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爱婿临门by小豌豆无防盗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1
这是一本内容不可多得的小说,它的名字就是《爱婿临门》,是大家熟知的作者小豌豆百分百完成度的小说,男女主人公是王浩李洁,《爱婿临门》的故事情节深入人心,看过的书迷们一律好评哦!精彩片段:车子在人民大道上疾驰,既然欧阳如静说随便,那么我便漫无目的的乱开,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油钱,再说这点油钱对于欧阳如静这种人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她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关心这种事情。

王浩李洁小说 精彩章节

我耸了耸肩膀,心中暗道:“欠就欠呗,关我屁事,总之是你自己惹的事情,有本事自己摆平,让我出面摆平,老子当然要借张承业这根大旗镇场面了。”

“你说你有什么用,叫你办点事情竟然能让我欠下张承业的人情,废物!”欧阳如静对我骂道。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心里的怒火真要压不住了,不过看到她眼神里的冷光,最终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下去,只是一个劲的咳嗽。

咳咳……

“操,再这样下去,老子非憋出内伤。”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欧阳如静骂我废物,她也不想想,死了两个人,失踪一人,其中一人还是警察,人命关天的大案,没有张承业这根大旗怎么可能压下来,妈蛋,让我一个小人物去处理这种事情,对,拼尽全力,也许可以摆平,但是凭什么要尽心尽力的为她办事,既然有捷径可以走,当然走捷径了。

我憋的一阵干咳之后,决定让宁勇好好收拾一下欧阳如静,因为只有在两人切磋的时候,才有机会暴打对方。

“臭娘们,给老子等着。”我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停车!”欧阳如静突然喊道。

我立刻踩了刹车,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

“下去!”她冷冷的对我命令道。

“呃?”我愣了一下。

“下去!”欧阳如静再次说道。

我眉头微皱,一脸茫然的下了车,然后只见她坐到了驾驶的位置,车子嗡的一声,飙了出去,我当然傻眼了:“她这是几个意思?”

“欧阳如静,老子早晚让你跪在面前像条母狗一般的摇尾巴。”我对着已经失去踪影的车子大声吼道,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妈蛋,太欺负人了。

稍倾,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鞍山路,半路上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军,胖子找到了吗?”我问。

“没有,踪迹全无。”陶小军沮丧的说道。

“他的根在江城,早晚会找到,对了,周秃子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我说。

陶小军看好了南城区的红灯区,那里本来是姚二麻子的地盘,姚二麻子死后成了无主之地,形成了几个小势力,其中以周秃子的夜总会为首。

忠义堂成立之初,我便定下了规矩,毒坚决不能碰,而赌和黄则可以,我一直试图控制江城的赌博业,可惜一波三折,现在天运号游轮又被张承业给盯上了,基本上已经跟我无缘了。

既然赌暂时无计可施,我便想起了陶小军这段时间正在进攻的黄色市场。

“大大小小干过十几次仗,自从上次被胖子出卖之后,兄弟们一直在养伤,对方这段时间经常来鞍山路这边骚扰,不过我能应付。”陶小军说。

“哦,一会我就到鞍山路了,在八十年代酒吧见个面吧。”我说。

“好!”陶小军应了一声,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一刻钟之后,我从八十年代酒吧后门走了进去,陶小军、三条和狗子三人已经在等我了。

“呃?”我愣了一下,本来只想跟陶小军聊聊,没想到三条和狗子也来了。

“二哥!”他们三人对我叫道。

“嗯!”我应了一声,然后让他们坐下:“说说周秃子的事情吧。”

“本来周秃子手里也就三十几个人,开始的时候是被我们压着打,后来他把南城区的几个小势力给联合了起来,命名为南城联盟,再加上胖子的出卖,我们这一次是元气大伤,二哥,都是我的错。”陶小军惭愧的说道。

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这事不能怪你,要怪就怪胖子,你重情重义,没错。”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还能说什么,责怪陶小军?一点用处都没有,搞不好还会影响我们两人之间的情义,所以我只能安慰他,说实话,我自己也是在不断的成长之中,学着如何做一名合格的老大。

三条和狗子两人也讲了一些事情,最后三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既然我们现在正面干不过对方的联盟,那么就从官方入手,找警察试试。”我说。

“试过了,南城区的警察都跟周秃子等人穿一条裤子,不管例行检查还是突击检查,对方的夜总会都没有一点问题。”陶小军沮丧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很正常。

“二哥,熊哥毕竟是东城区分局的人,没特殊情况无法跨区办案。”三条说,熊兵是他表哥,现在是东城区刑警队的队长。

“二哥,要不你去找一下田曙光,他不是靠你才升到了市局局长的位置。”陶小军一脸渴望的对我说道。

“扫黄这种事情,除非是专项行动,不然的话,还是以南城区警力为主,再说了,事情不可能保密,对方既然在南城区公安系统里有人,那么完全可以在突击检查的时候,让我们什么也查不出来。

“二哥,那怎么办?”陶小军问。

“擒贼先擒王,小军,你就没想着把周秃子给弄死?”我盯着陶小军问道。

“想过,第一次暗杀的时候,我我亲自去的,可惜失手了,现在想来,应该也是胖子的出卖,自从那次暗杀之后,周秃子不知道从那里请来两名保镖,都是散打出身,有武术的底子,很难缠,除非用枪,想用悄无声息的干掉对方,现在很难,不过……”陶小军说话吞吞吐吐起来。

“不过什么?”我问。

“如果二师兄宁勇能出手的话,应该可以办到。”他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宁勇自从悟出化劲之后,不管是身体还是思想都进入了另一个层次,现在一般他不会出手,这种暗杀的活更不会沾染因果。

宁勇越来越信鬼神和气运之说,总之,他现在能感悟到的东西我们理解不了,我猜测也许是身体达到极限之后,出现了质的变化。

“还是不要麻烦宁勇了。”我想了一下,说道。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

“周秃子的事情不用急,慢慢的想办法,我这边天运号游轮也出现了问题,被省委书~记的儿子张承业给盯上,暂时也不用考虑了。”我把天运号游轮的事情简单跟他们讲了一下。

现在看起来,两件事情都有一点不顺利,所以陶小军等三人有点沮丧。

“都别淹头搭脑,暂时的困难罢了,把鞍山路这边的地盘守好。“我说。

陶小军点了点头,说:“二哥,胖子我一定抓回来,给你和兄弟们一个交代。”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用给自己压力,也不用自责。”

中午,我们四个人一块吃了饭,情绪都不高,所以早早就分开了。下午的时候,我去看了顾芊儿和周忆雪,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顾芊儿正在十分认真的复习,本来以为她看到我会很高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仅仅瞥了我一眼,嘟着小嘴,一脸的生气。

周忆雪就在旁边,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鼓励了她几句,便匆忙的离开了。本来想跟顾芊儿聊聊专业的事情,气氛不对劲,于是也没有多说。

“叔!”刚刚走到楼下,顾芊儿便追了出来。

我停住脚步,扭头看去:“怎么下来了,快上去复习,还记着自己的承诺吗,全省的理科状元啊。”我脸带笑容的对她说道。

“我当然记得,总之一定拿个理科状元。”顾芊儿说。

“加油!”我握着拳头对她鼓励道。

“叔,我记得自己的承诺,你对我的承诺呢?”顾芊儿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的目光开始闪烁,同时脑海之中回忆着自己对顾芊儿做过什么承诺?

“芊儿,叔以前说过什么?”实在想不起来,于是只好开口对她询问道。

“叔,你忘了?”顾芊儿瞪大了眼睛,神色有点生气,更多的是失望。

“呃……叔,最近太忙,你给叔一个提醒。”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在蒙山市的时候。”顾芊儿脸色一红,开口说道。

提到蒙山市,我心里一阵激荡,当时我和顾芊儿在那里住了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抱在一起拼命的索要着对方的身体,在床上的时候,我也许会说什么情话,但在那种特殊情况之下说的话,肯定会有很大的水份,所以说过就忘了,现在看来顾芊儿肯定还记着。

“芊儿,在蒙山市的时候是叔不对。”我想了一下,开口对她说道。

“已经发生了。”顾芊儿坦然的盯着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叔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很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对于感情,我一直是一个犹豫的人。

气氛再一次变得压抑,在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顾芊儿说:“叔,当时你说我是你一辈子的小情人。”

“啊!”我轻呼道。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