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宋依诺沈存希by卿筱_清酒入喉余生有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2:01

宋依诺、沈存希是《清酒入喉余生有你》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也许是自己遭遇过背叛,体会过这种被最亲最爱的人联手背叛的痛苦与绝望,所以她才想要保护沈存希。他是无辜的,不应该受到伤害...

清酒入喉余生有你

001 掉河里了

尖锐的铃声划破午夜的宁静,宋依诺满头大汗地惊醒过来,她茫然地看着床头柜上不停震动的,一边按着疼痛的太阳穴,一边伸手过去拿起接听。

“喂?”

“唐太太,你好,这里是交警一大队,你老公和你姐姐车震掉河里了,麻烦你送两套衣服过来……”交警后面说的话,宋依诺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脑海里不停回响着一句话,你老公和你姐姐车震掉河里了……

尼玛,这是有多激烈,才会震到河里去?

“喂,喂?唐太太?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宋依诺沉默地挂了电话,她用力攥紧,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闪闪发亮,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疼。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疼这么难过?

宋依诺赶到交警大队已经快凌晨两点,接待她的交警是个年轻姑娘,十分同情地看着她,“你怎么还真的送衣服过来,这种人渣就该让他淹死在河里!”

宋依诺苦笑一声,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是我自己选的。”

“……”年轻女交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的反应有点奇怪,一般知道老公出轨的女人,不都是大哭大闹搞得人仰马翻,她这也太平静了。

宋依诺办理好手续,就见丈夫唐佑南与姐姐宋子矜被交警带出来。宋依诺遥遥望着他们,过了许久,她攥紧包带,快步走出警局。

午夜的寒风冰凉刺骨,宋依诺站在车旁,手指紧握着门把,全身都因克制隐忍在发抖。刚才看到唐佑南与宋子矜那一瞬间,她突然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打死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她拉开车门,刚要坐进去,手腕就被人拽住。她浑身一僵,顺着那只漂亮纤细的手望过去,映入眼睑的是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她忍不住蹙紧眉头,强忍着恶心,道:“别碰我,脏!”

宋子矜没有放手,反而握得更紧,她看着宋依诺苍白的小脸,恶意的微笑,“依诺,你别生气呀,我帮你照顾佑南,免去了小三逼宫,守住了你唐太太的位置,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宋依诺气得不轻,怒道:“天下还有比你更无耻的女人吗?他是你妹夫,你是他的四婶,你怎么有脸爬上他的床?就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那你把姐夫置于何处?”

宋子矜不以为然道:“哎哟,瞧你这话说的,我这叫物尽其用,你满足不了你老公,身为你的姐姐,我自然应该效劳,替你好好照顾你老公。”

宋依诺气得肝颤,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终是忍不住,狠狠掴向宋子矜。

她的手在半空被人截住,宋子矜用力甩开她的手,宋依诺穿着高跟鞋,一时站立不稳,狼狈的摔倒在地,手肘磨破了一层皮,疼得她咬紧了牙关直吸气。

宋子矜在她面前蹲下来,伸手握住她尖细的下巴,恶毒道:“对了,既然你这么心疼你姐夫,不如我们换换老公吧,你们一个姓冷淡,一个姓无能,倒是绝配!”

“你无耻!”宋依诺挥开她的手,气红了脸,她还能更无耻一点吗?连换夫的提议都出来了,姐夫要是知道,该有多伤心?

宋子矜拍了拍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宋依诺,她笑得春风得意恬不知耻,“依诺,回去好好想想我的提议,我等你的答复。”

宋依诺气得浑身发抖,她看着远处缓缓从警局里走出来的唐佑南,眼泪不争气的涌了上来。她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她仰头望着他,质问:“唐佑南,为什么偏偏是她?”

唐佑南置若罔闻,连解释都不屑给她。他走到宋子矜身边,牵起她的手,将她塞进副驾驶座,他转身走回宋依诺身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车钥匙,拉开车门坐进去。

宋依诺反应极快,她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扣住车门,目光灼灼地逼视唐佑南,“你告诉我,这些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唐佑南看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依诺,你在害怕什么?你放心,没人能动摇你唐太太的地位。”

宋依诺心底抽痛不已,对他来说,她想要的只是唐太太这个名分么?她慢慢放开车门,下一秒,车门“砰”一声甩上,黑色轿车如离弦的箭急驶而去。

宋依诺站在原地,看着黑色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无力的蹲下来,伸出双手抱住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眼泪悄然滑落。夜风挽起她的长发,她整个人似乎都融进了夜色里,显得苍凉萧瑟。 嫂索妙*筆*閣 你曾是我唯一

远处,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停在路边。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姿颀长的男人。他双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姿态闲适地走到宋依诺面前,拿鞋尖踢了踢她的小腿,“你打算在这里蹲到天荒地老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似笑非笑,宋依诺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男人对光而站,让她能够看清男人清俊的容颜,意识到来人是谁,她顿时结巴起来,“四、四叔,姐、姐夫,你怎么在这里?”

宋依诺每次见到沈存希,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他是唐佑南的四叔,她嫁鸡随鸡,就应该叫他四叔,但是他又娶了宋子矜,名义上还是她的姐夫。所以每次见到他,她都特别纠结。

沈存希俊容雅致,他微微俯下身,狭长的凤眸里笑意更深,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略带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宋依诺瞬间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地往后退去。

她退得太急,再加上蹲得腿麻,整个人往地上扑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及时握住她因害怕而胡乱挥动的小手,然后一个用力,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宋依诺惊魂未定,吓得死死闭上眼睛,风声在耳边刮过,她想她一定会摔得很难看。然而下一秒,她被人拉了起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直直朝那两片柔软的薄唇撞去……

第2章 是不是特别寂寞

宋依诺吓得连呼吸都停顿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那两片薄唇越来越近,她大脑一阵当机,等她意识到该躲开时,她离他的唇只剩一厘米,她甚至能闻到他呼吸里烈酒的味道。

清冽,好闻,像是能蛊惑人的心智一般,宋依诺傻愣愣地瞪着他,完全忘记自己应该拼尽全力躲开。

就在两人的唇快粘在一起时,沈存希忽然站直身体,宋依诺的唇毫无预警地落在了他的喉结上。

“咕咚”一声,不知道是谁咽口水的声音,气氛有些尴尬暧昧。

宋依诺反应敏捷,迅速退开,远离他的气息范围之内,她红着脸道歉:“四叔、姐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的也没关系。”沈存希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凤眸深邃。

“呃?”宋依诺呆呆地望着他,大脑死机,完全反应不过来。

沈存希似乎被她可爱的反应取悦了,他唇角扬起一抹笑,双手悠闲地滑进裤袋里,转身朝路边的迈巴赫走去。走了两步,见宋依诺没跟上,他回过头来看着她,挑眉道:“不走?”

“走,要走的。”宋依诺连忙蹲下去捡掉在地上的包,捡了一半,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刚才是在调戏她?

不不不,姐夫这么正直善良的男人,才不会像唐佑南那头种马一样,到处留情,一定是她误会他了。

沈存希站在原地,瞧她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简直傻得可爱,难怪佑南……

宋依诺捡起包,拍了拍上面的污渍,快步走到他面前,笑得有几分心虚,“四叔姐夫,麻烦您送我一程了。”

“四叔姐夫?你喜欢这么叫我?”沈存希玩味的念着这四个字。

宋依诺面上一窘,连忙解释道:“您是佑南的四叔,又是我姐姐的丈夫,所以……”

沈存希秒懂,看来是他们的关系太复杂,才会让她在称呼上这么纠结,他说:“不用这么纠结,以后就叫我四哥。”

“这…不好吧?”宋依诺迟疑道,他们的关系怎么也叫不上四哥这个称呼。

沈存希看了她一眼,拉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宋依诺受宠若惊,连忙弯腰坐进去,沈存希亲自给她开车门,这得是多么了不起的殊荣啊。

桐城无人不知沈存希,他坐拥亿万身家,掌控着桐城的经济命脉,只手便能遮天。他容颜俊美,身材堪比国际名模,他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从未传出绯闻,他绝对是国民好老公的表率。

只是,传闻到底失了几分真,沈存希不是不近女色,而是“进不了”女色!

宋依诺想起宋子矜说的话,忍不住同情起他来,这人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怎么就不举了呢?

好好的花美男,实在可惜!

沈存希一边开车,一边接收她异样的打量,瞧她一脸同情外加一脸惋惜的模样,他很好奇,她的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这么晚了,你来交警大队做什么?佑南又闯祸了?”

提到唐佑南,宋依诺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她望着貌似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存希,突然觉得他们俩就是天下最绿的绿乌龟,她不答反问:“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刚应酬完经过这里。”沈存希直视前面的路况,深邃的凤眸里掠过一抹寒光。

“哦。”宋依诺耷拉着脑袋,他果然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也好,知道了只会更加愤怒与痛苦,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至少还可以维持幸福的表相。

沈存希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像个长辈一样谆谆善诱道:“佑南被我大哥宠坏了,他要是惹你不开心,你多担待一点,他的心眼不坏。”

宋依诺咬唇不说话,若是唐佑南心眼不坏,能跟宋子矜上床么?宋子矜不仅是他的妻姐,更是他的四婶。但是这话她不能说,她不能去刺伤一个无辜者的自尊心。

也许是自己遭遇过背叛,体会过这种被最亲最爱的人联手背叛的痛苦与绝望,所以她才想要保护沈存希。他是无辜的,不应该受到伤害。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玉景苑门前,宋依诺偏头望着灯火通明的高档住宅区,这里是她跟唐佑南的婚房。自从唐佑南将女人带回这里,她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

但是今晚,沈存希偏偏送她回了这里。

她迟疑了一下,推开车门下车。她站在路边,微微弯下腰来,对着坐在车里的沈存希温声叮咛:“四叔姐夫,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时注意安全。”

沈存希摇头失笑,这个别扭的孩子,“我看着你进去再走。”

宋依诺本来打算等他走了,自己再打车回她的小公寓。但是这样一来,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小区里走去。

沈存希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区内的林荫道上,他收回目光,鹰隼般的双眸里掠过一抹意味深长,他放下手刹,发动车子离去。

----------------------------

“啪嗒”一声,宋依诺收回钥匙,推开门走进去。

公寓里很黑,宋依诺在玄关处站了一会儿,才逐渐适应了屋子里的黑暗。她慢慢走进去,屋里的装修风格以及家具的摆设,都是她亲自设计的。

她还记得,新房装修好那天,唐佑南热情地抱着她,亲吻她的耳垂,“依诺,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爱巢,等我们结婚以后,要生一儿一女,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依诺,我爱你一生一世。”

宋依诺站在客厅入口,怔怔地看着紫罗兰色的沙发,她亲自挑选的沙发,却成了唐佑南与别的女人在上面翻滚的温床。想到这里,她恶心的一刻都待不下去。

她急忙转身,客厅里忽然灯光大盛。强烈的光线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她微眯着眼睛望过去,玄关处,来人不是唐佑南是谁?

唐佑南站在玄关处,沉默地望着她,似乎并不诧异她出现在这里。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衣与黑西裤,衬衣解开三颗纽扣,露出白皙又结实的胸膛,隐约可以看见上面布满暧昧的抓痕。

宋依诺抓紧皮包,那些明显的抓痕犹如利刃一般扎进她心里。即便这样有名无分的过了五年,她依然没有炼就一颗金刚不坏之心。

不管他如何伤害她,她始终抱有希望,以为他不提离婚,等他报复够了,等他厌倦外面那些莺莺燕燕,他终究还会回到她身边。

可这一次,不同了。

她等了他五年,从20岁等到25岁,他占据了她的整个青春,已经够了。

“唐佑南,我累了,我不想再跟你这样耗下去了,我们离婚吧。”这五年来,宋依诺每次想到“离婚”两个字,就痛彻心扉。唐佑南就像是另一个自己,放弃他,比坚守更难。

但是这一次,她想试一下,没有唐佑南,她还能不能活下去。

唐佑南黑眸里阴霾重重,他长腿一迈,转眼便来到宋依诺面前。他伸手擒住她的下巴,迫她迎视他的目光,漫不经心道:“离婚?宋依诺,你有资格提吗?”

宋依诺咬紧牙关,没有吭声。

唐佑南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并未到达眼底,他温厚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语气温存道:“依诺,我们结婚有五年了吧,这五年来你独守空闺,是不是特别寂寞?”

宋依诺别过头去,被他轻谩的语气逼出泪来。

唐佑南毫不怜香惜玉,强硬地将她的脸扳过来,看着她眼里的泪水,他并未心软,继续嘲讽道:“你想要就跟我说啊,装什么贞洁烈女,老公满足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乐意效劳。”

宋依诺再也忍不下去,她伸手“啪”一声拍开他的手,气愤道:“唐佑南,你不要侮辱我,也侮辱你自己。”

“呵呵!”唐佑南冷笑出声,“你也配说侮辱这两个字?”

“你!”宋依诺盯着眼前笑得残酷的男人,这张从初识便一点点刻进她心里的俊脸,在这一刻变得分外陌生。心口的疼痛让她感到窒息,视线越来越模糊。

从何时起,他们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依诺,好好当你的唐太太,我不提离婚,你连想都别想。就算是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唐佑南咬牙切齿的说完,摔门而去。

宋依诺僵站在原地,门外脚步声渐行渐远,她隐忍许久的眼泪,再无所顾忌,不停滚落下来。

------------------------------

翌日,宋依诺醒来时,已经快11点了,公司小妹给她打电话,提醒她不要忘记下午要跟客户见面。她挂了电话,头疼欲裂。

昨晚唐佑南离开后,她并没有离开。她翻出家里的清洁用品,将屋子彻底清洁了一遍。但是不管她将屋子打扫得有多干净,她依然觉得脏,很脏,正如她的爱情。

她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洗把冷水脸清醒清醒。她这个样子去见客户,实在很失礼。

她刚站起来,大门“啪嗒”一声打开。她抬头望去,就见唐佑南拉着宋子矜的手走了进来。

第3章 侍候姐姐生孩子

宋依诺僵站在原地,看到他们俩手牵手无所顾忌的走进来,她以为经过这些年的千锤百炼,她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但是此刻,她竟然还是会感到心痛。

为这个从来就不属于她的男人,撕心裂肺的痛。

宋子矜挑了挑眉,伸手亲密地挽着唐佑南的手臂,挑衅地盯着她,阴阳怪气道:“哟,依诺在家啊。”

“这里是我家,难道我在我自己家里还要跟你报备?”宋依诺嘲讽道,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这一刻,她终于确定,唐佑南不爱她,否则他怎么忍心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从踏进门那一刻开始,唐佑南就没有错过宋依诺脸上的表情变化,可她就像经过武装一般,他竟丝毫看不到她的绝望与痛苦。

他眯了眯眼睛,伸手亲昵地揽着宋子矜的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扶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他抬头望着宋依诺,轻启薄唇:“依诺,子矜怀孕了,请保姆我不放心,你把工作辞了,在家侍候她生孩子。”

“轰”一声,宋依诺刚武装好的世界,被唐佑南这席话轻易摧毁,她僵硬的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你说什么?”

“子矜怀了我的孩子,这件事,暂时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在孩子没生下来前,我希望你守口如瓶。还有四叔那边,我会跟他说,子矜想你了,想搬过来跟你住一段时间。到时候希望你配合一下,不要让我四叔起疑。昨晚你说你厌倦现在的生活,想要跟我离婚,等子矜生下孩子,我放你自由。”

唐佑南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鞭子一样,狠狠抽在宋依诺心上,顿时血肉模糊。

原来在他心里,她连保姆都不如。

她睁大眼睛,用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但是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轮廓,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抖得不成调,“你、们、太、无、耻、了!简直禽兽不如!”

宋依诺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唐佑南和宋子矜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世界上怎么会有他们这样自私卑鄙的人?她怎么会为了一个渣男,鬼迷心窍的坚持了整整五年?

听到宋依诺骂人,宋子矜不依了,她站起来瞪着她,讥诮道:“宋依诺,你怎么说话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空占着唐太太的位置,一不能满足佑南,二不能给佑南传宗接代,我帮你全做了,你还叽叽歪歪的,你是人吗你?”

宋依诺气得笑了,她早就领教过宋子矜异于常人的奇葩思维,这会儿却依然被她气得不轻。她抹去眼里的湿润,从此以后,她不会再为唐佑南和宋子矜这两个极品流一滴眼泪。

“宋子矜,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很喜欢唐太太这个位置么,你拿去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作也要有个限度,不要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宋子矜柳眉倒竖,双手叉腰道:“宋依诺,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宋依诺弯腰拿起包,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来砸在宋子矜和唐佑南脸上,她冷笑道:“如果你们没钱请保姆,这些钱就当我为我的眼瞎买单,接济你们。”

第4章 奇葩的母女

宋依诺摔门而去,宋子矜被气得跳脚,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羞辱过,她伸手拽着唐佑南,不依道:“佑南,你看她,她什么态度啊?这些钱还不是你给她的,她凭什么拿来砸我们呀?”

这一扯,她才发现唐佑南盯着玄关发呆,她心里一慌,倾身过去抱住他,欲吻他的唇。

唐佑南兴致缺缺,他偏头躲开她的红唇,伸手将她缠在他腰上的手拉下来,转身走到沙发旁坐下,面无表情道:“她嫁给我五年,没有花我一分钱。”

宋子矜错愕地望着唐佑南,这一刻,她忽然有点看不懂他,她走过去,在他腿边蹲下,伸手握住他的大手,将下巴搁在他的掌心,她柔声道:“佑南,我知道伤害了她,你心里不好受。如果你还爱她,舍不得放弃她,我愿意去打掉孩子,不让你为难。”

唐佑南低头看着她,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尖细的下巴,他说:“我没有舍不得,以后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我要你开开心心的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知道吗?”

听到他的保证,宋子矜心头的大石稳稳落回原地,她在他的掌心蹭了蹭,乖巧的点头,她说:“佑南,我好爱好爱你,如果没有你,我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唐佑南瞬间情动,他捧起她的脸,俯身重重吻住她的唇,客厅里的温度急速上升,很快就发展成少儿不宜的一幕。

宋依诺冲出小区,她的眼睛刺疼得厉害,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曾经,她幻想过无数次,他会回到她身边,轻轻执起她的手,跟她说一句他错了。

那么就算她已经被他伤得遍体鳞伤,她也会毫不迟疑的接纳他。

但是现在,事实证明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她还在这里做着青天白日梦,他已经怀拥小三准备让她登堂入室。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无心理会,对方却锲而不舍,一直打到她接为止。

在手机震动第N次后,宋依诺不能再无视下去,她拿起手机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充满火气的声音就狂轰乱炸过来。

“你耳朵聋了?我打这么多次电话都不接,既然如此,你用手机干什么,换成BB机得了。”

宋依诺将手机拿远了些,仍是无法阻止魔音灌耳。她等对方的火气消了些,才冷淡的开口,“妈,什么事?”

“什么事?你还问我什么事?我听说你姐姐怀孕了,怀的是唐佑南的孩子,你这个当妹妹的怎么搞的,连自己的老公都守不住,还让他搞大你姐姐的肚子。你马上给我回来,这件事若是让你爸和你姐夫知道,有你好果子吃!”宋夫人恶狠狠的警告道。

宋依诺下意识的攥紧手机,宋夫人明显偏帮宋子矜,倒打一耙的本事日益渐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永远站在宋子矜那边,永远认定宋子矜是弱者,她早就已经习惯,为什么心还是会痛?

第5章 被出轨的人是我

宋依诺重重的吸了口气,呼吸里满是疼痛,她颤声开口:“妈妈,我也是您的女儿,您打电话来质问我时,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现在被出轨的人是我啊!”

电话那端安静了几秒钟,接着传来宋夫人比方才更恶毒的声音,“被出轨?你还有脸说?你要是守得住佑南,他会出轨吗?我现在倒是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看你姐姐比你嫁得好比你幸福,你就想方设法要破坏她的婚姻。”

“妈!”宋依诺被宋夫人的阴谋论气得尖叫,隐忍许久的眼泪终是决了堤,她掐断电话,无力地蹲在人行道上,泣不成声。从小到大,不管宋子矜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妈妈永远能找到理由为她开脱。而她,就算品学兼优,妈妈也能鸡蛋里挑骨头,拿她的错处。

五年前,她与唐佑南结婚的前一夜,那本来是宋子矜的噩梦,最终却成了她的噩梦。那个被黑暗掩藏的男人,残忍的夺走了她的童贞,也是因为如此,嫁给唐佑南五年,他从来不碰她。

她为那一夜所付出的惨痛代价,只要想一想就会令她痛彻心扉。

她以为,救了宋子矜,妈妈就会对她另眼相待,甚至会像对宋子矜那样对她好。可是当她伤痕累累的逃出虎口回到家,却只换来她一句你咎由自取。

她早就知道妈妈不爱她,甚至憎恨她厌恶她,她却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她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为什么她要对她这么残忍?

直到后来,她终于明白为什么。

“沈总,路边蹲着的那位姑娘,好像是您的侄媳妇。”司机老王不经意看了一眼窗外,就看到宋依诺蹲在人行道上哭得惨不忍睹。

这姑娘他见过几次,整个人清清冷冷的,像极了沈总给他的感觉,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沈存希从报纸上抬起头来,随意地瞟了一眼窗外,果然看见宋依诺蹲在路边痛哭,他微微蹙紧眉头,这小家伙哭起来的样子,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狗,惹人心疼。

他倒是有心将这条小狗捡回去,但是……

“不用停,你继续开。”沈存希收回目光,重新落在报纸上。看了许久,视线都没有移动分毫。

老王连忙将脚从刹车上移回到油门上,黑色迈巴赫从宋依诺身边忽啸而过,他扫了一眼后视镜,宋依诺的身影越来越远,他迟疑道:“沈总,宋二小姐哭得我很不忍心呐。”

沈存希挑了挑眉,老王跟在他身边多年,什么时候同情心这么泛滥了?“你认为我一个叔叔辈的人,去关心侄媳妇合适?”

老王心想,您就装吧,谁不知道您就是一个视世俗为粪土的人?碎碎念道:“您说得有道理,可万一宋二小姐一时想不开,这里车来车往的,马路杀手也多……”

沈存希败给老王的碎碎念了,他看着后视镜里,宋依诺站起来,似乎随时准备冲进车阵中了结自己,他收起报纸,沉声道:“老王,把车倒回去。”

老王迅速靠边停车,刚想说爷,您别开玩笑了,就见沈存希已经夺门而出,转眼便掠至几十米开外。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