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璐梁非凡小说目录全文《总裁一夜沉沦》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7

白璐梁非凡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总裁一夜沉沦是一部由作者甜瓜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白璐梁非凡之间的爱情故事,闺蜜为抢走她的男人算计了她,害她被陌生男人压在了身下,一整夜!二个月后,她查出有了身孕,机缘巧合下,又发现孩子的爸爸,竟是她的新任顶头上司,她闺蜜的哥哥……她一跃成为了渣男贱女的嫂子??

总裁一夜沉沦

001一夜乱情

“唔……好冷……”

白璐无意识的娇软呻|吟,柔软的小手胡乱摸着,忽然攀住了什么,不由的圈紧。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就像快要溺毙在海水之中,必须抓住点什么才能让自己不被淹死。

“冷?”带着几分暗哑的低沉男声,在她耳畔响起,带着蛊惑:“马上就让你热起来。”

白璐像被雷劈中一般,蓦然一惊,情况……似乎是有点不对劲。

这个声音是谁?

她挣扎着张开了眼,只是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而她的脸庞有一道深沉的呼吸,喷出灼热微湿的气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在鼻尖萦绕。

她有些迷迷糊糊,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难道因为伤心过度,所以做了这么一个春|梦?

脑海里才闪过这个念头,唇瓣就被什么东西含住。

“唔……”她张嘴低吟,就感觉到有东西顺势伸了进来。

白璐吓了一大跳,心怦怦的乱跳。

即使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她还是知道这是什么。

炽热、激烈、凶猛……

带着席卷一切的架势,掠夺属于她的甜美。

白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长卷浓密的睫毛不安的颤抖。

她再次睁开了眼,借着丁点朦胧的月光,看到一排长而硬地睫毛,近在咫尺。

吻她的人,唇舌有着淡淡的薄荷味,和男人特有的强烈气息。

被吻了半许,白璐就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伸手推了推,扣在她纤腰上的大掌却紧了几分。

不管这是不是一个梦,她都觉得太过火辣,即使未经过人事,她还是很清楚再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

这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所以她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然而,体内却有一种更强烈的古欠望,渴望着这个男人的触碰,甚至想要的更多……

“不要……”理智和古欠望在拉扯,她吃力的张开嘴,喃喃的问:“你……你是谁……”

“上了我的床,还来问我是谁?”黑暗之中,男人性感的薄唇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大掌一挥,一把抓住了身下女人的雙腿,分开。

“啊——”

白璐来不及多想,身下,突然传来撕裂般的剧痛。

她疼的拼命挣扎,娇软的声音都有些破碎:“痛!好痛!你快点出去——”

这是梦吗?

这一定是梦!

可是,为什么所有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

她不断的挥着双手,想抓什么又抓不住,只能清晰的感觉到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肆意的冲撞着,然后她下意识的颤抖,收缩。

“该死,你是第一次?”

她的紧致,让男人身体里面潜藏的兽xing因子一下就激发了出来。

他抓紧白璐的腿,再也顾不上她是不是第一次,会不会弄疼她,更加用力的进出起来……

————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人弄进去了吗?”

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一边压低嗓音问站在对面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流里流气的,连笑都显得很猥琐,“当然,梁小姐您亲自交代的事,我必须得办好啊。想她现在应该已经被……嘿嘿。”

“闭嘴!”女人厉声打断他,神色有些阴沉,“我不是说过吗,这事不是我干的!你要是再提到我的名字,别想拿到一分钱!”

“是是是,是我的疏忽,这事完全和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是她自己喝多了。”

男人趋炎附势,一脸见钱眼开的样子,拇指搓了搓食指和中指,呵呵的笑:“放心,我绝对不会泄露一个字的。那钱,您是不是得……”

“这事不能有任何闪失,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哼,你应该明白,我们梁家在A市的势力,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梁静潇警告着,把早就准备好的支票从包里拿出,一把塞给了他,“你先出去避避风头,等过段时间再回来。”

男人拿了钱,笑得眉开眼笑:“梁小姐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也是有职业操守的!”

“赶紧滚!”梁静潇一脸嫌恶的挥了挥手,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等一下——”

“梁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房间里和她上床的人是谁?”

男人粗鄙一笑:“梁小姐放心,既然要糟蹋她,自然也不会给她安排什么好货色的,一个无名氏而已。”

闻言,梁静潇神色微变,秀眉拧了拧,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你走吧,我没叫你回来你不许回来,这些钱够你在国外逍遥个三年五载的了。”

002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白璐是被噩梦惊醒的。

她猛的睁开眼,想坐起来,刚一动,下身一阵刺痛。

夹杂着血丝的浊白液体从大腿根处滑落,残忍的提醒着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不是噩梦,而是真实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真的被人给……那个了?

双重打击之后的伤心过度,然后酒后失身吗?

放眼望去,偌大的房间没有半个人影……

她说不出来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胸口像是被巨石给堵住了,喘口气都显得无比困难。

一些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慢慢浮现,被背叛的剧痛,再一次袭上心头。

她抬起双手重重的捂着脸,不许自己不争气的哭出来……

她的男朋友和她最好的闺蜜出轨了,连孩子都有了,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大方的成全了他们,最后跑去酒吧喝的烂醉如泥,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和一个不知道高矮胖瘦的男人有了一夜|情……

她的人生,是有多狗血?

————

A市已经进|入了冬季,每一丝空气都格外的冷。

酒店门口,并排停着好几辆黑色的车子,为首的宾利,车旁站着一个身材挺拔,身穿呢外套的男人,漆黑的眸眨也不眨的盯着酒店大门。

酒店的双门缓缓打开,沉稳的脚步声也随之传来——

一群男人款步而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大冷的天,却只穿了一件烟灰色的外套。

他步履沉稳,英气逼人的俊容,敛去了一贯的浅浅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清雅,像是写意的水墨画。

若不是眉宇间隐隐的气势,根本看不出来,他就是让整个A市商界谈之色变的梁非凡。

“梁总。”关潮连忙上前,微微颔首,然后立即侧身,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等梁非凡弯腰坐进了车子,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就坐进了驾驶位。

“很抱歉,梁总,打扰您休息了,我也不知道老爷子会突然回来。”关潮一边发动引擎,一边小心翼翼的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坐在车后座的男人。

梁非凡一坐进车子脱下外套就开始闭目养神,昨晚折腾了一宿,他没有休息好,情绪自然不高,若不是老爷子急着要见他,他也用不着这么早就起来往家里赶。

伸手捏了捏有些作痛的眉心,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声音寡淡:“开车吧。”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如秋水,细长的眼角微微上挑,其实是有点偏女色的双眸,不过,眸子有一股与生俱来的清雅,中和之后,凭添了一股子的妖娆——那是属于男人的妖娆,十分勾魂。

“梁总,现在是直接回老宅吗?”关潮注意到他身上的白衬衣有些皱,想了想,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先回去换一套衣服?”

梁非凡也垂眸看了眼自己的穿着,脑海里倏然闪过昨晚一|夜|风|流的种种画面,好看的剑眉略略一挑,不答反问:“昨晚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他一向洁身自好,出来应酬也从不会要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这些,一直都在他身边的关潮最清楚。

所以,他肯定昨晚的事,是对方公司自作聪明的安排。

关潮脸色一变,很是意外,“抱歉,梁总,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您的房间有女人,可能是李总他们那边……”

“算了。”梁非凡摆了摆手。

不可否认,昨夜那个小妖精还是很对他的胃口,不然他也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顺水推舟要了她。

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重新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嗓音慵懒的哼了一声,“直接去老宅吧。”

003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梁非凡

“璐,新总裁下周一就过来了。”

“我知道。”白璐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只垂眸拨弄着碗里的东西,没有任何食欲。

秦子雯看出白璐心不在焉,手持筷子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回魂了!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总是魂不守舍的,工作也频频出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璐目前是ec集团的总经理秘书,对工作一向认真,办事效率也非常的高,但是这几天,光是把开会用的文件她就弄错了两次,这种情况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没什么。”白璐摇了摇头,并不想多说。

失恋、被闺蜜背叛、买醉、还有一夜|情……这种事情让她如何启齿?

那荒唐的一夜,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但是这几天,向隆锦总是不断的打电话给她,弄得她心烦意乱!

既然劈腿都劈出了孩子,他还来找她做什么?

作为白璐的好友,秦子雯还是了解她的脾气的,见她不愿多说也就没再追问,扯开了话题,“对了,你知道咱们的新任总裁是谁么?”

“谁?”

“梁非凡啊!”一提起这个人,秦子雯一脸激动,双眼冒泡:“这次是老董事长亲自下的命令,让梁非凡过来坐镇我们ec集团的,这下我们可有眼福了。”

梁非凡?

白璐嘴角微微一沉,连带着嘴里嚼着的饭菜也瞬间变了味道。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梁非凡?

先不说他是A市的大人物,也不提他长得有多让女性神魂颠倒,光他是梁静潇的亲哥哥这一点,她就不可能不知道他。

以前和静潇在大学的时候,她还见过他两次。现在想来,ec是梁氏的公司,梁非凡过来坐镇也无可厚非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敢兴趣的样子啊?”见白璐面色如常,不跟自己一起八卦,秦子雯不禁有些失望,“梁非凡啊,不是一般的男人,你知道吗,现在全公司的女人都沸腾了。”

“你也沸腾了吗?”白璐扬了扬秀眉,打断了秦子雯的话,“我看出来了,你很兴奋,到时候记得多看两眼,把我的那两眼也一并看去吧!”

秦子雯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什么,白璐放在一边的手机连续震动了起来。

白璐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一变。

“是隆锦的电话吧,那你先接,我去一趟洗手间。”秦子雯还不知道白璐和向隆锦分手的事,一边说着就站起身来朝洗手间走去。

直到秦子雯走远,白璐才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向隆锦急切的叫了一声,“璐璐,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向隆锦,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白璐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你以后好好对静潇吧,我会祝你们幸福的。你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

不等那头的向隆锦还想说什么,白璐果决的切断了电话。

还没有来得及收起眼底的情绪,她就看到秦子雯仿佛打了鸡血一样冲了过来。

“白璐,白璐!赶紧回公司,新总裁来了——”

“不是说下个星期?”白璐收起手机,眉梢微微挑了挑,“来就来了,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做什么?”

一下闻到了秦子雯身上的香水味,她更是哭笑不得,“你还特地擦香水了?”

秦子雯嘿嘿一笑,“留个好印象嘛,我们快点回公司吧。”

白璐却说:“现在是休息时间,就算新老板过来了,我们也用不着赶回去。”

“那怎么行?刚刚Lise微信群里说了,整个公司的人都集合了,我们当然要回去。”秦子雯拉着白璐就走,却不想到了公司门口碰到了等在那里的向隆锦。

“是向隆锦。”秦子雯十分识趣,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对白璐说:“我先上去了,你也快点哈。”

秦子雯一走,白璐的脸色就彻底暗了下来,声音也冷冷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和向隆锦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交往,到了大学的时候,两人还见过了双方家长,原本预定今年要结婚的。

向隆锦外貌出众,为人也十分的温和儒雅,而且上学的时候成绩就很不错,出了社会发展也挺好的。

白璐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会和这个男人相爱相守一辈子,却不想,他一转身竟和她最好的姐妹做出那样的事情……

白璐从来都不是一个过分以德报怨的人,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两人双双背叛,如同是两把利刃对准了她的心脏狠狠的捅了两刀,她有多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004他永远都回不了头了

“璐璐,和我谈一谈好不好?”向隆锦眼里都是悔恨,还有一点点期盼。

他这幅样子,让白璐更觉得恶心,看着他的眼神愤怒中带着讥诮。

“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要说的,我都已经和静潇说的很清楚了。向隆锦,静潇都已经怀孕了,你再来找我有什么意义?你现在应该回去好好对静潇,我被劈腿是我自己倒霉。”

“不是的……璐璐。”向隆锦冲白璐伸出手,想拦住白璐的去路。

“请你自重一点,不要再叫我璐璐,我不是你的璐璐。”白璐躲开他,咬着唇,忍着喉头的那股酸涩,对下这句话转身就往电梯口走去。

向隆锦欣长的身影落寞的站在原地,他想要追上去,他想要对她说什么,可是看着她格外紧绷的背影,他忽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他做错了事,所以,他永远都回不了头了。

电梯门一关上,白璐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酸涩的泪水涌上来,她擦都来不及擦就顺着脸颊滑下。

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颊,狠狠的咬着唇,才避免自己发出声音来。

从出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以为自己可以很潇洒的放下,因为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难过。可是,今天突然见到了向隆锦,她才知道,放下并不简单。

那么多年的感情,其实早就已经成为了她身体里的一部分,要忘记,就仿佛是要残忍的在她的心窝上剜掉一块肉……

白璐还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叮一声,电梯的双门开了,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一道她略略有些耳熟的男声,完全是讨好的语气,“梁总,这边请……”

白璐还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电梯的双门却忽然又是叮一声,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一阵她略略有些耳熟的男声,完全是讨好的语气,“梁总,这边请。”

白璐脊背一僵,仓促的回过神来,都来不及去擦脸颊上的泪痕。

入目的,是一双黑白双色的休闲锃亮皮鞋,视线稍稍一动,是一条纯白色的休闲裤,然后才看到黑色的皮带,再接着就是一件淡白蓝色的细条纹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外套。

很是休闲的打扮,也是温暖的色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梯的空间太过狭小,所以哪怕是这样的暖色调,却依旧是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白璐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抬起头来,不出意外,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会让无数女人为之尖叫的俊容。

比起以前偶然一次在大学的时候见到的梁非凡,如今的梁非凡神色越发的清贵逼人。他就站在电梯门口,双手负背,仿佛是有一道金色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令他鼻梁的身影如此的深邃。

“你……白璐?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开口说话的是他们那一层的主管,当然是认识白璐的,没想到会在总裁专用的电梯里见到一脸狼狈的她。

他生怕会惹恼了梁非凡,冷着脸训斥她,“你没看到这是什么电梯?这是你能进来的电梯么?赶紧起来!”

白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时慌神,竟然走错了电梯。

她心中懊恼,连忙站起身来,伸手抹了一把脸颊的泪痕,也顾不上别的了,张嘴就说:“抱歉,张主管,我……我刚刚没有注意看,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又不是新员工,都在ec做了那么多年了,这么低级的错误都会犯?”

“我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对不起张主管。”这不仅仅是一个低级的错误,简直太过尴尬,白璐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只能认错道歉。

“我说你叫什么?”

“你叫白璐?”

浑厚有力的男声骤然插|进来,张主管的话刚刚说了一半,连忙噤声,白璐也有点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梁非凡那双几乎是能够勾人的眼睛,她心头微微一抖,僵硬的点了点头,“是,我叫白璐。”

“我见过你是么?”梁非凡双手缓缓的插|入西裤口袋,眯起眼眸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儿。

白璐被他的眸光盯得有些不自然,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的。

记忆之中和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并没有任何的交集,大学的时候的确是见过他,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应该已经不记得了吧?

“你是静潇的朋友?”下一秒,梁非凡就直接给了她答案。

白璐松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绪,这才扬起落落大方的笑,“梁总,没想到您还会记得我,我的确是和静潇认识。”

005低调做人

梁非凡闻言,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眸打量了她一番,那种高深莫测的眼神让人根本就揣摩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最后就见他淡淡扬眉,指了指电梯的按键,“要上去么?”

一旁的主管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脾气,站在电梯的角落里揣测着这两人的关系。

原来白璐和这个新来的总裁认识的?

看这梁总说话的态度,好像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他暗暗懊恼,刚刚自己差点闯祸了!

“梁总,我坐一旁的员工电梯就好了,今天很抱歉,我刚刚走神没有看清楚电梯,对不起。”白璐对着梁非凡浅浅的颔首,十分明智地进了一旁的电梯。

她是个聪明人,大学一毕业就进了ec,太过明白在公司生存的第一法则就是低调。

光是梁非凡个人的杀伤力不说,就说和她梁静潇之间的复杂关系,她现在也不想和梁家的人私底下有任何多余的关系。

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个工作?

她进ec也是静潇帮忙拉的线,她是梁氏的千金,要帮她进公司自然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白璐自己很清楚,这些年她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往上爬,只是现在……

她头疼的皱起眉头,伸手按着额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过段时间再说,至少真的要换工作的话,也应该先找好下家。

“白璐?你怎么才来,快点准备一下,新总裁到了,两点的时候马上要召开会议,他要看一下上半个季度的业绩。”刚一坐下,经理的催命电话就已经到了。

“什么?上半个季度的?”白璐有些为难的说:“项经理,之前不是和您说过,因为有一个月的业绩还有点问题,所以暂时还没有统计出来,估计要明天才会有报表出来。两点钟,肯定来不及。”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这都已经是一点三十分了,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经理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个我不管,总之你两点之前一定要把业绩表做出来,现在不是我给你下命令,是梁总,你应该知道他的行事手腕。”

“经理,这不是我的问题,能不能和梁总说一声?就一天而已……”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知道梁总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工作效率底低下的员工,我可不想提前退休,你赶紧去弄,两点之前一定要搞定!”

白璐还想再说什么,电话就已经被无情的挂断,她听着短促的嘟嘟声,气的直想砸电话——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情场狼狈不堪,难不成连事业都要保不住了么?!

原本这个时间是午休时间,所以走道上面静悄悄的,阳光透过钴蓝色的玻璃折射进来,又落在了地上,明亮却不炽热,只是走在这样暖暖地板上的白璐心情却不怎么没美丽。

那个销售部做报表的小李和她有些过节,具体因为什么事情,白璐自己也不太清楚,可能之前公司有人在传言总经理秘书的职位是准备留给她的,最后却不想被白璐捷足先登了,所以一直都存有芥蒂。

这次听说她要准备嫁人了,下个月开始就不做了,所以这个月的销售报表一拖再拖,白璐很清楚,她根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小李。”既然是有求于人,白璐前去的时候已经收起了多余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显得温和不少。

见小李正埋首在看资料,白璐很是礼貌的敲了敲桌子,笑米米的说:“之前那份报表,能不能帮我提前赶出来?一会儿开会我等着用。”

小李抬起头来哟了一声,对于白璐的厌恶似乎一点都不掩盖,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这吹的是什么风啊,白秘书你还亲自来找我了,那报表真的有那么着急么?”

白璐就知道会碰钉子,不过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依旧是笑的无懈可击,“是啊,真的很着急,小李,你帮帮忙了,两点之前,ok么?”

“白秘书,这我真的帮不了你,我之前和你说了,明天才能给你的,你看我桌上。”

她伸手指了指满桌子的文件,毫无诚意的说:“要是真的可以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来,我肯定先帮你弄了,不过现在我忙着要把这些处理好。”

白璐深吸了一口气,“小李,新任总裁到了,他现在就需要看你的报表。”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