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心如死灰》是网络作家燕儿飞飞为大家带来的一本新出已完结现代言情小说,爱你我

发布时间:2018-11-09 09:36

韩玉裴天佑小说

爱你,我心如死灰全文阅读

《爱你,我心如死灰》是网络作家燕儿飞飞为大家带来的一本新出已完结现代言情小说,爱你我心如死灰韩玉裴天佑是书中的主人公,此书主要讲述的是裴天佑为了报复,娶了韩玉,然后折磨了她四年,让她失去了两个孩子的故事。韩玉的痴情一点点被磨灭,就连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第一章 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视我

  韩玉用冰块敷着脚踝,低垂着头心事重重。

  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看到裴天佑了,作为她的丈夫,他宁愿每天睡在公司里,也不肯回家看一眼,而她如今不小心伤到了脚,她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他,不是怕他担心,而是怕他会视若无睹。

  正在小心的按摩着,只听到门声响起,韩玉一脸惊喜的看过去,果然是裴天佑,没想到他今天会回来,她连忙站起身,却牵动了脚上的伤,又跌回到沙发里。

  裴天佑仿佛没有看到沙发上的大活人,径直上了楼,回了书房。

  裴天佑很快从书房出来,而韩玉的眼神一直盯在他的身上,看他又要离开,她忍不住开口唤道,“老公。”

  她的声音温柔缠绵,带着无尽的情意,可是裴天佑只是冷冷的看她一眼,根本就不想理她。

  韩玉脸上带着苦笑,又是这样,他永远是将她当成空气,她一时心酸,“老公,我是你的妻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视我?”

  裴天佑一把扔掉手中的文件,一个大步走到她面前,将她从沙发上扯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比冰块更冷,“妻子?你也配?如果不是你用手段害死小洁?我怎么可能娶你?你这个贱人,我的妻子只能是小洁,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这么无耻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好看。”

  “我没有!”韩玉忍了半天的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她摇着头,哭的好不可怜,“我没有,我没有想过要害她,那是一个意外,我们是好朋友啊!我为什么要害她?”

  “为什么?”裴天佑将韩玉扔在地上,丝毫没有听到那一声细微的脆响,“你当然有理由,因为你想嫁给我,而小洁因为挡了你的路,你就如此迫不及待,你害死我的小洁,我没有让你去坐牢,没有让你为她偿命,就是要让你用一生来给她赎罪!”

  韩玉痛的脸色惨白,她手按住脚踝,更痛了,痛的她直吸冷气,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的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哼,”裴天佑冷笑一声,“事到如今还在狡辩,既然你这么犯贱,我就成全你,反正你也只是想做小洁的替身而已。”

  说着,裴天佑将人从地上提起来,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脸狠狠的按在了沙发里,他不想看到她的脸,他也不想听她的求饶声,她只会这么装模作样,装无辜,装可怜,就是那么一张脸,让他看了恶心!

  韩玉只觉得浑身都疼,她想要挣扎,可她的力气完全比不上男人,她的脸被死死的按进柔软的沙发里,她说不了话,连呼吸都困难。

  她不想要这样,她解释过无数次温洁的死与她无关,可是男人一点都不相信,脚在痛,被男人抓住的头皮在痛,不能呼吸了,连胸口都在痛。

  她想说不要,四年了,男人只当她是泄欲的工具,她的挣扎戛然而止,男人毫无前戏,毫无征兆的进入了她。

第二章 我恨你

  韩玉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越来越少的氧气让她终于无法再保持清醒,终于晕了过去。

  而身后的男人还在不停的泄愤,“你凭什么要占据小洁的地位?你这个荡妇,现在表现的这么贞洁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就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小洁!”

  “整个副驾驶都被撞的凹进去,她整个人都这么被碾死,她当时有多痛多无助?她甚至刚刚答应了我的求婚,你凭什么?”

  “韩玉?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你要那么狠心杀了她?”

  男人越说脸越红,丝毫没有发现身下的女人除了随着他的律动而摇晃,已经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所有的折磨,只为了发泄他的满腔恨意,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可以和他的心爱的女人相伴到老,他恨,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你知不知道,这四年来,我看到你就恶心,你就是凭着这么一张无辜的脸骗取了小洁的信任,成为她的好朋友,最后杀了她,你要赎罪,直到你下地狱!”

  直到他彻底释放,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看都不看一眼被他用过的女人,整理好衣服,捡起丢在地上的文件,起身离去。

  一直躲在厨房的小女佣见男主人终于离开了,小心翼翼的跑了出来,摇了摇韩玉的身子,声音颤抖的喊着,“夫人,夫人,你醒醒。”

  她将韩玉翻过身,却发现韩玉已经脸色泛青,出气多进气少了,她吓的直掉眼泪,手足无措,“夫人,你不要有事啊!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她想到什么,连忙去按压韩玉的胸口,又做了半天的人工呼吸,好在韩玉很快就咳嗽一声,醒了过来。

  一醒来,就看到自己如今狼狈的模样,她身上的衣衫不整,腿间还有热流缓缓流出,她头歪向一边,无声的流泪。

  “夫人,你现在好一点了吗?我送你去医院吧!”小女佣一边给韩玉穿衣服,一边流着泪说道。

  韩玉过了好一会才转了下眼珠,微微摇头,“不用了,小敏,如果让他知道你又帮我,又要罚你了,我自己就可以。”

  她现在觉得全身都很痛,尤其是脚踝,裴天佑摔她的那一下有点狠,可能已经骨折了。

  她之前去郊区山上写生的时候不小心滚落了几个台阶,去医院看过,有些骨裂,因为问题不大,所以只需要静养就可以,现在恐怕是不行了,因为脚踝已经肿的比馒头还大了。

  她勉强收拾好自己,叮嘱小女佣好好看家,自己则是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家,准备出了小区再打车。

  他们住的是高档别墅区,她好不容易走出了小区,却是一辆车都没有看到,家里有车的,但是她自从四年前出了车祸,她就再也不开车了,而裴天佑不允许家中的佣人给她哪怕一丁点的帮助。

  小敏那个孩子因为帮助她,已经被裴天佑惩罚过不止一次了,甚至还有一次差点被开除,而小敏还有一家人要照顾,非常需要这份高薪工作,她不能连累她。

第三章 你怀孕了

  等了好久,还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她的脚疼的直冒冷汗,脸色惨白,只是此时她的肚子也越来越不舒服了。

  其实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就有一些钝痛,只是脚痛的太过厉害,她没有在意,而此时越来越疼,疼的她浑身虚弱无力,再也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韩玉再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鼻子中闻到的是难闻的消毒水味。

  一名上了年纪的护士正在给她测血压,见她醒来,板着脸教育她,“你醒了,孩子没事,不过你也要小心啊,毕竟是怀了孩子的,怎么还这么不在意,不节制就算了,还做剧烈运动,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恐怕孩子就保不住了!”

  韩玉只觉得晴天霹雳,她竟然怀孕了?她怀了裴天佑的孩子!

  她与他结婚四年来,不是没有怀孕过,他们结婚第五个月,她就怀了身孕,那时候她以为她可以得到他的哪怕一点怜惜,可是没有,他恨她,自然也不会在乎她的骨肉。

  就在她满心期盼的想着等孩子生下来后的生活时,他又生生的,亲手将她推进了地狱!

  他将怀孕四个月的她拖到了手术台上,用绳子将她绑紧,一点麻药都不给她用,就那样生生的将她的孩子打掉了。

  她能感觉到冰冷的器具伸进她的身体里,将她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夹成碎块,再拽出体内。

  她痛苦的嘶吼,绝望的哭求,可是没有用,他就站在病床前冷冰冰的看着,仿佛是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

  后来他还将盛着夹成碎肉的盘子给她看,她大吐特吐,从那天开始,她一口肉都吃不得。

  她连续做了两年半的恶梦,直到被一名心理医生治好,她才不会再在做梦的时候听到婴儿的哭声,那时候,她不止一次想到死。

  也就是那一次,她伤到了子宫,想要怀孕就非常困难了,而男人更是觉得她这样方便,不用采取避孕措施,还不会让她怀孕。

  而护士的话让她尘土的记忆牢笼打开,她忍不住浑身冰凉,她一点都不敢保证男人不会再次要她打胎,如果被男人知道了,他会怎么办?

  她一点都不敢赌他的一丝心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容易了。

  知道她醒了,很快来了一名医生,他以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这位小姐,你现在怀孕9周,正是不稳的时候,要时刻注意。”

  “还有,你的身体底子不好,身体也很虚弱,还有你的脚,右脚脚踝骨折,因为怀孕的缘故不能随意用药,好在伤的不算严重,只要精心调养还是能完全恢复的。”

  韩玉呆呆的听着,她现在还没有从自己怀孕的消息中回过神来,直到医生说,“我们已经给您的先生打了电话,希望你们夫妻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将身体调养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出来。”

  中年医生最后的口吻带上了几分柔和,但韩玉却一瞬间觉得天都塌了,他知道,他竟然知道了!

第四章 你不配

  医生刚刚离开,门又一次被打开了,而此时的韩玉已经是惊慌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来人看她的样子,不禁快走几步到她的病床前,问道,“小玉,你怎么了?”

  韩玉瞪大了眼睛,“李如笙?怎么是你?”

  李如笙伸手扶她躺好,一脸的担忧,“小玉,你这是怎么了?我感觉……我感觉你过的一点都不好。”

  韩玉听到李如笙的话,苦笑一声,却是叉开了话题,“如笙,你现在怎么样?你不是在美国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如笙深叹一声气,只好顺着她的话回道,“我在半年前就陪琳琳一起回来待产了,琳琳刚生了宝宝,正好家里想要让我回来工作,倒是你,几年没有消息,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小区门口看到你的时候有多么吃惊。”

  “琳琳也回来了?”韩玉仍旧对自己的情况避而不答。

  “是,本来琳琳也想来的,只是孩子太小,现在离不开她,她下午就会来看你。”

  韩玉苦笑,周若琳是她的好朋友,当年喜欢上自己的上司李如笙后,就大胆的追求,如今也算是求鱼得鱼,不像她,一点用都没有,把自己搞成这么糟糕的样子,她怎么敢和朋友说呢?

  周若琳性格张扬又豪爽,当年结婚的时候她追随着李如笙去美国,还特地来祝福过韩玉,而韩玉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对方,裴天佑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因为他认为是她杀了他心爱的女人,他要报复,这一报复,就是四年。

  想到这里,韩玉脸色有些发青,她的孩子!现在裴天佑已经知道了孩子的事,这个孩子他肯定不会留的,要怎么办?

  她双手抚过肚子,眼神逐渐坚定起来,无论如何,她这次一定要将这个孩子保住,就算他不认,这也是她的骨肉。

  她对着李如笙露出乞求的目光,“如笙,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我想离开,我现在就想出院!”

  她的声音虚弱,但说出来的话却不容质疑,李如笙皱着眉不赞同的说道,“不行,你现在太虚弱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护自己呢?而且你也要为孩子着想啊。”

  韩玉低头摸了摸肚子,正是为了孩子着想,她才必须离开,否则她是保不住孩子的。

  “如笙,求你了,你带我离开吧,我不能留在这,求求你,我求求你……”

  李如笙皱着眉头不赞同,“不行,你现在很危险,如果就这样出院,你出事了怎么办?你难道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李如笙刚当了爸爸,他将自己的儿子当宝贝,当成老天给他最美好的礼物,所以他一点都看不得别人不珍视自己的孩子,尤其还是孩子的母亲。

  韩玉忍了半天的泪水还是掉了下来,她挣扎着起身,拉住李如笙的衣袖,若若哀求,“如笙,你先带我走好不好,正是因为我怀了孩子,我才不能留下来,等我以后再给你解释,求求你带我先离开。”

  正在此时,木门被一脚踢开,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第五章 你个贱人

  韩玉一看到进来的人,立刻如临大敌,她本能的捂住肚子要向后退,却差点掉到了床下,正好被李如笙眼急手快拦住了。

  看着被一个陌生男人小心呵护住的女人,裴天佑只觉得大脑发涨,他呵呵冷笑着,“韩玉,你个贱人,竟然这么快又勾引了一个男人,你居然还怀孕了,是不是这个男人的贱种?真是下贱!”

  韩玉不停的摇头,“不是的,如笙只是我的朋友,你不要误会!”

  “误会?我怎么可能会误会你呢?你不就是顶着这么一张装纯的脸出去招摇撞骗吗?要不是这样,当年怎么会有司机宁愿拼着去坐牢也要帮你杀了小洁?既然有了野男人,你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装可怜,你真是让人恶心。”

  “现在竟然还怀了别的男人的孽种,你以为我会让你留下吗?静静,马上联系医生,给她做手术将孩子拿掉。”

  男人说的毫不留情,而这时候韩玉才发现跟在裴天佑身后的韩静,她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哭求道,“姐姐,你帮我求求天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天佑的,我没有其他的男人,是天佑误会了!”

  这时候韩玉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她本能的抓紧了李如笙的衣袖,就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如笙这才知道韩玉为什么要坚持离开医院,而韩玉所说的她怀了孩子,才不能留在医院,而那个她的丈夫,竟然会这么对她。

  韩静从裴天佑身后走了出来,看着韩玉,一脸的为难,“小玉,你怎么会这样呢?虽然天佑对你是不算太好,可你也不能给他戴绿帽子啊?”

  “你这样如果被外人知道了,以后裴家在林市不就名声扫地了吗?你现在竟然还让这个男人陪着你,简直是太不应该了!”

  韩静的话更是让裴天佑火帽三丈,他刚一接到护士的电话说韩玉晕倒住院,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医院,谁知道刚刚在门口的时候,却听到她竟然要求另一个男人带她离开。

  甚至还说什么因为有了孩子才不能留在这里的鬼话,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什么因为怀孕才必须离开,她竟然真的在外面找男人。

  李如笙一时愣住,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裴天佑一脸冷意的看着他,“你就是韩玉的野男人?怎么?你也被她这张脸吸引了?”

  “我看着倒是不怎么样,真不知道是你眼瞎,还是说这个贱人床上功夫太好了,让李家的三公子也爱不释手呢。”

  韩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的丈夫在好朋友面前如此诋毁她,她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

  裴天佑几步走到病床前,一把将韩玉的手抓起,看着她的眼睛,恶劣的笑着,“你是不是很饥渴?在我的面前还要和野男人拉拉扯扯的,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怕?”

  怎么可能不知道怕?她从结婚第一天就知道怕了,只是她苦苦熬着,总觉得自己会柳暗花明,可是现在,她更加怕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