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依桐霍启霖小说的名字是《戒掉深情戒掉你》,小说的作者是栀子探戈,这是非常热门的一本

发布时间:2018-11-08 18:41

乔依桐霍启霖小说

戒掉深情戒掉你全文阅读

乔依桐霍启霖小说的名字是《戒掉深情戒掉你》,小说的作者是栀子探戈,这是非常热门的一本现代民国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初为了救霍启霖,乔依桐无奈做了霍启霖他爹的九姨太,可当他功成名就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折磨她!两年来,再多的风言风语她都撑过来了,可霍启霖的误解却让她痛不欲生!

第一章 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雨夜,霍氏帅府。

  乔依桐被赤身裸.体地压在冰凉的檀木桌上,身后的男人一下比一下狠地撞击着她。

  “叫啊,怎么不叫,以前不是最喜欢我用这个姿势干.你么?”霍启霖捏着她的下颌,逼迫她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满脸潮红,脖间吻痕累累,明明乔依桐心中很抗拒,但身体还是可耻地起了反应,她咬着唇,不肯发出一点声响。

  “夹这么紧,当着丈夫的面偷情是不是很刺激?真是天生的浪货!”霍启霖啪啪两下拍在她高高翘起的臀上,速度又快了几分。

  乔依桐又恨又羞,这几个月来,他每天都要这么羞辱她,只不过这次变本加厉,竟然当着大帅的面。

  “他可是你父亲,这么做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一丈远的大床上,一动不动躺着的人正是霍家的家主,霍启霖的父亲,乔依桐的丈夫。

  虽然中了风不能动,但他眼睛死死瞪着苟合的两人,嘴巴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呵……”霍启霖冷笑一声,“父亲?从他害死我母亲,把我送进土匪窝的那刻,就不是我父亲了,我在霍家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不过是为了报复。怎么,你这么心疼他,还真把自己当九姨太了?”

  “我也是被逼的……”乔依桐红了眼眶,当初若不是为了救他,她又怎么肯屈服于大帅,做他的九姨太?

  她从小就被卖进霍家做丫鬟,和霍启霖一起长大,两人青梅竹马,许诺过会一辈子在一起。

  三个月前,霍启霖被人出卖,在战场上接连失利,大帅竟然用后备物资作要挟,强迫自己嫁给他。

  为了霍启霖,她含泪答应,可是没想到,他回来后却像变了一个人,认定她是贪图荣华富贵才抛弃他和大帅成亲,从此每天都变着花样折磨她。

  “我看你就是水性杨花,贪慕虚荣!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霍启霖满脸怒意,将她翻了个身,眼神凌厉的似乎要将她吃掉!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么?”乔依桐的心在滴血,这两年,外面的风言风语她都扛过来了,可是他的一句话却足以将她击垮。

  霍启霖抿着嘴没有说话,只是掐着她的腰发狠地撞击,直到有血迹从她腿间流出来,他才匆匆发泄完,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乔依桐瘫软在地上,下身火辣辣的,每次都是这样,他像个嗜血的魔鬼一样,不见血不罢休。

  直到离开,霍启霖都没回答她的问题,她苦笑一声,起身收拾自己。

  抬眸间,却瞥见床上的大帅浑身颤抖,口吐鲜血,手哆嗦地抬起来朝她指了指,撑着最后一口气骂了一句“贱人”,就这么活生生给气死了。

  乔依桐吓坏了,正想去找霍启霖,打开门却迎面撞上赶过来的二太太一行人。

第二章 谋杀亲夫

  “这么急,赶着去投胎?”二太太一向瞧不上乔依桐,这会儿又被撞了一下,语气不是很好。

  “二太太,大帅他……”乔依桐不知道怎么开口,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见她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二太太皱了皱眉,一把推开她进了屋。

  “啊……”下一秒,屋里传来一声尖叫,几乎刺穿人的耳膜。

  “快,快去请大夫来。”二太太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煞白,显然是受了惊吓。

  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帅的眼睛、鼻子、耳朵突然开始往外冒血,而且是黑色的。

  这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匆匆赶来的大夫在检验了一番之后给出结论,“回太太,大帅的确是中毒身亡的,只是具体什么毒,老夫一时还不能断定……”

  送走大夫,二太太立刻叫人把乔依桐绑起来,“九姨太,你好歹毒的心肠,竟然下毒谋害大帅!”

  “不是我!”乔依桐倔强地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还在狡辩,大帅一直是你在照顾,只有你有机会下手,不是你还会是谁?”几房太太生怕牵扯到自己,纷纷落井下石。

  自从大帅中风以来,除却早逝的大太太,七房太太都嫌晦气,没一个愿意照顾他。

  乔依桐算是最没背景的,以前又是专门伺候人的丫鬟,所以平日里照顾大帅的任务就落在她身上。

  没想到她任劳任怨地付出,最后却被倒打一耙。

  “你们有什么证据大帅是我杀的?”乔依桐胳膊被反扭在身后,疼痛让她脸色惨白。

  “你不招,那就只能交给警察处理了。”二太太冷笑一声,毫不讲情面,“通知警局,就说九姨太谋杀亲夫。”

  “谁被杀了?”霍启霖一身军装,款款而来,声音不怒自威。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新婚妻子范玲玉,也是二太太的侄女,两人挽着胳膊,好不亲密。

  “啊,姑父他……”范玲玉看到大帅的惨状,吓得扑到他怀里,哭诉道:“启霖,我怕……”

  霍启霖揽住她的肩膀,朝床榻上看了一眼,眉头皱了皱,“凶手找到了么?”

  “启霖你来的正好,九姨太下毒毒害大帅,我正准备报官。”面对这个即将掌管霍家全部军权的后辈,二太太第一次叫的这么亲热,尤其是在看到他身后跟着的一群士兵,她又补充了一句,“你意下如何?”

  从霍启霖进门开始,乔依桐就一直看着他,他搂着范玲玉的亲密模样刺痛了她的心,他曾经说过,他胸口的位置永远只留给她的,可是现在却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几乎没有犹豫,霍启霖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二娘做主便是。”

  乔依桐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连你也不相信我?”

  全世界不相信她都无所谓,怎么连他也不相信?

第三章 严刑逼供

  审讯室里,白炽灯光下,冰冷的刑具散发着寒光。

  霍启霖端坐在主位上,眼睁睁看着乔依桐被死死摁在老虎凳上,手脚捆绑。

  “你们要做什么?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们不能滥用私刑!”乔依桐奋力挣扎着,手腕磨出一道明显的血痕。

  “啪!”她的反抗,换来的只是一次用了十足力量的鞭打。

  “啊!”疼痛让她冷汗直流,她艰难地抬头看向霍启霖,却见他面无表情,眼里没有一丝柔情。

  “说,你为什么要下毒毒杀大帅?”

  “我没有!我没有下毒!”乔依桐咬紧牙关,视线始终没有偏离霍启霖,她不信,他真的这么心狠!

  “啪!”又是一道鞭子,警察的声音带着怒火:“人证物证齐全你还狡辩,只有你一个人照顾大帅,而大帅也是在你面前中毒身亡。”

  “我是被人陷害的!”大帅前脚刚走,后脚二太太就带人来了,哪有这么巧合?

  负责审问的警察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霍启霖,烦躁地再次挥鞭,“别再狡辩,赶紧画押!”

  “你们这是逼供!我没有做过!”乔依桐被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可霍启霖就像尊大佛一样,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由不得你!”那人说着就要强行拉她的手去画押。

  被捆绑的她哪里是警察的对手,在手指马上就要落下的瞬间,霍启霖终于开口了:“慢着,你们先下去!”

  审讯室只剩下两人,霍启霖弯下腰捏住乔依桐的下巴,压迫的目光锁在她脸上,“乔依桐,你还真是个硬骨头!”

  “我是被冤枉的,你很清楚!”乔依桐被打的虚脱了,语气却依旧坚定。

  霍启霖冷笑一声:“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我去你房间之前就给老头子下了毒?”

  “呵……”乔依桐笑的凄凉,心像被一万只箭射中,“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

  “我只是在遵守我的职责。”那抹笑莫名的让他心慌,他收回目光,“早日认罪,可以少吃点苦头。”

  “你当真不顾我们往日的情分?”颤抖着问出声,乔依桐又后悔了,害怕听到失望的回答。

  “情分?你和我谈情分?”霍启霖浑身的戾气瞬间释放出来,眼眸猩红,“当初我被人设计差点死在战场,撑着一口气也要坚持,就是怕我死后你在府中被人欺负,但你却瞒着我嫁给了我这辈子最恨的人,这就是你对我的情分?”

  “是大帅用支援你的物资逼我和他成亲,我也是为了你啊……”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可不顾生命危险给我送去粮草和枪械的人却是玲玉,如果不是她,恐怕我这条命就没了!”

  “你就这么相信她的一面之词?”乔依桐皱着眉,心一寸寸凉下去。

  嫁给大帅后她就被软禁了,得到的物资只能托范玲玉运过去,没想到她见到霍启霖,不但绝口不提她的良苦用心,反而在他面前处处挑拨,导致他对自己的误会越来越深。

  “她是我的妻子,你算什么?我自然信她。”霍启霖冷冷地说完松开了她,起身朝门口走去,“这里有九.九八十一种刑具,你好自为之。”

  乔依桐瘫软在椅子上,身上的痛远不及心中的痛的万分之一,还在奢望什么,早就该死死心了。

第四章 我招了

  霍启霖走后,范玲玉从隔间走出来,葱白的玉指略过一个个令人发指的刑具,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乔依桐,这里的滋味好受么?”

  “你想做什么,我说过,大帅的毒不是我下的!”乔依桐红唇紧抿,紧张地盯着她的举动。

  范玲玉恨她,她知道,从她们都喜欢上霍启霖开始,就注定了。

  范玲玉靠在桌子上,姿势慵懒妖娆:“我当然知道不是你,我只是来告诉你谁是凶手,好让你死的明白!”

  乔依桐一愣,虽然知道她不会这么好心,还是忍不住问道:“是谁?”

  “整个大帅府,你说谁最恨大帅呢?”范玲玉身体微微前倾,附在她耳边小声道。

  乔依桐的心中突然间升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她牙关紧咬,仿佛是要将什么东西给挡回去一般。

  范玲玉见她这个样子,就明白她是懂得了,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那就是了。”

  “不要说了!”

  “怎么,你怕了?你是不是怕真的是启霖下的手?”

  乔依桐身体颤抖,紧咬的下唇沁出不少血渍。

  “哎。”范玲玉轻叹一声,站直了身子,剪裁得体的旗袍搭配着精致的妆容,即便是在这种昏暗的坏境中,也像是在参加宴会一般。

  “可惜,有些事情就算是我们不想相信也不行,这件事情的确是启霖做的,我当时想去看看大帅,就听到了启霖的怒吼声,他就这么……”

  她猛地掐住乔依桐的下巴:“掐住大帅,把毒喂进去的。”

  乔依桐摇头甩掉她的手:“不可能!大帅现在的状况对启霖并没有什么影响,启霖没有必要下毒。”

  虽然他们父子不和,但启霖绝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范玲玉眼中划过凶狠:“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启霖,大太太可是被大帅弄死的,启霖也差点被送进土匪窝,要不是他命大逃出来,可能就被折磨死了,不共戴天之仇,你真的以为他放下了么?”

  乔依桐努力说服自己这是假的,这么多年他都隐忍过来了,怎么会大帅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下毒呢?

  可,范玲玉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说谎,根据启霖的性格,这么疯狂的事情他也不是做不出来……“如果大帅的那些旧部下知道大帅是被启霖弄死的,你说,他们会不会造反,趁机夺权?启霖的下场又会是怎么样的呢?所以,他明知道你是无辜的,却没有站出来替你洗刷冤屈,说到底,你在他心中的分量还不及他的身份地位重要。”

  范玲玉叹了口气,“应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清楚,今日我不曾见过你。”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乔依桐嘴角逐渐勾起,苦涩压抑的笑声从喉咙深处挤出。

  范玲玉今天来就是吃准了自己还爱着霍启霖,吃准了她不敢用霍启霖的命和他辛苦挣来的前程去赌……她看了眼窗外,夜空中月亮正圆,良久,她轻吐出三个字:“我招了……”

  大帅府。

  昏暗的书房中,霍启霖端坐在桌前,双眸死死盯着桌子上的书,可却一页都没有翻动,整个房间的气压降低到了冰点。

  下属霍三进来的时候不自觉地抖了抖,匆忙开口:“少帅,九姨娘认罪了。”

第五章 择日执行死刑

  霍启霖的心猛地颤了一下,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他缓缓闭上了眸子,沉默片刻,再睁开的时候已经一派平静。

  “交代下去,乔依桐毒杀大帅,择日执行死刑。”

  “现在?”霍三愣了愣,触碰到霍启霖的目光后,匆忙低头:“是,属下这就去办。”

  指骨分明的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动着,霍启霖叫住马上就要走出去的霍三:“让人敲锣打鼓的去,我要让整个平城的人都知道。”

  “少帅……”霍三欲言又止,“消息传出去的话,恐怕大帅之前的部下不会善罢甘休……”

  霍启霖冷笑一声:“就怕他们不知道!”

  说完,他起身走到窗边,深邃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树林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范玲玉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幕场景,修长的身体隐藏在灯光的明暗之中,矜贵的气息浑然天成,这么优秀又手握大权的男人让她折服。

  她动情地上前抱住他的腰,靠在那宽阔的背上:“启霖,你怎么还没有休息?”

  霍启霖抬手将他挥开,面无表情地转身:“我还有事处理,你回去吧。”

  范玲玉有些不满,却仍旧讨好的笑着:“你是不是担心明天大帅的部下来了之后会闹事?你放心吧,爹爹会支持你帮助你的。”

  霍启霖嘴角勾起:“我当然相信你,去休息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范玲玉脸上笑容逐渐减淡,不过想起乔依桐马上就要死了,以后对她一点威胁也不会有,她瞬间开怀了。

  叮嘱霍启霖早点休息之后她离开了书房,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阴沉的目光。

  夜幕悄然降临,暑气减退,监狱里响起粗重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

  乔依桐蹲在角落里抱着双膝,目光麻木涣散,没有焦点,脑海中回响起来的一幕幕场景,全部都是霍启霖对她的折磨。

  都说人死前会想起来这辈子最深刻最高兴的事情,可她却找不到一丝一毫。

  或许她死了,霍启霖会开心一些呢?他开心了,自己大抵上也就是开心的吧。

  手指抵着脸颊,她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依桐……”

  小心翼翼的呼叫声从走廊外传来,她眯着眼睛疑惑地看去,只见一个体型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外。

  虽然对方穿着警服,脸也被警帽遮挡了大半,不过通过声音乔依桐还是认了出来。

  “蒋西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时候,两家是邻居,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泥巴,摘门前树上的小青枣,感情好的不得了。

  后来她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父母将她卖到大帅府,她就和蒋西棠失去了联系,后来偶尔有一次听他家人说,他好像加入了什么党派,常年在外地奔波,很少回家。

  蒋西棠朝四周看了看,示意她不要说话,打开牢房压低了声音:“快把这件衣服换上,我带你出去。”

  乔依桐愣愣地看着手里的衣服:“你怎么会……不行,我不能走,你快点离开,被发现就完了。”

  蒋西棠温暖的大手在她凌乱的头上揉了揉:“放心,现在他们都在昏睡,你快点换好衣服跟我走,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我不会跟你走的。”既然她敢招,就做好了赴死的打算。

  蒋西棠无奈,强行抱着她出了警局。

  经过严刑拷打,乔依桐的伤势太严重,蒋西棠不敢送她去医院,只能请大夫来。

  没想到他刚走,霍启霖就找来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