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炙热无恋的青春_印夏光贺严小说全文阅读by朱颜改

发布时间:2018-11-09 12:04

炙热无恋的青春印夏光贺严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炙热无恋的青春由作者朱颜改写的,该小说主角是印夏光贺严,讲述了那天我大早上就醒了,中午就到了贺严租住的房子。 我不管宋臣跟我说什么,我天真的觉得和我的计划应该没什么关系。 我敲门之后,过了很久很久几年才有人开门,结果打开门一看,竟然是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 我下意识的呵了一声,那个女人正在穿衣服对着里面...

炙热无恋的青春

001.破碎的夏天

清楚的记得那是个大雨磅礴的午夜,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我,精神高度紧张着。

我不断的听见有人淌着雨水,大声叫喊着:“找到她,别让她跑了!”

我捂着自己的嘴,脸上早就已经分不清雨水和泪水。

他们口中的“她”就是十四岁的我。

……

我叫印夏光,这个名字是我妈给我取的。

小的时候她告诉我,希望我以后像阳光一样光彩照人不可或缺。

可是,事实证明,这就是个十足的笑话。

我爸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唯一在乎的东西是那栋世代传下来的瓦房。

我经常听村里的人说,我妈是被外面的人拐卖进来的,然后卖给了我爸,这才有了我。

我妈长的特别漂亮,身材特别好,村里人都夸她好看,我爸却好像并不高兴的样子,每次有人说我妈长得好看,我爸脸色就会变得特别阴沉,回家就打我和我妈。

他骂我们“婊子”“贱货”,小时候我不知道这些词的意思,只知道疼和哭,后来大了点,隐约知道是不好的词,却也根本不敢还嘴反驳。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我爸说要带我和我妈进城,我从来没有进过城里,我特别高兴,特别激动,和我妈早早的就收拾了东西。

可是谁知道,原来我爸把我和我妈一起卖了。

我妈不知去向,而我被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陌生的地方。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头晕晕的,好半天才回过意识,然后我就发现我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全部不见了!

我吓的急忙抱住了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面前站了好几个男的和女的,正在打量着我。

我看他们的神情,似笑非笑,像看一个玩具一样看着我。

我本身胆子就小,缩成一团靠在墙角,眼睛里一定充满了恐惧。

他们在密谋着什么!

我脑袋里面嗡嗡的,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随后我就被一个男人单手提着胳膊扔进了一间黑乎乎的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房门关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挂在天花板上摇摇欲坠。

“你是新来的?”

我听见女孩子颤抖的声音,说的小心翼翼。

我害怕极了,急忙靠着墙,似乎这个时候,冰冷的墙面才能给我安全感。

“别怕,我和他们不一样,不会伤害你。”

我探头看了过去,发现里面有一个上下床,那个女生就坐在床上。

“这儿有我的衣服,你穿上吧。”

她拿给我的是一条碎花裙子,很漂亮。

“这儿是哪儿?”我问她,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手上,脚上全是伤口,看着特别可怜,像一个乞丐。

她跟我说:“你就当这儿是孤儿院吧。”

孤儿院?我被带到了孤儿院吗?

她跟我说,这里的院长让她工作才有饭吃,她的工作就是让男人开心。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让男人开心是什么工作,直到我发现她根本不能下地走路,床上还有很多血迹。

她表情麻木地说,要让男人趴在她身上,张开双腿。

我吃惊的看着她,我不想待在这儿,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院长要让男人趴到她身上,但我曾经无意间见过我爸趴在我妈身上,我妈的腿大大地张开着,嘴里一直在痛苦地叫,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心里担惊受怕地熬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有人把我们两个带到了洗澡的地方,换上了新衣服,然后被关在了一间很豪华的房间。

没多久,有人进来了,看起来像个六十岁的老大爷,那个女孩似乎很害怕,我看见她拿了一个花瓶在手上。

事情发生的太快,我被吓坏了,我只看见花瓶碎了一地,那个老大爷头上全是血倒在了地上。

在我尖叫的前一秒,她堵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拉着我往外面跑。

我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女孩子是好人,我跟着她,一直一直跑,直到有人跟了出来。

“别停下来,如果被抓到我们会死的!”

“他们会杀了我们!”

杀人?

那个时候我胆小如鼠,听到杀人两个字我腿就有些软了。

她跑的踉踉跄跄,前面出现了一个分叉口。

“你跑这边,我跑那边,记住了,千万别被抓到,宁愿当个乞丐!”

我最后一次看见她,她表情坚毅,头发将眼睛上的伤口遮住了大半。

我都来不及问她叫什么名字,就在这个时候,下雨了,很大的雨,我看见她消失在雨夜里,直到有人看见了我,我撒腿就跑。

他们会杀人,我还不想死。

……

我从晨光中醒来,闻到一股恶臭。

我才记起来,那个时候慌乱中我躲在了垃圾桶后面。

我是被叫声吓醒的,睁开眼睛一看,是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中年女人,正在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

“哪里来的乞丐,让开点儿。”

我瞪着一双大眼睛往旁边挪了挪,这个时候才看清这个地方,就是一个落魄的巷子,里面挂着很多招牌,写着盲人按摩和旅馆的字样。

我突然看见面前有个包子铺,蒸笼上面冒着热气。

我已经很久没吃饭了,肚子咕噜咕噜想,忍不住咽了口水。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高大的黑色身影站在我面前,我第一眼看见他锃亮的皮鞋。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崔律师,他戴着眼镜,指着对面包子铺问我:“饿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也从来没有听见有人能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话,我抬头看着他点点头,手足无措的扣着自己的手指。

我看见他慢慢的走过去,随后买了两个包子还有一瓶水过来,他递给我。

一开始我不敢接,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

“不怕,我不伤害你,吃了,叔叔带你离开这儿。”

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不是,我说的是包子。

我不记得自己饿了多久,但是看见他把包子放在我手上,我再也顾不上什么是胆小和矜持。

我看见他笑了,对我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跟着他离开的,但是他看着不会伤害我。

崔律师带我走到一辆小车旁边给我开了门,我怯生生的看着这辆比我还干净的车,站在原地。

002.让你干嘛就干嘛!

崔律师对我笑了笑说没关系。

我第一次坐小车,崔律师给我系了安全带,然后递给我一张湿巾。

“擦擦脸。”他说。

我知道自己脏的像个乞丐,身上还有难闻的味道,崔律师一定是好人才会带我走。

我擦干净了脸,他把我手上的湿巾扔到了窗外,他转过头看着我的时候,我发现他愣住了。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样子,不断的揉了揉眼睛,最后居然笑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他笑的很开心,还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我。

我咕哝着嘴说:“我叫印夏光。”

我不知道崔律师要带我去哪里。

车子从早上出发,一直到傍晚才停下来。

我看见眼前是一道大铁门,房子高高大大,藏在很多树木后面。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偷偷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好疼!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好像在一个城堡一样的地方。

是不是白雪公主就生活在这里?

崔律师拉着我的手指着一个很高很高的铁门对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家。”

我的家?

我跟着他走进去,我愣的不敢出声,甚至呼吸都有些屏着,我不可置信的踩着脚底下干净的路,然后我看到了自己脏兮兮的脚和已经破了洞的鞋子,很是自卑。

我的眼睛充满了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和忐忑,全都是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亮亮的灯和滑滑的地板,这里比村长家还要豪华。

崔律师上楼给我拿了一些衣服,然后打开了浴室的门,他让我进去洗干净。

我点点头,看着自己发黑的指甲缝,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衣服。

崔律师给我放好了水,然后关上了门,我这才从长久的紧张气氛中缓过来。

这是真的吗?

我摸着冰凉的瓷砖,感受着温热的水,我以前都是自己烧水洗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可以出热水的东西。

从浴室出来,崔律师就站在门外。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足无措,身上的衣服大了一号,我穿起来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崔律师拉着我走上楼,然后打开了一间屋子,他说:“这就是你的房间,喜欢吗?”

我的心里很激动,可是碍于胆小,我不敢叫出来,我只是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可是等我回头时,崔律师却关上了房门。

“以后你就叫我崔叔叔,我给你买了很多东西,床上是给你买的新衣服。”

他边说话边脱衣服,一双黑洞洞的眼睛贪婪的看着我。

一开始我不明白崔律师要干什么,是什么意思,直到他脱的只剩下了内裤,然后拿着新买的衣服试图脱下我身上大一号的衣服。

“别怕,叔叔帮你换衣服,叔叔想看看这衣服穿在你身上好不好看。”

我有些害怕的后退,因为我看见过我爸对我妈这样。

他脱下我妈身上的衣服,然后就开始打我妈,甚至我妈都声嘶力竭的叫喊出来了我爸也不停手。

那是我第一次对崔律师摇头,表达我的意见,可是崔律师脸色立马黑沉下来了。

“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否则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头摇的更加凶了。

因为我不想回去,不想回那个潮湿的房间,回到那个我拼命跑出来的地方。

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告诉过我,她说她看见过芳芳的遭遇。

芳芳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后来回来的时候,下身全部是血,路都不能走了,那个地方的男人还经常打她们。

我害怕崔律师真的把我送回去,我抱着自己的胸口,红着眼睛低了头,算是默认。

崔律师冷冷的笑了一下,那笑声让我觉得害怕极了。

他是天使还是恶魔?

崔律师粗糙的手指划过我的皮肤,那种战栗的感觉让我紧闭双唇,他脱下了我的衣服,突然用嘴吸住了我胸上粉红的点,然后将我紧紧抱在怀里。

他抱的很紧让我喘不过气,可是他的牙齿更加用力,胸口处传来疼痛,我忍不住了哼唧了两声,他却突然怒狠狠的抬头看我。

“哼什么?闭嘴!”

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说话时再也不是那温柔的大叔,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咬紧牙关,感觉到崔律师的手指探进了我双腿之间,在抚摸着什么,我很害怕,可是更不敢叫出来。

他将我抱在床上,褪去了我身上所有的衣服。

我感觉到小腹的地方有什么很硬的东西低着我,我小心挣扎,崔律师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我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咚咚——”两声,有人在踢门!

崔律师似乎很紧张,他猛的从我身上起身,然后迅速穿好了衣服,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快开门!”

这声音很少年气,外面的人依旧在不断的踢门,那声音让人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紧紧悬着。

崔律师往我身上丢了件衣服,恰好遮住了我裸露的身体,他着急忙慌的走过去开了门。

我颤抖着身子,不敢去看门外究竟站着谁,只听见一如既往低沉的声音。

“我要找东西。”

崔律师好像对门外的人尊重,或者说有些忌惮。

“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找?”

我听见沉闷的脚步声,那人应该是走了进来,我感觉到一双犀利的视线好像在看着我,我害怕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一直低着头。

“贺严,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不感兴趣。”

“我买了衣服给她,正准备看合不合适,你东西找到了吗?”崔律师似乎在解释,他走过来叫我的名字,我这才抬头。

我惊慌的想让我的视线寻找一个落脚点,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少年。

003.喂食的雏鸟

他看起来比我高很多,一头利落干净的头发看起来很潇洒,尤其是他的样子,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好看的男孩子。

害羞的我,不由得小小的红了脸色,不敢再去看这个少年。

少年拿了一件衣服踱着脚走了出去,我看见崔律师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跟我说,他叫贺严,比我大一点,可以叫他哥哥。

可是我没觉得他把我当做妹妹,他刚才瞥了我一眼,我感觉那是嫌弃。

崔律师出去后,我穿了他买的衣服,很合身,而且我从来没有穿过布料这么好的衣服。

我待在房间里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房间里的所有,是我曾经做梦都梦不到的东西,还有那个哥哥。

到了晚上,我以为是睡觉的时间,谁知道崔律师打开了房门,我惊的从床上醒来,看见崔律师衣冠楚楚的走过来丢给我一套衣服。

他命令我:“穿上。”

我看着他扔过来的衣服,好像是粉红色的裙子,外面有舒服的绒毛,上面还有珍珠点缀。

可是这么晚了,他为什么让我换衣服?

于是我站着没动,可是崔律师似乎很没有耐心,他气狠狠的朝我走过来,作势要扒我的衣服。

我吓坏了,不断的后退,可是崔律师使劲儿的抓着我的胳膊,他力气那么大,我怎么可能逃的了。

之后我听见“撕拉”的一声,我身上的衣服被崔律师扯坏了,我胆子小,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可怜兮兮的看着崔律师。

可是崔律师并不会同情我,他将床上的衣服扔给我指着我说:“赶紧换,不然我把你送回去!”

那个可怕的地方!

我不想回去,我颤抖着拿起衣服,在崔律师眼皮子底下换了衣服。

他注视的眼睛一看到我穿上粉红色的裙子,就像是放光一样定定的看着我。

那种眼神我不喜欢,甚至让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扎着我。

崔律师拨去了我脸上的碎发,他突然温柔起来。

“你长的真漂亮,不像是个流浪儿,你皮肤很白,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吗?”

我摇着头,崔律师已经不是我想象的温柔叔叔了,他很可怕,我觉得他很可怕。

崔律师摸着我身上的衣服和我的手,他说:“这衣服真适合你,你穿着真好看。”

可是他摸着摸着开始摸我的脸,摸我的嘴,最后竟然凑过来,我突然闻到他嘴巴里有种难闻的味道,我不得已转过了头。

可是这好像惹怒了他。

“动什么动!臭丫头!”

我被他的声音吓到了,愣住了,崔律师突然抓住我的手就扑倒在地上,我想挣扎,可是崔律师好用力。

他一边摸我的身体,一边用一根热热的棍子蹭着我。

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可是崔律师发了疯一样,他把手穿过我的衣服,不断的揉搓着。

我看着他的表情,闭着眼睛,张着嘴,那让我觉得他在进行什么仪式。

我以为崔律师会一直这样下去,我忍着,突然崔律师的电话响了。

我松了一口气,听到崔律师叫骂了一声从我身上起来,他看了我一眼就走了出去。

我听见他说:“十四岁的,包您满意。”

我来不及多想,急忙走到门边,崔律师下楼了,就在我探头出去看的时候,发现对面有个房间,里面响着很重的音乐声。

门开着,里面却没开灯,我想起那个少年,那是他的房间吗?

我很好奇,可是里面看着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出门走了过去,站在那道门前,音乐声震耳欲聋,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或许是好奇心驱使,我伸出手指推开了门。

房间里面有个东西闪着亮光,像是电视,像是什么,我走了过去,发现电视上好多小人正在动,像是动画片。

然后我就看见了桌子上摆放着好多书。

一定是他的。

我喜欢读书,我也喜欢学校,我看到书就充满了好奇心,于是就在我准备拿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一声历喝。

我吓到了,

手上拿的书猛的掉在了地上,回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那个少年。

他开了灯,气势汹汹黑着脸走过来,我害怕急了,急忙道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你什么你,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碰我的东西。”

他走过来,我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可是他却捡起了地上的书,尖着手指把书捡起来最终却扔掉了垃圾桶里。

我愣住了。

他说:“跟你一样是脏东西,我不要了,滚出去。”

我的身子跟着颤了一下,他果然讨厌我。

我不敢再站在他房间,小碎步般走了出去,然后我听见他“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有些委屈,可是我又很感激些什么。

我回到房间,关上门缩到了床上,想到了少年脸上对我的厌恶。

崔律师说我可以叫他哥哥,贺严哥哥。

我还从来没有过哥哥,可是这个哥哥好像不太喜欢我。

就这样,我睡了过去,崔律师这几天好像不在家,家里就只有我和贺严哥哥。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看见贺严哥哥正坐在餐厅里吃饭,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贺严哥哥却横了我一眼。

“看什么看!”

我急忙低了头不敢再看,我搓着手指,肚子饿的呱呱叫。

“自己想吃自己去拿!”

我知道贺严哥哥一定很讨厌我,但是我已经很感激了,要不然,说不定我还坐在垃圾桶旁边饿着肚子。

吃完后贺严哥哥就回了房间,我看到他放在厨房里的碗筷,一起洗了,然后我看到了他掉在沙发上的手机。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手机,可是贺严哥哥不让我碰他的东西。

于是我上了楼,敲他的房门,贺严哥哥十分不耐烦的打开。

“贺严哥哥,你的手机掉在沙发上了。”

贺严哥哥往楼下看了一眼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他说:“你叫印夏光?”

我点头,眼睛里闪着亮光,贺严哥哥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004.哥哥的厌恶

谁知道他说:“好,印夏光,你记住了,没事不要打扰我,滚蛋!”

贺严哥哥猛的关上房门,我站在门前不知所措。

我回房间坐了一下,下午的时候想起卫生间里好像有很多没有洗的衣服,我想做点事情,或许贺严哥哥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

想到这里,我还有点小开心,于是一路小跑着进了洗手间。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经常洗衣服,贺严哥哥的衣服放了一堆,还有崔律师的衣服。

突然间,我看到我的脏衣服全部在垃圾桶里,是贺严哥哥扔的吧。

可是我没多想,拿起贺严哥哥的衣服就准备洗,突然一个东西从衣服的荷包里掉了出来。

我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很漂亮的信纸,可我正准备看里面的内容的时候,洗手间的门突然开了。

我看到贺严哥哥阴沉着表情在门外看着我:“你在干什么?”

我手足无措,吞吞吐吐的说:“我看见有很多脏衣服,我就,我……”

“我有没有说过别碰我的东西。”他似乎生气了。

我急忙将手上的东西脱手,信纸也一同掉在了地上。

“滚出去。”他看着我说。

不知怎么的,我的眼睛立马就红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崔律是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他走过来质问。

我低着头没说话,手上还有谁,卫生间里扑了一地的衣服。

他看了贺严哥哥一眼,随后走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回答,只看见贺严哥哥一言不发的上了楼。

“回你房间去。”崔律师命令我。

接下来两天,我很少见贺严哥哥,是我故意躲着他,贺严哥哥估计也不想看见我,一直待在房间里。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直到那天,贺严哥哥拿着篮球从外面回来,身后跟着一个同样高的男生,他们站在门口似乎在争辩着什么。

然后我就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走了进来。

当时,我正好在客厅,贺严哥哥看也不看我准备直接上楼,谁知道那个男生停下来指着我说:“贺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真漂亮,你这就不厚道了,怎么还藏着掖着,怪不得不让我进来。”

贺严哥哥走过来低声对我说:“回你房间去。”

我点点头,正准备离开,那个男生急忙拦了过来。

“贺严,有你这么不够意思的哥们儿吗?妹妹这么漂亮,怎么着也介绍一下啊,你好,我叫李嘉。”

李嘉将手伸过来,好像是要跟我握手,我看向贺严哥哥,他脸色似乎很不好。

“哟,怎么回事?你妹怎么跟你一个脾气?你叫什么?”

李嘉凑过来看着我,我吓的后退一步。

贺严哥哥说:“人家问,你就答!”

得到同意,我转头看向李嘉生涩的伸出手去:“你……你好,我叫印夏光。”

李嘉似乎很诧异。

“贺严,你妹怎么跟你不是一个姓?噢~我知道了,你们同父异母对不对!”

我和贺严哥哥都没回答,李嘉看我一脸怯生生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随后跟着贺严哥哥上了楼。

之后没多久,突然有人敲门。

我看过去,发现是贺严哥哥的朋友,李嘉。

“夏光妹妹,我可以进来吗?”

我想着是贺严哥哥的朋友,所以我就点了头,可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门关上。

“你跟李嘉哥哥说,你和贺严什么关系?”

我小声说:“他是我哥哥。”

“真的?”

我点头。

“那李嘉哥哥亲一下你行吗?你别告诉贺严。”

我看向紧闭的房门,拒绝的摇了头。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李嘉哥哥是喜欢你,你看你长的多好看啊,来,就亲一下。”

我往后退,谁知道李嘉突然拉住我的手,眼看着就要凑上来了,突然“砰”一声,不知道谁踹开了房门。

李嘉似乎很惊恐,猛的回过头,发现是贺严站在门外。

“贺……贺严?你怎么过来了。”

贺严哥哥瞟了我一眼,似乎在质问李嘉:“你不是上厕所吗,厕所可不在这儿。”

李嘉急忙走过去解释说:“我看见你妹妹房门开着,让我进来帮忙拉拉链。”

什么?事情不是这样的,李嘉乱说。

我着急的看着贺严哥哥,谁知道贺严哥哥突然动手向李嘉挥了一拳打在了李嘉的脸上。

李嘉被打在地上,我看见她嘴角有血。

“李嘉,你给老子滚出去。”

李嘉呸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走了出去,可是我看着贺严哥哥看我的眼神,那是嫌弃,鄙视,和厌恶。

“你就这么喜欢吗?”

“什么?”我不解的看着贺严哥哥,他眼睛里的恶心已经呼之欲出了。

从那之后,他没跟我说过话,见面也是当我如空气一样。

我觉得,贺严哥哥一定再也不会理我了。

崔律师在吃晚饭之前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在贺严哥哥的眼皮子底下给了我。

吃饭的时候气氛怪怪的,因为崔律师一直在看我,一直在给我的碗里夹菜,期间贺严哥哥弄出很大的声响,也许还是因为不想看见我。

可是就在晚上的时候,我感觉有人转动门把,我惊醒,看向门口,有人开了灯,是崔律师!

“给你的衣服换上,叔叔带你出去玩,吃好吃的。”

那件衣服我看过了,同样是一件粉色的裙子,只不过很短。

我发现崔律师很喜欢给我买衣服。

我怕崔律师再生气,再惩罚我,我听话的换上了衣服。

他看着我,一脸惊叹。

他说:“你可真是个尤物,我相信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他?

我不知道崔律师口中的这个他是谁,可是我看到了崔律师眼睛里的不舍。

之后我跟着崔律师上了车,整个过程我好像要走入刑场一样,手都在发抖。

车子停在一栋高楼大厦前面,我朝上看去,数不清到底有几层楼,但是我看到楼上的标识,这是一个酒店。

005.冷漠

崔律师拉着我的手并且轻轻揉搓着。

他不断的在跟我说:“要听话,知道吗?”

我知道,如果不听话,他一定会送我回去。

最后,他停在一道门前,转过身来看着我,打量一番过后,他取下了我头发上的皮筋,不断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鼓起勇气看着崔律师怯生生的问:“这是哪儿?”

崔律师明显愣了一下,他摸着我的脸说:“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只要你听话,我就会有很厉害的机会,一旦有钱了,我就给你买衣服穿。”

我听不太懂,可是崔律师将我孤儿院带走,那个可怕恐怖的地方,那么我就相信崔律师。

开门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浴袍,手里还拿着一杯酒。

我听见他说:“我他妈等半天了,干什么吃的你!”

崔律师似乎很怕这个男人,他点头哈腰的道歉,还将我拉扯出来,他说:“不好意思,李老板,路上出了点儿事情,喏,等待是值得的,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你懂的。”

李老板略微低下头看向我,突然大笑了两声。

他拍了拍崔律师的肩膀,语气十分满意的说:“真有你的,你说的没错,是个美人坯子,放心吧,你的要求我都记着!”

李老板再三打量了我几遍,最后他小声说:“是雏儿么?”

崔律师点头如捣蒜,然后将我推了过去。

“夏光,听李老板的话,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等下我来接你。”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雏儿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李老板要对我干什么。

可是李老板将我拉进房里后,就关上了房门,我猛的转过身想叫崔律师,可是李老板狠狠的拉扯住我的后领子。

我意识到事情不对了,意识到我可能有危险。

李老板力气很大,他只是稍微用力就将我扛了起来,最后狠狠的扔在了床上。

李老板很胖,笑的时候脸上的肉都堆在一起,眼睛小小的,说话的时候,嘴巴里全是难闻的味道。

我撇过头缩到墙角,见我不听话,李老板很生气。

“他娘的,跑什么?你给老子过来,让我检查一下是不是雏儿!”

我摇着头,忽的一下就哭了,可是我不敢哭出声音,我怕这个李老板打我,像我爸一样。

“你给我过来!”他指着我,气的脸发红。

我摇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眼泪打湿了我身上的粉红色裙子。

“臭丫头片子,给我过来!”

李老板面孔狰狞,我突然想到了以前村子里咬人的狗,它们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正当我失神的时候,李老板猛的一下扯到了我的手,他“嘿嘿”两声,然后用腿压住了我。

我才发现,他的力气是崔律师的好几倍,我根本动不了。

我惊恐的看着他,不由得抽噎出了声音,谁知道李老板一巴掌过来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

那种痛的感觉,快要麻木了,就好像我的脸已经不是我的了,火辣辣的烧红的感觉。

“哭什么?”

我紧紧咬住牙关,护着自己的胸口,我感觉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怎样的挣扎都是于事无补。

李老板对着我脱去了他身上的浴袍,露出了一个肥囔囔的肚子,肚子下面有一团黑黑的东西。

我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可是此刻除了害怕我只感觉到一种呼之欲出的恶心感。

李老板试图脱去我的衣服,他肥腻腻的触摸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怎么的,我反抗性的叫了出来。

“不要!”

可是李老板抓住我的手,倾下身来,在我脖子上乱蹭。

李老板的头发和胡茬让我感觉很难受,我想挣脱来逃跑,可是李老板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

“小丫头,你要是不从了我,你知道崔律师会怎么对你吗?”

我哭着摇头,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办,我在想,如果我求救的话,会有人来救我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李老板和崔律师,他们都这样,突然,我感觉到下身有个很硬的东西抵着我。

我往下看去,发现李老板用手抓着什么,试图送进我裙子里去,我疯狂的挣扎,疯狂的踢腿。

慌乱间,我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李老板捂着自己的下身嗷嗷叫了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往角落里躲,可是刚刚这下似乎激怒了李老板。

他发起怒来,像一头狮吼的狮子,而我就是他的猎物。

事情发生的太快,我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时候,好像激活了李老板某种特性。

他笑着看着我,发出满意的笑容,他摸了下嘴巴过后,揪着我的头发。

“放心吧,不会很疼吧,听话啊!”

我已经泪流满面,不停的求饶。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不要……”

然而,这对于李老板来说,更像是调味剂,他摸着我的脸,我觉得下身有什么东西在磨蹭着,而我紧闭着双腿。

就当我觉得自己没救了的时候,突然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警告的声音:“开门,警察。”

是警察!

李老板的反应比我更大,他像个跳鼠一般,从我的身上起开,然后他捡起了我的衣服扔给我说:“快,快穿上!”

我有点懵,只看见李老板迅速的套上了裤子和衣服,他骂了我一句,也也跟着穿上了衣服,可是衣服已经被撕烂了。

李老板警告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许说话,听见没!”

我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看着他打开了门,半响过后,我听见李老板吼叫的嗓门儿。

“哪儿来的小屁孩儿,你谁啊你!敢开老子的玩笑!”

不是警察吗?怎么会是小屁孩儿,我小心翼翼的探着头看过去,发现那个所谓的小屁孩儿是贺严,是哥哥!

哥哥看见我了,他比李老板高上一个头,但是更加瘦弱,我好害怕李老板是不是也会对他做什么。

可是贺严哥哥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他低着头,双手插兜,表情十分冷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