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_脉脉此情诉与谁全文阅读by月睨儿

发布时间:2018-11-09 11:05

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脉脉此情诉与谁全文阅读,脉脉此情诉与谁小说讲述了苏末江淮南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江淮南,我不爱了,求你放过我。

脉脉此情诉与谁

第一章这样的脸,我还丢不起

我和江淮南已经结婚三年,新婚当晚,我就知道他只是为了兼并我爸的公司才故意接近我。这几年来,我爸公司效益每况愈下,他整日忙着工作,婆婆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

我没想到,结婚三年没能替江家生下一个孩子,这件事成了我婚姻最大的隐患。

半个小时前,我接到好友莫喻的电话,说看见我婆婆带了一个女人去酒店,打算把这个女人送给江淮南。走进酒店的一刻,我头皮发麻,握紧的拳头沁满了冷汗。

莫喻站在电梯口冲我招手,催促我过去,“你怎么现在才来,你要再晚来一步,你老公就变成其他女人的床上宾了!”

“路上有点塞车。”我神思恍惚,被莫喻塞进了电梯。

她风风火火带着我朝着房间赶去,正打算敲门,却听到谈话声从门缝中传出,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是我婆婆张兰的。

“小唐啊,一会淮南来了以后呢,你主动一点,淮南这人啊比较慢热,对这件事情可能还有些抵触。不过没关系,你们两个也已经认识二十几年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我想淮南对你一定是有感情的。”

应话的女人声音婉柔,格外娇羞,“阿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我脸色一沉,心底像被万斤石头重重压着,呼吸困难。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忍受婆婆的刻薄挑剔和江淮南的冷漠,就能够让这段婚姻维持下去。

婆婆的话让我心底最后半分希冀破碎,万念俱灭。

我婆婆继续说道,“嗯,阿姨相信你,你一定比那个苏末强多了。你瞧她那样子,把自己当成少奶奶一样整天在家游手好闲,更气人的是,她根本就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结婚三年多,到现在都没个动静,我真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隐病。”

“婆婆,淮南还没和我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离婚,你现在给他找女人,是不是早了点?”我猛地推门而入,俯视着床上坐着的两人,气得握紧了拳头。

婆婆的手轻轻搭在女人手上,温和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起,不知道的人,恐怕当真以为是婆媳二人。

女人长得一张清秀的脸,眉目温柔,作为江淮南的青梅竹马,这个女人的名字,我再清楚不过。

唐澜。

每次家里有什么事情,她都会跑来帮忙,宴会也绝无缺席。我死都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她会横插一脚,出来毁了我和江淮南的婚姻。

婆婆显然没想到我会来,恼羞成怒,起身和我对峙,“你自己生不出孩子,还有脸来怪我?要是等我死了江家还没个后,我怎么有脸去见江家的列祖列宗?”

我牵着唇角,自嘲的笑了笑,“婆婆,你想要给淮南找其他女人也行,要么离婚,要么我死。除此之外,你想都别想!”

想不到在婆婆眼里,我就只是一个生育工具罢了,没能替江家生下一个孩子,所以我就变的一无是处。

可婚内被出轨,这样的脸,我还丢不起!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威胁我?”婆婆胸前重重的起伏着,狠狠拍了一下手边的柜子,瘦削苍老的手上青筋暴起,“你别以为淮南不会和你离婚,实话告诉你,当初娶你不就因为你是苏氏地产的千金,如今你爸那破公司濒临破产,你没有半点利用价值,淮南一脚踹了你,那是迟早的事!”

“好啊……”我气得浑身发抖,看着婆婆趾高气扬的模样,再不想在这里多待半刻,“离婚也行,你让江淮南亲口来告诉我!”

虽然三年前早已经亲耳听见江淮南和婆婆说过,他是为了我爸的公司才娶我,听见婆婆义正言辞的把这种事说出口,还是忍不住心底一寒。

我转身朝着外面跑了出去,莫喻很快跟了上来,为了不让她担心,我故作轻松安慰她后,自己回了家。

我一路给江淮南打了无数电话,全都无人接听。刚回到家中,我眼尖的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戒指盒。

我面上一喜,瞥见床头划上红圈的的日历,才想起今天是我和江淮南的结婚纪念日。

打开戒指盒的一瞬,我面色惨淡,前一刻心底的欢喜,在一瞬间被捻成了凄惨的泡沫。

光滑的戒指表面,刻着两个瞩目的字母“TL”。

TL……唐澜!

我不禁寒笑,心底一片凄凉,我还以为酒店的一切是婆婆一厢情愿的安排,原来江淮南……他早已经把一切都打算好了!

我开始不停拨打江淮南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语音提示的女声刚响起,又掐断重拨。

我握着手机的手心发汗,另一只手死死捏着精致绒面的戒指盒,掌心被盒角刺出了深深凹陷的红印。

直到凌晨两点多,他才喝的醉醺醺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眼尖的看到他的领口上有一个淡淡的口红印,愣了一下,当下就产生了不好的念头。

江淮南很少这样,他的酒量算是不错,一般不太会被灌醉,正常的客户间应酬也不会喝成这样,看来,婆婆为了促成这件事情,也没有少下功夫。

“怎么还不睡?”江淮南走进来,扯开了领带,口红印完全暴露出来。

我脸色骤变,攥紧戒指盒的手猛一用力,手心疼得麻木。

“你去哪里了?怎么喝这么多?”我克制着,心底涌动着一口气。

“应酬,陪客户去了。”江淮南皱起了眉头,满是醉意的脸上明显不满,“别闹了,我今天很累。”

想到今天婆婆说的话,我怒火上涌,没了耐心,“哪个项目需要江总亲自出马,造人计划吗?”

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反驳,江淮南愣了一下,冷眼看着我。

“你什么意思?”他用力的扯了扯领带。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致使领口上那个口红印更加明显了,我气的握紧了拳头,冷笑的说道,“字面意思,你那个客户的品味还真不错,口红颜色挺鲜艳的。”

第二章我是说,我们离婚

江淮南突然就顿住了,他拉扯衣服的手悬在半空中,脸上充满戾气的望着我。“苏末,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淮南大声叫我的名字,太阳穴突突冒着青筋。我知道他发怒了,却忍不住讥诮的笑了笑,手中发力,把戒指盒朝着他脸上砸了去。

“江淮南,我已经忍了三年了,既然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没必要遮遮掩掩了。我不在意你到底为什么和我结婚,可你想要配合你妈给江家留种,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我同不同意?”我压着声音咆哮,看见戒指盒上的金属在他额头上划出一条口子,猩红的血像一条狰狞的蝎子从他脸上爬过,又气又怕,却不肯示弱。

“你知道了些什么?”江淮南皱着眉,连呼吸都变得沉重,手中却依旧牢牢的握着染血的戒指盒,视若珍宝。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我哭笑不得,心底一片凄凉。

江淮南为了商业利益接近我,和我结婚后一直忙着工作,连逢场作戏的功夫也懒得在我身上使。我以为他压根没有心,现在他却当着我的面,这么维护替另一个女人准备的礼物。

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我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虽然结婚后我就知道江淮南靠近我的目的,但结婚之后,我也算是恪守本分,做好了一个妻子和媳妇的本分。可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出——

这个婚,我是离定了。

“今天你妈和唐澜在酒店龌龊的勾当我全都听见了,这枚戒指我也看见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反正你不喜欢我,我身上也没了你想要的东西,你不如干脆顺着你妈的意思,找个女人替她生个孙子吧。”

我说得斩钉截铁,江淮南却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愤怒。

他朝我步步紧逼,在我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伸手扣住了我的下巴,他贴近我,这样的距离,我能闻到他口中浓郁的酒气。

“苏末,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仰头望着他,坚定的说,“我是说,我们离婚。”

我感觉江淮南的手在逐渐用力,我的下巴都快被他捏碎了,我下意识的推搡他,但他就像一座大山立在我的面前,随我怎么用力都无动于衷。

在我痛的快要哭出来之前,江淮南一把将我甩开,我没有站稳,就这样摔在地上,腰撞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边身体都麻木了。

江淮南居高临下俯视着我,阴郁的话中透着几分威胁,“苏末,就算离婚,也轮不到你来开口。”

我从来没有见过江淮南如此生气,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我却没有因为刚才的话而后悔。

就在我们剑拔弩张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响了起来,这么晚,也不知道是谁给我打电话,我不耐烦的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婆婆的号码。

我睨了江淮南一眼,按下了通话键。

“喂,妈。”

婆婆在电话那头很着急,说话的语速也很快。

“淮南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了,他都不接,到底在干吗,你让他接电话。”

我应了一声,就把电话递给了江淮南。但他只是沉默的站着原地,死死凝视着我的双眸红透,完全没有把手机接过去的打算,僵持了几秒钟,我只能打开了免提。

“喂,淮南啊,你快点来一趟人民医院,小唐刚才被车撞了,这会人在急诊室呢,赶紧的快过来。”

江淮南听了,沉默了一会,突然就抓着我的手腕往外走。

我急了,大声的说,“江淮南,你要干吗,这么晚了,你拉我去哪里。”

他冷笑一声,态度张扬,“你不是希望我妈找个女人来替我生孩子吗,好啊,我就如你所愿。”

我拗不过他,他的力气很大,几下就把我拉出门,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硬是把我塞了进去。

江淮南在车上简单处理了额头上的血迹,用头发把触目惊心的伤口遮住。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医院,一下车就看到了婆婆。

“淮南,你总算来了,小唐那丫头,可把我吓坏了,你快跟我去看看。”

说完这句话,婆婆才看到我,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苏末怎么也来了。”

我跟在江淮南的后面进了急诊室,因为是临时送来的,所以还没有安排病房,那个叫唐澜的女人腿上绑了一层厚厚的纱布,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婆婆小跑过去,心疼的说道,“小唐啊,委屈你了,还疼吗?”

女人抬起头,扯出一张笑脸,摇了摇头,“阿姨,我没什么大碍的。”

唐澜长得还算不错,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美人,可精致的五官扎人堆里还是格外瞩目。兴许是我对她有偏见,看着她脸上扯出的笑,我总觉得有几分谄媚虚伪的成分。

婆婆转头对江淮南说,“淮南,你不是和院长有点交情,你打个电话过去,让他给小唐安排个病房啊,这总是等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

江淮南没有吱声,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漠然的站在一旁。

“阿姨,算了,没事的,就是扭到了而已,没有那么严重,你别为难淮南了。”

那个女人开口,婆婆更是不悦。

她瞪了江淮南一眼,站起身,冷言道,“淮南,当初你有个感冒发烧的时候,小唐可是寸步不离守在你床边端水递药,现在小唐出事了,不过是打个电话的功夫,你……”

“行了。”我打断了婆婆的话,挑了下眉,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淮南一眼,目光从他脸上扫到他身上。宝石蓝绒面的戒指盒,依旧紧紧握在他手中。

“反正大家心知肚明,还唱什么双簧?睡都睡过了,你帮她找关系约个病房算多大个事儿?”

我知道自己的话有多刻薄,看着江淮南脸色震怒、狰狞的神情,我心底憋屈一整天的怨气像是得到了发泄。

江淮南只淡淡看了我一眼,拿起手机朝着一旁走了去,“苏末,你自己选的,你别后悔就行。”

第三章你信她,还是信我

看见江淮南眼底的失望和愤怒,我只觉得可笑。

图谋不轨的是他,婚内出轨还公然带着我来医院看小三的也是他,这一切却反过来都成了我的不是。

我没想到的是,婆婆竟然关怀备至得大半夜要出去给唐澜买水,还放心把她交给我照顾。

婆婆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特意提醒了我一句,“苏末,我不在的时候,你别想着欺负小唐。她性格懦弱,可还有我和淮南给她撑腰!”

我哭笑不得,婆婆刚走进电梯,她口中懦弱的小唐噌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懒散的背靠着墙,盛气凌人的样子比当年莫喻在学校的小太妹形象还要拽上三分。

“说吧,你怎么才肯离婚。”她白得病态,柔柔弱弱的,眼底的戾气却盯得人毛骨悚然。

我才察觉这女人段位有多高,我和江淮南结婚三年,少说见过她十几二十次,愣是没半点看出来她本来的面貌。

“反正江家只是想要孩子,我生不出来,你能生,大不了你生一个下来我养就成了。我为什么要离婚?”我讥诮的讽刺她,见她被我吓得不轻,怏怏的皱了皱眉,“或者你要是当真和淮南情投意合,非要嫁上门来做长期养殖的母鸡也行。你给我一千万,我马上就走,保准做个合格的前任,和死了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的。”

即便江家现在如日中升,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得出一千万的流动资金。唐澜被我气得够呛,细长的柳眉皱得紧巴巴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

“你疯了吧?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这样子也能值一千万?阿姨已经说过了,你早晚都得被淮南一脚踹开,你要是不识趣,一分钱也拿不到,还是得乖乖净身出户!”

“我值不值一千万,你说了不算,得听淮南的,你也不知道我床上的功夫不是?”见她这么容易被激怒,我刻意压低了声音,凑到她面前去挑衅她,“唐澜啊,这世上只有一种男人最要不得,就是脚踏两条船的,他今天能背叛我,改明儿被劈的人就是你。我劝你还是趁早看清,弃暗投明的好。”

“苏末,你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唐澜冷笑,牵起的唇角一咧,突然变了脸色,猛地伸手把我往外推了去。

“哐当”一声巨响,我后腰正好装在垃圾箱的角上,失重跪倒在地上。

火辣辣的疼……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已经从容坐下的女人,忍着痛、阔步走上前去,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苏末,你做什么?”婆婆突然从电梯口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掀开,护在了唐澜身前。

她太阳穴突突的暴起,脸上的神情和口中的话全是刺,“我只不过让你看着小唐一会儿,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原本我只当你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个心肠歹毒的蛇蝎妇人!得亏淮南不是真喜欢你,不然我们江家迟早有一天会毁在你手上!”

“我不就扇她一巴掌,怎么了?”我好笑的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人,“再说了,不是她先对我动手,我会打她吗?”

“你以为你说的鬼话会有人信?”婆婆半侧着身,指着伸手的女人冲着我咆哮,“小唐脚伤了站都站不起来,她能对你做什么?”

“阿姨,你别怪小末,她也是担心失去淮南,一时心急糊涂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唐澜伸手拉了拉婆婆,细长的手指没怎么用力,声音也文文弱弱的,装起来还挺像一回事。

我撩了下散乱的头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笑,“装疯卖傻谁不会?你要是铁了心不承认刚才的事情,大不了我也死不认账,看看一会儿淮南会信谁。”

“苏末!你闹够了没有?”江淮南的声音陡然从我身后传来,浅浅一阵风掠过,他站到了唐澜身边去。

看来他已经站定了立场,我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等着他的下文。

“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看到了。你马上给唐澜道歉!”江淮南的话干脆利落,带着一抹不容忽视的威胁。

他越是护着那个女人,我对他的绝望也就越深。我无谓的耸了耸肩,看着他的目光薄凉,“江淮南,我就问你一遍,你信她,还是信我?”

我的眸光紧跟着江淮南,他看了看唐澜脚上包扎的伤口,脸色阴郁,“苏……”

“行了,我知道了。”我凄凉的冲他笑,掉头冲进了外面的雨帘之中。更惨淡的是,江淮南压根没有跟上来追我,我像是一个独自谢幕退场的小丑,供人娱乐后只能自己默默消失。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坚定的站在江淮南身后,他总有一日能够转过身来看看我,愿意尝试把心留在我的身上。

可眼前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明明白白打醒了我,警告着我,委曲求全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绝路之中。

雨势磅礴,轰隆的雷声像是要把天震塌下来。

夜深,交通指示灯已经关闭,我从十字路口迅速穿行而过,只想马上远离这里。

一道刺眼的金芒陡然袭来,我捂着眼,怔怔的出了神,完全没有听到旁边的呼喊声。

轮胎在地上剧烈滑过,声音尖锐得几乎能刺破耳膜,车贴着我的膝盖停下,轻轻一撞,我猛然跪倒在地上。

锥心的疼从膝盖上传来,我双手撑在地上,看见暖黄色灯光下,顺着暴雨淌开的血水,才察觉到自己有多冒失。

“你没事吧。”

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下意识抬头,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个男人,他穿着白大褂,身材修长,十分的英俊。棱角分明的脸上,眉眼却格外的温柔,像是一块温润的玉。

“没事。”我笑着摇头,马上起身。

但这一撞似乎有些猛,我的腰肢磕到了车上,牵扯着半边身体都麻木了,撑着身体都站不起来。

第四章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就已经弯下腰,揽住我的腰扶着我站起来。我等着这阵疼痛散去,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以至于我只能保持这样尴尬的姿势僵直着。

“怎么样,要不要去做个检查,可能是软组织挫伤了。”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也颇为温柔,他上下打量着我,说,“撞伤可大可小,马虎不得。”

我不着痕迹的拂开他的手,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你,没什么大碍。”

我朝着前面走去,刚踏出去两步,膝弯往下一跌,整个人险些再度跪了下去。

一只温热有力的手从伸手将我揽住,我身影晃了晃,才站定下来。我惊魂甫定,心口噗通跳着,转身忐忑不安,朝着男人努了努嘴,“不好意思,我……”

他忽然蹲下身去,卷起我的裤腿,伸手轻轻捧着膝弯,细细查看。

温热的触感传来,我不禁瞪大了眼,微怔着,局促不安看着这个男人。

“跟我去医院吧,你伤得这么重,要是不去看看,恐怕会在腿上留疤。”他站起身,不等我回应,径直扶着我上了车,带我回了医院。

他把我带进病房,离开了片刻,回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大褂,跟在他身后的护士推着满满的药和工具。

他手法娴熟,熟练替我包扎,看着他额上细密的汗,我不忍愧疚不安,我腿上的伤有大半是因为唐澜,被撞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他多少责任。

包扎好以后,我道谢了很快离开了。

离开前瞥见他胸前别着的牌子,上面写着主治医生,陆黎安。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回家,腰后的地方还是有点痛,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想起江淮南还在医院照顾那个女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晚上没睡,我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刚回家就看到我妈站在门口。她用力的扯了我一下,让我清醒了不少。

“苏末啊,淮南呢,怎么样了,他答应了吗?”

因为没有睡好,所以我的情绪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没好气的说,“妈,我知道了啊,你也要给我点时间啊,你几个小时前才给我打电话,现在就来问我要答复,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我妈耷拉了脸,用细长的手指戳着我的额头,不满的说道,“人家说女儿就像棉袄,我看你啊,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说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你爸的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你帮个这么小的忙,你就不耐烦。他江淮南公司现在做的这么大,拿个百来万出来,很难吗?到底是你不同意,还是他江淮南不同意,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我的头都快炸了,本来就一堆烦心事,现在又多了一桩,我不顾我妈愤怒的眼神,转身开门想要往里面走去,却被她伸手拽住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也说了,一百万,你当江淮南是开银行的吗?”

我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我妈,大门敞开着,她就这样扯着嗓子咒骂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苏末,这件事你就根本没有和江淮南说吧。是不是你心疼这个钱,就干脆眼睁睁看着你爸的公司倒闭。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白眼狼,我当初就不该领养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数十遍,但每次都还是很揪心,就因为我是被领养来的,所以我就该承受这样的对待,从小到大听从他们的安排,还要满足他们无休止的索求。

我的沉默并不能换来我妈的谅解,她嗓门扯得极尖,狠狠拽着我一只手,“你从小打大,吃的穿的用的,直到你上大学,哪一样花的不是你爸的钱,现在让你帮这么一点小忙,你就推三阻四,我就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小贱人。”

这些语句就像尖刀一样的扎在我的心口上,我从来没有否定过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但不代表我可以被用来当棋子。

我忍无可忍,突然转过身去,直视着我妈,她被吓了一跳,话也只说了一半,就住了口。

“够了,我说了会想办法就一定会照做,你别再来烦我了,你就算逼死我,我现在也没办法拿出一百万来给你。”

话说完,我回头的时候就瞥见了站在卧室门口的江淮南,他背靠在门边,意味深长的望着我。

我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这场婚姻里我从来都是自卑的,这几年我爸公司每况愈下,已经找江家要了好几回钱,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嫁给江淮南,就是为了他的钱。

我妈立刻就变了一副脸色,她腆着脸走到江淮南面前,笑着说道,“淮南啊,你这么晚还没休息吗,这也太辛苦了,是不是公司里有很多事情忙不过来。”

我原以为江淮南会有想法,甚至为此而发脾气,但他却表现的异常冷静,径直走了进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淡淡的睨了我一眼。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支票簿,利落的填好后,撕下来递给我妈,我妈则全程带着得意的笑脸。

“这里是五十万,剩余的钱,一周内我会让秘书转到爸的公司账上。”

我妈接过借支票,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笑的十分灿烂,“淮南啊,谢谢你了,你又帮了苏家一个大忙。你看你这么晚才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啊。”

江淮南点了点头。

我妈兴高采烈的离开了,走时还不忘嘱咐我好好的照顾好江淮南。

我累得快睁不开眼,腰和腿又疼,我妈走后,我也没有心询问江淮南昨夜的事情,朝着屋里走去。刚走出几步,他伸手拽住了我,将我一把拉扯回来。

“你要做什么?”我恼了,冲着他低吼,语气很是不耐烦。

江淮南脸色比我还差,看样子也是整晚没睡,他毫不退让的桎梏着我的手腕,力道大得几乎让我疼得麻木。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一夜没有回来?”他往前走了一步,我们之前只剩下不到一分米的距离,他俯视着我,泛着血丝的双眸透着戾气。

第五章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我气极反笑,仰着脖子和他四目相对,讥讽的撇了撇嘴,“江淮南,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目光从他微皱的西装外套和衬衣上扫过,冷漠地说,“看你的样子,也是一晚上没睡吧?你照顾了唐澜一夜已经这么累了,又何必还要来为难我?”

“苏末,我和唐澜之间什么都没有。”江淮南好像很无奈的样子,他扼住我的手微微松开,叹息了一声,“我妈让我留下来照顾唐澜,我总不能撂摊子把事情丢给我妈,你也知道,她年龄大了,身体不好。”

“明白,我当然明白。”我低讽的笑,“你妈年龄大了,所以老人家想要抱孙子也是理所应当的,既然她人选都可以挑好了,你还是顺从她的意思,尽快让唐澜替你江家开枝散叶吧!”

我重重掀开他的手,转身朝着屋里走了去。

江淮南是个孝子,我一直都知道,这些年我也一直尽力满足他妈一切无礼的要求。可唐澜的事情,我绝对不可能做半点退让。

在这之后,江淮南一直很忙,早出晚归,我们碰面的时间屈指可数,生活仿佛又归于平静,但那件事就像一根刺一样的扎在我心口的位置。

学校六十周年校庆的时候,我和莫喻答应了教授要回去当志愿者,无非是帮忙做一些礼堂布置和赠品分发。

我们两个在礼堂前的长桌上整理着材料,有个老师跑来喊了我一声。

“苏末,孙教授让你准备的那个影片资料呢,他让我过来跟你拿,说一会先让音频师傅调试一下。”

我应了一声,转身从包里翻找那个U盘。“老师,你等我一下,我拿给你。”

但我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U盘,那里面是孙教授给我的照片,让我回家做一个电子相册,要在今天的校庆典礼上播放的。

来找我的那个老师也有些不知所措,我们三个人一时没了分寸。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男人,他的样子有些面熟,我细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是那天在医院外面碰到的医生,陆黎安。

他径直走到我们面前,淡淡的说道,“那些照片有做过备份吗?”

我有些晃神,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倒是那个老师应了一声,“嗯,有,现场的电脑里都有备份。”

陆黎安睨了我一眼,继而说道,“那你带我去吧,半个小时应该来得及了。”

老师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根本没有顾得上我和莫喻,忙不迭的就带着陆黎安朝礼堂里走去了。

莫喻用手肘抵了抵我,“苏末,你是什么时候来认识陆黎安的。”

我回过神来,回答说,“你也知道他的名字吗?我们应该算不上认识,就只是见过一面。”

她听罢,惊讶的望着我,“苏末,你不是吧,陆黎安你都不知道吗,他是我们学校医学系的校草啊,比我们大几届,毕业之后,依然是学校里的名人啊,你居然不认识他。”

我摇了摇头,完全无法体会到莫喻崇拜的眼神。

校庆典礼上播放了那个短片,好在有陆黎安帮忙,才没有让我出糗,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一直在为自己的冒失而自责。

典礼结束之后,孙教授找到我,不停的夸赞我能干,这个短片做的很出彩,让几位退休的老教授看后十分感动。我刚想解释一下,陆黎安却从一旁走来,顺着孙教授的话继续说道,“嗯,我也觉得苏末的这个短片做的很精彩,到底是孙教授的学生,还是名师出高徒啊。”

陆黎安一句话就让孙教授笑的合不拢嘴,我也只好把话咽了下去。我朝陆黎安点了点头,他也回了我一个微笑。

孙教授和我寒暄几句就离开了,我正打算走的时候,陆黎安叫住了我,“你腿上的伤怎样了?有没有去医院换药?”

我微怔,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么清楚,缓过神来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那天的事情还得多谢你。”

“你太客气了,是我撞伤你,这本来就是我该负的责任。”陆黎安笑得很温和,浅灰色西装出奇适合他,衬得他沉稳而柔和。他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你收着,以后要是有什么帮得上的地方,尽管找我。”

我迟疑的接过名片,面色有些忐忑,倒不知道怎么解释当天的事情。见后面的人在叫他的名字,似乎找他有什么事情,我才长话短说,解释道,“其实那天是我状态不太好,急着赶回家,才意外被你撞到。而且我腿上本来就有伤,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再放在心上了。”

陆黎安没有多说,叮嘱了我几句注意伤口复发的话,就赶去了后面的人群里。

我和莫喻约好了校庆结束之后要去逛街,却突然接到了婆婆打来的电话,她语气很着急,只是让我赶紧回去一趟,也没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我紧赶慢赶的到了婆婆家,一进门她就把我拖了进去,还不忘数落我几句。我看到一个陌生的老头,穿着中山装,举止间都有些奇怪。

婆婆扯着我,不耐烦的说,“怎么这么久,傻站在那里干吗,赶紧过去让黄大师给你把把脉,要不是小唐拖人找的关系,哪里有机会能请到大师。”

我很反感,加上听到是唐澜的关系,就更加抵触了,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一步。婆婆更加不开心了,使劲的打了我一下,我的手背被打的通红。

这个黄大师更是见风使舵,直接站起来准备走了,说什么既然我不愿意配合,他也不强求。

婆婆挽留了半天,也没能把那位大师留住,从门口折回来之后,就开始数落我的不是,说话也越来越难听。

我没有忍住,反驳了她的话。

“妈,你之前背着江淮南,带我去做人工授精的检查,我也忍了,我是一个人,不是生育机器,该做的检查我都做了,医生也说,生孩子的事情强求不来,你就不要再催了行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