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铭权林溪小说独家免费阅读《顾铭权林溪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9 11:06

顾铭权林溪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顾铭权林溪小说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顾铭权林溪小说里,主要介绍了顾铭权林溪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男人密密麻麻的吻落下来,把卡在女孩脚踝上的裤子褪去,动作克制着力道。林溪咬紧牙根没再哼出声,身体软倒在他身下,白皙的肌肤泛起粉红,像一颗等待采摘的水蜜桃。噔噔——铃声响起,顾铭权放在桌上的手机急促震动,清脆的声音即刻拉回男人的理智。“……”

顾铭权林溪小说

001 潘城的谜

潘城,金耀娱乐会所。

“好帅!”

白小白突然出声,一脸花痴地看向电梯方向,林溪朝她望的方向看去。

电梯内走出来的男人五官深邃立体,穿着黑西裤白衬衫,脚下踩着光亮的皮鞋,面庞冷峻,气场十足。

男人清冷沉静的黑眸瞥了过来,略过白小白,落在了她身后的女孩身上。

那女孩皓齿明眸,巴掌大的小脸上毫无表情,姿色是扎堆在千万个女性中也能夺人眼球的存在。

顾铭权暗沉的眸子里浮现的惊艳,转瞬即逝。

他移开了视线,走到至尊VIP娱乐包房前,推开镀金雕花大门,毫不留恋,不做任何停留地走了进去。

就好像那张脸蛋,不过路边一道风景,看过也就过了而已。

直到镀金雕花大门轻缓关上,林溪紧绷的身体才缓缓放松,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让急速跳动的心脏平静下来。

刚才那双眼睛,让人有种藏在心里的事儿被洞悉的错觉。

顾铭权?

林溪眼底闪过一丝灼热的精光,这个目标似乎不错。

早上出门前婶婶的那些话还在脑海里回荡,林氏公司资金出现问题,叔叔婶婶想让她去陪一个满脑肥肠的老总,且越催越紧。

她决不能把自己清白的身子交给那样一个猥琐老男人,人生还那么长,她决不能在这个时候毁了自己。

她一定要用自己的办法去解决这件事。

“嗳…林溪,他可是顾铭权诶,咱这潘城的传奇,是个女的见了肯定会犯花痴的,你难道不心动么?”

白小白在身后絮絮叨叨,林溪已经收回思绪,推开服务包厢的门。

里面七个男人坐姿随意,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喝酒打牌闲聊,氛围还算和谐。

林溪端着酒走近,气氛像有层次感一样修炼安静下来,四周安静的只有她把酒水放在琉璃桌上的清脆声响。

一道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那是男人看着女人,雄性打量磁性的的眼光,那些视线中闪烁着的光彩,是猎人看到猎物的感到赏心悦目反馈而出的。

顾铭权背靠沙发,双腿交叠双手搭在双侧,离她最近,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略可闻见。

林溪只留意这个男人,他是潘城的谜,白手起家创办了顾氏集团,34岁单身,那些挖掘力极强的狗仔和记者蹲残了腿,也没能蹲出曝光他的绯闻,除了十年前那一场…

那件事发生后,潘城人人都在传他是G,他不行。

林溪面无表情,熟稔地倒酒送到顾铭权面前。

“新来的?”

顾铭权凝视着眼前的女孩,接过酒,淡淡地开口。

林溪抬起头对上一双深沉黑眸,轻眨眼睛甜笑,“是啊。”

“妹子,叫什么名字?今晚下班之后要不要哥哥开车带你去兜兜风?”

林溪耳边突然响起男人性感的撩拨调戏声,她心思一动,面上装出被吓到的样子,手一抖红酒洒在顾铭权身上。

“啊!顾先生,实在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

林溪惊叫了一声,抽出桌上纸巾往顾铭权的白衬衫擦去。

白色的纸巾沾到酒渍立即变红,她抽了新的继续往下擦,手滑到那线条呈四段波澜状的肌肉上。

002 一引

“诶哟,啊权很享受嘛。”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几个金贵男在起哄,林溪充闻不问,手腕却被一只粗粝的大掌捉住,她皱眉抬起头,视线对上一双平静的精深黑眸。

“出去。”

顾铭权面无表情地放开她的手,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息怒。

林溪小脸皱成一团,眼圈微微发红,啜泣一声垂下小脸,拿起盘子迅速出了包厢。

回到吧台,她手撑着下巴,盯着头上的水晶吊灯,眼神却略带惋惜。

顾铭权不愧为潘城的神话,定力了得,她这点手段估计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可是她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里,她眼神一凝,必须再想办法。

十一点整。

林溪下班换掉工作服,接到江温秀打来的一通电话,边拿出员工柜里的雨伞边接按了接听键,“婶婶,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卓总去娱乐会所接你下班,记得好好招待他,听到没有?”电话那头,江温秀的冷哼声和厌恶的口气清晰传来。

林溪拿雨伞的手一顿,想到江温秀口中那位年过40一身肥肉的卓总,眼色一下沉了。

叔叔婶婶对她有养育之恩不假,可这并不是牺牲她的理由。

“婶婶,我今晚提前下班,已经离开会所了。”

“什么?”

“你个白眼狼东西,你在骗我是不是?”

“婶婶,外面下大雨了,信号不太好,我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林溪不想再听对方说下去,假意对着手机喂了几声,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

白小白已经下班走了,给林溪留了纸条提醒她外面在下雨,记得带伞。

她拿着雨伞走出员工间,无意间一瞥,就看到顾铭权所在的那间包厢门打开,男人高大的身影了走出来,衬衫上的酒渍还在,手里多了根烟。

顾铭权出了包厢以后没有停留,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看起来像是要离场。

林溪眼睛微微一眯,唇角微微翘起,回到员工柜前,把雨伞放回去后离开会所。

马路上,一辆黑色保时捷平稳驾驶。

陈旭瞥到后视镜里的Boss竟然在抽烟,不由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顾铭权吞吐了几口烟雾,灭了烟蒂,突然开口,“路边停车。”

“?”

陈旭觉得他家Boss今晚真是怪的不行,不仅抽了烟,好好的还停车干嘛?

保时捷停在路口,陈旭想问他家Boss是不是有东西落在会所里,刚要转头时,看到外面雨幕中站着一道单薄清瘦的身影,那是一个……女孩?

003 我一定会征服你

陈旭眼力极好,不,应该说那个女孩的姿色让人一眼难忘,他才能把被雨淋成落汤鸡的她认出来。

“顾总,她是今晚倒你一身酒的女服务员。”

“嗯。”

顾铭权摇下车窗,精深的黑眸直直落在女孩身上,“上车,我送你。”

“顾先生,好巧啊。”

林溪笑意淡淡,眉梢微扬,干脆利索地上了车,接过顾铭权递过来的干净毛巾。

虽然形象狼狈,可那张明媚的清纯脸蛋上依然带着属于青春少女该有的朝气,真是个绝色,陈旭暗叹。

顾铭权微微点头,目光扫过女孩湿漉漉的头发和精致的脸蛋,最后停在紧贴在她身上那件雪纺衫下若隐若现的柔软线条。

“陈旭,开暖气。”

顾铭权移开目光,打开车内的杂志,视线落在字面上。

林溪衣领口微开,下面一片雪白,却毫不在意……不,更像是有意。

她肆无忌惮地打量眼前的男人,清澈的眼睛,格外的大胆,以及赤裸裸的欣赏。

顾茗权察觉到女人热辣辣的视线,抬头看到这一幕,女孩又朝他眨眼睛,左眼,含笑调皮,又是勾引,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他抿着唇,皱着眉,深邃目光更显幽深莫测。

林溪点到为止,拢紧,衣领扣好上衣视线移到车窗外的雨幕中。

车内氛围和谐,顾铭权的注意力放在杂志上,林溪很自觉没找话题,到了点,她接下顾铭权送的伞道谢下车:“谢谢顾先生。”

顾铭权轻点了下头,没再多看她一眼,示意陈旭开车离开。

保时捷缓缓开走,林溪站在原地看着扬长的豪车车尾,心里暗暗发誓:顾铭权,我一定会征服你的。

直到细雨逐渐又有转大的趋势,她撑开雨伞准备回家,却忽然想到什么,把伞收起进包包里,冒雨离开。

林家别墅。

林溪径直开门走进去,骤然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她的脸上,打她耳朵嗡嗡作响。

“你个白眼狼,你还敢回来?”

江温秀咬牙切齿,被林溪把她的话当耳边风竟然放卓总鸽子,还挂断她的电话气得不轻。

林溪捂着疼的火辣辣的脸,这股刺痛蔓延进了心里,“婶婶,我怎么了?”

“你还装!你个白眼狼,我打死你我!”江温秀一看她不温不火的模样就来气,扬手就想再给一个耳光。

“你发什么疯,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林高逢见妻子情绪偏激,把她拉开挡在林溪身前,瞪了江温秀一眼,低声冷呵:“这事我来问清楚,你上楼去。”

“问?你能问出个什么东西来?都是你惯的这贱人白眼狼小野种,她才敢不把我的话当回事。”

“你看看你白吃白喝供着她几年了,现在公司有难,让她去陪卓总一晚她还不干了?”

“她也不想想自己爸妈早死,谁的票子一大把一大把砸给她去读书学做人,现在你看看,公司遇难她站着袖手旁观!她存的什么心?我告诉你林高逢,这种吸血鬼,我江温秀养不起!

004 被带绿帽的完美男人

江温秀嘶声怒吼完,夹着满腔火气狠狠撞开挡道的林溪上楼。

林高逢面色有些为难,公司需要那笔五百万的资金才能保住,可林溪对卓总的抗拒那么明显,身为叔叔他也不能硬逼着她,只盼她能早点想通。

“林溪啊,你婶婶也是为了公司和这个家好,你可别放在心上。”

林高逢看着她脸上的五指印,心里愧疚又复杂。

他其实也希望她能答应去陪卓总。

林溪苦笑了一声,拿出进水的老旧手机,手机屏幕呈半黑半白,她眼睛微涩地看着林高逢,“叔叔,我的手机大概坏了,今晚接到婶婶打来的电话,又碰巧信号不好,才会听不清婶婶说了什么。”

林高逢瞥了手机一眼,再仔细打量她浑身的狼狈,随点了点头。

“是啊,是你婶婶误会你了,林溪你…不会怪你婶婶吧?”他愧疚又忐忑地试探着问。

林溪深吸了一口气摇头,“不会。”

刹那间,林高逢心里那丝愧疚得到安慰,荡然无存。

他松了口气,正色地问出留下单独谈话的主题。

“那你今晚有没有见到卓总?”

“没有。”林溪还是摇头。

“那卓总那边,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提到卓总,林高逢就心急,公司那边快拖不下去了,到时候要是崩盘可就不是破产那么简单。

“叔叔,我…”

林溪脸色微白,答不出来。

她不想去陪那个什么卓总,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她知道叔叔婶婶只是表面给她面子,若自己再推脱得太久,他们说不定就会来硬的。

现在,她唯一的指望就是顾铭权。

虽然目前看来是没什么指望,可她还是想再努力一把。

“叔叔,再给我一点时间。”

林高逢皱了皱眉,最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开口:“好好考虑清楚,林家现在很需要你,你也不想看到…当年你爸爸的事情重蹈覆辙吧。”

“嗯…”

林溪回房锁上门,靠着门板,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非要以出卖自己为代价,她为什么不能选个稍微好点,至少年轻一点的男人依附呢?

林溪呆坐片刻,伸手捞出床底下藏着的老旧报纸,清澈的桃花眼直愣愣地盯着报纸上男人熟悉又冷漠的脸庞。

除了十年前那一场…

顾铭权,他在这十年来从没被爆料过和任何一个女人有过绯闻,可十年前,他的结婚典礼上,那个本该是他的准妻子的女人携带另一个男人逃婚。

这则新闻当初轰动了整个潘城,具体原因除了顾铭权自己之外无人知晓,不过潘城的猜测却不少,不举和G最被人认可,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理由可以解释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被女人戴绿帽抛弃的悲剧。

“真的是这样么?”林溪看着报纸喃喃自语。

不,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周末,天刚亮。

江温秀抱着爱宠萨摩在厨房用餐,看到楼梯上走下来的马尾辫明媚少女,气不打一处来,“砰”狠狠掷下筷子,转头就对保姆吩咐:“把剩下的食物倒给狗吃,狗吃了都知道摇尾巴,有的人吃里扒外还不如一条狗,这种野种就该活活被饿死。”

“婶婶早上好。”

林溪经过厨房,自然地打了声招呼,像没听懂江温秀那些指桑骂槐的话。

她越是淡然,江温秀越气越恨,牙根痒的恨不得撕碎那张妖媚脸蛋,“什么样的母鸡下什么样的蛋,不知廉耻的贱货,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辆,和你那死鬼短命的爸妈一样下贱。

005 二诱

江温秀骂的丝毫不解气。

要不是林高逢昨晚回房警告她,别把唯一能让公司翻盘的人给打跑,她早就把人赶走,只是骂到最后声音渐小。

林溪关上门前不巧听到了,脸上淡然的神色有了丝丝裂痕。

江温秀没少被林高逢训斥骂人不要带父母,尤其在她的面前,她问过关于爸妈的事,可他闭口不提。

不过这些年从江温秀嘴里,她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半。

“叮”手机短信打乱林溪的思绪,她点开一看,心里微暖,给白小白编辑文字回过去:“好我过去,你安心陪着你妈妈。”

发完短信,林溪打了辆的士车到锦荣小区的入口,按照白小白发来的短信地址,找到第三栋楼房按响了门铃。

门一开,门内外两人都意外一愣。

“顾先生。不好意思,白阿姨突然病倒了,我是来代班的。”林溪率先反应过来,开口道。

顾铭权点头,眼里那丝意外归于平静,“进来。”

“打扫一楼和二楼就好。”

林溪换上室内鞋,听见沉稳的低嗓抬头看过去,男人没有任何客套,拿来了扫把和畚斗。

“吸尘器坏了,用扫把。”

顾铭权吩咐完,拿着保温杯迈步上了楼梯,脚步一顿,回头补充一句:“有问题叫我,我在三楼。”

说完,没等女孩回应他径自上楼。

清一色的黑白装饰格调,林溪略一打量,将男人的品味和性子摸透几点——闷、寡淡。

一个小时过去,三楼上打拳击沙袋的“砰砰”声停止。

顾铭权看了眼表上的时间,拿着保温杯和毛巾下楼,回到卧室,看见地上的水渍,他眉峰一拧,推开浴室的门。

映入眼底是两条白皙的细腿,以及女孩坐在地上按着脚踝,浑身湿答答的画面。

林溪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看到顾铭权出现,她瞥向那个水龙头的开关,眼神幽怨,“你家的水龙头坏了,我放水拖地滑倒了。”

水还在奔涌,顾铭权走过去,拧了下水龙头的开关阀无效,蹲下身看着女孩红肿的脚踝,眸色幽深,“能不能走?”

林溪站起来,“嘶”了一声,下一瞬,腋下倏的多了两条有力地温臂撑着,男人运动后的体热缓缓将她包围。

林溪扶着他的肩,突然把脸枕在男人的肩头,唇瓣贴近他的耳根子哈气,语调暧昧至极:“顾先生,您一个人住吗?”

“……”

顾茗权浑身一僵,拉开距离瞥一眼她湿透的衬衫下毕露的柔软曲线,眸色深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啊…?”

林溪没得到回应,反被吓了一跳,她的身体突然被打横抱起,惊的双手攀上男人的颈脖。

温香软玉卧怀,顾铭权脸上除了冷漠之外没有多余的表情。

把人放在床上,他蹲下身,拿起她干净的脚丫皱眉看了看后才开口,“在这待着。”

林溪扯住他的衣服,眨了眨眼娇嗔:“诶……你别走嘛?”

顾铭权瞥一眼她的手,冷淡拿开,“我去叫医生,你别乱动。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