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爱似流水不复回全文在线阅读_南未溪晏霆霄目录by我爱豆腐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6

爱似流水不复回南未溪 晏霆霄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爱似流水不复回全文在线阅读,爱似流水不复回是作者我爱豆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南未溪晏霆霄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深夜,南未溪被人从梦中生生推醒。“小溪,你快走!晏霆霄要弄死我们了!”奶奶苍老的脸上满是惊慌,不停地把南未溪往床上扯。“奶奶,你在说什么啊,我跟霆霄不是订婚了吗?怎么……”“嘭……”卧室门,忽然被人几脚踢开,一群警察鱼贯而入,刺目的电筒光芒照射在南未溪脸上。“南未溪,周汝寻,你们涉嫌商业敲诈,我们现在依法对你们实施抓捕!”“什么?”南未溪彻底茫然,“你们在说什么?”警察并给予任何解释,上前就扣住南未溪的手臂,拉扯下床,往门口拖去。

爱似流水不复回

第1章 跪下来舔

深夜,南未溪被人从梦中生生推醒。

“小溪,你快走!晏霆霄要弄死我们了!”奶奶苍老的脸上满是惊慌,不停地把南未溪往床上扯。

“奶奶,你在说什么啊,我跟霆霄不是订婚了吗?怎么……”

“嘭……”卧室门,忽然被人几脚踢开,一群警察鱼贯而入,刺目的电筒光芒照射在南未溪脸上。

“南未溪,周汝寻,你们涉嫌商业敲诈,我们现在依法对你们实施抓捕!”

“什么?”南未溪彻底茫然,“你们在说什么?”

警察并给予任何解释,上前就扣住南未溪的手臂,拉扯下床,往门口拖去。

“是陷害,是晏霆霄的陷害,我们根本没有敲诈!”奶奶嘶声力竭的大喊。

南未溪小脸发白,心脏狂跳,完全弄不清状况。

一路跌撞,被推扯到走廊的南未溪,瞧见了那个站在楼底,身形挺拔而熟悉的身影。

“霆霄,这是怎么回事?你快救救我和奶奶!”

晏霆霄是从小就疼爱,宠溺着她的恋人,两人又同床共枕三年,昨日刚刚订婚,南未溪对他充满依恋,看见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求救。

可那个平时永远温柔看着他的男人,此刻却满目冰冷,面色凛冽,毫无柔情。

南未溪浑身发冷,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晏霆霄,你这个白眼狼,我要跟你拼了!”奶奶忽然一声怒喝,挣脱警察,朝着晏霆霄扑去。

警察急忙伸手一扯,却反而让奶奶脚下一滑,竟然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脑袋碰的一声撞到墙壁,鲜血横流。

“奶奶!”南未溪尖叫挣扎,被警察死死地压着手臂。

大量鲜血晕染开来,奶奶枯瘦的身体,就躺在晏霆霄的脚边,可他却面色冰冷嫌恶的,退开了两步。

“霆霄,你快打急救电话,救救我奶奶,她年纪大了,会死的!”

可晏霆霄却冷冷一句:“她本来就该死。”

两个警察快步跑过去,拖着浑身是血的奶奶,就要往外走,刺目的鲜血,铺了一路。

“放开我奶奶!”南未溪奋力一挣,终于甩开了钳制,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楼下。推开警察,将昏迷不醒的奶奶抱在怀里。

“霆霄,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南未溪哭了起来,完全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晏霆霄冰冷道:“警察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们商业敲诈,证据确凿,依法被捕。”

“可我们根本没有!”南未溪大声说道。

晏霆霄终于笑了起来,冰冷残忍的笑:“我说有,你们就有。”

南未溪一愣,眼泪凄楚落下,看着晏霆霄那张陌生的脸,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霆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她放开奶奶,跪着爬到晏霆霄脚边,求道:“我们好好解释行不行,我求你了,好好说,别这样对我……”

“求我?”晏霆霄垂眸,阴冷注视着她:“你想怎么求我?”

南未溪怔住,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想我怎么求?”

晏霆霄笑了一下,转眸对着警察道:“抱歉,诈骗的事情,我想先私下解决……”

警察明白意思,迅速从南家退了出去。

空旷的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

奶奶躺在一边,仍旧出血不止,命悬一线。

晏霆霄手放在了南未溪的后脑上,暧昧的往他腿间压去:“要求我,那就先给我舔。”

南未溪脸色瞬间死白:“可、可是,我奶奶还……”

“对,我就是要当着你奶奶的面。”晏霆霄笑容无比残忍,“南未溪,你再耽搁时间,你那奶奶的血,就得流干了……”

南未溪手扶着晏霆霄的腰,犹豫纠结的转头看向奶奶,却惊惧的发现,原本昏迷的奶奶,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

第2章 就是要当着别人的面

“奶奶!”南未溪手脚并用,想爬过去看看奶奶的状况,却被晏霆霄一把扯住了头发。

“南未溪,想救你奶奶,就乖乖跪着给我舔!”

“霆霄,你别这样好不好?”南未溪忍不住哭起来:“至少别在我奶奶面前,别让她看见我们那个样子。”

两个月前,晏霆霄刚给她求婚的时候,南未溪曾经还主动要求过这样给他做,可那个时候,晏霆霄说他舍不得。

现在才过去多久,他的态度,就残忍转变到了这种地步!

“南未溪!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晏霆霄抓紧南未溪的头发,用力一扯,迫使她仰起那张惨白的脸:“我要的,就是你当着你奶奶的面,给我舔,让你奶奶看看,她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宝贝孙女,如今到底有多下贱!”

“别这样……”南未溪哭着不断摇头,“晏霆霄,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对我?你不是很爱我吗?为什么?”

“爱你?”晏霆霄勾起唇角,嘲讽冷漠:“南未溪,你可真好骗。我追你,跟你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借用你南家的关系和家底!你可是我杀父杀母仇人的孙女,我怎么可能会真的爱你!”

晏霆霄眼眸渐渐发红,原本俊美的面容,变得阴沉可怕,叫人心悸。

“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想掐死你!每次对你好,我的心里,都觉得无比的恶心!”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尖锐得如刀子,刺得南未溪心脏生疼。

“不,你骗我……”她不敢相信。

从她十二岁,与晏霆霄相遇开始,这个男人,就对她百般呵护,十八岁他们在一起,彼此给了第一次,亲密无间的同床共枕了三年。如今她二十一岁,近十年的朝夕相处,怎么可能全是假的?

她不相信。

“霆霄,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告诉我,我可以理解的!”南未溪乞求的望着他,泪水落满了巴掌大的脸颊,越发显得她脆弱可怜。

晏霆霄眸色深了深,嗓音发哑,却也字字清晰:“南未溪,你真叫我恶心。”

南未溪睫毛一颤,晏霆霄手指一动,掐住了她的脖子,粗暴狠戾,一把将她拽到面前,凛冽的眼神,狠狠地盯着她颤抖的瞳孔。

“你奶奶没告诉你,她是怎么把我父亲逼死,然后再把我母亲逼得跳河的吗?”晏霆霄扯着她,走到周汝寻的面前,粗暴一扔。

南未溪扑倒在奶奶身边,手掌摁进那一地鲜血里,湿滑黏腻,让她头发发麻。

“奶奶……”

周汝寻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说话,却没力气说出来。

南未溪哭得更加厉害,急忙将奶奶抱进怀里:“奶奶,我马上给你叫医生。”

她跪坐起身体,急急忙忙去拿座机电话。

晏霆霄长臂一伸,一把将那座机扫到地板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霆霄,你……啊,疼!”

晏霆骁掐着她的后颈,将摁在沙发上,高热有力的身体,紧紧压在南未溪后背上,掀开了她的裙子。

他竟然真的……就要这样跟她做!

“不……”南未溪剧烈挣扎起来。

奶奶就面对着她躺着,能清清楚楚的,看见她跟与晏霆霄的,所有动作!

羞耻,不堪,耻辱……几种感觉混合在一起,让南未溪大脑空白,恨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

“南未溪,你就这样,问问你奶奶,当年,她对我们晏家,做了些什么事情?”晏霆霄说完的同时,一把扯开了南未溪的底裤。

刺痛,紧跟着袭来……

南未溪眼瞳猛然撑大,满脸死白。

周汝寻亲眼看着自己孙女被羞辱,愤怒得浑身颤抖,嘴里呜呜咽咽发出凌乱声音。

气血翻涌,她额头的伤口,涌出了更多鲜血……

第3章 给我吃下去

晏霆霄狠狠撞击着南未溪,掐着她的下巴,固定着她的脸,让她与周汝寻面面相对。

“你问啊,南未溪,你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吗?”晏霆霄恶魔的一样的声音,步步紧逼的响起。

南未溪浑身颤抖,无助哀戚要求乞求:“不,晏霆,求你了,快停下。我奶奶伤口出血不止,必须要马上叫医生啊!”

晏霆霄冷笑了一声,根本不停止身下的动作,也根本……不管周汝寻的死活。

“晏霆,我真的求你。你如果要算账,也先把我奶奶送到医院去,然后你想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有怨言,但是……”

“南未溪,我的条件,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晏霆骁狠狠一顶,“我要你,现在跪着给我舔,舔到我满意了,我就让你叫救护车。”

周汝寻虚弱的动了动身体,死死瞪大眼睛,盯着南未溪不断摇动脑袋。

她在叫南未溪不要。

南未溪从小没有父母,是周汝寻一手带大的心尖宝贝,从小宠爱,怎么舍得她这样受人侮辱。

“好,我给你舔……”南未溪绝望的闭上眼睛,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奶奶流血而死,“我舔……”

晏霆霄终于松开了她,往一旁的沙发上一坐,指着腿间。

“过来,跪下舔。”

南未溪衣衫凌乱,裙子被扯开口,露出纤细长腿。

她颤抖哆嗦着走过去,跪下……

“呜呜……”奶奶的喊叫声就在身后,南未溪能想象到她痛心的表情。

心脏狠狠缩进,闷痛得不能呼吸。

“快点!”晏霆霄不耐烦的催促。

南未溪用力闭紧了眼睛,张开红唇……

身后,奶奶的哼叫声一下子停止了,那双苍老的眼睛,悲惨的流出泪水。

南未溪不知道这一切,持续了多久。

等晏霆霄快要结束时,他粗暴的死死压住她的头,不让她退开,然后居高临下的命令:“给我吞下去……”

南未溪整个人都僵住了,哀求的看着晏霆霄,乞求他能心软放她一马。

可面前的男人,表情永远冷漠。

“没听见吗?南未溪,我叫你一滴不剩的,给我咽下去!”

南未溪只能绝望的闭上眼睛,喉咙咕噜一动。

“啊……”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周汝寻,终于承受不住,沙哑凄惨的低叫了一声,随即两眼一翻,直挺挺的昏迷过去。

“奶奶!”她急忙回身看去。

只见周汝寻面如死灰的躺在一地鲜血里,原本就苍老的身体,更是干枯瘦弱,好似随时都会随风消逝。

“奶奶!”南未溪惊声大喊,爬行过去,“奶奶,你不要闭上眼睛。医生,我给你叫医生!”

被晏霆霄折磨了这么久,她的思绪早已经乱成一团,茫然在客厅里转了许久,才终于想起手机,急急忙忙打出急救电话。

而晏霆霄,就站在一旁,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裤。

“南未溪,我告诉你,今天,还只是开始。你们南家,杀我双亲的仇,我必定分毫不少的,全部讨回来!”晏霆霄微微眯起修长眼眸,那眸光里的杀意,并非玩笑。

南未溪混乱的思绪,逐渐冷静,绝望而哀戚。

“霆霄,你是想要我和奶奶的命吗?”她喃喃的问:“你是不是真的要我死?”

晏霆霄勾唇笑起来,朝着南未溪步步走近。

温热的大掌,放在了南未溪的脸颊上。

“不,我不要你们死。”他笑容渐渐扩大,阴寒,而又残忍,“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一句话,宛如巨铁,砸得南未溪心魂具碎。

生不如死?原来,他这么恨她。

原来……过去的所有疼爱和深情,全都是做戏!

第4章 奶奶死了

急救车终于来了,将昏迷不醒的奶奶送到了医院。

南未溪衣衫凌乱,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守在抢救室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艰难渡过,抢救室的门,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医生一脸遗憾的走出来,对着南未溪摇摇头说:“很抱歉……”

南未溪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嗫嚅着嘴唇,逃避道:“医生,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奶奶怎么可能就那么死了?是不是晏霆霄叫你这样骗我的?”

医生叹了口气,说道:“真的很抱歉南小姐,你奶奶本来就年纪大了,体质虚弱,这次大量失血,虽然送来得勉强及时,但不知道为何,我们抢救过程中,她的心跳突然停止了。”

南未溪头重脚轻,医生的话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却又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我奶奶她到底怎么了?”

医生详细道:“简单点说,可能就是病人自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力,所以在我们缝合她头部伤口的时候,突然咽了气。怎么都抢救不回来,南小姐,病人在受伤之前,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巨大刺激?”

南未溪眸光呆滞,巨大刺激?那不就是……

难道,奶奶是被活活气死的吗?被她和晏霆霄……

“不,不。”她用力捂住脑袋,疯狂摇头否认:“不是那样的……”

一定是假的!

南未溪冲进抢救室里,搜寻奶奶的身影,怎么可能就那么死了呢?

不会的!

可手术台上,奶奶的尸体,就那么安静的躺着。

冰冷的,毫无生机的。

南未溪僵住身体,睁大了那双无神的眼眸,眼泪汹汹落下。

医生拍拍她的肩膀,最后说道:“冷静一会,然后好好安排病人的后事吧。”

医生和护士都渐渐走远,南未溪一个人抱着脑袋,蹲在尸体旁,痛哭出声。

奶奶就这么过世了吗?

昨天她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一个彼此深爱的恋人,还有疼她宠她的奶奶。人生就要圆满,可一觉醒来,所有的所有,全都破灭了。

爱情是天大的骗局。奶奶,也被她害死了。

“啊……”南未溪尖叫起来。

意识几乎崩溃,她浑身冰冷,还未缓过一口气,警察再度找来。

“南未溪,晏霆霄正式起诉了你,你涉嫌亿万敲诈,现在我们要正式逮捕你!”

南未溪抱着脑袋,不想听见警察的话,她只是尖声哭喊,好似这样,就能把胸口里的疼痛,全部发泄出来。

可警察并没有因此留情,他们直接铐住南未溪的手腕,将她从医院拖走。

“奶奶……”

神志已经崩溃的南未溪,早已经忘记了反抗,她就像是个被抽掉了魂的木娃娃,就那么呆愣愣的,被带到了看守所里。

警察将她粗暴扔在地板上,她重重摔在地板上,膝盖被磕出血来,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木愣的出神。

外面,天色渐渐明亮,呆滞了一夜的南未溪,终于回过了神,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奶奶的后事……她还没有埋葬奶奶。

“开门,放我出去!”南未溪用力砸门,“开门!”

她喊了半天,喊道嗓子嘶哑,嘴唇干裂,外面,才终于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是晏霆霄。

还是一样精致奢华的手工西装,面容俊美,意气风发。

他悠闲从容的走定在南未溪的面前,慢条斯理的抽出一份合同,摆在南未溪的面前。

“认罪书,你给我签了。”

上面写明,南未溪出卖晏氏国际的商业机密,导致晏氏国际亏损上亿,为了赔偿,南家将转让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

晏霆霄,这是要她南未溪,家破人亡。

第5章 你真恶心

“晏霆霄,就算我奶奶真的曾经害过你父母,可我呢?我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吗?”南未溪想不通,泪眼婆娑的望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我那样爱你,我对你百依百顺,甚至为了在工作上帮助你,不惜四处求人,用尽了我南家的关系。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晏霆霄勾唇笑起来:“感情?当然有啊,如果恶心也算的话,那这些年,我真是一天比一天,反胃你。”

南未溪呼吸一窒,紧紧的抠住了铁门。

“南未溪,你签了,我就找块地,把你奶奶埋起来,让她入土为安。你要是不签……”晏霆霄蹲下身,笑容那么冰冷和无情,“那我就要你奶奶的尸体,永远无人认领的,冻在阴冷的停尸间里,永生永世,不得安息!”

“晏霆霄,你太过分了!”南未溪愤怒的喊起来:“你已经逼死我奶奶了!这样还不够吗?你要是真这么恨我南家,那你就把我一块杀了泄恨!别连我奶奶的尸体都不放过!”

“南未溪,我不要你死。”晏霆霄手指把玩着协议,“我要你入狱,要你在监狱里日夜遭人折磨,生不如死,去给我死掉的父母恕罪!父债子偿,你奶奶犯下的孽,应该你来还。把字签了,你奶奶就能入土为安。不签,那别怪我不讲仁义!”

南未溪死死抠紧栏杆,就连指甲折断了,她也丝毫没感觉到疼。

“好。”她点头应下,明明没哭,但眼泪就是失了控一样的奔涌滑下:“我给你南家的家产,我也入狱,去替我奶奶恕罪。但是,晏霆霄,从今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恨着你!诅咒你!”

晏霆骁指尖微微一动,很快平息。

“签字吧,南未溪。”他面色冰冷,“我早就,再也不想看见你这张恶心的脸了。”

南未溪低声大笑:“是啊,恶心。我也觉得恶心。”

想到曾经的甜蜜背后,藏着这样巨大的怨恨和诡计,她就恶心得要死!

字,到底还是签了。

晏霆霄成功的拿走了南家的每一分财产,而南未溪,也锒铛入狱,受尽狱友的非人折磨。

她从小娇生惯养,身体娇弱,根本不是那些五大三粗的监牢女人对手,刚入狱的第一个月,她就被那些人给打得吐了血,进了抢救室。

都是犯了罪坐牢的女人,每一个都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南未溪那一身细皮嫩肉,如今遍布伤疤和淤痕,尤其是脸上,更是没有一块好肉。

好不容易,她才从抢救室里,捡回了一条命,又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整整三天,终于醒来。

床边,守着一个年轻护士,见她醒来,急忙靠过来。

“怎么样,还好吗?”护士小心翼翼的扶起她,低声关切道:“南小姐,以后你可要注意了,千万别在这样受伤了,你怀孕了,要是再进一次抢救室,孩子就保不住了。”

南未溪傻住:“我怀孕了?”

护士点头:“对,怀孕七周半。”

如果晏霆霄知道她怀孕了,会怎么样?

他会让她留下这个孩子吗?

不……

南未溪用力压住小腹,不管晏霆霄会不会要这个孩子,她也不要再跟那个残忍狠毒的男人,有半分关系!

这个孩子,只是属于她的。

可是,想到监狱里那些手段狠辣,心肠歹毒的女人们,南未溪心里又一片绝望。

那些人不会轻易放过她,所以,她如果就这样回到监狱去,孩子一定会保不住的。

这个孩子,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就这样失去孩子……

怎么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