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陈天北小茹_夜店风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1:31

《夜店风流》的主人公是陈天北小茹,是作者“十七爷”所著,讲述了两年的女朋友被一个富二代抢去了,为了报复他,我找到了富二代他妈,决定......

夜店风流by十七爷_陈天北小茹在线阅读

第1章 夜店

今天非常倒霉,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被一个富二代抢去了,为了报复他,我找到了富二代他妈,把他妈那啥了,一边弄她,一边让她打电话给抢了我女朋友的富二代,也让他听听自己的骚妈妈的叫床声。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今天不是周末吗,本来和女朋友约好去KTV唱歌,等一个多小时,终于把她等来了,不过没想到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开宝马的富二代,胖得像猪一样,看着他那个肥猪手捏着女朋友的屁股,我怒火中烧。而女朋友却冷笑的说了一句:这是我新男友,我们分手吧,让我如同被冷水当头泼下,浑身冰凉。

想想四年的感情在金钱面前如此的廉价,我绝望的骂了那富二代一句:我艹你妈,只是没想到,这句脏话会成为事实。

当时我气得把桌子上的酒一口气喝光,在大街上迷茫的逛着,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

这时,我看到对面有一家夜总会,金色年华,站在门口的兔女郎穿着诱人的黑丝袜。

以往,路过夜总会,我嗤之以鼻,老子是有女友的男人,怎么能干对不起老婆的事?现在,呵呵,我竟然为了一个假装清纯淑女的表子守身如玉?

我摸了摸口袋,五十块钱,只够一瓶啤酒,怎么叫小姐?但酒劲儿上来了,我也没想那么多,不就是嫖个霸王娼吗?怕啥子。

就买了一包芙蓉王,我进了金色年华夜总会。

至于我买芙蓉王,这去夜总会抽中华的,不是暴发富,就是脑子有病,我两者都不是,我听朋友说,当官的都爱抽芙蓉王,显得神秘,万一被误会,有小姐送货上门,,这种事儿谁说的准?

刚入门口,看着里面的金碧辉煌,我就有些犹豫了。

我就抽出根芙蓉王,压压惊,提醒自己别慌,口袋里的套子都准备好了,不能浪费,一咬牙,吊着烟头就进去了。

说实话,我有演员的潜力,把穷逼装成了土豪,还有谁?

迎宾的兔女郎看我这么吊的样子,看起来也有些小激动,那胸都起伏了。

“老板欢迎啊!老板几位?”那迎宾兔女郎急忙就贴了过来,胸口那团白花花的大馒头就压在了我的胳臂上。

我顿时就怂了,你妈,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奶子还这么大?我没见过这么大的奶子,当时就有点慌了,心跳不止,怎么办?老子没见过场面,不知道怎么办啊?要不要把口袋里剩余的几块钱当小费塞她的奶子里?

我一个大男人怂个J巴,我给自己打气。不就是奶子大吗?

我马上装出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来,把烟往嘴角一瞥,喊道:“包厢!”

我敢保证,就烟头这一撇,这戏我要给自己打99分,扣掉的一分是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遵命。”那迎宾兔女郎像条母狗一样的应了一声,勾魂的看了我一眼,急忙去了。

说实话,平时我还真想养条小母狗。

我看着那兔女郎的屁股,中间一条深深的缝隙,我敢保证,以我的尺寸,这后入的姿势绝对把她干哭。

我看了下四周,灯光昏暗,台上的舞女像蛇一样扭着,加上那漫天的香水味,这里简直就是男人放纵自我的天堂。

没过多久,那兔女郎就过来了,对我说道:“老板,这边请。”

我跟上前去,迎面而来的其他女服务员纷纷向我点头弯腰,这种被尊重被人看得起的感觉,让我有快感,有点飘起来,仿佛自己真的成了富二代,成了这里的大佬,掌控自己的人生,掌控花花世界。

我被带入了一个豪华的包厢,里面一应俱全,幽暗的灯光,酥软的皮沙发,我享受这种感觉,我忘记我口袋里只有买烟找过来的五块钱。

“老板,要点什么?”兔女郎嗲嗲的问。

把烟头拧在桌子上,沙发上一靠,假装很随意的说道:“先来杯84年的张裕,再来瓶XO。”

幸好我想了想才说,不然,按以往在地摊上吃夜宵的习惯,差点就直接喊:来瓶二窝头。

那兔女郎嗯了一声,很勾魂的看了我一眼,很有经验的说道:“老板,看你脸色好像不开心啊,要不要找个人来陪你聊聊天?”

我擦,叫鸡就叫鸡吗,还说得这么温文尔雅,一看这兔女郎就是文化人啊,哈哈,我就喜欢文化人。

但是,我不能让她看出我的饥渴,我是常客啊,所以我很装比的斜视了她一眼。

这一眼,果然有效,那兔女郎吓得抖了一下。

我敢说,我天生就是个演员。

“老板,您稍等。”兔女郎慌乱说完就准备走。

这个时候,我必须说话了,这符合我要掌控一切的身份,喊道:“等等,记住了,我要你们这里的头牌,头牌,明白?”

我也佩服自己的文学水平,鸡头就鸡头吗,非要说头牌,又不是打扑克。

“老板,我们这里都是头牌,如果你能看得上我,我就可以陪你聊聊天。”兔女郎态度马上好转,特意的挤了挤胸,那36D的胸看得我的裤裆马上就撑了起来,我就喜欢大奶,但是我不能这么随便啊,我可是富二代,我是有要求的。

“去,我要厉害的角色,让爷,一辈子难忘的角色,别来不懂事的新人。”我假装一副你们别想骗我架势来。

那兔女郎失望的嗯了一声,就出去了。

没一分钟,包厢推门进来一个女人。

当我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我就不想死了。

女人的身材简直就是人间尤物,皮肤白得和雪一样,胸口的深沟足够淹死一个男人,那眼神勾魂摄魄,而我以前竟然把女友那种货色当成了宝?我的天呀,我真是井底之蛙。

那女人勾魂的看着我,一步步的走过来,眼睛从头到尾没有离开过我的视野,我仿佛一切都被她给看空了。

今晚死也要死在这个女人的怀里,这只性感的鸡,美得令我窒息。

第2章 妖精

那个女人走过来,侧对着我,到了桌子前,俯下身来,这一俯身,我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女人的屁股正好对着我,一条优美的弧线。那紧身的包臀裙根本就包裹不住她丰满的臀部,倒酒的那一刻,她的双臀崩的紧紧的,甚至那一朵美丽的蝴蝶花都印衬了出来,我都怕裙子的质量不好,一下就给裂开了。

说实话,我很少有这种机会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到女人,尤其是漂亮的性感女人,我忍不住仔细的打量着,那女人还特别的配合,她似乎知道我看着她,就刻意的将臀部翘的更高了一些。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热血沸腾了,我那龌蹉的思想竟然幻想着凑过去舔。

我本能的更硬了,刚想挪开腿掩饰一下,女人突然转过头,一手端着一个酒杯一下子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当时就激动了,你坐哪不好,非要坐在我的要害上,我那紧张的浑身不自在。

这里简直就是盘丝洞,怪不得男人都死了命的往这里钻,这里住的那都是妖精啊,这勾人的本领真是绝了。

“我说美女。”我刚想说,你坐到了我不该坐的地方。

那美女伸出手,放在了我的嘴唇上,那眼神,楚楚可怜,我天生就怜香惜玉,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

美女清澈无比的目光中透着无限的柔情,将一杯红酒递给我之后,她缓缓的开了口:“茫茫人海当中,你我相识就是缘分,陪我喝一口,可以吗?”

我靠,这么会说话?这都是研究生吧?

都说流氓会文化最可怕,这女人文艺起来,男人的魂也被勾没了。

我就喜欢文艺范的女人,文艺范和性感,那种强烈的反差,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为啥男人喜欢鸡?要的就是这种狐狸精的骚味。

我端起了红酒,跟她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

那个时候,酒是什么鸟味道,我根本不知道,我也没心思再去管这些了,哪怕是农药,我也能美滋滋的喝下去。

女人放下了酒杯,又将我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双手勾住我的脖子,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这娘们,看的我心跳加速,我都不敢对视她的眼神了,我慢慢的低着头,可是这一下更不得了,这一低头,眼神就落在了她的饱满双峰上,超低胸,她的两只大奶几乎有大半都露在了外面,看着那白皙如雪微微颤颤的馒头,我更加的不淡定了。

我天生喜欢大奶,喜欢的不得了,我真的有一种将她压在沙发上然后揉搓她一切的冲动。

“我叫小茹,草字头,下面一个如。”小茹特意把草字头三个字念成了重音,然后手缓缓的转到了我的脸上,就这样坐在我大腿上,轻轻的触碰着我的脸颊。

“我,我叫陈天北。”我有点紧张,说话都口吃了。

说实话,怕你们笑话,真没见过这样的世面,难免露怯。

“陈天北?这名字听着像是武林高手,就是不知道床上温柔不温柔?”小茹说到床上时,又故意停顿了。

尼玛,我忍不住想入非非,这里的女人太厉害了,一言不合就勾引,处处是勾引的套路啊。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告诉她老子口袋里就五毛钱?这个时候,我就想嫩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小茹这女人似乎也了解我的想法,她拽着我的手缓缓的放在了她的细腰上,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应该讲出来,要不然,会憋坏的,憋坏了身子我可要心疼的啊。”

尼玛,老子现在憋的就很难受。

小茹说话特温柔,就是好听,这一个心疼都让我不忍心下手了,我整个人都心乱意马,尤其是她还一直坐在我的双腿上,用她的大屁股在我的玉米棒上拼命的摩擦,再这么摩擦下去,裤子都要磨破了。

我就揽着她细腰的手开始缓缓的下滑,准备去摸她的奶,我的眼睛里只有奶,我后悔现在才来这种人间天堂,我简直兴奋的要昏死了过去。

我正准备享受这一切如梦如幻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我给你唱一首歌吧!”

说完,她也不顾我的表情,自己选了一首《有一点点动心》,然后站在我面前,很认真的唱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娘们的歌唱的真不错,而且每唱几句,她就转过头给我眨巴两下眼睛,尼玛,太美了,太骚了,我完全沉浸在她的世界里,谁说这里的女人不淑女的?我打死他。

一曲唱罢,她放下了话筒,然后坐在我的身边,很亲昵的靠着我的肩膀,“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我点点头,本想说唱得真好听,可嘴里冒出来的却是:“你真漂亮,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操蛋,我承认我迷失了自我,鸡就是鸡,还女朋友,这话还不把自己的身份给露泄了吗?

“呵呵,那我就做你的女朋友啊。”小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大胆了,伸手就朝小茹的胸摸去。

“哎呀。”小茹故意扭了一下身子。

我喜欢,还会反抗?

我已经冲动,手直接就摸入了小茹的胸罩里面,双手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胸。这是我摸过的手感最好的胸,酥软有弹性,又大得跟足球一样,白白的,这起码是E的尺寸,我生平最爱大奶,看见大奶就受不了。

“哎呀,别那。”小茹急忙用手推我。

但是我看她的脸颊红润,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这样摸?

小茹越是反抗的厉害,我就越有感觉,越爆发我的兽性。

“哎呀,别摸奶,我受不了的。”小茹一直在疯狂的推我,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嗯嗯的声音,那表情已经迷离起来,我知道,疯狂的揉捏胸已经让她湿了。

“受不了更好,老子狠狠的干你。”我说起了脏话,手已经往她的大腿内测摸进去。

这一摸,我急快了,我的手竟然摸到了黏黏的感觉,我抽出来给小茹看,故意问道:“这是什么?”

小茹的脸一下子就通红了,尴尬的想死,只是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

我已经磨刀霍霍,一把抱起了小茹,将她往沙发上一扔,就扑了过去。

没想到,小茹一个转身,让我扑了一个空,撞得我的小二差点断了。

小茹站了起来,扣上了胸前的扣子,微笑着说道:“亲爱的,我去拿点东西。”

“拿什么东西?”我有点舍不得,火山都要爆发出来了,你让我止血?

“哎呀,还能是什么东西,你懂的啦。”小茹撒娇着说道。

这一撒娇,我的心都软化了,连口袋里有现成的套子都忘记了:“成,快点回来。”

我躺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小茹的影子,我回想着刚才抚摸她的情景,那个大胸,我感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简直就像是初恋的美好。

我正幻想着一切,包间的门又一次开了,不过这一次进来的不是小茹,而是一个陌生的男服务生。

这个家伙走到我面前,倒是礼貌无比,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就让我心惊胆战,也将我一下子从天堂拉回到了现实,而接下来等待我的估计就是地狱了。

他十分有礼貌的走到我的面前,说道:“你好,老板,麻烦你现在能不能结一下酒钱。”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我真心没来过这种高档地方,来之前的那些经验都是看电视里面学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途就要结账,还是这个混蛋故意坑我的,我当时瞬间就慌了,我假装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淡定,要淡定,假装很不屑的问道:“多少钱?”

“你好老板,两瓶酒4200,加上聊天1400,总共需要5600。”

5600?我差点大叫起来,我啥都没做啊,酒只开了一瓶啊,聊天也要钱?就是唱了一首《有一点动心》啊,我现在是有点痛心。

这是接近我三个月的工资啊!

现在就是把我卖了,也付不起这钱啊。

等等,我本来就没打算付啊,刚才的胆子哪里去了?

“等下一起买单,我正等小茹呢,你先出去。”我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然后我假装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浑身都是冷汗,我终于知道,我玩大了,瞬间酒清醒了半分,男服务员残酷的把我拉回了现实,我都入戏了,刚才我还念叨着小茹,而这一刻,我什么都不想了,我只有一个念头,逃跑,虽然我知道这个几率不大。

我假装捂了下裤裆,说道“我先上个厕所。”

我走进了包间的卫生间,或者说是跑进去的,这下玩大了。

第3章 翻脸

我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点憔悴,又有点英俊。

我在想着如何逃出去,可是想来想去我都没招,我一阵后怕了起来,尼玛的,没事我怎么就突然产生了一个这样的鬼念头,还玩霸王嫖,我这不是找死吗?我可没有后台,我只不过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穷吊丝,我害怕到了极点。

过了估计十分钟,我才婆婆妈妈的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

没想到那个男服务生还在,这个混蛋,我暗骂了一句。

“你还没走?小莉呢,怎么还没来?”我继续想用装比来掩饰一切,我估摸着,等小莉一来,我就沾点便宜溜走,尼玛,这个时候,我还想着占便宜,说实话,我的确够贱的。

“不好意思,老板,这是我们这里的规定,因为您是第一次来,所以……”

“怕我赖账是不是?”

我装出一副大佬的样子来。

服务生赶紧说道:“不是这个意思,老板,我们只是按照规章办事,让你不满意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我不满意的地方多着呢!”

我大声的叫嚣了一句,好像喊得越大声胆子越大一样。

可就在我叫嚣完之后,小莉突然就从包间的外面走了进来,跟随她一起而来的还有四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耳麦的保镖,一看就知道不能惹。

“小莉,你来的正好。”我笑着跟小莉打着招呼,好拉近关系,哪知道小莉完全不像刚才的那种表情,她一挥手,身后的四个保安立马冲了上来,我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被他们狠狠的按在了沙发上。

“你们干嘛?”我急的大叫。

保安在我的身上一阵乱搜,最后翻出了我的那个破钱包,一个最最高大的家伙看着里面仅有的五块钱,然后拿出了我里面余额只有两块三毛六的银行卡,交给了另外一个人,说了一声:“查查有多少钱?”

我满头满脸都是汗,我还无耻的叫着,那是我的卡。

五分钟之后,拿着卡的保安回到了包间,缓缓的说道:“雄哥,这卡里面,只有两块三毛六。”

名叫雄哥的高大汉子脸一下子就变了,笑眯眯的看着我,不痛不痒的说道:“兄弟,好胆识啊!你牛叉啊,你都牛叉的要飞上天了啊。”

我正想说什么,小莉却是突然冲到我的面前,将那杯还没有喝完的红酒一把倒在了我的脸上,同时拿起一本杂志,就朝我的脑袋一顿狠打,大骂道:“两块钱就敢来金色年华欺骗老娘的感情,等着死吧!”

这女人,他娘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刚刚还在沙发上跟我谈人生谈理想呢,转眼就让老子死,表子无情。

我心惊胆战,我后悔了。

雄哥拿起了茶几上我的那个烂钱包,然后取出了我的身份证,摇摇头道:“陈天北,陈天北,这名字不错,当自己是大侠呢?当自己练天蚕神功呢?北冥神功啊?打我们啊?什么玩意,敢来这里嫖霸王娼?真是不要命。”

说完,将钱包狠狠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同时,举起那瓶酒瓶子,朝我的脑袋砸了下来。

我知道,我死定了。

瓶子没碎,我脑袋要碎了,眼前都黑了,血顺着我的脸颊而下,我整个人都傻了。

这一砸,剧痛无比,我彻底的清醒了,我把自己给玩死了。

这时,其他三个人顿时蜂拥了上来,一下就将我扔飞在了桌子上,那桌子瞬间就碎了,我还想站起来冲出门口,这是我唯一逃命的机会,一个黑色西服的动作比我快了太多,他一瞬间冲到我的跟前,一脚就踹在了我的小腹上:“小子,弄清楚了,这里可不是你的练功房,这里是金色年华,有钱,这就是天堂,你是爷,没钱,这就是你的地狱。”

残酷的现实,这里和外面一样,只认钱。

表子,女友,呵呵,都是一样。

“娘的,这世界,还什么人都有,听过吃霸王餐的,我可没听过嫖霸王妓的!”

“哈哈……”

我看见小莉那贱人双手叉腰站在一旁观望,她那对奶子依然是那样的坚挺,就在不久前,它们还被我握在手心呢,现在,我就只能是干瞪眼的份。

除了雄哥之外,其他三人对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的嘴巴里面很快就溢出了鲜血,可我咬着牙,愣是没出声,我像一条狗一样蜷缩在那里。

在外面,女友眼里是狗,在这里,表子的眼里,我还是一条狗。

“好了,好了,别等下打死了!”

小莉这贱人估计在这个地方有点说话的力度,她这一说,保镖果然住手了。

我可不认为他们就会这样便宜的放过我,要不然,挨这一顿打,换来一顿春光无限,倒也是值了。

“我先走了,你们处理好!别弄死了。”

这贱人走的时候竟然还蹲下了身子,摸了摸我早已经发青的脸蛋,笑着说了一句:“姐漂亮吗?姐身材好吗?你想摸啊?可惜啊,没钱,永远也得不到姐。”

我想大骂,但头昏脑涨。

雄哥一把坐在了沙发上,其他三个人拖死狗一般的将我拖了过来,他翘起了二郎腿,拿起了我留下的那包芙蓉王,抽出一支,点了起来,笑道:“芙蓉王,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跟我一样的口味。”

“你报警吧,我愿意承担刑事责任!”我借着唯一的力气喊了一声。

“报警?”雄哥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指着茶几上的果盘红酒,然后拿过了服务员手中的账单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大爷的,包间厢最低消费2800,酒水,4600,我们家小茹姐最低出场费2000,还有,你摸了她没有?”

我摇摇头,最后又点点头。

“很好,摸了,3000,加起来就算你11200,给你个折扣,零头抹了,10000大洋!”他说完又蹲下了身子,在我的脸上打了几巴掌,皮笑肉不笑:“听好了,以后这金色年华的厕所就归你扫了,包吃包住1000一个月,什么时候还完这10000大洋,你什么时候就滚蛋。”

他捡起了我的身份证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刚出门,又突然回过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走,不过,要是被我抓到,我会拿根铁链把你绑起来,扔进河里去。”

就冲雄哥脸上的那道刀疤,我相信,他绝对做得到,而且肯定做过。

第4章 不是鸭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短裙长筒靴,烫着卷发的美艳熟妇走了进来。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不注意点影响?”美熟妇好像是管事的,开口问道。

“这小子身上就几块钱,就敢消费一万多,正准备让他洗厕所还钱呢。”猛哥看到熟妇来了,急忙说道。

看得出来,这个熟妇应该就是老板了。

熟妇没有说话,走了过来,抓住我的下巴,硬生生的将我的头给抬了起来,看了一眼,笑道:“厕所是要洗的,不过这肉白里透红的,又年轻力壮,身材脸蛋都不错,正好来了一个新客人,把他带去伺候吧。”

噗!我一口浓血就喷出来了,我来是找鸡的,怎么自己我成了鸭子了?

猛哥二话不说,一把把我给提了起来,朝楼上的包厢拉去。

我要当鸭子?这传出去,我陈天北还怎么做人啊?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到了那楼上的VIP豪华包厢,猛哥帮我理了理衣服,擦了擦脸上的血,又拍了拍我的脸,说道:“给我好好伺候这个主,要是惹得女主人不开心了,我阉了你,明白?”

我能说不明白吗?

我刚才还得意自己天生是演员的料,现在才明白,人生如戏,我天天都在演。

我点点头,猛哥就开门把我推了进去,关了门。

一入包厢,一个极品艳妇印入我的眼帘,我本以为,既然是富婆,那肯定四五十岁的那种,黄脸婆,一身的赘肉,跟头死猪一样,可是当我看见眼前的这个贵妇人时,还是被惊艳到了。

要是嫖我的是这个美妇,我倒贴钱都愿意。

美妇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四五岁左右,看起来皮肤特好,白里透着红,穿着黑丝,脚下踩着一双红色小皮鞋,特有味道。

我看那美艳妇很淑女,我实在无法把她和叫鸭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我看姐姐好像不开心啊,要不要我陪你喝杯解解闷。”尼玛,我当时这话怎么就这么顺的说出来了。

我发誓,我真说大实话,我做鸭,真没经验,朋友们,我真没骗你。

天杀的,看见这么漂亮的艳妇,我就入戏了,把小茹刚才的拿来现学现用了。

“你嘴很甜啊,不是第一次吧?”美艳妇终于说话了,说话温文尔雅,很端庄,就像个贵妇人,有素养。

我就过去坐到了那艳妇的旁边,给她倒了杯葡萄酒,然后递给了她。

美艳妇的双腿一直紧闭着,看起来,对叫鸭也没有多少的经验,有点拘谨。

我就不管了,我要是招呼不好,猛哥会绑铁链沉了我,我是拿命在当鸭子啊。

“真第一次,不过看到姐姐,我有种特殊的熟悉感,好像以前是恋人。”天杀的,我嘴巴从来没这么甜过,当时我都怀疑自己了,难不成,自己还有当鸭的天赋?

果然,这话把美艳妇给逗笑了。

那美艳妇笑起来真美。

这时,我假装和她碰酒,故意杯子一斜,一点普通酒就撒了出来,正好滴入了美艳妇的胸口的沟里去。

我低头一看,七魄又丢了两魄,那美艳妇的胸,至少37D+,都快到E了,都说生过娃的妇女胸大,我还不信。

“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弄干净。”我急忙道歉,同时去擦美艳妇的胸。

“没事。”美艳妇说了一句。

我哪里放过这种机会,一口就朝她的胸含了过去。

“你干嘛呢?别这样啊,我还没心里准备。”美艳妇有点矜持,竟然还想推开我。

我当时就不高兴了,你都来叫鸭了,还装什么淑女啊?

我一高兴,就来劲了,直接就扯开了美艳妇的上衣,直接大口大口的伺候起她的胸来。

“不要啊,别这样啊。”美艳妇半推半就,想推开我又想享受,我看她的表情,很特别,咬着嘴唇,很尴尬,估计她也知道自己的奶头都硬起来了,这边还敢不要,能不尴尬吗?

就在这时,美艳妇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顺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儿子。

美艳妇见推不开我,无奈的接了电话:“喂,儿子?”

“妈,你在哪?”手机那头的儿子问道。

虽然没有开免提,但我本来就靠得近,还是听见了。听这个儿子的声音,我怎么感觉特别的耳熟,似乎刚刚哪里听过。

“妈在朋友家呢。”美艳妇一边推开我一边回答。

而我正疯狂的吃着美艳妇的胸,吃得带劲,发出了喳喳的声音。

“哦,妈,你那什么声音?”儿子似乎听到了喳喳声。

美艳妇很无语的白了我一眼,想把胸从我的嘴里拔出来,可是我整个胸含在嘴里舔。

“啊啊。”美艳妇被我用力吸了一口,忍不住呻吟了一句。

“妈,你在干吗呢?”儿子又疑惑的问。

美艳妇被我舔得已经受不了了,拼命的推我,一直咬着嘴唇。

“刚才,刚才有只,有蚊子,我拍了它一下。”美艳妇说话已经喘气,语无伦次了,咬着嘴唇。

我看美艳妇的手都紧紧的抓住沙发,那沙发都被抓得凹进去了。

手机那头的儿子哦了一声,说了一句,我晚上不回家睡觉了,就挂了电话。

“你别这样啊,太直接了,我还没习惯被别的男人这样。”美艳妇嘴上这么说,我心里知道,她肯定爽死了。

我心想,这个美艳妇还真会装,在儿子面前装得这么淑女?

我正如此想着,手机又响了。

这次一看,是她老公打来的。

“这次你可千万别说话,是我老公,他要是知道我来这种地方找男人,非砍了我不可,记住了?”姐姐很严肃的吩咐我。

我看的出来,她很认真,看来,对于老公,她不敢马虎。

我猜她老公应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出来找鸭呢。

美艳妇很紧张的接了电话,强行控制自己的语气,尽量平和:“喂,老公啊?”

“你在哪呢?这么迟了还不回家?”一个粗鲁男人的声音。

“我在朋友家呢。”美艳妇继续撒谎道。

我一听是她老公,岂会放过这种调戏的机会?我就不信,你真是个大淑女?

我的嘴从胸里拔了出来,一把扯下了美艳妇的内裤。

美艳妇一下子就吓到了,一手拼命的去拉自己的内裤,一边和老公继续聊天。

我低头一看,美艳妇的毛发真是茂盛,黑压压的一片大森林啊。

尼玛,胸这么大,毛还这么茂盛,性感的不要不要的。

我忍不住了,一头就摘入了黑森林里,一嘴巴就含了过去。

“啊!”美艳妇一声惨叫,疯狂的用手去推我的头,我往上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咬着嘴唇,两颊红润,神色有趣极了,又想享受又害怕的样子,那种矛盾的表情太经典了。

“什么情况啊?你叫什么?”老公很疑心的问道。

美艳妇狠狠的拍了我的头,拼命去推我,那眼神仿佛再说,被你害死了。

我闻着一股骚骚的味道,得意洋洋,心道:我看你怎么圆这个场?

“刚才被踩了一脚,痛死我了。”美艳妇很认真的解释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她老公很关心的说道。

这时,我已经舔到美艳妇滚滚而出的隐水了,一股淡淡的咸味,带着一股骚味,好吃极了。

美艳妇已经抓狂了,那手疯狂的抓着我的头,指甲都要浸透我的头皮里,实在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显然她也是忍不住了,又没我的力气大,我有种在强奸她的感觉。

“你怎么在喘气?在干么呢?”老公又疑惑的问。

美艳妇的脑子转得很快,马上说道:“我在爬楼梯呢。”

“爬楼梯?你不是到了你朋友家了吗?”老公的逻辑能力也很强,马上抓住了可疑之处。

美艳妇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冷汗直冒,甚至身子有点再发抖,看她那样子,要被我玩死,哈哈。

“我包忘在她家了,重新爬楼梯去拿。”美艳妇继续撒谎道。

尼玛,我都佩服她了,这都能圆过去?

我还真不信了,我加大了吸的力气。

美艳妇敢情自己要死了,想叫,可老公还没挂电话呢。

哈哈,我感觉真他妈的刺激,这个傻老公,自己的老婆正在被我吃得喳喳响,水都湿了一地了,你还当她在搓麻将呢?

“老公,我先挂电话,马上就回家了。”美艳妇实在受不了,憋死了,想大声叫出来,憋得她要疯了。

“挂什么电话?几天没和你说话了。”那老公显然没有任何要挂的意思。

我看那美艳妇的样子,几乎是要崩溃了。

我一看时机成熟,要玩就玩大的,就准备站起来,好好的插她爽一把。

这时,美艳妇彻底受不了了,说了一句:老公我手机没电了,就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美艳妇就大叫惨叫了起来。

刚惨叫完,她整个人就软在了沙发上,那样子似乎是高潮了。

过了好一会儿,美艳妇才缓了过来,一副很生气的盯着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当时看这个美艳妇那么严肃的样子,就慌了,心想:我难道玩大了?她不喜欢这么直接的?完蛋了,要是她给差评,猛哥非剁了我不可。

我战战兢兢的回答道:“陈天北。”

“陈天北。”美艳妇重复了一句我的名字,欲言又止,样子还是如此的端庄,如果这里不是夜总会,我真以为她是贤妻良母呢。

美艳妇没有说其他话,理了一下衣服就走了。

我一阵惋惜,心想完蛋了,这个美艳妇要给差评,正想趁这个机会想溜时,猛哥很快就进来了。

第5章 霸王

猛哥进来就直接扔给我一把拖把,一个水桶,说道:“表现不错,我看你有当鸭的潜力。”

尼玛,老子想骂,听着这当鸭好像说得我要升官发财一样,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而已。但至少我松了口气,刚才的美艳妇肯定了我,我心想:我就说吗,样子那么高贵端庄,骨子里就是个骚货,还装得真像。

我拿过了拖把和水桶,叹了口气,心道:堂堂我重点大学本科毕业生,沦落到洗厕所的地步。不过想想也是,外面的世界也没有我可留恋的地方,呆这在群女人堆里,谁知道是不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但是我马上就错了,这里真是盘丝洞。

我刚把女厕拖了一遍,进来一个长腿小姐,见到我就寒酸我:“哎呀,这不是霸王哥吗?”

那长腿小姐补了一下妆,就转身打量我,笑道:“你现在可是我们夜总会的名人啊,第一个来我们金色年华嫖霸王娼的男人,你是真有种啊。”

我是哭笑不得。

“不过小茹姐就可怜了,以为捡了个大肥牛,结果是个霸王哥,白白被摸了胸不说,还一分钱都没拿到,笑死我了。”长腿小姐正说着,没想到,小茹碰巧进来了。

小茹看了长腿美女一眼。

那长腿美女尴尬的急忙去了包厢尿尿去了。

小茹看了我一眼,有种想把我给吃掉的感觉。

“小茹,我说,我不是来找小姐,我是来找爱情的,你信吗?”我他妈的太佩服自己的文采了,找鸡就找鸡吗,还爱情?

小茹冷哼了一声,笑道:“你们男人啊,不都是打着爱情的旗帜操着不要钱的逼吗?”

噗!我一口血要喷了,尼玛,这鸡说话都这么文艺腔吗?

小茹沫了口红,朝我走近了一步,看了眼包厢,轻声的警告道:“芳芳是猛哥的女朋友,你可千万不要碰她,猛哥会活活打死你的。”

我当场就惊讶了,这鸡也有男朋友?那接客也没见猛哥活活打死客人啊?

小茹坏坏的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这时,包厢里传来撒娇的声音:“霸王哥。”

“咋了?”我继续洗我的厕所。

“哎呀,我来例假了,你帮我从包里拿包卫生巾递给我。”芳芳在里面喊道。

尼玛,我又想骂人,我堂堂一个重大大学本科生是又当鸭,又洗厕所,还伺候你们这群大小姐啊。

我无奈的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把夜用的七度空间。

“超大量版?”我看了一眼款式,真是佩服啊,难不成这小姐下面被弄大了,流得血也比别人多?

我刚准备把卫生巾扔进去,包厢的门被推开了。

芳芳就坐在马桶上,半个屁股露着,腿还分开,中间的黑色森林显目可见。

这个地方真是到处都是无限春光啊,我现在反而有种爱死这里的感觉了。芳芳的毛发虽然茂盛,但比起刚才的美艳妇还差了一点。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递过卫生巾,没想到,芳芳竟然站了起来,一把把我拉入了包厢,扣住了门。

芳芳压了过来,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一副春心荡漾的看着我。

“芳芳妹妹,你是猛哥的女朋友,我可不敢碰。”我刚才就被猛哥打个半死,那一酒瓶砸我天灵盖上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猛哥是个狠角色,我不想惹。

嘴上我是这么说,但是我的老二却可耻的硬了。

“你都敢来这里嫖霸王娼,还怕我男朋友?”芳芳裤子都没扯上来,用她的小腹一直在摩擦我的老二。

我有点慌,之前我是想死才有胆嫖,现在我想活了。

“芳芳妹妹,真不行。”我甚至带着一点祈求。

现在在这个夜总会,我的地位是最低的。

芳芳却不管,一把扯下了我的裤子,然后转过身,用她的大屁股蹭着我的老二,去找那个水帘洞。

我有种被强奸的感觉。

人生大起大落,太尼玛刺激了,没想到我堂堂重点大学本科生,竟然被一只鸡给强奸了?

“啊!”芳芳妹妹阿了一声,孙悟空已经入了水帘洞。

水帘洞里那是春暖花开,水波荡漾啊。

嘛的,管他的猛哥,老子爽了再说,我刚去托着芳芳妹妹的大屁股,外面就传来了声音。

“亲爱的?你是不是在里面?”

尼玛,这是猛哥的声音。

我当时就吓得魂都没了。

小茹刚警告我说,猛哥的女人不能碰,才一转眼,我就把猛哥的女朋友给干了?

芳芳也吓坏了,脸一下子青了,猛哥是什么样的男人,她太了解了,要是知道我不是接客背着他和其他男人偷,他会活活剥了自己的皮。

“我知道你在里面,门口我碰到小茹了。”猛哥的声音就和我只隔着一沉木板,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芳芳见瞒不过去,紧张的应付道:“我在里面。”

“你先开门,我给你买了礼物。”猛哥在外面敲了敲门。

我和芳芳对视了一眼,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又玩大了,这次是真死定了。

“我来大的,你先出去等等。”芳芳只好打发道。

外面一声沉默,外面越是沉默,我越怕。

“尼玛,陈天北这小子逃了?”猛哥气愤的说道。

我猜他是看见外面的拖把和水桶而没看见我才推测我逃了。

“那你赶紧去追啊!”芳芳很自作聪明的加了一句。

这时,猛哥又敲了敲门,粗鲁的喊道:“亲爱的,你不会是在里面搞男人吧?”

噗!

我一听,真完了,猛哥要是知道我的老二现在正在他女友的体内撒野,他绝对会割下它来喂狗,我有种要和老弟永别的预感,既然要永别,我就不管了,拼命的干了起来。

芳芳回头气愤的瞪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再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有激情?

我以为猛哥要撞门进来时,又一个保安跑了进来,喊了一声有客人出事了。

“亲爱的,我马上回来。”猛哥说完,就跑了出去。

当时,我吓得腿都软了,以后再也不敢搞别的女人了。

这时,我发现芳芳在发抖,抽搐。

尼玛,要不要这么夸张,好歹你也是久经沙场的女战士,怎么就这么不中用?

“药,药,我心脏病。”芳芳憋出了几个字来。

不是吧,这种事也被我遇到?

我扯上了自己的裤子,又扯上了芳芳的裤子,找了一下包,没有药,急忙往外跑去找猛哥。

可是,把楼层找了一遍,都没找到人。

“不管了,先打120急救。”我心想着,又折了回去。

当我折回厕所时,已经围满了很多人。

“怎么办?怎么办?赶紧想办法啊。”我听见猛哥在怒吼着,显然,他也没有药。

“猛哥,现在只能等120。”有小弟建议道。

“现在是凌晨,等120一来,人早死了。”猛哥已经急疯了。

可狗日,我现在才想起来,尼玛,我是堂堂重点大学,医科专业,我是医科专业啊!

“那个猛哥。”我轻声喊了一句。

那猛哥回头看了我一眼,怒吼道:“扫你的厕所去。”

“猛哥。”

“你再嚷嚷,我把你的舌头割了。”

我也不管了,一把冲了过去,对芳芳做了急救。

猛哥刚想给我一巴掌,看我会急救,突然态度180度改变过来,温柔的问道:“天哥,你会急救啊?”

我想说,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我是医科专业的,只是,天杀的,毕业后,去干了IT,我差点忘记自己的专业了,你信吗?

作为医科专业的学生,救死扶伤和永不放弃,这两个词,深入我的骨髓里。

我拼命的给芳芳做胸压,人工呼吸。

大概按了十五分钟后,芳芳奇迹般的苏醒了过来。

那一刻,我看到猛哥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像信徒看神一样。

“天哥,你牛叉啊。”猛哥双手捧着我的手,一脸的崇拜。

“猛哥别这么叫,叫我小北就可以了。”我有点内疚,要是猛哥知道芳芳突发心脏病是因为我猛抽的那几下,恐怕他就笑不出来了。

“赶紧给天哥拿件大衣来。”猛哥朝下属喊道。

“猛哥,小北,小北就行了。”

一个下属急忙跑出去拿了一件崭新的保安大衣来,给我披上。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点飘起来,没想到,我陈天北,一下子就夜店逆袭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