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厉行言默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相思始觉海非深陆厉行言默》

发布时间:2018-11-09 11:06

陆厉行言默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相思始觉海非深陆厉行言默,相思始觉海非深星尘火火全文,相思始觉海非深小说讲述了陆厉行言默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一帮蠢货!陆厉行是那么好搞定的吗?放虎归山!郁雪宁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不过我不想杀你了,因为你刚才说的话可真是精彩!

相思始觉海非深陆厉行言默

第一章 背叛

新婚前夜,我的第一次却不是给了老公宋清峰,而是他请来的贵宾陆厉行。

是我心甘情愿,并且主动敲开了陆厉行的门。

因为就在刚刚,我去宋清峰房间找他时,看到我助理袁晓晓进了他的房间。我和宋清峰同在一家装修公司上班,我是设计部经理,他是市场部经理,我们两个相识一年,恋爱一年后顺理成章的结婚,袁晓晓半年前被我招进来做助理。

我真的没想到他们有一腿。

我耳朵贴在门上,听见袁晓晓刚进门就对宋清峰说:“老公,我好想你……”

“宝贝,你终于来了,我也好想你。”宋清峰的声音。

然后就是激烈拥吻的声音,伴随着衣服撕裂的声音。

“老公,你明天就要娶言默,我好伤心。”袁晓晓听上去很委屈。

“宝贝乖,我虽然要娶她,可我心里爱的人是你,放心,我会养你的。我妈喜欢言默,逼着我娶,我也没办法……”

“真的吗?养我一辈子好不好?”

“那必须养一辈子。”

“万一被言默发现怎么办?我好怕……”

“怕什么,她到时候要是不乐意,就让她净身出户!”

……

后面的话我听得不太清了。

他们似乎已经进入正题,没多久就传出袁晓晓的叫声,听起来很是激烈,中途还伴随着污秽不堪的情话。

我捂着心口,强忍着,才没有哭出声。

我一直觉得宋清峰是一个极好的男人,脾气好,性情温和,每月都会给我送礼物,制造惊喜,还写了很多表白的情书。

我以为,这年头还肯手写情书的男人,一定是百里挑一的。

我对他死心塌地,一心一意,谁想到头来竟是个笑话。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袁晓晓的,我想起平日里的点点滴滴,袁晓晓总是找各种借口往市场部跑,我还调侃她是不是看上了哪个帅哥,谁想竟是勾搭了我的男人。

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我原本住在隔壁酒店,临时想找宋清峰谈下明天婚礼的细节,谁想竟撞见这样的秘密。

亲戚朋友都已经通知了,甚至大部分都住进了这家酒店……

这脸肯定是要丢尽了。

但是,我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被背叛,被蒙在鼓里,像小丑一样……

我要报复。

我是个传统的女人,一直留着第一次想等新婚夜献给宋清峰,发生这种事情,我现在一心只想睡一个比宋清峰好一百倍的男人。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张面孔,我想起,宋清峰邀请了一个贵宾,就住在酒店顶层888套房。

那人是立兴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陆厉行,他25岁,未婚,有着一张俊秀非凡的脸,身材修长,是林安市很多女人的梦中情人。传闻他不近女色,为人清冷。

立兴集团旗下有很多地产项目即将完工,宋清峰最近一直在巴结他,想要谈成精装房的合作。

我决定拿下陆厉行,送宋清峰一顶绿帽子,然后在搅黄他的事业。

出轨的渣男,都应该付出代价!

带着这股报复的快意,我敲响了陆厉行的房门。

其实敲门的时候,我心里只有对宋清峰的怨怒和愤恨,根本没想清楚,门内等着我的是什么。

第二章 初见折磨

陆厉行开了门,不过身上竟然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头发还是湿的。

他看到我后,明显怔住了,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你,有事吗?”

我咬住嘴唇,握拳。

然后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抱住他就吻,顺手关紧了房门。

我怕被他拒绝,更怕迟疑下,自己会失去所有勇气。

我很用力的吻,他的唇形极好,薄薄的,却很软,很烫。

但尴尬的是,我吻了许久,他都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有回应我的吻,只是任由我在他唇齿间作乱。

我终究泄气了,松开他,低着头,小声说:“果然不行吗?你真的不近女色?”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来。

他的眼眸极其好看,深邃如星海,只是此刻带着一丝我看不懂的复杂,他说:“言默,明天的新娘,你确定要爬上我的床?”

我点头。

他骤然笑了,嘴角微微勾起,美得摄人,“很好。是你自找的!”

他一把将我抱起,“洗干净了吗?”

“我很干净。”我忽然有些紧张,心跳扑通扑通加快。

他将我扔在床上,很快褪去我的衣服,压了上来……

第一次。

比我想象中要疼很多。

他似乎很诧异,“宋清峰竟然没有享用你,真是可惜。”

我很不喜欢他这种口吻,把我当物品一样,于是反击道:“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比他更好用……”

我这句话触怒了他。

他开始翻来覆去的各种折磨我。

整整一夜,直到最后我昏睡了过去。

我如果知道这件事有这么累,也许就不会一时头脑发热闯过来了。

不过说什么都晚了。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同时传来的还有宋清峰的声音,“陆总,请问您在吗?”

我扭头一看,陆厉行已经穿好衣服,西装革履的坐在桌边喝茶。

“什么事?”他冲着门口问。

“开开门好吗?我有点急事……”宋清峰大声说。

我虽然报复性出了轨,但是面对即将被捉奸的场面,还是难免慌乱。

尤其是我听到外面嗡嗡嗡的说话声,似乎不止宋清峰一个人。

我原本想的是今天一早,就自己去找宋清峰摊牌,告诉他我也和别的男人睡了,我们互相给彼此带了绿帽子,扯平了。

但没想到,在我还没有脱身的时候,他就过来了,还带着一群人。

“别开门。”我急忙对陆厉行说。

陆厉行好笑的望着我,“怎么,昨晚做之前,没想到今天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你别开门。这样对你影响不好。我,我会私下找宋清峰摊牌,你不必牵扯进来,以免影响你的声誉。”我尽量找理由说服他不要开门。

我知道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要他不开门,哪怕宋清峰看了酒店监控,认定我在房里,也不敢硬闯进来。

陆厉行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在欣赏一件物品。

“陆总,可以开门了吧?”宋清峰又在外面喊,“我的新娘子怎么找都找不到,酒店查了监控,看到一个跟她很像的人进了这个房间,我很担心你的安全……”

他的语气带着强硬,他已经笃定我在这里。

“撇不清了……”陆厉行忽然站起来,“给你三十秒,穿好衣服。”

他开始往房门处走。

第三章 我们已经结束了

“别!只要你不开门,他们不敢闯进来的,你死不承认就可以……”我很害怕他开门。

“还有二十五秒。”他只留给我一个冷硬的背影。

我忽然意识到,他是一个我根本无法驾驭的男人。

我不懂他在想什么,也无法预测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就像昨晚,我以为他不会要我,但他却要了。

我不敢耽误,迅速穿衣服。

刚把裙子拉链拉上,就见陆厉行一把拉开了房门。

宋清峰带着他爸妈还有几个人冲了进来,袁晓晓竟然也在。

“言默!你竟然,你竟然……”宋清峰用手指着我,五官气得有些扭曲。

他妈妈冲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下贱东西,还没过门就出轨,丢人现眼,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你?”

脸上火辣辣的疼,我努力挺直脊梁,面对他们,“阿姨,是我瞎了眼,才会看上你儿子。我现在忽然眼睛好了,所以当然要选择更好的男人。”

我看向陆厉行,其实心里有点指望他可以稍微帮帮我。

然而他轻轻倚靠在墙壁上,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样子,仿佛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他半句不是。

所有的脏水都对着我泼。

“自己出轨还这么拽,还骂我家清峰,我跟你拼了。”他妈卷起袖子就要冲上来揍我,他七大姑八大姨更是跟着一起,一边骂我一边作势要打我。

宋清峰将她们拦下,看向陆厉行,“陆总,我知道这件事你很无辜,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总得想个解决的办法,你看看怎么处理比较好?要不让其他人先走,我们坐下来谈谈?”

他没有明说,但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陆厉行跟他签合作合同。

他想用我被睡的事情威胁陆厉行。

我很好奇陆厉行会怎么做,所以抬眼看向他。

他正好也看向了我,然后轻笑,“昨晚做之前,你可没说要报酬啊?”

我一阵头大,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好心都没有。

我只好看向宋清峰,平静的说:“我跟陆先生是你情我愿,他未婚,我未嫁,我们做什么,都和你无关。”

我和宋清峰还没有领证,本来打算今天办完婚礼,明天再去领证的,这下也不需要了。

“言默,你要不要脸,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说和我无关?”宋清峰很是愤怒,“之前总不让我碰,还以为你有多清纯,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这么放荡!”

“宋清峰,我和你的恋爱,从你跟袁晓晓上床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说完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是我昨天趴在宋清峰房门外录下的,他和袁晓晓情动时的音频,袁晓晓声音很大,很尖,还有很多难以启齿的对话……

众人的脸色渐渐变了。

宋清峰更是脸色铁青。

“昨晚,是你先跟我的好助理袁晓晓搞在一起的,论下贱,我可比不上你。”

我关掉录音,扫了一眼众人,冷声宣布:“我前任男友宋清峰出轨我的助理袁晓晓,证据确凿,因此取消今天的婚礼。大家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的,让你们看了一场笑话,真是抱歉。”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袁晓晓身上,她恨恨的看着我,脸色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得。

场面一时陷入僵局。

我忽然感觉很累,不想再和这些各怀鬼胎的人周旋。

也是出于报复宋清峰的心理,我走到陆厉行身边,靠在他身上,“老公,我累了,让这些碍眼的人都走好吗?”

我生怕他让我难堪,抬起头,不停眨巴着眼睛,眸光里满是祈求。

我求他帮我一次。

第四章 闪婚

陆厉行盯着我看,那眼神很犀利,仿佛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帮我,我又要丢脸时,他忽然揽住的肩,对所有人说:“我老婆累了,你们没听到吗?”

他声音不大,却有一种压迫感。

宋清峰盯着我,眼眸里充满恨意和不甘,可他根本不敢跟陆厉行明着作对,所以带着众人灰溜溜的走了。

房门关上。

我骤然失去所有力气,扶着墙壁缓缓坐下。

昨晚折腾了一夜,身体还在疼,心里的伤口又被撒了一层一层的盐,我刚才不过是在人前强撑着。

陆厉行蹲下身来,仔细看着我的脸。

“你看什么?”我被他炽热的目光盯得脸颊发热,不自觉的低下头。

他沉默许久,忽然开口:“走吧。”

“去哪?”我没反应过来。

“领证结婚!”他依旧很淡定。

我却陷入震惊中。

陆厉行要娶我。

当然不可能是因为爱,我相信世上有一见钟情这种事,却不信,陆厉行会对我一见钟情。

“我们素不相识……”我不能的拒绝。

陆厉行忽然凑近我,温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耳边,让我禁不住身子轻颤。我有点受不了他的靠近。

他的手抚上我的腹部,缓缓上移,最后停在一个地方,声音魅惑:“你这里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你还敢说我们素不相识?”

被他手指划过的地方如同触电一般,我正不知所措,手机响了,我急忙接下来。

我妈暴怒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她不由分说骂了我一顿,让我立刻回家。

我正好有借口从酒店逃离,打车回了家。

刚进家门,我妈递给我一杯水,阴着脸说:“先喝口水吧。”

我确实渴了,咕咚咕咚喝了一整杯。

“清峰在屋里等你,你们好好谈谈。”我妈说完后就往外面走,“我出去打牌。”

“妈,昨晚的事情不怪我……”我妈的态度让我有点摸不准,想解释点什么,她却摆摆手,让我自己去跟宋清峰谈,然后就离开了。

我刚进屋,宋清峰就把门关上,反锁,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

“宋清峰,你还来干什么?我们已经结束了!”我后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宋清峰忽然笑了,笑得有些阴森,“言默,我当初追你半年才追上,又熬了一年都没得到你的身体,你竟然把自己献给陆厉行那个王八蛋,还让我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你觉得我可能就这么放手吗?”

“你要点脸行吗?是你先出轨袁晓晓,你凭什么指责我?”我很不服。

“我跟她只是玩玩而已,你一直不让我碰,我才鬼迷心窍,没抵住她的诱惑。但是默默,我心里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你再相信我一次,我跟她断绝关系,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不介意你昨晚跟陆厉行的事,我还愿意娶你……”宋清峰态度转的有些快,他一把将我拉入怀中,就开始吻我。

我用力推他,却发现自己体内渐渐发热,使不上力气,“宋清峰,你松手,我跟你不可能了,你别碰我!”

“凭什么你只给陆厉行上?我今天倒要让你看看,谁能让你更爽!”宋清峰粗暴的扯开我的衣服,张口咬在我的肩头。

我能感觉到疼痛,身体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忽然意识到什么,大惊道:“我妈给我的那杯水,下了药?”

“不错!你妈听说你出轨,很愤怒,答应帮我搞定你,我向她保证我还深爱你,只要事成,就会娶你。你妈自然同意帮我。”宋清峰的声音如同魔鬼,他急不可耐的撕开我的衣服,我瞬间感觉到刺骨的凉意与深深的羞辱。

他将我推倒在沙发上,身体如山般压来,我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眼泪从我的眼角溢出,连我亲妈都帮他算计我,我还能怎么办?

他粗暴的解开皮带,扯下我最后一道内衣……

第五章 不过是一个替身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我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发出求救声,宋清峰用手紧紧捂住我的嘴,对外面吼道:“谁,给老子滚!”

外面人没有说话,紧接着听到一阵砸门锁的声音。

片刻后,门开了,阳光洒进来。

那道高大颀长的身影就那样沐浴在万丈光芒中,渐渐走近我,然后脱下外套,将我紧紧裹住,“就说让你跟我去领证,你不去,出事了吧?”

泪眼朦胧中,我感觉他犹如天神一般,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我开口道:“我去,我跟你去。”

宋清峰不乐意了,“言默,我为了娶你,可是给了你妈五十万的彩礼,你悔婚,就得还钱!”

陆厉行将我抱起,朝外走去,对跟着他进来的保镖说:“给他五十万。顺便从她家里找出户口本。”

陆厉行将我抱进车里,药效发作,我忍不住黏在他身上,不自觉的蹭,我带着哭腔说:“我不行,受不了了……”

“我帮你……言默,你欠我越来越多了。”

他说完吻住我的唇,我们在车里,抵死纠缠……

下午,我在身体绵软无力的情况下被他拖去民政局,领了证,然后被他带回自己的别墅。

就这样,我在阴差阳错,猝不及防中成了陆夫人。

但其实,陆厉行并不是每天回家,他大概每周只过来一次,然后要我。

我会在第二天早上给他做好早餐,他吃完就离开了。

我们聊天不多,但是他对我态度还算温和。

渐渐的,我竟然开始期待他每次归来。

我后来专程找我妈把所有事情解释了一遍,宋清峰开始只对她说我出轨,没说自己出轨的事情,所以我妈才会那么愤怒,知道真相后,对那天给我下药的行为很是懊悔。我并不怪她,她这些年一个人带我,很不容易。

我每天照常上班,那件事之后,袁晓晓被调去了市场部,公司里的人议论纷纷,我没管他们,只是埋头工作。

两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有了陆厉行的宝宝。

我满心欢喜,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家三口幸福玩闹的画面,我迫不及待想要告诉陆厉行这个消息,于是我下厨做了一份爱心午餐,去了他的公司。

这是我第一次去立兴集团找他。

前台不让我进去,不过幸好碰到了那天我们领证时也在现场的保镖孙立,他对我态度很恭敬,称呼我夫人,将我带去陆厉行办公室。

陆厉行在开会,孙立让我在办公室等。

陆厉行办公室很大,孙立出去后,我忍不住站起来四处走动,看看墙上挂着的画,看看桌上的花,我想通过这些,多了解陆厉行一点。

忽然,一个相框闯入我的眼帘。

我的身体渐渐僵硬,手中的饭盒骤然变得如同千斤重。

“哐当”一声,饭盒掉落在地,盖子散开,里面的爱心午餐洒了一地。

那相框里,是一张我再熟悉不过,却厌恶无比的脸。

那张脸,跟我有七分相似。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郁雪宁。

郁雪宁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陆厉行办公桌上?

为什么?

我捂住心口,感觉那里一阵阵的揪疼。

哪来的什么一见钟情,哪来的什么温情缠绵,怪不得他看我的眼神,总是那么复杂。

原来,我不过是一个替身。

“你怎么在这里?”陆厉行的声音骤然响起,对我来说,如刺骨的寒风。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