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以我之爱续你一生严遇严子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2:00

《以我之爱续你一生》严遇严子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以我之爱续你一生》讲述了严遇严子枭跌宕起伏的故事,以我之爱续你一生严遇严子枭小说精选:严遇终于明白,严子枭带她来参加父亲的葬礼,不是对她还存有一丝感情、也不是可怜她,而是羞辱她。

以我之爱续你一生
推荐指数:★★★★★
>>《以我之爱续你一生》在线阅读>>

《以我之爱续你一生》精选章节

严遇下意识地去找严子枭。

严子枭能亲自带她来参加爸爸的葬礼,她就觉得她的师哥对她还是有一丝丝感情的。

所以,她觉得严子枭不会坐视不管。

她扫视一周,越过围着自己的记者,终于看到不远处倚靠在石柱边上的男人。

她眸子里迸出一分欣喜,正要开口唤他时,男人给了她一个冷笑,无声地说了四个字。

“咎、由、自、取!”

严遇终于明白,严子枭带她来参加父亲的葬礼,不是对她还存有一丝感情、也不是可怜她,而是羞辱她。

她抬起头,脸上混着的不是是泪水还是雨水,她喉咙滚动,目光却清澈。

她问记者:“你们有证据吗?”

“当然有!我们在严教授出事的地方找到了一份遗书,在遗书里严教授言明将他的遗产分为三份,一份赠于大女儿严佳梦,一份赠于妻子苏牧宛,一份赠于弟弟严子枭,整封遗书里只字未提你严遇。你肯定看到了遗书的内容,所以就起了歹心。”

原来,这就是证据。

严遇气笑了,她将贴在脸上的几缕发绕到脑后,眸光犀利地看着记者,“你们刚才说了,我父亲将遗产赠于了三个人,既然我想独吞,那我为什么不把他们三个人全杀了?难道我杀了我父亲,这份遗书就不会生效了?我就能继承遗产了?”

记者被她的气势一下逼得说不出话来。

严遇伸出自己的十根手指,上面伤痕累累,离得近的记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是我在战场上挖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留下的伤口。我去北平,为的是找到下落不明的父亲。我求的是父亲的生!你们用脑子好好想想,如果我想杀了我父亲,何必多此一举呢?”

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薄唇微抿,眸光死死地看着她那双手,他的心不受控制地抽了一下。

“因为,你这人最喜欢惺惺作态!如果把我、子枭和姆妈全都杀了,事情就闹得太大了!”严佳梦穿着一身黑色丝绒紧身裙,从远处走来。

“各位记者朋友,今日是家父严文清的葬礼,本不该讨论这些糟心事,但小遇自己找上门来,我实在没法沉默了。我在家中多次听到严遇请求爸爸出资让她去海外留学,可众所周知爸爸一心报国,思想保守,他怎么会答应?那段时间爸爸和严遇一直在冷战。我以为小遇只是耍小孩子脾气,可是我没想到她居然会动了杀心…”

严佳梦红了眼睛,低着脑袋,好半晌才抬起头继续说,“你们别为难严遇了,爸爸昏迷前对我说,无论如何,严遇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怪她。”

说完,严佳梦像是体力不支,靠在一边不住地哭泣,那弱柳扶风的样子,严遇觉得她不去当电影明星真是可惜了。

严遇从小就不是受气包的性子,为了严佳梦她已经忍了二十二年了。

每一次,她觉得父母对严佳梦比对自己还要好的时候,父亲都会抱着她,对她说:“小遇,佳梦的父母都是军人,在战场上丢了命,只留下佳梦一个人。我们是她的亲人,要给她很多很多的爱。你别伤心,佳梦比你敏感,虽然她是姐姐,但你比她懂事,你们都是爸爸的宝贝,别难受好吗?”

每一次,她都答应了父亲。

可今日、此刻,她难受到快要是死掉了,她不需要再忍了。

她上前给了严佳梦一巴掌,扼住她的衣领,那双温婉的眉眼此刻淬满了恨意,她一字一句认真地说:“严佳梦,这是你欠我的第一巴掌。”

啪——

她又给了她一巴掌。

“这是第二巴掌!在教会医院的太平间里发生的事情,你没忘吧?”

严遇攥着严佳梦的头发,拖着她的脑袋往石柱上撞,“严佳梦!我父亲一生无过,可若非要要说他犯过什么错,那就是他太善良,把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当场掌上明珠!我父亲死了,但是你记住,我还在…只要严遇活着,我就发誓,我会让你下十八层地狱的!”

前来吊唁的人都被这般狠厉疯狂的严遇吓住了。

还是记者灵敏度高,瞬间回过神来,对着这劲爆的画面一阵连续猛拍。

这场闹剧,直到苏牧宛赶来才算是结束。

苏牧宛头发白了一半,丈夫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从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人变成了一个老太太,她指着严遇说:“严遇,放开佳梦!”

她的母亲喊她严遇,却喊这个坏女人“佳梦”。

严遇强忍着泪水,她死死地扼住严佳梦的脖子。

这个女人害死了她的父亲啊!

“严遇,今天死者为大,我不拦着你参加文清的葬礼,但是你如果要伤害我的掌上明珠,我饶不了你!”

严遇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为了一个蛇蝎女人,要和她拼命?

“姆妈,你看清楚!我是小遇啊!在太平间,你逼着我签下断绝关系的声明,我不怪你,我知道失去了爸爸对你是巨大的打击,但是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们从小看着我长大,您觉得您的女儿会是这种人吗?你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外人,都不愿意相信我?”

苏牧宛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攥得紧紧的,指甲盖儿都割破了掌心的肌肤,濡湿一片。

铁证如山啊!

由不得她不信。

苏牧宛不欲与她多言,她将严文清的遗照抱到了严遇面前,看着严遇,质问她:“你敢当着你父亲的面说你没有做过吗?”

“我没有!”

轰隆隆——

惊雷响起,一道闪电在殡仪馆上方劈出白光。

不知人群中是谁喊了一声“老天显灵了,严遇撒谎天打雷劈了”,而后她的辩解就被淹没在了人群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