那只是梦境罢了……

我趴到桌子上,翻开那本九迁九葬钉坟诀看了起来,结果这一看就放不下了,里边全是各种各样的迁葬和下葬的方法和禁忌,我这么多年来跟着洛爷学到的在里边只能算是一些皮毛,要找的地仙葬式也只能算是里边简单的一种,更复杂的还多的是,看得我两眼直放精光,但是当我看完以后,全书最后一句话让我瞬间紧张了起来:阅后必须把此书销毁,否则登时性命不保!

第3章 地仙葬

“不是吧,这么好的东西要我立马毁掉?”虽说我这人的记忆力超强,再加上我也学了这么多年了,很多东西一看就能融会贯通,钉坟诀里边的东西我看过一遍基本上都记住了,可是要让我把它毁掉还是有些舍不得。

但是在我从小到大的印象里,洛爷从来都没给我开过半句玩笑,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说我不毁掉九迁九葬钉坟诀的话会有生命危险,那就绝对错不了。

我咬咬牙找出打火机,把钉坟诀的一角点燃,然后塞到了灶膛里边,片刻间烧了个干净!

就在烟尘散去的那一刻,突然我混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好像正有什么东西看着我一样,让我毛骨悚然,这种感觉我以前只在山里遇到狼的时候才会有!

我赶紧回过身朝院子里看去,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有,我顺手把门栓抓在手里,小心地走出房门,探着头看了看,确实没人,也没什么其他东西……

“难道大白天的见鬼了?怎么可能!”我倒吸了口凉气,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过我知道绝对和洛爷留给我的那句话有关,如果我当时没把钉坟诀烧掉的话,现在恐怕真会遭受杀身大祸了。

我打开院门,在街上转了一圈又回了家,没有任何发现,现在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我心里开始感觉不对劲,先是按照我看到的地仙葬方法来说,凭洛爷的本事绝对不会出现纰漏,就算有什么小错误也不会让他上吊自杀那么严重,而且他还把九爷给挖了出来,这本身就说不过去,只能是说地仙葬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再有,为什么只是洛爷的尸体不见了,他还要在临死的时候给我指示九迁九葬钉坟诀藏在脚下,而且在钉坟诀上留下让我毁掉的字眼,却不告诉我为什么,甚至刚才我的那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太不寻常了。

“先把九爷下葬,然后找到洛爷,再慢慢查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猫腻!”我拿定主意从家里出来,然后直奔九爷的坟穴而去。

要把九爷下葬就要摆地仙葬,而地仙葬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不过还好在坟穴里都有,我来到这儿以后把楠木棺材上的龟甲都启下来,支撑穹庐顶的八根盘龙柱我没动,否则顶子就塌了,只是摘下了上边挂着的八宝,然后抱着一大堆东西回了家。

之后我找到村子里会打棺材的幺哥定了一副上好的楠木棺材,洛爷是附近有名的坟匠,家里有的是钱,所以买个楠木棺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根本不叫事。

接下来就是等着棺材了,门外的九爷因为死的时候就已经干巴瘦,所以并没有腐烂,而是被风干了,挂在门口忽忽悠悠的,只有他家的孩子们每天过来祭拜一下,现在全村人都在看着我怎么能摆出地仙葬,把九爷安葬入土,这次的阴活儿做好了,我以后就是大家心目里那个威严十足的坟匠,做不好,我就彻底没法在这里立足了,以后不会有人来找我钉坟,洛爷创下的威名也就扫地了。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唐突,毕竟我是第一次摆这么复杂的葬式,虽然说步骤和禁忌全都背得滚瓜乱熟了,可就怕中间出现什么意外。

第四天的时候幺哥把楠木棺材送到了我家,我让他先停放在院子里,然后让所有人都出去,因为我要做千龙纹鼎棺,也就是地仙葬中不可或缺的九爷的棺椁。

我把抱回来的龟甲从麻袋里掏出来,一块块儿按照大小个儿排好,大大小小足足近千块儿,有的只有硬币那么大,有的比巴掌还大。

龟甲准备好了,我掏出一支滑石笔在棺材上画了一些毫无规律的线条,之后又把那些龟甲一块块得钉在了棺材上边,整个过程进行得十分缓慢,因为不能钉错一块龟甲,否则整具棺材就废了,随着最后一锤落定,再看这副棺材,竟然有如披上了一层甲胄,而且每一块儿龟甲都严丝合缝,最让人惊奇的是,隐隐间可以感觉到一股寒气在龟甲上流动,上边的纹路竟然显得无比古朴起来,一副普普通通的棺材突然变得恍若仙物……

“千龙纹鼎棺,果然配得上这么霸气的名字!”我把手伸进棺材里,立马感觉里边冷飕飕的,如果九爷躺在里边,估计几十年都不会腐烂吧,地仙葬还真不是盖的!

总算用了一天时间把千龙纹鼎棺弄好了,休息一晚上后我拿着工具去了九爷家的祖坟,当初这里风水最好的地方已经被洛爷选中,但是破土以后就废掉了,所以只能重新选址,我看了看整个祖坟囊括的地界,最后选在了偏东南二十步远的地方,这里虽然不如大山大川那样风水极佳,不过也算是藏风聚气的好所在。

接下来就是钉坟了,也就是钉穴眼和挖八古转坟坑,钉穴眼是找到穴眼的位置把它钉死,那里将会是死者下葬之后的心脏和双脚位置,钉住了坟眼之后才能知道整座坟穴该怎么挖,朝向和尺寸怎样把握。

我把所用到的工具摆放整齐,然后拿起一只墨盒,从上边牵出一根墨线,仔细地栓在一根银针顶端,看了看四周的方位后将它插在脚下的一块石头上,说来也奇怪,看似坚硬的石头居然被银针很轻松地插了进去,就好像插豆腐一样,可见它们有多锋利,这可是洛爷钉坟的看家宝。

我用手牵着墨线,每走九步就在墨线上拴上一根银针插在脚下,在变换方位后继续牵引墨线,一共走了九九八十一步,九根银针被我以品字形全部插好!

然后我小心翼翼地端着手中的墨盒,轻轻咬破左手中指,滴了一滴鲜血进去,只见鲜血慢慢地融入到了墨盒中的黑墨里,接着把墨盒举高,轻轻一弹墨线,三滴紫黑色的墨珠从墨盒中沿着墨线滴了出来,慢慢地朝着品字形的那些银针飘去……

银针之间的墨线都是互相叠搭在一起,这三滴紫黑色的墨珠在中途接连拐了几个弯儿,分为一上两下,最后停在品字形银针中间,滴答一声落在了地上,三地墨珠象征着死者的心脏和双脚,也就是说这就是整座坟穴的穴脉,我走过去用三根棺材钉钉在这三弟墨珠滴落的地方,也就算是钉住了坟眼……

钉坟眼我跟随洛爷这么长时间早就练得滚瓜烂熟了,可是接下来的挖八古转坟坑可就有些难度了,昨天看到的洛爷挖的那座遍布鱼鳞的坟坑就是八古转坟坑,每一铲子要挖下去一寸二分厚,而且要一气呵成,单是用到的工具就有九种之多……

我把那些银针和墨线收起来,从工具里挑出一只尖嘴铲,看了看地上的穴眼后长吸了一口气,抬手向着心脏位置那滴墨珠旁边戳下去……

每一铲都准确无误,而且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在墨珠四周挖出一个八棱八角的小坑,然后开始把坑慢慢扩大,而且方向自右向左,就好像这小坑在地面上挪动一样,很快就转了一圈,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古怪的图案,再然后速度开始慢了起来,也把尖嘴铲换成了小一号儿的鱼嘴铲。

这种阴活儿叫旋,各地坟坑的旋是不一样的,最常见的就是挖个长方形的深坑,或者是用青砖垒砌,可这八古转坟坑可不一样,简直就是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我一直挖了三天三夜,连眼都没合,终于挖出了八古转坟坑!

“呼,终于好了,是时候去起尸了!”

第4章 山头立尸

起尸,就是把九爷的尸体装棺入殓,我收拾好东西朝家里走去。

自从学了九迁九葬钉坟诀之后,我已经掌握了地仙葬的摆置方法,把九爷安葬只是小菜一碟,不过这却让我更加心疑起来,为什么我都能摆好的葬式,而洛爷这种老手却出了问题呢,难道说这地仙葬的方法有问题?或者是有人给他故意捣乱?

当时洛爷七天七夜没回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要说地仙葬方法有问题这一点我可以否定,洛爷的所学那么渊博,有没有错误绝对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说有人捣乱……我还真不知道村子里谁有这个动机。

“不管它,先安葬九爷,然后发动大家去找洛爷的下落,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找不到这么大的一具尸体!”我想了想,使劲儿摇了下自己的脑袋说道。

我推算了一下时辰,让九爷家人第二天早上八点十五赶到了我家,先把千龙纹鼎棺抬到门口,斜着放到九爷的身后。

我招来一把柴刀,一刀把九爷脖子上的麻绳砍断,之所以用柴刀,是因为柴刀克木,不至于让我因为触碰了九爷的尸身而沾染晦气,九爷噗地一下落在地上,他的尸身已经有些干硬了,直挺挺地站在了地上,然后向后倒去,正好落在棺材里,九爷家的人赶紧把棺材放平,用棺材钉把棺盖封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一切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摔挖出殡,撒纸钱吹拉弹唱地把九爷送到了坟穴。

在按照我的要求把千龙纹鼎棺安放在八古转坟坑里之后,我把事先准备好的八根盘龙柱插在棺材周围,开始搭放穹庐顶。

九爷家人一通鞭炮的时间,我把穹庐顶平平整整地摆放好,坟穴里的温度立马降了下来,接下来开始封穴,我找来了七个二十三岁的壮小伙开始填坟封穴,没多大一会儿就封起一丈三尺高的封土,不过没有立碑,这也是地仙葬的规矩,地仙葬已成,九爷算是真正地安葬了。

“终于完成了!”我长出了口气说道,一直悬起的心总算放下了,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一股寒意顺着我的后背传到头顶,身上的汗毛不由自主地立了起来,这种感觉竟然和我那天在家里时的一模一样!

“谁!”我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朝身后一看,却发现我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是空旷的草地,可等我往远处看去的时候,吓得我两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原来在离我千八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包上站着一个人,直挺挺地立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两只大眼珠子死死地瞪着我……

“洛爷!”我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立马悬了起来,没错他就是洛爷,而且是死去的洛爷,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他还能站着!

我使劲儿揉了揉眼球,想看得再清楚一点,可是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山包上的洛爷已经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

“怎么可能,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山包上出现的是洛爷没错,他在瞪着我也没错,可为什么他还能活着呢,我绝对不相信洛爷能起死回生,如果说见鬼的话也不会大白天的跑出来吧。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两只眼睛看着那座孤零零的山包,心里边像油锅一样翻腾了起来,就连九爷家人和村里其他那些村民来给我道贺都没去看他们一眼。

虽然我现在成了和洛爷一样受人尊敬的坟匠,虽然我以后可以在长福村继续立足,可我心里却越来越慌,我想不明白洛爷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

“那天晚上指着我骂笨蛋的难道是洛爷?”我想起那晚模模糊糊中见到的那个人,后背不由地开始发麻,但是我使劲儿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摒弃了这种荒谬至极的想法,洛爷绝对已经死了,我看到的肯定另有隐情。

我把工具收拾好以后跟着送殡队伍回了村子,一路上所有人都很高兴,尤其是在说到我的时候,因为村子里又多了一名技艺高超的坟匠,看他们现在这么信任我了,我趁着这个机会央求大伙帮忙去找一下洛爷。

见我发话了,所有人都没有二话,将送殡用的东西收拾好以后全村人开始在长福村和附近的山坳里仔细查找起来,尤其是我见到洛爷的那个山包附近,结果找了两天,洛爷的尸体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所有人都一无所获。

我现在能想的办法也想了,能做的事情也做了,虽然有些垂头丧气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暂时放弃了继续寻找洛爷的打算,毕竟大家都还要生活。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回村子,冲到我们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快去村西河边儿,洛爷抓走了大胖和小妞子……”

听到他这句话我脑袋嗡就大了,洛爷现在可是一具死尸,怎么可能还会去抓人呢,大伙儿全都愣了一下,但看这个人也没撒谎的意思,于是所有人都慌慌张张地朝着村西跑去,尤其是大胖和小妞子的爸妈,急得脸上都出汗了。

可等我们赶到河边的时候,河面上正漂浮着两具尸体,看样子是两个小孩儿……

“大胖……小妞子……”见到眼前这幅场景,大胖和小妞子的爸妈立马瘫在了地上,其他人赶紧下河把那两个孩子拉上来,可是已经晚了,俩孩子早就没气了!

“是他,就是他杀的!”来报信的那个村民大声喊道,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情绪也很激动。

“不可能,洛爷已经死了,他死了!”我大声为洛爷辩解,希望大家把事情弄清楚以后再说。

其他人听了也有些犹豫,毕竟他们没见到山包上站着的洛爷,只是因为洛爷的尸体被人摘下来不见了就把这件事按在他身上确实有些牵强,所以更多人还是摇了摇头。

“我亲眼看见的,这还有假?他……他……”那个村民见大家不信,指着身后的小河还想分辨,可是当他看了河对岸一眼之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结结巴巴地满脸恐惧!

大伙儿见他这个样子都挺奇怪的,顺着他看的方向扫了一眼,结果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战,有不少人两腿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我也看到了对岸,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我这辈子最熟悉的人,一脸铁青,瞪着眼珠子死死地看着我!

“洛爷!”这次我已经可以确认了,山包上见到的是他,害死两个孩子的也是他,想明白以后我心里像刀剜一样疼,我无比尊敬的洛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可就在我们一愣神的功夫,洛爷转身朝身后的深山跑去,眨眼间跑了个无影无踪。

看着他直挺挺的身躯和那冷酷的眼神,我的心都碎了,前几天还好生生的人,怎么这么快就变成这个样子,而且还跑出来害人,最让我气不过的是,他害的还是两个孩子!

“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你们俩就不是什么好人,装死骗钱,现在还祸祸孩子,打死他!”就按洛爷跑了个无影无踪,大胖和小妞子的爸妈马上把怒气撒在了我身上,毕竟我和洛爷是一家子,而且我们本身就是外来户,如果不是因为洛爷积攒下来的那点儿威严我们早就被赶出去了,现在可好,大家伙听他们这么一说,全都冲上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尤其是两个孩子的爸妈,都下了死手!

第5章 抖尸

“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洛爷是凶手,这里边肯定有问题!”我拼死挡住众人的拳打脚踢,大声喊着从人群里冲出来,疯了似的跳下旁边的小河,朝对岸游去。

我不甘心就这样被他们打死,更不甘心洛爷的声明就这样毁了,虽然我们看到确实是他出现在这里,确实是他抓了孩子,但是我仍然相信洛爷的话,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一定有古怪,因为蹊跷的地方太多!

游过对岸以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村民没有跟过来,但是满眼全是怨毒,我知道他们已经彻底恨上了我和洛爷,我不怪他们,这也是人之常情。

“大叔大婶们,洛爷平时对大家怎样大伙都清楚,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会回来大家一个交代,我头七说话算话!”我朝着对岸的村民们喊了一声,扭头朝着洛爷逃走的方向追去。

虽然说我现在身上都是伤,可根本比不上我心里的疼,洛爷就像我亲爷爷一样,如果蒙受不白之冤我肯定不答应,但如果真是他做的,我也一定会回来赔罪。

“先弄明白他到底为什么会死掉还能到处乱跑,再搞清楚那晚是谁骂我,这里边绝对有问题,否则洛爷绝对不会在地仙葬上出差错!”我现在越想思路越清晰,狠着心一路追了下去,想要解开这些谜团,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前边的洛爷。

转过两个山头以后,我已经跑进了深山,这里到处都是阴气森森的山林,杂草乱石到处都是,正当我不知道怎么走的时候,右前方人影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跑了过去。

我看到这个影子立马认了出来,就是我要找的洛爷,我赶紧撒开腿跟在洛爷后边,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脚下的乱石了,拼了命似的往前追,脚和腿不知道被锋利的石尖割开了多少口子,终于让我开始慢慢接近洛爷……

“怎么回事,他跑起来的姿势这么怪异呢?”我越看他的背影越感觉奇怪,按说正常人跑起来应该是双臂前后摆动来维持身体平衡,两腿要前后交替用力才能前进,可现在的洛爷却不一样,双臂无力地垂在两侧,两条腿也有气无力地前后荡着,脚步十分虚浮,但是跑起来速度却很快。

“哼,这里边肯定有事儿,洛爷肯定已经死了,也不是诈尸,他能跑起来杀人肯定另有蹊跷!”我越看越心里有底,看来我猜测的事情是对的。

虽然已经接近洛爷了,可是再想靠近分毫都难如登天,任凭我怎么提高速度也不能追上他。

我俩就这样绕过一座大山,很快冲出了山林,地面也开始平坦起来,土质松软,鸟语花香,空气异常新鲜,一看就是块不错的福地。

就在这时洛爷猛地在前边站住脚步,回过身来用他那两颗大眼珠子瞪着我!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赶忙停住身形,警惕地看着他,谁知道洛爷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丝别的动作都没有,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洛爷,那两个孩子真是你杀的?”这可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和已经死掉的洛爷说话,不过从他的脸色和身体的干枯程度来看,他确实已经死了没错,可为什么还能活动呢!

“哼,区区两个小孩儿,杀了就杀了!”对面的洛爷身上突然传出一道冷酷的声音,听上去闷闷沉沉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洛爷的声音,而且他也根本没有张嘴。

“你……你是抖尸!”我听到声音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以前我听洛爷给我提起过,在我们这行里边有一些人为了蒙骗死者家人的钱财,就琢磨出一些歪门邪道,这抖尸就是其中之一,用一种极为特殊的单弦和诡异手段通过声音共振的方法让尸体暂时可以活动,也就是说在附近一定有个人在控制着洛爷的尸体,但是想找出这个人却难如登天。

原来这两天洛爷的突然出现和祸祸孩子的事情都是别人用了抖尸的邪道手段,难怪我想不通呢,这样看来地仙葬出问题,洛爷给我留下九迁九葬钉坟诀,再加上半夜有人进我屋子都不是偶然的了,想到这里我混身上下直冒冷汗。

“哼哼!算你小子识货!”洛爷身上的声音冷笑着说道。

我越看他越恨,从小照顾我的洛爷不能入土安葬,竟然被他搞成了抖尸,气得我使劲握紧了拳头,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对面的洛爷见我要动手,冷笑着抬起脚用力一捻地上的一块儿石头,就听咔吧一声,那块脸盆大小的石头竟然被他给踩成了两瓣。

见他这么大的力气,我心都沉到了谷底,赶忙停住身形,现在别说抓住他了,就是我也已经自身难保,如果他要对我下狠手的话,恐怕用不了两分钟我就会被他给收拾掉,我甚至开始感觉来追洛爷是我太冲动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算计我们,还要去残害无辜!”我心里虽然有些没底,可还是指着他问道。

对面的洛爷听了冷笑了一声:“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就听我的话在这里老实呆着,用不了多久会有人来这里下葬,如果你能救下这一家人的话,我就会告诉你整件事情的原委,但假如你要逃走,我就把你洛爷的尸体埋到阴湿之地,你是他至亲之人,一定会不得好死!”

“救人?什么意思?”我听完他的话已经明白自己不可能脱身了,他跑到这里也不是因为我在追他,而是故意把我引来的,看来这家伙一定另有图谋,而我已经没有了退路,这家伙太邪门,如果他真埋了洛爷的尸体的话,我绝对相信自己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这个一会你就会明白,在这里等着就是,记住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不要企图逃走!”洛爷冷哼了一声转身跑上了山,眨眼间不见了身影。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引到这里,他会那么好心让我去救人?”我越想越奇怪,感觉这个人太神秘了,但是任凭我怎么想也不明白让我在这里干什么,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心里明白,就算我听他的话救了什么人,到最后也不一定会有好下场,可现在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以我的能力根本没办法逃脱他的掌控,与其惨死还不如看看他要搞什么鬼,然后再琢磨对策。

就在这时,一阵吹啦声传进我的耳朵,这种声音很熟悉,我跟着洛爷没少去别人的葬礼,很明显这是有人来送葬了。

“还真有人来,干嘛选在这么偏僻的深山里下葬呢!”我有些奇怪,刚才只是听洛爷说了一句,也没仔细看一下周围的情况,可等我环顾一周之后,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极佳的风水穴,叫做三清福荫穴!

难怪这里水草植被这么丰富,而且还鸟语花香的,原来是这么好的水穴,之所以在深山里还叫水穴,是因为在穴眼的地方有三口暗泉,应该在地下三尺三分深的位置,这从地面上的植被高矮就能看得出来,三口泉眼上边的花草明显比其他地方要高,而且这三口泉眼所对应的位置刚好是下葬之人的心脏和双脚!

“埋在这里可以福荫后代,这么好的地方真是难得!”我不由地叹道。

就在这时,前边一队披麻戴孝的人抬着一口柳木大棺朝我走来,可奇怪的是棺材角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