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宁南安徐家邺小说_戒不掉忘不了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1:31

《戒不掉,忘不了》是由“南巷茶茶”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宁南安、徐家邺,宁南安只想拜托徐家邺,可他却屡设圈套,引她上钩。

 

宁南安徐家邺小说_戒不掉忘不了在线阅读

第一章 安安,是不是昨晚还没够? 

徐家邺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气,我双手还被他用手铐锁在床头,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

“安安,我回来了。”

他步履虚浮地走到我身边,手直接从我身上的睡裙探了进去,我瞳眸蓦然睁大,下意识地低叫,“徐家邺,你他妈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他直接啃噬着我的脖颈,呢喃道,“安安,你是安安,你是我的安安。”

“徐家邺!”我持续歇斯底里地尖叫,“你离我远点!”

原本他落在我脖颈的呼吸突然凝滞了起来,撑起身子看着我,“安安,是不是昨晚还没够?”

想起昨晚我至今都毛骨悚然,梗着脖子看着他,“你放过我好不好,算我求……”

“放过你?”他打断我的话,继而痴痴地笑了笑,“你是不是忘记了南微还在手术室里,嗯?”

门大开着,外面的寒风刮进了我的皮肤里,徐家邺瞳眸带着些许狡黠和玩味,我一时之间捉摸不透他是真醉还是假醉,只能睁大了双眼看着他,下意识问道,“你把南微怎么样了?”

“你乖乖听话,她就不会怎么样。”

他的语气邪佞,微凉的手抚上了我衣服的领口,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门口突然就传来了脚步声。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她身上穿着我曾经最喜欢的一件红色长裙,迈着步子走到徐家邺和我的面前,精致的妆容都花了一脸。

徐家邺有些懵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长臂一伸就将她拉到了床角,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眯眸笑了笑,“你是安安吗?”

看来是真醉得不轻。

我心底有些悲愤地看着战战兢兢的女人和眉眼深沉的徐家邺,视线落在了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钥匙上,快速地拿着钥匙打开了手上的枷锁。

就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过来了一个力道揪住了我的头发,我整个人摔到了地板上。

挣脱徐家邺束缚的女人睁大血红的双眼看着我,我才发现她手上举着一个大大的花瓶,呲牙咧嘴地瞪着我,我下意识地就抬手护住了我的脸。

下一秒,徐家邺的身影突然扑了过来,他的额头被花瓶砸到,渗出的血迹滴到了我的脸上,整个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宁南安,我要你偿命!”

女人的声音带着某种歇斯底里的愤恨,弯腰抓到地上的花瓶碎片就骑在了我的身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手里的碎片已经划破了我的脸颊,我下意识地伸出双臂去护我的脸,可是她就跟疯了一样不断地挥舞着双手。

不知道被她划了多少下之后,我忍痛直接张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她血红的双眼看着我,狠狠地将我推开。

我整个人躺在了花瓶的碎渣上动弹不得,但是求生欲让我本能地往后退,最后摸到手边的一把剪刀,在女人冲上来的一刻直接抓着剪刀,闭上眼刺了过去。

有温热的血迹溅到了我的眼睑,我呆愣了一秒,直接后退了一步,然后疯了似地往外跑。

此时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想逃。

第二章 无法挣脱的束缚

外面还下着雨,雨幕侵袭了整个城市,偶尔还伴随着巨大的惊雷,我脚底被石子咯地发疼也浑然不觉。

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近,我却不争气地崴了脚,整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是我却没有感受到预料中的疼痛。

蓦然响起一声雷声,透过一瞬而逝的闪电光亮,我看到了徐家邺面色惨白的脸,他额头上的血迹浸染了眼角,顺着脸颊滑到了脖颈,双眸也是带着猩红,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整个人带着说不出的暗黑气息。

而他的双手却是死死地接住了划向我的刀刃。

徐家邺会死吗?我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真的足以看着他就这样死去吗?就没有那么一丁点儿喜欢吗?

但是很明显一切来不及我多想。

我脑袋懵了一秒,直接爬起来继续往前跑,身后的打斗声和男人的闷哼让我心跳加速,我根本没有时间回头看。

隔着雨幕看到不远处驶过来的车灯,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闭着眼睛拦在了车前。

黑色的辉腾堪堪停在我的面前,即使我摔倒在地,但强大的求生欲还是让我再次爬了起来,毫不犹豫地钻进了车里。

“安全带。”

很清冷的嗓音,我几乎是下意识攥紧了衬衫的下摆,声音有些卡在了嗓子眼,“盛先生。”

“难为宁小姐还记得我。”他笑。

救过我的人我当然记得,因为我就像是任何人都能踩死的蚂蚁,只能乖乖等着自己的救世主出现。

徐家邺是这样,盛博远也是这样。

我有些苍白的扯了扯唇角,声音很浅,算是掩饰,“盛先生真会开玩笑。”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还是惊魂未定地喘着气,盛博远垂眸看着我,手腕一个用力抱着我从车子里出来,温厚的大掌灼烧着我腰间的皮肤。

“你放我下来。”

我有些难堪地看着他,语气很涩。

除了徐家邺,还没有别的男人抱过我。

虽然我恨毒了他,但我没有任何精力和能力去狐媚别人,又或者说,我不敢这样做。

他充耳不闻地抱着我往前走,然后我抬眸看到了围栏里面漆黑夜色下的萤火虫,整个别墅隐匿在丛林中,像极了格林童话里公主们的城堡。

我被放在床沿,总有种逃离了虎穴,又进了狼窝的感觉。

“盛先生,我……”

盛博远勾起唇角,漆黑的眸和我对视,像是能把我看穿,“放心,这里很安全。”

其实相比较于红衣女人的穷追不舍,我更想逃离徐家邺的身边,昨天他折磨了我一晚上,我双手被锁在床头直到刚才红衣女人的出现,就像是上流社会所说的私人玩物。

我咬着唇,有些试探地看着他,“盛……先生,你明天可以帮我离开吗?”

第一次,我对别人有了希翼。我强烈的渴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帮我挣脱束缚。

他久久没回应,我有些僵硬地收回了双手,偏开了头。

大概是疯了,我怎么会请求一个不相干的人,为了帮我而得罪徐家邺呢,毕竟他是那样一个丝毫不会手软的人。

下一秒,我感觉到我的下颚被挑起。

第三章 彻底摆脱徐家邺

男人的气息贴在了我的唇角,低哑地笑,“我明天带你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惊喜又惧怕,尽管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我知道,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是第一次,睡醒来不在那个压抑的房间里,腰上没有徐家邺迥劲有力的手臂。

清晨的风带着格外清冽的气息,格调雅致的客厅被初晨的光照着,旁边餐桌上是卖相异常好看的早点。

盛博远听到我的脚步声,抬头笑了笑,“宁小姐,早安。”

因为双手被包扎处理过,所以坐在餐桌上吃饭有些笨拙,他挑起唇角看着淡淡继续道,“一会儿我们去别的地方,在到达机场之前,我们可能要换好几个地方了。”

我口中的吐司突然没有了味道,整个人有种极度的不真实感。

他真的可以让我脱离苦海吗?

然而早餐还没来得及吃完,徐家邺就已经找到了我的位置。

我身上没有任何定位,跑出来的那条路也是异常偏僻,没而且有任何摄像头,我甚至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手段找到这里的。

盛博远带着我绕开大路,从小路迂回着走,我偶尔回过头,甚至能看见那辆古思特耀眼的车灯在向我们招手。

其实不明白,徐家邺在我身上劳心劳力,甚至不惜出动这么多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甚至看不透,他对我是劣根性地占有,还是真的有那么半分喜欢。

曾经还有人在我耳边扇风,说自从徐家邺身边有了我,别的女人几乎都碰不到他的一片衣袖。可我是真真正正见过,他前脚从我床上离开,后脚就揽着女人进了包房的。

是真是假,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

我们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每次都是在徐家邺找到之前脱身离开。

一切巧合地离谱。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抬眸看着他,还是问了出来,“你到底是谁?”

盛博远没说话,然后侧目看了我一眼,讳莫如深地笑了笑,“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现在只有我,能带你离开这里,让你彻底拜托徐家邺。”

心动吗,还是心动的。

即使这个男人有可能治我于死地,但是,只要能逃脱徐家邺的掌控,哪怕只有一点机会,我也不会放过。

快到机场的时候,我清晰地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古思特,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安全带。

他要是真的追上来,我恐怕连从他手里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古思特无数次追上来,又无数次被盛博远甩开,我甚至能想象到徐家邺此时此刻脸上骇人的戾气,到达机场的时候,我看着前面成排的黑衣人,脑袋一刹那轰然炸开。

我突然意识到,想离开这个念头是多么的苍白。

盛博远就算有再大的能力,也不可能在如此大的阵仗下带我离开的。

因为对面的人,是徐家邺。

古思特在盛博远的车后面停了下来,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五官邪佞又俊美,穿着黑色大衣和黑裤,皮鞋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儿声音。

第四章 徐家邺,你就是个魔鬼

他还是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向我伸出手,英俊的五官甚至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但我知道,他的怒气已经快要将我凌迟处死。

我被他抱起来,身子僵硬地厉害,但还是扬起脸看着他,“是我要逃出来的,跟盛先生没关系。”

不管怎么样,我不想害别人。

尤其是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呵,”徐家邺有些凉薄的冷嗤在我头顶响起,“安安,我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抿着唇,没有说话。

他是这样说过的,我记得。

他说,安安,你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盛先生,别来无恙。”

这是属于徐家邺的声音,我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了盛博远一只手撑在车门上,冲我笑了笑,又或者是冲抱着我的男人,“眼光不错,很漂亮。”

我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称赞徐家邺。

我只知道,我再一次被下了套。

什么离开,什么自由,都是假的,他们只喜欢看着猎物临死前的垂死挣扎,喜欢看着别人的希望被踩在脚下。

此时此刻,我几乎整个人都是颤抖的,眼眶也在瞬间红了起来。

虽然我哭过很多次,也忍过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他们身处黑暗,而我却早已没了救赎。我就像是被天使抛弃在地狱的孩子,没有未来,也不得自由,只能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笼里,等待着垂怜。

徐家邺抱着我回去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哭花了脸。

他把我放下床上,舌尖去舔舐我的泪和伤口,我闭着眼没敢动,生怕这个男人下一秒就把我掐死在床上。

湿热的唇贴上眼睑的时候,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轻轻躲了一下,然后我看到了男人蹙起的眉头和眸底暗藏不住的戾气,“躲我?”

“我没有,”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我拼了命地摇着头,“我本来没想跑的。”

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不去失控。

宽大而带有薄茧的手轻而易举地握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的双手压在了头顶,也许是积怨已久,我心底所有的情绪几乎是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出来。“你放开我!”

“徐家邺你就是个魔鬼,真该让别人来看看你现在这副嘴脸,看看你这么些年的罪恶,你这种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我疯狂地甩动双腿去踹他,整个人不断地扭动。

下一秒,男人已经掐住了我的脖颈,我的呼吸一瞬间的窒息。

力道不断收紧,无数的恐惧瞬间充盈了我的大脑。

他眼底有着嗜血的笑意,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捏着我的下巴,迫使我跟他对视,声音像极了撒旦的诅咒。

“安安,三年了,你好像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听话。”

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漆黑的眸底深不见底,但无边无际的窒息感已经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我费力吐出一句话来,“徐…家邺,你有本事…就掐死我…!”

可能之前我还有一丝希翼,但是在今天,我所有的希望都被我抛之脑后了。

第五章 最残忍的生日礼物

他背着光,我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脖颈的力道突然撤开,我止不住地大口喘息,甚至有些剧烈的咳嗽。

英俊的男人提了提裤脚,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指尖的猩红明明灭灭,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脸,他将手里薄薄的一张纸扔到了我面前,语气淡漠又凉薄,“这是你逃跑的代价。”

我垂眸,清晰地看到了面前的那份病危通知。

我几乎是挣扎着坐起身,费力的爬下床,双手紧紧攥着男人的裤脚。

“我求你,放过她!”

南微是我活着的希望,是我这么些年来唯一的慰籍,她对于我来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我第一次逃跑他就是这样威胁我的。

徐家邺英挺冷峻的五官尽是满满的嘲弄,薄薄的烟雾弥漫了我的脸,声线清冷地让人心悸,“安安,你总是这么不听话。”

他站起身来,修长的双腿躲开了我的手,直接揽着我的腰将我抱了起来。

我身子很僵硬,但还是伸手去揪他的领带,“徐家邺,放过她,求求你。”

“只要你放过她,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像除了这些话,别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即使这些话我曾说过一遍。

他带着我直接出了病房,走廊的灯光很昏暗,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紧绷的下颚线和淡漠的侧脸,英俊又带着致命的危险。

徐家邺抱着我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时候,我心底涌上了无法抑制的恐慌。

那是南微的病房。

她总是爱漂亮,即使生病了也会精心打理自己的长发,可现在她就安静地在病床上躺着,脸色苍白地像一张纸,身上的病号服宽大地不像话。

她双眸紧紧闭着,呼吸机已经被拔下来放到了一边,周围安静到,我甚至能听到死亡倒计时的声音。

我费力地揪着徐家邺胸前的衬衫,狠狠地咬着牙,怒目圆睁地看着这个折断我羽翼的男人,歇斯底里地尖叫,“徐家邺,我求求你,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安心待在你身边,只要你救救南微!”

南微跟在我身边十四年,从我六岁的时候就跟在我后面跑,我看着她长大,她的意义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姐妹之情。

徐家邺干净的眉眼带着清浅的嘲弄,深邃的双眸透过玻璃窗落在南微脸上,轻轻笑了笑,“安安,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对我来说确是如临深渊。

“不要!徐家邺我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动南微,你救救她!救救她!”

我发了疯地去攀玻璃窗,眼泪不断地掉落下来,歇斯底里地求他,指甲在玻璃上划出凄厉的声音,但他置若未闻。

南微的病房里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医护人员过来。没有人管我歇斯底的尖叫和呼救。

我眼睁睁地看着监护仪上的图案一点一点变成直线,最后变成一声警响,我却连她的脸都碰不到。

她就这样没了啊,我还没来得及把上个月买的那条裙子拿给她看,我还没有带她去最想去的洱海,我还没有陪她过成人礼,她怎么就被我害死了呢。

她明明几天前还笑颜如花地喊我姐姐,还在因为一个甜筒而雀跃不已。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要杀要剐我都受着,要的我命我也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南微呢。

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南微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