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冥冥不忘在线阅读_寒逸柳萌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9:01

寒逸、柳萌是《冥冥不忘》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嫁给寒逸倒没什么,关键寒逸是鬼啊...怎么回事呢?感兴趣读友阅读下去吧!

寒逸柳萌by夏三爷_冥冥不忘在线阅读

第一章 身不由己

我体验到了前二十年的人生从来不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一股热流升腾而起……

“老公,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一个女人的声音隐约传来,让我心头一震,想要张口呼救,干哑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为了今晚能成功,在被送来之前,我被外面的女人灌下了药。

我费力地在床上扭了扭,借着月光看清了进来男人的模样。扫帚眉,三角眼,蒜头鼻子香肠嘴……看起来要有将近五十岁了,头上一片惨不忍睹的地中海。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别碰我!我死也不可能给你们李家生孩子!”

我说得话根本不管用,男人肥胖的身体迫不及待地压了上来……

趴在我身上的男人觉得我乱动扫兴,狠狠甩了我两耳光,揪着我头发,“已经付过你家钱了,你还装什么不愿意?你要是能怀上儿子,我可以包养你!”

头皮揪紧的痛感让我清醒了一些,我死死瞪着他,“要是怀上你的孩子,我会带着孩子一起跳楼!还想包养我,做梦吧!我宁愿做鬼,也不会做你的女人!”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说完这句话,窗外的月牙染上了红光。

身上的男人被我气得够呛,他用力捧起我的脸,发臭的嘴巴在我脸上乱亲。我拼命挣扎,挪到墙角,想借助墙面冰冷的触感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这似乎让他更加兴奋了……

我叫柳萌,二十岁刚过。逼我代孕的这个男人,是我们这片儿有名的富商。

说来,柳萌这个名字是个算命瞎子给我取的,他说我命里带火,在二十出头会遇上一劫。萌字属木,能帮我化过这一劫。

我以前觉得算命的全是骗钱的神棍。没想到这一次真被他算准了!

我爸也是做生意的,嫌我是个女儿将来没法继承家业,就在我上大学之后偷偷摸摸又生了二胎。

二胎是个男孩,我爸妈不知有多高兴,说是祖上保佑,生了个福星。

可他们没有高兴多久,就遇上了金融危机,生意破产不说还欠下一屁股债。正好经人介绍说李总儿子出了车祸,失了独苗,李家花二十万重金求子。

李总五十多岁了,他老婆也是,五十多岁子宫早就萎缩了,所以要找个年轻貌美的大学生来代孕生子。

我家缺钱,又有二胎要养。我爸妈合计之后,就联合李太太将我送上了这个老男人的床。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绝望了。看来今天我逃不掉了……就在我闭上眼,等待厄运的时候,那胖男人却突然伏在了我身上,不动了!

我靠?怎么回事?莫非幸福来的太突然,是这个半截入土的丑男人受不了这种刺激,犯病了?

外面猩红的月光照亮屋中的景象——胖男人双眼暴突,瞳孔涣散,嘴大张着,面色惊恐,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我吓得想要把他从我身上推下来,手刚一碰到胖男人的身体就吓得缩了回来,他的身体凉的像是一块冰,就算是人没气了,也不可能凉的这样快啊!

周围的温度似乎骤降下来,弥漫在一片诡异的死寂当中。

第二章:冥婚将近

我吓得想要把他从我身上推下来,手刚一碰到胖男人的身体就吓得缩了回来,他的身体凉的像是一块冰,就算是人没气了,也不可能凉的这样快啊!

周围的温度似乎骤降下来,弥漫一片诡异的冰冷。

“受不了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充满了磁性还略带一些情欲的沙哑。

我吓得一哆嗦,我敢确定,这个声音绝对不是那个胖男人的!我颤抖地问了一句:“谁!?”

“样子还不错,让这胖男人尝了鲜不甘心吧?不如把你自己交给我……”

我又惊又怕,却感到一只冰冷的手抚上了我的锁骨。

冰凉的触感将我浑身的燥热压下去了一些。

可就在我被看不见的力量推倒后,那个看不见的“他”却停了下来。

暗红色的诡异喜堂,那种红是鲜血凝固的颜色,空气中弥漫着尸臭的气味。

我顶着盖头被看不清模样的男人牵着走进。

我心里害怕的想逃,身体却顺从地跟着那男人跪下。

喜堂里放着两口棺材,上面刻着我的名字。拜完天地后,我被推入棺材,沉重的棺材盖合上。

一片漆黑……

我从噩梦中惊醒,浑身酸痛。那个胖男人还躺在我身边,一动不动,黑色的虫子从他瞪大的眼中爬出,浑身散发着腐烂臭味。

恐惧一瞬间袭来,我发出尖叫:“死人了!!啊!”

守在外面的中年女人闻声冲了进来,看到死透的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先是一下子扑倒在他身上,紧接着一把掐住我脖子,“贱人,扫把星!我们李家给你这么多钱让你代孕。你竟害死了我老公!我要你偿命!”

我捂着喉咙,愤怒至极,“我没害他……是他恶人有恶报,活该!”

李太太狰狞地将我拽到客厅,她按着我的头,逼我跪在李总发臭的尸体面前,给他磕头。

就在我被她撞的眼冒金星无力反抗的时候,一声巨响和李太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同时响起来,墙上面之前挂的好好的一块电子钟突然砸了下来,正砸中李太太的肩头。

“女人,给你报仇了,出气了没有?”昨晚那个磁性的男声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来,我甚至能感觉到丝丝冷气萦绕耳畔。

“鬼……有鬼!”我下意识喊出声来。

李太太脸色一变,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但是这神情只是转瞬即逝,立刻又恢复了恶狠狠地样子,龇牙咧嘴地挣扎着起身,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事情有点邪门……对,只要解决,什么办法都可以……”李太太对着手机低语了几句,眼神阴冷地看了我一眼。

过了不久,李家宅子就来了个打扮古怪的道士,怀里揣着拂尘,手里捧着阴阳罗盘。

那道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转头对李太太说道:“她八字含煞又是鬼节出生,命太硬会克死身边的人。要想化解她对你家的冲煞,最好的办法是让她嫁入你们家!”

我八字含煞?所以鬼才会缠上我?

第三章 有鬼压我

“可是……大师,我儿子和丈夫都去世了。”李家人都死光了,哪有男丁?

那道士抖了抖拂尘,“她的命,只有阴魂镇得住。所以要结冥婚,就嫁给你儿子吧!”

我靠!在阳间要逼我委身一个秃顶老男人,到了阴间还要我给老男人的死鬼儿子当媳妇!?做他娘的大梦去吧!

想到这,我眼疾手快,一把推倒桌子上面的一个陶瓷花瓶,捡起一块陶瓷碎片就要往自己的脖子划去。

“小丫头,你可想好了,你要是死了贫道会立即做法,让你的魂魄永生永世禁锢在李家少爷的鬼魂身边。你若是不死,只要让李家少爷和你阴阳交合,化解了李家的煞气,你就自由了。”那个道士不紧不慢地说。

我当然不想死,李太太为了自己阴间的儿子能讨到媳妇,也在劝我:“只要冥婚成了,我就放你走,还会多给你家几十万。”

就在我犹豫的当口,瓷片被夺了过去,人也被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冥婚定在午夜十二点举行。

李总暴毙的房间也改成了冥婚的婚房,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红色。原本喜庆的红色,看起来像凝固的血,透着一股阴森。

李家短命儿子的遗像也被搬了进来,放在我旁边。

我穿上寿衣被他们扔在床上,手脚都被绑着,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蚕丝被,疯道士就在床边做法。

那道士拿着拂尘在房间里面扫来扫去,紧接着将一枚长针扎到了我的小腹位置,疼的我几乎晕死过去。

那疯道士蘸着我小腹伤口渗出来的血,在白晃晃的墙上勾勾画画,写下了一道符咒。

“万事俱备,李家少爷的鬼魂很快就会来。”道士和李太太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走出了房间,反锁了房门。

房间里面的温度冷的有点异常,我穿着寿衣缩在被子里面,仍是不住打着寒颤。

突然,床垫微微一沉,似乎有人爬了上来。

“女人,是你自己送过来的!”熟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那个缠着我的鬼,他又出现了!

我拼尽地想要挣扎,他冰凉的唇落在我的唇上……辗转滑落到我的脖子间。

“想我了没有?”冷唇吻住我的耳朵,他沙哑轻问。

人恐惧到了极点应该就会转化成为愤怒吧,一股怒火上来,我气得大吼一声:“我没招过你,惹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你这个色鬼从我身上下去!”

他压在我身上,冰冷的手指用力捏住我的下巴,“你敢说我是色鬼?胆子真是够大!”

我瞪大了双眼,看清了他的样子……

和我想象的惨无血色的死尸脸竟然完全不同,这个正伏在我身上的男人剑眉星目,山根高挺,唇峰精致,脸型同样近乎完美……只是一双眼睛很黑,没有半点眼白!

我心中的恐惧缓和了一些,磕磕巴巴地问:“你……就是李家儿子?我坐得端行得正!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嘘,我才不是李家那个废物儿子。至于我是谁你现在还不用知道,记住是我先找到你的!”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我。

第四章 错招恶灵

“你这是……什么意思?”找我,为什么要找我?

话还没有问完,他突然俯下身,用他冰凉的唇又在我的唇上印上一吻:“女人,你的命只能归我!”

一阵若有若无的寒风吹过,我身上的压迫感消失了。

他消失之后,道士和李太太就闯了进来,我赶忙把自己的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李太太二话不说,上前来就掀开我的被子,眼睛在我身体上扫视着,让我十分难堪。

最终,李太太目光停留在我的脖子上不动了,我顺着李太太的目光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脖颈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多出了几处嫣红的吻痕!

一定是刚才的男鬼在我身上留下的吻痕!

李太太笑着对道士点了点头,“看来我儿子回来看过了,对我们给他挑选的媳妇很满意!”

谁要做那短命鬼的媳妇?而且,刚才来的那个男鬼根本不是李家的儿子!

紧接着,进来两个李家佣人,手脚麻利地掀开我的被子给我松了绳子,用一根红白相间的绸带,将我的手腕和李家儿子的遗照绑在了一起。

“吉时到,行拜堂大礼!至此结为阴间夫妻,永不相离。”

屋中没有开灯,只点着几根红蜡烛。

蜡烛的光芒在阴冷幽暗的房间里不停晃动,像是有看不见的风在吹它……

一只青白的手从蜡烛后面伸出,我仔细去看的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房间中的温度不停下降,他每次出现,房间里的温度都会冷得吓人。突然,哐当一声,卧室的窗户被一阵强劲的邪风猛地吹开,贴在墙上的符纸“刷刷”作响,全部被这阵阴风吹落在地。

我觉得这场冥婚很不对劲,更像是在招魂。

但是,主持冥婚的道士很是兴奋,他高声叫着:“李家少爷回来了,冥婚已成!”

道士的话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李家儿子的鬼魂,真的回来了吗!?

红色的蜡烛再次闪动,这一次我看清楚了,蜡烛后面伸出一只指甲极长,青白僵硬的手朝着道士的脖子抓去。

我张嘴想要提醒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下有点痒。

我僵硬地扭动了一下身子,转过头一看,吓得差点背过气去。

刚才躺过的地方,竟然从血红的床单里面生长出大量的头发!那头发黑得发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往外涌动,就像是无数条扭曲的蛇。

同时房间里响起无数婴儿的哭声。

李夫人和李家佣人的尖叫也此起彼伏地响起来,那个道士还算镇定,喃喃说着:“李家少爷怨气太重,待我化解……”

紧接着发生的事就打了道士的脸,那丛疯狂扭动的头发里,长出一颗的头!

那张森白狰狞的脸上嵌着一双暴突流血的眼珠,女鬼张开血盆大口直朝着口中念念有词的道士飞去,一口咬住了道士的喉咙!

李夫人疯了一样要往外跑,门把手竟变成一截婴儿的胳膊,房门顶不停地往下滴血……

李家的佣人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礼,蜂拥而上把李夫人挤到一边,一起踹门,想往外跑。

第五章:回魂夜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门竟然自己弹开了,然而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已经死透了的李总!

李总神情呆滞,脸上已经出了点点尸斑,嘴一张一合,发出含混不清的诡异笑声:“妈……爸……你们叫我回来了……给我看看你们给我娶的……新媳妇儿……嘿嘿嘿……”

李家少爷确实被招回来了!但是附在了他死去的爸爸李总身上!

女鬼领着四肢不全的婴儿,同样缓缓朝着我们转过身子。

李夫人拽着我的胳膊,将我推了过去,“你这个扫把星!果然命里带煞,你看你招来了些什么东西!你们这些鬼怪要吃就吃她,别来害我们!”

我两腿发软,浑身都是冷汗也没有力气再去反驳她。现在吵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这些人今晚一个也逃不掉。

“媳妇,媳妇……”已经腐烂的李总尸首朝我爬了过来。畸形的鬼婴朝我们咯咯地笑着,“好饿,要吃血……”

眼见着那双长满尸斑的手就要抓上我,我闭上眼睛忍不住尖叫。

“我的人,你们也敢动?”一个不怒自威的低沉男声突然响起,黑色的衬衫划过的弧线像是恶魔展开的翅膀,李家儿子便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打的飞了出去,撞在墙上不动了。

“啊!儿子!”李夫人没命似的扑上去,对着她老公的尸体喊儿子,发现她儿子的魂魄已经不在了,李夫人又张牙舞爪地冲向我。

紧接着,李夫人也被一道蓝光打飞出去,不动弹了。

我满眼冒爱心,从来没觉得有谁能这么帅!像天神一样降临到我的面前!

鬼婴坐在女鬼的肩膀上,两双阴森森冒着绿光的眼睛一齐看了过来。

“没想到在这能看见冥域将军!这个女人血脉至阴,你也想要用她的血来提升修为?你来晚了一步!”

“用她的血提升修为?这种事也只有你们这些低等小鬼才会做!”被称作寒逸的男鬼不屑冷冷地说,他抬起手挡在我的面前,“这个女人,已经被我定下了!”

“你敢碰她,下场只有一个——魂飞魄散!”

女鬼气急败坏带着肩膀上的鬼婴,朝着那个叫寒逸的帅鬼扑过来。

寒逸将我推开,做出一道光圈将自己和女鬼锁在里面,“快去李家老宅找黄绢朱砂封印的画!”

我绕过李总的尸体,一路跌跌撞撞逃出了李家的别墅。这两天发生得恐怖事情实在太多,让我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李家别墅楼下一片漆黑,参加葬礼的亲戚都不知道哪去了,一个鬼影子也看不到。

凌晨两点多,我身上的寿衣都没来得及换下,没带手机也没带钱!好在李家老宅离别墅不远。

我咬咬牙光着脚直奔李家老宅。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背后发凉,像是有人一直在跟着我!路灯下映出一道瘦长的影子,却没有头!

忍着心底的恐惧,我不敢转身,拖着发软的两腿跑到了李家老宅。

月光下李家老宅无比的阴森,两扇漆红的大门落满了灰,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上前轻轻敲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