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珊遂意小说独家免费阅读《遂意的爱姗姗来迟》

发布时间:2018-11-09 12:05

程珊遂意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遂意的爱姗姗来迟全文在线免费阅读,遂意的爱姗姗来迟是作者一条锦鲤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程珊遂意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年前,她嫁给了他。可这整整一年,她见他的次数还不到20次。饭桌的旁边就是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画着正字。遂意不许她出门,她便呆在家里,每日靠着等待度日。再次将所有的东西吞下腹中后,遂意扶着桌子缓缓的走向了厕所,手指一压腹部,便将那些食物又吐了出来。“您这又是何必?”一旁递毛巾的管家忍不住叹息。“我不能胖...遂意喜欢会跳舞的女生...胖了我就不能跳了...”埋着头的女人小声的哼唧道。

遂意的爱姗姗来迟

第一章:结了婚的处女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华丽的水晶灯绽放着温和却又冰冷的光。

程珊静静的趴在窗前,满心欢喜的等待着。

今天是她和遂意结婚一年的纪念日,算算日子,她也有半个月没见到他了。

满心的思念似要溢出胸膛,她期待的,踟蹰着。

终于。

夜幕中跑进一个人影。

“少奶奶,少爷说他晚上有事,不回来吃饭了....”

“知道了。”

空灵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寂静。

程珊抽着鼻子,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睛。

她伸手拉上床帘,默默的走进餐厅。

白色的桌子上精美的菜肴散发着静静的冷意。

她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程珊扯了扯嘴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是肿胀的不行的胖手,一口口,一点点将所有的食物往嘴里塞着。

她吃的很慢,眼泪无声的落着。

她没有化妆,婴儿肥的脸却又白又嫩。

桌子上还摆着红色的新型烛台,这是程珊为了庆祝他们纪念日新手烧制的。

可惜...

用不上了...

一年前,她嫁给了他。

可这整整一年,她见他的次数还不到20次。

饭桌的旁边就是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画着正字。

遂意不许她出门,她便呆在家里,每日靠着等待度日。

再次将所有的东西吞下腹中后,遂意扶着桌子缓缓的走向了厕所,手指一压腹部,便将那些食物又吐了出来。

“您这又是何必?”一旁递毛巾的管家忍不住叹息。

“我不能胖...遂意喜欢会跳舞的女生...胖了我就不能跳了...”埋着头的女人小声的哼唧道。

“那您少吃些....”管家轻声劝着,将毛巾递了过去。

程珊缓缓的抬起头,扯了扯嘴角,努力的笑道:“可是,17;154165522388712他不在,我只有吃才能舒服一点啊..”

“唉..那我去给您冲杯热茶,一会暖暖胃。”

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泡茶去了。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要重复。

程珊吐完之后,便上了楼,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床上摆着两个枕头,也摆着两床被子。

因为...

他不愿意碰她,哪怕同床都不要同被。

结婚一年了,她还是处女。

时钟敲响十一下。

程珊伸手关掉了台灯,将遂意的衣服缠在身上,假装她在他的怀抱。

然而刚闭上眼,内线电话响了起来,管家大叔急切的声音响彻在她耳边。

“少奶奶!少爷回来了!”

咔嚓!

程珊的睡意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看了一眼手表,还不到12,心中溢满欢喜。

他还是在乎她的对吗?赶回来陪她过新婚纪念日了!

激动的她赤着脚跑了出去,门开了。

那张朝朝暮暮的脸终于映入眼睑,可...

他手臂上为什么还挽着一只手?

一只女人的手....

第三章:死都不离

“不!我不离婚!”顾不上疼痛,程珊歇斯底里的叫喊着,拼命的摇晃着脑袋。

一年,她的世界在不停的缩小,缩小到只剩下了他。

就像是植物不能离开光和水,他便是她所有的养分。

“那还不滚?”讥讽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程珊擦干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默默的朝着厨房走去。

见她出去了,颜欢笑盈盈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只手攀附在遂意胳膊上。

“遂意哥哥,你瞧瞧她把你衣服都扔地上了呢。”

遂意一怔,目光在床上和地上徘徊...

这个女人,每日都是抱着他的衣服睡的吗?

眼底闪过一抹异光,他的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温声道:“别说她了,我让管家给你找身女士的睡衣,光着腿容易着凉。”

“嗯嗯,遂意哥哥真好!”颜欢说着,将脑袋靠在了他肩膀。

。。。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

黑夜漫长且孤寂。

程珊谢绝了管家和佣人帮忙的好意,一个人站在厨房为楼上那位“客人”煮着饭。

烟火缭绕,模糊了她的视线。

冷意顺着她赤裸的双脚开始蔓延,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腿都麻了。

她素来敏感。

尤其是沾不得任何的辣椒。

可遂意点了名要吃辣的,她也只能去做。

一根辣椒没切完,程珊的手和胳膊都起了疹子。

油热了。

她想转身去端豆腐,却不想腿麻了,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盘子碎了,尖利的碎片狠狠的扎进了肉里,看着自己红肿的双腿,程珊忍不住眼泪落了下来。

遂意洗了澡出来,才发现颜欢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他试探性的叫了她一声,没有回应。

叹了口气便往外走。

家里是别墅,房间倒是很空余。

他断然不会和一个清白的女人住在一起,只是出了门,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糊味,大片大片的烟雾从厨房的方向飘了出来。

那个女人!

遂意想到被自己叫去厨房的程珊,快步跑下了楼。

地上蔓延的血迹让他心中一紧,直接拿起旁边的灭火器往里面喷着。

烟雾散尽。

他看到了角落里的程珊,被熏得焦黑的脸蛋上两条泪痕格外明显,她的头发乱糟糟的,小腿上还扎着玻璃片,一动不动,宛如一只支离破碎的木偶。

“连个饭都做不好!你还会干什么!”

遂意一边咆哮,一边将地上的女人抱了起来。

被他这一吼,程珊的眼珠子艰难的转动下,认真凝视着他。

“我真是服了你了!”

鲜血刺激了遂意,他气急败坏的拿起手机给家庭医生打电话。一通咆哮吓得医生一路狂奔,进门时头发都湿了。

小心翼翼的将程珊的双腿包扎好,又输了液。

可程珊还是发烧了。

迷迷糊糊的拽着遂意的胳膊死不放手。

“我不离婚...”

“我不要离婚...”

她执念的重复着,眼泪无声的落着,瞧的一旁的医生都跟心酸,默默的看了遂意一眼。

遂意坐在床边,身上不是她的血便是她的眼泪,这种被她气息包围的感觉是如此熟悉。

明明用了药,可程珊的却死活睡的不安稳。

哪怕到声音嘶哑了都还在念叨着。

遂意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能把人吓成这样,无奈之下,只得压低声音凑到了她耳边;“不离婚,睡吧。”

“当真?”床上的程珊猛然惊觉,瞪大了眼睛。

遂意被她瞪得一怔,没好气道:“是,死都不离,睡吧。”

顿时,床上的女人咧开了唇角,笑面如花。

只是笑容没持续两秒,她便又重重的倒了下去,沉沉睡去。

第四章:你竟恶毒至此

程珊这一发烧便是几天。

待到烧退了,她苏醒了,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她的房间被颜欢占据了,她的书房被颜欢改成画室。

还有她平常大多数时间里呆的舞蹈教室,堆满了各种垃圾。

程珊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使劲的用手掐了自己一把。

很疼...

这不是梦。

她朝着厨房走去,想要弄点东西填填肚子,刚走进客厅,便看到颜欢依偎在遂意怀里,笑得妖娆。

“你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遂意终于发现了她的存在。

对上那双平静的眼眸,他的心莫名一沉,不动声色的将怀里的女人推开。

“说话啊...”

程珊呆头呆脑的样子很让人心疼,遂意不疼,眉心却也拧了起来。

“我的房间。”程珊静静的站了半天,胸前翻滚了许久,质问到了极点却成了平静。

遂意不以为然,哦了一声便淡淡道:“颜欢马上要考试了,需要好好休息,你先住客房吧。”

见程珊依旧一动不动,遂意眉心的小山更高了一分。

“傻站着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我下午就出差了,这次去欧洲,你若是想要带什么东西,发短信给我。”

遂意想,所有女人都喜欢那些大牌,程珊也应如此。

虽然说他不爱转街,不过原本就是去帮颜欢买,给程珊也是顺带。

可他没想到,程珊只是呆呆的哦了一声,便快步朝着厨房跑去。

她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心却是像针扎般撕裂的疼,客厅里的笑声宛如魔鬼的催化剂,疼痛从心口蔓延至全身。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搁浅的鱼,无法呼吸。

“少奶奶...”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往嘴里疯狂的塞吃的,老管家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程珊抬起头,黑色的瞳孔里写满了绝望与祈求。

“唉,你慢点...来,坐着吃。”

老管家叹着气,将厨房门从里面反锁,试图将客厅里的世界与她隔绝。

可若是心碎了,尤其是隔绝就能好的?

程珊疯狂的吃着,腮帮子鼓鼓的。

她一盘又一盘塞着,一直到小腹隆起,食物堵到嗓子眼时,她才放下筷子。

老管家见状,连忙将她搀扶进了卧室。

这次不用压,她一低头,那些食物和眼泪便无休止的涌了出来。

。。。

遂意走了。

留下了空荡荡的别墅,以及颜欢。

程珊不想和人争锋,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跳舞。

白天跳舞,晚上吃了饭就睡。

算着日子,明天遂意就回来了。

程珊照例早早上了床,睡到没半夜,被一阵烧焦的糊味给熏醒了。

她打开门,便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她的门前正对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副巨大的黑白照片。

照片旁还有个火盆,里面燃着黄纸!

“你疯了!”

半夜看到自己门口摆了个灵堂,程珊简直要崩溃了,一把便将地上的颜欢拽了起来。

颜欢弯着唇,狭长的眼睛里尽是讥讽:

“疯的是你吧,缠着遂意哥哥不放的老女人!”

“这是什么?”程珊拽着的手臂指着面前的东西问。

颜欢眨了眨眼,慢吞吞的笑道:“灵堂啊,你害死我姐姐,今天是她忌日,我烧点纸有什么问题?”

“这是我家!你给我撤掉!”程珊咆哮道。

奈何颜欢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字字诛心。

程珊终于忍无可忍,抓起桌子上的相片便用力的向下砸去!

她对不起谁都没有对不起这个相片里的女人!

然而...

相片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碎满地。

反倒是她被颜欢一把推了出去,失控跪在了地上。

来不及思考。

她就被一只手大力拽了起来,遂意阴沉的声音在耳边顷刻炸裂。

“程珊,我没想到你竟恶毒至此!”

第五章:你算什么

昏暗的灯光下,遂意俊秀的容颜格外清晰。

半月不见,可的他眼中却无一丝欢喜和思念。

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线,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便吐出了大片的寒凉。

程珊还未曾来开口,便见遂意捧着相片跨过火盆,将颜欢小心翼翼的护在身后。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如果有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遂意急急说道,关切的语气和刚才几乎判若两人。

颜欢歪着脑袋,一只手轻轻捂住胸口:“我没事的...就是想着今天是姐姐的忌日,便想着给她烧点纸,可不曾想...吵到了程珊...”

“对不起啊,遂意哥哥,都怪我,我不应该打扰程珊的,我只是...只是太想姐姐了...”

颜欢说着,眼泪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的往下滑落。

她苍白的脸,柔柔的话音,和地上的一脸冷漠的程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电光火石间。

遂意的火已经窜上了脑门。

他阴沉着脸凝视着程珊,对着颜欢的声音却依旧温柔:“不,欢欢...你没错...”

“倒是你...”

忽的,遂意话锋一转,气势变得凌厉。

“程珊!起来给颜欢道歉!”

“凭什么?”程珊仰着头倔强的质问道,抬起手指了指一旁对着自己的灵位!

“我才是你太太!遂意!”

“她们算什么?一个死人!一个假装很想自己姐姐,内心却想勾搭自己姐夫的妹妹?”

“遂意,你是瞎子吗!”

看着两人相依相偎的画面,程珊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她的声音不大,甚至嘴角还上扬着。

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雨点一样细细密密的落在了他心头,躲也躲不掉。

这种感觉很难受,也让遂意很不适应。

他顺着遂意的指尖朝着旁边的房间看去...随即楞在了原地

她竟然在这个还不到10平米的佣人室住了半个月?

还有那个小小的桌子又是什么鬼?怕是连她的笔记本都摆不下吧!

她...是傻子吗?

他这么大的别墅,需要她这般吗?

目光不经意一转,遂意瞥到了被他丢在一旁的纸袋。

十几个纸袋里都是给颜欢的名贵包包衣服手术,而给她的,却只有几张明信片,邮局很慢,还没到货...

在对上程珊含着雾气的眼眸,遂意只觉得自己的心头很赌。

他虽然不爱,想要折磨她给颜玉报仇,可却从未想过要在物质上虐待她啊...毕竟她也曾是高高在上的程家千金,为了他才甘愿固守在家...

然而就在他的心头产生疑惑时。

忽然手臂一沉。

他一转头,便感受到身旁的颜欢摇摇欲坠。

再一低头,颜欢白色的睡衣上,大片的血迹刺目无比。

“遂意哥...”

“欢欢,你怎么了?”遂意着急的将将她抱了起来,掀开她的袖子。

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青紫,甚至还有几道很明显的划伤。

“我...我没事...程珊不是故意的...”

“什么?”遂意愣住。

还未再问,颜欢忽然闭上了眼睛,瘫软在他怀里。

怒火冲天,遂意顾不得想起来的,抱起颜欢就往楼下走。

看着遂意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对着120咆哮,程珊慢吞吞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挂了电话,遂意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她。

心中的焦虑让他极其暴躁,拎着程珊就按到了墙角。

“我警告你,颜欢若是有事,我饶不了你!”

“那我要是有事呢?我难受了,被人欺负了,你会帮我吗?”程珊喃喃自语。

“你?”

听到身后传来微弱的呼喊,遂意像是丢垃圾一般松开了钳制程珊的手。

眼底尽是冷漠:“你算是什么?配和她比?”

第六章:她想要赌一把

遂意连夜将人颜欢送到医院,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

他面容冷峻,双眸溢着焦灼,看的护士和医生都为之动容。

“病人没事的,好好休息就行。”怕影响病人休息,大夫的声音很轻。

“你们夫妻感情真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这一点小伤就紧张成这个样子的。”

“小伤?”

“是啊...”大夫一面说着,一面点了点颜欢的伤口。

“这都是些旧伤了,按理说应该早就不会流血了,可能是受到什么挤压才撕裂的吧。”

“有多久?”遂意的心猛然一颤。

“最少有一个月了吧。”

大夫说完便离开了,还贴心的帮他们关上了房门。

遂意怔怔的坐在床前,医生的话在他的耳畔不停盘旋。

一个月?

难道他真的误会了她?

一个月前颜欢还在美国,程珊怎么样也不可能会伤害到她。

刹那间,程珊那双倔强的眼眸浮现在眼帘,遂意的心,不可抑止的乱了。

不过很快,他就让自己平复了下来。

就算是误会又怎样,难道还抵得上一条人命吗?

顶多下次他再出差,多给她带份礼物。

。。。

颜欢在医院躺了一周。

遂意也陪了她一周。

似乎所有人都遗忘了被丢在家里的程珊。

自打遂意抱着颜欢走之后她便躲在房间里一动不动,谁叫也不出来。

她缩在墙角,一遍遍的翻看着自己写的日记。

十三年前,他们在水库边相遇,她救了落水的他,为了人工呼吸而吻上了他的唇。

那一吻,她记了十三年。

可他...

回忆成殇,程珊只觉得自己浑身撕裂般了疼。

她的身子本就因当年落水而体弱,这些年全凭舞蹈增强体质。

可她现在忽然不想跳了。

就算再美失去了观众也毫无意义...

更何况,他好像从来都没看过她的舞蹈...

连续一周程珊都没有吃东西靠着喝水维持生命。

她虚弱的躺在床上,把门外的管家大叔着急极了。

可他怎么劝,程珊都是无动于衷。

她在赌。

幼稚的想要试试自己再生病了遂意会不会难过。

可没想到是...

她不仅等来了遂意,还等来了一场噩梦。

。。。

第十天。

就在程珊邻近昏迷时,遂意回来了。

他只身一个人,还带着程珊不曾拥有过的温柔,宛如神抵一般降临在了程珊的世界里。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遂意没想到程珊竟然为了让自己回来绝食!打开门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

不过很快,他便压下了心头的那抹震惊,轻轻的走到床前将女人抱了起来。

熟悉不过的气息在瞬间涌入鼻尖,程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轻飘飘的。

迎着那双充满关切的眼睛,程珊咧着嘴想笑,可眼泪却是先流了出来。

她赢了是吗?

遂意还是回来了!

“遂意...是你吗?”她艰难的说道,声音因为缺水变得极其干涩嘶哑,宛如破封箱一般拉在遂意心头。

她的爱是如此的热切,如此的浓烈。

黑色瞳孔里的溢出的深情浓郁的让遂意甚至不敢面对。

他暗自垂下眼睑,轻应了一声。

低头安慰道:“不要再这样虐待自己了...我会心疼的。”

“真的吗?”

“是。”遂意回答道,因为只有程珊健康了,她的肝才能健康的移植给颜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