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乡村之春暖花开林东免费阅读_乡村之春暖花开林东余香by沙鹰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6

乡村之春暖花开林东 余香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乡村之春暖花开林东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乡村之春暖花开里,主要介绍了林东余香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林东在里屋听得真切,心里暗骂:“余富贵你这绿头王八,仗着老婆和村长有奸情,坑了我嫂子的果树,你这王八蛋,咱们走着瞧。”听荣花说,要去找村长要烟,林东无法脱身,只好又重新钻进柜子里,顺着密道回到村长家的水井,听了听上面的动静,村长夫妻的战斗好像结束了,林东骂道:“这个余彪,看上去虎背熊腰的,没想到也是个孬种,五分钟就完事了?”

乡村之春暖花开

第1章 家中有个好嫂子

东子,热水我给你放好了,你好好泡一下解解乏,等会儿我给你搓背。”林东的嫂子把一条雪白的毛巾递给他,林东就拿着毛巾进入后院的简易洗澡间。

林东把身体浸泡在热水中,舒适的感觉立刻包围了全身。林东刚刚大学毕业,他没有留在繁华的都市,而是回了农村,用他的自己的话说,城里的丈夫娘太坑,张嘴就要一套房。自己一个应届生根本买不起婚房,自己学的是农业,不如回家乡伺机发展。

门一开,嫂子从外面走进来,不得不说,嫂子是大美女,乌黑亮丽的秀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没有染,没有烫,保留着东方古典美人的那一丝神韵。红色体桖衫下酥胸丰满,蓝色牛仔短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的双腿。记的她和哥哥结婚那年,身穿大红嫁衣的嫂子,嫉妒羡慕死全村的男性牲口。大家交口称赞林东的哥哥娶了一个天仙似的媳妇。

可惜,天妒红颜,嫂子结婚刚两年就守寡。父母,哥哥都在一场车祸中丧命。

办完丧事,林东回学校上学,他心想嫂子那样年轻,她本应该改嫁离去,可是她至今未走。善良的嫂子不忍心抛弃这个破碎的家。默默地在家务农,靠勤俭持家支撑着这个家。

“东子,来——我给你搓搓背。”嫂子微笑着坐到浴缸沿上,伸出一双雪白滑嫩的玉手轻轻放在林东结实的背肌上。

突然,院子里响起脚步声,一个清脆的女音喊道:“小莲在家吗?”

嫂子没加思索就答应一声,“柳叶,我在后院洗澡间呢。”说完后,嫂子立刻后悔了,毕竟林东光着身子泡在浴缸里,要是被柳叶看到这情况,她肯定会以为自己和小叔子有私情。

柳叶是村长的媳妇,人长得漂亮,嘴巴也很厉害,要是被她出去一宣扬,自己的脸往哪儿搁?

可是,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何况柳叶一转身已经来了后院,直奔洗澡间走过来。

嫂子慌了,看看光溜溜的林东低声说:“要是被柳叶看见我们就麻烦了,这可怎么办啊?”

“对了,东子你不是水性很好吗,你赶紧藏到水里躲一会儿,等我把柳叶打发走。”

林东天生好水性,在水下憋气可以憋好几分钟,眼下情况紧急,林东也只好把身子往下一缩,全部藏进水中。林东刚躲起来,村长的媳妇柳叶就走进来了。

村长的老婆柳叶也是全村有名的大美人,她穿着一件红色连衣短裙,漂亮美丽的脸庞散发出成熟~女性的柔媚风韵。

“小莲,你要洗澡啊?”

水面上覆盖着一层泡沫,林东藏在里面,柳叶还真没看见。

嫂子脸上有些羞红,担心柳叶过来发现,她把身体挡在浴缸前,“啊,是啊。这不刚放好水。柳叶你找我有事?”

柳叶把娇嫩的身子倚在门上,说:“小莲,我娘家堂哥又来电话催我了,问问你……究竟愿意不愿意啊?”

嫂子说:“上次我不是告诉他了,我们俩不合适,另外我不想改嫁。”

林东在水里听得真切,“原来,村长的媳妇是来给嫂子说媒的,你这个欠操的娘们!真是吃饱撑得没事干。”林东可舍不得美丽善良的嫂子离开自己家。

柳叶又说:“小莲,我那堂哥去年包了十几亩地,一年下来能收入两三万呢。还有,我堂哥身体可强壮了,你们要是成了亲,保准有的是力气折腾你,管你叫舒服够。”

嫂子脸一红说:“柳叶,你莫瞎说。你当我是你啊,结婚就为了那档子事,一天不敢要死要活。”

柳叶哼了一声说:“我对这方面是很强烈,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哪一个不如狼似虎?小莲,你笑话我干什么?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难道就守身如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

嫂子一本正经说:“柳叶,我行的正走得端。我有什么事了?”

林东在水底下憋着气,听到柳叶说嫂子有什么事,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村里有人传说,嫂子在家不检点,和村里的某男人有染?要不然,我哥都过世一年多了,她也不改嫁,莫非舍不得那个奸夫?嫂子名叫樊金莲,她这名字让人一听就产生遐想,和潘金莲只有一字之差,而且姓氏还是谐音。哎,难道她在家真的耐不住寂寞?要不然村长媳妇怎么这样说?

柳叶说道:“那天我看见咱们村的刘占七从你家中鬼鬼祟祟的离开,刘占七可是咱们村有名的花花公子,你跟他有一腿吧?”

嫂子正色说:“刘占七那天来我家是我找他修房子,我家的房子漏雨,刘占七和他爹不都是瓦匠吗,价钱都谈好了,他们爷俩答应这两天就来修房子呢。”

嫂子反过来说:“照你这么说,我也看见大铁头去你家窜门,莫非你跟大铁头有一腿?柳叶,大铁头别看四十多了,身体壮的和牛一样,比村长可壮多了。”

柳叶嘴巴一撇说:“别提大铁头了,那老家伙别看身体像头牛,那根玩意不中用。”

嫂子惊讶地问:“柳叶你咋知道这么清楚?你试过啊。”

柳叶走过来捏了嫂子丰满的胸脯一下,娇嗔说:“小莲,你别胡说八道哦。我家余彪可是醋坛子。大铁头不中用是他老婆说的。”

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林东在水底下实在憋不住了,不是那口气憋不住了,而是林东听了这些暧昧的话,身体有了反应……

第2章 后院浴室美人香

柳叶又说:“小莲,我堂哥真的条件不错啊,你这年龄要是再不考虑,以后就不好嫁了。”

嫂子红着脸说:“柳叶,不瞒你说,我娘家人也都劝我抓紧时间找一个。可是……东子他们家太穷,他哥为了娶我,耗尽家财。他哥临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不放心东子。我答应过他哥,先给东子娶上媳妇,我再考虑自己的婚姻。”

“原来是这样!”林东心里暗自后悔,还以为嫂子不改嫁,是舍不得村里的情夫呢。哎,看来我误解嫂子了。

嫂子的爽直,贤惠,温柔,体贴在这一刻,全方面的体现出来,这让林东对她更加敬佩。

柳叶也叹口气说:“小莲,你真是个好嫂子。咦,你放了热水,怎么不赶紧洗澡呢?水都快凉了。”

嫂子更加为难了,“洗澡?我家东子可在水里藏着呢,难道还要我跟他洗鸳鸯浴不成?”嫂子心里十分后悔,都怪自己随便答应了一声,结果弄成这种糟糕的局面。

可是,如果自己不洗澡,柳叶要是发现异常那就更糟糕。想了想,嫂子把牙一咬站起来,用身体挡住浴缸。然后脱掉了体恤衫假装要洗澡。

“咕噜!”藏在水中的林东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好在,柳叶没有兴趣继续和嫂子闲聊了,她说:“小莲,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就让我堂哥死了这条心吧。哎,我走了。”

“柳叶,慢走,有空来家玩。”嫂子心不在焉地招呼着。

柳叶一走,林东就迫不及待地从水里钻出来,“我去,快憋死我了。柳叶这娘们真能嘚瑟……”

嫂子红着脸又把衣服穿上,红着脸说:“东子,我去做饭了。”

林东穿好衣服来到厨房。嫂子正在做晚饭,林东就站在她身后,一边看她做饭,一边跟她唠嗑,嫂子做菜很熟练,先做了一个蒜苗炒肉丝,又做了一个青椒炒鸡蛋,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馋的林东直流口水。

吃饱喝足,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突然,雨哗哗下起来,林东作难了,因为自己住的那个房间漏雨了。

“嫂子,我在客厅桌子上打个盹就行。明天再动手修房子。”林东主动提出来。

嫂子却不同意,她生气地说:“东子,你傻啊?客厅这么多蚊子,难道你想喂蚊子?再说,休息不好哪行,明天怎么修房子?这样吧,你睡我这儿吧,你睡床里头,我睡外边。”

嫂子已经在蚊帐里面铺好了被褥,招呼林东钻进来。

林东只好答应,躺了下来。嫂子先关了灯,在另一侧躺下来。

嫂子柔声问:“东子,你当真打算在我们村发展?”

林东说:“我学的是农业专业,回家乡发展更有前途。”

其实,林东不想留在城市的原因,他惦记着村里的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余香,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她就住在自己前院,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前些日子,余香打电话告诉林东,她订婚了。林东当时就急了,在他的逼问下,才知道,余香爹出了车祸,为了摆平这件事,余香爹借了十万块钱,余香的未婚夫,就是那个出了十万块钱彩礼的富家子弟。

“我曰他妈!谁抢我的女人?我跟他势不两立!”林东回家的目的也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

嫂子又说:“东子,你上大学这么多年,就没有找到个合适的女朋友吗?”

林东回答:“没有。城里姑娘哪里看得上我们乡下人。”

嫂子叹口气说:“城里女人嫌贫爱富,都不是好女人。东子,你不要灰心,咱们村里也有的是好妹子,嫂子帮你介绍一个。”

林东嗯了一声,嫂子又问:“我听说,你上学的时候,和前院的余香搞过对象?想不到我家东子人小鬼大,上学时候就会搞对象了?”

林东说:“你别听村里人瞎造谣,我们就是同学,没别的事。”

嫂子叹口气说:“哎,其实,我知道你喜欢余香。余香这闺女也挺不错的,可惜,马上就要嫁人了。要不然,给你说说还真的挺合适。”

这句话证说在林东的疼处,他不由回想起,当年上中学的时候,余香放学回家的路上,被恶霸拦住欺负,林东捡了一块板砖,就把恶霸脑瓜给开了,为这事,哥哥还赔了人家不少医药费。

后来余香为了感谢自己,还主动亲了自己,哎,年少那些美好的往事,已经成为记忆,我曾经爱过的邻家妹妹,就要嫁作他人,她家中的海棠树可否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海誓山盟?

嫂子又说:“余香爹嫌贫爱富,全村都有名的。去年年底他出了车祸后,赔不起死者钱,就公开招婿,谁出十万块钱彩礼,外加县城小洋楼一栋,就把她闺女娶走。”

林东私下把拳头握得咯嘣直响,“余斗这个混蛋,掉钱眼里了。我得想办法,把余香抢回来。”

林东心里一阵伤感,暗自轻叹一口气,不再说话,闭眼睡觉。嫂子也将身子转向另一个方向。沉寂了大半小时后,突然,天空一声惊雷,这声雷很响,吓的嫂子一声尖叫,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就扑到了林东的怀中。

林东赶紧伸手将她紧紧抱住。

外面雷声越来越响,嫂子惊魂未定,“吓死我了。”

“嫂子,不要怕,有我呢。”林东爱怜地搂着怀中的尤~物,他知道,她是一个非常需要男人关爱,滋润的女人。

躲在林东怀中,嫂子也觉得不妥,虽然林东的肩膀厚实,温暖,给人很好的安全感。可林东是自己的小叔子,我们这种关系,怎么可以啊?

她本想离开林东的怀抱,可是她天生害怕打雷,这一年多来,不知道在雷雨中经受了多少个夜晚的煎熬,好容易有一个避风的港湾,她真的舍不得遗弃。

她不由得想起丈夫临终前的嘱托,“小莲,你要答应我。要么,你改嫁给我兄弟,要么,你给他找个好媳妇。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丈夫和林东不是亲兄弟,即便是亲兄弟,法律也没有禁止叔嫂结婚。她也很喜欢林东,可就是解不开这个心结,在她心中林东永远都是她的的小叔子。嫂子心中矛盾极了,“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面对林东的时候,我的心会跳的那么快,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发软?”

她皱着眉头,碎玉般的贝齿轻轻咬着红唇,两腿也轻轻打颤。为了避免面对林东的尴尬,她又将身子背过去,这样,看不到他,但是可以感觉他温暖的怀抱,可以好受点。

雷声不断,担心她害怕,林东也不好意思放开嫂子,所以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欲,闭眼睛不敢胡思乱想,就这样迟迟不能入睡……

第3章 雷雨之夜春意浓

第二天清早,雨停了。

嫂子找来了瓦匠,半天的时间,就把漏雨的屋顶修好了.下午,嫂子跟林东说,“东子,我去窜个门,顺道割点猪肉回来,晚上给你炒俩菜。”

林东心事重重,心里盘算着见见余香,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办法。不过,他知道余香一定很为难,除非他爹回心转意。把人家的彩礼退回去。

硬着头皮,林东来到余斗家,余香妈叫赵琴,也是标志的女人,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但是,徐娘不老风韵犹存。赵琴正在院子里给即将出嫁的女儿缝新被子,看到林东来了,脸上挂笑说:“东子来了?”

林东问:“婶,余香在家吗?”

这时候,余斗斜叼着烟卷从屋里出来,余斗是个斜眼,看人时候目光不正,瞅见是林东,就冷笑一下挖苦说:“东子啊。你学上的不错,考上了大学,该不是城市混不了,跑回家种田的吧?”

林东一阵正经地说:“叔,种田种好了,照样可以挣大钱!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说说,我想和余香好!”

林东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余斗一听就愣住了,赵琴也放下手里的活看着林东。他们夫妻俩心里都有数,前阵子,给闺女定亲的时候,余香又哭又闹的,死活不同意,后来,问明原因才知道余香心里有人,就是林东。

但是,余斗认为林东家太穷了,自己又摊上官司,要是拿不出赔偿,自己就得去坐牢。所以就坚决阻止了余香的想法,今天,林东找上门来,看来是找我兴师问罪的。

余斗哼了一声说:“东子,既然你来了,我就直说了吧。叔前阵子摊上官司了,运货进城的时候,撞死了个人,人家要求赔偿,不然,我就要坐牢。我家没钱陪人家,正好有人给余香介绍了对象,那小子愿意出这钱,一次性给了我十万块钱的彩礼。并且人家在县城刚买了新楼房。”

林东咬着牙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余香喜欢的人是我,你不能因为自己摊上了官司,断送了女儿的幸福。”

余斗却说:“我闺女孝顺,不忍心看我坐牢。林东,我也想我闺女幸福。可是,她要是嫁给你,看着她爹去坐牢,你觉得她会幸福吗?”

余斗又说:“东子,我也不想太难为你。我闺女订婚了不假,但是到大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你能完成我提出的三个条件,我就把余香的婚退了。”

林东眼前一亮,问:“哪三个条件?”

余斗抽了一口烟,想了想说:“第一,我闺女必须嫁给出人头地男人。她现在的对象是大公司的保卫科长。你要想娶我闺女,最起码在咱们村也要当上村委。”

“第二,十万块钱彩礼,一分钱不能少。”

“第三,县城没有楼房也可以,但是你在村里必须起一座像样的大房子,你家那老宅烂的都没样子了,我可不想我闺女跟你受罪。”

一旁的赵琴禁不住说:“他爹,你这不是难为东子吗?这段时间,他怎么可能完成?”

林东咬咬牙,说:“咱们一言为定,我今天把话撂这儿,我一定要娶余香的!”说完,林东甩头就走。

他知道,除非自己能够拿出足以令余斗回心转意的钱。不然的话,休想给余香退婚。不过,自己要想挣钱,首先得谋一份职业。

林东回村的目标就是当村长,不过当村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榆树屯是个贫困落后的北方小山村,有一千多口人,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小村的村官制度有着自己的特色。全村姓氏最多的罗,余,杨,刘四个姓形成了本村的四大家族。每个家族出一名生产队长,每个生产队长都算是村委委员。加上支书罗金仓,村长余彪,大队会计杨宝锁,妇女主任罗玉兰,宣传干事刘洪升,治安主任刘振。一共是十个村委,其中支书罗金仓,村长余彪,大队会计杨宝锁,还有以前的老治安主任刘振是村委常委。

上午,跟同村伙伴们聊天的时候,听虎子说,村里的治安主任刘振退休了,村委打算重新选一个治安主任。治安主任其实就是副村长,手里有实权,而且还是村委常委。按照榆树屯的潜规则,支书卸任,村长直接顶上去。村长的位子,就由治安主任顶上。

村支书罗金仓今年都六十了,马上就要退休了,如果他退下去,余彪就是村支书。那么,谁能当上治安主任,谁就是未来的村长。林东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村里像自己这样上过大学的人还真不多,宣传干事刘洪升也仅仅高中毕业,因为那点文化就让他当了宣传干事,自己是大学生,比刘洪升高一格,应聘个治安主任,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治安主任干好了,可以是自己当上村长的基石,所以,林东决定精选治安主任。

于是,林东就来到村委会,打算找村长毛遂自荐。谁料,远远看见嫂子和村长余彪从村委会出来,两人边走边说,余彪动作暧昧,大手还在嫂子的翘臀上摸了一把。这个微小的动作,让林东火冒三丈,马上就想冲过去找余彪拼命。

可是,林东冷静了一下,没有马上冲过去,他注意到嫂子被村长摸了一把后,并没有生气,而是低着头跟着余彪走出村委会的大院,进了旁边的胡同。余彪的家就在这个胡同,林东心里更加吃惊,一个念头猛地生出——难道,嫂子和余彪有奸情?

林东快步追过去,他进胡同的时候,正好看见余彪和嫂子进了村长家的大门。等林东追过来,他发现余彪家的大门从里面锁上了。

想起村里传说的那些风言风语,林东立刻联想到,体壮如牛的余彪把娇柔的嫂子压在身下,长久饥~渴的嫂子在余彪的凶狠的撞击中婉转娇吟。林东气炸了肺,想不到嫂子竟然是这种女人,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我绝不能让你们得逞!

林东气恼之下,举起拳头,对着村长家的大门,哐哐哐猛砸起来。

砸门的声音很大,很快,余彪带着一脸怒气开了门,看到是林东,他皱着眉头问:“林东,你有病啊?干嘛砸我家的门?”

林东双眼喷火,看着余彪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注意观察了一下,村长上身的衬衣纽扣都解开了,原本扎在腰里的衬衣全都跑出来,腰带下裤子的拉链还没有来及拉上。肯定是俩人回家后,就急着干那件事,被自己搅了局,衣服都来不及整理。

林东黑着脸说:“村长,我来找我嫂子。”

余彪立刻把脸沉下来,“你找你嫂子,来我家干什么?”

林东哼了一声说:“我看见我嫂子来你家了。难道你还不承认?”

余彪把腰一插,气道:“你小子胡说八道!成心来我家找茬的吧?”

林东说:“那你让开,让我进去找人。”

余彪伸手拦住路,“你小子当我家是旅馆了?你想进就进吗?我明白了,你怀疑我跟你嫂子有奸情?我警告你林东,看在乡里乡亲你年纪小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这是要换别人,我今天让他爬着走。”

林东冷笑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有种让开门,让我进去搜。”

余彪咬咬牙,瞪起眼睛说:“要是搜不出来,怎办?”

林东头一热说:“你说咋办就咋办。”

余彪见林东铁了心要进自己家搜人,最后气的骂了娘,“娘隔壁的,林东你要是搜不出人,就给我家免费干三天劳力。我们家农田里的活,你全包了。”

林东也不示弱,“好!不过,要是被我搜出来,你这村长就别干了,你敢吗?”

余彪被将了一军,骑虎难下,咬咬牙说:“一言为定!你进去找人吧。”

第4章 她的寂寞谁人懂

林东明明看见,余彪领着嫂子进了他家的大门,肯定是偷情,要不然锁门干什么?

他心里暗暗发狠,“樊金莲,我看你就是潘金莲,根本就守不住身子,说不定她早就跟余彪勾搭上了。今天我一定要你们捉奸在床,然后再找村里的长辈理论,不守妇道的淫妇,趁早离开我们家。”

林东正要去村长家搜人,可就在这时候,嫂子从胡同口那户人家走出来,她听见这边有吵闹声,走过来一看,惊讶地问:“东子,你怎么在这里?”

胡同口那家是余富贵,余富贵把自己家的南屋改成了小卖部,顺道买点冷鲜肉。嫂子手里还拎着一刀肉,看样子是晚上炒菜用的。林东不由得泄了气,“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干花了眼?明明看见余彪领着嫂子进了他家的大门,怎么,大变活人吗?一眨眼的功夫,嫂子竟然从前面院里余富贵家里出来了。”

余彪一看来了精神,嘴里骂骂咧咧,“林东,你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来我家捣乱,今天有你好看。”

嫂子问明白事情后,脸上一红,狠狠白了林东一眼,然后给余彪赔礼道歉,“村长,我家东子这几年一直在外上学,不懂得人情世故,村长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嫂子说了半天好话,余彪这才消了气,他嘱咐林东:“林东,是爷们的话,就不能赖账。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家打三天短工吧,哈哈。”

林东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卖几天力气。”虽然捉奸不成,还要去给村长白干几天劳力,不过林东心里挺高兴,这种结果,总比自己捉奸在床要好许多。最起码,嫂子在自己心里还是以前那样纯洁。

回到家里,嫂子责怪林东说:“东子,你是大学生啊,怎么这样不懂事?竟然跑村长家里去闹事?你可知道,在咱们村,村长可是土皇帝,就连支书罗金仓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林东不服气地说:“不就是个村官?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让他欺负你呢。”

嫂子一怔,皱起眉头问:“东子,你说什么呢?谁说村长欺负我了?”

林东语气冰冷说:“我看见村长摸你屁股,可是你一点反抗都没有,我怀疑你跟村长有暧昧关系,就偷偷跟踪你们,眼看着你俩进了他家的大门。所以,我才冲上去的。”

嫂子面色惊愕,说:“你看错了吧?东子,你前面说的那些,我承认。不过,被余彪占便宜这事,不是我自愿的,我是想反抗,可心有余力不足。你也知道,他们余家在咱们村是大户,兄弟众多。我一个寡妇,哪里敢得罪他?即使我豁出去了,当众骂他个狗血喷头,那样一来势必会引起他的报复。我大不了抬抬屁股走人,再找个男人嫁了,可是……你咋办?你以后还要在这个村子生活,东子……我是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林东吃了一惊,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嫂子为了我今后在村里不受气,才忍气吞声,我却误会了她,哎!我真是太对不起嫂子了。

嫂子又说:“我去找余彪,是想求他办事。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年春天村里调整了果园。我们家原来的两百棵果树长得非常好,果贩子出的价也很高,每年都是大丰收。结果,土地果树调整后,咱家重新分得的果树比起以前差多了,产量至少也少收入几千斤。”

嫂子说到这儿,有点想垂泪,可想而知,没有了公婆,没有了丈夫,一个弱势的女人,仅有一个在外上学的小叔子,在村里默默地为丈夫守寡期间,肯定会被人欺负。

林东愤恨地说:“分土地这事归罗金仓管吧?他凭啥这样欺负人?我找他算账去。”

嫂子说:“没用的,罗支书说了,村里的土地五年一调整,他是按照规矩办事的。东子,我找村长并不是要求重新调整果园,而是,想参加他老婆的采药队伍,多挣点零花钱。”

林东问:“什么采药队伍?”

嫂子说:“村长的妹子余香,在县城的一家大型制药公司上班。她的未婚夫在县城还买了新房子,好阔气。余香在公司干得不错,当上了技术科的化验员,她们公司常年收购药品原材料,这种草药我们榆树屯附近的山沟里有的是。柳叶成立了采药队,自任队长。咱们村好几个妇女,都跟着村长老婆柳叶一起进山采药,这一天下来,干得好百十块钱呢。比果树挣得还多。”

林东问:“那么,村长答应你的要求没有?”

嫂子说:“他说,他老婆回娘家了。等他老婆回来,问问她们队伍缺人手不,你这么一闹,也不知道柳叶还会不会答应。”

林东也觉得自己今天得罪了村长,他老婆一定不会答应嫂子跟着去采药了,一天能挣百十块钱,这种收入在榆树屯这种穷山沟,简直是白领级的收入,都怪自己今天太冒失了。林东有点后悔,“嫂子,都怪我,耽误了大事。要不,我去给村长道个歉?”

嫂子微微一笑说:“算了。我们虽然穷,但是不能志短。低三下四求人,不是咱们林家人的作风。这事要是成不了,我就去找田支书老婆李兰芝,问问她的柳编厂要不要添人,我农忙之外,可以去她那儿做点手工艺活。”

林东心里一阵温暖,同时也深深自责,嫂子的收入本来就低,现在还要养活自己,才逼得她去求别人打零工,我好歹也是爷们,“嫂子,以后我会多多挣钱养家,你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嫂子用手缕了一下额前的秀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东子,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多攒点钱,给你成个家。好了,你别自责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去做饭。”

房子修好了,林东没有了昨天的福利,嫂子给他铺好了床铺,林东搬到自己原来居住的那个房间去住了。也不知道,下次晚上打雷的时候,嫂子会不会约请自己同睡?

第5章 村长家的桃树下

第二天,林东履行诺言,就去给村长家干活了,村长给他的任务,把他家果园里的果树树枝修理一下,这个任务劳动量不小,嫂子打算帮林东一起干,却被林东拒绝了,林东说:“这是我和余彪男人之间的较量,你别跟着参合。我这一次虽然输了,但不代表以后会输给他。风水轮流转,我也要竞选村长!”

在年轻一代的小伙伴中,林东的身体是最棒的,而且,上高中,大学这期间学校全是军事化管理,他的身体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更是出奇的壮士,干这种纯劳力活一个顶俩。

原本三天的活,林东一上午就干了将近一半。眼看到了晌午,林东感觉有点累了,他打算停下来喝口水,就来到果园中央的窝棚,拿起带来的水壶,咕咚咕咚灌开了凉水。水珠子顺着他宽敞的胸膛往下流淌着,和身上的汗水混合在一起,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就在这时候,村长的老婆柳叶提着竹篮子来了,看到林东喝水的情景,禁不住芳心乱跳,“这个林东,身材好壮啊,而且小模样长得也俊俏,真讨人喜欢哦。”

“东子,活干的够快啊,累了吧?”柳叶笑盈盈和林东打招呼。

林东心里暗想,“村长媳妇一定是来做监工的,看看我干活有没有偷懒。”林东本来不想给柳叶好脸色看。但是,他又想起嫂子的话,自己现在无权无势,不能得罪村长,嫂子还想着找村长媳妇参加采药队伍呢。

于是,林东笑颜相待,呵呵一笑说:“柳嫂子子,没事,不累。”

柳叶看了看果树的情况,惊讶地说:“东子你活干的这么快啊?这要是让我自己干,最少也得三天干完,看把你累的,别干了。我在家给你准备了大饼卷肉,还有啤酒,好好犒劳犒劳你。”

榆树屯的规矩,谁家请工人干活,不管工钱多少,都要管饭。所以,林东也不拒绝,自己卖了这么多力气,午饭不吃白不吃。

林东跟着柳叶来村长家吃饭,林东发现村长不在家,就问:“嫂子,村长呢?”

柳叶说:“他去乡里陪乡长喝酒,不用等他。来,咱们先吃,东子,多吃点,我烙的饼好吃着呢。”

干了一上午的话,林东确实饿了,啤酒就着饼卷子可劲的往肚子里整,看着林东的吃相,柳叶扑哧一笑,林东问:“你笑什么?”

柳叶说:“东子,你慢慢吃着,别着急,管够呢。”

林东笑笑,继续吃,吃饱喝足后,林东要告辞,“嫂子,我吃饱了,回地里干活了。”

柳叶却说:“着什么急啊。不如摘个桃吃润润口,吃完在干活不晚。”

村长家种着一棵大桃树,这棵桃树结出来的桃子味道鲜美,正是蜜桃成熟时,水灵灵,红彤彤的大个水蜜桃挂满了枝丫。

柳叶挺热情,搬来一把椅子,招呼林东:“东子,你帮我扶着椅子,我上去帮你摘两个桃。”柳叶把椅子放在桃树下,脱了鞋子,踩到椅子上,去摘树上的桃子。

林东就站在下面,帮她扶椅子,这种位置,让林东非常自然的就看到了柳叶的翘臀。柳叶也是全村出名的美人,虽然不如嫂子漂亮,但也是百里挑一。

柳叶动手摘桃的时候,那挺翘的臀~部也随之一耸一耸。

林东正在胡思乱想,柳叶说话了:“东子,你帮我拿着这个,这桃子都熟透了。”柳叶摘了个熟透的蜜桃,交给林东。然后踮起脚尖,去够另一个熟透的蜜桃。

又摘了一个桃,柳叶要从椅子上下来,谁料,这时候,不知道为啥,椅子突然失去了平衡,柳叶身子一侧歪,吓得她一声尖叫,为了防止摔在地上,她下意识的把身子朝着林东倒过来。

林东没有防备,被村长老婆一下子扑进怀里,他下意识赶紧伸手将柳叶紧紧抱住,因为都穿得很少,肌肤相亲之后,林东立马感觉到自己怀里女人身材的凹凸有致,无比曼妙。

林东正好抱住了柳叶的纤细柳腰,柳叶的翘臀浑圆,弹性十足,手掌压在上面很滑很舒服。倒在林东怀里的柳叶,因为差点摔跤,吓的大口大口的喘着:“吓死我了。东子,幸亏你把我接住了。”

“嫂子,你没事吧。”林东搂着怀中的尤~物,他突然发觉,柳叶也是一个非常需要男人关爱,滋润的女人。难道,余彪那个壮汉,竟然满足不了她?

林东个高,柳叶个矮,林东的目光俯视过去,正好看到她衣领内雪白如玉的胸脯。

两个人肌肤相亲,柳叶有点不好意思,理了理纷乱的秀发,俏脸上添了一层红晕。“东子,你快放开我。”

“哦。”林东抱着柳叶,这种滋味虽然很不错,可是,这个女人是村长的老婆,这种便宜沾不得,要是被村长知道了,给自己小鞋穿那可受不了。

林东下意识一松手,结果,这一来更糟了,柳叶身子从椅子上摔下来,刚好被林东接住,现在她的身子没有平衡,林东一松手,柳叶一下子又掉在了地上的地上。摔倒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拉住了林东,林东也下意识一拉,结果正好扯住她的衬衣。

刺啦一声,衬衣上的扣子,全被撤掉了,两只又白又嫩的山峰,一下完全暴露出来。因为柳叶拉住了林东的一只胳膊,导致林东也跟着摔倒,刚好压在她身上。

引得柳叶又是一声娇呼。“东子,放开我。”

林东可能是太紧张了,也可能是舍不得松手,红着脸抓着柳叶的两只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是别吃桃子了,我干活去吧。”

第6章 水井下面藏秘密

林东正抓着柳叶没来及松手,突然,大门口响起摩托车的声音,还有余彪和邻居的说话声,前院的余富贵遇上余彪,笑呵呵说:“村长,你又去外面喝酒了,你这烟不错,给我弄支抽?”

余彪摩托车前筐放着两条好烟,是刚进村的时候,刘二歪偷偷送的,刘二歪的小子刘占七相当民兵连长,打算走余彪的门路,就送上两条好烟。

余彪骂道:“余富贵你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你家小卖部那么多烟,还来我这儿蹭烟抽?走开。”

余富贵嘴里嘟嘟囔囔:“我家的烟是用来卖的,你这烟都是白来的,抽一支都不行,真小气。”

听到余彪回来了,院子里的林东和柳叶全都吓傻了,林东此刻还紧握着柳叶的两座春山,一时间竟忘了松手,他都吓蒙了。柳叶也慌了神。

本来,他们俩要是赶紧站起来,柳叶把衣服整理一下,也来得及。林东给自己家里干活,来家里吃饭都是正常事。可是,偏偏自己刚才摔跟斗,衣服被扯坏了,两只白嫩的乃子还被林东抓着,要知道村长余彪是个小心眼的人,经常怀疑自己跟其他男人有暧昧关系。等会儿,余彪进院子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不怀疑才怪。

柳叶一着急,赶紧低声对林东说:“东子,你先躲躲。要是被余彪发现我们俩这样子,他会拿刀剁了你的。”

林东也害怕余彪拿刀的样子,村长就是古树屯的土皇帝,谁不怕他?林东慌慌张张从柳叶身上爬起来。“嫂子,我躲到哪里去啊?”

柳叶指指水井,“你先去井里藏会儿,等会儿我把余彪支开,你再走。”

林东还有些犹豫,柳叶说:“这是枯井。你快点进去。”

林东不敢耽搁,滋溜一下,顺着水井的梯子藏到井里去了。令林东没想到的是,这个水井中央部分,竟然开着一扇小门。这扇小门里面竟然有一个诺大的房间。林东也没多想,一头就钻了进来。

这个井果然是枯井。其实就是村长家藏东西的地下室。井里面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林东就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照明一看。“哇,原来这里竟是一间储藏室。”面积足有一间屋子大小,中央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十多条上等香烟。桌子旁边还堆着十多箱好酒,都是比较贵重的酒。反正,林东抽不起那些烟,也没有喝过这种酒。

“尼玛。余彪真有钱啊,藏这么多烟酒,一定是村里人托他办事,给他送的礼。”林东愤愤不平。

林东刚钻进井里,余彪就推着摩托车进了院门,他随手把门锁上,看到老婆柳叶袒胸露腹,拿着一把扇子正在桃树下乘凉,也没多想,就说:“老婆,想我了没有,等我先把这两条烟存起来,然后再搞你。今天老子兴趣好,一定把你搞舒坦了。呵呵!”余彪笑哈哈地柳叶的大白奶上捏了一把,就要下井。

柳叶吓坏了,要知道林东躲在井里呢,井底下的林东也听见了,“什么,余彪要下来,妈呀,这不是火星撞地球吗?我们一见面,他非把我往死里整。我虽然干架不怕他,可是,我能跟村长打吗?不管打输打赢,我们家以后就别再古树屯混了。这可咋办?”

柳叶也慌了,就说:“余彪,你喝这么多,就别下去了。万一手滑,摔一下咋办。明天再去嘛,人家都等不及了。”柳叶开始发娇,用裸露的丰满胸脯,蹭着余彪的脊背。打算勾引余彪立刻来和自己亲热。

可是余彪却嘿嘿一笑,说:“柳叶,你不要急,我没喝多。放下烟就来。你等着我啊,看我回来不曰死你这小荡妇。”余彪说完,已经把腿伸进井里。顺着梯子慢慢下来……

林东心里暗叫糟糕,“这可咋办?被余彪看见自己就麻烦了。”林东一着急,赶紧缩到了桌子底下。

余彪来到井下的密室,因为光线黑暗,没有注意到桌下的林东,他放了香烟就走了。

林东本想趁机离开,顺着水井的梯子刚爬了半截,就听上面余彪抱着柳叶就在桃树下展开了大战,柳叶那激荡人心的呻吟声,听的林东心烦意乱,赶紧又退回来,躲在这个密室里十分憋屈,林东脊背狠狠靠在墙壁上,谁料,这用力一靠,后面的墙壁竟然动了。

林东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身后的井壁竟然开了一扇门。里面一条黑黝黝的暗道。

“我曹?这里还有密道?通到哪儿去的?”林东好奇之下,就打着打火机,顺着密道往前走。

走了几十米,前面竟然出现一个梯子,一条暗道往上面通过去,林东就顺着梯子爬上来,到了最上面,林东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从一只衣柜中钻出来,我曹,竟然是一户人家的卧室?

外面客厅,好像还有人说话,林东来到门口,扒着门缝往外一看,余富贵和他的老婆荣花正在吃午饭。因为天热,又是在自己家里,荣花穿得很少,上面仅有一件小背心,两团鼓囊囊的肉紧绷在粉色小背心中,看得人眼花缭乱。

余富贵说:“小卖部的香烟都快买完了,你还不跟村长要两条去?刚才我看见村长又弄了两条烟回来。”

荣花娇声说:“讨厌,你当那个烟村长白给我们啊?还不是我做出牺牲。”

余富贵小声说:“给他搞一下呗,你又不是没有被搞过,一条烟一百多块钱呢。”

荣花撇下嘴角,用手戳了一下丈夫的脑壳,说:“余富贵,你这小王八,为了一条烟,就让别人搞你老婆?”

余富贵却说:“村长给我们家的好处,那不仅这一条烟呢。你忘了,今年咱们家调了果园,要不是念在和你的感情的,村长能把樊金莲那小寡妇的果树调换给我们家?这两百克果树,一年下来最少也能多挣三四千吧。”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