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情未曾离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秦正铭苏暖目录by九里墨

发布时间:2018-11-09 09:34

爱情未曾离去秦正铭 苏暖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爱情未曾离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爱情未曾离去是作者九里墨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正铭苏暖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背叛挚爱的人,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倾尽所有,怎敌得过她一朝背叛。苏暖冷眼看着秦正铭被警察逮捕,他犹如困兽一遍一遍嘶吼着她的名字。那一声声被烈风刮过,字字诛心。换来的只是她决绝离去。再相遇,她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他是南城只手遮天的秦老板。她被迫卖身于他,沦为他的赚钱工具。水深火热中,他残忍的告诉她,她只是玩物,不配拥有爱。可是当他一层一层揭开她伪装的面具。才知道,她的心早就满目疮痍,血肉模糊,刀刀刻着他的名。

爱情未曾离去

第1章 你受得起吗

幽暗的包厢角落里,一簇蓝黄色的火苗从打火机上窜了起来,发出嘶嘶声。

男人微微低头,用手拢着火苗点了一支雪茄,晃动的火光隐约描绘出他冷峻的侧脸。

“抬起头来。”

微沉的嗓音,透着寒意。

不容置疑的威严压得苏暖透不过气来,她贝齿紧咬下唇,屈辱的抬眼朝男人看过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可距离弟弟被抓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他心脏不好经不起折腾,越来越强烈的恐惧席卷而来。

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一定要把弟弟救出去。

就在她抬眼的一瞬间,包厢里的灯亮了起来。

橘黄色的灯光柔和,男人的容颜渐渐清晰,清冷疏离的目光,眼底的轻蔑和嘲弄……

苏暖浑身一僵。

她缓缓的站起来,趔趄了几步,这一扯就扯动回忆与心脏之间的连线,颤动着疼,细细密密无孔不入。

眼前这张脸和五年前那张绝望而狠厉的脸重合。

“正……正铭……”

弟弟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外面的人告诉她,想要救弟弟的唯一方法就是来这个地方。

可是怎么会是他!

秦正铭冷笑的看着苏暖的反应,她的脸色苍白,衬得眼尾的一颗黑痣惊心动魄。

他像是心情很好,狠狠吸了一口烟,青白的烟雾后,他眸色深沉,勾着唇道:

“看来苏小姐还记得我。”

记得,怎会不记得?

苏暖喉头发硬,强忍着发胀的眼眶将氤氲的水汽逼了回去。

她松开咬着的唇,一排齿印压得唇色苍白如蜡,颤抖着声音质问秦正铭:

“将我弟弟抓走,是想报复我吗?”

“报复……”秦正铭玩味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手指夹着烟,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你也配?苏暖,要论起那些卑劣手段,我还真是不如你。”

苏暖眉眼惊跳,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当年秦正铭恨不得杀了她,他不会善罢甘休。

她不能失去弟弟。

苏暖跌跌撞撞到秦正铭跟前,眼前的这张脸太过刻骨,心底窜起的疼痛像是一把火,要将她的五脏俱焚。

“当年的错在我,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你有什么不痛快尽管朝我来,不要动我弟弟!”

秦正铭嘴角蓦地微微下沉,看着苏暖的眼神犀利如冰刀,“你当是在跟谁说话呢,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苏暖目光一颤,想到弟弟的安危,想也不想的屈膝跪了下来。

“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弟弟!”

然而就在她的膝盖快着地之前,秦正铭突然伸出手,虎口下了狠劲的掐住她的下颌,“还远远不够!”

他的手指冰凉还夹着烟,烟灰飘了下来,还带着滚烫的火星掉落在苏暖的脖子上。

苏暖喉中发出一道细小的呜咽,疼得皱起眉头,“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人?”

秦正铭保持着半托她的姿势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苍白的小脸,墨玉色的瞳仁闪着浓烈的恨意:

“想救人,你受得起吗!”

第2章 何必在我面前装

“啊————”

苏暖被摔在沙发上,脑袋撞到沙发的扶手,顿时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秦正铭对她红着眼圈的模样视而不见。

他伸手扯开了领带,拉过她的的双手反绑在身后,接着掐着她的下颌逼迫她与自己直视,嘴里说着残忍的话:

“用你的身子来换你弟弟的自由,这么赔本的生意,怎么说也得让我尽兴不是吗?”

说着,他扯开了苏暖被雨水淋湿的上衣。

“不要,正铭不要——”苏暖挣扎着躲开秦正铭的手,可她双手被缚身后,哪里是秦正铭的对手。

“撕拉————”

呆板的衬衣下苏暖身材玲珑,秦正铭冷瞥一眼:

“被多少人碰过?”

这句话的意思太过明显。

苏暖心尖酸胀,“我没有……”

然而苏暖的半句话还没说完,秦正铭掐着她下颌的手慢慢收了力道,偏就不让她说出一个字。

这么近的距离,她眼尾的黑痣颜色更深了,像是一朵黑色玫瑰带着刺地盛放在秦正铭眼底,往事涌现,他的眸色深沉如墨。

“你这是在做什么呢,跟我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以为我稀罕你这样的身子?”

他的声音一顿,“苏暖,我嫌脏。”

脏……

苏暖脸色煞白。

随着秦正铭鄙夷的目光落下,她耻辱的往后缩,紧咬着的唇慢慢松开,“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那样的人!”

她不断的往后缩,半边身子挤压着沙发背。

可秦正铭眼底的嘲讽却越浓烈:

“要救人的可是你,何必在我面前装,他们喜欢你欲拒还迎的样子,不代表我也喜欢!”

他的手指带着冰凉的恨意往下……

苏暖疼得浑身痉挛的缩了起来,试图减轻疼痛。

可是这样只会更疼。

而秦正铭根本就不让她如愿,另一只手掐上她的后颈,看着她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微沉的声线贴着她的耳廓:

“五年前我就警告过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苏暖,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唔——”耳垂忽地被秦正铭咬上,苏暖顿时疼地眼圈发红,尖叫着哭求道:“停下,正铭……”

“不要叫我名字!”秦正铭盛怒,双目猩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包厢里的灯光暧昧,秦正铭衣冠楚楚的站在沙发前,拿着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

苏暖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地缩在沙发里。

神情漠然的睃了她一眼,秦正铭转身就走。

然而才走出一步,身后的苏暖却突然攥紧了他的衣角。

她连指尖都在颤抖,“你……还不能走。”

他背对着她,目光凛凛,讥讽道:“怎么,苏小姐意犹未尽?”

他的话像刀子一样剜着苏暖的心,苏暖强忍着就快要爆炸的疼痛,嗓音嘶哑:

“你答应的,要放过我弟弟。”

秦正铭眼底的寒意浓烈,冷着声音道:

“我说的是只要我尽兴了,就可以放走你弟弟,可是你刚刚的表现令我很不满意!”

第3章 非法监禁

秦正铭说完后连看都不看苏暖一眼,可苏暖紧抓着他的衣角不放,颤抖的手指根根泛白,脸上的潮红褪去,也变得苍白。

她害怕道:

“行之他有心脏病,经不起折腾……”

秦正铭忽然转身,目光不动分毫: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他还不起钱,就只能付出代价了,至于苏行之的命……”

话音稍一停顿,他倾身而来,冰凉的手指扣着苏暖的下巴,像是一条毒蛇缠绕,越勒越紧,苏暖心惊的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冷血,他慢悠悠的张开薄唇:

“我不在乎。”

“嗡”的一声,苏暖浑身血液倒流,直冲大脑,她甚至能听见血管突突直跳的声音。

秦正铭向来说到做到。

他是铁了心不肯放过行之!

弟弟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他们相依为命,她答应父母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苏暖急红了眼,“你这是非法监禁!”

安静的包厢里气氛变得有些微妙,秦正铭看着她像是一只被逼急要咬人的兔子,嘴角慢慢勾了起来,眼底只有森森的寒意。

“我可以让你先见一见他。”

苏暖被人带到会所的负一楼。

苏行之被人关在一间阴暗的小房间里,苏暖进去后,房间才有了亮光。

当看到自己的弟弟靠坐在墙角,脸上挂彩的狼狈样,苏暖的眼眶蓦地就红了,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跑了过去。

苏行之一看来人是苏暖,惊得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样也是红了眼,“姐……你,你怎么来了?”

“啪——”苏暖一巴掌狠狠的扇在苏行之脸上。

她是完全下了狠劲,苏行之的一边脸顿时红了起来,他本就生的白净,红脸上的指印分外明显。

他完全没料到苏暖会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颤着声音:“姐……”

“糊涂!”苏暖气急了,打完苏行之的那只手在颤抖,“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从小到大,弟弟都很懂事,一直都不给家里惹麻烦,五年前父母离世后,他做事更是谨小慎微,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要不是有人告诉她,她都不知道弟弟被人抓到这个地方,更不会想到他是因为赌博欠债借了高利贷而惹祸上身。

超过时间还不起钱的人只能卖身于M.N会所,连赎身的机会都没有,这是秦正铭的规矩。

在南城,秦家势力一家独大,谁也破不了秦正铭定下的规矩。

她要是再晚一步,她要是差点错过救他的机会……

苏暖连想都不敢多想,她多怕啊。

苏行之眼圈都红了,硬是咬着牙说:“这件事你不要管……”

他握了握身侧的手,脸色有些发白,气息紊乱。

苏暖意识到情况不妙,强忍着怒火,当即稳定他的情绪,“不管什么等你出去后再说。”

“他们是不会放我走的……”苏行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浑身一僵,反手抓住苏暖的手,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他们怎么会让你来看我,你是不是答应他们什么了?”

苏暖没多做解释,只说:“你安心在这里等着,姐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M.N会所的负一楼,秦正铭轻易不来,苏暖出去后,被人带到另一间房间,在房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里头有人在说话——

“把人看好了。”

熟悉的声音在苏暖心头千回百转,她想也不想,挣脱开身边的人直接推门而入——

“到底什么条件你才肯放了行之!”

第4章 合作愉快

助理原本在说什么,却被突然闯进来的苏暖给打断了,不悦地皱起眉头,可秦正铭在场,他不好多说什么怕坏了规矩,只好退到一边。

苏暖微微喘气。

秦正铭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有的人就是这样,即使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那,都会让人心生敬畏,而秦正铭就是这样的人。

他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衣,愈发显得他眉目俊朗,清冷无双,修长的手交叉的放在腿上,如玉手指骨节分明,却让苏暖下意识的绷紧身子。

她想到了在顶层倍受秦正铭折磨的一幕,身子狠狠的瑟缩了一下。

却是目光丝毫不退缩,紧紧的盯着他。

这个时候,她更是不能退缩。

她知道没人能破坏秦正铭定下的规矩,可是眼下她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秦正铭迎上她的目光,墨玉色的眸子隐隐约约闪着寒光,那样犀利,想要看穿人心。

仿佛时间都凝固了,过了一会儿,他蓦地勾起唇角。

对助理打了一个手势,一份合同放在苏暖面前的茶几上。

合同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两页A4纸,可每一个字都像是针尖扎着苏暖的心,她深吸了一口气,“卖身?”

苏暖的声音有些颤抖,是难以置信,或是有些悲凉。

卖身于秦正铭,随叫随到。

只是秦正铭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冷着眼看她,“苏小姐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苏暖紧紧捏着手里的合同,像是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什么时候放了他?”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秦正铭好似公正的说了一句。

可是苏暖知道,这是不平等条约,但是她又非签下不可。

也唯有此法。

好在有卖身的期限,两年的时间,熬过去就好了。

签完字后,秦正铭轻睨了一眼那娟秀的字迹,起身朝苏暖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意味深长的笑道:“苏小姐,合作愉快。”

苏暖看着那只手,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

她深吸了一口气,岂料刚伸出手就被他的大手一握,并往他的方向拖拽过去,她的身子歪歪的倒在他胸前。

秦正铭的身上有淡淡的沉水香的味道,是旷日持久也磨灭不了的气息,苏暖鼻尖有些酸,就听见秦正铭的声音贴着她的耳廓——

“苏小姐是大明星,你卖身给我的事情我会替你保密的,否则……你公司那边也不好交代,是吧。”

他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处处为她着想。

苏暖自嘲的笑了一下,“那就多谢秦老板了。”

“唔——”秦正铭忽然咬上她的耳垂。

苏暖疼的往后挣扎,可秦正铭的手紧紧的箍住她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强烈而炙热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她。

苏暖脸色陡然一白。

会所顶层发生的那一幕像一枚炸弹在脑海里碎裂,后背冷汗涔涔,她险些就要站不稳。

就在她以为秦正铭要折磨她的时候,他的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从头上泼下来——

“感谢可不是说说而已,既然这样,现在九点半,会所的夜生活才刚开始,不如苏小姐今晚就开始工作吧。”

第5章 演戏上瘾

“来,喝酒!”

满杯的酒递到苏暖的嘴边,那人明显喝的多,拿着酒杯摇晃,一滴酒飞溅到苏暖的嘴角。

苦涩的。

她微微抬眼朝着包厢门口看了一眼,秦正铭的助理还在门外。

他是在监视自己。

没有办法,苏暖只能硬着头皮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喉中一阵热辣,呛得她眼眶发胀。

这就是秦正铭要她做的工作,陪会所的客人喝酒。

M.N会所在南城的北边,是南城富家公子和小姐最喜欢来消遣的地方,而寻常人连大门都进不来。

刚刚在经过一间包厢的时候,包厢的门是大开着的,她的余光瞥见里头有人在跳脱衣舞,而那些喝高了来了兴致的公子哥们都开始兴奋了,随便抓着人就按在茶几上。

隔着远远还听见女人的尖叫声。

曾经苏暖是听说过南城赫赫有名的M.N会所,只是没想到,秦正铭居然会是这里的老板。

五年了,他从一无所有回到秦家,接掌秦家生意,他是秦老板,再也不是曾经的秦正铭。

就在苏暖出神的时候,突然一张通红看上去分外狰狞的脸靠过来,那人嘴里还吐着酒气,一只手搭在苏暖的肩上。

苏暖吓了一跳,本能的朝后躲,可男人有力的手直接按着她的后脑勺,凑近她笑眯眯道: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呢?小明星?”

苏暖一颤,躲开了他的视线,“不是。”

“甭管你是小明星还是小姐,在这就是得陪大爷我玩,我们来玩划拳!”

苏暖很少玩划拳,一局下来输得惨淡,被人罚喝酒。

一排的烈酒摆在她面前,足足有十杯。

看着她面露难色,几个男人开始起哄了,乱哄哄的:“不喝,那就脱衣服,一件衣服顶十杯!”

苏暖下意识的抓紧衣角,被秦正铭撕破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这是会所的制服,一件白色的衬衣,脱掉后里面就只剩内衣。

此刻她却不知自己因为喝了几杯酒的缘故脸颊微红,比打了腮红还要明艳动人。

再加上她穿着紧身的白色衬衣诱人至极,微微低头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犯罪。

男人心痒难耐,看着苏暖咬唇的动作简直就快把持不住,酒劲上来直接扑过去按倒苏暖,得逞的笑道:

“乖乖,你不脱,我帮你脱!”

五分钟后——

苏暖跌跌撞撞的从包厢跑出去,趴在洗手台边不断的呕吐。

吐到后面都没东西了,连胆汁都吐出来,嘴里顿时苦不堪言。

她捧了一把水,洗去脸上的狼狈。

从白天到现在没吃过一点东西,这会儿胃一阵抽搐的疼。

她微微弯着身子,按在胃部,这样似乎能减缓一些。

却在她转身之际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掐住她的下颌,逼迫她抬头。

苏暖一颤,没料到来人是他。

秦正铭那双墨色的眼瞳隐隐带着嘲讽,他冷眼睨着她,像是看笑话:

“苏小姐演贞洁烈女演上瘾了,一件衣服竟然比喝十杯酒还重要。”

苏暖喝了十杯的烈酒,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会儿看见秦正铭,再听他嘴里说出这些刻薄挖人心的话,一时忍不住。

原本都快抬不起来的手忽然有了力气,踮起脚尖勾住秦正铭的脖子。

将他整个人往下压。

就在秦正铭微微愣神的瞬间,她满是酒气的嘴一下就堵住了他的薄唇。

她也许早就想这么做了,她再听秦正铭说这些话,一定会疯掉。

秦正铭没料到她的动作,一时怔忡。

可一瞬间,口中浓烈的酒气和苦涩逼得他皱起眉头,猛地将她推开:

“你发什么酒疯!”

苏暖摇摇晃晃明显站不稳,一双明眸亮晶晶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泣,她却笑问,像个疯子:“秦老板,这苦涩的滋味不好受吧?”

她虚软的靠在墙上,美眸轻颤,嘴角凝着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看着她在笑,秦正铭恼羞成怒,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都往上拉,“这就不好受了?不好受你也得给我受着,我告诉你苏暖,这才刚刚开始!”

苏暖被他一扯,胃部抽痛的厉害,额头上布满冷汗,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摇晃变得模糊,她再也支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