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诗怡沈毅是现代言情小说《一念爱情,一念年华》中的主角,此书为网络作家小酸奶最新完结

发布时间:2018-11-09 09:36

汪诗怡沈毅全文阅读

一念爱情,一念年华全文阅读

汪诗怡沈毅是现代言情小说《一念爱情,一念年华》中的主角,此书为网络作家小酸奶最新完结作品,全文讲述的是汪诗怡为了救自己的弟弟代替妹妹嫁给了奇丑无比的沈毅,本以为这一段充满着金钱交易的婚姻并不会幸福,可谁知沈毅的丑陋是假的,就连坏脾气也是假的。

第一章 婚礼

  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宾客满座,但每个人脸上的深情都难以言说。

  今天结婚的男主人公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毅,真正跺一跺脚商业圈都会颤三颤的人物,但是却没有人羡慕女主人公。

  沈毅奇丑无比,在上流社会中也是出了名的,不过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而已。

  汪诗怡端坐在巨大的梳妆镜前,妆容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在她身后站着一个趾高气昂的女人。

  “姐姐,我觉得你今天应该很开心,毕竟是你嫁人的大喜日子,别苦着个脸啊。”

  “现在知道我是你姐姐了?你把我推入火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想过吧?假惺惺的有什么意思?”汪诗怡冷笑,透过镜子看着自己所谓的妹妹。

  本来应该嫁给沈毅的不是她,但是却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用亲弟弟的病症逼迫着走上了红地毯。

  如果自己不代替她嫁人的话,生命垂危的弟弟就要被停药,眼睁睁的在医院里等死。

  她相信父亲是能够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毕竟在母亲死后,她和弟弟对于父亲来说就只是拖累,后妈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爸爸迷的神魂颠倒,眼里就只有他们母女两个,汪诗怡自己和弟弟在家中是可有可无的。

  “这话时怎么说的啊,路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没有人能够逼迫你,难道你想在婚礼当天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被迫的吗?还是说让他们都知道你还惦记着前一个男人?”汪晴儿贴在汪诗怡的耳边轻声说着,眼底有怨毒的光芒闪烁。

  汪晴儿从小就看不惯这个所谓的姐姐,不过是自己的父亲跟个短命的女人生下来的拖油瓶,还带这个小拖油瓶,要跟她分享家族里的一切?想都不要想!

  就算在医院里躺着的汪明怀是个病秧子,那也算是个男丁,如果真的有一天继承家产的话,也比她一个女儿有分量,所以她要扫清一切的障碍,让这两个姐弟都乖乖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想到这里,汪晴儿轻轻一笑:“你放心,只要你嫁出去,我肯定会好好对待哥哥的,毕竟我们也是有一半血缘关系的人。”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不然的话,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你别以为我真的是任你欺负的。”汪诗怡横了一眼汪晴儿,对她比了个闭嘴的手势,自己拿起梳妆台上的粉底为自己补妆。

  “我当然不会忘记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汪晴儿直起身来,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转身离开。

  偌大的梳妆室内就只剩下了汪诗怡一个人,她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就要嫁给一个连一面都没有见过的人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更多的是无奈,她没有想到曾经疼爱自己姐弟俩的爸爸现在能够接受这么荒唐的决定,不过她没得选择,就算付出一切,也不可能让弟弟死!

  汪明怀得的是肾衰竭,每天庞大的医疗费用不是她现在能够承担的起的,但是总有一天,她可以将弟弟接到身边!

  “新娘子准备好了就走吧。”

  梳妆室的门被推开,身着西装的大汉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对汪诗怡说。

  汪诗怡点点头,自己拎着裙摆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留恋,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不后悔!

  长长的红毯铺到了她的脚下,她一步步走出去,尽头台上背对着她站着个男人,宽肩窄腰大长腿,就算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也能看的出来身材分外的结实,充满着力量感却不过分臃肿,一头短发干净利落,梳理的十分整齐。

  汪诗怡缓缓的走到了他的身后,过了今天,这就是她的丈夫了。

  男人转身,底下看客有一瞬间的慌乱,汪诗怡更是小小的惊呼了一声。

  他有着天神一般的身材,和魔鬼一样的脸。

  男人满脸的皮肤都是褶皱,凹凸不平,几乎没有眉毛,眼睛一大一小,眼角严重下垂,鼻梁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缩在里面,鼻头倒大的可怕,厚嘴唇遮不住参差不齐的黄牙。

  “我是沈毅。”男人开口,声线低沉磁性,很是好听,但配在这样一张脸上,真的是让人无所适从。

  “原来这就是沈毅啊,神龙见首不见尾,听说貌不惊人,怎么知道会丑成这个样子!”

  “小心,别让别人听到!你看他一眼都这反应,别说要嫁给他的人了!”

  “新娘子长得真好看啊,能嫁给他估计就是因为他家里有钱,不然还能是什么理由?”

  底下的宾客议论纷纷,虽然都迫于沈毅身份的压力放小了音量,但是并不代表汪诗怡听不见。

  “我……”汪诗怡张了张嘴,只挤出一个字来,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好了,婚礼可以开始了。”沈毅丝毫没有等她说话的意思,回头对司仪摆了摆手,继续背过身去。

  汪诗怡悄悄拍拍胸脯,还是看背影比较好一点,正脸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了的。

  婚礼过程比想象中简单很多,沈毅留下来应酬,汪诗怡被护送上了房间里。

  套房很豪华,汪诗怡没有开灯,看着灯火闪亮的窗外,思绪有些飘飞。

  自己的生活,从今天开始,就已经不一样了,这样的选择她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为了弟弟,她没有别的办法。

  等了很久,天彻底黑了下来,这一天的劳累让汪诗怡昏昏欲睡,就在她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骤然传出一声巨响,还没等她在睡意中挣扎出来,身体就被人压住了。

  浓郁的酒气包裹住她,她睁眼一看,沈毅正垂头看着她,两人距离不过毫厘,她清楚的感觉到了男人身体上的变化。

  “你干什么!”汪诗怡大惊失色,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嗯?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不是你应该的义务吗?”沈毅满嘴酒气,拽住汪诗怡的衣领狠狠的扯了下去,大片雪白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第二章 勇气

  “走开!”汪诗怡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顺势在床上打了个滚,婚纱大裙摆裹在身上,堪堪隐藏暴露的春光。

  沈毅慢慢坐起身,即使在昏暗的室内,也能看的出来他的醉态以及奇丑无比的面容。

  “你是在拒绝我?没关系,明天离婚,你就可以走了。”他无情的说道,站起身后缓缓走到了汪诗怡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行,我不能跟你离婚!”汪诗怡下意识的喊了出来,而后才发觉自己的语气有些急躁。

  “哦?拒绝我,又不想跟我离婚?怎么?在我身上还没有得到好处,觉得不能放手是吗?”沈毅一席话说的露骨,绿豆眼紧盯着汪诗怡的每一分表情变化,露出嘲讽的笑容,参差不齐的黄牙丝毫没有掩饰,全都支棱在外面。

  “我……不是这个意思……”汪诗怡想起来弟弟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面容,支起身子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臂搂住了沈毅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我只是没有准备好,你想的话,就来吧。”

  说完,她柔嫩的小手沿着沈毅西装扣子向下延伸,生涩的开始解他的腰带。

  沈毅能够察觉出她动作的不熟练,在汪诗怡看不见的角度,他眼底闪烁过一丝冷冷的光芒,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

  “看来,你还真是能付出很多东西啊。”沈毅说了句语焉不详的话,当下也不客气,一俯身,毫不犹豫的压了上去,两下就将碍事的衣服撕了个彻底。

  汪诗怡紧紧的咬住了嘴唇,闭上双眼在内心轻轻叹了口气,撕裂的痛感来袭的时候,一滴泪水无声的滑落过她的眼角,渗入枕头内,没有痕迹。

  第二天一大早,汪诗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沈毅的身影,只剩下满身的痕迹和一动就酸疼的腰肢告诉她昨天晚上却是发生过什么。

  “少奶奶,您醒了,少爷吩咐过,您醒来后直接回宅子内就好。”

  听到说话声,汪诗怡才发现旁边恭恭敬敬站这个约莫四十岁年纪的女人,看打扮像是佣人之类的。

  汪诗怡甩甩头,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去接受,她勉强想要自己爬起床,却发现软绵绵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昨天晚上沈毅把她折腾到后半夜才算放过她,所有的后遗症都留到了今天。

  佣人见状,连忙上前搀扶着汪诗怡起床,服侍她穿好衣服后,一路护送下了楼,丝毫没有对她身上大片的痕迹表现出任何不一样的情绪。

  到了沈家宅子的时候,纵然汪诗怡的家里也算得上是在本市有一定地位的,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实在是太豪华了,整栋别墅伫立在半山腰,依山傍水,甚至直接修了一条路通往山下,在院子内有亭台楼阁,每一寸细节都能显示出来主任有良好的艺术修养和审美眼光。

  车辆开进去之后,拐了好几个弯才到达主屋的门口。

  汪诗怡深吸了口气,这就是自己将来要生活的地方,另一种意义上也将是她的囚笼。

  还没等她推门,门就在里面被打开了。

  “少奶奶,房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在三楼左手边第一间,希望您会喜欢。”佣人说完,去拿汪诗怡的行李。

  “哟,我说这是谁呢,大早晨起来的就能进门,原来是我们的大少奶奶,看着真是有这么个意思。”

  一道甜腻腻但语气尽显尖锐的女声传来,汪诗怡循声望去,就看见二楼的走廊栏杆上靠着个身穿黑裙子的女人,即使在早晨起来也化了个整妆,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正斜睨着汪诗怡。

  “你好,第一次见面。”汪诗怡好脾气的笑了笑,她现在很累,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当下也没想太多,迈步就向着楼梯走去。

  “我让上去了吗?”那女人在汪诗怡即将拐上三楼的时候把她拦住了。

  “有什么事儿吗?”汪诗怡拢了拢衣领,将身上的红痕稍作遮掩。

  “你这样的女人跟沈毅在一起,没别的就是为了钱吧?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告诉你,你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女人说着,狠狠推了汪诗怡一把,汪诗怡没有稳住身形,往后倒去,下意识的抓住身边能够抓住的东西。

  女人没想到汪诗怡能够有这样的反应,衣角被抓了个正着,惊叫出声,随着汪诗怡一起摔在了楼梯上。

  “怎么?刚刚进了我家门,就这么热闹?看来昨天晚上是放过你的太简单了?”男人的声音冷冷的传来。

  “哥哥!她觉得我挡到她的路,就推我!”压在汪诗怡身上的女人扁扁嘴哭出声,一双大眼睛梨花带雨,让人看着就心疼。

  汪诗怡张嘴却没有发出声来,后腰疼痛十分剧烈,让她站都站不起来。

  “过来,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沈毅的声音柔和下来,却是对着那女人招手。

  沈甜甜得意一笑,爬起来就往沈毅身边跑,还没忘记用高跟鞋踩了汪诗怡撑在地上的手。

  沈毅检查过沈甜甜身上没有伤势之后才算放下心,抬头看见汪诗怡还趴在楼梯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还在那里是等着别人扶你呢吗?要是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对甜甜有哪里不好,我会让你知道沈家大夫人的名头不是那么好当的!”

  汪诗怡终于恢复些许力气,缓慢的爬起身,胡乱点点头,强撑着自己的步伐不要出乱子,头都没有回,径直向着楼上走去。

  “你看看新嫂子像什么样子,真想不通哥哥你为什么会娶了这么一个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她……”

  “好了。”沈毅打断沈甜甜的话:“不早了,你该去上课。”

  说完,他安排人将沈甜甜送上车后,上楼回到书房,正是汪诗怡房间的隔壁。

  坐在书桌前,沈毅喘了口气,在抽屉中拿出一个小盒子,取出其中精巧的工具,照着镜子在脸上小心的滑动着。

  镜子中那张惨不忍睹的脸随着他的动作渐渐变化,一张英俊略显邪气的脸被映照出来。

第三章 是他

  硬挺剑眉下是自带三分笑意的桃花眼,本是温柔的长相,却因为他浅琥珀色眸子中的冷意而让人丝毫不敢亵渎,高挺的鼻梁山根饱满,鼻翼上有一颗小小的痔,薄唇唇色及其的淡,轻抿的时候左脸颊有不显眼的酒窝。

  “好了,出来吧,你对这个女人怎么看。”沈毅把面前的东西一推,目视前方说了一句话。

  “她重要吗?”沈毅身后传来沉稳的声音,一道黑影骤然出现,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他刚刚藏在哪里。

  “重要也不重要,我需要一个人堵上那些老家伙们的嘴,不过她要是识趣的话,我不介意给她好一点的生活,看起来也就是一个为了钱的女人,不然怎么会嫁给我?”沈毅的语调中有调笑的意味,他伸出一只手指,缓缓的划过了自己的侧脸。

  “当然,她的家底我已经完全查清楚了。”

  一个小小的U盘递到了沈毅的手上,他随意插进电脑,浏览着关于汪诗怡的所有资料,没什么太出彩的地方,唯一让他有点诧异的是,那个女人竟然是为了弟弟嫁给自己的。

  “真是可贵的亲情,我都要感动了,找人看着她弟弟点,要是这个女人真的不识抬举,那就是最后一个筹码。”沈毅言语间不带任何情绪。

  “是。”身后那人应了一声,紧跑两步,抓住窗台毫不犹豫的蹿了出去,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用了五秒钟而已。

  “有意思。”沈毅双手架在下巴底下,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

  汪诗怡并不知道这一切,她把自己疲倦的身体扔在床上之后,连给她准备好的睡意都来不及换,就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中。

  没过多长时间,她的卧室门被推开,沈毅大步走了进来,见到汪诗怡已经熟睡后,不由得愣了一下,冷冽的视线停留在了她手上的一片红肿之上,他眉头微微皱起,坐在床边捧起她的手,仔细查看后确定是高跟鞋踩伤的,心中莫名涌起了些许类似于愤怒的感觉。

  既然受伤了为什么还不说呢?

  沈毅发觉自己的情绪后,眉头皱的更深了,眼前的女人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不值得自己这么上心。

  左思右想,沈毅还是叫来了家庭医生,嘱咐过不能将汪诗怡在睡梦中惊醒后,才算放下点心,回到书房处理堆积成山的公文。

  汪诗怡早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红肿的手已经被包扎好了,床头柜上还有消炎的口服药。

  她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因为沈毅的话,她其实不会受这么大的委屈的。

  婚后的日子没有她想象的难过,除了每天沈毅都会出现在她的房间内,例行公事一般占有她一次以外,其他时间都算不错。

  生活平静又没有希望,唯一好的地方是,医院的医生跟她联系过,弟弟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只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就可以换肾。

  她的付出也算是有意义了。

  “今天收拾收拾,跟我去参加个宴会。”沈毅今天回来的分外的早,给汪诗怡扔了一套礼服后,冷冷的说道。

  汪诗怡点点头,她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沈毅喜怒无常,她不想去挑战这个男人的底线。

  加长林肯已经在门外等候,汪诗怡收拾妥当之后,挽着沈毅的手臂上了车,坐在后排,她忍不住偷偷看了眼沈毅,如果沈甜甜跟他是亲兄妹的话,怎么可能血缘关系如此近的人,差的这么多呢?

  不过也无所谓了,跟谁在一起都是一样的。

  左右不过是交易而已,她用自己的一生,换弟弟平安无事。

  “你在这里等等我。”沈毅带着汪诗怡来到会场外,趁着人少,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汪诗怡看着沈毅远去的背影,无奈的苦笑。

  没过多久,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这个声音汪诗怡很是熟悉,连忙挂上了笑容转身,结果入眼却是她完全陌生的一个人。

  “等什么呢?进去啊,不过你要记住,跟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暴露我们的关系。”沈毅嘱咐道。

  “是……是你?”汪诗怡有些不可思议,面前的人俊朗的像是太阳神,眉眼称得上精致却丝毫不影响英气,正带着浅淡的笑容看着她。

  “是我。”沈毅挑挑眉,展开手臂揽住了汪诗怡的肩膀:“走吧,今天不能迟到。”

  汪诗怡迟钝的跟着他往里走,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不可置信的将目光凝聚在沈毅的脸上。

  “为什么要骗我?”汪诗怡一字一句的说道。

  “骗你?你有什么值得我去骗的?”沈毅嗤笑一声,这个女人看来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这不算欺骗吗?”汪诗怡压抑着愤怒,在牙关里挤出几个字。

  “怎么?你比较喜欢我之前的样子?”沈毅听出了她的不甘,却丝毫不在意,不过就是个用来利用的女人,不配有自己的情绪。

  汪诗怡冷冷的笑了一声,不再言语,沉默的跟着他进了宴会厅。

  “沈大少第一次带人来啊,不给介绍一下吗?”

  刚刚进去就有人前来敬酒,汪诗怡只能带上了微笑,在家族中长大的她很明白这种宴会代表了什么,总不能在这种时候给沈毅丢面子。

  “沈大少,又换女人了?”另一边又有人过来,言语中分明带着对汪诗怡的调笑。

  “闭嘴。”沈毅周身的气场骤然冷了下来,皱眉看向那人。

  “好好,知道了,是我说的不对,不就是个女人,至于让沈大少动气吗。”那人自讨没趣,还是过来敬了杯酒。

  就算有沈毅挡着,汪诗怡也没有少被灌,结束的她已经有点站不稳,她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沈毅也少见的真的有些醉,一把打横抱起汪诗怡,大步向着电梯走去,房间已经定好,每次宴会都会给他预留专属房间。

  大床很是柔软,汪诗怡看着房顶上的台灯和沈毅在她面前放大的脸,突然多了几分清醒。

第四章 情绪

  “你到底为什么骗我!”汪诗怡一把推开了沈毅,眼底满是认真,还带着不堪的怒意。

  沈毅没有想到两次被拒绝,酒精上头耐心也没有太好,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抬手按住汪诗怡的后脑就将嘴唇贴了上去,没想到的是唇间一阵刺痛,让他低呼出声。

  “你敢咬我!”沈毅拉开距离,躬身盯着被他拢在身下的女人,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真的受不了!从一开始你就是欺骗我的!如果不是今天需要的话,你还不准备告诉我这个事实吧?想要瞒着我一辈子吗?还是说你觉得那样的情况下我还嫁给你才算是真心的?这样的试探有意义吗?”汪诗怡终于将心中所想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最忍受不了的就是欺骗,当年父亲对于母亲的欺骗她都看在眼里,真相揭穿的时候导致母亲受不了心里压力崩溃自杀,她永远记得自己进了浴室之后,地上流满了属于母亲的鲜血,那个对她最好的女人,用刀片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就是因为被男人欺骗!

  沈毅没有想到汪诗怡的反应会如此之大,不过是一个相当于买来的女人,竟然敢跟他闹这样的脾气,真的是之前对她太好了吗?

  “你再拒绝我一次,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沈毅的声音彻底冰冷下来,桃花眼中带着暴戾的情绪。

  “我……”

  汪诗怡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沈毅解开领带堵住了她的嘴,一只手牢牢的捏住了她的两个手腕反按过头顶,又一次俯身压了下去,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

  汪诗怡激烈的挣扎,将自己所有的力气都用上,却丝毫撼动不了沈毅,毕竟力量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漫长的折磨,让汪诗怡连哭都哭不出来。

  “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重要,你也没有资格来质问我,还有,今天你看到的一切都不能说出去,如果在别的地方散播出关于我真实面容的任何一点消息,我都会拿你是问,懂了吗?”

  沈毅斜咬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偏头看着身边已经彻底瘫软的汪诗怡一眼,警告的意味很是明显。

  汪诗怡沉默了很久很久,而后开口:“我们离婚吧。”

  “嗯?”沈毅没想到她会敢这么说,压低嗓音问道:“你确定?”

  “对,我没有办法跟一个欺骗我的人一起生活。”汪诗怡声音不算太大,却异常的鉴定。

  不管怎么样,这是她的底线,丝毫不能更改,就算这段时间她对于沈毅有那么一点依赖的感觉也是一样。

  “欺骗你?”沈毅反问:“我有需要对你解释的吗?你未免把自己看的也太重要了,告诉你,离婚绝对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跟汪诗怡离婚!本来就是为了堵住公司那些老家伙的嘴,如果离婚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汪诗怡没有再回应,她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

  “我不松口,你看看谁敢让你离这个婚,别忘了,我们已经有证了。”沈毅说完,尽量忽略自己心中那种很堵的感觉,不让情绪露丝毫端倪。

  结婚不多不少两个月,面前的这个女人他却一直没有看透过,不过他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猜测。

  汪诗怡点了点头,裹着被子沉沉睡去。

  第二天,沈毅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女人已经不见了,枕头边上给他留了张纸条。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坚持下去。

  简单的一句话,写的恨潦草,能够看出主人的匆忙或者慌乱。

  沈毅的脸色终于彻底的阴沉了下来,拿起手机播汪诗怡号码,不出所料的是关机。

  他攥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用劲,指节的骨骼紧绷发白。

  “给我找到她,一个小时之内,不然你们就准备好集体失业吧。”沈毅冷冷的说道。

  电话那边的丝毫不敢多说什么。

  只用了半个小时,信息资料就传回。

  “想在我手心里逃脱?下辈子吧。”沈毅低声自语,冷笑一声,给手下吩咐了两句。

  汪诗怡走在大街上,身上还穿着昨天参加宴会的礼服,她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个工作,弟弟即将要换肾,她跟着沈毅这段时间也攒下了一点钱,再赚一些应该可以应付,等弟弟好起来,就可以彻底脱离那个家。

  以她的气质和学历,找了好几个工作,却莫名其妙的被拒绝,终于有一家模特公司通知她第二天去面试。

  得到这个机会,汪诗怡十分的激动,模特报酬并不低,也许她可以更快的赚够给弟弟看病的钱。

  来到模特公司,早就已经有人在门口等她。

  “进来吧,总裁亲自给你面试。”接待面无表情的说着,把汪诗怡带到顶楼办公室门前,转身离开。

  汪诗怡挂起自信的微笑,推门进去之后,笑容一点点僵硬在了脸上。

  “好好的夫人不做,来打工对吧?”沈毅将手上的文件重重摔在桌子上,唇边挑起一抹笑意:“那就好好工作,相信我,你出了这个门,不可能找到下一份工作。”

  汪诗怡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娇俏的脸上有隐忍的情绪,原来都在他的掌握中吗?那自己的挣扎还有什么意义?

  “放心,你不用这个样子,既然你不想过之前的生活,我就用员工的准则来要求你,怎么样?”沈毅说着,表情彻底冷了下来,甩手将文件夹扔了过去。

  汪诗怡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一个不小心没有接住,里面的纸片散落出来。

  “捡。”沈毅只说了一个字。

  汪诗怡脸上笑容不变:“好。”

  语毕,她弯下腰,将文件一张张捡了起来,收好后放在了沈毅的办公桌上。

  “不错,去站台吧。”沈毅说完这句话,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几个数字,不多时办公室内进来一个打扮的千娇百媚的女人,超短裙堪堪遮住了翘臀,脚下的高跟鞋至少有十公分那么高。

第五章 误会

  “小刘,你带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沈毅把后四个字咬的很重。

  刘琳达上下打量一遍汪诗怡,小手遮住红唇咯咯笑出声:“这样的坯子可不好带呢。”

  “放心,我能吃得了苦!”汪诗怡连忙开口,眼中带着期翼的光芒。

  “那就行。”刘琳达一步三摇走到汪诗怡身边,轻拍她肩:“跟我走吧。”

  在汪诗怡没有看见的地方,两人对了个眼神。

  汪诗怡没有想到,所谓的模特与她所想的大相径庭。

  刘琳达让她穿了件十分单薄的衣服,在公司大楼门口站了整整一天,连口水都没有让她喝。

  来来去去的员工都在看她,议论纷纷。

  天擦黑,沈毅终于下楼。

  “怎么样?舒服吗?”他站在汪诗怡的面前,似笑非笑,还是一副丑陋的面容。

  汪诗怡嘴唇苍白,嗓子干哑到说不出话来。

  “这是给你的,明天继续。”沈毅在钱包里随意的抽出一叠钱,塞到了汪诗怡的手里,扬长而去。

  “谢谢。”汪诗怡挤出两个字,喉咙疼的不行。

  汪诗怡刚刚走出公司的门,骤然间就被车灯晃了眼睛,一辆玛莎拉蒂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她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

  “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我嫂子吗?怎么?来给哥哥看门了?”下车的人是沈甜甜,踩着小高跟走到了汪诗怡的面前,趾高气昂的从眼皮子底下看人。

  汪诗怡刚想说点什么,沈甜甜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她连躲闪都不及,脸颊瞬间红肿起来。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凭什么能站在哥哥的身边?不就是凭着这张脸吗?”沈甜甜甩手就要补上一巴掌。

  汪诗怡抓住她的手腕,丝毫不客气的抡圆胳膊,回敬了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沈甜甜的脸上。

  “我就当你这是在夸我年轻了,告诉你,就算你跟沈毅没有血缘关系,你名义上也是她的妹妹,有小心思自己就收好了,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帮你传播出去,反正到时候名声不好听的不是我。”

  汪诗怡丝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沈甜甜是沈毅父亲好友的女儿,因为父母早亡,所以在沈家住了下来,对外宣称是沈毅的妹妹,凑巧的是,两家都姓沈,所以刚听说都会以为是亲生的。

  汪诗怡知道这件事还是当时在家里的时候她父亲无意间说起的。

  “呵呵,那又怎么样?我跟哥哥这么多年的情谊,轮不上你来说什么,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沈甜甜自己没有再往下说。

  “是吗?这么多年的情谊,你们两个之间还什么都没有,不更是说明了他对你没有丝毫的意思?就算我没出现,这个嫂子的位置也不是你一个妹妹能够染指的,你还没有看明白吗?”汪诗怡甩开沈甜甜的手,退后半步挺直了脊背,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沈甜甜一张脸青一阵红一阵,彻底阴沉下来,不动声色的向身后招了招手。

  四个大汉在角落中冲了出来,为首一个抓住汪诗怡的领子就往大楼后面没人的地方拖。

  汪诗怡觉得不好,张嘴要喊,就被牢牢的捂住了,丝毫没有挣脱的余地。

  阴暗的角落中,传出肉体的碰撞声和女人压抑的痛呼,沈甜甜点燃一根女士香烟,得意的坐回了车内。

  汪诗怡没想到沈甜甜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汉的拳脚无情的砸在她身上,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尽量抱住自己的头,蜷缩在地上,瘦弱的身躯不停的颤抖着。

  不知道是谁,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剧烈的疼痛瞬间来袭,汪诗怡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四个大汉见她没有了声息,纷纷停下施虐的举动,其中一个借着路灯的光芒低头一看,不由得紧张起来,伸手戳了戳领头的:“大哥,地上有血!”

  刺目的腥红在汪诗怡的身下蔓延,很是吓人。

  “不好了,她好像真的出事儿了!”领头大汉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沈甜甜的身边,慌张的说着。

  沈甜甜被吓了一跳,嘴里的烟都掉了出来:“不是说让你们下手有点分寸吗?怎么会这样?”

  “你快点去看看吧,我们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可不关我们的事儿!”大汉声音都有点抖,打人和杀人可不一样,他们拿钱办事儿,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值当了。

  沈甜甜心里有些慌乱,连忙拐进去,看见情形皱起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情况紧急,她也害怕汪诗怡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无奈只能先打了120。

  救护车来的很快,待到汪诗怡进了手术室,沈甜甜才发觉没有办法跟沈毅交代,只能硬着头皮给沈毅打了电话。

  沈毅所在的地方离医院有四十分钟的车程,可不过二十分钟,他就出现在了手术室的门外。

  “怎么回事?下班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为什么在手术室?”沈毅呼吸还没有调匀,一边说一边大口喘着粗气。

  还没等沈甜甜说话,手术室里的医生出来了。

  “谁是伤者的家属?来签一下同意书。”

  “给我。”沈毅毫不犹豫上前。

  “先说好,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但是伤者太虚弱了,肚子又受过重击,也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孩子恨可能保不住。”医生抬眼看了看沈毅,又加了一句:“真不知道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能让一个孕妇营养不良到这个程度,我看着她穿的衣服像是工作服吧?身体不好你还让她在怀孕三个月之前上班,对她的身体和孩子的身体都不好。”

  沈毅胡乱的答应着,看都没看就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医生急急忙忙的回到手术室后,走廊里就剩下沈毅和沈甜甜傻傻的站在那里。

  “你听清楚了吗?她有孩子了!”沈毅近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了,丝毫没有预兆,沈毅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甚至还怀疑了今天是不是个愚人节。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