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沈小初厉斯年小说_沈小初厉斯年小说在线阅读by七月喵

发布时间:2018-11-09 12:04

沈小初厉斯年小说沈小初 厉斯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角是沈小初厉斯年的小说是《爱你唯情可解》,主要讲述了沈小初厉斯年之间的爱情故事,沈小初等了他三年,却换来残忍对待。 夭折的孩子,惨死的弟弟。 她的爱,满目疮痍。 如果此生爱你是毒,怎惧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

沈小初厉斯年小说

第1章 心肠歹毒

“给我生个孩子,三千万。”

厉斯年削薄的唇冷冷一勾,面无表情的将桌上的文件推到沈小初的面前。

文件上代孕协议四个大字,清清楚楚。

沈小初略一皱眉,语气冷漠:“你什么意思?”

厉斯年是她的前男友,三年前他彻底消失后,沈小初以为从此跟他再也没有瓜葛,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我儿子病了,需要脐带血。”厉斯年点了一根烟,斜靠在椅子上,看着沈小初。

他笃定了沈小初会同意。

谁知,沈小初猛地站起身,红着眼厉声道:“你儿子生病活该,我凭什么救他!当初……”谁又救过我的孩子?

最后一句,沈小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三年前,他在她怀孕的时候不声不响的出国,跟别的女人订婚。

三年后,他把她从黎城绑过来,竟然是为了让去救他跟别的女人的孩子!

真他妈讽刺!

她当初瞎了眼,才会爱上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厉斯年的脸色一变,强忍着没有发怒,冷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个在疗养院的弟弟……”

“厉斯年!”沈小初双手握紧成拳头,声音喑哑的喊出他的名字,打断了他的话。

沈小初万万没有想到,厉斯年竟然想拿弟弟威胁她!

当年在厉斯年离开之后,她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亡,只有弟弟跟她相依为命。

弟弟一直是沈小初这些年唯一的底线。

沈小初气的浑身颤抖,“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弟弟丝毫,我就是死也拉着你一起!”

“想死?好啊,三年前我就想让你下地狱了!”厉斯年眸光冷冽,拽着沈小初的胳膊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左手狠狠掐着她的脖子。

“沈小初,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

一个为了别的男人,连自己亲生骨肉都可以抛弃的女人,他真想知道,她到底还有没有心!

沈小初被掐的喘不过气来。

“既然你那么在乎你弟弟,就乖乖给我生个孩子。”厉斯年慢慢凑近,眼神里的恨意像是一团火把沈小初包围,“否则,你和你弟弟的命,都不够给我儿子陪葬!”

沈小初心里满是冷然:“厉斯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厉斯年直起身,冷漠道:“凭什么?呵,像你这样心肠歹毒的女人,有资格问吗?”

他的话如同淬了剧毒的利剑,当头劈下,刺入沈小初的血肉之躯。

沈小初深吸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

不救他跟别人的孩子,就成了心肠歹毒?

沈小初从沙发上起身,冷笑道:“论起心肠歹毒,厉先生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几年不见,你倒是学会嘴硬了。”

厉斯年忽然大力抓着沈小初的胳膊往墙壁上一靠,整个身子紧紧贴着她,两只手撑在墙上,让她动弹不得。

沈小初一惊,哑声道:“厉斯年,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厉斯年嘶哑着声音吼道,俯身堵住她正要说话的嘴。

第2章 狠心的女人

此刻久别重逢的接吻,更像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厮杀。

他进,她退。

他再进,她再退。

厉斯年一把抱住她的后脑勺,不允许她在退缩半分。

沈小初用力一咬,厉斯年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直接甩开她,骂道:“贱人!”

砰!

一声重响。

沈小初本就瘦弱的身躯直接摔在了地上,摔得不轻。

厉斯年正要弯腰拉她起来,脑子里想到什么,立马直起了身子。

像她这样自私恶毒的女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救,疼也是活该!

沈小初拧着眉,疼的半天抽不上气。

但她死死忍住,一句也没有喊疼。

厉斯年站在那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耐烦的说道:“沈小初,别装了!”

沈小初没有理他,想等疼痛劲缓过去了再起身。

可是厉斯年没有让她如愿,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就拽了起来,加剧的疼痛感从四肢百骸传来。

够了,她受够了!

沈小初一把甩开厉斯年,大声吼道:“够了!厉斯年!不要在折磨我了……”

三年前,厉斯年去国外跟别人订婚后,她独自一人生孩子大出血,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结果,拼命生下来的孩子,还被医生告知因为早产已经死了!

她怀胎十月的孩子,那样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当时有多绝望,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个时候,他又在哪里?

没多久,父母也出车祸双双去世。

所有的不幸,都那么巧的砸在了沈小初的身上。

她拖着还没养好的身体,拿着父母去世理赔的钱带着弟弟离开港城去了黎城。

她没日没夜的拼命工作赚钱,为了送弟弟去最好的疗养院治疗,也为了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去想她花尽毕生勇气去爱过的男人。

终于,她的生活稳定下来了。

厉斯年却突然出现,为的是让她生个孩子去救他跟别的女人的孩子。

她怎么可能做到?

她拼了命生下来的孩子就那么冷冰冰的死了,谁又在乎过?

“沈小初,你真的狠了心不救吗?”厉斯年眸光一沉冷声道。

沈小初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红着眼睛坚定的看着厉斯年说:“对,我死也不救!”

说完,沈小初拿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的跑了。

沈小初跌跌撞撞的从别墅里出来,一辆黑色欧陆CT停在了她面前。

厉斯年站在二楼,看着楼下不远处一个男人护着沈小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双手慢慢握紧,青筋暴起。

很好,沈小初!

当初,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才这么狠心的是吗?

第3章 只能妥协

三天后。

沈小初正在上班,接到疗养院的电话,说她弟弟被人打伤了。

她立马找领导请了假,赶了过去。

偌大的长廊,一个瘦弱的身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沈小初加快了脚步跑过去,她看着眼前这个被纱布包裹脑袋的男人,眼角脸上还有被紫色药水处理的伤口,一种鼻酸的感觉冲上了脑袋。

“沈小姐,你来了。”照顾弟弟的护工阿姨面带愧疚。

“怎么回事?我弟弟为什么会被人打了?”沈小初抓着护工阿姨的胳膊,焦急的问道。

“今天我去给他接热水的时候,他跑出去了。被我找到的时候,已经受伤了。沈小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这些年,护工阿姨也帮了她不少,工资一直都是护工里面要的最少的,带着弟弟做治疗从没出过差错。

沈小初知道,这一切不怪她。

一定是厉斯年干的!

他用弟弟来威胁自己的话,字字在耳。

好,真好。

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如今拿捏着她唯一的软肋来威胁她!

沈小初心里有太多的情绪在翻滚。

最终,现实总是无奈。

除了妥协,她别无他法。

沈小初转身坐在沈以风的旁边。

“以风……”沈小初伸出手,想摸一摸他,沈以风目光落在别的地方躲开。

沈小初收回手,看着弟弟,强忍鼻酸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忘了,我们以风不喜欢别人碰他,姐姐不碰你了。”

“你脑袋还疼不疼?”沈小初问道。

沈以风看了沈小初一眼,又看向了别的地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以风,姐姐要离开黎城一段时间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沈小初自顾自的念叨着。

沈小初走之前又嘱咐护工阿姨好好照顾沈以风,这才放心的出了疗养院门口。

她拿出手机,输入那串她早就熟记于心的号码。

电话接通,沈小初下定决心道:“厉斯年,那个协议我签。”

当天,沈小初就回了港城。

厉斯年让助理跟她签了合同,把她安排在一处高档公寓里,这里是出了名的有钱人包养情人的地方。

沈小初清清楚楚的知道,厉斯年用这种方式羞辱她,是想时刻让她记住自己的身份,她只是一个代孕的情人!

晚上八点,厉斯年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天上云烟”。

那里是富家子弟著名的销金窝,沈小初不想去,却不得不去。

她赶到厉斯年说的包厢,一推门,就一股浓厚的烟味蹿进呼吸里。

厉斯年一手抱着一个女人,正玩着。

沈小初皱了皱眉,有男的凑过来问她:“找谁?”

“不用你管。”沈小初冷声道,径直的朝着厉斯年走过去,站在那儿不大不小的声音问道:“叫我过来干什么?”

厉斯年抬眸看着她,一把推开左手边的女人,然后拉着她坐下往自己怀里一躺,凑到她耳边。

“叫你过来,当然是玩你了。”他刻意把最后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第4章 杀人了

厉斯年推开另外一边的女人,两指钳着沈小初的下巴吻了过来。

一股浓重的酒味从他的鼻息窜入她的呼吸里。

沈小初用力推了推,挣脱开,小声道:“厉斯年,你醉了。”

“醉了不是正好,没醉我怎么碰你这种恶心的女人。”厉斯年的手摸着她的腿,伸了进来,扒着她最后的底限。

这不是第一次他对她恶语相加,可沈小初的心脏还是狠狠抽痛了一下。

三年了,他给她毁灭性的折磨。

她想过,重逢以后这个曾经把她宠在手心里的男人会跟她解释,却万万没有料想到是如此绝情冷漠的对待。

沈小初告诉自己,心已经死过一次了,就不要在复燃了。

沈小初按住他的手,警告道:“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厉斯年嗤笑了一声,一脸玩味的看着沈小初,“这就过分了,那你沈小初做的又算什么?恶毒吗?”

“厉斯年,我已经答应协议了,你还要我怎么做?!”沈小初简直快要崩溃了。

厉斯年抱着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大掌一用力就把内裤扒到了她的大腿间,戏谑道:“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履行协议吧。”

这个包厢里人不少,厉斯年正好处在一个比较暗的地方。

虽然都在各玩各的,没有人注意过来,但是沈小初还是觉得一股强烈的羞耻感从胸腔里溢出来。

她站起来,拽着裙子把内裤提好,对上厉斯年恨意入骨的眼眸:“厉斯年,你够了!”

沈小初两只手拽的紧紧的。

她在忍,她一直在忍。

为了弟弟,也为了尽早从这场折磨里逃脱。

可是,她沈小初也是个人啊!也需要尊严!

厉斯年拽着她往沙发上一扔,身体扑了过来,面目狰狞,咬牙道:“沈小初,这怎么够呢?一切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他的吻犹如野兽的利齿,一寸一寸撕咬着她的脖子。

他的手像是刀刃,沿着她美妙的曲线游走,一点一点毁掉沈小初的骄傲和自尊。

“厉斯年,你放开我!”沈小初浑身颤抖,她害怕厉斯年真的会当场要了她。

“闭嘴!”厉斯年吼道,动作没有停下。

沈小初的胸前半漏,长裙已经到了大腿间,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他跨间的灼热。

男人和女人原始力量的差距,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推动厉斯年。

“厉斯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沈小初咬牙问道。

“做错了什么,呵,沈小初,你还有脸问!三年前我就看清你了!贱人!”厉斯年双眸猩红,仿佛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沈小初紧紧蹙眉,什么意思?三年前,难道不是他对不起她吗?

包厢有人看了过来,兴奋的吹了吹口哨。

厉斯年像是瞬间被激发了野性,大手一伸,毫不犹豫的扯掉了她的内裤,双腿的灼热瞬间抵住了她。

不要——

沈小初所有的尊严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他真的想这样当众要了她!

这一刻所有的理智不复存在,沈小初猩红了眼,双手用力挣扎着,不,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慌乱间,她竟然摸到了一把水果刀!

她瞬间紧紧攥住了刀柄,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厉斯年,这是你逼我的!

她闭上通红的双眼,带着绝望,咬牙用力把刀送进厉斯年的身体里——

一声吃痛的闷疼声。

鲜血瞬间染红了衣服。

包厢里,一片尖叫的刺耳声。

“杀人了,杀人了……”

第5章 嫌你脏

“快把厉总送医院!”

很久很久,沈小初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她看着手中带血的刀,手一抖,刀掉在了地上。

厉斯年冰冷阴鸷的目光看着她,冷冷吐出一句话:“没想到,你竟然想让我死。”

沈小初张口想要解释,对上厉斯年冷漠的眼神,最后开口的话却是:“是,我恨不得你立马死了才好!”

厉斯年看了沈小初一眼,捂着肩膀上的伤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愤怒,失望,隐隐有些无奈。

最后沈小初被拘留了,因为有人报警说她故意伤害他人。

拜厉斯年所赐,沈小初第一次尝到蹲局子的滋味。

第二天,她被厉斯年的助理保出来了。

沈小初刚回到公寓躺在床上,就接到护工阿姨打过来的电话。

“沈小姐,你弟弟不见了。”那头是护工阿姨颤抖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在沈小初脑袋里炸开。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沈小初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敢想象失去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亲人是什么滋味。

不,不会的。

他一定不会出事的!

沈小初想起昨晚的事情,脑袋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定是厉斯年,因为她用刀伤了他,所以他生气了,才会将她弟弟带走。

沈小初立即给厉斯年打电话,厉斯年却一直没有接。

这时,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沈小初浑身一震。

厉斯年走了进来,朝着沙发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沈小初站起身,看着厉斯年,因为害怕,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厉斯年,你好狠!好狠!

猛地,她朝着厉斯年跪了下去。

“厉总,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对不起,昨天晚上是我冲动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动我弟弟,都是我的错……”

不管怎样,弟弟都不能有事!

“错在哪里?”厉斯年冷声反问道。

“我不应该用刀刺伤你。”沈小初回答。

厉斯年俯身掐着沈小初的脖子,迫使她站起来,随后把床上狠狠一扔。

“错了!重新说!”

沈小初昨晚一夜没睡,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这么一摔,脑子里更加混沌。

她实在想不起,昨晚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哪里让厉斯年不高兴。

“还有别的什么事,我已经不记得了。”

听到沈小初说这句话,厉斯年脑子里的那团火越冒越深。

“沈小初,你做了那么多错事,竟然说忘了?”厉斯年嘲讽的嗤笑了两声,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

沈小初觉得自己仿佛困在一个牢笼里,她受不了被厉斯年这样反复折磨,此刻只想解脱,带着弟弟一起解脱。

她用力攥了攥拳头,深吸一口气,伸手去解厉斯年的衣服扣子。

“协议里说过了,只要我生一个孩子就好了。只要我生了这个孩子,以后就不要在打扰我原本的生活了。”

厉斯年看着身下熟练的解开他衣服的沈小初,豁然想起,这么多年,她是不是也是这样给另外一个男人解过。

一想到这,厉斯年内心的怒火更甚。

他一把推开沈小初。

“沈小初,你怎么那么贱,巴不得让我上你是吗?孩子做试管,我嫌你脏。”

羞辱,无止境的羞辱让沈小初整个胸腔都是快要窒息了的疼痛。

不,她不能输!至少,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不能卑微。

沈小初抬头不卑不亢道:“既然做试管,那就请厉总您出去!我怕我这儿脏了您。”

“这里是我的房子。”厉斯年冷声道。

沈小初起身拿起包,想让厉斯年看清楚协议里面,这个房子现在已经属于她了,结果一个药片掉了出来。

厉斯年俯身捡起药片,脸色越来越冷,嘴里吐出三个字:“避孕药?”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