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男友江韵王炎小说_小男友全文在线阅读by阿刀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6

小男友江韵王炎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小男友江韵王炎小说,小男友全文在线阅读,小男友小说讲述了虽然我还未记起我和江姐的过去,但所有人,那些关心疼爱的我的人,他们都对我说了这种话;我想啊,我应该去尝试,去和她接触!

小男友

第1章美女上司

和江姐认识,还是在那年的招聘会上;那时她是江城的大美女,我却是个被生活逼上绝路的穷小子。

因为当时家里欠了高利贷,放贷人还撂狠话说,再不还钱,就砸断我父亲的腿!于是为了赚钱,我一接到面试通知,就坐火车去了江城——那个别人眼中,遍地是黄金的城市。

记得刚去她们公司的时候,前台负责接待的一个女生,特别诧异地看着我说:你真的是来面试的?你就穿成这样来面试?你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吗?

当时她的声音特别大,似乎整个公司的人,都朝我看了过来;我红着脸,死死咬着嘴唇,手悄悄盖住了裤子上,那块细小的补丁。

“那个…我…能面试吗?”低着头,我从牙缝里,挤出了蚊子大点儿的声音。

“就你这样还面试?呵!江总肯定一见你,立刻就会把你撵出来!”女生交叉着双臂,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出门左拐有家商场,进去买件像样的西装,穿得体面点儿再过来!”

“我……”抬起头,我刚想说“这就去买”的时候;手插进裤兜里,摸着那皱巴巴的200块钱,又把话咽了回去。

大商场里的西装我见过,光里面的衬衫,就得四五百,这还是便宜的……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坐火车回老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都干嘛呢这是?上班时间,不需要工作吗?还有你张媛,大嗓门儿嚷嚷什么?!”那个声音离我越来越近,貌似还是个女领导;当时我真的想掉头就跑,否则肯定还要继续丢人。

“江总,您来得正好,您看看这位,说是来面试的!”那个叫张媛的女生,拿鼻孔对着我说,“他穿成这样还来面试,裤子上还有个补丁!就在膝盖上面,他拿手挡住了……”

那一刻,我把头压得更低了,脸火辣辣的发烫;本来我以为,只要有学历、有能力,人家公司就一定能要我,甚至还会重用。可没想到,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却将我羞辱地眼泪差点掉下来。

“他穿成这样怎么了?谁告诉你穿的不好,就不能面试了?!”我身后的那个女人,突然拍了拍我肩膀说,“小弟*弟,你穿的挺好,很干净!比那些披着西装的斯文败类,强多了!”

听到这话,我鼻子一酸,差点哽咽出来;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男人什么都可以忍,但感动是忍不了的。

后来那个女领导说:“走吧小家伙,去我办公室里聊。”说完她转身离开,我赶紧低头跟上她;因为自卑,我甚至都没敢看她长什么样。

进到她办公室以后,一股好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我抬起头,这才看到了她的背影。当时她穿着白色铅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背心;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身后,白皙的耳根处,两枚耳钉闪闪发光。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她突然转身,朝我微微一笑。

“王…王炎……”看到她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她特别漂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乌黑透亮的眼睛里,也泛着点点笑意。

“呀!原来你就是王炎啊?!”她吃惊了一下,随即很大方地朝我走过来,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江韵,是公司的一个副总;你投的简历,我先前看过了,你好像还是科大毕业的吧?”

“嗯!”我点点头,看着她伸来的白皙小手,自己的手,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呵!男孩子嘛,大方点儿,初次见面握个手!”她朝我扬了扬手,又自信地说,“不用害羞,在职场上,男女握手很正常的。”

听她这样说,我抿了抿嘴,手刚伸出去,就被她给一把握住了!那一刻,我浑身就跟过了电一般,竟然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她的手特别柔软,握在手里就跟棉花似得。

松开手后,她竟然朝我眨了下眼睛说:你的手蛮大的嘛!很有力气!

我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很羞涩地朝她笑了一下说: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就数我手指长;同学都开玩笑,说我应该去音乐学院弹钢琴的……

看我笑,她也笑了,还捏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说:“嗯,仔细一看,你的手确实挺漂亮的;不过……”

她顿了一下,突然又有些严肃地说,“这么漂亮的手,以后不要再去掩饰补丁了,贫穷是任何东西都遮掩不了的;你应该用它去努力,去勤劳,去改变命运,知道吗?”

听了这话,当时我都愣住了!她见我不说话,突然“噗嗤”一笑,“不好意思啊,我这人有时候吧,总是老爱教训别人的……”

我赶紧摇头说:“没有,挺好的,您说得很有道理,谢谢您跟我说这些。”

多年以后,当那些压力、痛苦与挫折迎面扑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江姐的这句话:用自己的双手,去努力、勤劳,改变命运。

后来她把我让到了沙发上,又问了我一些专业性的问题;因为我在大学里,读了很多书,理论知识比较扎实;最后她很满意地点头说:“小家伙,好好干!表现好的话,回头提拔你当助理!”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夏日的暖风吹在脸上,格外舒服;我不再去想前台女生,对我的种种刁难与不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那个美丽善良、又充满正气的女人——江韵。

掏出手机,我把电话打给了家里,我想只要有了工作、赚了钱,家里那四万块钱高利贷,很快就能还清了。

电话打过去以后,是我妹妹接的电话,可还不待我开口,妹妹就大哭着说:“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赶紧问她:“妮儿,怎么了?你别哭,慢慢说!”

妹妹压抑着哽咽说:“那帮放高利贷的来了,就堵在咱家门口,还说晚上六点之前,不拿出四万块钱,就让咱家见血!”

我心里“咯噔”一下,那群王八蛋,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我捏着电话说:“妮儿,你让咱爸跟他们说说,就说我找到工作了,让他们再缓缓,这钱一定能还上的,回头多给他们点利息也行!”

“说了,都说了,没用的!他们就要今天还钱,家里的电视、摩托车,都被他们给搬走了……”妹妹无助地哭声,就如刀子般,狠狠扎进了我心里。

咬着牙,我紧闭着眼睛说:“妮儿,告诉那帮混蛋,今晚六点之前,咱们还钱!”说完,我狠狠挂掉电话,转身朝公司的方向奔去。

那时候,我想到了那个女人,她那么善良,她应该会帮我的吧?!

可当我闯进她办公室的时候,却看到了我,这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一幕……

第2章帮帮我

进了公司以后,我直接就往江总办公室的方向走;那是走廊最靠里的一间,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仿佛还听到里面,有撕扯吵架的声音。

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距离还款的期限,还剩下不到3个小时;因为着急,那时我根本顾不得礼貌问题,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江……”我刚要开口叫她,眼前的一幕,瞬间就把我给石化了!当时房间里有个胖男人,带着满身的酒气,就那样把她压在沙发上;她的黑色背心和粉色文胸,被扯下来一大半,硕大白皙的饱满,就那样露在了我的眼前。

见到那一幕,我竟然脸红地把头扭向一边,不知所措……

“江韵,小美人儿,我想死你了!日思夜想,哥哥都被你迷死了!”他手抓着江总的胸,肥硕的嘴唇,不停地在她脖颈上亲吻。

“金总,你醉了,别这样!来人啊,救命……”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那男的捂住了嘴。

听到她喊救命,当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冲过去,抱着那男人的腰往后拽。

可被我一拦,那胖子瞬间就怒了:“谁他妈拽我?!给我滚!”他挣扎着,胳膊肘使劲一怼,一下子撞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当时的情形,我只感觉脑袋“嗡”地一声,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后来的事情,我记不大清了,好像那胖子走了,房间里只有哭声还在飘荡。

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是一个女人把我搂在怀里,捧着我的脸不停地说:“你醒醒啊?你怎么样了?!我这就打120……”

我大喘了两口气,摆摆手说:“没事的,缓缓就好了。”

见我开口说话,她激动地咬着嘴唇笑了;只不过那满脸的泪,在阳光的映衬下,却是那样的凄迷。后来她把我扶到沙发上,我们彼此都没说话;只有桌上的纸巾,擦拭着她干了又湿的脸庞。

想想那时自己挺傻的,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而且她刚才被人那样,求她帮忙的事,在那种情境下,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墙上的钟一秒一秒地转着,那时候已经四点多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家里就该还钱了,手抓着衣服,我捏着胀痛的脑袋,眼眶里都泛起了一层水雾。

“你走吧。”她擦着眼泪,突然对我说了这话。

“江总,我……”

“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吗?!”她突然朝我吼,“你走!再也不要来了!我…我都没脸了!”她一边哭,一边拿手推我。

我知道她难过,也特别能理解她的心情;可我不能走,她是我唯一的希望,能救命的。我就倔强地坐在那里,任她的拳头砸在我的肩膀上。

后来她打着打着,猛地一下搂住我的脖子,紧紧地搂着,哭着说:“我上午还教育你,跟你说那些大道理;现在我却被人这样,我…我简直丢死人了!我跟你说那些干嘛啊?我哪有资格教育你?!”

我赶紧说:“江总,您不要这样说,先前您跟我讲的那些,我都记在心里了,您是好人!”

听我这样说,她愣了一下,不哭了;而是抬起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脑袋问:“这里还疼吗?”

我摇摇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五点了;如果再不求他,就真的晚了……

“江总,您能借我点钱吗?”说这话的时候,我羞愧地几乎把脑袋都埋进了裤·裆里。

“嗯?”她疑惑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说吧,借多少?”

我没想到她能这么痛快,就赶紧说:“四万!”

听到这个数字,她的眉毛一下子挑了起来,“多少?”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我就知道,萍水相逢,人家怎么可能借给我钱?而且四万块钱,不是小数目。

当时我生怕她不答应,就赶紧说:“是这样江总,这四万块钱,算我从工资里预支;等什么时候把这钱补上了,您再给我发工资,行吗?”

她却摇头一笑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好奇,你一个毛孩子,突然借这么多钱干什么?娶媳妇啊?!”

我低下头说:“家里欠了钱,人家要债的找上门了;他们说要是六点之前,拿不出四万块钱,就砸断我爸的腿……”讲到这里,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听到这个,猛地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拿起提包,站起身就往外走。“我的天呢,你这孩子心可真大!你怎么不早说?现在都几点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她越是这样说,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越往下掉;那时我觉得她真好,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人呢?虽说四万块钱,对她可能算不了什么,可毕竟我们才见了两面……

到了楼下,她是开车带我去的银行;那是辆黑色的奥迪A6,有点旧了,不过保养的挺好,车里有股很好闻的香水味,跟她身上的味道一样,让人沉醉。

我们到银行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多了,她把卡插进转账机里,一边输密码,一边急切地问我:“银行卡号多少?”

“我…我们家里没有银行卡……”当时我都懵了!我父母都是农村人,也没什么文化,他们根本用不了银行卡那种高科技的东西;我说,“那个…存折行吗?”

“你…”她焦急地一跺脚,随即又说,“打电话让你家里问问,周围的邻居,或者债主那边有没有银行卡!”

“哦哦!对!”那个时候,我就跟个傻子似得,因为着急,整个人都懵掉了;后来我打了电话,还好高利贷那帮人有卡,钱打完之后,我都快虚脱了。

回到车里,我转头看着她,手摸着裤兜里的200块钱说:“江总,谢谢你;那个…我请你吃饭吧?”那是我第一次请女孩吃饭,我想200块钱,应该够吧?

听我这样说,她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说:“你请我吃饭?你有钱啊?”

我赶紧说有,身上有200,只要不去太贵的地方就行!说完我微微低下头,脸都红了。

她看着我,抿了抿嘴唇,接着把车子发动起来说:“去我家里吃吧,我刚来江城,也没什么朋友;你吧,姐姐瞧着挺顺眼的……”说完,她特别霸道地把车子开了出去,也不管我同不同意。

第3章你的大吗?

走在路上,我看了看窗外的风景,又看着她说:“江总,那四万块钱,我一定会还您的!”

她开着车,很随意地说:“钱的事不着急,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说吧。”说完她还拿了副墨镜带着,样子酷酷的。

我赶紧说:“要不这样,我每个月一发工资,就全都交给您!您放心,我不跑,我不是那种赖账的人。”

听我这样说,她竟然转头看着我说:“你是我老公啊?每个月都把工资上缴给老婆!”说完她顿了一下,“呵!你以后会把钱,都交给老婆保管吗?”

“嗯!”我赶紧点头说,“我这么穷,什么都没有;将来要是真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着我,那她一定是个好女孩,不拜金、很善良的那种。所以只要是我有的,我都会给她。”

“呵,傻小子!”听了我的话,她竟然把头扭向一边,耸了耸鼻子道:“说的还挺有道理。”

后来她就不说话了,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坐在旁边,总时不时地偷看她,心里老担心,她突然哪天不高兴了,让我还钱,我怕还不起……

车子开到市区北的时候,她在一幢老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她朝我说:“王炎,后备箱里有箱红酒,你帮我搬一下,我去开门。”

“哦!”我赶紧过去帮她搬酒,进了院子以后,她还介绍说,这幢别墅很老了,还是她爸爸年轻时候住的。当时她一边说,我一边点头;我对她不大了解,总觉得她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包括在公司里,非礼她的那个胖子。

进到客厅以后,她回头跟我说:“这里没别人,你当自己家就行了;那边有电视,我房间里还有电脑,你自己先玩儿着,等弄好饭我叫你。”

我赶紧说:“没事的江总,我帮您洗菜吧。”说完我撸起袖子,想跟她一起进厨房。

她却挡住我,抬手拽着我耳朵说:“傻瓜,在家里就别叫江总了,我比你大几岁,叫我姐吧。还有,冰箱里有饭店做好的菜,我热热就行,你自己先玩儿着。”

“嗯,好吧江……”我抿了抿嘴,“姐!”

“嗯,真是个单纯的弟弟!”她揉了揉我头发,转身进了厨房。

后来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脑子里老是想着,先前在公司发生的事;那个胖男人是谁?江姐被他非礼后,为什么不报警?或者离开那家公司?

曾经上学的时候,我就听说,社会上的人,为了上位不惜送礼、陪喝、陪睡,被潜·规则什么的;江姐不会也是这样的女人吧?她看上去挺年轻的,比我大不了几岁,可人家现在却是副总,我想这里面一定有秘密的……

后来她把菜热好了,还开了红酒;当时她特别开心地朝我举杯说:“小炎,谢谢你!你是我到江城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我赶紧捧着杯,跟她碰了一下说:“江…姐,我应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帮我,可能我家里……”讲到这里,我突然哽咽了,最后什么都没说,直接把酒喝了下去。

然后我们就开始吃,她吃饭的样子挺优雅的,细嚼慢咽的那种;就是喝酒的时候,老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喝。

那顿饭我们一直吃到天黑,她特别能说,而且老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多大了?谈没谈过恋爱?大学里有没有心仪的女孩?

我被她问的脸都红了,因为我从没谈过恋爱;心仪的女孩倒是有过,只是大学四年,我都没敢跟人家说过一句话……

后来她不喝了,就用手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我,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当时我被她看得有点尴尬,刚要开口说什么,她突然说:“小炎,你的眼睛真漂亮!很清澈的那种漂亮!”

我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说:“姐,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说我长得好看的……”其实我不丑,只是家里穷,穿得不好,也不怎么会打扮。

她抿着嘴,又微微喝了口红酒;当时我觉得她都醉了,脸颊绯红,眼神有点迷离;我就说:“姐,你还行吗?要不别喝了,早点去休息吧?!”

她却摇着头,没有搭理我的话,而是伸手摸着我的手说:“你的手也很漂亮,手指很长;姐听人说,手指越长的男人,那里就越大,是真的吗?”

“哪里啊?”我耳根一红,觉得她真的醉了;整个房间里,似乎有一种情绪,正蠢蠢欲动。

“这里……”她咬着嘴唇,脚丫子轻轻放在了我两腿中间……

第4章我不是坏女人

那一刻,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的胆子好大,竟然直接用脚,按住了我那里!

我红着脸,不敢看她,只是微微低着头,特别小声地说:“姐,你醉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她是真醉还是假醉,听我这样一说,她竟然把脚拿了下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别处说:“哦,呵!那个…你挺能喝的嘛!比我还能喝!”

我红着脸说:“白酒能喝七两,像这样的红酒,一点辣味都没有,我能喝好几瓶……”

“你!”听我这样说,她竟然猛地转过来,指着我没好气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什么喝酒啊你?!那么能喝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伤自己的身体?!”

额!这个女人真会转移话题,这根本就不是我酒量的问题好不好?而是她刚才的那些话,还有她脚踩的地方;那让我感觉到,她似乎也不是那种好女人……

她明明没醉,却装作一脸醉意,说那种话,问我大不大?!这让我想到了先前在公司,非礼她的那个叫“金总”的男人;如果换做正常女人,被男人那么骚扰,人家早就打电话报警了;再不济,也会辞职不干了。

可她却没有任何表态,还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她今年27岁,很年轻,我竟没来由地想,她副总的职位,或许就是那个叫“金总”的男人给的。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说:“那个…江总,不早了,我该走了;那四万块钱,我会尽快还您的。”那时我还很单纯,一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为了职位,去跟男人做那种事,我心里就感觉堵得慌。

“你什么意思?”她竟然也站了起来,皱着眉说:“我不是跟你说,在家里要叫我姐姐的吗?”说完以后,她似乎觉得自己太霸道了,又叹了口气说,“你觉得我是坏女人,对吗?”

“没有!”我赶紧说,“姐你挺好的,给我讲做人的道理,还给我借钱,您是个好女人!”

“呵!好女人?你个小屁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吗?”她看着我,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有泪水在一点点溢出;她咬着嘴唇说,“小时候我妈就说我情商低,马大哈一个,我不大会跟男孩子相处的;我…我刚才没吓到你吧?”

她一哭,我也慌了;我说姐你别哭,我没什么的……

可她却哭得更厉害了,后来直接绕过来,对着我后背打我说:“我是好女人,不是坏女人,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

她突然停顿了一下,立刻又推我说:“你走啊?你不是说要走的吗?我…我羞死了!”

“哦!”我缓过神来,当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一个堂堂的副总,竟然还会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后来我怕真把她惹急了,让我还钱什么的,我就直接走了;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的很屌丝……

出了她家以后,已经晚上11点多了,那时我不知道该去哪儿,身上就200块钱,连房子都租不起。沿着小区往外走,因为初到江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不过那时,我已经很知足了,家里的债换上了,我还有了新工作;人在贫穷的时候,都是很容易满足的。

可走着走着,身后就传来了一束光,还伴着按喇叭的声音;当我转头的时候,那辆车停到我旁边说:“上车吧,这里都快到郊区了,不好打车。你住哪儿?我送送你。”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哭了,还朝我笑了笑;我赶紧把头转向一边说:“那个…不用!我住的地方不远,一会儿就到了。”说完,我心虚的吸了口气,其实我根本没地方住。

“少废话,上来!”她竟霸道地朝我招了招手。

上了车以后,她语气冷冷地说:“住哪儿?地址报出来,我开导航。”

坐在旁边,我尴尬地抓着衣服说:“那个…我也是刚租的房子,地址什么没来得及记;要不我下去吧,我能找到路的。”

听我这样说,她立刻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又噘了下嘴说:“我一边开车,你一边告诉我怎么走,现在的孩子,粗心大意的,连自己住哪儿都记不住!”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我不应该骗她的,没地方住,本来应该告诉她,她那么善良,或许还能借我点钱。可男人就是这样,好面子,再穷的男人也好面子。

“哎!你到底住哪儿啊?!这都开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们围着市里转了大半个圈,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如果这个时候我告诉她,其实我没地方住,她会不会揍我一顿,然后把我开除了?!

“那个……”我犹豫了一下,突然看到前面有排居民楼,就立刻指着那个方向说:“那儿!我想起来了,我就住那儿的!”

她偏过头,眉头皱在一起说:“你确定你住这儿?没认错地方?”

我赶紧点头:“嗯,不会错的,就是这儿。”

“哦!”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直接开了过去。

我在小区门口下车以后,她摇下车窗,突然问了我一句:“哎!你是不是没地方住啊?”

我顿时吓了一哆嗦,她怎么突然提这个啊?我揉了揉脸,朝她一笑说:“姐,我都跟你说了,我在这边租了房子的;天这么晚了,我那儿地方也小,就不请你上去了,你早点回去吧。”说完我转身就走,生怕她看出什么破绽。

进了小区以后,我就在路上闲溜达;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脑袋开始有些发飘。后来走到了一个小广场上,那边有几个长椅,我挑了一个倒头就躺下了。

还好当时是夏天,晚上也不是多冷,偶尔吹来的凉风,还带着几丝惬意;那时我就躺在那儿,望着浩瀚的星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也不知道在这繁华的城市中,会有怎样的命运。

只是我的心里,渐渐多了一个人——那个帮了我,带我回家吃饭的女人。

可我不敢去想她,因为我怕她是那样的女人——为了上位,不惜牺牲自己的女人。

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跟堵了块石头似得,上不来气。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她,我只是觉得,她那么漂亮、善良,她不应该成为那样的人……

然而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又是一束光照在了我身上;那辆黑色奥迪停在不远处,她走下来,交叉着双臂看着我说:“这就是你租的房子?”

第5章男人的尊严

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猛地坐了起来;她怎么进来了?她不是已经走了吗?太丢人了,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双手抱在胸前,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说:“你住的这个地方,还挺宽敞的嘛!这么大的面积,得不少钱吧?”

我羞红着脸,把脑袋别到一边说:“刚才酒劲儿上来了,就是坐在这儿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就上楼了,谁晚上会在大街上睡啊?!”

“编,接着编。”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路灯下,她的嘴唇轻轻咬着,眼角的地方,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我硬着头皮说:“我哪儿编了?我说的都是实话!”说完,我还反客为主地说,“你怎么来了啊?你不是都回家了吗?”

听我反问,她竟然气得一跺脚:“我不来,我不来今晚你就得睡大街!呵,你知道这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平吗?”

“多少?”我竟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

“三万八!”她朝我做了个“八”的手势,接着又说,“在这里,你租个十平米的小隔间,一个月就得三四千;像你这种借钱还债,身上只有200块的人,怎么可能住这里?!”

那一刻,我被她的话给震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来江城的第一天,因为那套别墅太旧,本来打算在这儿租套房子的;最后因为价钱没谈拢,她才回了她父亲住过的那个别墅。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尴尬的要死;她却站在不远处,特高傲地看着我说:“没钱还逞能,年纪轻轻,嘴巴倒挺厉害的!”

“你能别说了吗?”我猛地看了她一眼,那时候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别人的鄙视和嘲讽。毕竟我是个男人,男人在年轻的时候,总会把尊严看得特别重,即便是穷困潦倒的我,也会悄悄地,维护着自己那点可怜的尊严。

“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啊?!”她趾高气扬地说:“不让我说,你有本事别睡大街啊?大夏天的,让蚊子咬死你啊?!”

我猛地站起来,含着眼泪说:“你以为我想吗?如果我爹妈有钱,如果我出生在富贵家庭,我会这样吗?我不像你们,都是含着金钥匙出来的,出门就是别墅、奥迪;可我有什么?老天给了我这样的命,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被我说的愣住了,我还是愤愤地说:“你挖苦吧,嘲讽啊?你们有钱人,对待穷人不都这样吗?反正我也不要脸了,钱都没有,还要什么脸;我知道的,你压根就瞧不起我!不然你也不会……”

说到这里,我想到了吃饭的时候,她拿脚勾·引我的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借钱给我,或许只是看我年轻,想来个老牛吃嫩草,尝尝我这个乡村野味而已。大学的时候我就听人说,城里的女人,骚着呢!

站在那里,她沉默了半晌,突然抬起头,含着眼泪说:“王炎,我告诉你,我江韵,从来都没因为你穷,而瞧不起你!我只是……呵!算我自作多情!”说完,她猛地转身,钻进车里狠狠关上了门。

那一刻,我无力地坐回长椅上,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不管怎样,她都帮了我,而且是义无反顾地帮了我。

她的车没开走,就停在那里;里面开着灯,但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好几次,我想开口给她道歉,又不知该说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深夜里冷风吹来,把我冻了一个哆嗦;我抱着胳膊蜷缩在长椅上,也不知道哪天,才能在这座城市里,出人头地。

后来她的车灯突然闪烁了一下,我转头去看她,她又把车灯闪了一下。

我朝她说:“你别闪,大晚上的,刺眼睛。”

话音刚落,车里就传来“噗嗤”一声笑。

听到我的话,她非但没停,而且还变本加厉地闪起了灯。

我拿手挡着眼睛,特无语地朝她说:“哎哎,这都几点了?你赶紧回去吧,别打扰我休息。”

她却立刻把头伸出来,朝我笑着说:“不是吧,你今晚真要睡大街啊?”说完她撇了撇嘴,把车子开到我旁边说,“上车吧,夜里冷,很容易感冒的。”

我抿了抿嘴,从长椅上站起来说:“姐,谢谢你了,我没事,你回去吧;我身上有钱,不行一会儿,我找个旅馆住下。”

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也知道,她可能是真的关心我;只是一想到她背后的那些事,还有那个叫“金总”的男人,我浑身就透不过气,总觉得她不是太干净的女人。

听我这样说,她愣了一下,随即就把头转向别处说:“你还是认为,姐是个坏女人对吗?”

我咬着嘴唇,没说话;20来岁的我,并不是太会撒谎。

“上车吧,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事,我可以跟你说一些。”说完,她把车窗摇了上去,但没有开走。

我犹豫了一下,或许是好奇心驱使吧,最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深夜里,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沉睡,只有我和她,在路灯的指引下,沿着街道徐徐前行。

她一边开车,一边将发丝理到耳后;那金灿灿的耳钉,和白皙的脖颈,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高贵。在某个瞬间,我竟眼神恍惚地沦陷在了她的美丽中……

“你想知道什么?问吧。”沉默许久,她突然说了这话。

我深吸一口气,似乎有些吃醋地问她说:“姐,那个金总,是什么人?!”

听到这个,她大大的眼睛,微微一眯,带着点恨意说:“咱们公司的总经理。”

我赶紧又问:“那他今天非礼你,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报警?或者直接离开公司?如果你真要有能力,到哪个公司不能当领导?”

她转头看了我一眼,深吸了口气说:“他有钱有势,报警也奈何不了他;而之所以不离开公司,是因为我要留在这里,夺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浑身一紧,心里还带着点窃喜;我想我误会她了,她根本就不是那种,靠身体上位的女人。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