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往后余生再无归期_慕暖心顾逸轩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1

《往后余生,再无归期》是由“酒爷”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慕暖心顾逸轩,好闺蜜雯雯嫁给了父亲成为了慕暖心的后妈,当父亲意外车祸去世,她又来抢自己的丈夫。

往后余生再无归期

第一章 闺蜜跟我爸上床了

“嗯…嗯……不要……”

闺蜜舒服而又痛苦的呻吟声从房内低低的传出,我透过虚掩的房门,一眼望到尽头,这一幕顿时让我浑身血液逆流。

“轰!”

大脑就像是猛然间炸裂一般,所有理智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爸!你怎么可以……”

我颤着手,哆哆嗦嗦的指向床上赤身交融的两具身体,眼底泛起汹涌泪花。

这时候,夏雯雯像是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一般,用力推开我爸,裹着床单缩到角落小声啜泣起来。

“呜呜呜………”

我直勾勾望向爸爸,他却是一脸惊慌,心虚躲藏的模样,“暖心你听爸说,事情不是……”

“够了!”

我的双腿有些发软,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往日里与父亲的点点滴滴浮现脑际,可此时此刻我只觉得恶心无比!

逃!

我接受不了,只能选择逃避。

只是我看不到,我那闺蜜夏雯雯,嘴角划过的一抹稍纵即逝的狠戾,那么阴森刺骨。

今晚的风很大,呼呼的灌进耳内,像是要夺走我的听觉,自动屏蔽掉后面人的呼唤。

泪水顺着脸颊,不要命的往下落。我笑,笑到痛哭流涕,我哭,哭到撕心裂肺。

呵,老天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啊!

我敬如泰山的爸爸,居然跟我最要好的闺蜜上了床!

你叫我如何去面对这个事实?

口袋里一直震动的手机屏幕再次亮了,来电显示为“逸轩”。

是啊……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我,我不还有他吗?

可我不想接,不想让他听到我沙哑的声线,不想让他为我担心。

可当我拖着满身疲惫,赶回公寓的时候,他却一脸阴沉地坐在客厅里,看着我的眼神,冒着杀气。

“啪!”

猝不及防,我扬起的脸蛋上挨了重重一巴掌。

我震惊的瞪大了双眸,愣愣的盯着眼前暴怒的男人,我深爱的那个他。

“慕暖心!你怎么这么歹毒!”

一字一句,都仿佛从他的牙根碾磨而出。

他恨得咬牙切齿,伸手掐住我的脖子,那刚硬如铁的双臂用了十二分的力道。

“咳咳……逸轩你在说什么啊?”

肺里的空气一点点被抽走,呼吸变得愈发困难。

“还装!为了嫁给我,就一定要这样不择手段吗!居然下药把雯雯送上你爸的床,你到底有没有心!”

我心中咯噔一下,“不!我没有!”

同时令我更不可置信的是,他居然为了夏雯雯对我动手………“顾逸轩你……你为什么都不问问我现在的心情,而在担心雯雯,难道……”

可不等我说完,就只听“撕拉!”一声脆响,我身上的衣物在他手里成为碎片。

“没错,我和雯雯早就在一起了,是你的出现破坏了一切。雯雯那么好的女孩子,现在全被你毁了,你满意了!!?”

嘶——

他忽然不管不顾的径自挺入,一股尖锐的刺痛从干涩处传来,我浑身一阵痉挛。

“你这么想嫁给我,不就是要我日日夜夜的上你么!我满足你啊!”

“不………求你了,不要!”

可他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如打桩机一样律动起来,像是要将我劈成两半!

在看到闺蜜跟爸爸水乳交融时我已然崩溃,可现在我深爱的男人居然还要将这件事强加陷害于我,更令我寒心的是他居然背叛了我,爱上了她!

心脏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子一瓣一瓣剜下来似的,疼到锥心刺骨!

不到十二小时,我的世界就像是开挂一样,天翻地覆!

第二章 噩梦伊始

我爸决定娶夏雯雯了。

换句话说,在经过记者的疯狂曝光后,迫于舆论的压力,他不得不娶她!

我无法原谅他,更加无法面对他……虽然,我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可每每当我触及爸爸那躲躲闪闪的眸子,我仿佛……就明白了一切。

人都会犯错,有些可原谅,但有些不可原谅啊!

更令我诧异的是,久久迟疑不肯与我完婚的顾逸轩居然也向外界宣告婚讯了。

还是跟我爸同一天!

我永远忘记不了这场意义深刻的婚礼。

顾逸轩压着我在洗手间要了一次又一次,低吼道:“从此往后,你每天的义务就是敞开双腿让我干!娶你,不过是多一具发泄的皮囊而已!记清楚了,这是你欠雯雯的!”

而当我衣衫不整的来到殿堂,他却已经不见踪影,徒留我一人,在这里接受众宾客的冷嘲热讽。

天知道我是怎样强撑着笑脸,硬做出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样,从人们凌厉的目光下逃离。

空气里像是沾上了胶水一般,我每呼吸一口,窒息感都会变得愈发强烈。

他置购了一套别墅,将我囚禁在这里。

而这一晃,竟是五年。

这五年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顾氏集团在经由他之手后起死回生,比如我生下了可爱的乾乾,当然也有很多事情一尘不变,比如,我习惯了他的夜不归宿,习惯了他的漠然视之。

乾乾有先天性心脏病,身体素质也很差,这是我抹不掉的伤。

他渴望父爱,渴望爸爸那张冰雕脸能有一丝温度。

可是……我无能为力。

按照顾逸轩的说法,“我能给你留下这么一个念想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怎么还有脸皮奢求更多?”

也是。

初见他时,我十八岁,一见倾心。

到如今二十八岁,十年了啊,捂不热他那颗铁石心肠。

但那又怎样,我爱他入骨,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就已经很幸福了啊!

原以为,这一生就要这样平平淡淡的耗完。

可,往往事与愿违。

——

“什么……我爸出车祸死了!!?”

在接到“后妈”电话的那一刻,我整颗心猛地揪成一团。

爸………

五年了,我五年没回过那个家了啊!

就因为无法面对,就因为心怀芥蒂,我居然如此不孝!

那些尘封的记忆就像是封条撕裂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爸……你等我,等我啊!”

当我赶到医院,看到那具白布掩盖下血肉模糊的尸体,双腿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

“爸………”

他鬓角处刺目的白那么耀眼,讽刺着我的不孝。

我颤着手,眼泪决堤。

撕心裂肺么,扒皮抽筋么,不,都轻了。

这滋味,根本无法用言辞形容!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你走了,我跟嘉嘉怎么活!”

耳边传来“后妈”低低的抽咽,可是透过模糊的视线,我分明看到她眼中那抹一闪而逝的得意。

错觉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由来的怒火忽的窜上胸腔,我猛地拽起她的衣领,大声咆哮。

“呵呵。”

她凑近我耳边,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冷笑几声,接着赶紧又做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哭得梨花带雨,“我也不知道啊,暖心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成见,可是现在老爷子尸体都摆在这里,你能不能别闹了……”

可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忽然往后一仰摔倒在地,“暖心我错了,求你别打我了!”

接着,一阵旋风从我身边擦过。

“啪!”

“慕暖心!你居然敢对雯雯动手,活腻了是么!”

第三章 坏事连三

外面打雷了,下大雨了。

而我的内心也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刀子雨!

眼见着我深爱的男人亲昵的扶起地上的女人,又焦灼的询问情况,周遭的空气仿佛凝成了冰霜,不要命的往毛孔里钻!

“逸轩……我没有,我没有推她!”

我几步上前,想要将他的手臂从夏雯雯怀中拽出,“放开我男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滚!”

顾逸轩赶紧小心翼翼的护住她,那目光宠溺的像是能榨出水来一样。

而再射向我,却又冷似冰刀,将我一层一层剥得只剩骨头。

夏雯雯看似躲在他怀里哭哭啼啼着,却趁人不注意朝我露出胜利者的笑脸!

那弯奸计得逞的弧度,就像是要将我碾成灰,磨成粉!

霎时,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顾逸轩!她是你小妈,你这样是乱伦!”

周身温度骤然降低,紧接着,一股尖锐的疼痛从脖颈处传来!

“慕、暖、心!你怎么好意思提这件事!”

他眼底流泻出来的愤怒几乎要将我碎尸万段,可我没有错,我还要继续说下去!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你不承认也得承认!”

“好!很好!”

他再次使劲,将我整个人举离地面。

“如果不是你给雯雯下药,她又怎么会背上这幅沉重的枷锁!都是你这个贱人,你简直十恶不赦罪该万死!”

盯着他猩红眸底里泪眼婆娑的自己,我挣扎着嘶吼,“你到底还要我……解释几次,我没有给她下药!”

“贱人你知道么,我真想掏出你的心看看,到底有多黑!还有,跟你说话我觉得很恶心!”

话音落地,他猛地一松手,接着利落的转身,搂着她的白月光离开。

我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血液般,了无生气。

我爸尸骨未寒,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跟我小妈搞在一起了么!

心脏像是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疼的我快要昏死过去。

天知道我花了多久时间,才平复好所有的思绪,咬牙告诉自己,要先处理好爸爸的后事,再去想其他的!

忙活了一整天,一直撑到深夜,我才有歇一口气的机会,脱下鞋子,小心翼翼处理起被磨破的伤口来。

“嗡嗡嗡”

兜里的手机猛烈震动着,像是预兆着什么不好的事情,让我的心漏跳几拍。

“喂,夫人,乾乾他……晕倒了,情况好像很严重,现在正在抢救室里,你赶紧过来吧!”

“什么……”

我全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嘴唇哆哆嗦嗦着说不出话。

坏事成双!

我着急忙慌的赶过去,赤着磨破的双脚奔跑在街上。

夜太深了,打不到车。

我一个劲的给顾逸轩打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

而当我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抢救室前,那亮着的红灯“咔”的一下灭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那声音像是魔昭,不断徘徊在耳际。

“不,不可能!”

我原以为经历过这一整天的撕心裂肺眼泪已经流干了,可这一刻,我抱着乾乾瘦弱的身子,还是哭得像个疯子!

“医生,医生!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死,明明早上他还活蹦乱跳的………”

可是在场的所有医生护士只是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满脸无奈。

他们无情的漠然的宣告着乾乾的死亡,抹杀掉我最后的希望。

“啊………”

我仰天嘶吼一声,为什么,为什么啊!

转眼之间,这个世上我最珍贵的两位亲人,全都离我而去了!

一股濒死的绝望将我紧紧包裹,我用力捶打着胸口,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死亡。

第四章 他要挖儿子的眼角膜

“哈哈,怎么样,惊不惊喜呢我的乖女儿,妈妈送你的这两份厚礼,你还喜欢么?”

电话里,夏雯雯阴阳怪调的声音阵阵传出。

我愣了愣神,随即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难道我爸跟乾乾的死,全是你算计的!”

“哎哟哟,乖女儿,别激动嘛。好戏还在后头呢,呵呵。”

“嘟嘟嘟………”

盲音回旋在耳际,我整个人彻底疯掉!

“夏雯雯!我慕暖心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我气的全身颤抖,捏在手心里的手机变了形。

“你要弄死谁?”

身后骤然响起顾逸轩那低沉而又沙哑的声线,一如既往的蛊惑。

可此刻,我却觉得很恶心!

“我要弄死夏雯雯这个杀人凶手!我要她还我父亲跟孩子的命来!”

大抵是我这幅决绝而又狠戾的模样让他有些诧异,可不过三秒,他宛如刀锋般简单明了的薄唇边缘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雯雯哪有你这样不堪?慕暖心,你真令我恶心!”

说完,他径直朝里走,着急的模样像是要去寻找些什么。

当看到他抱着乾乾的尸体时,我瞬间瞪大了眼珠,疯狂的扑上去抱住孩子,“你要做什么!”

可他只是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当然是剜走这孽障的眼睛来救嘉嘉了!”

轰!

他……他说什么?

我感觉自己突然有些站不稳,整个人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

“顾逸轩!你这畜生!乾乾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他活着时你不闻不问,现在他死了,你不仅不为此感到一丝一毫的难受与愧疚,你他妈还要挖他的双眼去救那个贱人的孩子!你还算是个人么!”

我彻底疯了,抓住他的胳膊像个神经病一样捶打起来。

好想好想把胸口那颗破破烂烂的心脏剜掉,因为我真的再也不想承受这噬心蚀骨的痛了!

“亲生儿子?慕暖心!你当我是死的么!得亏雯雯将亲子鉴定报告单交到我手上,不然我这绿帽子,真不知要戴多少年!我不跟你追究这件事,你倒还要跟我耍狠!”

脑子嗡嗡作响,巨大的信息量让整夜没睡的我反应不过来,“你……你说什么?”

“滚!”

他大力甩开我,头也不回的走人。

我匆忙追了上去,又听到他厉声呵斥道:“把这个疯女人关起来!”

几个牛高马大的黑衣保镖立即过来架住我的左右手,任凭我怎样挣扎,可都无济于事!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不断的拍打着,指甲划过锈迹斑斑的大门,留下一道道妖冶的血痕。

蜘蛛网般密密麻麻的鲜红血丝在眼底蔓延,我嘶哑着喉,哭肿了眸,可却依旧得不到外面的任何回应。

“乾乾,乾乾,我可怜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啊!”

一想到他被剜去双眼的画面,毁天灭地般的愤怒与绝望便如潮水般涌来!

不!不可以!就算是死,我也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即使脚下软绵绵的,脑袋胀痛得厉害,可我依旧咬紧了牙根,任由微甜的血腥味在口腔蔓延。

环顾了一圈,我发现了角落里那个小小的窗口。

眼前一亮,我立即慌不择路的跑过去。

两层楼高而已!

没有丝毫犹豫的,我紧闭双眼,卯足了劲就是一跳!

第五章 阴谋

轰隆隆——

一计惊雷炸响耳畔,随之而来倾盆大雨。

我跌坐在坚硬的瓷砖上,四肢百骸传来锥心刺骨的疼。

衣物被咸腻的雨水尽数湿透,我挣扎着爬起来,乾乾,我的乾乾………就像是患了失心疯一样,我赤着脚丫,逆着狂风往前跑去。

眼泪交杂着雨水灌进嘴里,我想大概连老天爷都在同情我悲惨的遭遇了吧,不然又怎么会默默为我奏响这场交响乐?

跪倒在手术室门口的那一刹那,我仿佛听见里头传出乾乾悲伤的啼哭声。

“不……不要!开门,开门啊!我不同意你们挖我儿子的眼睛,你们这群禽兽,通通给我住手!”

我哭到撕心裂肺,嗓子沙哑而粗犷。

“哈哈哈哈,我的好女儿,你快快起来嘛,用你儿子的命来救你爸的命根子,不亏哦!”

倏然,夏雯雯那双亮到发光的黑色高跟鞋出现在视线中。

我顿时握紧了双拳,“夏雯雯你给我住嘴!你怎么还好意思出现,你这个杀人凶手!”

我猩红的双眸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刚准备扑上去撕她的脸皮,却突然听到“咔嚓”一下。

红灯灭了。

只是视线在触及乾乾苍白到令人心碎的脸色时,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跪倒下去!

“乾乾……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是妈妈不中用,妈妈该死!”

我搂紧他小小的身子,想伸手去掀掉蒙在他双眼上的白布,可我……居然没有一丝勇气!

凄凉刺骨的寒意从心脏迸射出来,仿佛要冻断我的躯干。

我恨,恨到全身血液逆流至大脑中部,就要爆发出来!

意识越来越混沌,浓浓的愤怒情绪将我团团包裹,大抵是太久没休息的缘故,当我起身打算扇夏雯雯几个耳光时,眼前突然一黑,我彻底昏死过去。

——

“哗啦——”

一盆冷水骤然从头顶而降,让我迷糊的意识瞬间回笼。

我睁了睁沉重的眼皮,发现四周黑洞洞一片,只余下面前一身貂皮的夏雯雯,正耀武扬威般的俯视着我。

一阵接一阵的冷意传来,加之头部针扎般的疼,我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发高烧了。

“哟,好女儿,你这是怎么了?”

下巴骤然被挑起,我被迫与她对视。

“呸!”

几乎是拼尽全力的,我朝她脸上淬了一口,“啪!”

转瞬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更要命的是,她锋利的指甲划破我柔嫩的肌肤,疼的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贱人!”

她像个泼妇,完全不复在顾逸轩面前娇滴滴的模样,对着我拳打脚踢起来。

我疼,可是我咬紧了牙根,坚决不溢出一丝一毫屈辱的声音!

“哈哈哈!慕暖心!你终究还是败在我手中!跟我斗,你注定家破人亡!尝到我的厉害了吧?呵!这种滋味,好不好受?”

她张扬放肆的大笑着,忽的一抬脚,使尽全力往我手背一踩——“啊!”

鲜血霎时喷溅而出,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细长而尖锐的高跟刺进手背!

我恨!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此刻的我多么想爬起来,想用尖刀插进她的心脏叫她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我居然全身瘫软无力,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夏雯雯!我到底怎样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报复我,你凭什么?”

我不甘,我掏心掏肺结识的好闺蜜,为什么要这样背叛我!

“呵呵!凭什么?那我倒要问问你,凭什么你一出身就含着金钥匙,是千金大小姐,而我,却低贱如泥!呵!告诉你实话吧,顾逸轩是我初恋,只不过那时候他故意装穷,所以我就一脚踹了他跟了一个老男人!再后来,我发现了他的身世,可偏偏,他已经跟你在一起了!于是我接近你,目的就是挽回他,只是渐渐的,我发现你爸好像更有钱!于是就下药跟你爸上床了咯!却不料五年过去,逸轩将他家族企业经营的这么好,而你爸那个老不死的大势已去,所以……呵呵。”

“你……!夏雯雯你去死!”

原来是这样!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她简直罪该万死,五马分尸都不足以弥补她所犯下的过错!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