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殷惊弦白鹿by林深现鹿小说_你听风声我看云起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1

《你听风声,我看云起》是由“林深现鹿”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殷惊弦、白鹿,A城都知道她主动爬上他的床,逼着他娶了自己,后来,她累了,她想退出这场一个人的婚姻。

你听风声我看云起小说_殷惊弦白鹿在线阅读

第一章:

白鹿醒来的时候,浑身都像散了架儿似得,动一下四肢百骸都跟着疼。

听到耳边哗哗的海声,白鹿一个激灵,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在殷惊弦的游艇上。

昨晚,她跟殷惊弦睡了,睡得无比主动,睡得超级自豪,她不想睁眼,低头往被子里拱了拱。

“醒了?”没心情看她装死,殷惊弦的声音冷冷的传来。

白鹿翻了个身看他:“怎的?殷大少爷嫌我伺候的不到位?”

殷惊弦的脸色冷的可怕,白鹿越看他的脸色,笑的越温柔:“还是没想到我会给你来这一手?对了,忘了告诉你,昨天是我的排卵期,说不定再过几天,你就要当爸爸了呢。”

昨天晚上,她闺蜜半夏的回国宴上,白鹿就知道殷惊弦一定会来,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见到殷惊弦了,过几日还是殷老爷子的六十大寿,她必须怀孕才行。

“白鹿,你够了!”殷惊弦冷声呵斥:“你明知道我爱的是半夏,你设计嫁给我就罢了,又为何这般逼迫半夏?”

白鹿喜欢殷惊弦,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殷惊弦和半夏订婚,整个A市的人也都知道。

但是半夏和殷惊弦订婚前一夜,白鹿却跟殷惊弦睡了,当夜还被记者撞破,第二日就是头版头条,第三日殷惊弦就娶了白鹿,没有婚礼没有戒指,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棱角互相摩擦的伤害。

而婚礼当日,半夏就出国了,那天殷惊弦还拼命去追,本来就简单的婚礼上,只剩下了白鹿一个人,后来还被媒体大肆宣扬了一番。

“我怎么逼迫她了?”白鹿轻飘飘的侧过头看他:“是我逼她跑路了?还是我逼她回国了?还有,不是我设计让你娶我,是因为你喝醉了把我当成半夏睡了,又被记者抓包才必须娶我,说起来,我还是个受害者。”

殷惊弦怒极反笑,掐着她脖子把她摁在床上:“你这颠倒黑白的嘴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但是,白鹿我告诉你,你休想怀上我的孩子!”

说着,殷惊弦从床头柜上拽出来一个小药瓶,直接打开里面的药,死命的往白鹿的嘴里灌!

“这是什么?”白鹿大惊,拼命挣扎,但根本挣扎不过他,殷惊弦一手扣着她的下巴,一字一顿:“不会让你怀孕的东西。”

“你疯了!”白鹿大喊,但殷惊弦根本不停手,这些药吃一颗就够了,但殷惊弦就是往她嘴里死命倒,连着倒了好几颗,没有水,殷惊弦就掐着她脖子让她强行咽下去。

眼看着药丸被吞进去,殷惊弦才停手,白鹿当时痛的浑身都酸麻,根本站不住,他一松手,她就捂着脖子冲到了洗手间大吐特吐。

她的脖子难受的很,刚才生硬咽下去卡在喉咙里的药丸在喉咙里翻来覆去,最终都被她吐了出来,她的眼角都被逼得泛起了些许泪光,白鹿盯着洗手台上的几颗被水冲下去的药丸,心里的酸涩都跟着泛了起来。

殷惊弦在身后站着,眉头紧促,挪开视线:“记得你自己该做的,别再挑战我的底线,我还有事,你不要给我惹麻烦。”

有什么事?不就是去找半夏解释吗?几个月没见到半夏,又跟她睡了一觉,当然迫不及待了。

她站不住了,只能勉强杵着着洗手台,沙哑着嗓子说道:“殷惊弦,我们离婚吧。”

第二章:

离婚?

殷惊弦脚步一顿,目光直直的逼向那一抹背对着自己的单薄身影:“嫁给我,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白鹿吐出一口酸水,眼角还带着泪,但回过头说话的时候,说出的话还是刺人得很:“睡过了就觉得,你也就这样吧。”

所有的过错她都认了,该争取的她也都拼命争取过了,但是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份委屈了,鼻头一酸,白鹿凉凉的勾唇:“真希望你能跟半夏白头偕老啊。”

然后好好看看半夏到底是什么货色。

“我会给你做出赔偿。”殷惊弦抬脚,毫不留恋的摔门而去。

出了门,殷惊弦的脚步直奔这游艇外而去,出了游艇上了公司的车之后才想起来,半夏还在游艇上,他本是想跟半夏解释的,但是怎么一股脑的就下来了?

殷惊弦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自己是被白鹿气昏了头了。

他正想着要不要回去跟半夏解释呢,突然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回过头,低头说道:“殷先生,这是白鹿小姐吩咐我送过来的。”

秘书递过来一个牛皮袋,殷惊弦一打开,就看到上面明晃晃的几个大字:离婚协议。

“啪”的一声,牛皮袋被摔到了车窗上!

“掉头!回游艇!”

殷惊弦狠狠地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百年难遇的动了怒,从昨晚到现在,他被白鹿惹得暴跳如雷,几乎想要杀个人泄愤一样!

前面的瑟瑟发抖的秘书回过头,心想,也就只有白鹿小姐能让殷先生这般失态了吧?

而此刻,游艇上的白鹿换好了衣裙,坐在镜子前面点上精致的妆容,不知何时突然有些失神,妆容画的太艳丽了些,白鹿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拿着口红在镜子上画了一个笑脸,口红画的笑脸很扭曲,白鹿的脸也很凉。

她要跟殷惊弦离婚了,她坚持不下去了,最高兴的,应该是半夏和她那个恶毒的母亲吧?可是,明明最开始,和殷惊弦恋爱的那个人,是她。

两年前,殷惊弦和她因为一场生意相识,两人都分毫不让,最后惺惺相惜,两人都对彼此有好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白鹿的闺蜜半夏也很喜欢殷惊弦,但是殷惊弦从未理睬过她,后来,殷惊弦和她感情升温,并和她求婚,白鹿感动的答应了他,但是,当晚殷惊弦就突然出了一场车祸,醒来之后,便将她的闺蜜半夏,认作了她。

更让白鹿气愤的是,半夏还偷走了殷惊弦送她的项链,非说是她自己的,还说当初和殷惊弦恋爱的是她,任凭白鹿怎么说,殷惊弦的眼里就只有半夏,并且不到几个星期的时间,他就飞快和半夏陷入爱河,准备订婚。

她以为自己嫁给殷惊弦扳回了一成,没想到,自己输得更彻底了。

白鹿苦笑一声,手机却突然响起来,她拿起来接通,就听见那边传来殷惊弦的主治医生的声音:“白鹿小姐,经过调查,我们发现殷惊弦的心理医生和催眠师有问题,我刚才发现殷惊弦的病例,他们对殷惊弦进行过催眠,并且篡改了殷先生的记忆!”

第三章:

白鹿捏着手机,疯狂的往游艇第二层的房间里跑。

她是来找半夏算账的,唯一一个会对殷惊弦的记忆动手脚的只有半夏,但是当她跑到半夏的房门之前的时候,才发现房门没有关。

透过门缝,她听到了半夏母亲的声音。

“半夏,你这一次一定要抓住机会,让他们两个赶紧离婚,然后你立刻嫁给殷惊弦,你可别让白鹿那个小浪蹄子怀了孕,要不然殷家那边就不好收场了。”

“妈你放心吧,殷哥哥不会碰她的。”半夏得意的说道:“殷哥哥只喜欢我一个。”

顿了顿,半夏又有些犹豫:“但是,咱们不会被发现吧?那个医生不是说,殷哥哥可能会慢慢想起来吗?”

“所以你得抓紧时间了!”

半夏母亲的声音有一些埋怨,又有一些轻松:“终于快弄好了,也不枉费你妈妈我下这么大的功夫,又是心理医生又是催眠师的。”

“嘻嘻,妈妈你最好啦!”

“所以你得抓紧时间啊,迟则生变,最好快点跟殷惊弦结婚,结婚之后就把白鹿这个小浪蹄子赶出去!”

“我知道!”半夏咬牙切齿:“妈妈你不知道,殷哥哥结婚了之后,虽然还一直跟我道歉,但是却坚持不肯和我有什么关系,说什么对婚姻负责,还说让我等他离婚,这一次,我必须马上让他们离婚!”

白鹿站在门外,头昏脑胀,几乎都要倒下去了。

她一直知道半夏喜欢殷惊弦,但是她只是想着最后一点友情……但是她却没想到……怎么可以,怎么可能!

“砰”的一声,白鹿狠狠地踹开了门!

“啊?姐姐?”半夏大惊失色。

“白鹿,你这是干什么!”半夏母亲挡在半夏面前:“你知道这是谁的游艇吗?这是殷惊弦的,你敢在这里对半夏放肆?”

“你们对殷惊弦做了什么?”白鹿气的浑身发抖:“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要把你们做的事情,全都告诉给殷惊弦!”

“你敢!”半夏母亲上来就要抓白鹿的头发,白鹿用力推开她,转身大跨步的往外跑,她现在就要跟殷惊弦揭穿他们的阴谋!

但是没想到,她前脚刚冲上游艇甲板,后脚就看到殷惊弦出现在了甲板上。

“白鹿!”殷惊弦对她冷喝一声,把手里的牛皮袋狠狠地摔在白鹿身上:“你想跟我离婚?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白鹿盯着牛皮袋,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猛地想起刚才半夏母亲和半夏说的话,她低头捡起来那个牛皮袋子,大声对殷惊弦喊道:“你做梦,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你休想娶半夏!”

“你耍我?”殷惊弦怒极反笑:“欲擒故纵吗?”

白鹿头脑充血,自己站都站不稳,但还是对他喊道:“我就是在殷太太这个位置上耗死,就算是那你不爱我我不爱你,我也不会让你娶半夏的!”

听到白鹿这么说,殷惊弦恼羞成怒,难道她这样处心积虑的嫁给他,就是为了不让他娶半夏吗?

第四章:

“白鹿你——”殷惊弦才刚走上前一步,突然不远处跑过来一人,哭嚎着大喊:“不好啦不好啦,殷惊弦,我们家半夏跳船啦!”

半夏妈妈哭的一张老脸都花了,指着海面:“在哪儿呢!”

殷惊弦一惊,往海面上一看,还真的看到了半夏在海面上沉沉浮浮,殷惊弦飞快的跑过去,“噗通”一声就跳下了水!

白鹿看的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想要走过去,却突然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半夏妈妈杀气腾腾的看着她:“白鹿你看到没有,殷惊弦为了我女儿能去死,你要是再纠缠殷惊弦,小心我弄死你!”

说完,半夏妈妈就往甲板那边跑。

白鹿被这一耳光打的眼前发晕,向后退了两步,眼前发黑脚下发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她昏倒之前,似乎看到有一个人抱着她。

“顾青哥哥。。。”白鹿喃喃一声,然后倒头便晕了过去。

白鹿做了个昏昏沉沉的梦,梦见第一次见到殷惊弦,就是因为公司的合同,他们抢一个单子,后来……“啊!”白鹿惊醒,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顾家的闺房里。

白鹿自小是个孤儿,和半夏就是在孤儿院里认识的,最开始,她们两个好的不得了,但是后来,半夏被收养走了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了。

再后来被顾家收养之后,她才又碰见了半夏,后来她成年了,就自己出去打理公司,顾家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只有哥哥顾青陪在她身边,后来顾青出国学医,而她留在家里管理公司,等到她跟顾青说起殷惊弦的时候,哥哥才从国外回来。

但是顾青不喜欢殷惊弦,不想让她嫁给殷惊弦,特别是后来殷惊弦不认白鹿之后,顾青还和殷惊弦打起来过。

但是白鹿执意要嫁给殷惊弦,顾青就再也没有理过她了,没想到她最狼狈的时候,还是顾青出来帮她。

门外,顾青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碗粥,看到白鹿醒了,他便走过来,轻轻的揉着白鹿的头问:“好点了吗?”

白鹿低下头:“对不起,哥哥,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顾青对她笑:“只要你想得开就好了,你愿意跟殷惊弦离婚,我很高兴。”

白鹿浑身一颤,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我昏迷多久了?”

“半天多。”顾青回答:“怎么了?”

白鹿下床穿鞋:“殷惊弦在哪儿?我要去找他!”

顾青的神色冷了一些:“在半夏家里,你要去就自己去吧。”

但白鹿并未发现顾青的不妥,甚至穿上衣服就跑了,眼睁睁的见到白鹿跑掉了,顾青一拳打在一边儿的墙上,面容都跟着扭曲了!

白鹿出门打车,直奔半夏家里——她要把事情的真想告诉殷惊弦!

冲到医院,白鹿一脚蹬开半夏家里的门,正看到殷惊弦在喂半夏喝粥,半夏小脸皱巴巴的,见到白鹿的时候,惊慌失措的抱着被子:“白鹿姐姐,你不要打我,我没有勾引殷哥哥,我没有!”

而床头的半夏妈妈立刻站起来,拦在床前:“你害的我女儿跳海,现在还想做什么?”

白鹿看都不看她一眼,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殷惊弦:“殷惊弦,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你算什么东西,还要我们惊弦跟你说话?”半夏妈妈使劲儿推了一把白鹿。

白鹿冷笑:“那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最起码,我是殷惊弦明媒正娶的妻子!”

第五章:

白鹿直直的盯着殷惊弦说道:“你是我的丈夫,你坐在这里照顾别的女人,丢下自己的妻子在甲板上,这算什么?”

殷惊弦脸色发冷:“你不是被你哥哥接回去了吗?”

他把半夏救上来,就看到顾青抱走了白鹿。

一边说,殷惊弦一边放下手里的粥:“白鹿,我心里只有半夏,我刚才已经和半夏商量好了,等半夏好了,我们就结婚,至于你,我会给你相应的经济补偿,请你不要再纠缠着我。”

大起大落,白鹿已经麻木了,她冷笑着说道:“殷惊弦,你知道你爱的女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无论如何,我都爱她。”殷惊弦回答:“你也不必抹黑她,我不信你说的任何话。”

白鹿望着床上自己昔日好闺蜜的笑脸,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半夏还在笑:“白鹿,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也爱殷哥哥,但是你设计他是不对的,而且殷哥哥只爱我一个人,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做我们之间的第三者,我们还是好朋友呀。”

第三者?

她是第三者?白鹿只觉得好笑,笑的她靠着墙壁发抖,几乎都要站不直腰来。

“你傻笑什么?还不滚出去?”半夏妈妈狐假虎威的叉着腰喊。

白鹿眼底里的光芒一点一点暗淡下去,昏暗成一片,眼眸里凝着墨色的光,她的眼眸在四周转了一圈,突然嗤笑一声:“殷惊弦,你记不记得,在你车祸之后,你接受了一次车祸心理创伤治疗?后来还有心理医生给你做过测试,还有催眠师给你催眠过?你知不知道那次车祸,那群人对你的记忆做了什么?”

白鹿话还没说完,半夏妈妈脸色一变,冲上来一个耳光就狠狠地打了下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白鹿被她一个耳光打的跌在地上,有心想要站起来,但半夏妈妈开始使劲的踢打她:“你来医院给我女儿添堵,破坏我女儿的婚姻,还抢走我的女婿,你还有脸在这儿待着?滚,你给我滚!”

说着,半夏妈妈拽着她头发就要把她推出去!

“住手!”

殷惊弦蹙眉,他想起那次车祸就觉得头疼,他只知道自己出了一场车祸,但是车祸后来发生了什么,他都不太记得了,隐约像是忘记了什么似得,他大跨步的走过去,从半夏妈妈的手里抢回了白鹿,掐着她胳膊问:“你刚才说什么?谁动了我的记忆?”

半夏妈妈急忙忙得喊:“你别听她胡说!”

“殷哥哥,我好怕啊。”半夏抱着被子,可怜兮兮的:“你把她赶出去好不好,你快来陪我,我怕。”

而白鹿看着近在咫尺的殷惊弦的脸,突然“哈哈”的笑起来,笑的她眼角泛泪,笑的她浑身都跟着疼起来,小腹里面跟着翻滚,她咬着牙,一字一顿:“你真的忘了吗?你在车祸前夕跟我求婚,后来,你出了车祸之后就不记得我了,反而把半夏认作是我,又跟半夏求婚,都是因为有人借着你车祸的时候,给你做了心理暗示,对你做了催眠!”

半夏妈妈怕了:“你胡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