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南毅简初by佚名小说_往后余生你是星辰万丈

发布时间:2018-11-09 14:00

《往后余生,你是星辰万丈》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南毅、简初,在一个人的婚姻里,简初是独自付出的那一方,她的等待他视而不见,她的离开却让他陷入癫狂。

往后余生,你是星辰万丈

第一章:撞见奸情

2016年7月28日,是我与南毅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这天,我本该欢天喜地在厨房做着饭菜,做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妻子。

但奈何昨夜我吃坏了东西呕吐,导致婆婆认为这是怀孕的征兆,于是我被硬生生的带上了医院。

医院内强烈的消毒水味道让我无法适应,腹中疼痛冷不丁的就翻滚起来,捂住唇,我朝着洗手间走去。

在穿过妇产科检查室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高大健硕的背影……我愣了楞神,是我的丈夫,南毅。

难道他知道我在医院检查,所以赶过来看看我?

这个荒唐的想法只在我脑中产生了一秒,就被我否定了。

南毅工作向来很忙,结婚三年来,我和他的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所以,他怎么可能会抽空来看我?

我正想走向南毅,但这时,却看到从检查室出现一个身穿黑色短裙的女人。

她身材高挑,腰肢芊芊只值盈盈一握,在衬上栗色的微卷波浪,看起来十分迷人。

“毅,我怀孕了,怀了我们的小宝宝。”她揽住南毅的胳膊,脸上浮现娇羞表情。

我站在原地,整个人好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僵硬的一动不动,而腹中的翻滚也在刹那间停息。

我是他的正牌妻子,却在结婚纪念日这天,一个人过来检查莫须有的孕检。

而南毅,我的正牌丈夫,在这天却陪着别的女人上医院检查身孕。

“是什么时候的事?”

“毅,是……是那次呀,那次你到我家……”

“念绒,你老实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南毅声音很温柔,是我从未有过听过的温柔。

“是……毅,具体我也记不得了。”念绒拉着南毅的手晃动,声音甜甜道:“毅,我们结婚吧?”

我紧紧咬着的唇,只感觉到口腔中弥漫着血腥的意味,而苦楚从心间蔓延至五脏六腑。

念绒说她也记不得了,这毫无疑问,南毅和这个女人在一块相处时间很久。

我想走过去质问,但奈何脚步却如同关了铅一样,沉重的无法动弹。

南毅摸了摸念绒的微卷发,声音温柔的令人发指:“杨念绒,结婚这件事情,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动弹了一下麻木至僵硬的手指,苦涩之中,竟然带着几分庆幸。

起码……他还是记得我这个妻子的。

“毅,我……我只是想给宝宝一个名分……”杨念绒的声音饱含着委屈,听的让人心都酥了。

南毅修长的手触碰在她的脸上,俊朗的脸庞中浮现几分阴霾:“念绒,我不可能会和她离婚。”

杨念绒登时就哭了出来:“为什么?毅,你不是告诉我,你不喜欢她吗?”

玻璃门外传来南毅几不可闻的叹息:“她是父亲定下来给我的妻子,我答应了父亲,就绝对不可能会和她离婚。但我很清楚,我并不喜欢她,我和她不过是形式上的婚姻罢了。”

我闭上眼睛,眼泪却是忍不住流了出来……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南毅就是看在公公的份上,才和我结的婚。

只是我满心欢喜的以为,日久才能生情,我努力的做好南家媳妇,就会使得南毅喜欢我。

但今日,亲生生的听到南毅吐出的残忍话,我才知道,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

“毅,那你爱我吗?”杨念绒拉着南毅的胳膊,踮起脚尖亲吻在南毅的脸庞上问道。

检查室里人来人往,我站在门外,就这般的看着,听着他们说话。

杨念绒的问题,南毅并没有给回答。

半响后,杨念绒又甜甜道:“不管毅爱不爱我,但我只要知道,我一直是爱着毅的就可以。”

南毅沉声道:“好了,我带你回去休息。”

“毅,你今晚会陪我的吗?”

“好。”

杨念绒的话像是锋利的针尖来回穿插着我的心脏,让我痛的几乎窒息。

此刻,我竟失去了质问的勇气,我只想逃,只想离开。

但我的腿却沉重的移动不了任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检查室的玻璃门打开,而后走出手挽着手的两个人。

男的高大帅气,女的美艳漂亮……看起来真的很匹配……我紧紧的咬着唇,强迫着不让自己掉出眼泪。

杨念绒看到了我,她涂着胭脂红的唇露出几分笑:“毅,你看,她在那里。”

南毅看到我的那刻,俊美的脸上立马浮现惯有的不耐烦神色,甚至就连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我感觉浑身发抖,却不知是愤怒的发抖,还是害怕的发抖:“我是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南毅打断,他拉开杨念绒揽在他手臂上的手,眉眼温柔道:“念绒,你先出去,等下我送你回家。”

杨念绒低了低头,模样看起来很乖巧:“毅,我在楼下等你。”

“你……你不会和我离婚的对吗?”我低下头,声音小至不可听闻。

这个时刻,我想的不是让杨念绒第三者的存在,想的不是哭泣,而是再一次确定南毅不会和我离婚。

有时候,太过喜欢一个人,会低到没有了自尊。

南毅扫视了我一眼:“不会,你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别给我惹是生非,你就永远都是南家的媳妇。”

我紧紧的抿着唇,他说我是南家的媳妇,他甚至都不屑于说我是他南毅的妻子。

或许在他眼里,我就是公公钦定的妻子,就是给公公看的摆设,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那你会给她名分吗?”

南毅瞥了我一眼,眸中骇然:“简初,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的底线!”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他俊美的脸上勾勒出几分笑意,但我看的出来,那是明显的不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第二章:她人刁难

我是穷人家的子女,与在北海城市家世显赫的南家对比,简直就是天上与地下。

但让人都想不到的是,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公公南镇北出现在我面前,他说,我将会是南家的儿媳妇,将会是南毅的妻子。

所以从十六岁起,南毅就已经在我心里扎下了根,直到二十岁后,在公公的一手安排下,我与南毅结婚。

结婚时,我以为我是幸福的,我以为我们会相爱。

结婚后,我才知道,我不过是在婚姻的牢笼里,一厢情愿的女人罢了。

手机传来的震动将我从漫无边际的苦涩中拉扯了回来,是婆婆高姿均打来的电话。

“医院检查怀孕了没有?”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南毅,只见他嘴角滑过的讽刺笑意,我怯懦道:“还没有……”

“什么?那你今天还装腔作死的吐个半天?连个女人怀孕生子的本分你都没法做到,你还配不配做南家的儿媳?……”

婆婆的声音越说越大,我不自觉的调节了音量,不想让南毅听到太多。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生个小宝宝?可是我知道,我是一定无法生出小孩的,因为……结婚五年来,南毅从未碰过我。

挂完电话后,我朝着医院外走去,只看到杨念绒紧紧抱着南毅:“毅,我理解你不能陪我一晚,没事的,你先回家吧,我会自己好好的。”

我的手指再一次紧了紧,沉重的无力让我无法动弹……有时候,我甚至羡慕能够质问第三者的正牌,起码她们是有底气。

说真的,我不敢,虽然我是正牌,但我不敢冲上去质问杨念绒为什么抢走我老公。

我怕南毅会冷冷的说,简初,你这么不知好歹,那么我们就离婚!

回到南家别墅后,我已经是浑身疲惫,穿过客厅正想去卧室休息时,只见婆婆与小姑子正坐在客厅沙发上。

我下意识紧张起来:“婆婆,心妍……这,这么晚了你们还没睡吗?”

七月,正是酷暑时候,婆婆她极会保养注重自己,身穿挽纱丝绸睡衣,显得肤白滑嫩,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刚到四十的人一般。

婆婆瞥了我一眼:“睡睡睡,一天到晚就知道睡,一点都不知道做传宗接代的大事!”

南毅的妹妹,南心妍坐在沙发上,刷着平板道:“妈,你说的什么话,听的我都脸红了。”

因为我家庭卑微,再加上到现在都没有怀孕的缘故,所以婆婆对我颇有微词。但南心妍却是大大咧咧的,经常有意无意替我解围。所以她也算是整个南家,除了公公外,唯一能看得上我的人了。

我僵硬而又呆滞的做在沙发一角,等待着婆婆接下来的训斥发话。

但出乎意料的,婆婆竟然只是摩挲着手指,然后悠悠的修剪着面前的盆栽。

南心妍拽来我的衣袖,指着平板上的电视剧说道:“嫂子,你看,这女主人公多可怜啊。”

电视剧里是“我的前半生”,它讲的是女主成了主妇,最后被她丈夫所抛弃的故事。

我突然有种恐慌,实际上,我也是赋闲在家,终日无所事事……我想,到最后,我或许也会被南毅所抛弃吧?

南心妍好像是看出我的异常来了,她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嫂子,你这么贤惠,才不会像电视里的人那样呢!”

婆婆冷不丁的讽刺话传来:“一天到晚死人像,还怀不上孩子,干脆死了算了。”

这时,南毅走进别墅,他松了松脖子上的蓝色领带道:“妈,你叫我回来做什么?”

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高大的身躯,显得很是修长而又挺拔,而他如刀刻般绝美的脸庞上,浮现的是惯有的不耐烦。

我看得出来,南毅很不愿意回到南家别墅,也看得出来,他眉眼中对我的厌恶。

婆婆放下手中修剪花栽的剪刀,笑着道:“你忘了?今天可是你和小初的结婚纪念日。”

南心妍放下平板,又端起桌上的睡眠牛奶道:“哥,爸说过的,每年的结婚纪念日,你和嫂子都得到南家过。”

南毅眼眸暗沉了几分,锐利的眸子直直扫视着我,虽然他没有说一个字,却看得我心里发麻。

婆婆挥了挥手,示意保姆将花栽拿下去道:“唉,别说是每周年纪念日来南家住,这就算是日日住在南家,恐怕也不会怀孕!”

随即,婆婆又扭头看着我,眉眼全是打量:“小初,你是不是身体有隐形疾病,导致不能生育啊?”

她朝着我伸出手:“把体检报告单给我看看,我看一定是你有病,所以才让我南家到现在都没有个后代!”

眼泪不自觉的续到眼眶之中,我委屈的有点想哭,但最后却只能是死咬着唇瓣,强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

我抬起头看着南毅,他已经坐在沙发上,神情淡漠的就好像是看待陌生人一般。

是的,任由婆婆百般刁难,讽刺我,他永远都是处之淡然的不加理会。

也许,在他的心里,我就是个陌生人,也只有杨念绒是最为重要的。

婆婆拿到报告,随意的看了一眼,声音变得有些大:“小初,你不过就是吃坏了东西,用的着吐的逼真就好像是怀孕了一样吗?”

她将报告揉碎在手心中,感叹道:“我就是想让南家有个后,可怎么偏偏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媳?”

我僵硬的待在原处:“妈,对不起……”

南毅收起报纸,站起身淡漠道:“我上楼休息了。”

婆婆点了点头:“这么晚了,你一人打理公司也累,快点去休息吧。”

南心妍道:“哥,这里有嫂子做的睡眠牛奶,喝了对身体好,你要不要喝?”

他走在楼梯上,声音淡漠而又清冷:“不用。”

我看到南毅走上楼,却一字不提上午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的,我心中一阵委屈,下意识的喊道:“南毅……”

第三章:孕检报告

我看到南毅走上楼,却一字不提上午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的,我心中一阵委屈,下意识的喊道:“南毅……”

----------------------------------------

虽然我这么喊了,但声音却低若蚊虫,南毅连片刻的停留都没有,直直的就走上了二楼。

见我一人还待在客厅,婆婆极为不耐烦对我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给我上楼传宗接代去!”

咚咚咚。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看到来人,站在楼梯上我险些没有摔倒在地,是杨念绒!

“干妈,心妍,晚上好。”杨念绒乖巧的说着就将手中提的精美礼品带了过来:“希望干妈会喜欢。”

婆婆眉开眼笑起来:“还是念绒疼我,知道送我礼物,可不像某些白眼狼,喂不熟!”

我闭上眼睛,自动剔除婆婆对我的冷言冷语,我娘家里有一个哥哥,他创业初期,我时常会去帮助他,但不想却被婆婆说成了白眼狼。

“咦,阿姨,她是谁啊?”杨念绒好像才看到我一般,她伸出手指向我道:“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过她呢。”

谈到我,婆婆脸上全是阴暗与烦色:“不下蛋的儿媳妇。”

“我听过不下蛋的母鸡,但从来没有听过不下蛋的媳妇呢。”说着杨念绒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又道:“难道,她就是南家的儿媳妇?”

我打了个趔趄,深吸了一口气,走下楼梯:“我是南家儿媳,是南毅合理的正牌妻子。”

怯懦终归是怯懦,现在第三者都走到自己的面前了,我真的无法让自己充耳不闻下去。

婆婆抬头,倒是略显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也是,在婆婆的眼里,我就是胆小的说一个字都得思索半天的人。

可是,他们何尝知道,我胆小,怯懦,只是因为太过爱南毅,所以不想惹他们生气……见我回话,杨念绒脸上明显浮现不高兴的神色,我看到她手指骨节处正轻微的泛着白,她道:“哦,你是毅的妻子,可是为什么我从未见过你啊……”

我闭上眼睛,嘴遁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她明明知道我是谁,也明明在白天的时候见过我,可现在却说不认识我……还真的是很搞笑。

婆婆脸上的不耐烦加重:“见她做什么?晦气!等会见得多了,念绒,我怕你也不怀孕!”

杨念绒咯咯的娇笑着:“干妈,我要怀孕了怎么办……”

我大脑一片空白,转身时候却撞到了楼梯口站着的南毅。

“对……对不起。”我再一次紧张起来,害怕他好看的脸庞上对我浮现厌恶。

南毅显然是刚洗完澡,他身穿着黑色的浴袍,露出小麦色般精壮的身躯,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薄荷的香味。

黑色整齐简短的墨发下,是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好似上帝雕刻的最为完美的物品。

这个男人,是我念了九年,爱了九年的男人。

“站在这里做什么?”

“杨念绒……她到家里来了。”我唇半张,反应更是慢了半拍。

南毅身上开始隐隐的散发着怒气,他神色犀利的看着我:“简初,你最好安分守己。”

我苦笑一声,安分守己这四个字换句话来解释是,别给我大吵大闹,揪着杨念绒怀孕的事情不放。

南毅,你是吃定了我爱你爱的卑微,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的让第三者到家里来是吗?

“你不会给她名分的对吗?”

我现在已经不奢望南毅会让杨念绒的孩子打掉,我只是希望,我还能是他南毅的妻子。

“你听话的话,自然会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南毅淡淡道。

我合上眸子,眼前一片黑暗,口腔中感觉到有股血腥的意味,像是要冲破出唇角一般。

“她怀着孩子跑到家里来,你却让我安分守己。”我睁开眼睛,第一次这般直视南毅:“我的安分守己,换来的是什么?是第三者的到来!”

南毅紧紧抿着唇,脸上铁青:“你再说一句试试!”

此刻,我已然绝望,就好像是溺水的人放弃了挣扎:“你既然爱杨念绒,又何必遵守父亲所说,在结婚纪念日在南家过夜?”

南毅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简初,你是不是想死?”

“呃。”我吃痛嘴角发出颤抖的声音。

他好看而冷峻的面容在我眼底一寸寸的放大,但我却看得越来越模糊,我大脑开始变得昏沉,感觉心肺中的空气在一点点的抽离。

我的反抗,换来的是他掐住我的脖子,试图让我安分。

这生死一际,我突然想着,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婚姻吗?

“简初,你的懦弱也好,反抗也罢,在我看来都是虚伪与做作。”

正当我感觉自己要窒息时,南毅松开我的脖子,眸中不屑与厌恶互相交织着:“你是我父亲塞给我的妻子,我不会和你离婚,但若你再三这么愚蠢妄想挑衅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这话,南毅留给我一个背影,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我跌坐在楼梯道上,流着眼泪,呆愣楞的看着大厅里的人,只感觉悲伤逆流成河。

杨念绒见到南毅很是欢喜,她向前走几步,直接搂住南毅,脸上浮现红晕道:“毅,我的孕检报告不见了,是不是你拿走了?”

南毅表情淡漠:“东西在你包里,你如果没有事情,还是不要来这里。”

南心妍放下刷屏看的电视,好似无意道:“念绒姐,哥哥是有妻子的,你这样搂住我哥会不太好吧?”

“我……我见到毅有点激动……”杨念绒抽动了一下嘴角,但声音依旧甜腻:“毅,那我现在在包里找找报告……”

随着这话,纸张从包内飘落了下来,白字黑字上,显示的很清楚几个大字,孕检报告。

婆婆的眼睛很尖,她拾起报告道:“念绒,你怀孕了?”

“真的是不知道哪户人家这么幸运,能够让你生下宝宝呢。”

听到此,我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捏成拳头状态,而指尖深深的镶嵌在肉内,但我却不感觉到疼。

杨念绒道:“怀的宝宝是……”

南心妍略带讥笑似的打断道:“念绒姐姐还没有结婚,就怀孕了?”

这话如同针刺,直接就卡的杨念绒脸色惨白,她面容很是难堪的看着南毅,半响道:“我喜欢宝宝,更喜欢宝宝的爸爸,我相信宝宝爸爸会和我在一起的……”

“你就是未婚先孕,这是犯……”

“心妍!”婆婆颇为不喜的打断了南心妍:“管她什么未婚先孕,能够有个孩子那就是好的!”

婆婆又瞥向了我,阴阳怪气道:“别像某些人,空有个称号,却是半个孕子都生不出来,与其这样,还不如离了算了!”

我松开手,从楼梯中走下来解释道:“妈,我也很想有个宝宝,但是……”

“住嘴!”南毅面色一沉,厉声打断我道。

“南毅,我想生个宝宝有错吗?”

不屈与紧张在我心口大肆的跳动着,此刻在看杨念绒我只感觉她小腹分外的刺眼,我紧紧的捏着手心道:“我想生个宝宝,但是,南毅,你何曾给过我……”

“简初,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南毅看起来非常的的不高兴,他呵斥住我后,拉着杨念绒的手臂道:“已经很晚了,念绒,我带你回去早点休息。”

杨念绒低下头,好像是个娇羞被人训斥的小媳妇:“毅,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们的孩子,为了宝宝,我会早点休息的……”

杨念绒的话,无异于是颗定时炸弹,让整个南家都变得沸腾起来。

最为惊喜的是婆婆,她伸手就摸在杨念绒的肚子上:“念绒,我没有听错吧?”

“嗯,怀的是南家的宝宝。”杨念绒说着就抬头看了我一眼,她嘴角勾勒出胜利的笑意。

婆婆满足的点着头,含沙射影道:“我就说嘛,有的人就算成了南家的儿媳,也不一定有资格为我南家产下孩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倔强道:“妈,她虽然怀的是毅的孩子,但是,生出来的将会是私生子。”

杨念绒脸色刚有的欣喜立马暗淡下去,她抿着唇,最后摇晃了一下南毅的胳膊,声音无限委屈娇羞:“毅……”

南毅面色变得更加铁青,我看到他手捏着拳头,青筋直冒,看起来就好像是即将要吃人的狼。

他倏然松开手,看了我一眼,眸中黑沉,一眼望不到尽头:“我真的是想不到你还有这般能耐!”

第四章:有名无实

我一哆嗦,但还是咬牙迎着南毅黑沉的目光道:“我说的没错,杨念绒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个私生子!”

南毅皱眉,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当杨念绒拥有南夫人身份的时候,那么,你觉得孩子还是私生子么?”

我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一股子从未有过的异样情绪冲向我的脑门,而此刻我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南毅,我不相信你会因为一个孩子而违背公公所说的话。”

公公南镇北说的话是,要让南毅好好的对待我,与我在一起。我抬出公公南镇北,只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与南毅在一起的机会罢了。

南毅走到我面前嘴角冷笑刺骨:“你很喜欢南夫人这个身份是么?我给你机会,让你一辈子都有名无实!”

随即,我眼睁睁的看着杨念绒挽着南毅的手臂,成双成对的离开了南家别墅。

他们二人走后,婆婆在客厅踱着步子,保养极好的脸上浮现怒气神色:“简初,你之前还挺能装啊!”

我抿着唇,沉默着不说话。

并不是我能装,我一直都还是那个我,只是人终归有个极限点。

现在第三者已经怀着孕,正大光明的走到我家里来了,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还能忍吗?

“时间很晚了,妈,我上楼去休息了。”我无力道。

婆婆见我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简初,我告诉你,念绒产下孩子之前,你肚子里要是还没个动静,镇北说的话也不管用!”

我径直走上楼梯,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身处豪门中,只有怀上孩子,才能够成为坐稳南家媳妇这个位置。

但怀孕生子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一厢情愿就能解决的。

结婚纪念日的这天晚上,南毅并没有回来。

次日,天还是灰灰亮,不见太阳的时候,我就被佣人王姨叫醒:“少奶奶,第一医院来消息了。”

我心口一惊,慌忙的起身穿衣:“传来什么消息?”

公公南镇北因为有心脏疾病,在第一医院里住着,难道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匆匆赶到医院后,婆婆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

她面色明显不大好看,见我赶到,甚至连每日一常的‘家训’都没说。

室外手术灯,是刺眼的红,让人胆战心惊。

我焦急而又小心的问道:“婆婆,公公他怎么样了?”

婆婆锐利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并未回答,在手术室里的人是她的丈夫,她定是比我更加心急。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见此婆婆急切道:“医生,我丈夫怎么样?”

穿着蓝色手术大褂的医生面容带着枯槁,叹息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还是进去告个别……”

我只感觉漫天的悲伤弥漫至我的心口,沉重的让人无法呼吸,我拦住婆婆道:“妈,我们先看看公公吧……”

婆婆对我吼道:“你是不是巴望着镇北早点死?我告诉你,他死了,你也别想当这个南家媳妇!”

我为婆婆的不理智感到叹息:“再不进去,可能看不到公公最后一眼了!”

手术室内,只看到公公带着氧气罩,手背插着点滴,奄奄一息的模样。

他虚弱的睁开眼,手指稍稍动弹了一下艰难的拿开氧气罩道:“姿均。”

“镇北。”婆婆慌乱的跑过去,她眼泪几汪汪的落下来:“镇北,我在,我在。”

公公声音很是微小:“姿均,我有事情和你说……”

“镇北,你说。”婆婆握住公公的手说道。

公公的声音很小,我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他说的什么,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公公正虚弱的喊着我的名字道:“小初……南毅怎么没和你一块过来?”

我一阵酸楚,南毅他现在应该是陪着正怀着宝宝的杨念绒在一块。但我还是强忍着悲伤道:“南毅他公司忙,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他。”

公公朝我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头说道:“小初,我有关于你与南毅的事情要告诉你……”

第五章:不知好歹

“小初,在我告诉你一切之前,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公公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睛盯着我道。

我点着头:“爸,您说。”

“我的要求是,请你能够一直和南毅在一起。”公公声音轻轻的,轻如雪,可溅落在我心中却如铁一般沉重。

“我会的……”

公公脸上一笑,露出一种我看不懂的神情,他好像是喃喃自语一般说道:“多年来,我心中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现在我也是要进棺材的人了,我告诉你,请你替我保守下去,这样,我也算是死而无憾……”

“是什么秘密?”

“小初,其实……”

随着公公所说,我下意识的紧了紧心口,只感觉到无限压抑。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小初,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公公脸色越发苍白,看起来仿佛随时要离开一般:“这是关于你哥哥简煜的,他……他……”

公公眼睛睁的大大的,空洞中泛着死气,他说话极为断续,仿佛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他……”

随着公公的这番举动,我只看到旁边的心跳显示机的波动图,正一点点的归根于直线。

……

八月一号。

公公葬礼结束的七天后,是婆婆的生日。

因为公公的离开,使得所有人都涂上了一种浓重的哀伤色调,但不知为何,婆婆的这场生日宴,却是异常高调。

夜晚,南家别墅后花园。

我看着面前这些觥筹交错的场景,不由得一阵叹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公公。

人活着的时候,在各种争执里获得快乐,获得永生。

而人死了……就只是一抹骨灰随风而逝。

“啊。”

一阵尖叫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只看到身穿大红抹胸礼服的女子,极为恼火的对佣人道:“这可是我特意定制的礼服,你赔的起吗?”

再定眼一看,我发现竟然是杨念绒。

情不自禁的,我朝着她小腹看去,她并不是很现怀,腰肢依旧纤细,看起来盈盈一握。

“对不起,对不起……”刚来的佣人不停的点头哈腰。

杨念理不饶人:“对不起有用吗?我扇你一巴掌,再说对不起可以么?”

“哼,就你这种下人,我扇一巴掌都嫌脏!”

我皱了皱眉头,按照杨念绒这么指责说下去,指不定多少客人过来笑话。

“杨念绒。”我皱眉看着她道:“你与佣人做计较?”

杨念绒妖娆一笑:“我可不像你,皮糙肉厚,什么都不计较,要知道我可是怀了毅宝宝的人,自然做事得多加小心。”

我手指无意识的紧紧捏合在一起,又强迫着脸上露出不在意的微笑:“你怀孕了又能怎么样?”

杨念绒走进我,她身上带着恰到好处的香水味道,而她涂着黑色豆蔻的指甲靠近贴近了我的脸:“我还真是奇怪,南镇北都死了,你怎么还好意思留在南家?”

她知道我的痛点在那里,这一句话掐的我死死的。

公公在时,我都留不住南毅的心,现在公公离开了,我和南毅就更加没有可能了。

我见不得她笑的猖狂的模样,伸手捏住她的手腕,神色一冷道:“杨念绒,我是南毅正大光明的妻子,所以,我自然有理由,也有资格留在南家!”

“哦?一个不下蛋的妻子?”杨念绒扑哧的笑了一下,那腰肢也随着扭动了一下:“你和毅在一起五年,却一直没有小孩,要我是你,早就羞死的跳楼死八百遍了!”

“够了!”我捏在她手腕上的力道加大了些许:“就算你怀孕了,你的孩子也没有一点名分,如果你真的爱毅,爱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这般贸贸然决定有这个孩子!”

“呵呵,我有了孩子,就一定会有名分,简初,我告诉你……”杨念绒这话还没说完,就语气大变:“简姐姐,我不要名分,什么都不要,只求你不要这么狠心,让我把孩子打掉好吗?”

我十分诧异的看着杨念绒:“你说什么?”

说着我就想甩开她,但她就好像是粘人的藤蔓,死死的缠绕着我,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脱离。

“简姐姐,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叫我打掉孩子?”杨念绒的声音犀利带着一种哀怨,但面色却有一种欢悦的胜利者姿态。

“你放开我,我没有想过叫你打胎。”

“啊!”杨念绒突然松开了手,整个人仿佛是被人推了一般直直栽倒:“不要!”

砰!她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发出了骇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啊……好痛!”

我看着杨念绒这般反常,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传来:“杨念绒,你……”

我话还没有说完,南毅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我面前,直接给了我一巴掌:“简初,你实在是太不知好歹!”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